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妻子交换生殖器

憋了一宿的宿尿如喷泉一样从尿道里喷薄而出,发出强劲而有力的哗哗声。


旁的嫩肉也在湿热的尿液冲刷下,洗去一夜的沉淀伸展开俩片鲜嫩的肉瓣。


随着挤出最后几滴的尿液,我垫了垫坐在马桶上的,从旁边撕下一块卫生纸准备擦一下挂在上残余的尿液时,卫生间的门突然被拉开,穿着吊带睡裙的妻子靠在门边正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虽然我和妻子交换生殖器整整过去了一个星期,但在很多生理问题上我一直回避着我的妻子,今天这是妻子第一次看到我以女人的方式小便,一种油然而生的男人自尊让我感到无地自容,我羞红着脸狠狠的瞪了妻子一眼说道:「笑什么笑,没看过蹲着撒尿啊!」边说我边用手纸使劲的擦了一下尚且湿淋淋的阴部,提上从马桶站了起来。


妻子见我从马桶站了起来,边走向马桶边对我说道:「老公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又圆又白还这么大。」这是我和妻子认识这么多年来,妻子第一次用近乎调戏的口吻和我说话,让我在惊诧的同时内心中竟然感到一丝的娇羞。


我有些气不过的照着妻子圆润的胳膊上使劲的拧了一下说道:「死丫蛋子,一大早上的你就发骚丢不丢人。」妻子吃痛的喊道:「啊呀!你轻点,我这细皮嫩肉的哪经得起你这么一掐啊。」果然妻子白皙的胳膊上露出一道鲜红的掐痕,我有些过意不去的说道:「老婆怎么样还疼吗,对不起老公下手有些重了。」妻子笑着说道:「好啦好啦,我要收拾了你赶紧去厨房把粥热了,一会儿咱们好吃早饭上班。」边说着妻子脱下了身上的睡裙,露出胸前一对饱满的双乳。白皙的肌肤,圆润的肩膀,诱人的双乳,纤细的腰肢,修长丰满的大腿,这些无不展现着妻子那极具充满力的身体,然而此时就在妻子的胯下的丁字裤正包裹着一根巨大的男根,一根曾经陪伴我三十二年的男根。


纤小的丁字裤根本包裹不住那根晨勃而起的男根,巨大的更是被挤的从两边露出毛茸茸黑红的俩颗肉蛋。


妻子雪白的小手把往下一褪,一根足有十八厘米长的黑粗犹如一尊上趟的钢炮傲然的矗立在妻子的胯下。


妻子用手使劲的按了按翘立起的,将对准马桶一股淡的尿液精确的射进了马桶之中。


当我看到妻子如此熟练的站着用手扶着撒尿的姿势,心里五味杂陈一种淡淡的失落油然而生,我不知道我今生是否还能再一次拥有他,似乎这根正渐渐的离我远去。


当妻子发现我并没有离去而是在她身边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撒尿的时候,妻子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个大男人没看过这个啊!」说着妻子将身子转向我,用手扶着在我面前晃动了几下,粗硬的并没有因为尿液的排出而变得疲软,反而随着妻子的动作左右摇晃着巨大的棒身,我甚至看到那紫红的上还滴趟着尚未流干的尿液。


我看着妻子挺着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别来回晃了,一个女人晃着一个大南傍国你重口不重口啊,赶紧把穿上。」妻子嘴角一撇得意的说道:「哼!不想看了啊,想看的话晚上到床上去,老婆让你看个够。『妻子这有些近似玩笑的话一出口,原本戏谑的俩人突然陷入了瞬间沉默,的确自打那次意外之后,我们俩人都有意回避着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们本来十分和谐而且乐此不疲的生活。


今天妻子突然说出这么一句暧昧的话语,让我和她都有一种难以言表而又心知肚明的尴尬。我扭过头将卫生间门拉上说道:「我去把厨房的粥热一下,你赶紧收拾一会儿我开车送你上班。」我叫柳毅今年三十二岁是一家大型外资企业的行政总监,妻子叫隋娜是比我小五岁的同一所大学的学妹,现在是一家外资企业的企划部职员。


