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香飘零双飞翼

我老婆漂亮,逼也骚被好多男人操过。一天下午我的一个死党朋友来到我家,我们在一起经常谈论男欢女爱的一些问题,他也不止一次的旁敲侧击的透漏对我老婆感兴趣,听多了我也多少来了兴趣,如果真发生点什么……不知不觉就兴奋了!他和我、老婆三人坐在客厅沙发上说了一会话,那朋友对我老婆说:每次看见你都有一股冲动,要不让我和你来一次,没事的,凭我和你老公的关系,嘿嘿,说完看了我一眼说:小x你说是吧?我报以微笑。


他以前也这样跟我老婆半真半假的说过这样的话,他想我老婆多年了,我老婆都是回答他:回去跟你XX(他老婆)玩去,但这一次我老婆开始没有吭声,看了我一眼后我老婆半开玩笑的说:只要我老公没意见。我一听这话,感到有戏,我赶忙说只要你们想,做你们想做的。当我朋友乘机再次提出要跟我老婆入屄时,只见我老婆没说话突然起身往卧室跑去,朋友见状也随后跟着她进去了,我见此情景虽愕然了一下也跟着进了卧室。


只见我老婆来到床边,扯开裤子把内外裤一起褪到膝盖下,坐在床边上往身后一躺,两腿大开两手拉住大腿靠到胸前,这样的姿势,雪白肥嫩的大腿根部,稀疏下肥肥的逼立刻暴露在朋友面前,我站在朋友旁边也看得清清楚楚。


这一系列动作她是那么娴熟,而且整个阴部湿漉漉的,原来在谈活的时候就已经湿了。只见我朋友迫不及待也腿下裤子,俯下身子,一只手撑在床上,一只手拿着早己硬硬的黑粗,对着我老婆的屄口磨了几下,突然往下一沉,只听见我老婆身子一晃“嗯”地哼了一声,整个连根全都插入了我老婆的屄中,看得我既有些醋意,又很兴奋,他想了我老婆多年,终于插入了她逼中。


接着朋友慢慢地看着自己的从我老婆逼中拨出来,再慢慢地全部插入,随着他拔出来,我老婆的逼口还没有完全合拢,再随着他的插入,我老婆的逼口紧紧套着他的吞没全部,只看到男女两人下身紧贴在一起,就这样他在我老婆婆肥逼中进进出出,脸上露出猥亵舒服的表情,一会儿他拔出来时满是我老婆的逼水,随着的逼中发出“咕滋、咕滋”的声音,我的不禁硬硬地翘了起来。只见朋友突然加快了入逼的节奏,也更加使劲地蹂躏糟蹋我老婆,我老婆被他干得身子在床上一上一下的起伏。这时我俯下身看着她被入得满面红晕的脸,她对着荡的笑笑,意思好像让你看着自己的老婆被别狠操是什么滋味,我也对她鼓励的笑笑。


朋友斜站在床边奸污了我老婆约20分钟,叫我老婆趴着让他入。我老婆脱掉裤子,两手趴在床上撅着大白对着他,他伸手摸玩了我老婆逼几把,半跪着从她白后面把伸进逼里,双手扶着我老婆的白,下身用力撞击着我老婆的“卟、卟”地响,使插得更深,我老婆被他入得身子一前一后的晃动,肥白上的肉也颤动着,我老婆被他狠猛的蹂躏糟蹋我都有些心疼,又看得性起恨不得也立刻猛扑上去狠狠操她逼。


十多分钟后,朋友加快了速度和撞击力度,嘴里也舒服的发出“哼、哼”的声音,知道他要了,这时我跟老婆说:我也硬了,他入过后我也要入一下。突然朋友下身用力紧贴着我老婆停止了,整个身子趴伏在我老婆身上一颤一颤的,我老婆柔柔的说“了”,一会他起身结束了战斗。


我老婆还保持着被奸污的姿势,如磨盘般的臀部和从岔开的两腿间丰满的阴部完全暴露在我们面前,随着他的拔出,白色的从我老婆逼逼里往下滴到床单上,我老婆趴着没动对我说“要入快点入”,我赶紧拿住早已准备好的,迅速插入灌满那人的逼口,把堵在逼里,从她后面接着狠入起来。我仿佛发泄着愤怒使劲撞击她的,老婆哼哼说“轻点”,我哪肯轻点,像妓女一样使劲奸她。感觉老婆逼被操得很柔软,逼里满是逼液,在逼里发出很响的“咕咕”的水声,一边入一边还有被挤出滴下来。


老婆当着自己的面让别的男人狠操,看着别人的粗大在老婆逼里进进出出,自己接着上去,感觉不一样。我捧着她肥臀前后左右的摇着狠干,她因为手撑着被干了好久累了,撑着的手趴了下来,同时她从旁边把自己的花拿在手里准备用。一会我哼哼着把又射进她己满是的逼里,这下老婆的逼里灌满了两个男人的大量,当我射完最后一滴,拔一出来,她立即用塞住逼口,她弯腰手翻开的一边一看,只见上已淌了厚厚一堆白色。她下床一只手按住塞住逼口的,光着一边从我们两个男人身边经过,在我们两个狼一样的色眼注视下,奔向卫生间冲洗逼里。你们说我老婆是吗?你们喜欢操我老婆这样的吗?


接下来好多事好像顺理成章了,朋友来我家越发的勤了,当然不是为了来看我,他已经完全沉浸在我老婆的屄上不可自拔,我也见怪不怪的从开始的不自然变得坦然了,随着他肏老婆的次数增多,他的玩法也越来越多,比如老婆在炒菜的时候,他就喜欢坐在厨房的地板上让老婆跨在他脸上,他一边舔着老婆的屄,听着老婆的淫叫和烧菜的混合声,乐此不疲,而我也往往会看着这的一幕不可自控的上去拉过老婆的狠狠的插进去,快速直至,朋友不止一次的埋怨我,吃的正起劲,被我打断。


有时候我们会在一起小酌两杯,当然在这个时候也是少不了老婆助兴,他让老婆坐在酒桌上把双腿大大的劈开,整个屄部清晰的暴露着,一边挑逗,一边饮酒,总是在老婆要的时候,用下酒菜接在老婆的屄口接住她流淌的屄水,然后进行搅拌弄得整盘菜黏黏糊糊的夹起来都有透明的丝线拉出,他说这样吃着才过瘾,这样下酒才兴奋,还会用酒冲掉屄上的残留,细细的品味。我真佩服他哪来的这么多恶趣味。


酒足饭饱后自然是一通爆肏,用灌满老婆的淫洞。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客厅、沙发、茶几、厨房等处处都留下了的痕迹。在好玩的东西久了也就那样了,这天朋友已经不满足这样的生活提出让我犹豫很久的要求,说他有两个要好的朋友老王和老刘绝对可靠,他已经给他们透露了一些消息,两个人听说这事都表示想加入,说我要是同意就然他们参与进来一块玩,刚开始我是有些抵触的,朋友说多了我也就想试试更刺激的就同意了,接下来就由他安排,先让他们试一次,两个人和老婆做了很久的工作事情终于成了。


老婆要求必须我不在场,要不很尴尬,让我以后在加入。为了促成此事我也只好同意了。朋友了解我很想看到这场大战,就搞了一套监控设备偷偷地装在了家里的隐秘地方,我可以在其他地方目击整个过程。就这样事情继续向前发展。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