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呆的故事

清朝年间,南方有一户从商的小富人家,由於先辈的开拓,家境还不错。
主人李涛,年有42岁。有一小妹,乃是父母晚年所生,唤作李洁,年已经21岁了,过了婚嫁阶段也不曾有姻缘,从小体弱多病,一副病怏怏、有气无力的模样,弄得远近都闻名。李涛取妻张氏,38岁,馀下有三儿两女。大儿叫李精,第二的叫李明,都取亲成家;常常跟随父亲到外面去打点生意;惟独18岁的么子,虽取名李聪,但脑袋瓜却不灵光,傻呼呼的,是个智商障碍儿。私底下,家人都叫他阿呆。大女儿李环,19岁,小女儿17岁,半年前刚刚嫁出去。张氏有一小妹,嫁在邻城一户大富人家做小,也常常来这里串站门做客。
虽说阿呆智力不行,可什么事情也好交代,所以也特别受到父母兄弟姐妹的呵护,什么事也都让着他。就连过门的大嫂、二嫂,看到这样的表现,也大多护着他。
故事就发生在这样的家庭里。
第一章初涉窥战(爹娘打架)可怜天下父母心,俗语如此说是一点也不错。
阿呆的情形就是如此这般。是个么子,脑袋瓜又有些问题,很惹人疼,特别是为娘的张氏,更是如此。从小到现在,阿呆的生活起居都是他娘为他操劳的,从不假借他人之手,连睡觉也是在夫妻俩房间里再加一张床,在时候还要哄阿呆入睡。
阿呆的源头就在这里开始了。
这天夜里,阿呆肚子发痛,想要叫娘陪他一起去方便。模糊间还未唤出口,却听到一阵好似痛苦的叫声:「嗯……哼……啊啊了阿……好……」阿呆不明就里,起床赤脚看去,只见爹娘两个都没有穿衣服,趴在一起,上上下下的在动,也不知在干什么,把床都弄得吱吱作响。阿呆眯着睡眼走近去观看。
正在兴头上的两人浑不知阿呆已经醒来了,走近来观看他俩的精彩表演。平常这个时候,阿呆早已熟睡了,而且阿呆的睡性特别的好了,常常一觉到天亮。
所以,每次两人的房事都选了这个时候,避开阿呆,可以放心的进行交欢。
也由於如此,阿呆虽已过了18年,却还是不知道什么是交欢。现在就是这样,他也不知道父母两个人脱了衣服不睡觉动来动去的不知道干什么。
「阿……阿啊……老…老爷……再用…用力……哼……啊……喔喔…………」李涛听着张氏的示意,卖力的努力进行活塞运动,双手停靠在浑圆的双峰上,虽已生过三个小孩,可是却一点也不显得下垂。李涛不停地用双手在那两个乳房摆弄,用力地捏、挤、压;下身也是毫不放松地向前冲……「啊……对……对……用力……再加……加点……力,喔……喔……好…好……就是那……那里了……啊啊嗯嗯……啊喔……喔喔……哼……啊……「阿呆好奇的看着爹娘,两个人半夜三更的做些什么?娘好像是又痛苦又叫好的,究竟爹娘两个在干什么呢?
李涛依旧双手用力在双乳上搓揉、捏弄,玩弄着已经充血坚挺的乳头。张氏也享受着丈夫带给他的快乐。在这一方面,丈夫从来都不曾让她感到失意过,一直很体贴卖力的配合,每次都能给她身体上的满足。张氏把双手环抱在李涛的背后,也用力的贴紧两人的距离。两人丝毫没有发觉在旁边已经多了一个人。
阿呆充满好奇地仔细看着:「啊……美……太美了……老爷……啊……喔……喔喔……「只见爹爹下面的东西硬硬的,在娘下面黑黑的地方进进出出的,有时,还看到里面翻出来的红肉,那里还流出一些水。不曾看过女人身子的阿呆想:怎么娘的下面跟我和爹爹的不一样的,没有一条软软的肉的?怎么爹爹的肉会变硬的呢?
娘的胸口怎么比我多了两块肉?娘的下面是放尿的地方吗?红红那里流出来的水是娘的尿吗?
