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妻子小婉

小婉怀孕了!

当我接到她从公司打来的电话时,我吃惊得一下子瘫软在椅子上,电话的那头,小婉也是泣不成声。

不可能的,小婉虽然一直让我们全都射进去,可是,她应该一直都按时吃避孕药了的,虽然还是会有避孕失败的概率,但这么低的可能性,竟然会被我们赶上了?

「两个月前,我,我在,那边时,有几次,忘了,吃药……,怎么办……,老公……」小婉断断续续的哭着,让我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我想起来,我确实有漏了,忘了给她发信息的时候,可是,这么久了,她也应该早就自己形成习惯了呀!没想到,竟然,不,果然是毁在这里。

「留下来吧,我不介意,我会很爱他,把他养大,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我拼命控制住自己抽搐的喉头,尽量坚持着,用尽全身的力气说。

「不,不,不……,我不知道,不,不行的,不可以,那怎么可以……」小婉哭得更厉害,只知道一个劲的反对,终于挂断了电话。

我再也无心工作,火急火燎的请了临时假,冲到小婉的公司,强行把她接回家。

到了家,小婉已经平静了不少,只是依然还在抽泣。

「他们知道么?」我把小婉搂在沙发上,这时的她,脆弱的像个无家可归的小女孩。

小婉摇头。

「你应该告诉他们,然后,也告诉他们,我不介意,我想要这个孩子,我会养他,爱他,就像是我自己的孩子一样。」小婉还是摇头,任我说了无数次,她也只是怔怔的看着我,却终于完全冷静了下来。

「老公,我没事了,你让我静一下,好好想想,好吗?」我明白她的意思,于是穿上外衣出门,烦躁的在周围漫无目的的一直走,走到了下午,走到了华灯初上,才接到小婉的电话。

「老公,还是你回来做饭吧,我闻不了油烟味。」回到家里,小婉看起来已经完全没事了,迎接我回来之后,回屋继续躺着。

果然,炒菜的烟火气息熏炙过去,哪怕已经很轻微了,她还是抑制不住刺激,干呕着跑了几次洗手间。

晚上,小婉不顾自己已经怀孕,还是缠着我要了三次,她的里面,出奇的火热湿润,弄得我筋疲力尽。睡眼惺忪的,我问她,考虑得怎么样了。

「我也不知道。」小婉闷闷的说。

第二天晚上下班回家,小婉恹恹的躺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冷静的看着我说:「孩子,已经打掉了。」我又是一阵眩晕,却还是冷静的控制住了自己,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在遗憾的说:「那好吧……」莫名其妙的,我又觉得如释重负。

打胎如打命,女人的身体是最受伤的,何况,不知道为什么,小婉还在抑制不住的干呕,持着弄了些清淡易消化的晚餐吃了,收拾一番,准备睡觉。

「老公,说真的,我们离婚吧。」

「怎么又说这个,不是说好了,不离了吗?我永远都要你,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已经有些麻木了,亲亲她的脸,说的也有些随意。

小婉却还是流下了眼泪。

「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我不能再这样拖累你,你应该要有,另一个,纯洁的女孩儿来爱你,做你的妻子,成为你的爱人,组成新的家庭,和你相濡以沫的一直到老,而不是,而不是被我……,被我这种污秽的女人,拖累一辈子……」小婉说着,哽咽起来,却还是坚持着,一鼓作气的说下去。

似曾相识的话语,好像,我就是这样对小婉说着,那时,说的是小扬,万万没想到,现在,却成了小婉给我的临别赠言。

「不,不会的,小婉,你是我的妻子,我从没觉得你污秽和肮脏过,我爱你,我仍然爱你,无论你变成怎样,我都会理解你,谅解你,给你永远不变的爱……,这,不正是你要求的吗?你还要我怎样?我都可以做」我有些无法理解。

「老公,我也爱你,可正因为爱你,我才不得不离开你,即使我离开了,我也依然爱你,我在你身边,只会毁了你。」小婉凝望着我,温柔的抚摸我的脸。

「骗子。」我有些愤怒了,从牙缝里蹦出这两个字。

「你知道的,我不是爱撒谎的人。」小婉的手依然温柔,眼神却有些慌乱。

「不撒谎?从你有了小扬算起,你哪天不在撒谎?,每有一个新情人,不都是在对旧情人撒谎?从你开始,你就已经对全世界撒谎了,一个和丈夫琴瑟和谐的好女人,实际上却是个偷汉的贱货。」我有些控制不住情绪,大声地数落她。

