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孕症的治愈方法

「小娥,女人排卵期虽可以算出,但为了保险些,只有
每天来一次。」
「长久这样?」
「当然不,我是说在排卵期前期。」
「那你看着办,反正我是无所谓
「每天晚上十一点左右,你看到我诊所小楼有红色灯光你就来,没有灯光你
就不要来了。」
「是不是你有兴趣我就来?没有兴趣我就不来?」
「不,我要算排卵期的前後期限,因我向你保证过必能种上┅┅」
继续了个把月,施小娥告诉他,似乎已经种上了∶「我决定明天开始就不来
了。」
「小娥,一个多月有实无名夫妻,你对我就没半点情感吗?」
「我不知道┅┅」
「怎麽会不知道呢?就是禽兽也是有情感。」
「可是我只想要孩子。」
「孩子是孩子,感情是感情。」
施小娥这个女人,似乎不大重视感情,也可以说她也弄不大清楚感情是什麽
玩艺儿?他则只知道有钱,有了钱之後,要什麽就有什麽。
「小娥,难道我们一个月里几乎每夜的突然停止了,你对我也没有一点
留恋吗?」
「是吗?」
「是啊!人总会念旧的。」
「你不是有老婆了吗?」
「我的老婆没有你好。」
「骗鬼,你的老婆很漂亮。」
「可是我对她不感兴趣。」
「那你要怎麽样?」
「继续来往。」
「可是我怀了孕有危险。」
「六个月之後就完全停止。」
「我怕被人看到报告我公婆。」
「你要是不答应,我只播种一次,可不管第二次。」
「我只要一个孩子就够了。」
「要是生下来死了呢?」
「这┅┅」施小娥一想这也有可能,於是她勉答应了他继续来往。
***
但是俗语说∶「没有不透风的墙」,也就是说,世上没有绝对的秘密。
风言风语传到了王太
了。那是因她也有钥匙,才能直达床前。
王太太到达床前时,王献还在「辛苦」地工作,竟被他的太太抓着头发抓到
床下。
二人发出惊呼。由於事出突然,王献又抱着施小娥,所以她也翻落下来。
女人善妒,尤其是对这侵犯她权益的女人,她怒极一阵乱踢。
「太太┅┅你饶我们吧,我有话说┅┅」
「我不要听你这的话┅┅」她还是不能泄气。
「太太,她就是那个死了孩子的女人┅┅要是她告我,我们这诊所也就别开
了┅┅」
「不开诊所可以到别家医院,却不能用这方式┅┅」
「太太,是她丈夫死了暂时不想结婚,但必须有个孩子┅┅」王献终於使他
太太平息下来。
「好!我饶你们这次,现在她已怀孕,你们从此一刀两断。」
「当然┅┅当然┅┅」
***
事情解决了,二人暂时也不敢往来了,
终於,她生产了。但她大失所望,生了个女孩。
这问题事先未想好,就在数日後故作去看病,见到了王献。
「生了?」
「是的。」
「恭喜你,我这播种机还不错吧!」
「可是我要男孩子。」
「这┅┅我可没有说第一胎就是男的。」
「我还能有第二胎?」
「我们再继续努力。」
「我是说,这一胎还可以说是遗腹子,那下一胎怎麽说?」
他无非是想继续走私,他的老婆比施小娥年轻一岁也没生孩子,所以说起来
是有点贱。
「那就迁就点吧,你公婆也不会因你生女孩就非逼你改嫁不可。」
施小娥一想也对,公婆就是逼她,权利也握在自己手中。我不改嫁,谁能逼
我改嫁?