阿呆好奇的打量着爹娘的身体,突然,李涛把从张氏的穴里头拔了出来,让张氏翻转,半趴在床上,再插进去,做了个哈巴狗姿势。阿呆这时惊奇的发现,原来爹爹下面的肉肉还好长好大的,黑黑胀胀的,上面胀着像隔壁老伯手上的青筋血管,上面的皮还翻到了下面来了。怎么我就不知道,我就不会…………张氏把向上翘起,身子一前一后的迎合丈夫的,口里哼着声音:
「哦…………喔喔……阿……哼老……老爷……你……你真行……啊……喔喔……啊…………喔……」李涛把双手环抱到张氏的,捏着乳头推挤,配合着下半身的,口里也闷闷的喘着粗气,哼哼作响。
李涛突然把手收到张氏的腰部,紧紧抓住,下身开始快速猛烈的抽动,头也不停地晃动,嘴里喘出大口大口的粗气。
张氏的叫声也突然升高:「啊啊啊……喔……叼喔……啊啊……好舒……舒服喔……啊啊……我都……都快……泄……泄了……老爷……老…老爷……再用力……往里进……进……啊……喔……叼喔……」李涛猛地移开双手,抓住张氏的双肩,猛烈地晃动两人的身子,下身也迅速的活动,密集的不停。
「喔……喔……太…太好……了……啊啊……啊……喔……喔喔……泄…泄了…………哼……哼哼……啊……喔……」两人的速度都缓缓的慢了下来,嘴里还是粗喘着气息。身子向下趴叠在一起。
阿呆看到这里,奇怪地问:「娘,你们在干什么?」张氏不防旁边出现阿呆,有些慌张讶异的反说:「阿-呆,你-你怎么在这里?你不在那边睡了吗?」阿呆这时才想起自己肚子有些痛,「我肚子痛,要叫娘陪我去茅厕呢。可是,娘,你和爹爹在干什么呀?你们睡觉怎么不穿衣服的?还抱在一起的。你平时怎么不抱我睡?」张氏和李涛边慌乱的穿衣服,一边忙找借口回答,她知道阿呆傻性一来,如果不问清楚,会一直问不停,还会去乱问别人的,这要是说出去有多难堪,自己夫妇俩在儿媳的面前都不大好说话了。
「不是——不是的,睡觉——睡觉要穿衣服,娘刚刚和你爹是在——在——在打架。你没看到你爹在娘的身上抓着娘吗?那是我和你爹在打架,我们——我们怕撕坏了衣服,所以——所以就把衣服脱掉了。」「可是,我们打架不是没有服的吗?」「那——那是在白天,白天就可以不用脱,晚上就要把衣服脱下来。还有,娘和你爹打架的事你不能说给别人听喔,要不然,人会骂娘和爹的。
你也不想娘被人骂吗。「」好,我不跟别人说,娘和爹打架了。「张氏松了一口气。她知道,虽然这个儿子比较傻,但还很听话,他说不跟人说,就一定不会去说给别人听的。终於用打架瞒过了傻儿的追问了。」阿呆,你不是肚子痛吗?来,娘带你去茅厕。「张氏穿好衣服,忙转开阿呆的注意力。
「嗯,我的肚子现在还有点痛。」阿呆第二章入门教学(沐浴导性)经过昨晚的风波,李涛觉得阿呆不能再同夫妻俩一同在房间里睡了,虽然阿呆是傻傻的,可是干事的时候总会有一个阴影,总会担心阿呆再随时醒来,那时又怎么办了呢?於是决定另外给阿呆一个房间。为人娘的张氏虽说不肯,可也拗不过丈夫,便无奈的同意了。但其他的事宜,张氏还是照常:阿呆的起居、穿衣、睡觉、洗澡等,日常的都没有落下。
看过了昨晚的表演,阿呆傻傻的脑袋瓜不禁也有了一些开化,依旧在思考昨夜所观察的现象:怎么娘的胸口比我多了两块大大的肉呢?为什么娘的下面没有同我和爹爹一样放尿的肉肉呢?怎么平平的,就只是一片黑毛叫呢?为什么爹爹同我一样软软的肉肉会变成那样硬硬的?爹妈打架时为什么还要把肉肉放进娘红红那里呢?打架不是用手的吗?还有爹爹打完架后放的尿为什么是白白的一团?