我和妻子是在一次学校组织的联谊会上认识的,当时他还是大一新生而我则是在读的研究生,可以说我和妻子是一见钟情,从此开始了长达四年的恋爱生活。


等到妻子毕业参加工作之后我们俩便顺理成章的进入了婚姻殿堂,三年的婚姻生活可以说是美满幸福的。上周我和妻子为了庆祝结婚三周年便双双休假去南棒旅行,结果万没有想到,在南棒的第一天便发生了这样神奇的事情,我和妻子竟然交换了彼此的生殖器。


突如其来的意外中断了我和妻子的南棒之旅,我们草草的结束了在南棒的旅程回到国内的家中,虽然经过一个星期的适应我和妻子已经逐渐的接受了现在的身体,但是这毕竟是我俩交换生殖器后第一次上班,双方的心情都不免有些紧张。


车很快便停在了妻子单位的门口,妻子有些紧张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连衣裙,然后回头对我说道:「老公我有些害怕,万一下面硬了像在家那样支起了个小帐篷咋办,我怕被单位同事发现了。」我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妻子披肩的长发安慰道:


「没事的你今天不是特意穿的宽松的连衣长裙吗,没事的别人不会注意到的。放心上班把,开心点晚上下班我接你。」妻子在我的安慰下渐渐的恢复了情绪,并且在我的脸颊上留下深情一吻之后,离开车向单位走去。我坐在车内看着渐渐远去的妻子,心中也是充满了紧张,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现在的身体能给我今后的工作生活带来到底多大的影响。


我一到单位就被死党兼同事的小赵一把拉住道:「柳哥怎么样这几天南*棒游好不好,高丽妹纸是不是特爽?」边说边露出一脸贼兮兮的坏笑。我用胳膊捅了一下小赵说道:「闹什么闹还不赶紧开工,小心我一会儿扣你的奖金。」小赵向我伸了一下舌头,笑嘻嘻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整个一个上午对我来说是在小心谨慎中平静度过的,除了中午去了一趟厕所之外,我一直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没敢走出去一步,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被别人看出马脚。


但就是这样的小心翼翼,我仍旧露出了马脚。那是中午在单位餐厅吃饭的时候,小赵贼兮兮的端着餐盘来到我身边小声说道:「柳哥知道吗,今天我在男厕所听到有女人尿尿的声音,真不知道是哪个部门的侠女这么猛。」听到小赵这么一说,我的脸羞的通红,原来这段时间我一直是在家里呆着,所以对于女人尿尿发出的有别于男人的水声并没有太在意,而今天上午在办公室我又是憋尿憋的急了些,入厕时的嘘嘘声肯定是很大的,不成想这声音竟然被小赵听到了。


小赵见我脸色羞红的低着头,有些纳闷的问道:「怎么柳哥那位侠女你认识?」我有些恼羞成怒的对小赵吼道:「我看你是闲得蛋疼,怎么我出国前交代的稿子你都做完了?」小赵见突然发怒,立即陪笑道:「老大你稍安勿躁,小的这就去写,这就去写」说着端着盘子从我身边一溜烟的跑了。


晚上下班的时候妻子来了电话,说是单位的姐妹们要给她接风,大家一起去趴体了,晚上可能要回来的晚些晚饭就不在家吃了。


而我同样在下班的时候接到了单位同事的邀请,但却被我委婉的拒绝了,自己一个人开着车回到了家中。


回到家中的我没有像以前那样一坐在电脑前废寝忘食的打游戏,而是简单的吃了一口晚饭之后,便早早的洗漱躺在了床上。


盛夏的夜晚有些闷热,心事重重的我翻来覆去的根本就睡不着,我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已经九点多了,妻子仍旧没有回来。我烦躁的从床上起来,走进了卫生间的淋浴旁脱掉身上仅有的一件,点开卫生间的灯准备冲一下凉驱驱身上湿粘的汗气。


当我看到落地镜前赤身的自己我有些呆住了,不由自主的仔细打量起这具对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的身体来。