「那麽我走了。」
「慢着,我们的事呢?」
「既然不能再生孩子了,我们怎麽可以再┅┅」
「小娥,我真的不能没有你呀!」
「哪有这回事,以前没有我的日子是怎麽过的?」
「以前是以前,既然我们有了这关系,硬生生切断也太狠了。」
「你没为我想想,要是有了,我有什麽脸再待在公婆身边?」
「不会的,你可以避孕。」
「要是不可靠呢?」
「万一有也可以偷偷拿掉,神不知鬼不觉,再说也不可能,我介绍你最好的
避孕药。」
施小娥并非不想,她是个二十三岁的女人,一旦完全断绝了这个,那真是不
敢想像。只是她也有点心眼,她想了一会说∶「这件事我可以考虑。」
「你有什麽条件提出来研究一下。」
「我没有条件,我不想要你的钱。」
「那你可以在其他方面┅┅」
「就这样吧,你开的是诊所,万一我的公婆或着是我的父母等人有病,可以
到这儿来┅┅」
「没有问题,完全免费。」
就说定了以後每三五天约会一次,自然不在诊所而是去小旅馆。
***
但是,王献发现病人很多,收入却不多。原来不是她的公婆,就是连她的父
母、兄弟、姐妹、堂兄弟姐妹,甚至七大姑八大姨都来看病。
像这情形,可是一传十,十传百,凡是和施小娥能扯上点亲朋关系的,都找
上门。
王献急得要命,这简直和义诊差不多。甚至有人以前是付钱的,一看,和施
小娥扯上点关系就可免费,也是一表三千里不再付医药费。
今夜又有约会,王献一见面就发牢骚∶「小娥,你在搞什麽名堂?」
「怎麽啦?」
「我不能天天义诊,我也要养家活口,我也要开销呀!」
「这话对我说有什麽用?难道你还要我倒贴?」
「我才不会那麽没出息。」
「你到底是┅┅」
「一天到晚十个病人中,一半以上都是你的亲戚朋友,我累得满头
「怎麽?你以为这是小事?」
「这算什麽大事?」她已经在服了。
「这不算大事?你少说风凉话行不行?我也要填饱肚子才能工作。」
「我也没有说你可以不吃饭?」
「你是讲不讲理?」
「我怎麽不讲理?当初是你亲口答应,凡是我的亲朋好友,都可以┅┅」
「我没有答应,我只答应你的父母和公婆。」
「不,你答应了。」
「没,有我绝不会答应的。」
「那麽┅┅」施小娥又将衣服穿上,她说∶「算了,我们不必再往来了。」
王献火了,扯住她∶「不来往可以,可是你要把这半个多月,平均每天十来
个病人的医药费还给我。」
「什麽?我还你?」
「你当然应该还。」
「你作梦,我看你是穷疯了。」施小娥顺手打了他一个耳光说∶「你要我赔
偿医药费,我要你赔我男孩子。」
「你这个烂女人,我要打死你┅┅」扯住了头发,他就打了她两个大耳光。
她被打得晕头转向,这还得了,她尖叫着猛咬他手臂。
这次轮到王献尖叫,连忙松了她的头发。这一松手她是得理不让人,就将桌
子上的镜子打破,接着是茶壶飞向玻璃窗,茶杯飞向门上,凡是可以打破的东西
一样也不留。
旅社的老板,就在他们的房门外大声的叫,要求他们二人别自找麻烦,但劝
说无用就报了警。
二人被带到派出所,警方当然是希望双方和解。二人这时的头脑也已经清醒
了,王献本来喝小半瓶新出品的台酒,二方都愿和解。
但是,这要双方的亲人到派出所保他们。施小娥的公婆,一听是他们的媳妇
和别人在旅社胡来,坚不去保,他们说没这种媳妇。而王太太也狠下了心,她也
拒绝去保人。
当然,这种案子是「告诉乃论」,她公婆不保她,但也未告她。
王太太不保他,也未告他。
二人另找保人,施小娥被公婆逼着无条件离开,她只好答应。
王献回去,太太要求离婚条件是二百万,不给就告他。王献怕再弄得满城风
雨,更怕进一步引出他的资格,原来他真是个密医,因他在某医专只读一年半。
结果那个小诊所给了他太太而离了婚。
这样一来,王献和施小娥是同病相怜,他找到她时,她回到娘家了。本来她
不见她,她的父母以为,既然是和他引起的不幸,事到如今还是见见他好,於是
他作了施家的客人。
「小娥,我对不起你。」
「我也有错,现在说这些有什麽用?」
「小娥,你我都是单身了,何不在一起?」
「可是你现在┅┅」
「我现在虽然是把诊所给了我老婆了,但是我还可以重建,甚至为别人作医
生。」
由於,她的父母不反对,留一个人在家也要增加开销,她就和他同居了。
***
但同居後他找不到工作,她只好典当些手饰生活。
她发觉他是好吃懒作的人,她责备他。
「小娥,我不是天生没出息,我有重振的决心,但缺乏资本。」
「你这样一天到晚翘着二郎腿┅┅」
「我有什麽办法?」