「你说的没错,我是个贱货,而且我确实撒谎了,我没有告诉你的是,前几天,他又邀请我去他的公司,我已经同意了,今天上班,我交了辞职报告,已经批了,剩下的手续只需要三天。」「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我惊讶的说。

「我已经打定主意和你离婚了,为什么要和你商量?我真的想得很清楚了,老公,真的,我们,离婚吧。」小婉很自然的笑着,柔柔的说着最伤人的话。

「好吧,找时间我们去办手续。」我绝望的闭上了眼。

「说完了,睡觉吧。老公,你是不是很生气,很想我?」小婉很轻松的躺着,若无其事地说着奇怪的淫话挑逗我。

「你不是刚做完手术吗?这时候做,不要命了。」我闷闷的说。

「没关系,老公,我不怕。」小婉纠缠上来。

「既然要离婚了,我就不是你老公了。」我伸手推开她。

「没离之前,还是的嘛,而且,就是离婚了,我也可以做你小老婆嘛……」我被她这一套奇怪的逻辑绕得头晕脑胀,却还是忍住了,没和她玩,哪怕是已经要离婚了,我还是爱她,不希望她的身体因此受到伤害。

第二天,小婉开始准备办理出国需要的手续,三天后,办完了离职手续,明天,就是去办离婚手续的日子。

属于两人的共同财产,小婉一概没要,在她看来,是她对我不起,因此,全都给我留下,只收拾了自己的一应物品,衣服鞋袜,自己的,还有,那些厚厚的相册。

我很想让她把相册留下,哪怕留一张给我,在我看来,那是无比美好的回忆,但,我实在无法说出口,那些照片太荒唐淫秽,也确实不应该在我手里留着。

晚上,我在外面餐馆订了包间,和小婉吃最后的烛光晚餐,我问起她今后的安排。

「嗯……,先自己一人过一段时间吧,看看他们谁愿意娶我,也许心情好,就嫁了,心情不好,就一个人过一辈子。」「老公,你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风筝的故事?」说到这里,小婉给我看她的左手,上面,闪耀的是我们的结婚戒指。

小婉接着说:「你看这里,这是我们结婚时,你亲手给我戴上的,我会一直戴着,这,就是你那根牵着我的线,我会永远爱你,永远记着你,记着曾经有你在我身边,对我不离不弃。」说着,小婉抓着我的手,把上面的婚戒取下来,仔细的端详,突然,猛的一下扔出了窗外,一下子就不见了,让我完全没机会反应。

「至于你,老公,你一定要赶快把我忘掉,然后,找一个活泼漂亮又纯洁的好女孩,什么时候找到了,就告诉我,这样,我才能放心地飞,飞得更高,更远。」「其实,那天,我还是跟他们说了怀孕的事,他们也都劝我把孩子留下来,给我出主意,要我假离婚,先把孩子生下来,再和你复婚,甚至要过来陪我,照顾我,我全都拒绝了。我想了很多,小扬,他是把我当姐姐一样来爱的,而且,我还嫁给了她,如果,孩子是他的,那是最好;欣哥,毕竟是我的初恋,给他生一个,也很不错,就怕会影响他的家庭;他,如果孩子是他的,就糟糕了,小扬和欣哥,就要多个弟弟了……。对了,他们还不让我告诉你假离婚的主意,可我还是想跟你坦白……」小婉如同梦呓一般的说着,畅想着,我一言不发的听着,早已泪流满面。

小婉忽然又干呕起来,不得不去洗手间,却打断了这美好又凄婉的最后晚餐。

「对不起老公,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偶尔还是会反应,医生说有这种案例,可能会过几天才好。」晚上回家,小婉不顾身体不适,狂热的纠缠我,要了一次又一次,让我轮番在她灼烫湿滑的里,紧密包裹的红唇里,火热紧窄的里喷射了一次又一次,直到天蒙蒙亮,我再也不能勃起,也射不出哪怕是一滴,疲软到双腿打颤,才流着泪搂着大哭的小婉一起昏昏睡去,整晚,我们都没提任何和她的三个情人有关的事情,没提怀孕打胎的事情,没提肮脏污秽的找野男人的事情,这一夜,她只属于我,我也只属于她,是夫妻二人的最后一夜。