因为我一直喜欢健身的缘故,虽然自己的身高仅有1米72左右,但壮硕的胸肌和发达腹肌,以及一身充满阳刚气息的腱子肉,无时无刻不都显示着自己独有的雄性之美。现在这具身体依然还是那具健美的身体,但唯一不同的是在布满粗重汗毛的两条大腿之间却长着一道属于女性阴柔之美的风景线。那是一片与周围极不相称的美,漆黑如墨的,呈倒三角的形状柔顺的贴在小腹之下的肌肤上。柔软的覆盖着的便是曾经属于妻子而现在属于我的蜜穴。这是我第一次如此细致的看妻子的,虽然浴室的灯光有些昏暗,但我依然能看出它是粉红色的,不大不小,我轻轻分开大,能够清晰的看到,黄豆粒大小的,和粉嫩的小。过很多女人,有些女人很漂亮,但很不美观,黑黑的。


像妻子这样漂亮的蜜穴是不常见的。可能是我翻弄的兴致来了的原因,我感到体内一丝丝热流涌出,滋润了我的大,甚至在口挂着一滴淫液。我有些颤抖的伸出食指轻轻的触碰着挂在上的那滴淫液,均匀的涂抹在早已绽放的的上。食指与湿软滑润的轻柔的摩擦,激起了内肌肉一阵猛烈的抽搐。这是一个经常被男性浇灌的,一个时时刻刻渴望雄性滋润雌蕊。


然而现在它已经有长达八天没有被滋润过了,粉嫩坚硬的正努力的从的包裹之下破皮而出,露出粉红剔透的小。


我尽情的享受着粗糙的手指搓揉着阴部带来的快感,内的液体也随着我逐渐增强的快感不断涌出,我的手指在周围转动的圈子逐渐变小,逐渐变深,突然我嗯……的一声长音,一节手指插进了我的当中。手指的插入并没有给我带来一丝的疼痛,反而让我体会到了作为男人无法形如的快感。紧致的在我不断疯狂的下变得愈来愈湿滑,随着手指的内的淫液犹如开闸的洪水不断喷涌而出,洗刷着我那以颤动的灵魂。突然伴随着一阵猛烈的抽搐,我发出一连串被性欲不断冲击而产生的痛哭声,声音粗重但却的像一头母牛,伴随着这声如泣如诉的一道水线从中激射而出,流满了早已颤抖的双腿间。


,我,,我,,我竟然了。我几乎瘫软在浴池中,后的余韵是我的身体间断的颤抖着,我闭上眼体会着刚才的带来的快感。这是从没有过的感觉,比我男身时强烈100倍。过了许久,我才恢复过来,等清洗完身子后,我站在浴室的落地镜前审视着我自己。镜子中的我还是我原来的摸样,但又多了几许不同,眼中多了一丝水意,眉角多了几分春情,后的潮红染红了我的双颊,好像涂了一层胭脂。整个人的感觉少了一份阳刚,多了一份妩媚。


我浑身像撒了架子一样无力绵软,但全身又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我就这样带着过后的愉悦回到了床上渐渐的睡去。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一阵尿意将我从睡梦中憋醒。我睁开眼睛发现妻子还没有回来,而看了看放在枕边的手机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妻子很少这么晚回家,我有些着急的从床上起来,准备穿上衣服出去迎一下深夜不归的妻子。


当我推开卧室门的时候,发现卫生间的灯开着,里面传来阵阵水声,客厅的沙发上堆放着妻子的外出时穿的衣裙。看到这些我才放下心来,原来妻子早已经回家此时应该在卫生间里洗澡。


我赤着脚悄无声息的向卫生间走去,来到卫生间的门口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只见妻子挺直赤裸的身体任由花伞喷出的热水冲刷着身体,自己则紧闭着双眼一张俏丽的脸上布满着红晕,而妻子雪白的小手正在紧紧的攥住胯下那早已变得坚硬粗长的不断的套弄着,伴随着快速的套弄,从妻子鼻息间发出一阵阵低沉粗重的喘息声。


正在的妻子已经达到了一种忘我的境界,根本没有发现身身旁的我。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妻子,我有些不知所措的呆立在那里几秒钟后,悄悄的挪动着身体向后退去。就在我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妻子突然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这声音虽然依旧是女人的声音,但是其中却透出一股霸道的雄性力量。伴随着妻子的吼声形如钢炮一样的,强劲而有力的喷射出一波又一波的,一道道乳白色向一样啪啪的激射在妻子对面的落地镜上,高大的落地镜很快布满了一道道乳白色的精痕。