玩玩想想的,忘了又记起,这样就又到了傍晚,吃饱了饭,阿呆回到了爹妈的房间。才听到张氏在后头唤他:「阿呆,你已经长大了,不用再同娘和爹住在一起了,娘给你准备了一个房间,来,跟娘去那洗澡去。」「娘,我要和娘一起嘛,我睡睡要娘哄哄。」「娘会先哄你睡睡的,听娘的话,要不,你爹要打你了。」阿呆在这个家里,最怕的就是他爹,李涛虽说也知道阿呆傻傻的根本不能同他计较的,可是就不知是为什么,有时阿呆闯了祸还曾发过脾气打过他。虽然过后后悔不及,可是阿呆却总觉得爹爹有些不喜欢他,也对他怕怕的。就连睡觉也是和张氏先睡,等到阿呆睡熟了,李涛才入房去睡的。所以,一听不听话,爹爹要打他,也就不敢吵了。
「嗯,我听娘的话,可娘要哄我睡觉觉的。」「好,娘一定哄你睡觉觉的。
现在先同娘到你的房间去洗身子吧。你看你,又去哪里玩了,弄得这身衣服都这么脏。「张氏有些心疼的责骂着,表露的是对这傻儿的关心。
「我和姑姑到后面的山上去了滚滚了,姑姑看我滚滚都笑了喔.」「真是的你,每次到山上就弄得一身脏。快回房里洗澡了。」「嗯,好」「阿呆真乖。」回到房里,浴桶里早吩咐家里唯一的女庸盛满满了热水了,阿呆像往常一样,张氏帮他解开前面的衣扣,转过身子脱上衣,脱了裤子,走进浴桶里。张氏拿起一条毛巾,开始帮阿呆擦洗脏脏的身子。
冷不防阿呆开口问了一句话:「娘,为什么你的胸口那里有两块大大的肉呢?
我怎么没有呀?「张氏知道一定是昨晚的事情了阿呆还记在心里。一定要好好回答,要不,以阿呆傻傻的脑袋瓜,定会去问别人,那时就出丑了。」娘是女的呀,娘胸口的两个肉是女人才有的,你是男人的,当然没有了。你忘了,你小时候就是吃娘的奶汁长大的。「」娘,那你下面怎么没有同我和爹爹一样的肉肉呢?「」肉肉是男人才有的,你和爹爹都是男的,就有呀,娘是女的,所以就没有了。「张氏有点心虑了,她还不知道昨晚对阿呆来说,还真是一个很难忘记的事情呢。本还以为蒙瞒过了就没事了呢」喔,还有娘,爹和我一样的肉肉,我的怎么软软,爹爹打架时怎么硬硬的胀着呢?打架不是用手的吗?爹爹怎么把放尿的肉肉放进你黑黑的毛里了呢?还有,爹爹打架放出来的尿怎么是白白的那么少的呀?不是要和我的一样是黄黄的嘘嘘的很多很多流下来的吗?「阿呆突然站起来,指着软软大大的问。
张氏一直以来虽然每天都帮阿呆洗澡,却从来没有注意过阿呆的身体,一直当他是自己要照顾的傻儿。如今看到这条比李涛软软时还要大要长的,突然发觉,自己这么些年以来,只知道照顾阿呆,却从没有教过阿呆这些方面的问题。
阿呆是傻儿,他怎么可能像大儿子和二儿子那样明白人生大事呢?像阿呆这样,虽说是因为傻,没有姑娘愿意嫁进来,可是,如果有姑娘嫁进来了,阿呆也根本不懂得怎么行人道呀?为人娘竟然连这也没有注意到。为了阿呆的以后,张氏想帮阿呆,教他怎样行人道。昨晚虽然用「打架」混过去了,做最專業的站但在夫妻两个的心里,还一直当阿呆还是个小孩子,没有注意到阿呆也是大人了。要是脑袋好的话,这时也同两个儿子一样娶亲了呀。
可是,张氏矛盾的想,我要怎么教呢?用说吗?可是阿呆用说能懂吗?用做吗?可是这怎么可以呢?自己是阿呆的亲娘耶,这样可是,那是多么不道德的呀!可是,能怎么办呢?怎么办才好呢?阿呆就这样一辈子过去了吗?这对他是多么不公平啊!