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摁下手印,意味着,小婉,再也和我无关了。

曾经,我的怀抱,是小婉最安全的港湾,两人的家,是她最幸福的爱巢,不知什么时候起,在小婉的心中,这一切,都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在性方面完全满足了她,而且和她相守相望的黄扬;还有在爱情和方面给了她更多能量的初恋情人,洪欣;以及,那个最神秘的,在视野和性欲两个层面完全激发出她心底渴望的老男人,洪总。八年的相识,七年的相守,抵不过和三个男人半年的欢愉。

只是,现在明白了又能怎样?一切,都晚了。

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停在民政局门口,一个高大,清瘦,却很结实健壮的中年男人,从车上下来,迎上了小婉和我,小婉告诉我,他就是洪总。

我有些意外,除了两鬓有些白发,看他精力充沛,脸色红润的样子,和年轻人有一拼,完全不是我想象的那种大腹便便,脑满肠肥的形象,他的握手很有力,说话也充满着军人的慷慨豪爽,果然是小婉喜欢的那种类型。

「初次见面,我姓洪,洪安。很抱歉,发生这样的事,但你放心,我已经安排好小婉的一切,我们会一生都爱她,照顾她,让她开心。」我一言不发,点了点头,看着小婉。小婉偎依着他,羞涩的低着头,向我挥手告别,故意让我看到她的手指上,还戴着那枚婚戒。

小婉上了车,车开走了。

我的心里,瞬间一片空白,像是被尖刀生生剐去一块似的疼,我一截截的软倒在地,巨大的伤痛在身体里不断的激荡,发酵,终于慢慢平和,却永远也不消失,我坐了很久,也没有勇气站起来。

度过了一段浑浑噩噩的日子之后,我终于重新振作起来,把伤痛化为动力,一心扑在工作上,恰好机缘巧合之下,短短的一个月,给单位创造了不少效益,也有几个朋友邀请我一起合伙做些生意,我还有些犹豫,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去拼一次。

这时,我是多么希望小婉还在身边,好能给我出出主意,帮我斟酌一下利弊,或者,干脆的推我一把,闯就闯了。没想到,就恰好接到了她的电话。

「老公啊,我想见你,你方便吗?」小婉的声音还是那么动听。

「我想去家里,吃你给我做的菜。」小婉咯咯的笑着,很是开心的样子。

晚上,我做了满桌她爱吃的菜,开了一瓶红酒,等她过来。

小婉真的来了,原本直顺的长发,烫了个微卷的乌云,今天她没有像往常一样穿裤子,而是一身浅绿色低胸短裙,底下依旧是我最爱的黑色和小黑皮靴,我不由得偷瞄了一眼她的后背,见那里只是正常的布料,才放下心来。

「怎吗?怕我像卡洛琳娜那样吗?」小婉发现了我的小动作,调皮的踢我一脚。

接下来,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是相互端详着对方。

小婉变化不小,但气色很不错,小扬他们一定是夜夜耕耘,才能有这么水润顺滑的脸蛋肌肤,以及,眉角那种满足的春意。

「你……过得好不好?」

短暂的沉默过后,就像很无聊的肥皂剧一样,小婉和我还是同时问出了这一句。

「我还不错。放心,我没有和小扬领证,也没有给大老板做小老婆的想法,一直都还单着,不过,和小扬住在一起。」小婉一边轻松的点破了几个我最关心的问题,一边四处翻看,像巡视旧领地的女王。

