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P干老婆





转眼到了朋友约好的这一天,安慰了略有些紧张的老婆,还和老婆开玩笑说,玩的开心点,我期待下一次我们一起的时候,我提前出了门,把空间留给他们。我驱车到另一处住所迫不及待的打开监控画面……画面里显示朋友已经带着老王和老刘到了我家里,只听老王,老刘说,谢谢朋友找到这麽好的地方。这时我看大家都还很客套,我老婆在客厅一角局促的站着,气氛显得有些尴尬。都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麽,该怎麽做。上来就要怎麽怎麽样,看的出来他们生怕会让老婆不高兴,但3个男人肯定也渴望那种乱雨点桃花的场景,大家都是第一次这麽多人一起,有点不知所措了,面对眼前这个美丽的,谁也不好意思开始那第一步。


老婆走进卫生间大概清理了一下,回来後坐在沙发中央。老王坐她旁边,他把电视打开,里面放着些乱七八糟的电视剧,老刘说他去做点水沏茶,朋友坐在单人沙发上一会看看电视,一会看看老婆。老婆看他们3个,那想要却又不敢的样子,老婆觉得有点可乐,这时候老刘把水端了出来,为大家沏茶,然後坐下来。三个男人又胡乱说了些不着边际的话。几个人再聊起来,东一个话题西一个话题的乱扯。


老婆把鞋甩开,把双脚放在沙发上找了个自己最舒服的姿势,两条腿也自然的露出来,这个动作让3个男人的话题转移到她的腿、脚丫、身材和长相上,极尽赞美和殷勤。可还是谁也不进行下一步。


时间就这麽过去了,反而让老婆觉得有点饥渴,那感觉像个孩子面对一个大蛋糕却吃不到的感觉。


老婆感觉有点无聊,站起来走到窗户边望景。她把胳膊放在窗台上,交叉两腿,身体自然前倾,也自然的撅了起来,她知道这个姿势以她的身材来讲对任何一个男人都是个极大的视觉冲击,那圆圆的瞬间显露出来,对着这3个男人,翘起来後,那本来就短的裙子更向上提了提,大腿後面的曲线和皮肤,带着清晰的血管很是,而她身後不足3米的地方,就坐着3个对她身体着迷的男人。


老婆从玻璃里看见老王站了起来,走到窗户边,站在老婆的後面。


他从後面轻轻抱住老婆,抱得很紧,身体压上来,把老婆的身体板直。老王从後面开始亲老婆的脖子和耳朵。这一动作打破了僵局,也让老婆的瞬时迸发出来,老婆闭上眼,任由他亲着。心脏开始狂跳,这一刻的到来,会让这房间里的三男一女一发不可收拾,老婆想,一次面对3个男人,天哪,将会是什麽样子呢。


老王毫不客气的将手从後面伸进裙子里面,抚摸老婆的,手很有力量从上的边伸进去,然後肉弄象含水的气球一样的蛋。老婆任由他对自己的动作,知道这一切就要开始了,心跳开始加速,但故意将向老王的方向又翘了一下,老王借势将手指顺着老婆中间的股沟,将挑起来,然後向下向前伸过去直接摸到老婆湿漉漉滑腻腻得阴部。这让老婆哼了一下,腿夹了起来,身体自然的向後仰,也自然的倒在他的怀里。


老王的另一只手从老婆身後伸到前面,在腰间和胸脯上开始揉捏、抚摸。老婆回头配合他的亲吻,将嘴唇送到他的嘴边,两人热吻着,嘴里的烟味很重,老王的舌头使劲要伸进她的嘴里,老婆有点抵触这个动作,作为回应她把舌头伸了出来,老王如饥似渴的吸着,鼻息的热气呼出来扑在老婆的脸上,热乎乎的。她没想到这个最不擅言辞的老王会是第一个上来。他使劲顶着她,手指在里发狠似的又揉又按,老婆可以清除的感觉臀部被一根硬硬的东西顶着。


