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科诊所男医生

随着天气变热,病菌渐渐活跃起来,得妇科病的女士明显增多了,这不,今
天开门没到1 个小时已经陆续接待了三位病人,平均每位接待耗时10分钟,其余
时间都在电脑前斗地主。

我之所以有这么高的工作效率是因为她们身材长相不太好,没有心情帮她们
做体检,大致问了下情况随便开了点药就让她们走人了。根据以往的经验,越是
这种身材长相难看的女人越是排斥检查,或许是因为知道自己一身赘肉很难
看吧。反而是那些漂亮的女人们脱起衣服来更爽快些。

正打着牌呢,眼睛余光瞥到进来了一个女人。抬头一看,顿时两眼发光,这
个女人我认得,是街头薇薇理发店的老板娘,30几岁的样子,模样俊俏,身材丝
毫不输李寡妇,跟李寡妇爱穿裙子不同,这个女人总是穿一袭紧身的衣裤。紧身
的半透明黑色网纱T 恤,紧身的白色裤子,把眼前这个女人的身材优点展现得淋
漓尽致,高耸挺拔,腰身S 形曲线勾人,而这两样加起来也没有她那双修长
笔直的更容易引发男人的躁动。

我心底里把三种打扮的女人列为骚货,第一种,齐逼小短裙(一抬腿一弯腰,
底下春光泛滥),第二种,透视装(穿了约等于没穿,那种若隐若现的,更
是让男人们抓狂啊),第三种,紧身装(看似遮盖周全,实则不然,重点器官,
胸、臀、腿,一览无遗,一点赘肉都藏不住。身材不好的人穿起来简直就是个笑
话)。

骚货的三项必备装扮,眼前这个女人竟然占了两项,除了紧,还有透。上身
的半透明网纱T 恤就不说了,里面的清晰可见,下面穿的紧身白裤面料很薄,
里面透出深色三角裤的影子。

我曾经去她家理过一次头发,是她给我洗的头,就默默地洗,没说上话,他
老公的理发技术实在是太差劲了,好好的一个平头,愣是给我搞得坑坑洼洼。我
想,要不是有这么个的老板娘帮忙洗头,他们家的理发店早就倒闭了吧。

我认得她,她却不一定认得我,因为我的长相实在是太普通,很难让人记住。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那女人看我的目光中满是迷茫。

「来,这边坐。」我急忙起身招呼她坐下。「哪里不舒服呢?」

「哎呀,你这个小伙子怎么那么直接的啦,我有点难为情啦!」她没有回答
我的话,反而在那嚷嚷开了。

从她一出现,我就把她列为型女人,这类女人的尺度应该蛮大的,所以
我问话就比较直接,我非常期待她亲口说出自己的病灶。虽然她没有直接回答我
的问题,不过我隐隐能猜到病灶应该是外阴,如果是乳房或是小腹疼痛什么的,
她没必要那么难为情。

我不想跟她玩心理战了,向一旁的李寡妇打了个眼色,心里开始计时——我
想知道这个女人从进来诊所到最终脱掉裤子的时间需要多长。

「喝杯茶吧。」李寡妇手里端着一杯水放到女人面前。「什么问题啦?你跟
我说说吧。」

同样都是女人,沟通起来就顺畅多了,三两下就把问题搞明白了,原来这理
发店老板娘最近常感到下腹疼痛并伴有轻微出血。最后李寡妇面色凝重地指了我
一下说:「他是医生,让他给你检查一下吧,你这个情况可能还蛮严重的。跟我
来,我带你到里面去。」李寡妇说完就率先往检查室走去,女人有些迟疑,但还
是起身跟上了……

李寡妇的这一套说辞看似简单,其实是我们两个人共同研究总结出来的对付
羞涩女人的作战法宝。这一套成功率很高,因为李寡妇的刻意引导,很多女人还
来不及害羞就被带到里面脱了裤子,一直等到病人裸露着在检查床上躺好之
后我才会进入检查室,这时候病人就不会再挣扎了。

5 分钟后,当我走进检查室的时候,理发店老板娘已经摆出了一个标准的截
石位,仰卧姿态,下身赤裸,修长白皙的双腿分开挂在两边的搁腿架上,女人两
腿间的沟壑丛林在探照灯直射下暴露无遗,李寡妇正拿酒精棉球给她清理腹股沟。

一般正规医院是用碘伏溶液进行消毒的,我却一直坚持使用酒精,这是为何
呢?这其实源于我的两个爱好,第一,如果病人外阴有伤口或是溃疡,碰到
酒精会更疼,我喜欢看女人疼得直哆嗦的样子。第二,酒精棉球是白色的,而女
人的很难时刻保持整洁,大小便啊,分泌物啊,月经啊,这些乱七八糟
的东西随时都会粘附在腹股沟里,我很享受帮漂亮女人清理腹股沟时那个白色棉
花球慢慢变黄、变脏的整个过程。我总是非常期待见到这些漂亮的女人的肮
脏丑陋的一面。