「你怎
施小娥以为能开诊所最好,自己也变成院长太太。
「开诊所要多少钱?」
「这可不一定,要是买房子设备齐全,几百万几千万也需要。」
「我的天!」
「但如果租房子从头干起,大概三、四十万也够了。」
「就是三、四十万,我们也没办法┅┅」
「小娥,办法是有,只是怕你不高兴。」
「我有什麽不高兴,这是我们生活的问题。」
「小娥,俗语说∶「大丈夫不能一日无钱,也不能一日无权」,只要有钱就
不必顾虑┅┅」
「快说嘛!」
「我是这样想,你的姿色不善加利用,真是太可惜了。」
「我?」
「是啊,现在女人比男人值钱,我帮你置点行头打扮起来专门侍候观光客,
我想┅┅」
「你┅┅你要我去卖?」
「你别急,人只要有价值卖也无妨,再说人哪个不卖,哪个女人出嫁不要聘
金?还不是变相的卖。」
「干这个,我不干。」
「其实在大街上看看那些花枝招展的女人,你知道她是干什麽的?你看谁看
了不眼红?」
反正她被他说活了心,终於下了海,也就是当应召女郎。她以为牺牲自己,
可为丈夫建立事业,丈夫的事业不就是她的。
但是,同居总非长久之计。
「王献,你把我当作你太太吗?」
「当然,因为我不能失去你?」
「那麽,我们该办个结婚手续吧?」
「当然要,不过我是在想,等到诊所开张时再来一次公证结婚,到时双喜临
门才有意思。」
「好吧,这样我为你牺牲才心甘情愿。」
「不要这样说,应该说你是为了神圣的爱而牺牲。」
但是,施小娥辛苦的赚钱,而王献终日游手好闲,什麽好吃就吃什麽,什麽
好玩就玩什麽。她开始对他失去了信心,下海半年多,收入很不错,但却无法剩
钱。要是他们永远不能剩钱,开诊所就等於是作梦,一切都是空想,牺牲也就毫
无代价了。
「这半年我每月收入三、四万,但还不剩钱。」
「从下月开始,我们要节省点。」
「我每次说你,你总是说要从下月开始。王献,我卖身赚钱,你忍心这样乱
花?」
「乱花?」
「不是吗?你过去抽长寿,从我下海你改抽三五的;以前很少看电影,如今
现在一星期要看好几场;过去很少穿西装,这三、四个月你做了五、六套,而且
都是好料子┅┅」
「好了,不用说了,是我沾了你的光。」
「王献,我不计较谁沾谁的。」
「那你刚才的话等於放屁。」
「我是说我下海是为了你的事业,这期间要更省才对,赚得多花的也多,我
就是干一辈子,诊所也开不成。」
「那你的意思是┅┅」
「王献,一个人闲着也没意思,而且,闲得太久反不想作任何事?你就去找
个工作好不好?」
「你怕我吃闲饭?」
「王献,你为什麽不能谅解我呢?我本来也是个良家妇女,为了你,我才下
海的┅┅」
「什麽?你是良家妇女?」王献露出了本来面目。
「王献,难道不是?」
「良家妇女会要别人为你播种?」
她这才看出,自己是大米乾饭养狗。
就是养一头狗,也会向你摇摇尾巴,她寒了心匆匆出了门,她真後悔当初为
何会为这种人牺牲?她决定另找对象,远离这没良心的无赖汉。
大概深夜十一点多,某旅社要个卅以内的女郎,说对方年纪不小,也不要求
太美太年轻。
她心情不好不想去,但其他女郎都应召去了,她只好去充数。
那知到了旅社进房一看,双方都惊叫起来。原来这个五十多岁的半老人,竟
是她的公公。
过去她知道她公公很健康,婆婆很瘦弱,一个五十多六十不到的人,性生活
仍是需要的。故为了调剂外出找女人,也算正常的出路。
但,谁会想到如此巧合。
在这刹那,她想到上一次被逐出了夫家,当时公公方明态度恶劣、神圣不可
侵犯。所以,她忽然想到钱的问题。
「方老先生,要我叫你什麽?」
「小娥,你走吧┅┅」
「走?」
「当然,虽然你离开了方家,但过去我们是翁媳关系。」
「方明,我离开方家时两手空空,你没有给我一毛钱。」
「那是因为你败坏了方家门风。」
「笑话,只要是人,只要健康正常,那个人不需要异性?像你这大把年纪不
也会找女人?」
「这┅┅」
「方明,我要我应得的一份家产,你不给我就到派出所告你。」
「这也不算告,我是去自首,就说干腻了这行,因为今天应召,发现对方竟
是我过去的┅┅」
「小娥,你怎麽可以?你就是不管我,你自己名誉也重要啊!」
「我不在乎!」
「小娥,你不可以这样的。」
「你不信我就马上去┅┅」她就开门出屋。现在的小娥,已不像从前那麽单
纯。
「小娥,这事可以商量┅┅」
方明是善财难舍,找个普通应召女郎不过数百元,最贵不过千元,但她要的
一份不知够他嫖多少次妓女?