「咿……!你怎么还留着这些,真……」小婉一声惊叹,从抽屉里面拎起一件东西,吃吃的笑着。

被小婉发现的,是那满满一抽屉,足有五十多条,她一直都知道,而且,是直奔那里去的。

「老公,你,会不会每天都拿着它们打?」小婉凑过来,柔弱无骨的身体紧贴着我,腻声在我耳边问。

「不,也不是每天……」我很尴尬,但还是承认了,在最初的那一段时间里,我确实是每晚都要用这些撸着喷射之后,才能睡着。

「是不是,每次都幻想着,我是如何被哪个野男人操着,然后射个满天花雨?」小婉开始舔我的耳垂,在我耳朵里哈气,如兰似麝的体香飘进我的鼻子,让我有些心猿意马。

「还是,先吃饭吧?」我尴尬的扶她坐下。

「好啊,先吃饭,一会儿再吃你。」小婉咯咯的笑。

我又开始尴尬了。

哪怕是吃饭,她也没老实,酒杯轻摇着,不时把手摸进我腿间,我已经憋了一个月的,立刻就硬了,被她熟练的伸进裤子握在手里。

「老公,你这么兴奋,原来,是想吃我……」小婉大口喝下红酒,在我耳边喘息,她的呼吸都热了起来。

「这才一个月不见,怎么就变得这么骚,这么浪了?」我更尴尬了,半笑半骂着把她赶到对面坐着,她却又故意伸脚过来,用她肉嘟嘟的脚趾,轻轻我硬挺的和绵软的。

「我在别人怀里,就是这个样子的呀……」小婉的眼神开始变得迷离,脸上红润润的,像是能掐出水来。

这时,我猛然想起一件事。

「你这次过来,小扬知不知道?」我问道,我不想因为我,影响她和那边的关系。

「知道啊,事实上,是小扬主动要我来的,我也很想在走之前。再见你一面,看看你过得好不好,想好好陪你一次,所以,就给你打电话了。你放心吧,小扬都安排好了,那两位不会知道的,今晚,我是你的,哪儿也不去。」小婉凝视着我,脸上全是媚态。

「要走了吗?」

「是啊……,三天后的机票……」小婉的脸上,有一些落寞。

「我其实有点奇怪,那天,为什么不是小扬来接你?」我问了另一个问题。

「是我让他来的,我是想,你老婆都被他玩遍了,你却连他的人都没见过,长什么样也不知道……,打时都不知道幻想什么!」小婉促狭地说完,调皮地大笑。

我哭笑不得,她说的没错,我在闻着那陈旧的腥臊打时,那个把小婉压在身下的形象确实从大腹便便的油腻,换成了风度翩翩的浪漫。

「他的技术,真的那么好?」

「那方面厉害只是一方面,他其实很擅长营造气氛,不知不觉的,就让人沉浸进去,然后,就是一夜的疯狂和欢愉,跟他在一起,快乐是逐渐积累,最终爆发,不会因为任何事件有所中断,那种感觉,非常美妙。」小婉再喝一杯红酒,眼神里全是满足和憧憬。我的心里酸酸的,哪怕她已经不是我的妻子,但被她当面这么直白的夸赞别的男人,心里还是很不是滋味。

「这段时间,我找过几次,也短暂的处了几个朋友,没有一个能让我完全满意,我想,也许他们父子,就是我命中的魔星,那就从了他们吧,暂时,就这样,不打算再找了。」小婉有些酒意上涌,话开始多了起来,也可能,是她单纯的想向我倾诉。

「你知道吗?这段时间我做的最疯狂的事,就是让他们三个一起玩了,亲父子三个,一起进入了我的身体。很难想象,就在两个月前,我还因为,知道他们是父子关系,而完全崩溃……」我十分震惊,这样的,超出了我的想象,感觉像是吸了一口毒气,这个秘密,无论如何不能宣之于口,不得入第三耳的。

「老公,我对你,什么丑事都想坦白,这个世界上,能完全理解我,谅解我的人,只有你。」我有些感动,这么多年的感情,毕竟,不能只是一场迷幻的梦,还是有些东西,已经沉淀在她和我心底,不是一纸离婚协议能抹掉的。

「老公,你看。」小婉在我面前伸出两只小手,得意地向我炫耀。手仍然是那么雪白晶莹,如葱玉指上,两个无名指各有一个戒指,右手一个,是小扬给她的,左手上,仍然是我给她的婚戒。

