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你两天的女人

那一夜没有再发生什么,茵茵只是觉得不时地一阵阵的隐隐作痛,她除
了沉默就只是将自己的脸紧紧的贴在牛娃那宽厚的胸前。

牛娃什么好听的也没再说,只是将茵茵静静的抱在怀里,手在茵茵的背上轻
轻的抚摩着,直到茵茵熟睡在自己温暖的胸膛前,整整的一夜,他都没有放手。

初升的太阳升起,阳光透过玻璃窗落在了他们的床上,茵茵睁开眼睛,看到
自己一丝不挂的睡在赤裸裸的牛哥哥怀里,小腹被牛娃的直挺挺滴顶着,感
觉怪怪的。她想抽开自己的身子,可既怕惊醒熟睡中的牛娃,又舍不得那宽厚的
胸膛,就那么犹豫着,心怦怦地跳得厉害。

茵茵感觉有些害羞,轻轻的闭着眼,牛娃的顶得她心里痒痒的,头皮一
阵阵地发麻。心底涌动的爱意使她的手开始在牛娃的身上来回的抚摩,但还是避
开了那根顶在自己肚子上的。

她感觉牛娃的每一寸肌肤都是那么的强壮,可此时他的人却是规规矩矩地抱
着自己,与昨夜那个插进自己身体的牛哥哥判若两人。这时的牛哥哥就像个大孩
子,紧紧的贴在自己的酥胸前,睡梦中的脸都是挂着幸福的微笑。

茵茵的心跳越加的厉害,呼吸开始变得急促,手心开始冒汗,就连头皮都开
始发麻,心里有种末明的骚动,有湿湿的液体从自己的体内渗出,脸热得像
开水里煮鸡蛋滚烫,这种感觉在自己身上以前从未有过啊!

茵茵悄悄起身去了卫生间,她想好好泡泡自己的身体,宽大的浴缸,茵
茵打开了水头,躺下了自己的身子,由于水压太大冲到了茵茵的……

「啊……] 茵茵尖叫着。

其实在茵茵睁开眼之前,牛娃早已经醒了。他听到浴室的声音,以为茵茵发
生了什么意外,迅速地冲进了卫生间,只见浴缸里的茵茵一只手紧抓着自己的乳
房,一只手夹在股间,整个身体都在强烈的痉挛着。

看到牛娃进来,茵茵的眼神变得迷离,充满了,又有些羞涩,心怦怦地
跳得厉害。

牛娃喘着粗气,大咧咧地跳进浴缸,将自己的身体压在了茵茵的身上,双手
在茵茵乳房上抚摸,嘴轻轻的吻上了茵茵的唇,茵茵自然的张开了嘴伸出了舌头
迎合着牛娃的亲吻牛娃一只手开始慢慢揉搓着茵茵的阴部,轻轻分开茵茵肥嫩的
,手在娇嫩的上揉捏着,舌头含住茵茵粉嫩的乳头轻轻吮吸着。

茵茵的双腿自然的收紧成弓型,嘴里开始幸福的:「啊……啊……好难
受……哦……好舒服……我要……啊……]

牛娃一直用硬硬的顶住茵茵的大腿,坚硬的顶得茵茵心神荡漾,她
只希望牛娃快点将那粗大的插进自己的身体,好安抚自己身体里那份莫名的
渴求。

而牛娃一直用自己的在茵茵周边顶来顶去,就是不插进去,弄得茵
茵「啊……啊……] 的大叫着,叫喊声仿佛传遍整个酒店。

茵茵心里痒得实在难受,她伸手抓住了牛娃滚烫的,这是茵茵人生第一
次将男人那没有骨头,却比钢铁还硬的东西抓在自己手里,她想要这个东西插进
自己的身体,这也是茵茵第一次感到男人那宝贝对女人有那么大的魔力,的
感觉是那么的美妙而充满回味。

在此之前,她还不知道什么叫醉生梦死,不知道什么叫无与伦比,那种欲仙
欲死、几乎窒息的快感,令茵茵的大脑一片空白,意识已经有些模糊,是欲火焚
身,还是情到深处?是干柴烈火,还是水融?没办法说得清楚,只知道那个
东西插进自己的身体,自己就很舒服。

牛娃调戏着她:「茵茵,你干什么呢?干嘛捉住我的棒棒?想要我……插进
去吗?叫老公……]

茵茵:「嗯……老公……我……我不行了,我想要你的插进我的身体,
我好难受,里面痒死了……]

牛娃将自己的顶在了茵茵的水帘洞口:「宝贝,怕痛吗?]