张氏想出了神,可阿呆一直没有听到娘的回答,看到娘傻呆的站着,也不知在干什么。用搭在张氏的肩上摇了摇:「娘,娘,你怎么了,怎么不告诉我?」张氏醒过神来,突然间下了巨大的决定。她一定要阿呆也能像两个儿子一样,要让他明白如何做人的丈夫。只要自己吩咐阿呆别说出去,像阿呆这么听话,一定不会说出去。只要自己不说,阿呆也没有说,一定没有人知道这件事的。这是唯一的办法了。这么一想,张氏反而更明确了。
「哦,没有,娘现在告诉你。还有,娘也教你,就像娘和爹那样打架。因为只有打架的时候,你的肉肉才会像爹那样就硬硬的,而且你才知道为什么肉肉要放进娘黑黑的下面那里,才知道为什么肉肉会放出白白的尿来。你要不要知道?」「要,我要,我也要像爹那样硬硬的肉肉……」「好,那娘教你,可你不能说出去哦,说出去的话,你爹要打你的哦。」「爹要打我?那我、我不说出去。」「好,现在娘要你出来,然后教你。」阿呆非常听话的跨出浴桶。「来,跟娘到床那边去。」「呐,你现在坐在床边,娘来告诉你。」张氏用手握了一下阿呆的家伙说:
「这个肉肉叫做。哦,娘也把衣服脱下来。」张氏解下了全身的衣服,面对着阿呆,先指着自己的乳房:「这个是,刚刚娘跟你说了,你小时候就是吃娘里面的长大的,也叫做乳房。可是,打架的时候,你要用你的双手握住这两个,不停的搓揉,用力的压挤。」接着,持起阿呆的双手按在自己的奶房上面,不停的搓。「嗯,就是这样,但还要用力一点,对,对对,就是这样,阿呆真聪明。」阿呆握着张氏的双乳,觉得好舒服,软软的又胀胀的,觉得好好玩。不停地压、搓、挤。「对了,就是这样,有时候还要用力抓一抓,像你平时去抓兔子一样,哦……喔……对对……就像这样……」张氏被阿呆抓得一阵的酥麻,身体都已经觉得的。忙连叫阿呆先停下来,要不,接下去不知怎么做那可太难受了,她没有想到,傻傻的阿呆虽然没有做过,但那力道却是老爷也不及的舒服。「好好,阿…阿……,先停下来,停…停下来先……」「现在,娘告诉你刚刚的肉肉。这个肉肉叫做,你要记住,平时里,它是放尿的,软软的。可是打架的时候,它要变成硬的。娘现在把它变成硬了,然后才能放进娘黑黑的下面打架。」张氏用双手握住阿呆的,开始上下搓揉。阿呆觉得娘的双手搓着的家伙,一阵麻麻的,又有些很舒服,自己的肉肉原来还可以这样做的。从那里传来的酥麻,激起了胀胀的感觉。阿呆奇怪的看着自己软软的慢慢的就变得硬硬进来了。慢慢地胀起了鼓鼓的青血管。张氏的双手握着这正在极速起着变化的,从那里传出的力量是那么的强烈。这家伙比老爷的要硬得多,也长了好许。
张氏吃惊地继续搓着。心里想着,可怜的阿呆,原积蓄着这么多的力量,不断的自责自己对阿呆的忽略。却也更清楚了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
阿呆的迅速地篷胀起来,贴着肚子一翘一抖地,好似在多年来的不明白。
张氏松开双手,对着阿呆说:「你看,现在把它变成了硬的了,以后如果要打架,就可以用手把变硬来。」阿呆却感觉到,下面松开双手后的,突然胀得很难受,爆爆的,消失了舒服后一种紧崩的冲动胀着。「娘,我的肉肉好难受喔,娘,怎么办?娘,怎么办?」张氏不慌不忙的引导:「你的胀胀的很难受是吗?所以就要把它放放进娘黑黑的下面这里呀。」张氏爬坐了下去,撑开双腿,露出黑毛遮掩着的一条红缝,忍着刚刚的舒服,已经流出了少许的了。「你看,娘黑黑下面红红的叫做,还可以叫做穴洞。等下下就要把你的放进娘这里来打架的。」阿呆傻傻地看着红红的肉里面正流着水,「娘,你那里流尿了,娘,你尿床了。」「阿呆,那不是尿,娘告诉你,平时,娘这里是放尿的。可是在打架的时候,这里是不放尿了,那是打架的水。