「说起来好笑,你知道小扬为什么终于答应辞职回家的吗?他,给小扬开的条件是,要么,回家接手生意,然后,带我回家;要么,他来带我回家,给他做后妈!小扬立刻就怂了,乖乖的听话了。」小婉咯咯的笑,像是要把肚子里的秘密全都倒出来一般。

「还有,还有……,呃,一时想不起来了,想到再和你说……」「你醉了。」我说。

「我没醉,你看,我好得很。」

小婉过来拉我起来,贴着我的身体,欢快的跳着奇妙的舞步,她很擅长拉丁舞,我却总是身体僵硬,学不好。

一曲舞毕,小扬整个人软绵绵的瘫软在我怀里,气喘吁吁的,那不是累,而是情动。

「操我。」迷离的双眼仰望过来,红润的嘴唇撅起,喷出一股带着酒气的幽香。

我直接把她抱起在怀,小婉惊叫一声,熟练的勾上我的脖子,两人相互凝视着,呼吸都急促起来,终于,我吻上了她的红唇。

连去卧室这几步路我也等不得,我把小婉放在餐桌上,衣服也来不及脱她的,胡乱的把上面的杯盘碗盏推一推,让出半个空桌,褪下裤子就上了,小婉底下,意料之外的竟然有一条极窄极薄的小,可仔细一摸,却是一条前后镂空,暴露着和后面两个洞口的情趣,而且,她的阴部早已闹了洪灾,让我的,很顺利的就完全插了进去。

上传来再熟悉不过的触感,可又略有不同了,到底是哪里不同,我又说不上来。半年前,这里的使用权还只属于我,半年后,却已归他人,而且饱经战火。

小婉满足的闷哼一声,享受着这被完全填满的美好,我也是故地重游,格外珍惜这刚刚进入的一瞬间,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动,静静享受这情浓意满的快感。

两人默契的向下看去,那里,衣服遮盖不住的地方,小婉高高隆起的紧紧的贴着我的下阴,两丛浓密的相互交接,像最亲密的爱人一般摩擦缠绕着,我能感觉到小婉的在阵阵抽搐,相信她也能感觉到我的在快乐的脉动。

「你想到没有,你这一下,是给三个人戴了绿帽子。」小婉的双眼享受地半眯着。

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我明白小婉指的是什么,现在的她,是来和我的,是别人的妻子,被我插入,当然就是给他们戴了绿帽子,这其中,一个知情,另外两个还蒙在鼓里。

「我想给小扬全程直播,你不介意吧?」小婉兴奋地说。

我摇摇头。

小婉从桌上摸到手机,快速拨了出去。

「亲爱的,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你要不要听?」小婉说。

「当然要听。」听筒里,小扬的声音很清晰,沉稳中带着兴奋。

「可是,你王哥他不敢,说除非,除非你亲口求他,说让他老婆,才敢上我。」小婉又在信口开河,故意玩花样,说着,她开始蠕动着下身动了起来。

「好,没问题。王哥,我想你应该能听见,好久不见了。对不起了,曾经发过誓,绝不会拆散你们,没想到,事情最后会变成这样……,今晚,我把婉姐还你,希望你们能渡过个美好的夜晚……」小扬的声音明显有些颤抖,听起来很兴奋,还有明显的喘息声,像是在打。

我曾经被小婉这么故意打电话折磨过,深知其中三味。现在,造化弄人,角色来了个互换,我反而成了那个偷人妻子的奸夫,和淫妇一起折磨她男人,这感觉,真他妈的刺激,我忍不住大动几下,操得啪啪作响,故意让电话那头听得清清楚楚。

「还有呢?嗯,嗯……」小婉着催促。

「王哥,我求求你,快点操我老婆,用你的,占有她的娇躯,把她操上天,使劲儿玩她的身体,千万别客气,辛苦你了。亲爱的,你满意吗?」小扬喘息得更加粗重,颤抖着说,他一定也是痛并快乐着。