老王开始逐一将老婆上衣的扣子解开,把手再伸进老婆的内衣里,大把的揉弄老婆的乳房,当接触到乳头的时候,两只手指夹住它用力,老婆禁不住起来。这更刺激了老王,他把老婆顺势扳过身来面对自己,把老婆按在窗台上,再用右手掀起老婆的裙子,直接把手伸进她的,大手快要把那条小小的撑破了,手向里伸的时候,把细细的毛毛扯得有些疼,那里仍然湿滑,比在车里还要湿滑,所以老王的手指不停的在里面摸索着,找着,试图将手指伸进老婆的身体里面。


老婆本能的将一条腿微微曲翘起来,两条腿一起使劲夹着老王的手,抵御着那只手在下面的攻击,心里却迎合着。她看见老刘和朋友坐在沙发上,一眼不眨的看着自己,两双眼睛不断在自己露出来的身体上扫瞄着,尤其是裙子下面那只手正在肆虐的地方,和被解开扣子露出来的,仅仅被内衣包裹的胸脯和蛮腰。这种感觉真好,比在视频中让他们看的感觉更好。只是这两个傻瓜还在等什麽?


当老婆的眼神和老刘的眼神对在一起的时候,老刘像受到了鼓励,也站了起来。他站起身的一瞬间,老婆看见他的裤子下面鼓鼓的,那个鼓包再次证实了自己的魅力,证明自己有多,这让老婆很得意。老刘走过来,捧起老婆的脸,对着老婆的嘴深深的亲了下去,老王把手伸到老婆背後,开始解老婆内衣的扣子,老婆继续和老刘用舌头搅在一起。老王笨手笨脚的摸索了半天,终於把搭扣解开了,内衣无力的张开,懒散的挂在老婆的双肩,老王把老婆衬衫的向後拉下来,漏出那双白嫩的香肩,老婆的两支胳膊被衬衫和内衣袋子禁锢住,当老王把内衣向上拉开的时候,圆挺诱人的两只乳房袒露在三个男人眼前,那两双略带粉色的乳头硬挺挺的着眼前的男人们。老刘停止亲吻老婆,看着眼前两只漂亮的乳房,说到:「哦,小玉啊小玉,太美了……」「真是太美了!太美了!」老王也说到。


两人一左一右,开始揉弄老婆的乳房,老王将他那边的乳头含在嘴里,舌头不断在乳头上贪婪的舔来舔去。老婆的声立即大了起来,她最受不了的就是男人用嘴玩弄自己的乳头,性致盎然的时候,她甚至可以因此就达到,而老王的舌头不断的舔弄,想婴儿一样吸,然後用嘴唇夹住、摩擦,这让老婆全身酥软,那种快感瞬间传递到身体下面,再变成爱液流出身体。而在身体下面的两腿之间,老刘的手代替了老王,伸进老婆的里揉搓。


他的手没有老王的老实,手指尖在那里挑逗滑蹭,专门找那让人受不了的地方摸索,他弄得老婆下身扭动不断,想用手去把他拔出来,可胳膊在两人的身後几乎不能动弹。从老刘的手指,老婆感觉他玩女人的技巧要比老王多。但也因为这些刺激,老婆那里的爱液也像泉水一样分泌着,她的双腿根部都能感受到那些爱液滑滑腻腻的,老刘也感觉到了,手指顺着那滑滑的缝隙里就着大量的爱液,他轻而易举的找到了那细嫩的洞口,将一个手指毫不客气的伸到里面,刚进去,手指就开始在里面前後的搅动,老婆「嘤」的一声瘫软了。两条腿夹在一起,随着老刘的手指活动扭动。


