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与芭芭乐

「丑,我回来了。」芭芭乐推开房门。这里是他们的新家。只有一个房间,外带一个小小的厨房和洗手间;房间的四面墙贴满了各式旧海报,从废品市场拉回来的床也给用砖头垫得非常稳固,前几天还是三条腿的桌子更神奇般「长」出了第四条腿;不过更应该看到垫子是新的,被子是新的,生活更是新的!


「回来了啊,饭快好了」小丑从厨房里探出头来,「今天不用上班了吧。」「恩,休息。」芭芭乐脱掉外衣,换上纯白的家居服,「明天我请假了,我们去宜家给我们的小窝添点东西。」「怎么了?这么高兴。」


「今天有个客人玩花活,便狠宰了笔,嘿嘿。」「跟你说了好多次了,有花活都推了,这次伤得厉害不。等我去拿万花油和棉花给你搽搽」小丑有点心痛。


「没事、没事。都跟你说了,没事,随便搽搽就好。」芭芭乐掀起衣服指使着小丑涂抹着,嘴角时不时发出兹兹的声音,可还是很高兴,真的很高兴「我跟你说,这笔钱我凑了好久了,你说我们要卖什么好呢?如果有多的,我们再去购物中心逛逛好吗?」「好,一切都听你的。」小丑的动作越发轻柔,「还说没事,都痛得哧牙裂嘴啦。」「好啦、好啦,鸡婆。」


他们俩个就像童话里的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着,真的很幸福,芭芭乐的姐妹们就知道,并且都一副很妒忌的样子,芭芭乐一想起这,就禁不住要偷笑。而且这种日子好象还可以一直、一直下去……芭芭乐有点不敢想了——浮游会有「一直」吗?也会有的吧,如果有,就好了,不过现在已经很好了,真的很好了,除了、除了她和小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不上班。其实……其实他真的要进去,我也不会反对的嘛。难道要我自己说出来,恩,好羞人哦。芭芭乐的脸染上了一层红色。


快乐不知时日过。「我们结婚吧。」这天,芭芭乐突然从后面抱着小丑说。


「真的」小丑有点反应不过来「好啊。」然后又有点不知所措。


「那我要举行一个盛大的PARTY,请所有的人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好,我的公主。」很快,到了婚礼当天。洁白的婚纱、笔挺的礼服、妖艳的烛光,还有那只穿着三点式的美女、泳装的俊男,当然流水般的美酒(芭芭乐说,真得没有掺水啊)、大盘肉、大盘菜更少不了啦。小丑有点眩目。


「够钱付帐吗?」


「别担心,礼金就够了。」芭芭乐说「等会别喝得太多,给你个惊喜,让你享受下皇帝的快乐。结婚以后就要好好对我一个人,不能出轨啦。」「乱说什么哦。」夜开始深了,男人们渐渐消失了。女人们身上的衣服也不见完了。小丑有点疑惑。


「怎么样?」芭芭乐贴在小丑耳边说「快点过去享受你的皇帝的婚礼。」她的双手各捧着一个酒杯,里面装满鲜红的葡萄酒,神情有点落寞,「完了之后,记得回来和我喝这杯合卺酒,然后以后就只能好好对我一个人啦。」「给我。」小丑伸手抢过一个杯子「我只要你一个,你不知道吗?」「我,我」芭芭乐突然哭着打翻小丑手中的酒杯,然后转头往家跑去。


「怎么了?我什么地方做错了吗?」小丑连忙追了过去。


「我得爱滋了。」芭芭乐抱着小丑埋头大哭,多少委屈、多少伤心全宣泄出来。「恩……恩,那酒里有毒。我本想等你享受够了后,然后和你一起到底下做夫妻的。可你,怎么,都不去啊,你这样会让我更舍不得你的,你知道吗!」她的声音越来越高,到了最后,已经开始了嘶吼。


「我们做到死吧。」小丑从一开始的慌乱平静了下来,他真的很平静,说这话时也跟平时一样,当然,周围的世界也很平静,平静得和平时一样。


「做到死?」芭芭乐歪着头想了想「小丑,你好浪漫哦。」「等明天我们先去准备些东西,然后我们明晚就进洞房!」第二天,他们过得很充实,也很快乐。


晚上到了。芭芭乐穿着洁白的婚纱,头发高高地盘着露出光洁的脖子,发髻上插着一朵白兰,脖子上一串明亮的珠子闪闪发光,身上一件特选的胸衣恰到好处挤出一条不深的乳沟,婚纱在腰边打起了褶子,然后呈蓬纱状自然散开下垂直到脚边,盈盈一握的小脚穿着一双纯白的高跟皮鞋。