我也曾经过,但我却从来没有妻子这次射出的量这么大,射的这么有劲,射的这么远。


激射过后的妻子有些虚脱的躬着身子一手拄着对面的墙壁,一只手紧紧的攥住胯下的使劲的捏了几下,又挤出一滩尚未射出的,鼻子也随着手上的动作闷哼着,此时的妻子以不再是我昔日那可爱温柔的娇妻,更像一个过后的男人。


见妻子挤出最后一滴之后,深怕被妻子看到自己,我悄悄的转身返回了卧室钻进了被窝当中。不一会儿冲洗了一下身子的妻子来到了卧室,轻声轻脚的上了床钻进了被窝当中,像以前一样温柔的依偎在我的怀里进入了梦乡。


自从那天之后我和妻子都在自然而然中发生了变化,我不再像往常那样热衷于和朋友出去聚会,回到家之后也不在喜欢坐在电脑前打游戏。由于裆部少了一堆东西我走路的姿势也逐渐变得有些女性化,有一次妻子曾经开玩笑对我说从后面看我走路,一扭一扭的像个小媳妇。


晚饭后我端着一杯咖啡站在客厅里看着穿着一身健身衣的妻子,满头大汗的坐在新买的多功能健身机上做着仰卧起坐。最近这一个多月来,妻子不知道怎么竟然喜欢上了做健身,甚至为了健身而放弃了每晚必看的肥皂言情剧。本来妻子想去家附近的建设会所去锻炼,但是妻子奇特的身体根本无法去那种地方,为了能够满足妻子想锻炼的渴望,我只能在前几天出了一次大血花了小三万网购了这套多功能健身机。


在买这个之前妻子这段时间都是早晨出去晨跑一次而已,所以我对妻子的体质并没有太留意。但自打买了这台机器之后我才对妻子这段时间身体所发生的变化大吃一惊,原本娇娇弱弱的妻子竟然能够在这台机器上一口气做上百十多个仰卧起坐根本就不成问题,这个即使换上当初的我都未必能够做到,但是妻子却脸不红心不跳的做完。


妻子今天一口气竟然做了一百六十下仰卧起坐,看着妻子满头大汗的从健身器上下来,我有些心疼的递上早已准备好的毛巾和一杯新榨的果汁说道:「你又不是参加健美,这么拼命做着个干嘛,再把自己身体累坏了就得不偿失了。」妻子接过毛巾先把脸上的汗水擦了擦,又喝了一大口果汁后说道:「老公你看我这段时间做运动后身材是不是比以前更苗条了?」说着穿着紧身健身衣的妻子在我身前优雅的转了一个圈,然后用着那双迷死人不偿命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当然这短短不到一个月的健身(更何况很大一部分时间只是晨跑而已)妻子的身材并不会起到多大的变化,不过身材苗条的妻子却从骨子里透着一股精气神,那是一种带着勃勃英气如朝阳一般飒爽的精神。如果说妻子这段时间身体到底有什么变化,就是我发现妻子的下面竟然有些变得越来越大,尤其今天在塑身健身衣裤的映衬下妻子裆部那一坨被凸显的圆圆的一大包,甚至可以依稀辨认出和的形状。


我努力的将自己视线从妻子胯下移开对妻子说道「你赶紧去卫生间洗一洗你这一身的汗味,我先睡了。」或许是妻子今天健身时展露出健美的身姿刺激了我内心中早已压抑的欲火,也或许是那晚带来的至今还余韵未消,总之今天我始终无法入睡,以至于身侧妻子已经发出微微的鼾声时,我却睡意全无。