「哦,哦,哦……,亲爱的,你王哥早就在操我了,他的好大,好粗,比你插得还深,还猛,哦哦……,亲爱的,他顶到人家花芯了,好酸,好酸……,酸酥了……,人家全身都酥了……」「想不想知道你王哥在哪里玩你老婆?哦,哦……,我们在餐桌上,对,就是那张你熟悉的餐桌,我做饭给你吃的那张餐桌,啊,啊,啊……,现在,你王哥就在这张餐桌上吃你老婆了,老婆的小了……」「什么姿势?当然是面对面,啊,啊……,脸贴脸啦,这样人家才能看清楚你王哥的脸,看清楚他的,在人家的逼逼里面噗嗤噗嗤的进出的样子啊……」「老公,你等下,先拔出来。」

小婉忽然阻止我继续快速,一双裹紧的长腿,勾上我的脖子,往下用力,我知道,她是想让我去舔她的,我顺着她长腿的压力,跪在她腿间,嘴巴恰好对着她被干得凌乱润泽的,然后,被她顺滑的一勾,就整个扑在她腿间的灼烫湿滑的唇上,一股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浓重腥臊味,再次浸润了我的心肺,让我欲罢不能。

「亲爱的,你猜猜,现在是什么姿势?哦啊,哦啊……,不对,不对,最后一次机会,猜错了,就挂断了哦!猜对了,亲爱的你真聪明,是你王哥在和人家接吻,不过,亲的,可不是人家的嘴哦,是下面那张啦……,哦啊,哦啊……哦……,老公,你舔得人家小豆豆好爽,再舔,再舔,哦……,天啊,对,吸那里,天啊!用力吸人家的小豆豆,啊,啊啊……,亲爱的,我要丢了,要丢了……」我狂热的舔着,吮吸着,舌头去挑逗她早已悄然勃起的粉嫩小,见她叫得骚浪,忍不住一口含进嘴里轻轻嘬吸两下,往日里,她是最怕这一招的,没想到,现在,她已经能深深的享受这种强烈的刺激,反而要我用力吸才更舒服,而且很快就喷涌出大量蜜汁,全都流淌进我的嘴巴,被我一口口吃下肚去,还是那种如同强力一般的美味。

颤抖着下身丢出蜜水的小婉,急促喘息着指指沙发,我把她抱起扔在沙发上,快速脱去身上仅留着的衬衣,她抓着手机,急不可耐的把我扑倒,反向跨到我身上,下身耸动着,用夹着我的脸摩擦,也对着我的脸一张一合,着我去舔食那里满溢着的花蜜。

她自己则是一头扎在我的胯下,张口含进我胯下的铁棒,连吸带吮的舔食起来,就好像那是她早已渴望许久的美味,我这时才注意到,新婚之夜时,留在我脑海里的那两片粉嫩晶莹的水润,不知不觉间,已经变得有些紫黑,这种变化,若不是和她分离了一个月,还真看不出来。

「唔嗯,唔嗯……,吸溜吸溜,亲爱的,你真会猜,人家现在正吃你王哥的,上面全是人家的味,你想不想吃?想吃哪个?不嘛,不给你吃,人家要你吃你王哥上的水……,亲爱的,人家亲老公的很好吃,很美味……,唔,唔唔……,上流出来的东西也很多,又香又舔……」小婉一边美美地品尝吞吐着,一边发出很大的声音去刺激那边,还故意说着不堪的话去撩拨他,一段时间不见,她果然更敢说了,连「」也毫不羞涩的说出口了。

「唔唔……,真好吃,人家好想让亲老公的赶快插进人家的小了,亲爱的,你让不让呀?,唔唔……,什么?亲爱的,你就这么随便让你老婆的让别人操了?啊,怎么这么快又变卦了?人家想要嘛,亲爱的,你让人家亲老公的狠狠的老婆的小嘛,你快求求人家的亲老公,求他让他快点操进来,让他赶快给你把帽子戴上,赶快让你当王八,人家的逼逼里面,已经快要痒死了,快要着火了……」我顾不上去听小婉在下面和电话那头调情,当然也不会闲着赏花只顾自己享受,吮舔一会儿小婉的,嘬一会儿娇软的,再吸一阵她的后庭花,强烈的快感让小婉根本无法认真舔食我的,更何况她还要分神去刺激电话那头的男人。