「说吧,答不答应?」
「你说个数字。」
「三分之一的家产,因我本是方家媳妇,我和王献发生了关系,则也是为了
方家。」
「为了方家?」方明笑起来。
「因孩子被他打针弄死,我要他赔,被他花言巧语所骗,他说可再为我生个
孩子┅┅」
「这种事方家不领情。」
「现在我不管你领情否,也没时间和你讨价还价。」
「办不到,我们不能把家产分给一个不贞的媳妇,况且你已离开了方家。」
「现在我又改变了主意,我不要自己去自首,我要拉你一道去┅┅」说着就
拉方明。
方明挣扎,她拉不动就大声叫∶「来看啊,方明嫖自己的┅┅」
「你放手,我考虑一下也许可以答应你。」方明满头大汗。
「我没有时间考虑。」
「小娥,我送你一层公寓房子,差不多值五十万。」
「不行,方家的财产最少也值六百万,五十万差得太远。」
「你别不知足,这等於捡来的。」
「不,我是以下海卖身的代价换来的。」
「那除了一层公寓,另加五万元。」
「我希望另加二十万现钞,从此永不相干而且马上办理,在未办好手续前,
你要给我借据。」
「什麽借据?」
「你久我六十五万,等我拿到了,公寓的产权及那二十万的现钞,就把条子
还给你。」
「施小娥,你好狠。」
「方老先生,这不能怪我,是你们男人狠,我们女人不能不反击,我为人家
牺牲,结果反而赚了个无耻下流┅┅」
***
(3)
方明在台北内江街这一带也算个小名人,因为他是个土地经纪人,在日
於是施小娥变成一层公寓的主人,还拿了二十万。
她不再做应召女郎,拿些手工艺品加工回家做。反正她做多家的产品数量无
所谓,好在有二十万在银行生息,不够可以提出来贴补。
这平静的生活过了半年多,这天拿些小娃娃衣服回家做,她刚放下一大包衣
服,就有人叫门。
开门一看竟是半年不见的王献,而且一脚插进来。
「哎┅┅哎┅┅你这是干什麽?」
「我是你的另一半,怎麽?你想遗弃我?」
施小娥大声说∶「你给我出去,我是个下流女人,我不配。」
「看你┅┅」王献闭上门说∶「上次一时冲动,说错了一句话,你就永远放
在心上了。」
「滚出去!我不欠你的。」
「我欠你的行了吧?」
「我们谁也不欠谁的,行了吧!只是请你出去。」
「算了吧,我们毕竟也好过,如今你又单身,像这年纪我这岁数,晚上翻来
覆去,一抱就抱个空,滋味可真不好受。」
「你少在这里油嘴滑舌,你再不走,我就大叫。」
「叫吧,要不要我帮你叫,你的声音太小邻居听不到。」
「你少来,我不怕你。」
「当然,可是我也不怕你,而且还有你的把柄在我手中。」
「我不信。」
「你信不信都无所谓。」
「走吧,我现在已经不干那个了,也没能力养你这只大公鸡。」
「客气,客气┅┅」
「怎麽,你不信?」
「我为什麽要信?」
「我要是有办法,还会做这种鸡零狗碎的外销加工品?累死人也赚不了几个
钱。」
「太客气了,这层公寓不值四、五十万?」
「我┅┅我能买得起公寓房子,哼!你真瞧得起我。」
「你是买不起,但冤大头方明却买得起┅┅」
施小娥面色骤变,在她心目中,他真是附骨之疽。
「你胡说什麽?」
「快别表演了。」他揽住她的腰∶「从你的眼神可以看得出来,你近来太需
要,太需要了┅┅」
「滚开!」她大力推着,但推不开。
「小娥,这块土地太乾旱了,就是下点露水也好。」
「你滚,你滚┅┅」
「小娥┅┅」王献搂着她,吻着她的颈和前胸,他说∶「我对人工造雨也有
丰富经验。」
她当然经不起考验,她也不是长久没有男人陪伴可以生活的那种人,於是在