老婆被两个男人的四只手揉弄的娇喘连连,浑身无力,嘴里不断说着讨厌和求饶的,但下身的湿度却告诉这两个男人,她喜欢这样。


老婆以为这种强烈的刺激已经达到顶点了,但当看到对面朋友正看着自己和这两个男人在一起,不怀好意地对他们们三个笑的时候,老婆知道,更厉害的,让自己心跳的刺激还在等着她,这只是刚刚开始的序幕而已。意识到这些後,她更激动了,到底自己能放纵到什麽程度,到底能接纳几个男人,那种被的感觉有多快乐,她已经不是在向往,而是在期待了。


随着两人的动作,老婆快站不住了。虽然窗外的凉风不断合着湿气吹进屋里,但身体还是燥热的不得了。老刘的手指在里面象泥鳅一样乱窜,一会儿进进出出,一会儿前後的抠弄,她甚至可以听到那手掌、手指和那里接触时因为爱液的缘故发出的「噗吱噗吱」的声音。而老王在上面,手托着自己的乳房,一边揉捏一边贪婪的吸舔自己的乳头,如果自己稍微放松一下,她能确认用不了多长事件,自己就能没出息的了。


朋友坐在那里,看了一会,他走过来,随着朋友越走越近,老婆喘息的越来越厉害,心跳也与来越快,如果他过来,老婆想,自己线个男人玩弄和猥亵了,这麽快,自己就被弄得浑身酥软,就这麽刺激,如果真的被他们按在身下轮流或者一起插入、蹂躏,那将是什麽样的快感啊?!


朋友走近了,蹲下身,正好面对老婆的两条腿,面对那个女人最私密的地带,只间隔一个头的距离,他看着朋友的手在她里摸索,那只手把撑得鼓鼓的,朋友的双手向老婆的大腿伸过去,开始爱抚那双匀称的玉腿,当他碰到大腿的时候,老婆快乐的浑身起鸡皮疙瘩,呼吸已经乱了套,上面和下面,3个男人,6只手,在老婆身上的摸索和揉弄,让老婆感到从未有过的快感和放纵,她觉得今天随他们来对了,接下来的一切肯定都会变得更好。她心理暗香:快点,把我扒光,全部扒光。


这时,朋友用双手拽住老婆的边往下拉,老刘感觉到了这个动作,也用那只本来在揉弄的手往下一起拉老婆的,老婆下意识的试图夹紧腿,试图夹住那条小小的半透明的不让他们脱下来,但那只是女人的下意识而已,也就短短的两三秒钟,那条就被朋友拉了下来,一把褪到脚踝。老婆的下身只剩下那条丝裙,反而最後的防线首先被突破了。老王在他们拉下老婆的时候,又从後面解开老婆裙子的挂钩和拉链,刚刚被拉下来,那条小裙子便随之掉落,盖在落在脚踝的上,将老婆的一双小脚也完全盖住。


老婆身体最隐私的部位和整个下身,完全袒露在他们眼前,再无任何遮挡。这一连串的动作,她根本没办法抗拒,发生在短短的十几秒之内,老婆能做的,除了配合之外,就是嘴里自然发出的好像不情愿的、撒娇一般的「嗯,嗯」声,和娇嗲的责怪声:「干什麽你们,坏蛋,你们坏死了……」但实际上,她还是由衷地喜欢在三个男人面前裸露自己的身体。


女人的这种声音和反映,更能激起男人的侵略欲。三个人没有任何语言的回应,只有手和嘴的回应,老刘和老王上下齐手的继续摸着、舔着、亲着老婆的身体,朋友蹲在下面,不断亲吻老婆的大腿,三人各尽自己所能,享受这个美妙的女人,老婆也享受这难得的刺激。


