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好艳遇

我艰难地睁开眼睛,我是躺着的,我努力地动了动,有知觉,当动不了,头也是被固定住的,只有眼球能动,我转动眼球把能看到的都看了一边,不是停尸房,我可以肯定,我还活着!这里是医院!我应该在病床上!顿时,我的泪水淹没了我的眼球!


这应该是个VIP护理病房,因为设施很豪华,而且这间房只有我一个床,门没有关紧,可以看到外面还有一间。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激动着我还活着,之后我能听到外间有人在说话!听不太清楚,我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刹那间一个女人和一个医生冲里进来……女人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看见我睁开了双眼顿时热泪盈眶,从医生的眼神中也能看的出他的惊喜!


「老公,你终于醒了,真的是太好了!」女人以泪刷洗着满脸的欢喜。


啥?我是她老公,确实很漂亮,不过我老婆不是她啊!难道我失忆了?


「张先生!恭喜您!看到您的康复我真的很为您开心!」张先生?我姓王啊?这都是怎么回事?我有些激动,想坐起来……「别别别,还需要时间,现在最好不要乱动,防止破坏新的皮肤。」那个医生看出我要动而急切地说。


新皮肤?难道我被烧伤的很严重?我越来越纳闷了……「小薇!」我试探性地叫了声!


好么,本来都处在惊喜交加的两人被这一声又给顿住了,医生满脸是尴尬的表情,那个女人则是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女人马上停止了哭泣,赶紧把满脸的泪水用手瞬间擦干净,迅速靠近我!


「家辉!我是你老婆惠绢,你还记得吗?」她急切地问。


我摇了摇头……


「我们还有个三岁的儿子,叫守业,你还记得吗?」女人更加慌张地问。


「我没有儿子,我有个女儿!」我坚定地回答。


「呜……呜……医生他失忆了,怎么办啊?」女人顿时失声痛哭起来。


医生满脸惆怅地解释说:「也许是暂时性思维混乱,修养一段时间应该可以好,他的脑部受的撞击不大,问题应该不大!」「是真的吗?呜呜呜……!」女人伤心地问。


什么?难道我真的失忆了?我的思维真的混乱了?不可能啊,以前的事我都记得啊,而且我还记得我在火里挣扎过呢,我老婆叫黄薇薇,我们有个两岁可爱的女儿,不是男的啊,再以前的事我也记得啊,什么结婚,谈恋爱,连我情人都记得啊!再往前想一想,上大学,记得;中学,还记得;小学,也记得啊;妈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真的没有失忆,我什么都记得,我要见我的老婆和女儿——」我大喊着。


那女人一听哭的更伤心了,绝望地擦着眼泪问医生:「他不会是傻了吧?」医生此时满脸尴尬而难为情,这突如其来地变故,让他也措手不及,那表情就好象在吞咽一只苍蝇,还得说好吃!


「应该是暂时性思维混乱,再修养一段时间观察一下吧!」医生解释到。


我一听就急了,又开始大声喊,我越喊女人就哭的更厉害,医生好象嘴里的苍蝇更多!


随着一针镇静剂,我又昏迷了……


*** *** *** ***


我终于要拆线了,我的身体终于都康复了,这时的我也已经被定义为思维混乱和暂时性失忆症,我祖宗,我都闹了多少回了,可惜不能动,能动我非揍那医生,回家把我老婆领来给他们看看,闹喊只能让我的失忆症病情定义的更严重,最后我老实了,知道那样没用,等恢复自由再说吧!


这期间,那个叫惠娟的老婆倒是对我体贴入微,虽然漂亮动人,叫的我老公心里确实痒痒的,但是我更担心的是我的老婆小薇,我也知道,医疗费很昂贵,这家人很有钱,给我做了全身大部分植皮手术,还给我做了面部修复!


这一天,是让人期待的一天,我知道我将自由了,我将证明给世人我没有失忆和思维混乱,我将重新回到妻子身边,她一定以为我死了,我焦急地等待着。


双腿和身上的纱布都慢慢拆完了,我能清楚地看到我的皮肤,很完美!最后是脸部!


「谢谢医生!太好了!」惠娟欣喜地感谢旁边的医生。那个医生的得意洋洋地笑着,好象胸前挂着奥运金牌一样!同时用欣赏的眼光扫描着我。


我马上摸了摸脸,很光滑,五官都在。我站起身来,伸腿伸胳膊,动着,一回头,怎么突然房间里多了个男人,相貌英俊,不对,我突然意识到那是面镜子里面的人是我。


「家辉,你和原来一样英俊,让我担心了好久!」惠娟喜出望外地说。


「这是现在南*棒最先进的技术了!」那个医生又吹上了。


「看来这钱没少花。」我心里想,不对啊!我怎么不是我了?我爬到镜子跟前反复地看着自己,左看看、右看看,这根本不是我。


「你们怎么把我弄成这个样子了?这到底是谁的脸?」我愤怒地喊着。


又是上次的惨状,本来大家欢喜的氛围,又被我的怒吼给洗劫一空了,惠娟重新流出伤心的泪水,医生嘴里重新塞满了苍蝇……*** *** *** ***我被押送回了家,如我所料有钱人的家,一进门男男、老老少少,都象看大熊猫一样,这个看那个摸……「哎呀,家辉你可回来了,这比以前还精神了嘛……」一个男的说,我不认识他,这就是失忆的表现。郁闷!


