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主动地献妻

自己是个深绿,入圈也好几年了,算是一次正式的献妻,和聚聚分享一下吧。

这个主是经朋友推荐在推上的一个电报群里认识的,算是圈子里的老手了,高校工作,海归家底殷实,人的形象也很好,与我们之前认识的夫妻完全不同,这个主(叫他Y吧)很注重心理建设和引导,从加了联系方式,断断续续聊了有一年左右,由于疫情一直是语音和视频调教,以及露出任务为主。

去年Y在我们市里开了一间新的设计室,最终促成了去年年底我们的见面。第一次的见面就是他单约了妻吃了一顿饭,我远处隔壁桌等着他们,吃完饭就结束了。那次吃饭给妻留下的印象极深,妻说Y给她讲了很多他对妻的要求和自己最近的一些经历故事。事后Y让司机把妻送回了家,什么也没发生。

直到今年年后Y提出了要求正式的献妻一次。

提前接到他的电话说周末要来见妻。我以为还是和上次一样见面吃饭,但是Y这次直接提出了献妻的要求。听到他的要求我有些犹豫,但是他告诉我妻已经同意了,并且发给我了他们的聊天记录。我没有质问妻,只是平静的告诉她:
“Y要我把你送过去,告诉你了吗?”
“他跟我说了。”
“好”

后面没太多波折,就是我开车把妻送到指定的地点,按照要求在远处等着。Y派了司机开车来接她,我看着妻上了他的车,然后回家等待。

Y不允许我联系妻,只有他能够发给我消息。这个要求有点窝囊,但我想了想还是答应了。后面就是我不断收到Y发来的照片、语音和消息。看到这些图片和消息,当时头脑都是蒙的,是真的亢奋,想着他们交合的情景就会直接射。后来困得睡了,早上听到妻进门的声音才醒。

醒来后心跳加速的厉害,没有立即问妻具体的经过,但发现妻穿的高跟鞋上还有一点精斑。主动要求给妻,妻答应了,看到她还有些肿,才询问了昨晚的细节。

小黄文就不写了,说点重点的。那天Y和妻都欺骗了我,当时不是Y一个人,而是还有他的一个朋友,Y事先告诉了妻,但是妻担心我不同意没有跟我说。那天Y和他朋友就在来接她的车里。Y在他工作室改了间炮房。妻出门前瞒着我挂了空挡,上车后就被了,后面裸着身子从地库走到工作室的。

妻说Y他们可能吃了药,折腾了一整晚,妻自己也兴奋的厉害,还试着吞了精,后就迷迷糊糊的了,不知道是不是被他们迷了,只知道配合摆出姿势迎合。妻说Y和那个朋友的尺寸一般,但粗,发给我的那张张开的照片,就是被Y干了两次后的样子。妻很满足,但是觉得对我有些内疚。

绿圈不易,极乐自知,算是一次满意的经历,就当记录分享下吧。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