我坐起身子轻轻的将窗帘拉开,窗外月朗星稀一缕月光透过纱窗轻轻的洒落在床上。


借着淡淡的月光我褪下了身上的短裤,露出股间犹如水墨丹青般的那一抹嫣红。


我回头悄悄的瞄了一眼熟睡中的妻子,见妻子侧身正对着我发着轻微的鼾声。


我紧张的心情得到了稍微的放松,但就是这一瞄我却再也无法转移自己的目光。


因为我看到妻子下身的如同一头狰狞的怪兽从妻子小小的蕾丝中探出自己硕大而又恐怖的头颅,而妻子胯间足有好几根粗硬如钢针般的从妻子的蕾丝中穿刺而出,仿佛是这头怪兽挥舞着的利爪以一种凶狠粗暴的方式向眼前的我炫耀着它可怕的力量。


在那一瞬间我对这根曾经属于我的产生了一种可怕的敬畏,以及渴望臣服于他威严之下的。


这时有一个声音在我心内对我说:「摸摸它那个本来就是属于你的,去感受一下他回忆一下那曾经的感觉,让他进入你的身体体会一下被他征服的感觉。」虽然我的内心一直在对这个声音大声的说着不,但我的手却仿佛被这声音施了魔法一样,慢慢的伸向了妻子的。


当我的手轻轻触碰到妻子的一刹那,一股如烈火般的炙热像电流一样迅速穿透我的指尖深深刺进了我的心房。与此同时一股热流从我的股间喷薄而出,我竟然在触碰的一瞬间达到了一次。


被电流刺激的我紧紧的抓住妻子的竟然不受控制的上下套弄起来,我从来没有想到我有一天会给别人,而这个人竟然是我的妻子。


妻子的在我飞快的套弄下变得越来越粗,越来越硬,更加的越来越滚烫。


很快妻子的上开始渗出大量湿滑的液体,我知道那是男人将近的时候,释放出的前列腺液。


而此时我也在自己食指的攻击下再一次达到了,有些虚脱的我刚刚松开握住妻子的手,突然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腕死死的不放。


我定睛一瞧妻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正满脸通红的注视着我,而攥住我手腕的正是妻子的手。妻子将我的手又一次放在了上并轻声说道:


「老公我好难受我想要。」


我看着妻子知道她和我一样也有,我脸色有些绯红的再一次轻轻套弄着妻子的。


可是妻子却冲我摇了摇头阻止了我的套弄,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妻子,接着妻子却将目光瞄向了我裸露在外的。


我大吃一惊坚决的摇起了头,让妻子插入我的身体,我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妻子见我拒绝立即嘟起了小脸紧紧靠在我的身旁,不断的摩擦着我的身体撒娇的说道:「老公我知道你也想要,我憋着太难受了,你就这么不爱你的妻子了吗?」妻子在我身边不断的撒着娇,火热的同样在不断的撩拨着我的身体,我想起前些日子看到妻子自己在卫生间的画面,知道妻子和我一样也被性所压抑着。既然今天我们俩都将自己最不想让对方看到的一面都暴露出来,又何必在矜持难为妻子也为难自己呢。


想到这里我羞涩的点了点头,低下头在事隔将近一个月之后又一次吻向了妻子的红唇。


或许是许久没有的亲近,或许是我刻意要展示自己男人的雄风,在和妻子激吻之后我显得异常凶猛和粗暴。我发疯般亲吻和抚摸着妻子的全身,双手大力的搓揉着妻子胸前那娇挺的乳房。妻子在如此狂野的前戏下渐渐的进入状态,她发出一如往昔的娇吟,并不断的向上挺着自己纤细的腰肢,巨大的昂扬着挺拔的身姿不断的触碰着我的,我知道妻子渴望进入我的身体,渴望感受她从没有感受过但又渴望尝试的。


同样我的渴望着被填充,被占有。我看着妻的的目光越来越渴望,我知道他可以满足我。但我男人的尊严,又一次占据了上风,「你是男人怎么能让一个女人用插入你的体内。」另一个声音突然在我脑海中响起,试图扑灭心中那团烈焰般的欲火。身下的妻子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犹豫,她伸出右手沿着我脖颈的肌肤轻轻的划了下去,划过我的乳头沿着前胸一直向下……向下……直至触碰到股间的那丛柔软的毛发。妻子的手在我的胯间轻轻的搓揉着我柔软的毛发,不时用手指挑拨着我早已盛开的花瓣,和露出尖尖小头的。妻子温柔的挑逗让我原本有些减退的再次开启,欲火在体内重新燃起的爱液逐渐湿润了停留在胯间的手指,就当我在中逐渐迷离的时候,妻子的手突然毫无征兆的插进了我的。异物的突然入侵让我睁开了本已紧闭的双眼,注视着身下的妻子,妻子同样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我们俩没有说话就这样对视着。