打架的时候,娘这里会流水,你的等一下了也会放水,但那是白白的浓浓的,像你爹爹的那样。」「真的?」「对,现在,阿呆你起身趴在娘的身上。」阿呆听着娘的指挥,爬起身子,趴在张氏的身上。张氏用手引着阿呆的抵着口,说:「阿呆,你现在把身子和向娘的身子压下来,让你的放进娘的里头。这样,你就不会胀胀的很难受了。」阿呆把整个身子向张氏压了下去,胀着鼓鼓青筋抵进了温柔的港口,真的,胀胀的难受稍稍变舒服了,阿呆高兴的说:「娘,真的,我不会再很胀得难受了娘。」张氏从刚才以来就很难受空虚的,突然塞进了以往不曾进去的大。
热热的可以感觉得到那里传出来的脉动,是那么的年轻那么力量,舒服的填补着刚刚的空虚感,那种充实同以往老爷的都很不相同。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却是那么新奇。可唯一的是没有动作。
於是,张氏边指导:「阿呆,现在你在像在昨天夜上,你看到的那样,像你爹一样,把上上下下的动起来,你的的胀胀就会很舒服很好玩的。」阿呆听着娘的话,自觉地抬起又把降下来。「嗯……喔……喔……阿呆真……真行……」张氏体验着来自儿子带给自己的快乐,身子也自然抬起配合着阿呆的抽动:
「啊……啊……啊……喔喔……」阿呆感觉到下面的肉肉所传来的舒服,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自己从不知道,原来打架是这么舒服的,跟以前的打架完全没有一样,一点了不会痛,而且很享受。原来昨天爹娘打架就是这样的。这么好玩的。
张氏感受着儿子带给自己的冲击,还是继续对阿呆不停地说教:「阿…阿呆……你……你还要……要……用力点……要用……用力把…………放进……进里面去……插到……娘里面……去……喔……啊啊阿……哼哼……嗯,对……对对,就像……像这…这样……再用……力……喔……啊啊…………「」用你的……双…双手……抓……娘的………像刚……刚刚娘……教你的那…………那样……搓……搓挤……要…要用力……「阿呆把双手,按在张氏的双峰上,用力不停地捏、挤、搓、或揉着。张氏嘴里也兴奋的叫着:」喔……喔……阿……哼哼……阿呆……阿呆……真…真行……喔……啊阿…………就是这……这样做的……打……打架……就是……这样的……喔……啊……阿啊……「阿呆新奇又兴奋地做着,感觉是完全的新鲜又那么舒服。为什么娘以前不教呢?娘都同爹打架的,都不教我打的。
「娘,你怎么才教……教我打架……,你都有爹打架,都不……不教我的……「阿呆也出着粗气问。
「你以……前还……还小……,长大……大了……才…才教你……现…在……你大了……娘……娘就教了……教了……你了呀……喔……阿呆……呆……好……美……喔……啊阿……啊啊……哦……喔……「」阿呆……再……用力……用力…………插……插死……我了……喔……啊……啊……「张氏里面酥麻麻,」快……再……快点……用…用力……快……喔……啊喔……啊……喔……哼……我……要……要死了……美…美死……死了……「阿呆快速猛烈的向下着,狠狠的不由自主地猛向下冲。里传来一阵舒服的尿意:」娘、娘,我要尿了……我要放……放尿了……「从腰部传来的颤抖,张氏知道阿呆也同自己一样快泄了。」抱紧……紧娘……再用……用力……插……娘,抱紧……喔……喔6啊……啊啊……哼……啊……美死了……泄…泄了……喔……阿呆……真……真行……嗯……嗯嗯……哼嗯……「阿呆也兴奋的叫出口:」好-好舒服……娘……好舒服……「俩紧紧地抱成一团,贴紧了彼此的距离,也贴紧了的心灵。