「哦哦,老公,再吸,用力吸人家的小豆豆,不,不要,别用手指……,啊啊……,人家的……很脏的,不要吸……,不要吸……,啊啊……,啊唔……,唔唔唔……,哈啊啊……,老公,人家受不了了,不要再吸了,人家的里面,好痒好热……」「什么?不嘛,你别过来,你的老婆,今晚只属于人家的奸夫,人家的亲老公,你嘛,就老老实实的在家待着,想象老婆是怎么被人玩着自己打吧。」小婉聊着,咯咯的笑着。

「亲爱的,你猜猜,下面我会吃哪里?猜对了,是蛋蛋!啊唔……」说着,小婉张口把我的一个含进嘴里,连一起吮吸舔食着,用舌头拨弄着在里来回游动着,玩弄一会儿之后,再换另一个,空闲的手也抓握着,像把玩两颗弹力球似的撩拨,甚至,很享受的把一根根杂乱的抿在嘴唇中间,仔细舔食上面浓重的男人汗液味道。小婉啊小婉,总能给我想象不到的惊喜,真不知道你的底限在哪里。

这么玩了一会儿,小婉似乎也有些受不了了,两腿不时的紧绷起来,两片花瓣也跟着一起颤抖,汩汩而出的清亮蜜汁滴到我的下巴和脖子上,像是永远也舔不干净,流淌不完似的。

小婉翻身从我身上起来,两腿分开,骑上我的腰胯,湿淋淋的贴着我的小腹坐着。我帮她把短裙翻上去脱下,让她的上身解放出来,好方便我去抓揉她的乳房,我知道,她已经很想要了。

「我们要插了,哦啊……,亲爱的,你快猜,现在人家老公插进那里了?不对,是在穴穴里,因为,因为要润滑一下嘛……,现在?现在,你王哥的已经顶到你老婆的上了,好紧张,人家亲老公的好粗好大,插进人家的小屁屁,一定会撑裂的……,人家到底要不要坐下去呢?啊……啊啊……,进来了,好粗,好涨,亲爱的,你王哥的大插进你老婆的骚里了,哦哦哦……,插得好深……,里面,好满足,好涨,好热……,亲爱的,你闻到没有?

人家屁屁里面的脏东西……啊啊……都被干出来了呢……,啊啊啊……」我很清楚她是在故意挑逗那边,于是也配合她用力的挺动,让在她菊穴里插得更深。我知道,她来之前,一定是特意浣洗过了,里面非常干净,时也没有带出一丝异味。

小婉确实已经迷上了走歧路的另类快感,和我在一起的那最后两个月,她基本每天都坚持浣肠,保证里面的清洁,为可能到来的肛菊大战做好准备,相信现在更是如此。据她说,她查到过,宋美龄和戴安娜就是天天如此,所以能一直保有不老容颜。

她的玉体起伏扭动着在我下面挺立的上贪欢,挺翘的乳房随着一起快乐地跃动,健美平坦的小腹下面,胀鼓鼓水淋淋的红里透黑泛着淋漓的水光,大刺刺的在我眼前飞舞敞开,和那个折磨了我无数个夜晚的甜蜜梦魇渐渐重合,就是这汪越来越欲壑难填的淫肉,燃起了熊熊欲火,改变了小婉,改变了我,也让这具妖娆的身子,终于还是离我而去。

淫蜜潺潺地流淌到我的小腹上面,随着她的起伏弄得下面一片湿滑,我已分不清是梦还是醒,她也已经完全沉浸在秽乱的菊穴快感中不可自拔。

「啊啊啊……,亲爱的,亲老公他好疯狂,干死人家了,我快不行了……,啊啊啊啊……,你听,你听……,是不是在插的声音?人家在上面,坐着亲老公的,老婆的骚啊……,对,对,已经干大了,被撑大了,已经合不上了,里面的肠子都被干出来了,很红很红的……」「不,不,你别射,你再等一会儿,等会和人家的亲老公一起射……,老公,快,快点操,快点操人家的骚,人家要你射进去,全射在里面……,让人家感受到你的喷射进来……,啊啊啊……,我要丢了,要丢了……,啊啊啊……」干了小婉这么久,我其实也快不行了,听她忽然这么大叫,我翻身起来,抽出压在她身下的腿,把她拖到沙发扶手上,让她的高高的挺起来,站在地毯上噗嗤噗嗤的狠狠操干,很快就在小婉丢了身子之后,开始喷射,一股一股的全射进她火热的骚里。

