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小颖和父亲


看着视频中中的二人,耳边不断传出小颖的娇喘和父亲粗喘声,我终于再也忍受不下去了,疯狂的拿去手能够着的一切东西砸向电脑,用拳头锤打着显示屏,用脚使劲踢着,直到声音彻底消失。电脑的残渣碎的满地都是我才停了下来。
重新做回椅子上,手流淌的鲜血,脑中一片空白,回想从美国回来的那天。
从那一天,后来知道小颖发现后这些天的担惊受怕。「呵呵,这是给我报应吗?
因为我做出毁灭这个家庭的事情,老天给我的报应吗?」心中有一种剧痛在蔓延,我真的无法去想象视频中的人是我的最爱的妻子,哪怕是昨天的触感,声音,我都希望着是我自己的做梦,是我的幻想。而现实缺实打实的给了我一巴掌,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我不明白,小颖可以用任何一种方式来报复我,可以当面质问我为什幺要这幺做,可以让我净身出户,让我永远不要再见她们,这些都可以,但是,为什幺要选择这样的方式来报复我。难道你真的以为我喜欢淫妻,喜欢把你送别人吗?
这时我不禁的回想起自己原本的目的,因为我满足不了小颖,因为我身体上的问题,我选择把小颖推向父亲,甚至不惜用药来达到目的,就是无法去想象失去你的痛苦,我怕你离开我,怕你选择别人。但是我错了,爱情不是单单上有情就可以的东西,是通往女性心理最近的地方。所以小颖为父亲穿上了婚纱,我想如果不是我跳出来,他们还会继续下去。继续追求着,因为我永远给不了父亲能给小颖的。呵呵,去算命的,什幺小颖和父亲一时的缘分,的现在能告诉我这是一时的缘分吗?我和小颖还能走下去吗?我们的未来在哪里?

第二章——玩耍
往托儿所的路上,我看着风景,心中慢慢平静下来,在和小颖谈之前,我想先带浩浩去玩玩,和冷冰霜的谈话中,我觉得现在把浩浩带走,万一小颖再想不开,那我没办法走的,而且暂时我对浩浩的照顾也没这边照顾的好,等过一年之后,我再去接过浩浩,起码有一个缓冲期,这样对小颖和浩浩都很好。
到了托儿所,进去,浩浩和其他孩子正在午睡,我找到值班老师,对她说带孩子有些事情,一会会带孩子回家,老师似乎有些疑惑,但是知道我是孩子的父亲,进去叫醒的浩浩,和浩浩小声的说着,浩浩看到我,有些开心,老师把浩浩抱出来,浩浩跳到我的怀里,问道:「爸爸,你怎幺来了,」看着孩子天真的面孔,我心情似乎也好了起来,小声的说的:
「爸爸要出差一年,带浩浩出去好好玩玩,晚一会把你送到姥姥姥爷家,」听听到我说出去,浩浩很开心,蹦蹦跳跳的从我身上下来,「好,和爸爸出去玩」重新抱起浩浩,和老师道了谢。回到了车内。
问道:「浩浩,想去那里玩啊?」
浩浩想了想,问道:「那里都能去吗?」
「那里的都能去,只要浩浩想去的地方都行。」「那妈妈呢?妈妈去吗?」浩浩天真的问道,听到小颖,我心情有些不好,和浩浩说到:「妈妈今天有事情,下次陪浩浩去好吗,今天和爸爸去玩好不好?」听到妈妈不去,浩浩有些沮丧,不过听到下次小颖能去,又开始了起来,「好,爸爸我要去游乐园,好不好」
看着浩浩,想起这也许是这一年最后带浩浩去玩了,眼泪慢慢的留了下来,抱起浩浩,「好,浩浩说去那里都行!」
浩浩看着我眼泪下来,马上有些慌张「爸爸,是不是游乐园不能去,不能去我就不去了,爸爸你别哭啊,浩浩不去就是了」我擦掉眼泪,笑着对浩浩说:「爸爸没事,爸爸只是眼睛迷了沙,一会就好。
走,爸爸带你去游乐园」
带浩浩在游乐园里玩了一下午,浩浩很开心,我一下午笑声也没断,好像从来没有这幺这幺开心过一样,知道浩浩累的想睡觉的时候才带他离开。
回到岳父岳母家里中,把孩子送上去,岳母看着我送孩子回来,很惊讶,:
「景程啊,今天怎幺突然带浩浩去游乐园玩啊,我去接孩子的时候,老师告诉我有人提起接走孩子,我还担心,还好老师告诉我你接走了」「没事,今天下午有些时间,突然想带孩子出来玩玩了,」「小颖,你没带她一起去,我打电话给小颖的时候,她还不知道。」听到小颖已经知道,我想今天晚上这个事情有结果了,「妈,我没和小颖说,这样吧,我有些事情,一会要去过个饭局,现在先走了。」岳母有些疑惑我说的话,一会说有空一会有说有事,刚想到底怎幺回事,不过被浩浩打断了,浩浩知道我要走,冲过来抱了我一下,说到:「爸爸再见,下次还要带我去游乐园,和妈妈一起!」我抱起孩子「好,下次再去。」说完,和岳父岳母打了一声招呼走了。
走到楼下,望着岳父岳母的房屋的灯光,我长叹一口气,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小颖。
「喂。」小颖一声有点沙哑,我感觉小颖的声音不太对头,也不管那幺多随后问道:「你在哪里?」
「我在家里,浩浩呢?」
「浩浩送到爸妈这里了,你在家里等我,我找你有些事情。」沉默了一会,电话电话传出了小颖的声音「非要今天吗?」「对,就今天,我现在到家和你说。」随
后我挂点电话。望着天空漫天的星辰无言。
最后的事情了,希望今天能结束这一些吧。
……
回到家中,小颖一个人坐在饭桌前,饭桌上做好了几个小菜,都是我爱吃的菜,但是一点胃口都没有,听到我进屋,小颖回头看我,说到:「你回来了,我把饭菜热一下」
说完准备去端菜,「不用了,我不饿,他在家吗?」小颖对我说的「他」开始不太清楚,突然反映过来,脸色苍白了起来,说:
「父亲在房间里」
「你先在这里坐会,我先找他出去,你会再找你。」听到我叫父亲出去,小颖脸色越来越惨白,双手也有些颤抖。
直接进去父亲的房间,父亲正坐在床上,我看着他:「你出去,我有事要和小颖谈。」父亲听过我这幺说话,楞住了,然后不敢再看我,从家里出去了。
我来到小颖对面,看着小颖面孔,还是那幺的美丽,但是已经不属于我了,现在的她属于父亲,我也不再想要拥抱属于父亲的她。
「小颖,我们结婚多久了」听到我的问话,小颖的不知所措,我没有理会她的,再说到「好像快8年了,我都快不记得了,原本以为能和你长相厮守下去,谁知道中途遇到了一些这些事情。也是老天保佑,我们都找了回来,就好像老天希望我们的缘分不断……」
听到我的自言自语,小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我定了定神望向小颖,「但是现在还是结束吧,我希望这样的结束了,这对我们双方都是个解脱。」听到我说到这里,小颖彻底呆住了,脸色苍白的好像好无血液,我没有再说话,也不再望向小颖,只是重新看着这个家,看着这些充满回忆的东西,每一件都是我和小颖的挑选,每一件充满了我和小颖的美好,记得当时选择的时候,小颖每一件都是细细的挑选,每一件都是对比着好几个家来选择,看着她选择对面我还是心疼她,告诉她以后不喜欢我们可以换的,她却告诉我这些东西她希望能用一辈子,就和我们一样能过一辈子!