妻子并没有因为的注视而停止自己手上的动作,插入我体内的手指开始又慢到快,由轻到重的搅拌着我的。这是我第一次被人插入,虽然插进去的只是一个纤细的手指,但是被人侵入的快感还是将我一下子击溃,就在我双手紧紧的攥住床单,瞪大眼睛看着身下那个用手指不断侵入自己的妻子,妻子的突然又插入第二根手指,我有些惊慌的啊了一声,可能是我的声音刺激到了妻子,妻子紧接着又插入了第三根和第四根手指。我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声音,但是妻子明显不想这样放过我,她用这四根手指不断的在我的内搅拌着,搜刮着壁上的褶皱。我无法忍受妻子那近乎粗暴的指奸,我伸出手死死的抓住妻子的手腕,不让她在继续抠弄我的。我用近乎哀求的目光看着她,最终在妻子那无声但却透着一股霸气的目光中缴械投降。


我起身跪立在妻子身上,右手抓住妻子的缓缓地摩擦着我的小豆豆和蜜唇,一下,两下……我的身体越来越软,突破禁忌的羞耻感让我的性欲沸腾,我挺立的双腿已无法支撑我沉重的身躯。当我软软坐到妻子的身上时,出乎我的想象,妻的顺势插入了我的体内,那滚烫的像烧红的火钳一样插入了我的,也插入了我的灵魂,我头脑中男性的自尊碎成了一片片,我狠狠地咬住了我的左手,阻止我高亢的声叫喊出来,我浑身绷紧的挺立在妻子身上,我能感觉到我的狠狠地箍住妻的,能感受到那上血管的脉动。慢慢的我的身体变得放松,我尝试着缓缓起伏着身躯,开始很慢很浅,慢慢的变深,是的这才是我想要的,妻的浑圆的正好可以够到我体内的敏感点,我想变得快些,但我兴奋地身躯软绵无力,无法加快速度。只能无力的趴伏在妻子身上恢复体力。


然而妻子显然没有得到满足,她突然俩手扶住我的腰部,开始大力的向上挺动着插入体内的。巨大的如同一杆肉枪,随着妻子的动作一次次刺向深处。而坐在这杆肉枪上的我,则像A片中的女忧的摆动着自己的腰肢,身体随着妻子起伏的力道而上下摆动着。


妻子突然直起身子一把将我推到在床上,使劲地劈开我的双腿,跪坐在我的胯间狠狠的着我的蜜穴。妻子就像一台高效的打桩机,又快又狠的拍打着我的。我紧紧抓住身边毯子将头扭向一边,正好看见立在床边衣橱上的试衣镜。


镜中展现的是一副奇异的画面,一个娇小妩媚的女人正挺着一个粗大的,用力的抽查着胯下的男人。妻子突然用手狠劲的捏住我的下颚将我的头转向她,妻子见我的头被扭了过来闷声的说了一句「不许把眼睛闭上,要看着我。」没等我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妻子突然加大了胯下的力道,肉枪一刺到底直挺挺的插进了子宫。我终于无法忍受妻子这奋力的一刺「啊!!!」的一声大叫了出来。我的声音极大的刺激了妻子,妻子的嘴里又发出了上次时发出的低沉的闷吼声,嗯嗯嗯伴随着妻子一次次的吼声,我的蜜穴如同遭到了铁锤一次次的重捶,发出了砰砰的撞击声。而我的自尊心也被妻子的重击打的粉碎,伴随着砰砰之声,我不顾羞耻的大声淫叫着。终于妻子在我一声高过一声的声中达到了,在一波迅猛的冲刺之后我们的身体突然紧绷的一动不动,妻子像大便一样哼哼着,一股股的射入我的。


过后的我们,都已精疲力竭,两人相拥而眠,唯一不同的这次是妻子搂着我。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