温存了一阵,阿呆感觉到自己的又软了下来了。奇怪的问:「娘,怎么我的肉肉又软了?」「傻孩子,打完了架,当然也就软了,已经没有力气了嘛。」阿呆把软的张氏的里拖滑了出来,看到了像爹爹一样白白浓浓的尿了。:「娘,你看,我也放尿了,放像爹爹一样的白尿了,」「嗯,阿呆,娘没有骗你吧,」「嗯,娘真好!」张氏边拿起毛巾擦着身子,一边忙着交代:「阿呆,娘今天教了你打架,可是,你不能跟人说哦,谁也不能说,不能告诉你爹,你哥哥,你嫂嫂,你妹妹,都不能说给他们听。」「好,我听娘的话。」「嗯,阿呆真乖。」「可是,娘,我的肉肉硬了是不是要放进你的尿尿?」「是啊。」「那我要是硬了怎么办?」「那就娘来帮你洗身时,你同娘打架吧。」张氏突然觉得自己的责任重大,既然教会了,在儿子娶亲之前就要对他负责,可不能让他到外面生事。那可就坏了。张氏突然又记起,忙交代:「还有,娘和你爹打架的时候,你不能来跟娘说要打架,知道吗?」「嗯,知道了。」阿呆一听可以找娘打架,高兴得什么都答应了。
「好了,记住了,娘教你打架的事,是你和娘两个人的事。谁也不能跟他说。
现在再洗洗身子吧。「」好,我都不说给别人听。「张氏穿好衣服,继续帮阿呆洗身。
回到房里,李涛已经等了好久了。「夫人,今天怎么洗了这么久呀?我都等了好久了。」「老爷,今天,呆儿实在太脏了,一身都脏漆漆的,让我搓得手都酸了呢。
这孩子真是的,就这么爱玩。「」由着他去吧。唉,也不知是做了什么孽,生了一个傻儿。「」好了,老爷。也别怨了,我来帮人洗吧。「……第二天,张氏又到阿呆房里洗澡了。只见阿呆早早就在那等着了。
「娘,我等你呢。」「乖,阿呆乖。」张氏脱下衣服,想要赤着身子帮阿呆洗身。没想到阿呆一见张氏,突然下身自觉的挺起,变硬了。
「娘,娘,你看,我不用你的手也会变硬了,我的肉肉。」阿呆忙自己脱下裤子,露出那条粗、长、大的来。
「嗯,我的阿呆长大了,会和人打架了。张氏也欣喜的看着这个变化,感到昨天的教学是真的见效了,也怀念着昨天阿呆带给自己那种美好不同以往的滋味。
虽然自己也感到羞耻,可是,就是会想他。要不也没有一来就脱下衣服帮他洗了。
张氏忙帮阿呆除下上衣…………快乐的事情又继续进行…………第三章与姨打架(同窥同战)「啊,小妹,你来了。」张氏在门口迎接来做客的小妹。这是嫁在邻城一户富贵人家做傍房的妹妹,两姐妹的感情很好,时常到这里串门做客。
「是啊,姐。我这次要在这里住上几天的哦。要好好的同姐姐你好好聊聊。」张氏小妹下了马车,高兴的聊了起来。
阿呆从里面走了出来,也高兴的叫道:「姨娘,你又来了,有没有带给我好吃好玩的?」阿呆最为高兴了,因为每次姨娘一来,都会给他带来许多好吃的和好玩的东西。「有,姨娘怎么会忘了乖乖的阿呆。瞧,姨娘给你带的东西在那呢。
那一包都是。「」喔,姨娘对我真好。「阿呆很是高兴的拿起一包东西,快快跑进去了。
「姐姐,阿呆也可真是听话。」「是啊,只是他这个傻,要不,现在早就成了家了。」「唉,是呀,也不知是什么造化呀。」………夜里,阿呆吃得太多了,起来去茅厕。回来时,碰到了姨娘。「咦,姨娘,你也肚子不好吗?」「嗯,姨娘的肚子不好,要去茅厕。哎,你怎么一个人呀?你不是和姐姐一起的吗?」「没有了,姨娘,我没有和爹娘一起睡了,我一个人睡觉觉了。」「呵,阿呆也长大了,会自己睡觉觉了。真乖。」「嗯」「你快回去睡觉吧,明早点起来了。
别在床上赖着不想起来了哦。「阿呆听话的走向自己的房间。经过爹娘的房间时,里面又好像有奇怪的声音,像是打架的声音,模模糊湖的不大清楚。阿呆走近前去,把耳朵贴在墙壁。
「啊……喔……啊……老爷……嗯哼…………里面真的是在打架,爹娘又在打架了。阿呆心里想着。娘说过不能把打架的事说给别人听。娘也同我打架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