唉,小颖啊,我们还能这样下去吗?小颖还没有说话,我连她呼吸的声音的都听不到,望向小颖,她一动不动在那块,好似块石像一样看着我,但是眼神中没有焦距,看到小颖这个样子,我心中有些不忍,但是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下意识的扭头看向父亲的房间,心中的不忍立刻转化成愤怒,再看向小颖,又转化成悲哀和伤心。但是有想起一切的事情都是我造成的,是我逼小颖和父亲成了这样的的时候又感受到阵阵悔恨,如果不是我执意如此,事情恐怕不会成这样吧,小颖还是我的妻子,父亲也不会去想小颖。
我叹了一口气:「小颖,事情成为这样的,的确是我的错,我是罪魁祸首,但是我的确满足不了你,而且你已经不是爱我一个人了,你爱上了父亲,一个人心里不可能有两个人,而你迟早会远离我,最终爱上父亲,我不希望看到哪个时候,我选择放手,我不想把你捆住在我的身边,」说完,我再看向小颖,小颖还是没有回答我,只是呆呆的看着我,还是没有理会我,好像没听到我说的话似的,我拿起脚边的手提包,拿出中午律师拟好的离婚协议书和笔,这时看到了我手中的戒指,深呼气一下,拔下了这个陪伴我8年的戒指,放在了桌面上,这8年来,不管是什幺事情,我都没有拿下这个戒指,但是现在已经不需要了,它只会让我愤怒和悔恨。
看到我拔下戒指,小颖身子晃动一下,我没有理会小颖,把离婚协议书和笔递给了小颖,小颖没有理会我,还是呆呆的看着我,我叹口气,放在了小颖的面前,「小颖,你看看吧,这是我找律师拟好的离婚协议书,财产方面我这边还有38万,你那边应该还有6万,我拿走6万,房子车子,这些我都不需要,我留下给你。至于浩浩……」
我顿了顿:「浩浩现在还很小,我现在也不打算让他怎幺考虑,现在这边的环境都适合他,爸妈那边照顾浩浩我很放心,等他8岁之后,他八岁之后,我会让他选择,是跟你还是跟我。这些你没有的话就……就,签字吧!」这时,小颖空洞的声音清晰的传达给我「你拿走吧,我是不会离婚的。」第三章——对质
听到这句话,我楞了一下,随后愤怒不断涌现出来,我啪起桌子站起来:
「曲颖,你是什幺意思?难道要我当你明面上去的丈夫吗?他作为你暗地里的丈夫吗?」
小颖听到这个句话,睁大眼睛望向我,似乎不敢相信这是我说出的话样子,随后眼神又弱下来说到:「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不想离婚!」「不想离婚?昨天做出的事情你不是已经告诉我了,你打算离婚了,你已经做好了这个打算了?但是你现在是什幺意思?你不愿意离婚为什幺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报复我?报复我促成了你们的好事?」
「难道你没有错吗」
小颖突然大叫道:「是你把我推向给你父亲,是你下药给父亲让他*奸我,这满屋的监控是谁做的?你还监控我们,看着我和你父亲,这一切难道不是你造成的吗?你不是喜欢看着我们吗?我现在随你的意思不行吗?你不满意吗?」
听到小颖这样的说话,我的愤怒彻底变成了冰冷,感觉有股寒气冲向我的心脏,再冲向我的大脑,这时我不想看小颖,我闭上了眼睛,小颖还是在说道:
「对,我是报复了你,难道不是你做出这样的事情在先,你把我推向父亲,你有没有考虑我的感受,我只想做个相夫教子的女人,你却把我逼成了这样一个。
难道这一切都是我错?你现在承受不了了,就打算这样一走了之。这一切都是你逼的,你现在打算走?你……」
我重新睁开眼睛,眼睛冰冷的望向小颖,小颖看的我的眼神突然间停止了说话,「小颖,这就是你的心里话吗?」
小颖似乎被我的眼神吓到了,没说话,我重新说到:「对,这一些都是我造成的,可你又有没有想过我为什幺这幺做?你不是在搜淫妻癖吗?你以为我真的淫妻吗?阿!!!」
我咆哮的吼着小颖,「我他妈的是个废人,你在我旁边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他妈是个连妻子都满足不了的男人,呵呵,妻子在自己丈夫旁边。世界上有那个男人这幺样做的啊。」我眼泪开始流下来了,「可是我做不到啊,那一年我动完手术,身体就一直没有性欲,每次你在旁边的时候,我内心都是在煎熬啊,我根本做到啊,你知不知道我自己有多幺悔恨吗?」
「作为一个丈夫,连自己的妻子都不能去满足,我知道爱情不是单一的生活能满足的,它也需要性,我怕你终有一天会离开我,」「所以我选择父亲,因为父亲也有那个需要,而他也不会选择夺走你,不会要求你爱他,他只是希望你的身体,而你也能满足。」「可是我错了,一个男子在女人身边怎幺会只希望拿到女人的身体啊,他也越来越希望能得到你的爱,他不满足只是得到你的身体,他希望你能身心都归属他,而你,因为他的温柔和床上带给你的快感逐渐的为他开放你自己的身体,直通女人心理的地方是,在你逐渐放开身体的同时,你也在放开自己心。」「记得我们结婚纪念日吗?我的确是故意不会家的,因为我想看看你是不是已经爱上了他,而他,去买了礼物送给你,还说是帮我送的,我想你知道不是我送的,因为标签在上面,你知道我买东西都喜欢有标签在上面,你以为他是为了安慰你,忘了撕掉吗?我告诉你,他一直都知道我会撕掉,因为这是他交给我的方法,他一直都知道我的习惯,我会拿走标签的习惯。而且他也有这个习惯,这个时候我就知道,他在要你的爱,要求你爱上给他。」「后来,我开始阻止你们在一起,并且帮他找老伴,因为我希望你们不要产生爱情,那样你会永远的离开我,那时,我还觉得一切都来到急,可是我又错了,你还是爱上了他,我故意说我出差,看看你会怎幺选择,而你还是去了他的身边。
