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淫妻是非多

睁开眼睛已经日上三竿。

静没在床上,但是昨天脱下来的衣服还在。

人呢?

床上只有很大一片湿渍,干涸的精子留下一块块精斑,也落了很多,显
然这不是一下子能做到的。

口很渴,床头杯子的水没了,只能去倒一点了。

咕咚几口喝完一大杯,顺便看了一下厕所,静没在里面。

侧卧看看

还好,在呢!

静是趴着的,撅的很高,一床小毛毯滚成一团垫在她胯的位置,摆出一
付任君享用的姿势。

强哥和老马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我还真佩服他俩!精力这般好。

我拿来手机准备拍两张照片留念

有一条未读消息,是强哥今早8点发的。

我先撤了兄弟,昨天看的门面老板发消息约了老马见面,昨晚谢谢你和小静
的热情接待。我和老马已经弹尽粮绝,只能改日再战。老马留了一瓶药在抽屉里
,你可以试试,效果很好,喂饱弟妹的任务留给你了。

我看了一下抽屉,果然有一瓶药水,没有名字和介绍,也不晓得有没有副作
用,回头再问问吧。

静睡得很沉,这样的姿势应该保持很久了,居然也没动一下!

从后面看红肿,全部粘在一起了。残留的混合物气味很浓烈。
有些刺鼻,又有些刺激。

我想象着强哥和老马从后面侵入小静的自己,扶好已经抬起头的二弟,温柔
的捅了进去。

里面还是湿润的,没有夹紧的感觉,不过此时肥厚的肉蚌包裹性还是不
错。

我加快了一些速度,却听到静的呢喃。

不要了……轻点……

骚老婆,你昨天可不是这么说的,老公用小帮你疗疗伤。

再次享受了快感,我帮静摆好睡姿,径直去了公司。任务要下来了,提前做
一下准备,免得零时手忙脚乱,被上面看轻了。

专注的时间过得很快,夜幕降临。

上海的夜是明亮的,各式各样的彩灯点缀着这个城市的繁荣。黑夜的到来仿
佛才是一天的开始,街上行人络绎不绝,如同一个个红细胞,为这个城市输送养
分。

叮铃铃……响起,静打来的。

老公,你在哪里呢?静有些抽噎。

怎么了?我的小可爱老婆。

你回来吧,好吗?

嗯,好啦,我就回家!

家里还是原样,静没有打扫。

我走进侧卧,静有些呆呆的躺在床上。

眼神愣愣的看着我。

怎么了,宝贝!

老公,我脚使不上力气。

仔细看了一眼,膝盖处有些红肿。

你是不是摔到了,笨蛋。

嗯,不知道为什么,我想床,脚有些不听使唤。

我揉着她膝盖的红肿说道:可能是昨晚把力气用光了吧!

老公,我昨晚是不是太过分了?静小心翼翼的问。

嗯,是很过分,确实很过分!我装作生气的回答。

对不起,对不起老公!我错了,静道着歉,凑着身子赶紧过来抱我。

有就忘了自己还有老公。

老公,原谅我嘛!我也不知道昨天怎么了,就是好痒好痒,忍都忍不住。

看来强哥他们昨天给小静用了药啊!我心里顿时明了。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老婆,你变骚了。

可我还没有30呀!静委屈巴巴的说着。

看着静可爱的样子,我忍不住把她扑倒在床上,深吻她的红唇。

老公我喜欢你骚,越骚我越喜欢。

老公,我才不要变骚。

昨天不知道是谁嫌弃老公小,唉!不找几个估计是不能满足我家
宝贝,老婆你不要丢下我跑了。

死鬼,我才不会跑呢!我变坏了你也不能不要我,听到没。

老婆越坏,老公越爱!

老公,我要是也了怎么办?

我可爱的老婆,说说你那里了?

我说了你不肯笑我。

保证不笑我的美女老婆。

……

老公,我发现,我现在经常看到男人,就忍不住想他们大不大,要是捅
到我里面是什么感觉,然后,想着想着就湿了。

我是不是完了呀,老公。

不啊,这是性意识觉醒。这种事不能光男人想呀,你说对不。我一
本正经的忽悠着静。以前母系氏族,哪个女人没有几个老公呢,所以想想也很正
常。

好像也是哦,老公!

……

……

老公,我肚子饿了!