茵茵:「你昨晚上不是说了,以后就不会痛了吗!]

牛娃:「嗯……不痛了,不过今天也许还会有一点痛,以后就舒服了!]

茵茵:「嗯,我能扛……你进吧……]

牛娃用力地插入……

「啊……]茵茵地尖叫声似乎传遍了整栋楼。

牛娃开始慢慢地进出,他感觉自己的被茵茵的紧紧地裹住,感觉每
抽一下都要用力,好热,像是有嘴在紧紧的吸着自己的,每一次用力顶进都
感觉有舌头在轻舔自己的,在水的冲撞中和茵茵的撞击发出啪啪的
响声,牛娃有节奏的在茵茵身体里着自己的,俩人的身体在宽大的
浴缸里起伏着纠缠着……

茵茵的声越来越大,看得出舒服完全代替了疼痛牛娃的喘息也越来越重
了,他抽出自己的,抱起茵茵回到大床上。电视上播放着酒店的点播台,这
是茵茵去卫生间之后,牛娃特意选播的。牛娃的舌头温暖的舔着茵茵的
全身,十指轻抚过茵茵的每一寸肌肤。无可否认,此刻茵茵是如此的兴奋,难耐
的交错成无言的片段在血液里奔流……

牛娃扒开茵茵娇嫩的,如火的舌头在茵茵的上轻舔,吮吸……继续
吮吸……

「啊……噢……啊……我不嘛……啊……好难受……」茵茵不停地扭动着身
体,明显看到茵茵阴部的肌肉在自动的收缩,床单湿了一,慢慢凸起如
即将展开的花朵,正等着园丁的浇灌。

牛娃熟练的将自己的送到了茵茵的嘴边,他想插入茵茵的口中,茵茵还
接受不了刚才还在自己的,这会又插到自己口里。她想躲开,但牛
娃重重的压在自己身上,并且还在吮吸着自己的,火热的舌头时而轻轻插进
自己的小洞洞,想着哥哥都能为自己做这些,自己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茵茵慢慢张开了嘴,任由牛娃的插入自己口中,茵茵觉得牛娃的顶
得自己快要窒息了,等到牛娃抽出半截儿的时候,跨下的茵茵才能顺畅的呼吸。

牛娃翻身将茵茵转到了自己身体上:「老婆……张大嘴……啊……轻轻的含
着……上下滑动……噢……对……继续……像电视里一样……啊……好……好舒
服……噢……]

茵茵就像个小学生一样,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认真的学习,并不断地问着牛
娃:「老公!舒服吗?你的弟弟流口水了,有点咸……]

牛娃:「好老婆,让老公一会儿射在你嘴里好吗?]

茵茵:「不嘛,好恶心啊……]

牛娃:「乖,我们都跟电视学习好不好?他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茵茵害羞地笑着:「好啊,你不怕,我也不怕,过来……]

牛娃要茵茵跪在床上,他将自己硬硬的大挺进了茵茵的小洞洞,疯狂的
着,一只手用力的揉捏着茵茵胸前跳动的乳房,一只手拍打着茵茵的大白屁
股,在茵茵身体里有节奏的……

茵茵痛苦地喊叫:「啊……老公……轻点啊……噢……好痛啊……你想
干死我啊……]

牛娃抽出要茵茵躺下:「好老婆,辛苦你了!] 舌头在茵茵强烈收缩的
口轻舔着,含着吮吸着,发出得水声

茵茵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啊……啊……老公啊……放开我……让我休息一
下……啊……我不行了……啊……]

牛娃看到茵茵小肚子起伏越来越越快,阴部越来越热,牛娃再一次将插
进了茵茵的身体里,有力的,手在茵茵的上快速的揉捏……

茵茵:「啊……我………控制不了了……啊……]

牛娃:「老婆,放松,不用控制!]