没有了遮挡後,三人更肆无忌惮的、更方便的玩弄老婆的,爱抚、挑逗、揉弄,三个男人的手指轮流交替的在老婆最敏感的地方进出,他们好像事先商量好的,一个人的手指刚刚从阴部里面出来,另一个紧跟着就伸进取,配合的天衣无缝,而且每个人的手指在里面的位置和动作都不一样,他们持续让老婆感受着被多人侵犯的快感和刺激。老婆感觉自己越来越无力,这种冲击让她身体酥软,让她的爱液横流,要不是被老王和老刘抱着、搂着,可能自己已经瘫软了,这才是真正被玩弄的感觉,她感觉这比来得还刺激。身上仅有的衬衫和下面婴孩头发一样柔软的毛毛一样的凌乱了,她整个身体也凌乱着。老婆觉得自己的双腿颤抖,四肢无力,快支撑不住自己了。这才多长时间啊,老婆想。她边喘气边似的央求:「让我坐下吧,我快站不住了。」三个男人停止了动作,老婆甩开盖在脚上的裙子和,三人把她扶到沙发上。老王跑去卫生间,拿了条浴巾让老婆垫在下面,老王的举动再次让老婆感到一点点欣喜,亲了他一下。老刘也不示弱,举起茶杯喂老婆喝水。这一动作把大家都逗乐了,只穿着衬衫的老婆一边笑一边用衬衫摀住自己的胸脯,但随後为自己的这个动作感到可笑,下身全部裸露着,上面捂起来还有什麽用?想到这里,老婆自己把最後的内衣和衬衫脱掉,朋友把所有衣服拿起来整齐的放好。这些男人们一连串的动作,和直勾勾火辣辣的眼神,让老婆禁不住再次性起。嗲嗲的问他们:「我好看麽?和照片一样吗?」三个男人齐声说好看好看。然後各自再一边赞美一边将手和嘴再次伸向老婆的身体。夸奖,这让老婆情不自禁的高兴。的她在三个男人中间,感觉犹如众星捧月。而他们在自己身体上的每一个动作,让老婆的每一村极富都春花怒放一般的快乐。


老婆正在享受再一次的爱抚的时候,老刘俯下身去,拉开老婆的双腿,嘴巴直接吻向老婆的。老婆惊叫一声,说到:「不行。不要!」朋友迟疑了一下,老婆说:「让我洗洗好吗?你们也要去洗澡。」老王和朋友都说:「好,好,大家都先洗澡吧。」老刘笑着说:「好,那小玉洗回来,我要第一个吃她!」老婆站起来,拉起垫在下面的浴巾挡在身前,走向其中一个卧室里面的卫生间。当从沙发之间的空隙,从三个男人眼前走过去的时候,後身裸露着,圆圆的翘着,朋友伸手朝她上轻轻打拍了一下,「看看咱麽小玉的又圆又白,迷死人了!」「讨厌!」老婆骂了一句,扭着跑开了,像一汪水样上下左右的颤着。


下面被他们搞得乱七八糟的。老婆进卫生间之後,突然发现没带妇女用的洗液和润肤脂。正考虑是否用香皂的时候,发现在洗手台上有酒店摆放的洗液。老婆一直对自己身体的保养很在意,几乎每次洗澡後都会花很长时间往身上涂抹润肤露一类的东西。但今天就只能凑合吧,她知道今天还可能要再洗几次。「把自己洗得乾乾净净的,让三个人好好享受自己……」天哪,今天真的要彻底放纵一次了。她一边洗着身体,一边想,一会儿,他们会一个个的来,还是一起?老婆喜欢男人对自己身体的迷恋和狂热,喜欢那些眼神,爱抚的手,还有湿热的唇舌在自己身体上游走,何况今天会有三个一起,想着这些,心跳又加快了。


淋浴之後,老婆还是围着那块浴巾出来,回到客厅的一路上,几个人一眼不眨的,看得她有些害羞,她坐下後仍然围着那条浴巾。脸颊边两缕头发湿湿的挂着更显妩媚。她把两腿蜷起来放在沙发上,对他们三个说:「你们也去洗澡!」朋友说:「老王老刘,你们俩先去吧,我等你们洗完了再去。」老王和老刘分别奔向两个卫生间。朋友坐过来把老婆搂进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老婆一手搂着朋友的脖子,一手开始解朋友T恤的扣子,低声的问他:「想我吗?」朋友说:「想啊,你看看我下面。」