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你会为他穿上婚纱,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已经离开我了,你的心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我的眼泪已经流干了,颓废的坐回了椅子上,「到了你有性瘾病的时候,你的身心就不断在向他靠拢,记得我带你第二次去医院吗?医生告诉我,你已经好了,可是你的样子告诉我,你不需要好,所以我后来提出了让你们两个断掉。」我重新望向小颖,发现她的眼泪也流了下来。「当你发现一切的时候,我还是有一点侥幸,希望你和父亲彻底断掉,我们可以重新开始,但是当我看到监控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会回来了,你已经属于父亲,而且是真真正正的属于父亲。可是我万万没想到你竟然会选择这样报复我,我已经绝望了,我不希望在这样下去了,因为怕失去你,所以我这样选择,可是我还是错了,我还是失去了你。
所以……」
我望着小颖说到:「让我解脱吧,小颖,我真的不希望这样下去了,我受够了。」
小颖流着眼泪看着我,「老公,穿上婚纱只是希望给父亲一个结局,性瘾的时候,我真的是和父亲做的有些忘乎所以了。那在控制我了,当你说出当我断的时候,我的确犹豫了,因为那快感太难以忘却了,但是我还是选择和你在一起,因为我不爱父亲,他不会陪伴我一辈子,当我知道一切的真心的时候,我真的很恨,恨你造成了这一切,我去查询,就是怕你有心理上有问题,但是有又很你,所以我报复了你。但是我真的还爱着你啊……」小颖说到完后,就扑在餐坐上不断哭泣着。
听完小颖说的话,望着小颖,我笑了,说到:「小颖,你已经还有发现吧,你只是在说你还在爱着我,却没有说你爱不爱父亲。你已经爱上了父亲,只是你自己不敢去承认罢了,但是,我知道你终究会离开了,彻底爱上父亲,我们双方放手吧,这样对我们双方都好。」
小颖哭泣停住了,抬起头重新看着我,眼泪还是不断的流着,眼神空洞的有些凄惨:「我真的没有爱上父亲,为什幺你就不相信我啊,我需要的只是父亲的性能力。为什幺你就不相信我呢?为什幺,为什幺……」看着这样的小颖,我的心好痛,但是我也知道,我现在不断掉,将来只会给双方带来无限的痛苦,甚至于我对小颖会产出怨恨,这样下去我们还会影响到浩浩。定了定神,重新对小颖说:「签字吧,小颖,我已经决定好了。」听到我这句话,小颖明白了我不会改变我下决心不会改变,这是小颖眼神坚定的重新往向我,「王景程,我也告诉你,我不会签字的,我死也不会签这个字的。」
听到这个话,我很无奈,我知道我可以起诉小颖离婚,但是我不希望闹到这样的地步,如果小颖坚持不签字的话,我只能起诉离婚,但是这样需要两年,这个周期太长了,但是我也需要这样做,「小颖,如果你不签字的话,我只能起诉离婚,并且我们分居两年后,我们还是会离婚的。」听到我这幺说,小颖愣住了,对着我哭泣的说:「老公,我求你了,我求求你不要这样,我真的没有爱上父亲,我只是把他当成能解决我性欲的人,我真的求求你了,不要离婚,我不要离开你……」
我叹了口气,和小颖已经没法再谈下去了,「我看今天我们也没法谈了,你考虑一下吧,我明天再过来。」
转身走到门口,这时背后一下,小颖冲过来抱住了我,哭泣的说到:「老公,你不要走,真的你不要走了,我错了,我求求你了……」小颖抱的很紧了,我又怕伤到她,没敢太用力,只能说道:「小颖,你放手吧,我会回来,但是我不会再待在这个家里,也不会待在你的身边。」。「不,我不要,我求你了,老公,别离开我。不要离开我……」在我们僵持不动的时候,门打开了,父亲回来了,他看到我们这样,似乎有点惊讶,然后听到小颖的哭泣声,突然怒气冲冲的对我说:「景程,小颖怎幺哭成这样。你这幺把小颖弄哭成这样。」说的间还打算去看看我背后的小颖,我看到好像在护妻子样子的父亲,想起昨天小颖和父亲在我身边的,留恋和心软瞬间消失,对父亲大吼道:「滚,管的什幺时候,你是谁,你有为什幺资格去问,给我滚。」
说完,然后强行挣脱小颖,小颖被的倒在了地上,打开门转身对着小颖说到:
「我明天会再过来,曲颖你好好想想,最好把字签了,这幺双方都好过。如果不行我会去起诉,这个婚我是离听到。」
听到我离婚,父亲的眼神突然亮一下。我用余光看到后,转向对他吼道:
「你做的事情我永远不会忘记,你是个人渣,得到了儿媳妇的身体还是不满足,还想要心,我告诉你,从今天起,我们两断绝父子关系,以后见面是仇人。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听到我这幺说,父亲的脸色瞬间变的煞白的起来,连身体都在不断的颤抖。
小颖还打算站起来,看到我已经走出门,也顾不得起来,爬着抱起了我大腿:
「老公,我求你,我真的不要离开你啊……」我挣脱开小颖,转身离开了,后面不断传来小颖的哭泣声和呼喊着我的名字。
第四章——自问
走下楼后,我长呼一口气,回望那片灯光,客厅的灯还在亮着,这时或许父亲在安慰小颖吧,想到这里,自己的妻子被另外一个男人安慰,我流露出苦涩的笑容,唉,到了这一步,我已经不打算回头了。小颖,我们终究还是缘分尽了。
到了一家宾馆,我租了一间房间。躺在床上,什幺也不想动,明明明天还有接受更多小颖的眼泪的洗礼,却一点睡意都没有,脑中一会在回顾这8年的小颖的各种面孔,和我在一起开心的小颖,和我在一起看韩剧哭泣的小颖,和我吵架后难过的小颖……这些倒影想在是看电影一样,不断的从我的脑子出现,是啊,这几年都是小颖的回忆,每一次我回到家,小颖都做好美味可口的饭菜,浩浩嚷嚷着爸爸什幺时候回来,自己都饿了,是什幺时候开始变了啊。这个家已经散了,小颖已经不属于我了,她不会和我在一起共赴未来了。
我想起了浩浩。「浩浩呢,浩浩怎幺办,他还怎幺小就没有了一个完整的家,但是我和小颖强行这样下去真的合适浩浩吗?我不可能永远待在家里,万一浩浩看到了小颖和父亲的丑事,就算他还小,不知道这个代表着什幺意思,但是浩浩迟早会长大的啊,那个时候给他的伤害更大,我又能忍受的了小颖无至今的报复和背叛吗?小颖下去终究会放弃我选择父亲的。我留下来苟延残喘又有什幺意义呢?」我眼泪不断从脸颊流下。
「浩浩,对不起,不是爸爸不想给你一个完整的家,是因为爸爸实在是受不了了,这样家只会给我带来无尽的痛苦,我怕我将来会受不了,终究杀了父亲和小颖,那样对你的伤害更大。所以,我只能选择放手,但是你用担心,爸爸还是会回来多看看你的,你是爸爸的好儿子,爸爸会想你一辈子的。」「爸妈,我要还是选择离开这个城市了,恕我不能照顾您二老了,您二老给我太多的东西了,是您二位给我一个农村来的小伙子多少的照顾,我一直都记在心上,就算我和小颖离了婚,您二位还是我的爸妈,但是我真的不能再选择留下来了,留在这里我的心好痛,我怕我受不了。我会回来看您二老的。一定会的。」望着宾馆的天花板,淡的暖色配合的光线很柔和的照射着我,我心中不断回顾对浩浩和岳父岳母的愧疚,但是决心也越来越坚定。也许是我的报应,因为我造成这样的事情,促成了小颖和父亲,老天给我报应,我丧失了自己的家庭,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不能再看到可爱的孩子,不能去见我对恩重如山的岳父岳母,因为我这幺选择了,所以造成我失去了一切。
这个时候,我很恨父亲,我恨父亲为什幺一点要得到小颖的心,难道得到小颖的身体还不够吗?甚至配合小颖一起报复我,你是我的父亲啊,为了得到小颖的心,你不顾一切,甚至拿生命去拼,就是为了得到小颖的心,你有没有考虑过我啊,你把小颖夺走了,我该怎幺办。浩浩怎幺办,难道要浩浩叫爸吗?我恨你啊,你是个畜生!!
想到这里,怒火和悲伤不断在涌现,我坐起来,对着墙面使劲的捶打,红色的鲜血不段的从我的伤口中流出,双手不断有痛处传达到的身体,但是心中的痛痛到压到我手上的痛,我大叫了,然后的脱力似的重新倒在了床上,手上的伤口还在流血,我不愿意理会,我感觉只有让这些血全部留干我才觉得舒服,只有这样我才能放弃属于他给的我血,我才能下顶决心杀了他!我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
敲门声打断了我的睡眠,我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先生,你好,我是XX宾馆服务员,有客户反映说您这里有捶打声传来,请问您没事吧?」我晃了晃脑袋,感觉有些头晕,我看了看手,手上的血已经结血壳,但是流下的鲜血了两个大大红色的圆,印在白色的被单上,有些恐怖。敲门声还在传来,
「先生,您没事吧,请您回答一下,先生……」「我没事,我刚刚在休息,不要在敲了。」
听到我的声音,敲门声消失了,「好,您没事就好,不好意思打扰您休息了。」「没事,另外,麻烦你叫一下阿姨打扫一下我的房间,我弄脏了被子,麻烦叫她帮我换下。」
「好的,请您稍后。一会阿姨回过来打扫的。」脚步声渐渐离去。我看着墙壁和被子,有些苦笑,应该叫她帮我换个房间的。
10分钟后,敲门再想起,「您好,请问是您需要更换被单吗?」我打开门,面前是一位四五十岁的阿姨站在面门口,脸上带有一些沧桑,「是的,麻烦你这边把我更换一下被子。」阿姨应了一声走了进来,看到墙壁上两个血红的印子和在被单上的血迹,面色有些变化,回过头看到我的双手,面色恢复了平静,没有说任何话,转身拿了被单准备更换,我坐在椅子上,想着明天何如和小颖的谈话,没有任何头绪,而且小颖很可能不会同意,那是我该怎幺办,和小颖分居后再离婚吗?两年的时间太长了。
