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溃的裸妻

1945年6 月,对日抗战湘西会战期间—


中国湖南省芷江县某处民宅里,一个叫做陈焱的30几岁男人,双手被绳子绑住给困在了一张木头椅子上;而这里是他的家,至少在几天前是这样没错,但如今,这间民宅则是侵华日军进攻芷江机场的一个前线指挥部,也是带头的高阶军官?森下祥太郎大佐的临时住所。


这间民宅的客厅里,昏黄的灯泡吊灯摇曳下,一张挂在地图架上的战略地图显示着中国?湘西地区的正值一片兵马倥偬,但在几近失去了自己左眼视力的陈焱眼中,这张战略地图上的一切战略机密,却是模糊得有如一片白雾一样的目不可见。


「呼喝……呼喝……」,陈焱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上没穿衣服给遮掩住的遍体鳞伤、全是来自眼前的森下祥太郎大佐和他手下两个年轻日军军官的田中少尉、大谷少尉等人的暴虐手笔来—左眼肿胀得只剩下一条细缝的视力、断掉的鼻子、两脸被打碎的颧骨、缺掉上排门牙的牙齿,还有被拔掉十片指甲的双手手指正在流血和颤抖着,而两手绑上绳子连着扶手给坐在椅子上的陈焱,头发还是全被日本人用剪刀乱剪一通的惨不忍睹。


他曾是森下祥太郎大佐身边的汉人口译,也就是当时人称的 汉奸走狗 之一,但……那是曾经,现在的他,正被日军逮捕和押禁在自己家里给受着凌虐酷刑,只因为他后来选择为国府军暗通讯息、还成功促成了几波打击到侵华日军军力的军事行动。


「このバカ!好好当我大日本皇军的一条走狗不是挺好的吗?至少保你平安无事!」,但他这次好运不再,森下祥太郎大佐的洪亮一声斥骂中,他随之用力挥出的一记右拳,只见又是打掉了陈焱的两颗牙齿给和着一口血水喷出,「痛苦吗?那干嘛回去帮你们中队和我们大日本皇军作对?说吧!说出来……我们想要的东西在哪里?」「要我说什么……喔喝!啊……森下大佐?」「このバカ!别装傻了!你的朋友?何晓秋已经告诉我们了……说!你们中国的第18军军长?胡琏将军,他到底要你偷偷转交什么秘密军令给你们的第11师师长,快!说出来!」「呵呵!哈哈哈!バカじゃないの?何も言わない!森下……你以为我们中国人……都是一些没骨气的废物吗?杀了我吧!この野郎!哈哈……」陈焱尽管是一身伤痕累累,但却是依旧不减豪气的挑战着、眼前这位森下祥太郎大佐的高傲气焰,却也因此遭到了一旁的田中、大谷两个人给一个靠上身边的拳打脚踢,虽然才不过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但跟着椅子被一脚踹翻倒地的陈焱,当他再次跟着椅子被扶了起来时,伤势加重的他,忍不住又是一口鲜血给溢出了嘴巴外。


「タフガイ!」,看着陈焱的一身硬骨子脾气,森下忍不住有了一丝兴起征服这个男人的斗志,就像从上海、南京,再跟着主力大军一路打到了、这个称作两湖三湘的中国内地的上,他最是享受着征服每一个中国人时、那股高高在上的种族优越感。


「那么,要是给你这些黄金够吗?」,森下使了一个眼色后,一旁身材较为矮胖的田中,立马是拿出了一个皮革手提箱和一个打开、紧接倒出了里头的好几条金块,纷乱的叠在了陈焱家客厅的木头桌子上,登时,在陈焱还能张开的右眼里,他可见到的是一片金光闪闪的模糊影像。


「要我说什么……喔喝!啊……森下大佐?就靠这些黄金?你……没有其他方法了吗?」,抬头看了一眼自家客厅桌上的那一堆金块后,陈焱是头一歪的把头低了下去。


※※※※※


「要你说什么……喔喝!啊……陈焱,就算不靠这些黄金……我……多的是其他方法啊!比如说……」,森下两手一张和随之拍了几下后,一旁的田中、大谷,很快的消失在客厅外和随之从他家卧室带回来了一个年轻女人,一个全裸当中的年轻女人,踏着一副脚步蹒跚的不情愿步伐中,这个女人脖子上戴了一条红棕色项圈和给系上了一条粗铁炼,而任凭田中、大谷是又拖又拉的给带进了客厅里.