「这就是我梦中的新娘。」小丑也是一身黑色的礼服,胸口斜插着一朵白兰,显得很精神。


「新婚快乐」


「百年好合」


他们先喝了一杯交杯酒,然后小丑拿出针管给芭芭乐和他自己各打了一针,「这是肝素钠,打了后可以让人流血不止的。」接着,他们各自拿飞鱼牌刀片往对方的左手心轻轻一划,鲜血开始流了出来,然后在两人的手中交聚。


「好美哦,你今晚。」小丑深情地吻向芭芭乐,舌头和舌头在彼此嘴中来往纠缠。他的手也不的闲,熟练地解开了芭芭乐的文胸,在她的双乳间肆意走动。


「唔……别弄乱衣服了。」芭芭乐把小丑推到床边坐着,自己蹲了下去,张开小嘴,用牙齿慢慢地把小丑礼服上的裤子拉链拉开。小丑没有穿内衣,他的阳物昂然跳出。芭芭乐站了起来,双手张开裙子下摆,面对着小丑,往他的怀里猛然跨坐下去。


「啊」


「啊」


两声深深的同时发出,一种极度的满足弥漫在整个空间。


「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是的,彻彻底底地在一起了。」


「原来,这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啊。」


「好舒服啊,我们以前浪费的时间真的太多了。」小丑双手反撑着床,四肢同时用力,向芭芭乐发出猛烈的攻击。芭芭乐紧紧抱着小丑,整个人被小丑上下抛动,和大腿之间发出激烈的卜卜声。她觉得一时被抛上了云端,一时又落到了地上。这时,阳物和是天作之合,完美无缝的结合,猛烈得快要檫出火花的动作让他们迅速达到了。火山喷发了,他们的左手心也猛然闪出一阵红光。


「这就是天堂!」


「你就是天堂!」


真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似人间无数。


「你怎么不早点来找我,让我给别人欺负了这么久!」芭芭乐猛然地一口咬在小丑的肩膀上,带着哭声地说「记得这个烙印,下辈子一定要早点来找我。」「你不快乐吗?」小丑有点发蒙。


「不,我很快乐」芭芭乐停了一下,低声地说「我只是贪心,想让幸福的日子更久点。」床上的被子到处都是红点,在片刻的宁静中,黑暗中传来滴答、滴答的滴水声。他们俩个觉得有点疲惫,不过又有股极度的爽意从左手伤口处慢慢曼延——没有疼痛,只有一种别样的快感在一波波地冲击着他们。「好美啊!」他们互相对视着,感叹着。周围的一切好象都在随着他们的心意在变动——狭窄的小屋不见了,变成了宽广的楼台;陈旧的被褥也不见了,变成了鲜红的羊毛毯;只有身边的人还是这样,只是更美了,更温柔了……「再来吗。」


「再来!」


这次,小丑先抱起芭芭乐放到床边,然后掀起裙子(衣服是不能脱的,否则死后,赤身的两个肉团,多难看),张开她的双腿,用嘴唇、舌头小心地帮她清理大战后的遗物。然后,轮到了芭芭乐帮小丑清理。他们的动作很慢,很细致,不过,反正他们有的是时间,所有剩下的时间都是他们的不是吗?


清理完后,他们彼此给对方梳理了下,新的一战又将开始。


小丑站在床边,把芭芭乐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身上。她的鲜红的对着小丑笑着,引诱着,阴阜上的毛很柔顺地铺着,好象一阵清风吹来,就会随风摆舞。


小丑的阳物轻轻地檫着、蹭着芭芭乐的小,在两片的翻动中时隐时现;然后,猛地一下插了进去,开始疯狂地起来。没有什么九浅一深,更没有什么技巧可言,有的只是最原始的冲动。他们越来越疯狂,他们的血液也越来越热烈。卜、卜的肉体撞击声,沙、沙的血流声,恩、啊的声聚成一首交响乐,就像在为他们的快乐伴奏。


他们又了。那个晚上他们一次又一次不断地,虽然动作越来越缓慢,虽然黑暗中的声音越来越小,渐至不闻,到了最后只剩滴答、滴答在屋里回响,但他们的仍然不断,不断的冲击、不停的,直到互相融为一体。他们觉得他们一直到了天堂,并且永永远远,没有任何人干扰地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真的,因为他们一直都很幸福地笑着、闹着、抱着……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