我的老婆小雯

C市西城区的西南角有一条差不多四百米的小街,每天都拥挤着形形色色的各种贩子,人流如潮,摊位林立。叫卖声、讨价还价声、自行车摩托车人力车的鸣笛声,交织在街道两旁的低矮平房之间,卖假古董的、收售各类赃物的男女老少穿插在小饭馆、茶馆之中,每个人都很兴奋的样子,这种原始的繁华会持续到深夜。这就是C城最有名的黑市。

当然这样的繁华,与入夜后,刘家经营的产业相比就相形见绌了。刘家在整个C市,尤其是西城区,可谓是只手遮天,刘家的刘大,是公安局的局长,刘三,是西城区黑帮老大。刘家打造的这种政府商人与黑帮三位一体框架,简直是无懈可击。把整个西城区的老百姓拖入了一个极其黑暗的年代。越是黑暗的年代,人性就越没底线,越没底线就会有极端的压迫,越是极端的压迫就会收敛极端的财富,极端的财富加极端的压迫了滋养无底线的淫虐。

我和老婆小雯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

从小就知道的顺口溜」到了西城刘家,黑道白道全靠他。得罪刘家不得了,天涯海角没处跑。

「不过一手遮天的状态也有一个好处,就是社会相对稳定,只要你不去得罪他们,安安稳稳的生活是没问题的。但是如果要是谁家的姑娘长的标志一点,就危险了。

我的老婆小雯,长得就很标志,皮肤白净。胸大翘,性格也不内向,偷摸的还会开个黄腔,唯一的缺点就是个不算高。我呢,继承了父母的遗产,直到几个月前,我还经营6家分店的连锁饭店。生活可以说还算不错。

那时候我们有一座3000万的豪宅,除了妻子以外,在市中心的公寓里还包养了一名,几乎每天都要奔波于两栋住宅之间。

直到有一天,为了和追求生理上极限刺激,我们遇到病毒这个恶魔,它将我推向了地狱的最深处。当时觉得,毒品真是个好东西,就算是你得不到的东西,想想就能得到我完全淹没在兴奋剂中,沉浸在虚拟图像的幸福中,享受着未知的乐趣里。

享受这无尽的快乐的代价就是破产,员工,厨师甚至兼职人员都相继辞职离开了。商店将按顺序关闭,每天入账的金额越来越小。还款被推迟,最终被银行放弃了。

中心公寓住着的漂亮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消失了。

为了重建倒闭的公司,为了扭转欲要倒闭的势头,小雯替我向刘家借了高利贷仅仅是借了200万。可我们每天都在还钱的惊恐中度过。

最后,这座3000万的豪宅被他们那去抵了200万的债。我们无家可归了。

但是这还不算完,除了本金还有几个月产生利息实在还不上。实在没想到的是就这一点点利息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刘家的要债人非常流氓。只要你稍微晚了一点,马上就会冲进你的出租房,最后的走投无路,我带着妻子去求刘家给条生路。

接待我们的是个胖子,胖子开门见山的说。

「你为什么不让妻子去卖?」

「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最好是不做小姐……」「每月得还6万,不去做小姐恐怕很难啊……」胖子在客厅的沙发上,望着小雯的身体,笑了笑。

胖子问小雯「多大了?」

「今年27……」胖子,看着他妻子坐在前面的裙子之间的缝隙。

「跳舞总可以了吧?」

我再次看了看胖子的脸,看起来像猪。

我不想让妻子去跳舞,但还是比做小姐要好。

「跳舞也赚不到6万。而且,你俩还需要生活费。房租……」胖子盯着他的妻子说。

胖子的眼睛在妻子的身上,上下游走。视奸了好几遍,直到最后也没看我一眼。

「你们再好好想想吧」说着走出了接待室,挥手叫进来一个瘦子。

瘦子腋下夹着一个文件夹。走到桌前,一张一张把资料扔掉桌上。

「……如果是泡泡浴就去小金马……去的话就去大金马,你们是多少钱?6万!6万就得去做小姐了,只做口活的话钱都不够……」瘦子自言自语,把桌上的文件收起来好几张。

「只跳舞不行吗?」我小声问道。

「只跳舞肯定是不行……不趴着每天让各种男人操肯定是赚不到6万的……」「妈的!有种在说一遍?」

「老公!」我妻子用身体拦在了我俩中间。

「求着来,还装毛啊装……」瘦子把文件夹往地上一扔。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请别生气……」妻子向瘦子道歉。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的妻子这样低三下四的求情。

「如果只做口活可以吗?小雯咬着牙说……」

「口活一次是50元,6万的线人?……要是只干我觉得有点够呛啊。就算去做普通的小姐,每人是200,一个月起码要被300人上,平均每天干10人,才够6万」「那么说还有不普通的小姐?……」妻子蚊子一样的声音问瘦子。