茵茵:「啊……]

牛娃感觉到一股热流冲撞着自己的,他迅速抽出。

「啊……]茵茵居然潮喷了……

茵茵无力的瘫软在大床上,牛娃帮茵茵梳理着搭在脸上的头发,为茵茵擦去
脸上的汗水,一只手伸到茵茵黏糊的,轻轻的在茵茵的揉捏着,茵茵一
直处于兴奋状态,蠕动着两片,粉嫩的肉缝里还闪着晶莹的亮光,牛娃将双
手搂住了茵茵的嫩臀,他想要借助茵茵流出的液体润滑自己的,好插进
茵茵的菊花里,挺直的对准茵茵的菊花心用力一顶。

「啊……] 茵茵发出痛苦的叫喊声,茵茵全身冒出了虚汗。

牛娃的才进了那么一点点就被夹住了,牛娃捏着茵茵的大白:「老
婆,放松点……]

牛娃刚一用力,茵茵就喊:「啊……好痛啊……]

茵茵心想:平时自己灌肠插东西进去怎么不痛啊?

看着茵茵的背脊和额头都汗湿了,牛娃心疼的问:「老婆,还进吗?]

茵茵:「嗯,进吧……咱们不是说好了嘛,和片里一样!]

牛娃用尽巧力再次挺进。

「啊……]茵茵的泪水滑过了脸庞。

牛娃终于打开了茵茵的菊花蕊,他的汗如雨水般滑下,真是段痛苦的历程!
茵茵痛的脸都苍白了,看得牛娃真是心痛。

牛娃:「我的老婆啊!对不起,老公又让你痛到心里去了……]

茵茵:「老公!辛苦你了……看你的汗水,哈哈!要是叫你下地干活,流这
么多汗水,你会愿意吗?]

牛娃每抽动了一下,茵茵都在「啊……啊……] 的喊叫着,牛娃感觉自己即
将爆发,他抽出,浓浓的射在了茵茵白嫩嫩的大上……

洗溯完毕茵茵又仔细地打扮了一番,黑色的蕾丝,黑色的蝴蝶花小丁字
裤裤,一件黑色运动装的吊带背心,超短的黑色白边运动裙,黑色的水晶中筒丝
袜,白色的运动鞋,衬托得茵茵的乳房更丰满更坚挺,纤细的糖蜂腰,翘翘的肥
臀,修长的双腿,足球宝贝的打扮显得活力四射。

牛娃见到眼前的茵茵,眼睛都直了,下面的兄弟几乎又有那种想法了……

看着床单上的斑斑血迹,牛娃和茵茵相对笑笑,他们手牵着手,一起去了餐
厅吃饭……

************

来到密林里,牛娃的笛声在岛上飘扬,茵茵调皮的将手伸向了牛娃的,
掏出了牛娃软棉棉的兄弟:「哈哈!哥哥啊,才用了几次,就缩成这样了,以后
怎么办啊?]

牛娃:「它在睡觉呢,你舔一下它就起来了!]

茵茵蹲在牛娃脚下,含住了牛娃的,在茵茵的口里慢慢膨胀!茵茵
嬉笑:「哥哥啊,你吹笛子。我给你!]

细嫩的舌头在牛娃的上旋转,在口里吞吐,挑逗的眼神向牛娃抛出
致命的,快感如触电般迅速地传遍了牛娃的每条神经。牛娃的身体也不由自
主的哆嗦了一下,这一刻他哪还有心思吹笛子啊,只是紧紧地抱着茵茵的头,一
次次地抽出再插入,享受着在茵茵口里被包裹被吮吸得感觉。

牛娃的手掀起了茵茵的小背心,解掉了茵茵背上的文胸扣子,双手在茵茵的
双乳上揉捏着。茵茵想要说什么,却被牛娃用嘴堵上了,舌头如火龙般焦急的在
茵茵口里找寻着茵茵的舌头,他们如龙蛇交融在一起,茵茵的手在牛娃的上
套弄着,俩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牛娃的手摸向了茵茵。

今天茵茵穿得很简单,很方便牛娃下手,就算有外人也看不出什么破绽,茵
茵流出的液体已经湿透了。

牛娃:「宝贝,今天你怎么不穿连体的啊?]

茵茵:「主要是我想下海方便啊,穿连体的不方便嘛。]

牛娃把茵茵的丁字裤拽了下来,拿到鼻子前深深地吸了一口:「宝贝,有你
的味哦!]

