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的女人也

今晚的西宫,冷冷清清地,因为皇上出宫进香祈福,没有人缠着丽妃了,按
说,她应该高兴才是,但事实上却不是这样,有皇上的纠缠,丽妃根本没有时间
想段玉阳,可是现在,没有了皇上,静下来后,对段玉阳的思念却不可抑制的强
烈了起来。

正好外面月明如镜,丽妃出外一看,竟然是月圆如盘,只是,月虽圆,人却
是不能相聚,她和段玉阳相隔不远,却不能流露真情,咫尺天涯,也许这才是最
远的距离了吧。

“唉,段郞,奴家好想你呀。”丽妃轻叹一声,小声说道。

“媚娘,我也想你呀。”随着熟悉的声音,曹九仁竟然也来到了西宫。

这一段时间,先是皇上被李皇后勾引,后来又迷恋上了丽妃,根本没有兴致
再看曹九仁的表演了,曹九仁有心为丽妃守身如玉,倒也没有再找别人发泄,但
他毕竟精力过人,这一段时间,也真是够他受的了。因此,一见到皇上出去,他
是什么也顾不得了,说什么也要来见一见丽妃了。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一切的语言都是多余的,唯有充分的把对方占有,给对
方和自己快乐才是真正的解决办法。于是,西宫之内,两具赤裸裸的身体搂在了
一起。

丽妃虽然被皇上干过多次,但比起曹九仁来,皇上的实在是太小了,便
是当初丽妃在店中时,便有不少人的比皇上来的粗大,因此,再次和曹九仁
搂在一起,还没有插入,光是想一想他那粗大的东西,便让丽妃的分泌出了
来,流在了大腿之上。

“媚娘,看来你也等不及了呢,我马上就给你。”曹九仁也是受不了了,当
下提枪上阵,硕大的对准了丽妃的,一下子就给顶了进去,一直到把阴
茎放进一半,插到底后,才没有再插入,因为再插入的话,不是顶入子宫,就是
把后穹隆部位给顶穿了,不论是哪种情况,对丽妃都是痛苦,而不是快乐。

随着的进入,丽妃终于“哦”的一声大叫,好久没有充实感,让她几乎
爽上了天,虽然久没有接纳这样大的东西,开始还有些涨得难受,但更多的,
则是爽的感觉了。

曹九仁也觉得一点一点的挤开了的肉,他的被丽妃的紧紧
的包着,又痒又滑,还有些麻的感觉,比起第一次肏媚娘时竟然还要来得爽。这
当然也是他禁欲多日的原因了。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这一次,曹九仁一直肏了丽妃三千多下,到后来,都
几乎要把给插到底了,这也可见女人的容纳能力之大了。

丽妃在这三千多下的中,喷了一次又一次的阴精,竟然达到了三次,
而曹九仁虽然粗大,毕竟好久没有性生活,极为敏感,也终于在三千下后,
把阳精全给射了出来,其量比起平时要来得多的多,还没有拔出来,竟然有
一部分的阳精从和结合的部分给挤了出来,里面的有多么多是可想而知
的了。后,曹九仁一阵虚脱,倒在了丽妃的怀中。

“你们好大胆,竟然趁皇上不在,在这儿私通!”随着怒斥的声音,李皇后
推门而入,在她身后,还有一个人,却是黄浦江。

“娘娘,要不要小人把这一对狗男女给拿下?”黄浦江问。

“黄大人,你且先退下,待本宫问明情况,再拿下不迟。”李皇后倒没有急
着要对付曹少钦和丽妃,对她来说,这是个绝佳的机会,如果不是黄浦江跟踪曹
九仁,发现他们私通的话,那么,只怕李皇后要对付曹少钦还有些麻烦,现在,
却有了一个机会,她当然不会放过了。

“求皇后娘娘放过小人。”曹九仁和丽妃同时跪了下去。

“你们做出这样的事来,要本宫如何放过你们?”李皇后倒有心充好人了。

“皇后娘娘,我们是有苦衷的。”曹九仁和丽妃当下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
的说了一遍,只是,屋内屋外,听到的人却有三个。一个是屋中的李皇后,一个
是屋外的黄浦江,另一个则是不知何时出现,隐身在屋顶的贾廷。

“原来如此呀,你们还真是用心良苦呀,只是丽珠妹子,你既然已经作为人
妻,就不应当再入宫呀。”李皇后同情地说。

“皇后娘娘,只要大仇得报,丽珠马上出宫。”丽妃坚决地说。

“唉,好妹妹,本来姐姐是舍不得你的,但既然你们是夫妻,又有那么大的
冤情,姐姐又岂能袖手,而且曹贼这么可恨,本宫绝不会放过他的。”皇后本来
就和曹少钦有仇,便是没有丽妃的事,她也决定向曹少钦开战了。

“娘娘,其实皇后之死,全是曹贼之故,他是想陷害娘娘。而且,曹贼似乎
还想再次嫁祸,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反击曹贼,最好让他一败涂地。”曹九
仁一下子把什么话都说出来了,看来是铁了心和皇后合作了。