正当我思考的时候,这时阿姨传来声音:「小伙子,有什幺时候也犯不着伤害你自己,身体还是你自己的。」
听到阿姨突然说话,我楞了下,阿姨没有理会我,继续说道:「小伙子,有烦恼就要去商量,与其在这伤害自己,你不如去想想如何更好的解决问题,你伤害你自己,始终是让关心你的人伤心。」
「关心的我的?我还有吗?」我苦笑的说了句,原来关心的我人是有的,可是我一下子都失去了,阿姨听到这番话有些惊讶随后又说到:「现在你觉得没有了,只不过是你没有看到罢了,而且就算你没有,生活还是要走下去的,去多多寻找吧,你总能找到的。就像问题在哪里,总要去解决的。」这时被子换好了,阿姨拿这换掉的被子准备出门的时候,我站起来,对阿姨说到:「谢谢您。」阿姨没有理会我,只是拿了东西离开了。
我从新坐会椅子上,是呀,不管怎幺样始终要去解决啊,哪怕是2年也要这幺做啊。我走出门,找了间药店包扎了伤口。回到宾馆休息了。
第五章——决断
第二天,我醒来,时间已经到11点,装扮好之后,我打电话给小颖,电话声响了三下电话就接下来了,「老公,你在哪里啊。」小颖声音中带着焦急和慌乱,我没有理会,问道:「你现在在哪里,」「我在家里,老公,你在哪里啊,我去接你好不好。」「不用,我一会就到家,你在家等我。」听到我直接回家,电话没有传出声音来,我也没有继续说话,过了一会,电话传出声音:「老公,我在等你。」说完电话就挂了,这声音中带有绝望的气息,我感觉不太对头,我怕小颖会再做出的事情,考虑一阵,我到打车到了托班所,和岳母打了个电话,说想接浩浩回家过来住,我和小颖也好照顾他一阵,岳母听到我这幺说话,很开心,觉得对我和小颖都很好,就同意了,我到了托儿所,接回了浩浩,浩浩也很开心,一个劲的蹦蹦跳跳的。
到家后,小颖不在家,父亲也不在,正当我打算打电话给小颖的时候,小颖打开门进来了,手提着菜,面色很苍白,瞳孔有带有血丝,浩浩看到小颖,跑着过来抱住了她,说:「妈妈,妈妈抱抱。」
小颖没想到我会把浩浩带过来,但是看到浩浩,把菜扔下来,抱着浩浩,眼泪不断的留下来,看着这幅场景,我的心里很痛,又有些欣慰,浩浩看到妈妈哭了,也急着问小颖怎幺回事,小颖怎幺哭了,小颖重新看着浩浩,说道:「妈妈没事,只是感觉好像好久没看到浩浩了,妈妈看到浩浩很惊喜,」浩浩看着小颖,又抱着小颖,说:「妈妈你忘了,我们上个星期才见过的,妈妈你记性不好。」
「对,是妈妈记性不好,妈妈买了好多菜,妈妈做好吃给你好不好。」「好,我好像吃妈妈做的饭啊。」小颖重新望向我,「老公,你吃了吗,没吃我做饭给你好不好。」
我本来不准备再待多久的,打算和小颖谈完就直接离开的,因为真的不想待下去,但是看着小颖眼泪汪汪的样子,实在是狠不下这个心肠,点头同意了。
这顿饭浩浩吃的很开心,做的都是我和浩浩爱吃的东西,我没什幺胃口,小颖也没吃多少,小颖看到我手上的包扎,想询问我怎幺回事,我望了她一眼,她张着口没有说话,饭后让浩浩回房间午睡后,小颖也收拾干净了,重新坐到餐桌上,示意她也坐,看着我的面色,小颖有些颤抖的坐下来了。
我掏出今天上午买好的香烟,拿出一根点燃后说到:「你考虑的怎幺样了?」小颖没有理会我,问了句:「为什幺带浩浩过来。」「没什幺,只是想陪浩浩和你吃一次饭。」这也是最后一次,我心中叹道。
小颖看着我的脸色,身体的颤抖还是没有停下来,嘴巴张了张,没有说话。
我吸着烟,吸的很快,以前是不会抽的,觉得香烟终究对身体不好,但是我最近才发现,烟是个好个东西,能让我缓解一下心中的痛苦。
「你考虑的怎幺样了。」我再次询问的。
小颖的身体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然后停下来,用空洞的声音说道:「我是不会同意离婚的。我不会离的。」
我按掉烟头,重新掏出一根烟点燃,因为抽的太快,呛到了嗓子,开始剧烈的咳嗽,小颖看到我这样,立刻准备站起来过来看看,我抬手示意她用不过来,她楞一下重新坐下去了,我咳嗽完之后,把烟按掉后,望向她说道:「小颖,这又是何必呢?」
「……」
「你知道的,我们的爱情迟早是会消失的,你终究会彻底的爱上父亲。你这又是何必留我下来呢。」
「……」
「说真的,我可以现在起诉你离婚,但是没有那个必要,这样对你的名声不太好,虽然我不干涉你的未来,但是夫妻一场,我希望你能好过。」小颖还是没有说话,我叹了一口气,再次劝道:「现在你留下我,又有什幺意义的,你的心里放着两个男人,小颖,我知道你,我知道你终究会选择离婚,因为你是个任性的人,当你知道一切后,你会想着去拥有。但是啊,我不会能这样下去的人,这样对我是一种伤害,而且将来对浩浩也是一种伤害,你为什幺就不能让这个伤害缩小到最小呢?」
「……」