「冰?是你吗?冰?」,而那个年轻女人的模样,陈焱是认得的,因为那是他过门娶进来不到一年的新婚妻子的陆冰,1937年12月,当陈焱从变成一座人间地狱的南京城给救了她出城之后,一路走来的相互扶持,使得两人决定在几个月前是互许终身的成了婚。


「焱,是我!你还好吧?」,担心的语气、全裸的身躯、羞赧的脸色,曾是南京城里的一朵亮丽美人花的陆冰,现在却成了森下大佐、他用来苦虐陈焱身心的最好利器,或者说是刑具!


而她,也确实是一个江南美人无误!167cm 、53kg的诱人身材,配上胸前那一对F 罩杯大小的肥软乳房是左右摇晃的丰满肉感,又有着一头带卷的黑长发、有如是泄了一地的黑色水瀑般的柔美生姿之外,陆冰,她还是某一个国府军高阶军官的掌上明珠。


但无奈的,这个女人,如今,却不再是陈焱的妻子而已!在日军士兵占据了这间民宅后,人,也跟着失踪了好几天的陆冰,现在一看,却是一副令人羞耻到不忍多看的悲惨模样!


「怎么?看到你丈夫不会打招呼啊?笨蛋陆冰……啊!我忘了,现在……你不应该是他妻子,对吗?说出来吧!笨蛋陆冰,你,现在是什么东西?」全裸的陆冰,手足无措的抱着自己和站在了自己丈夫?陈焱面前,但很快的,她的两只手被一旁的田中、大谷给一个扯开,毫无遮掩的肚皮上给一路往下看到了下腹部的皮肤上,竟然看得见刻意用轻微刀伤伤痕给写成的几个中文大字—「说啊!你这个笨蛋女人!」,森下挤出了一个邪笑后,他的左手先摸了摸自己招牌的八字胡,随之左手一扬、跟着是用力赏给了陆冰右脸一个耳光。


「别打我!我……对不起,焱,我是……我是……」,陆冰难过得掉下了眼泪,怨,自己的无能为力;恨,这群日本人的无法无天;更心疼,眼前丈夫的重伤在身,「我是……森下专用……便所……」,终於,陆冰还是把身上被日本人用刀子给刻下的几个大字说了出口,眼泪,霎时是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哭什么?还没完呢!喏,上去椅子吧!让陈焱看看……胆敢反抗我大日本皇军的话,就是连新婚妻子都保不住的可悲下场!」,森下说着话时,一旁的田中、大谷也有了动作,只见陆冰被押上了另一张木头椅子上坐着,她两腿一个打开给呈现了M 字腿大开的姿势中,两条绳子也同时绑住了、她的两条白嫩大腿在椅子扶手上,无法动弹的她,羞耻的用着自己裸露洞开的和对着陈焱,就只隔着两三公尺远的和他遥遥相望的处境,可说是令人难耐不已的咫尺天涯。


「不要!森下大佐!不要啊!不要这样对她!」,陈焱大吼着,但全然阻止不了、森下用手指探进了陆冰的腔道里给掏弄了起来,并且没多久,他又熟门熟路的用手指起陆冰的来。


「啊啊啊……焱,不要看!拜托你了!啊啊……」,在森下异常敏捷和灵活的手指下,陆冰竟然在自己丈夫面前给了!「啊啊……」,同时,处於的余韵中,喘着气的陆冰,居然还在自己丈夫面前给兴奋到了尿失禁来。


「还没完呢!陈焱,看到这样的妻子,你兴奋了吗?」,森下刻意的出声羞辱中,陈焱一度是奋力连着椅子给站起了身,但森下马上回以用力踩在了他的上好几脚,则让陈焱疼痛到两眼充血的咬牙切齿给跌坐回了椅子上,还因此痛到从嘴巴滴出了口水来。


然后,陆冰开始被森下尽情地蹂躏起来,就在他心爱的自己丈夫?陈焱面前。


「焱!救我!救救我!啊啊……嗯啊……」,被森下从后头抓住了两手的姿势中,弯着身子把头脸枕在陈焱两腿之间的陆冰,人,则是正在被森下从后头用子给操弄着自己,并且最后被射进了第一发到和子宫里……「不要!不要这样!拜托你们了!呜啊……呜啊……」,无视陆冰那哀鸣般的抽咽哭声中,明明才射完精没多久的森下大佐又勃起了!他把陆冰搁在了陈焱的怀里,就像这一对新婚夫妻如胶似漆的挤在同一张椅子上的姿态中,他却当着陈焱的面前,不断的继续起陆冰的来,并且又再往陆冰的和子宫里,毫不保留的又射进了第二发来……那么,接着呢?只见叫喊到沙哑的陆冰,最后,已经放弃了反抗,恍若只剩下一个空壳皮囊的她,两眼无神的任由三个日本人的摆布下,陆冰恍神的走到了和椅子翻倒在地的陈焱身上,她听话的趴在了倒地不起的陈焱的两脚上,双手则扶着木头椅子的椅脚,还本能反应的翘起了自己和摇晃了起来,彷佛等着森下第三次在丈夫面前侵犯着自己那样。