「啊啊啊……,我感觉到了……,亲爱的,他射了,射进人家的里了,要撑裂人家了,好多,好多的……,人家要融化了,要飞了……,啊啊啊……」等到我终于射完,软倒在小婉身上,小婉娇喘细细的,咯咯笑着在我耳边说了一句。

「老公,我没让他听到最后,就把电话挂了。」「……为什么?」「你不觉得,猜得到,却听不到也看不到,才最刺激,最过瘾吗?」真是个太懂男人的小魔女,听到最爽,最的部分,明明知道自己妻子马上就要被别的男人全部射入,却突然没了声息,脑袋里还不得想破了头?心里还不得百爪挠心的难受死?

这一夜,我也不记得总共在小婉身体里爆发了几次,这个小魔女,不断的刺激撩拨我,每次射完之后,休息一会儿就又连吮带吸的含我的让我不停勃起,一个月来早已满溢的精囊,又被榨空到一丝不剩,又是一次,一直做到两腿发软,黑天干到大亮的恶战,终于在最后一次无精喷射之后,趴在她早就瘫软如泥的汗湿娇躯上,我昏睡了过去。

尾声

等我醒来,小婉已经杳无芳踪,只余香气袅袅。

家里,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只余一条完全湿透未干的黑趣在我枕边,散发着浓重的腥檀和幽幽的蜜汁淫香默默的陪伴,被撑到撕裂的花纹,则能够证明昨夜的激战是多么惨烈。

整洁的餐桌上,小婉给我留了一封信。

亲爱的兵:

一百一千句感谢,也不能回报你对我这么多年来照顾和体贴的恩情,一千一万个对不起,也无法弥平我不得不离开对你的伤害,倾全国的江河,也不能为你流尽最后一滴蜜汁,尽世界的海洋,也道不完我心中的不舍和泪水。

别了,我的挚爱。

永远,永远爱你的,

婉, I-Orz

PS: 一定要好好的,要过得比我好才行!

看着这封饱含着小婉风格的信,我却并没有太多伤感,反而是里面透出的几许调皮和命令,让我觉得很温馨,很体贴,是啊,要好好的才行,而且,要过得像个样子!虽然,这一晚没有顾得上谈任何我生意上的事情,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没过多久,我认识了一个很好看的年轻姑娘,大学毕业没多久,她的名字叫小灵,她人很活泼,正好补足我沉闷的个性,我们很快就坠入爱河,约定了终生。

我仍然很清楚的记着和小婉的点点滴滴,也仍然还爱着她,却已经能够重新拥抱新生。

只是,我偶然梦回,也会去细想,这一切,真的是巧合吗?如果,这其实是个阴谋呢?不然的话,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多巧合,还偏偏都被小婉和我碰到了?

还有那个孩子,真的打掉了吗?我后来听说,一般情况下,女人打完的当天,就不会再孕吐了。万一,小婉那晚其实是在试探我呢?我不愿去深思,事已至此,就算是这样我又能如何?

结婚前的某一天,我终于狠下心,一把火烧掉了藏得极深的那一大堆收藏品,看着一条条污浊的脏,在跃动的火焰中兴奋地燃烧最后化为灰烬,就像是把我心中的那株毒罂粟也焚化成灰,让我的心得到完全的解脱,但是,那枚戒指,却永远埋藏在我的心底。

就像,某个神秘的电话一样。

那天,我忙了一整天生意之后,和小灵煲完电话粥,摸着硬到不可救药的,正不知如何入睡,电话却忽然响了,号码显示得很奇怪,接了才知道,竟然是小婉。

「老公,是不是准备结婚了?是不是硬得睡不着?要不要听人家这边的声音,再打一次呀?啊啊……,啊啊……,唔唔……,等,等一下嘛,亲爱的,让人家和老公说清楚,你先不要插啦……,亲爸爸,你也不管管你儿子,人家的奶都被吸出来了……,唔唔……,欣哥!欣哥!快来,快点,快点操人家的骚,不要输给他们……」我快速的撸着,在小婉高亢的着丢了身子的同时,喷了一个满天花雨……婚期,马上就要到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