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上了老婆的妹妹

和老婆结婚快二十年了,说自已对老婆的两个妹妹没想法那是假的。要说一直没机会那也是假的,婚前两个姨妹一个上中专,一个上初中,都是鲜嫩可爱的小姑娘,跟我很亲昵,两个女孩子在我怀里打滚是常事。因为我是恋发癖,利用各种机会抚摸、亲吻两个姨妹的头发已经让我很满足了,到是没有太强的占有身体的念头,毕竟她俩还太小,那样做还是觉得实在太过份。


好在两个小姑娘不在乎我玩她们的头发。有次在老婆老家过年,三秭妹同一天洗澡,老婆去洗澡了,两个姨妹一边等一边和我一起看电视。电视上正好放一个美发的教学片,她们两个开始学着互相编发,我借机凑上去帮忙,那天真是开心极了。我肆无忌惮地把两个姨妹的长发解开又梳紧,还尝试各种发型,过程各种抚摸、揉弄、拉拽,都是自然的,也很尽兴。中间加上吻发、闻发也不显突兀。说实话三姐妹的头发都挺漂亮,老三的头发最丰厚,是细软型的,发质柔顺,香味馥郁。老二的头发是粗弹型的,发质较硬,发量适中,特别油亮,油质感十足,香味浓郁。老婆的头发发量、柔顺度和质感是三姐妹的中和,香味较淡,最是耐玩。那天是我最享受的一天,在尽享两个姨妹秀发的触感的同时,我尽情玩味三姐妹发香的差异,两个姨妹都有三天没洗头,发油都正好分泌得恰到好处,每一丝味道都有独特的刺激,让我欲罢不能。老婆沐浴出来,我放过两个姨妹,强拉老婆进卧房,狠狠地按住她发泄,把老婆弄得娇喘连连,死去活来。


后来,两个姨妹相继嫁作人妻,往来虽多,但类似机会就没有了。尤其是在妹夫在场的场合,我也少有邪念,毕竟名花有主,多想无用。


去年春节,两姐妹从外地相约来了我家过年,没想到突发疫情,被意外困在我家。当时三妹离婚一年左右,原本也有出来散心的想法。由于困在家中多日,又闲得无事。我久压心底对姨妹们的欲念开始燃烧了。两个姨妹在我家各居一室,我观察两个妹妹晚上警惕性还是挺强,进入卧房后都有反锁房门的习惯,看来也都还是有防备姐夫的警惕性。因为三妹离婚未再嫁,对我来说没有了考虑妹夫的顾虑,老实说,我对她已经有了明确的企图。一天深夜,等妻子睡熟后,我悄悄起身,走到三妹房外,一拧门把居然开了。这也算天遂人愿吧。


我摸到三妹床前,一把掀开被子,直扑到三妹的身上,一手迅速捂上她的嘴,一手伸到她胸前捏住她的乳房。三妹被惊醒了,她当然知道压在她身上的是谁,她不敢出声,身体扭动抗拒。我见她不敢出声,便不在捂她的嘴。腾出手来按住她的头,一手扯下她的。三妹一边挣扎,一边低声哀求,说,哥,你别这样,我是你小妹呀!我并不回答她,套出,试图以后入姿势冲进。因为她身体不停扭动,我无法得手。但她温软甜香的身体已将我的激发到不可遏制。此刻,我开始使到掐她的脖子,强逼她就范。三妹的脸面朝着我,在微光下我能清晰地看到她快窒息的模样,我松开,她挣扎,我再掐,她停下。不几个回合,三妹不再坚持,闭上了眼晴。我乘势一挺腰把送入了她的。妈的,真是极品,温热紧致,一进去就被紧紧包裹住,还没等我,就已经开始一张一合地本能反应了。我不敢多享受,立刻开始大力。我想,今天得手是第一位的,有了第一次,何愁第二次,慢慢享受的日子还有呢。我一边强力冲刺下,一边侧身看她的脸,三妹两手紧抓住枕头,紧咬嘴唇,竭力控制不发出声。在我节奏稍缓,控制发射的间隙。三妹低声说,哥,你戴套啊!我想这疫情期间,事后避孕不太方便,便抽出了。但哪里找套呢,我进来没带,不可能回老婆那房去取吧。三妹看出了我的窘态,说,我提包里有,你松开我,我给哥拿。


我从三妹身上挪开,她起身从床头提包里找出一个套套递给我。她起身一刻,我看她被我弄得披头散发、梨花带雨的漂亮脸蛋,就势起身,按住她的头让她给我。她给我口了几分钟后,吐出我的,哀求说,哥,放过小妹吧。我想,今天也差不多了。便套上套套,再次从正面压上她的身体,插入后,我也没有恋战,两手攥住三妹的头发,伸出舌头顶开三妹的小嘴,吸吮她的舌头。随着下面一阵,我的在三妹温润的中开始畅快地跳跃发射。痛快地发射完毕后,我扯下注满的套套,将滴到她的头发和脸蛋上,剩下一半时,我把套套塞进三妹的口中。这时我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拍下了三妹赤裸的身体和沾满的脸,然后我拍了拍三妹的脸,说,吞下去再吐出来。三妹屈辱地吸下了套套中的,吐出套套,用手接住,抬头用凄楚的眼神看着我。我又拍了几张她吐的淫照。最后我抚摸了几下她的头顶,俯下身子亲了亲她的额发,起身穿好短裤。这时我的又变得硬挺起来,我指了指挺起来的,说,小妹,哥太爽了。再来一发吧。三妹连连摆手,说,哥,今天饶了妹妹吧,天快亮了,妹今天真得不敢再服侍哥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