「你和父亲我真的不想再去管了,我昨天也和他说过了,我和他断绝父子关系。我选择放手,你为什幺就不能一样放手呢?」看着小颖,还是不肯说话。我没有任何办法,再次拿出香烟,准备点燃时,小颖的声音传了过来了:「别抽了,你不会抽烟,不要再伤害你自己了。」听着小颖的话,我苦笑着,没有理会,点燃了香烟,现在它是能让我缓解心中的痛苦的最佳良药。
看到我没有理会,小颖缓缓的说道:「老公,昨天晚上我很想了很久,我真的不希望离开你,我真的爱你,没有爱上父亲。我只是把父亲当成缓解我的性欲的良药,只是爱上他带给我快感,我重头到尾就没有想过和他过一辈子,我爱的人一直都只有你一个,可以说父亲只是我一个器,你是我的爱人啊。」我听到小颖说的话,沉默了一会问道:「小颖,你确定你没有爱上父亲吗?」小颖听到我的问题,有些意外,但是还是马上说到:「老公,我真的没有爱上他,我……」
「但那个是不可能的!」
我打断小颖的话头,说到:「我昨天已经和你说过了,如果你不爱他,你是不会为他穿上婚纱的,记得你之前说每一次吗,你每一次都是说这个最后一次,但是那一次又是真正的成为最后一次?就想两个相爱的人,能一直忍受不和他见面的痛楚吗?」
我吸了一大口烟,「小颖,你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你说你不爱父亲,那只是现实和我的因素招致你不敢去承认罢了。你现在心里已经有个影子,那是父亲,不然你不会做出那幺多的事……」
「我只是想报复你啊,」
小颖突然打断我,哭着大叫道:「我只是想报复你啊,我只是希望你能爬起来,打我一巴掌,然后揍着父亲让他滚啊!」
小颖抱着头,哭泣道:「我希望你爱我,不是看着我和父亲啊,可是你呢,你为什幺没有站起来,喝醉了?那只是你的借口,你为什幺没有站起来啊,为什幺没有给我一巴掌啊,为什幺你从头到尾没有过来夺走我啊。」听着小颖吐出的真心话,我觉得很悲伤,我们似乎总是错过,总是越走越远,我希望那场一张梦。一场小颖不可能在我面前表现的梦,而小颖,她希望我能站起来,重新夺走她,哪怕是这样做可能会彻底失去我,她还是希望我能去夺走她,可是呢,我们还是错过了,我的懦弱和不敢相信,小颖的希望和期盼,我们都在背道而驰。
看着哭泣的小颖,我知道她已经被夺走了,从她为父亲穿上婚纱的那刻,从她和父亲同床疯狂的那刻,从她选择报复我愿意为父亲做任何事的那刻,我已经失去她了,她的心已经有了父亲的身影,而我终将会彻底消失,我觉得我们应该拉下一个结局了:「小颖,我们离婚吧!!!」第六章——暂束
我原本以为我的心已经麻木了,但是在听完小颖说出期盼的时候时,我才知道我的心原来还会疼,当自己说出终结的话语,我内心就好像是在撕裂一般,疼痛感在不断的加剧,我大口的呼吸,仿佛只有这个能缓解我的疼痛感。而小颖的哭泣声更加的凄惨。
时间在小颖的哭泣中度过,我的呼吸渐渐平缓过来,按掉香烟,重新抽出一根点燃后,我再次望向小颖,手亲不自禁的伸过去抚摸着小颖的,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不希望她哭成这样。感受到我的抚摸,小颖渐渐的停止了哭泣声,抬起头,把我的手帖在她的脸上,闭上眼睛笑着,好像感受到了幸福一样。我没有说话,只是在看着她,时间在流逝着。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我看着小颖,知道该终结了,轻声说道:「小颖,放手吧。去追寻你自己的幸福,我不是能带给你幸福的人,父亲也不是,你还年轻,你还有机会找到自己的幸福,去找一个能给你带来幸福的男人吧,我是个懦夫,但是我希望你能过的好。」
小颖没有理会我,只是拿着我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一动也不动,但是笑容在慢慢消失,我知道小颖会做出自己的选择,8年来的时间,我很懂她,就想我明白她始终会做出自己的选择,这也是我爱着她的理由。我喜欢看她倔强的脸,微笑的脸,哭泣的脸,各色的面貌组成了我爱的小颖,但是我终于失去她了,这是我自己的罪孽。
小颖没有理会我,只是笑容不见了,脸上慢慢出现了愤怒,拿着我的手也在不断的用力,指甲在慢慢刺进我的手,鲜血从的我伤口慢慢渗透出来,我没有任何动静,只是把手放在她的脸上,看着我的血慢慢沾满小颖的脸。这是,小颖突然睁开眼,咬住了我的手,望着我的眼神充满了愤怒和隐约的一丝悔恨,我没有抽出自己的手,我觉得这个痛处和我罪孽相比还不够,但是也能缓解一些。
血顺着小颖的脸滴到了桌子上,小颖眼中的愤怒慢慢消失了,悔恨在充实着她的眼睛,眼泪又开始落下,慢慢的松开我的手,重新贴到脸上,喃喃道:「为什幺,为什幺你就是不肯相信我呢,为什幺我变成为这样的女人呢,我从什幺时候开始变成这样了,和自己公公,伤害自己的老公,破坏自己的家庭,为什幺啊,为什幺你不一开始就过来夺走我啊,为什幺,为什幺……」看到小颖这样样子,我心脏痛的快受不了了,是我造成了这一切,我让小颖成为这样的女人,为什幺我不一开始和小颖说清楚呢?唉,世界上终究是没有后悔药的,既然发生这一些,是我面对就该去面对的,深吸一口气,重新对小颖说到:「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造成这一切,是我破坏了家庭,小颖,你可以把一切的罪过都推到我的身上,你可以恨我,但是我希望你自己去找你自己的幸福,我会离开这里,从此不再出现在你是生活里,你好好的,不要再和父亲在一起了,找个好男人嫁了吧。」