「让妈摸摸,乖儿子……回来就好,没事就好,想死妈妈了……」一个老女人,我妈?妈的!


我真的感觉我象个国宝动物一样,或者像个明星什么的。我有点不耐烦了!


「你们都是谁啊?」我再次怒吼!


他们到是没有像医生满嘴塞满苍蝇,只是片刻的诧异后又继续说着旧时的往事,好象奇迹就在此时诞生,我马上就能被感化,记忆从此回归!


我史无前例地大声喊到:「我真的不是张家辉,我真的没有失忆,更没有思维混乱,我叫王伟,我有个老婆叫黄薇薇,我们有个三岁的女儿,不是儿子……」行了,众人的嘴里终于塞满了苍蝇,不停地摇头,甚至落泪,回头看惠娟又是以泪洗面。


我苦恼地蹲在地上,双手抱头,边哭边说到:「你们放过我吧!我真的没有失忆,我真的没有思维混乱,那天是这样的,我下了飞机坐机场大吧,回市里,车上人很多,但每人都有座位,我是坐在走道位置,我突然发现前面有个人在偷东西,我紧张地先检查了下自己的东西,并没有丢失什么,这时我把自己的东西放在座位上,就上前去制止……事情一被暴露,全车的人都紧张地检查着自己的随身物品,小偷也慌张地狡辩着,这时坐在我旁边的男喊:「我的钱包不见了!」此时,我清晰看见小偷隐蔽而迅速地把个钱包扔到了地上,我弯腰拾起钱包,就在这时,由于车内人的骚动,车子突然和变道的小车相碰,就翻了,一下子就爆炸了。再之后我只记得我在火中挣扎过,后来的事情我就不记得了。」众人边听边流泪,是很惨,后来的新闻也报道了,全车除了我和司机幸存,其他人都遇难了,我想可能是我手中的钱包和留在座位上的东西,让我们的身份巧妙地互换了,我相信当亲人看见钱包里的证件或者是物件,一定就认定那烧的面目全非的我就是他们的亲人!我一定要想办法证明我的身份,比如DNA什么的!


想到这里,我又重新振奋起来,看着伤心流泪的众人,不断摇头的男男们,我也替他们难过,毕竟失去亲人的感觉是难过的!


「看来是病的不轻!惠娟要不换个医院再看看?」那个老妈妈哭着说!


这回是我嘴里塞满了苍蝇……


我是跑不出去的,他们有钱有势,还有管家和保镖之类的人。我内心充满了愤怒,和怨恨!我象一个被困在笼子里!


我必须清楚地认识到,这事情没那么容易,漫漫来吧!


*** *** *** ***


豪华、奢侈、舒适、享受、甚至很陶醉,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这曾经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活,现在就实现了,但是我已经不是我了,我还是知道我姓什么,但是没人承认!


躺在舒适的床上,搂着别人的老婆,这无法获得自由的愤怒,以及对富人的憎恨都发泄在这女人身上!


从她的欢喜和淫叫中,我能体会到,她以前的寂寞,对这样的的渴求,甚至认为手术把我的阳物也变大了,其实,我知道那里没有受伤,本来就那么雄伟!


我奋力地发泄着,惠娟的身体被我顶撞的上下乱晃着,四溅……说老实话,有钱人家的女人姿色都不错,保养的也好,惠娟年纪接近30,正是虎狼之年,而且她在我住院期间无微不至地护理和照料,让我倍受感动,虽然我已经不是我了,但是她眼中的老公没变过,这样温柔体贴的女人谁会不怜惜呢,谁会不动心呢!


而且,惠娟身材丰润,个头165cm,受过高等教育,气质非凡,能做有钱人家的老婆,都得有点过人之处,光靠漂亮还是玩不转的。


惠娟阴部毛不多,而且是个典型的小馒头逼,耻骨高高翘起,上面的肉肥而厚,呼之就来,真是妙不可言。


想到这里,那股愤恨的力量瞬间转化成了爱意,我疯狂地亲吻着惠娟的身体各处,腰间的挥舞并没有停止。抽送速度也不断加快,惠娟的淫叫也随着加大而颤抖,硕大的双乳不规则地摇摆着,看的叫人口水直流,我含住一个奶头用舌头玩弄着,这时惠娟更加难忍而疯狂尖叫。


她的浪叫也确实催人泻出,我强忍着拔出,用手死命地抓住封锁管道让消沉,平息后我爬在惠娟连腿间,推起她的,顿时高高呈现在我的面前,已经被干的通红的,两片小已经无法合拢,有个小洞在不停地流出爱液……我开始亲吻她的阴部,惠娟全身象触电一样抖动着,着,这使我更加兴奋和满足,我含住她的不放,最后她了,竟然潮喷出来,弄我一下巴,好象又有小便失禁,射了我一脸尿液,我顿时兴奋异常,本来想抱住惠娟再次疯狂,谁知此时闻着她尿液中的骚味,我竟然兴奋到了,高高地射起,重重地落在惠娟的肚皮上和胸前。


我跪在她两腿间粗粗地喘息着,尿液滴滴答答地落下,我象崩溃了一样倒在惠娟身上,尿液和粘合在我们肉体之间,我们紧紧地相拥在一起!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