我有些不满地瞄了李寡妇一眼,她今天做得有点多了,帮漂亮女人做清洁工
作,是我最享受的节目之一,她怎么能抢了我的活呢?关于我的恶趣味,李寡妇
大概是知道的,所以她现在已经不肯让我给她灌肠了,遗憾呀。

李寡妇虽然不让我动她,但是一般也不会妨碍我动其他女人。今天,李君花
姐姐很反常啊。不过呢,我也感谢她这么快就帮我搞定了这个女人,就原谅她了。

李寡妇清理得很仔细,,会阴部,大腿根,,按顺序一路清理下来,
换了两个棉球,擦到处棉球变得很黄。再干净的女人,都不会干净,因
为处大多是菊花状褶皱,沾上大便后,纸巾是擦不干净的,想要彻底干净,
只有用水冲洗,而酒精棉球能很好的把这些隐藏在褶皱深处的粪便清理出来。

长相漂亮的女人,往往都是黑木耳,因为男人爱操吧,眼前这个女人也不例
外。此女体毛浓密,布满的肥厚大此刻微微张开,小呈深褐色木耳
状,耷拉在阴部正中,小上方的有勃起现象(很多女人在消毒的时候会
有各种生理反应,因为腹股沟里的器官大多非常敏感)。

李寡妇的工作终于完成,轮到我了,呵呵……我凑近身去,轻轻分开小,
她紧张得一哆嗦,我没有理会她,用一根食指探入她,指感湿软温热,
手指齐根没入后,上下左右搅动了一翻,弹性良好,女人嘴巴里哼哼了几声,
似乎没觉得不舒服。

我又将中指和食指一起伸了进去,另一手掌按住她饱满的阴阜(耻骨上方位
置),检查了后穹窿,无异常,等摸到宫颈的时候,这女人哦了一声,脸上表情
难受。可能是宫颈发炎了,我需要进一步确定子宫有没有问题,就叫她忍着,手
指顶住宫颈往上推了推,另一手掌在体外配合,将她子宫夹在两手之间来回移动
了一下,女人痛得连声惨叫,我终于收手。

我又把扩阴器给她戴上,探灯对准阴部,能清晰地看到子宫口了,上面有些
红色出血点,应该是发炎了。

「你的宫颈口发炎了,先治宫颈吧,等宫颈治好再做进一步检查。我现在给
你清洗一下。」

市面上有售简单的灌洗器,不过那种使用起来不太方便,清洗之后的脏
水只能从口排出。我的诊所里准备了一套比较有技术含量的多喷头灌洗
设备,蘑菇型的喷头上还有一个脏水回收孔,就好像牙科诊所里那种插入病人口
腔的供排水装置,非常好用,干净卫生,使用效果也比一般的好。

拔出扩阴器,插入灌洗喷头,机器一开,顿时刺激得不行,那女人的就
扭了起来,牙关紧咬,极力压制自己的,憋得满脸通红,脑门上顷刻间沁出
汗水来。

我故意将水力调到比较强,冲击在里仿佛在做水流,那是一种很爽
的感觉,心口上仿佛有数万只蚂蚁在爬,恨不得直接出来,我早就让李寡妇
体验过了,她一边大骂我流氓,一边又爽得不行,差点贞操不保,终于在彻底发
情迷失之前满脸潮红地逃离检查床。

作为美女怎么能在外人面前失态呢,那女人开始扭动,企图摆脱喷头,
我连忙按住她下腹,不让她乱动,「稍微忍一会,这个清洗效果很好的,如果你
觉得痛就叫出来吧,不要难为情。」女人漂亮的脸蛋上早就憋得通红,听了我的
话如获大赦,就老实不客气地开始大叫,「啊……啊啊……又痛又痒啊!啊……
我真的受不了啦!啊……我看……还是拿出来吧。」「不行,还没洗好呢,再等
一下,我把水调小些,只是这样需要更长的时间。」这个女质还是比较敏感
的,看她实在受不了了,我只好调小了些水流。

女人终于可以不用那么失态了,刚才那一阵折腾,把她搞得满头大汗,稍微
缓了一下就开始大口的喘气。

水流虽然小了些,作用力仍然有,等她从检查床上下来的时候几乎站不稳,
靠在床台边摇摇晃晃地开始穿裤子。

女人的裤子比较紧身,身上又出了汗,浑身又软弱无力,一时之间竟然套不
进去,李寡妇连忙上前帮忙……

我率先走出检查室,坐在办公桌前平复了一下心情,刚才那的女人已经
让我勃起了。

理发店老板娘再次坐到我的前面时已经把衣服穿整齐了,只是满脸的潮红和
汗水仍未消散,我那刚刚平复下去的老二再次昂头……

给她开了点药,填写了一个病历,她叫刘薇,虽然一直都是街坊,我这时才
知道她的名字。我嘱咐她每天除了吃药,还要来我这边进行灌洗。她点头答
应,手上拿了药软塌塌地走了出去。

「你又不戴手套!故意的是吧?下次不要随便拿手碰我!」看到刘薇走远,
李寡妇气呼呼地来骂我下作。我急忙腆起脸皮赔笑。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