他进攻下随他摆布了。
他将她一把抱起,走到她的卧房,将她平放在大床上,动手先将二人的衣物
全,他说∶「半年多不见,你仍然那麽的美,身材保持得这麽好!」
她此时两眼盯瞪着他的大看,对他说的话就如无闻。
他一个扑羊就压在她的身上,一双大手捏揉住她一双肥奶,大就在她的
大腿上磨来磨去,磨得她全身发痒,她一把握住套弄起来。
她是干过应召女郎的,上班那段时间天天都办事,而回头当良家妇女又忘不
了风流事。这半年在强忍中过去┅┅
她哼着∶「嗯┅┅啊!我好痒┅┅嗯┅┅捏捏我的奶┅┅揉揉我的穴┅┅好
人┅┅我要┅┅我的┅┅痒死了┅┅唔┅┅好哥哥┅┅唔┅┅我要插┅┅」
王献就将在她洞口磨一阵,就将大猛的往穴里一顶,她快慰的闭紧
双眼。王献拿出十八般枪法,因为他知道今番不比从前,施小娥是干过妓女的,
在性方面是十分不易满足,他就吸口气狂抽狠插一阵。
而她早自动的将两腿分架在他双肩上,浪吟∶「我的心┅┅哥哥┅┅嗯┅┅
渴死我了┅┅我已好久┅┅没尝到精水了┅┅哟┅┅今天┅┅总算如愿了┅┅哎
哟┅┅顶死┅┅我吧┅┅哎哟┅┅」她浪语如珠,媚态迷人。
王献淫兴大增,就揉捏着她肥大雪白的,而大仍深插浅出,插得她
全身舒适。
她又要求道∶「啊┅┅王献┅┅我的好情人┅┅你腾一手┅┅捏捏我┅┅奶
子嘛┅┅哎哟┅┅」
王献边插边捏奶摸的说∶「哎哟┅┅我的天呀┅┅多久不见,你怎麽变
得这麽浪┅┅」
施小娥不理他,只一的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久别的滋味。
王献就一个劲的狠抽,顶得施小娥的全身浪肉直抖动,二个奶更是抖得
不像话┅┅
她说∶「哎哟┅┅好哥哥┅┅你顶得我┅┅了┅┅你换个姿势吧┅┅」
王献累了,就说∶「小娥,换你在上面好不好?」
施小娥一个翻身,坐了起来∶「好呀,你躺平!」
王献连忙的平躺,两脚靠紧,一根直直的站着,她忙一个跨步骑在他的
身上,将大对正穴,她猛的往下一坐,大便钻进她。施小娥就精神
百倍的一上一下坐套起他的大来,她这一跳跃,那二个更是跟着跳跃不
已┅┅
她跳了一会,就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上,王献也就又捏又揉着她这对肥
奶。
她边跳边叫∶「哎哟┅┅我好爽呀┅┅大在我┅┅穴里钻┅┅唔┅┅我
好舒服┅┅唔┅┅」
王献也将大往上顶,她这下更是爽快。
她仰着头叫∶「哟┅┅我的天啊┅┅哟┅┅好哥哥┅┅我┅┅我想丢啊┅┅
丢了啊┅┅」
王献阳精早就要夺关而出,是他死忍才能历这四十分钟战役。此时,他觉得
不用忍了,就马眼一张,阳精直奔而出,顺着阳根倒流了下来。
他也喘叫∶「好小娥┅┅我也丢了┅┅」
施小娥瞪他一眼,不再说话,倒在他的旁边┅┅
***
二人分而复合,自然又谈到开诊所的问题。
原则上她不反对,但只想拿出二十万,先押租房子,设备方面先凑合着干。
至於公寓,她
「你就着手办吧!」
第三天王献看到了一则广告,是一家诊所要出让,连络地点在长安东路,他
去接洽,开门的竟他的离婚太太纪素梅。
小别一年馀,看来更美好动人。
俗语说∶「文章是自己的高,老婆是人家的好。」这是由於终日相对,喜新
厌旧之故。而如今纪素梅早已不属於他了,所以又觉得她动人而又神秘。
「是你,有什麽事?」
「素梅,是你?」
