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我的湖城炮友

济南,一城山色半城湖,有大明湖,千佛山,趵突泉在内的七十二泉。大明湖畔还有夏雨荷,李清照等历史人物和故事,称泉城。住在这里的人们,时而感到人潮拥挤,时而感到孤独冷清,我的故事,就是在这拥挤与冷清中开始的。
这里要讲的第一个故事发生在2015年,经历了大涨大跌,韭菜们一片哀嚎。我把大半积蓄拿出来,1比1配资后入市,结果本钱全部赔光,人生一下子迷茫了。有车没房没对象,工作起起伏伏收入不是很稳定,这期间睡得特别晚,在一款聊天软件上刷来刷去。有一个看起来特别成熟但又眼神骚气的女人进入了我的视野,叫她M吧,之所以说眼神骚气,是因为我工作性质的原因,阅人无数,看一眼女人,大致就能确定她是不是容易得手的猎物。简单跟她聊了几句,得知她是自己开美容工作室的,坐标苏北一带SQ市,正在北京参加一个品牌年会。还给我发了她的礼服装,看上去很丰满的样子,皮肤也不错,是我的菜。问了下年龄,大我3岁,2015年我27岁,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对这种30岁的特别喜欢。至于为什么喜欢,相信大家食髓知味,懂的都懂。
第二天又继续聊了一上午,得知她今天在酒店没事,刚起床后ZW了,还给我看了看手上带出来的透明拉丝。
果然,我没看错,是个骚种。我给她发了我的照片,本人说不上很帅,七八分吧,对得起观众,关键是会聊天,这点很重要。很快,我又挖掘到重要信息,她正在离婚,男人是个快递员。这里我就感到十分不解了,光鲜亮丽的美人,丈夫却是送快递的(并不是歧视快递员,只是这里反差太大)。继续聊下去才知道,现任的丈夫也不是原配,跟他结婚是因为经常收发快递,被这个快递员给上了一次,结果发现他JB大功能强,就结婚了……后来因为收入原因、消费观念原因还有些七七八八的原因,就出现问题了,生了个女儿刚一岁多。正聊着骚,她突然说,你要现在来北京,我就让你睡。我脑子一热,差点定了高铁票,转念一想,不行,万一是个仙人跳之类的,我便转圜一下,告诉她我时间比较紧张,送她一束花,让她回苏北的时候经过济南一下,我带她在济南玩玩再回去。犹疑了一下,她便答应了。
接下来是订酒店、安排行程的环节,定在了市中心芙蓉街附近,出门就能逛街,是个主题酒店,位置还比较安静。
去火车站接她的时候,发现她比照片上要微胖一点,目测163公分125斤的样子,颜值挺高,能打8分多吧,穿了条洞洞牛仔裤,背着个大背包。我过去寒暄几句,要接过她的包,她拒绝了,要自己背着,拉她的手的时候很自然,她也没矫情,被我握着一直。
去酒店的出租车上仔细端详她,皮肤确实不错,妆容也很合眼,眼皮是割的,鼻子挺拔,高耸的随着呼吸起伏,让我不禁咽了几次口水。
到酒店后简单安置了一下,就出门逛街了,下午游了大明湖,然后晚餐期间沿着芙蓉街一路吃过去,好不开心,她看起来特别单纯,笑的像个孩子,后来发现她确实是孩子脾气。打包了醉蟹钳、小龙虾,带了几罐啤酒,回到酒店两人先分别洗了个澡。她还不让我进去看,但是让我中间递了一次毛巾,看着她放在面盆上的的紫色蕾丝,我立马硬了,但是保持了冷静。她洗完出来,头发滴着水,浴巾刚刚能裹住饱满的,我借口帮她擦头发,使劲看了几眼,果然是个尤物。赶紧进浴室冲了冲,期间鬼头已经兴奋地发红了。出来的时候好不尴尬,勃起的根部把浴袍顶起来了,她好像装作没看见一样,在喝啤酒吃蟹爪。
吃完喝饱了,准备睡觉了。她说,你别欺负我。我说好。
上了床后她背对着我假装睡着了。我直接上手摸她的小腿大腿,光滑的如同丝缎,一点岁月的痕迹都没。她哼唧了一声,别乱动。我听了后更兴奋了,伸手从上面把浴袍从她肩膀上剥下来一块,开始亲她的肩膀、后颈、耳垂,她开始呼吸急促起来,哼唧着说,说了别欺负我,你说话不算话。我热血上涌,哪里还听得进她的这无力的劝阻,反当成助推器了。使劲一拉,整个浴袍全下来了,两只豪乳跃然眼前,鼻血都要喷出来了,至少是D杯,心想捡到宝了。把她身子扳过来,开始对着一对豪乳上下其手,粉色的乳晕完全看不出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后来证明还生过一个)。我贪婪的吸吮着,嘴里发出“斯拉斯拉”的口水声,她开始小声起来,腿也在不停扭动。我看到这里,直接把右膝盖伸进了她两腿之间,让她不能夹紧。她呼吸更加急促了,声也大了起来。我一边抚摸一边亲吻,右手顺着她滑腻的大腿根溜到了隐私地带,茂密的下面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了,甚至已经流到了外面,整个大鼓鼓的,是发情的标志。我手指慢慢探进去,湿热润滑的感觉差点憋不住射了,她嘴里开始喊着不要,不要进去,但身体却在迎合着我手指的节奏。
终于,我感到她在找了,找什么呢?找叽霸,我大力分开她的腿,比划一下位置,呲溜就插进去了。她更加大声的叫起来,已经变成叫了,而不是,喊着“好大好长的叽霸,草死我”。那我还客气什么呢,几百回合几个姿势变换,在20分钟后缴枪了,出了一身汗。不得不说,跟她的体验非常棒,她的皮肤弹性、力度、泛滥的程度以及表情声音的配合都十分完美,如同看了一部9.0分的电影。后来她说,只要跟男人在一个房间里,她的就会一直是湿润的,不管做不,她的前夫评价她是个“炮架子”。夜里又做了一次。
第二天早上,她竟然来大姨妈了,正觉得扫兴,她上来剥开我的睡衣,主动玩弄起我的叽霸来,过了一会儿,就口上了。不得不说,她的口活也是一流的,吸力十足,毫无齿感,而且似乎能全吃进去,从到会阴到再到鬼头,被她舔个遍,舒服的不要不要,在我的历史上,这种感觉从来没有,以后也没再遇到过,真的是空前绝后的。
出门帮她买了卫生巾,避孕药(某德国品牌的,据说自带美容效果),出去吃了点东西,又开车带她去海洋世界玩了一下,就送她走了。送她的时候心里还挺不舍的,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我们没再见过面,但帮过她两次,现在还联系着,只是已经不再谈论的话题,她也换了几次行业,每每不如意,如今,看她PYQ发一些照片,仍然而美丽,期待着以后再见吧。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