“这样就好,其实本宫就是不忍心你们一再错下去,为曹贼利用,才来这里
的,不想你们……”顿了顿,又说:“其实,你们所在的一切,本宫全都知道呢,
不要以为本宫就什么也不行,能当下皇后,没有两下子,是不行的。既然你已经
说了实话,也就是自己的人了,为了表示诚意,本宫告诉你,其实阿震也是自己
人呢。本宫的人不少,你们的举动,本宫又如何不知?我不过不忍心让你跟着曹
贼一起错下去罢了。好吧,有什么事就告诉本宫就行了。”皇后果然也不简单,
原来皇上身边的阿震竟然会是皇后的人。

“好了,本宫也有些累了,丽妃妹妹,你也爽了,便让曹九仁随姐姐商量些
事去吧。”皇后有意要带曹九仁去东宫,不过想到她应该不至于对曹九仁不利,
丽妃也只有和他说声再见了。

东宫中,皇后穿着极少的衣服,坐在床上,而曹九仁则坐在她旁边,不知所
措。

“可人儿,你知道为什么本宫要你来吗?”皇后轻声问。

“不是商量事情么?”曹九仁故作不知。

“唉,难道你就不知道婉如的心吗?难道婉如比起丽珠来真的差那么多,白
送上来,还不能让你动心?”原来皇后有想勾搭曹九仁了。

此时,皇后为刀斧,曹九仁是鱼肉,不从也不行了,“在下蒙娘娘错爱,实
在是万分之幸,只是小人粗大,只怕娘娘难以承受。”

“你初进宫的事,本宫也有耳闻,不过女人的连孩子都能生出来,我想,
只要运用得法,应该没事的。”这皇后的胃口竟然也是不小。不过,为了接纳曹
九仁的大家伙,皇后也有了些准备,润滑之物准备了不了,而当初,她的也
曾被巨大的角先生给塞进去过,想来也不会太辛苦。

其实,这倒并不是皇后真的看上了曹九仁,说到模样,曹九仁并不是皇后喜
爱的类型,只不过,皇后每天都吸入不下于十个人的阳精,竟然还是不能怀孕,
情急之下,也只有试试这位性能超常的曹九仁了。没有孩子,便是没有丽妃,也
难道将来不会出个别的什么妃子,把她皇后的位子给抢走。于是比起进入冷宫来,
受些苦也是值得了,更何况,她生性淫贱,心中多少对曹九仁的大家伙还有些期
待呢。

“既然这样,小人只有得罪了,如果皇后觉得受不了,可以随时停止的。”
曹九仁说着,轻轻的为皇后除去了衣服,然后,一点一点的激发她的性欲,他是
打算等到皇后的开到最大时再插入的,如果能把皇后刺激到昏迷,那就
更好了。

曹九仁伸出双手,轻轻的摩娑着皇后的玉颈,喃喃地说:“娘娘的玉颈又白
又滑,好美呢。”

“是吗?比起丽珠来呢?”皇后不满意地问。

“虽然她是我妻子,但说实话,没有你这么白和滑。”虽然皇后真的比丽妃
美,但曹九仁对她并没有多少性趣,不过眼前又不得不赞美皇后呢。

“还有吗?”皇后追问。

“娘娘的双乳又高又挺,我真想摸摸呢。”曹九仁说。

“那就摸吧,现在,我的一切,都是你的,随便你怎么玩都行。”皇后大有
以身饲虎的气概,其实,皇后除了想借曹九仁的精子怀孕外,心中倒还多少有些
期待曹九仁的性技呢。

随着进行一点一点的深入,曹九仁的手也由上到下,终于摸到了皇后的阴部,
此时的皇后,已经大大的张开了,而且贪婪的流出了来。

“娘娘,感觉如何呢?”曹九仁把双唇对准了她的两片,轻轻地吸了起
来,皇后“啊”的一声爽叫,喷出了一股阴精来。

“不行了,快给我,快点把你的东西塞入我的贱屄中吧。”皇后为了刺激曹
九仁,让他尽快来肏自己,顾不得皇后的身份,把最下流的话都说出来了。

其实不光皇后中空得难受,曹九仁的也是涨得难受,不过,他有心
想征服皇后,最好能让她彻底倒在自己的下,至少,也要让他离不开自己才
行,毕竟已经打算和曹少钦撕破脸皮,如果不能巩固好和皇后的关系,自己可就
一点儿靠山也没有了。

现在时候也差不多了,曹九仁把对准了皇后的,用在她的
口轻轻地摩擦着,毕竟鸭蛋大小的,如果这么进去,一定不容易,虽然
开得不小,他可不敢让皇后感到痛苦,还是小心些的好。

只是,曹九仁的热得烫人,而皇后的也是这样,两者一碰,皇后的
竟然一开一合的抽搐起来了。她不断的扭动着身子,最后竟然一翻身,把曹
九仁压在了下面,自己一点一点的把给吞了进去。

虽然她的已经作好了充分的准备,但还是费了不小的功夫才把给吞
了进去,而吞进一半后,便再也吃不下去了,皇后被这么粗的东西顶着子宫颈,
而口也胀得很,自己已经爽得没有了力气,身子一软,倒在了曹九仁的身上。

既然已经把大给吞了进去,那么剩下的事便没什么困难的了,曹九仁缓
缓起身,再次变成女下男上,开始全力的伺侯这位皇后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