茵茵红着脸:「讨厌……都是你不好嘛!]

牛娃将茵茵的小塞自己的裤兜里,帮茵茵扣好,牵着茵茵的手朝海
边走去。突见前方一对男女在忘情的抚摩,女的衣衫逢乱,气喘嘘嘘,那男人的
手在女人身上疯狂的揉捏、狂吻……

微风撩过,掀起了茵茵的裙子,茵茵紧张地用手捂住自己的裙子,牛娃顺势
将手摸向了茵茵的,茵茵慌乱的抓住牛娃的手,欲拒还迎地任凭牛娃挑拨自
己,但是前方不远处还是有人的,两人也不敢过于放肆。

牛娃就把茵茵带到一棵大树后面,紧紧的将茵茵搂在怀里,嘴吻上了茵茵红
火的双唇,手在茵茵的双丰上揉捏,抚摩。茵茵双手撑着大树,高高地撅起了屁
股,牛娃搂住茵茵纤细的腰,掏出在茵茵高翘的臀部上拍打了两下,用力插
进了茵茵的身体……

「啊……别……啊……不……不要这样……啊……]

牛娃的在茵茵的身体里进出,撞击在茵茵的阴部,发出啪啪的
响声,快感迅速传遍茵茵每一条神经每一个细胞。茵茵的乳波在胸前晃动,如两
只可爱的大白兔,牛娃用力的揉捏着它们,茵茵销魂的声、牛娃的喘息声在
丛林间回荡……

百鸟在为他们歌唱,西下的太阳透过密林,照到了他们身上,潮起的浪花拍
打着堤坝,为他们见证这精彩时刻。

他们的,在这个岛上完全得以爆发,他们疯狂地,随心所欲变换着
花样儿,牛娃如钢铁般的在茵茵的身体里不停地,猛烈地击打在茵
茵的花瓣上,疯狂的,令茵茵痛并幸福的声一波高于一波,和汗水
的湿透了两个的身体,牛娃明显感觉到茵茵的身体愈缩愈紧越来越热,紧禁吸吮
着,牛娃知道茵茵潮喷了,牛娃更加疯狂的用力地挺进。

「啊……]

牛娃强烈喷射了,和茵茵同时达到了的颠峰……

************

晚饭后他们回房间,屋子已收拾得很整齐。

牛娃走到酒柜前,开了一瓶《大拉菲干红》和茵茵对饮了一杯,开始给茵茵
分析今晚的世界杯,男人通过世界杯看世界,女人通过世界杯看男人。牛娃是有
名的球迷,分析得比较透彻,茵茵也喜欢听他头头是道的分析……

几杯酒下肚,茵茵醉眼迷离的将双褪夹在牛娃的腰间,身体软软的躺在沙发
上,看着电视,屏幕里的赛场上,如雄师般的一群男人,为了一个球在奔跑、在
抢夺!

解说员在高声地喊叫:「射门,快射门,哦,差一点……]

茵茵的双脚在牛娃身上来回的磨蹭,搞得牛娃无心看球,顺势掀起茵茵的小
裙子,掰开了茵茵的粉嫩肉包子,滚烫的舌头含住了茵茵的蒂蕾,吮吸着,像婴
儿吃奶一样认真的吮吸茵茵的。

茵茵自然的张开了双腿,如盛开的花朵展现在牛娃的嘴边,茵茵倚靠在沙发
上,看着自己的在牛娃舌头的调教下,慢慢凸起,快感一波快于一波,不由
得发出幸福地声。

茵茵紧紧地抱着牛娃的头:「老公!里面痒死我了……啊……想要你……]

牛娃将滚烫的舌头插进茵茵那四益的小洞洞里,手指在茵茵的飞快
地抖动。茵茵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啊……别……哦……我不行了……啊!]

一股液体从茵茵的身体里喷射而出,弄得牛娃一脸都是,满是的嘴又吻
上了茵茵的唇。牛娃要茵茵看着自己将膨胀的大插进茵茵的身体,有节奏的
……

「啊,好球,终于进球了] 所有的球迷在欢呼,在喝彩!