「那肯定是有的啦。调教拉,狗奴拉,SM拉,灌肠之类的东西……」「我说了不做小姐!」我刚要爆发,看到瑟瑟发抖的妻子,还是心疼的忍住了。

「……只做口活是吧,那只有去大金马了,不过可赚不到6万,你老公得多辛苦点……」狗子扫了一眼我和妻子。

「谢谢您的提议。谢谢。」

我的妻子向瘦子深深鞠了一躬,仿佛中间的我不存一样。

狗子手机突然开始响起。狗子舌头看着手机的屏幕,一听是胖子,突然立正,急忙用手去接电话。

「是的,是!……啊……是……好的,好的!」瘦子快速地瞥了一眼妻子的眼睛,合上了手机。

我感觉要不好……

「好吧,组长说了,正好有个适当的差事可以做,从这出门往里走,最里边的房间,去那里细谈。」狗子向后指着,懒洋洋地说。

「好吧,走吧……」

我迅速站起来,不想和这个瘦子在同一房间里多待一秒钟。

「不,你不用去。你老婆一个人去就可以了。」「你什么意思?」我一手抓住瘦子的脖领子,我觉得,就瘦子着小体格,我一个胳膊就能干趴下他。

「老公,松手!」

我妻子抓住我的手臂。

「快松手」我试图摆脱妻子的手臂时,她却紧紧抓住了我的身体。

「老公!……你在这等一会,我一会就回来……」我妻子的甜美香水的气味四处飘荡。已经有一段时间没闻到香奈儿自香水的气味了。想起几个月前富裕的时候,用在情人身上的香奈儿香水就像自来水一样,而现在,这么昂贵的香水妻子来之前只舍得用了一点点。

「……我们走!……」

我颓废的,慢慢地坐在沙发上。

然后,两人慢慢打开接待室的门离开了。

我妻子为什么被叫到胖子的办公室……

我已经猜到了胖子想要干什么。

但是,我们无力反抗,现在,我们离不开他们给安排的工作。

我打开桌子上杂志杂志,认真的阅读,以便不去细想胖子和妻子的事。

然而适得其反,像杂志上画的,脑子里胖子坐在沙发上,抱着全裸的妻子前后摇动的样子在挥之不去。

妻子进去两个小时后,妻子终于出来了。

妻子朝向门,毕恭毕敬的鞠了个躬,妻子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微笑着:「谢谢您的工作,我会努力的。」妻子奇怪的举动肯定是掩饰着什么。

「是在大金马,内容是在包间里和其他小姐一起干,妻子只是给客人陪酒,跳舞,加口活。工资是一组客人1000元,这样每天接2-3组客人就可了。」「他们还免费借给你一个宿舍,所以你不必再为公寓支付房租了。」妻子强颜欢笑的笑着说。

而且他们给提供住宿,我们还可以省下租房子的房租而且胖哥说,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给你一份工作。就是清扫卫生。

「正好我工作的时候你也去工作,咱们碰不见,不是正好吗?」「正好?哪里正好!」我的妻子紧紧挽住我的手臂,装的像以前约会一样甜蜜。

我们走到了公园的长椅上,两个人座了下来。

「2个多小时你们在里边都做了什么……」我终于还是鼓足勇气问了出来。

妻子冷静下来一声长叹。

「快告诉我他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你不会是和胖子发生什么了吧!」我说出了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老公……呜呜呜……」

我突然站起来,抓住了妻子的手臂。把妻子拉向后面的公共厕所。

强把妻子推进了男厕所,男厕里又脏又臭,让人一阵阵作呕,我把妻子推到小便池旁边。

「到底发生了什么?」

「老公,你别这样……」

我伸手去摸妻子的我妻子惊恐的使出吃奶的劲,抓住了我的手臂。

「不行!绝对不行!」

「为什么不行……」

既然要去当,你这身肉将成为男人们的公共设施,和这个公共厕所一样的肮脏。

在你变脏之前,我要尽量占有你暂时还干净的身体。

不,刚才就已经被弄脏了是不是……

我将妻子的身体猛烈地抵在墙上,用一只手握住她的两只手。用力将膝盖顶住她的一条腿,抬起妻子的另一只条腿架在小便池的喷水管上。把裙子卷了起来,妻子黑色露了出来。

我立即将右手滑入妻子的体内。

「不要啊!」

妻子大声喊。

果真不出我所料,我妻子的内又粘又热。

「这是什么……」

我拔出中指,把手伸到妻子的面前,拉出的长丝居然没断,从一直连着我的中指。

「……」

我妻子沉默地凝视着我,沉默不语。

「说实话……是那头猪的吗?」我明知故问的说:「……」「是还是不是,你到底说句话啊!」泪水从我妻子的大眼睛上掉下来。

我知道这是妻子无声的回答,当我确切的得到妻子肯定的答案以后,侥幸的心理彻底破灭了。

妻子不再挣扎了,身体顺着墙向下滑。

我用膝盖撑住了老婆的身体。

老婆的被膝盖撑开了一条缝,散发出激烈的后的气味。

「已经是个被人玩过了,你个贱货。」我看着没胖子操过的老婆的,居然勃起了。

「舔我……」

妻子默默地蹲下身子,掏出即将在裤子上爆裂的,然后慢慢将放进嘴里。

嗦咯,嗦咯的声音在肮脏的公共厕所中回荡。

我只在AV上看过场景,在公共厕所里,我还是第一次。

低头看着我的妻子,她像是在赎罪用心的给我舔着,我心里想,刚才妻子是不是也用同样的方式舔猪头的……想到这里,我愤怒的拉起了妻子,将她的手放在墙上,转过身。把挺起的对准口,扒开,当被打开的一瞬间,一滴拉着粘丝的滴了下来。

「啊啊!……」妻子叫声音在公共厕所中回荡。看来猪的幸好和我的也差不多少,被猪拱过的,和以前没有什么变化,被老婆里的嫩肉牢牢的裹住。

「说,我和胖子的比谁的大?……」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