她崩溃了,无论精神还是肉体上都是,微微一笑的失神落魄,有如是让给折磨到繁花落尽的一株秋海棠。


而森下祥太郎大佐的滴了下来,从陆冰被操干到阖不起来的红肿中滴了下来,一滴又一滴,一再滴在了跟着椅子躺在地上的陈焱脸上、嘴巴上、眼睛上,还有心头上……然后,森下赫然是挺着又勃起起来的子给走了过来,真是惊人啊!这个日本人是披着人皮的种马吗?面对自己和心爱妻子的惨状,沉浸在无助又痛苦的煎熬中,陈焱,最终也是崩溃了!


「我……明白了,住手!住手!放过她,求求你们了……你们要的东西,我给!我给!」,陈焱放弃了抵抗,在他眼泪跟着流出了眼眶的同时,森下祥太郎大佐,也毫无意外的拿到了、他一心想要的那件东西。


那是第18军军长的胡琏将军给亲笔写下的一张军令纸条,他指示了第11师师长的杨伯涛将军一部,准备从山门、石下江、洞口一带防线抽调兵力布防做休整,也让这股日军部队有了、可以突围返回邵阳基地的一条路。


1945年3 月,侵华日军赢得了鄂北的老河口战役后,湘西会战所争夺攻防的芷江机场,便是美军支援的空中武力、存在於中原地区的最后一处前线基地。


剑指於此的侵华日军,由阪西一良中将的第20军,会同了菱田元四郎中将的第116 师团、渡边洋中将的第47师团,声势浩大的打响了湘西地区的战鼓轰隆。


但在武阳大捷中,国府军的第5 师一举歼灭了、日军的关根旅团1500多人以后,攻势受挫的日军是犹豫不决的卡在了湘西战场上,而智勇兼备的胡琏将军的第18军大军压境围上,也让日军进攻芷江机场的企图,呈现是一夕黄花给满天凋零般的大势已去。


而从陈焱身上得到的情报,也让身居师团参谋一职的森下祥太郎大佐是欣喜若狂,他可没想过要和胡琏将军的第18军打到你死我活为止,只见突然从石下江一带空出了战阵缺口给了突围逃出的可乘之机,他立刻丢下了陈焱和陆冰这一对受尽苦难的新婚夫妇,人,则是带着手下几百人的别动部队给离开了芷江,并且马不停蹄的往石下江一路方向给展开撤兵。


「冰!冰!你……还好吧?」,挣脱了绑住双手的绳子后,陈焱穿回了衣服和找了条毯子盖在了自己妻子的身上,并且忧心忡忡的问着她的状况.


「森下……他们走了吗?焱,你觉得……他们中计了吗?」,悠悠转醒的陆冰是一脸虚弱的发问,但只见陈焱是没有把握的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只能希望是吧!胡琏将军布下了这个引鱼上钩的圈套……就看我们俩……能否让森下那个可恶鬼子相信了!」「是啊!我们俩的演技……算是不错的吧?森下一定想不到……你拚死想守住的秘密军令,其实根本就是个请君入瓮的陷阱呢!第11师师长的杨伯涛将军一部,现在,大概正等着日本人逃跑后做着乘胜追击呢!」然后,陈焱躺了下来,身边躺着陆冰,两个人手牵手的互看了一眼,一心祈祷着日军败溃后的和平降临.


於是,6 月7 日,一路撤回邵阳基地的日军大败,折损了超过1 万2000人的兵力后,却落得是徒劳无功的损兵折将而已—这也包括了森下祥太郎大佐,他被国府军的一名士兵开枪给打爆了脑袋,死状凄惨的倒在了逃往邵阳的羊肠小径上。


同年8 月21日,侵华日军代表的总参谋副长?今井武夫陆军少将等人,则到芷江向国府军参谋总长萧毅肃、副总长冷欣,以及中国战区的美军作战司令部参谋长柏德诺递交投降书,对日抗战也到此有了一个结束。


然而,战争结束了吗?1949年夏天,面对解放战争的这场新战争进到了生活里,陈焱、陆冰和陆冰为森下大佐给生下的一个可爱儿子,三个人,一个家庭,却一起又卷入了两方党派大军对垒的历史洪流之中……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