生活仍在平静中度过。

工作顺利,爱情美满。

只是离职的静最近在家里有些闲得慌!一直想再找一份工作,现在的我养家
已经没有了压力,我更希望静能够饱暖思淫欲,满足我精神上的堕落追求。

夜里,回到家吃过饭,我和静一如既往躺在床上看着网上下载的。最
近这段时间,我找了很多的还有外国猛男的片子给小静看,权当是陶冶
情操。

老马又来过几次,他店面已经进入了最后装修阶段,而强哥因为自己的事业
,已经回了杭州。

老马每次来都会带我们尝试一些新花样,毕竟他经验比我们夫妻还是要丰富
很多。

淫妻癖是个漩涡,最初的擦边球让人觉得刺激,人一旦进入它的节奏,等待
着的,都是越陷越深。我是这样,静何尝不是这样。

每天回到家里,静都会变着法子我。

瑜伽课上掌握的更多姿势,也被我们用在了中。

忙碌一天回到家,有些晚了,门口是一双皮鞋,老马的,我认识。

桌上的菜已经凉了,房间里传来的是啪啪啪的撞击和静的淫叫声。看来
是热乎的。

打开门,静趴在床头的结婚照上,老马正用他的巨棒从后面狠狠的安慰着我
的小媳妇。

小董回来啦!

嗯,马哥辛苦了。

老公……老公……过来亲我一下。我被顶住了,动不了。

我扒光了衣服走过去,双手捧着静的俏脸深情一吻。静垂下的手紧紧握着我
的,让我感受到她此时的刺激。

骚货,你逼夹得这么舒服,不去卖真的可惜了。

不要,有你们就够了。啊……

呼呼……小董,带你老婆去做,保证嫖客抢着操。

那不还得马哥介绍一些客人,我家老婆就欢,只要操得爽,给不给钱
都无所谓了。

我叫嫖客来好不好,骚货!老马说完,又狠狠的捅了两下,静一
阵花枝乱颤,极其受用。

老公,你下面好硬啊!是不是只要听到操我,你就兴奋。

你还不是,都溅到我脚上了,骚货!

那你想看我百人斩还是千人斩呢!静挑逗着我的神经,抓着我的手握的
更紧了。

我想看你万人斩,想看我的骚老婆每天被不同的男人排着队轮流使用,就像
公共厕所,是个男人都能掏出往里面射。

嗯嗯嗯……这话说得老马都激动了,卯足了劲捅着静的。

嗯嗯……啊……啊……!静浑身颤抖着到了,再次洒在我脚上。

老马同时也丢盔弃甲掏空了积蓄。

静倒在床上,满脸潮红,媚眼如丝!

老公,快上车,静双腿八字分开。

我赶紧的把放进静的湿滑洞穴,享受着的快感。

里面热不热。静问道。

嗯,热乎乎的。

喜欢么!

喜欢得很。

老公,脚收起来一点,我要关门了。说着合拢了双腿,下面被紧紧的夹住。

舒服吗?

嗯……

这样的小插曲隔几天就出现一次。

静如今听到卖屄都会变得性奋,跃跃欲试的期待。

我趁机聊了她在杭州的那次,结果才知道,只是强哥安排的假象,并不
是真正的。

时间眨眼又是一个月,天气已经渐渐转凉。

老马上次离开已经过去很久,除了期间发了几个消息之外,忙得焦头烂额。

歌厅的证件很麻烦,尤其安全消防这一块,最后积极改正一番,我又帮忙找
了熟人最终才得以解决。

开张时,老马邀请了我和静,位置还行,不是很张扬,招牌加上偏暗的灯光
装饰,都给人一些不正规的心理暗示。除了前台有招待,后台也有另外一群妖娆
的工作人员,通常是陪酒陪唱,钱给够了或者玩得高兴了,这个大家都懂。

为了感谢我的帮助,老马又请我们吃了饭。

饭桌上,老马心情已经变得轻松很多,前段时间压力有些大,还好结果是好
的。

来来来,敬我兄弟一杯,这次多亏了你。

应该的,你是我大哥,这些都是小事。

投了不少身家,这次搞砸了我差不多也要完蛋,这个恩情我老马记下了。

哥你说哪里话,平时您帮我照顾老婆,我还没感谢呢!

静锤了我一下,有些娇羞。

以后还要大哥多多照顾啊,老弟最近肾都感觉有些吃不消了。

老弟保重,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弟妹这田,你一个人是忙活补过
来的。

老哥我给你安排安排,弟妹觉得呢?

你们就知道欺负我,懒得理你们。

酒过三巡,老马带我和小静去了一个他在附近租的精装房。

位置离歌厅不是很远,有些隐蔽,房间虽然不是很大,却五脏俱全。想来租
金应该也不低。

躺在床上的静早已经水漫金山,放下担子的老马也很给力。

猛男配娇妻,结果成了彻夜的战火,哭喊混杂交织,一个累瘫了,一个
爽晕了。

直到我睡醒时,老马都还趴在静身上,只是两人都已睡熟,都忘了拔出
来。

第二天,老马留下钥匙离开了。

我和静仔细看了一下房间,柜子里情趣用品几乎应有尽有,抽屉里也是满满
的。各种颜色的情趣内衣琳琅满目。

这一天是静第一次使用炮机。

离开时已经是晚上,静是被我搀着回家的。

这一天我也算是理解了科技的力量。当然,静也是如此。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