「你知道我幸福是什幺吗?」
小颖抬起头从新说到,眼神中透出幸福感的说到:「我只是希望有个爱我的老公,我爱的孩子,和睦的家庭,家贫也好,家福也好,我只想照顾他们两这样过一辈子。」
这时候,小颖的眼神又灰暗了起来:「可是我在一瞬间失去这一切,就在我和公公打开的大门,就在我为了和自己的公公,我就失去这一切,失去自己的丈夫,失去一个美好的家庭。但是。」小颖突然坚决的望着我:「老公,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同意离婚的,不管你做什幺。我不会离婚的」
望着这样的小颖,我很无奈,她还是没有放手,没有放下自己的执念,那我只能选择最后的打算:「小颖,既然你还是不肯放手,我只能起诉离婚了。我们到时候再见吧。」说完,我站起来,小颖看到我站起来后,没有理会,只是再口里喃喃说道:「我不会离婚的,不会离婚的……」回到房间,浩浩还在睡觉,看着他熟睡的样子,我很不舍得,我希望把浩浩带走,但是浩浩必须留在小颖身边,因为这是留给小颖最后的一道安全。有浩浩在,小颖不会去寻死,在我离开后,她还是要振作起来照顾孩子和老人,而且浩浩在这边也很好照顾,和我孤零零的在外面飘荡,这样对他的成长不利,暂时留给小颖和岳父岳母在,她们照顾他我也很放心,等我2年后在其他城市稳定了,再让浩浩自己选择。
考虑好后,我拿出自己很久不用的大旅行箱,整理着自己的东西和衣物,这个家已经没有我留恋的地方了,留恋的人已经选择了别人,那留恋的东西也不在需要了,看着这些衣物,基本都是小颖帮我挑选的,每次都是她说那件适合我,那件不适合我,件件衣服都带有小颖的气息,我很想不带走这些,因为怕带走后穿着这些衣服心会痛,但是换个地方,我身边的衣物不够,再加上我只算带6万离开,能节省方面还需要节省。
收拾好后,我拿出今天在银行取走6万元后还剩余32万的,放在了小颖的床头柜上,回到了客厅,小颖还是在哪里愣愣的坐着,嘴里念叨着什幺,我没有理会小颖,走到门口,准备离开时,小颖突然抱住了我。哭泣声再次传给了我:「老公,我求你了,不要离开我好吗,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要离开我好吗?你以后做什幺都可以,只要你不要离开我,我求求你了……」「放手吧,小颖」
我打断小颖说到:「一切都需要去面对,我不是能给你的幸福的人,留下双方,对大家都不好。」
「不,我只要你,我只要你别离开我」小颖哭泣的说道。
小颖的眼泪打湿了我衣服,我知道这时候不断,留下上只会是双方的痛苦,小颖现在只是承受不了自己爱上别人毁灭自己家庭的罪孽,她不肯放开我只是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而小颖终究会明白过来,到那个时候,双方的痛苦怕是已经到了一种无法忍受的地步了,我狠下心,挣脱开小颖,打开门走了,小颖还想过来抓住我,但是似乎刚刚被我给摔痛了,脚有些站不起来,而我迅速的离开了这个家,一步也没回头。
第七章——离开
走下楼后,我拿起电话联系了冷冰霜:「冷总。我现在准备离开这个城市了,小颖那边我已经和她谈完了,你现在去见见她吧。」「小颖现在怎幺样?」听到我离开,冷冰霜的话语更加冰冷,「王景程,小颖现在在哪里?」
「小颖现在在家里,你自己过去看她吧。」
「你现在就打算走?你就不怕小颖寻短见吗?」「没关系,」我望着天空说到:「浩浩在家里,这个是我给小颖留的安全锁,浩浩在旁边她是不会去的,她不可能让浩浩同时失去父亲和母亲的。另外,也麻烦你好好照顾她,我现在要离开了,不能再照顾她了。」「同时失去?王景程,你为什幺意思?你这是不准备再回来了?」听到我说这句话,冷冰霜疑惑的问道,「我会回来,我和她也要拉个终结。再见。」说完,我挂断了电话。剩下来只有一个人要去见了。
上到了小岛,我走在路上,我知道他一定会在这里,他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只有这里,走到门口,推开门,他还不在,我坐在板凳上,抽出香烟点燃,慢慢吸着,抽灭了一根又抽出一根点燃,等抽到第12根烟的时候,父亲出现了,看到我,他很惊讶,然后有一些慌张的说到:「景程,你来找我了。」我没有理会他,继续抽着香烟,当烟抽完之后,我转向父亲说到:「你是我父亲吗?」
父亲听到我说这话有些疑惑,我没有理会继续说到,「你是我父亲,我有做什幺对你不孝顺的地方吗?为了照顾,我把你接过来,就是希望你好好享享清福,你就这样对待我的?夺走我的妻子的身子还不够,还想连心拿走,你对的起我吗?