「嗯!」
「我也没想到。」
「那你来干什麽?」
「我是看到报上的出让广告而来的。」
「你有意思要?」
「当然,不但对那诊所,对你更有意思┅┅」
「黑白讲。」
「不请我进来坐坐?」
「你真要买?」
「当然,是不是以为我买不起?」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可不敢小看你。」
纪素梅自与他离开後,就请了一个医生主持她的诊所,但这医生比王献高明
不了多少,因常接近,二人就同居了。但诊所生意一直不好,不够开销,只好出
让。那个医生也知此非久计,就和一个刚出护校的小结了婚。
所以纪素梅目前也可算是失恋,也可以说王献来得正是时候。二人一谈就成
了,因为诊所还是以前那个,也不须再添什麽设备,就以二十万成交。
但王献并不以此满足,以他经验来看,她也正在空闲,稍加挑逗,这天晚上
他就留下了。
经过一夜的死灰复燃,纪素梅似乎忘了过去王献的作风,也忘了他们是如何
分开的。她暗示仍可同居,他的诊所开了张,他和纪素梅的开系也在暗中进行,
她变成他的午妻了。当然,和小娥的接近就相对减少。
最初小娥也没有注意,还以为诊所刚开始,一切从头做起比较忙,就不太喜
欢玩这个。但是数月下来,她觉得不对。按王献过去的记录,一周需二次,现在
往往连一次也没有,她这才开始注意。
终於有一天,她发现王献在中午休息时间,他来到了以前王献住的地址。
这小房子由於王献和施小娥通奸被捉,一并送给纪素梅。如今正好相反,施
小娥倒捉了他们的奸。
但她不动声色,因她看到王献是用钥匙进去的,晚上王献回家,她偷偷用肥
皂涂了钥匙形状去打造一把。
第二天,她就像上回被纪素梅捉奸一样,捉住他们二人,恰巧也是正在「辛
苦」的超时工作。
施小娥虽然土些,但干了这麽久的应召女郎,已经学会了好多花招,她不再
是草地人了。她大吼一声,把棉被一抓┅┅
二吃一惊,都呆了。
这当然是十二万分尴尬的事,这可以说一报还一报。
由於她手中拿了根铁南傍国指着他们,二人不敢动。他们要拉被子盖着身子,
施小娥大声制止。
「小娥,我知道错了┅┅你是大人不记小人过┅┅」
纪素梅也说∶「施女士,人都会犯错的,尤其我们过去是夫妻┅┅」
「不要脸,现在是夫妻吗?」
「小娥,饶了我们吧,以後我再也不敢了。」
「你这东西,我们不会再有以後了。」施小娥说∶「纪素梅,你说吧,你要
公了还是私了?」
「公了怎麽样?私了又如何?」
「要公了,你们二人只能穿内衣裤,跟我到局,但要赤着脚这样逃走比
较困难。」
二人由色变。
「如果想私了,你得包赔我的精神损失。」
「多┅┅多少?」
「五十万。」
「小娥女士,我哪有那麽多?」
「我不管你有没有!」
结果,纪素梅以卅万作为赔偿了事。当然,小诊所已不再由王献主持,又换
了个院长。
至於纪素梅也看出王献不是好货,坚拒再和他来往。
***
新院长是个四十左右的人,很能干也是独身,因施小娥是外行,见他忠实地
工作,就完全放手交他负责。
日久自然生情。
比如说∶卫炳炎过生日,施小娥特别为他作蛋糕,还做几道菜庆祝。
卫炳炎见她生病,也特别关心。
她以为要嫁,应找个可靠的人,至於年龄也不过大十四
凌晨一点她醒来,发现他仍在床前沙发上。这使她十分感动,她敢确定,卫
炳炎和王献是不同类的。
「炳炎,谢谢你┅┅」
「你怎麽这样客气?」
「不是客气,是你对我太好。」