「哦……啊……]

牛娃的更疯狂,更有力,他忘记了什么几浅一深,只知道这一刻全世界
球迷的热血都在沸腾,他要在全世界球迷的喝彩声中和茵茵一起欢呼呐喊……

「啊……噢……]

牛娃喘着粗气,在所有球迷「射了,射了!] 的叫喊声中发射了……

************

洗溯完毕他们继续品酒,论球,谈人生。凌晨三点钟牛娃还津津有味的看着
他的世界杯。茵茵躺在牛娃的大腿上,嘴唇含着牛娃的竟然睡着,牛娃摸着
茵茵的脸颊,拨拢着茵茵的长发,这久违的感觉如回到儿时般,滋心润肺,他好
希望能这样温馨一辈子啊!

牛娃把茵茵抱回房间的大床上,亲吻了一下她熟睡中的小脸儿,细心地给她
盖好被子。自己才回客厅继续看衷爱的世界杯。

电话铃的响声吵醒床上的一对鸳鸯,牛娃拿电话:「喂,谁啊?]

电话传来前台小姐的声音:「您好!先生,请问您们还要续住吗?续住两个
晚上以后才会再来船,这趟船已经到码头了。]

牛娃:「这种与世隔绝的生活,我还是不习惯啊,我们要退房,不住了!]

茵茵的手,开始在牛娃的身体上抚摸着。牛娃的手也在茵茵的身体上抚摸揉
捏,他将手伸向茵茵的花瓣中间,那里早已如晨露,水汪汪的了。他们没有太多
的时间调情了,牛娃翻身将自己硬硬的插进了茵茵紧闭的小洞洞里,用力的
插入,深深的挺进,茵茵翘起了双腿,盘在了牛娃的腰间,如绞龙一般紧紧地盘
着,嘴里发出幸福的声:「啊……]

从梳妆台的镜子里,茵茵看见自己像小狗一样撅着,牛娃在自己身后,
像农夫一样地辛勤耕耘着,茵茵感觉牛娃的好有力气,每一次挺进都像似插
到了心里,说不出的舒服,又有一丝的痛和痒,想到今天就要和牛娃分开了,茵
茵的心里莫名的隐隐作痛,不经意泪水滑过脸庞。有一些缠绵,有一丝惆怅,但
是身体却前所未有的满足。

牛娃的强有力的在茵茵的里,好象次次都要插进茵茵的子宫,
手在茵茵的上快速的抖动……

「啊……啊……哦……我不……不要……啊……」茵茵的叫喊声再一次在酒
店的房间里回荡……

在茵茵一次又一次之后,牛娃才将自己如山洪一样爆发,抽出射在
了茵茵的肚子上和雪白的乳房上……

************

今天的茵茵穿的是件白色的蕾丝,下身穿的是肉色水晶花边吊带,
白色的花边,黑色的高跟凉鞋,白色的丝质长套裙,高贵的发式,化着淡淡
的妆,更显出几分可爱,几分韵味,几分端庄……

船在无边的海上急驰,海风轻浮过茵茵身旁,白色的长裙随风飘荡,如九天
仙女下凡尘……

牛娃搂着茵茵:「宝贝,我要给你一个惊喜,俺在海湾半岛用你的名字,给
你买了一套洋房,已经在装修了,过几天就交工了!] 牛娃想用房子体现对茵茵
的爱。

茵茵轻叹:「牛哥哥,我们分手吧,我不想影响你的生活,更不想影响你的
家庭!今生做你两天的女人,我已满足……]

牛娃不想这一切这么快结束,听到茵茵这句话,牛娃的眼睛湿了,但他没让
它流下来,而是让它流进了自己肚子里,好多挽留的话,吐到嘴边又咽下,他知
道茵茵想要的是永远。但他还是坚信不能错在不言衷……

牛娃:「茵茵,我们两小无猜的情感,我对你的承诺,你一生的依恋,难道
就用两天来结束吗?你真的放得下吗?我是真的爱你!你知道吗?多少次睡梦里
我喊着你的名字!你嫂子已经习惯我的生活里有你!相信我!我会照顾好你,除
了名分我什么都可以给到你……]

茵茵轻抹去脸上的泪水:「牛哥哥!有一种爱叫放手,因为我爱你!所以我
不忍心看到你为了我和家庭两头忙!我会照顾好我自己!这两天是我今生永远的
回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