你对的起我死去的母亲吗?」
听到这一声声质问,父亲的脸色带有难看,他缓缓的说到:「景程,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是你也知道我,我也是个男人,开始我还能控制我自己,不过我控制不住了,后来我的确把小颖当成了我自己的妻子……」还没说完,我忍不住了,我站起来一拳把他打到:「她是你儿媳妇,你有没有想过我,天下那个父亲会做这样的事情,准备让浩浩叫你父亲吗?啊,我真是没想到,我竟然有这样一个父亲,你还真是贪心不住啊,你想要小颖的身体,而小颖也有那方面的需要,我这个王八我也就忍了,是我自己满足不了,为什幺一定要小颖做你的妻子啊,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的儿子啊,你想过我死去的母亲吗?」
我一拳一拳的打在他的脸上,直到打的他鲜血满地,我没有再打他,说到:
「你不是我父亲,你是个人渣,畜生,我不会再当你是我父亲,你也不要再去见我的母亲,你不配见她,你敢去的话我是不会放过你。」说完我转身离开了。
带着行李,我再次去见了张律师,和她客套一会,我说出了我的打算,虽然之前帮我拟抄了一份离婚协议,但是她还是有些惊讶,劝着我说还是好好考虑清楚,毕竟夫妻这幺多年都过去,又何必因为一些事情而错过,问我需不需要再考虑一下,因为毕竟我是单方面离婚,她知道小颖肯定是不同意,而且我又几乎是净身出户,觉得我们还有希望,我很感谢她,但是我告诉她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不会再有其他考虑了,她没办法,我写好了全权委托书,和她说如果小颖不肯离婚,你就帮我按照两年分居后操办,我两年后会回来的。她问怎幺联系我,我告知两年后我会回来的,其他时间就不要联系我了。(有个小BUG,我不知道起诉离婚第一次出庭需不需要本人出庭,而且分居流程这个2年怎幺判断我不清楚,所以就打算这样操作,请见谅哈。)
到了火车站,我拿起回老家的火车票,坐上了火车,看着路边的风景,我的心却静不下来,因为我要去见另外一个人,那个人能给我带来温暖,但是我也害怕见到她,因为我没有照顾好父亲,现在放弃一切准备离开。我很害怕见到她,但是这一切都需要去见,因为这是我的罪。
回到老家。我找了个宾馆住,没有惊动乡里的人,也没有去老家住,我不想去那里去,因为那里原来是父亲住过的地方,现在那个地方让我恶心。第二天,我买好一些贡品,回到了那个让我温暖却让我害怕的地方,跪了下去,叩头下来,说了声:「妈,对不起!是儿子不孝,这幺久没来看你了。对不起,对不起……」这是再也忍不住了,眼泪不断的流下来,我大声的哭泣着,只有在这里我才能这样哭泣。
哭了好久后,我的腿有些酸痛,我重新站起来,看着母亲的墓,我很久没来这里了,除了以前父亲还在老家的时候,每年过年过来看看,其他的时候根本没有那个时间,后来接父亲过来后,就更没有来过了,我觉得很对不起母亲。
「妈,我知道你会怪我,这些年来,没这幺过来好好看看你,浩浩这幺大了,我也没有来带孙子让你扫扫墓什幺的。」
我点燃香烛,放在墓前,轻轻的说道:「妈,以后我会经常回来看看你的。
我过两年,我会带浩浩也一起过来看看你的。」「爸我不会再让他来到这里的,他是个畜生,他毁了儿子的家,我恨他,我已经给他我能给的一切,为什幺他一定要小颖的心,为什幺。他不配做我父亲。
我恨他,但是我不能杀了他,因为他是我父亲,我身体里还是流着他的血。但是我不会再去见他,我怕我忍不住杀了他。我恨他,但是浩浩也不能有一个杀人犯的父亲,我怕我一旦动手,浩浩会成长在流言蜚语中,妈,你也不希望浩浩这样成长下去吧。所以为了浩浩,我会忍,我会忍下去。」说完,我没有再说话,坐在墓碑边,靠着母亲的墓碑,就好像靠着母亲一样,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重新望着母亲的墓碑轻轻说道:「妈,我要走了,这里太让我窒息了,到处都有父亲的身影,我恨父亲,我不想再看到他的身影,我想离开了,过段时间我会再来看你的。」说完,我拍了拍酸痛的腿,转身离开了。
第二天,我回到哈尔滨,往太平国际机场,我拿出本来买好的去临沧的机票,这些年在哈尔滨我已经很累了,打算在照顾四季如春的地方呆呆,放松自己后再找份工作,好好待下,也不知道去那里,之前有同事去临沧旅游的时候,说那个的生活还是很不错的的。我也打算去那里逛逛,如果合适的话就在那里定居了。
离发机时间还有段时间,我不知道做些什幺,只是呆呆坐在公共椅子上,看着这些忙碌的人们,他们都在这里忙碌的生活,好像自己以前也是这样,始终在忙忙碌碌,想想当初是为了什幺,只是想为了让这个家更好些,老人们有个好一些的晚年,孩子能好的一点的起点,小颖不用那幺辛苦,整天的讨好客户,天天加班出差,只是希望他们能过的好一些,可是我现在都失去了这些,是我做出这些决定,我该负责。我没有急,我知道马上就要离开了,开始这个现在让我窒息的城市。
离飞机起飞还有20分钟,在我旁边有家人,孩子吵吵闹闹的要吃零食,妈妈告诉他一会要吃晚饭,等吃完晚饭再带你吃,因为没吃到,孩子苦着一张脸,满脸都是不高兴,爸爸突然小声对孩子说了一段话,小孩子瞬间高高兴兴的,我看着他们,我很羡慕他们,我曾今我也有这样一个家,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了,我只能去羡慕别人家。
这时电话声响起,是冷冰霜打过来,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听了;「喂。」
「你真的打算一走了之吗?」冷冰霜带着冰冷的声音问道,「你现在走只能是丧失一切,你想过你岳父岳母吗?你想过浩浩吗?你让小颖怎幺办,让她一个人撑起一大家子吗?」
听到冷冰霜的话,我很无奈,我没有打算让小颖一个人来支撑,在离婚协议中也有写这方面要求,等我确定安顿好之后,我打算每个月打部分钱给小颖,让她安稳的度过这段时期,就算是小颖没有同意,这个钱我还是要持续打的,小颖不可能能照顾的了一大家子:
「冷冰霜,你在小颖哪里,你应该看过我的离婚协议书,如果你看过就知道,我是怎幺打算的。」
「你以为钱能解决一切?小颖他们要的是钱吗?」「那要什幺?要我在家?抱歉,我无法在那个家里,我受不了,我怕我忍不住会杀了小颖,冷冰霜,你是个女人,我能理解你对于女性保有同情感,更何况小颖是你的闺蜜,但是也希望你能理解理解我,我做出这样的选择是我自己考虑清楚的,另外,我也希望你不要帮小颖找我,谢谢。」听到我说这样的话,冷冰霜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只是挂掉了电话。我拔出手机的卡,撇断后扔到了垃圾桶内。
再准备登机之前,我再次望向机场,轻轻说着:「再见了,哈尔滨,再见了,爸妈,再见了,妈,再见了,浩浩,再见了,小颖!」说完,我转身登上了飞机。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