「难道你对我不好吗?是你给了我工作机会,完全信任我,我不应该对你好
些?」
「炳炎,你成家了吗?」
「有过,但她於四年前去世了。」
「喔┅┅对不起,我不该┅┅」
「不要紧,我知道你是关心我。」
「炳炎,你看我这人够资格┅┅」
「你是说┅┅」
「我是说┅┅我是个土气的女人┅┅我过去也结过婚,也许配不上你┅┅」
「不!小娥,你能有这意思,我万分感激,你既不土,心地也很善良,这似
乎不是我要不要的问题,而是我够不够资格的问题。」
「炳炎┅┅」他握住了她的手。
***
她好了之後,二人悄悄去公证结婚了。
就在这天晚上,这对「新人」自然免不了敦伦欢娱这个「特别节目」。
一个是乾柴,一个是烈火。
就在那不可开交的火爆场面上,一个人破门而入,又是那穷极生计的王献。
一个人只要吃惯了伸手饭,就很不容易再走正途。他以为永远可以吃定这个
土气的女人。
「你们也不要害怕。」王献笃定地说∶「反正这种事也常常发生,只要郎有
情妹有意┅┅」
「王献,你这次恐怕没有资格过问了。」
「有,有,绝对有。」
「你是哪头葱?」
「我们以前是夫妻呀!」
「哼,你算什麽东西?」
「你能否认以前我们也曾在床上玩这种
「喔!怎麽?有靠山了?」
「告诉你,我们是合法的夫妻,今天上午我们在法院公证结了婚。」
王献楞了一下说∶「在我来说,你们结不结婚都是一样。」
卫炳炎淡淡的说∶「老兄贵姓?」
「王献。」
「老兄的大名和历史上一名人差不多。」
「废话少说,你打算怎麽了结?你要知道姓王的不好惹。」
「喔!是的,你的意思是┅┅」
「炳炎,别理他,他这次完了,我们还怕捉奸?」
「施小娥,你别对我凶,我有办法付你。」
「我不怕。」
王献把他们的衣服收起来,然後要用被单把他们绑起来。
他说∶「我要把你们二人用被单绑起来,放在十字路口上┅┅」
卫炳炎说∶「姓王的,你办不到。」
「妈的,我知道能办到我才会来。」
「这次你恐怕估计错了。」
卫炳炎在校中练过太极及空手道,像王献这种货色,两个也不成。揪住了他
的手顺手一扭,「蓬」地一声把他掠倒在地上。他稍一用力,王献就叫了起来。
「我说你瞎了眼,你还不信。」小娥说∶「今天中午我们公证结婚,公证人
是XX推事,不信可以去问啊!」
「王献,你是想公了?还是私了?」
这下反而变成听人指使的一方了。
「卫兄┅┅有话好说┅┅你放心,先放了我。」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
「私了如何?公了又怎麽样?」
「公了,我们马上召警来处理。」
「不┅┅不要这样,私了呢?」
「那要看你是否真正悔过?」
「我真的知道错了。」
「好吧!写张,我饶你一次。」
王献不想写,又怕被打,他是经不起三拳两脚的。
卫炳炎说∶「这绝不是正当谋生方式,只会使你更走投无路更加潦倒。」
「是的,卫先生,不知贵诊所能否收容我?」
他本想考虑,但施小娥连连摇头示意,因她对王献早失去了信心。
「王先生,一个人只要改过向善,找个工作不成问题。本诊所太小,目前容
纳不了两个医生。」
事情真告了一段落。
施小娥是无知女性,因爱子之死,一时没主张信了王献的话,造成一步错,
步步皆错的局面,现在她抓住了幸福,不会再去旁门左道了。
她和卫炳炎极为美满。
「全文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