老婆说:「讨厌……他们俩没事吧?不会有什麽事吧?」「你觉得呢?没事,大家都那麽熟了,有我呢,怕什麽?」朋友说到。


「就是因为有你!老坏蛋!都是你安排的!」老婆说。


「喜欢不喜欢?刚才看你的样子,美死了吧?」朋友问。


「嗯,还不知道,不过刚才挺好的,真的。」老婆说。


「知道你喜欢,看你的眼角红着,下面一直湿着,就知道了,难得的机会,放开了玩玩,一会儿让你爽个够!」朋友的手伸进浴巾里面摸着老婆的那里,「看看,一直这麽湿,骚死你了。」他说到。


老婆把手伸进朋友的衣服,抚摸的他的胸口,用最低的声音又问他:「讨厌!看我被他们俩弄,你吃不吃醋?」「你高兴我就不吃醋。况且吃醋也轮不到我呀。也该你老公吃醋啊。他知道麽?」「知道。我告诉他你在。」老婆说。


「那就好,一会儿我们替你老公好好弄你!好不好?」朋友说。


「坏死你。一会儿你不许带头欺负人。」老婆撒娇的说,然後把嘴贴上朋友的嘴,她自己都已经忍不住了,两腿在下面磨来夹去的,恨不得他们三个现在就让自己欲仙欲死。


「就怕你要不够啊。」朋友拉开围在老婆胸前的浴巾,扔在旁边,一边和老婆接吻,一边在她身上爱抚。老婆顺手将他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两腿之间夹起来。朋友又笑了一下,手指伸进老婆的里面。


伴随老婆轻轻的声,老王和老刘差不多同时从卫生间出来,老婆听到他们俩走过来,转过头看他们俩。他们谁也不说话,站在老婆面前,都围着浴巾。两个人裸露的上身都很壮实,老王的身体比较黑,多了些赘肉,尤其是肚子的部位,显得胖了一些。而老刘很白,相对更结实。


朋友边说去洗澡,边把浴巾挪到沙发,让老婆坐上面。老王坐到老婆旁边,手直接开始抚摸老婆的大腿,亲她的肩膀。老刘站到老婆正面,还戴着眼镜,老婆好奇又不自然的笑着看他,老刘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老婆,然後拉开自己的浴巾。那根家伙直挺挺的对着老婆,像在对老婆一样。老婆的脸一红,但目光还是被吸引过去,看到老刘的东西,她心里第一个反映就是「嗯,不小,长得还不错。」但还是说了句:「干嘛你?」,然後不好意思的侧过头去。老刘又凑近了一下,这下身体离老婆更近了,他自己也有些紧张,然後对老王说:「老王,别不好意思了,让小玉检查检查,我们合格不?」口气虽然自信,但声音还是有了颤音。老王象下定决心一样,说:「好!看看小玉喜不喜欢!检查就检查!」说罢,也站起来,直接将浴巾拿下扔到一边。


当老婆看到老王的那根东西时,心里不禁一惊,这个家伙好大,几乎是和他的身高成正比的!老王的东西虽然没有老刘的那麽直挺挺的,但半软的东西也呈90度直对着老婆,而整个家伙在那里弯弯的呈一个弧形,就现在这个样子,也比老刘的长出不少,朋友的家伙她见识过,只能是一般,所以他们3人当中,老王是最大的,而且是倒钩形。


老婆坐在他们面前,手捂着自己的胸,双腿紧闭,正在想下面该怎麽办的时候,老刘又用发颤的声音问她:「喜欢吗?」,声音很低也很挑逗。老婆无法正面回答,仍然只是「讨厌……」两个字作答。


老王坐下来,亲吻老婆的脸、脖子和肩膀,很温柔,手也轻轻的爱抚老婆的乳房,然後把握住老婆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生殖器上。老婆攥着它,自然的上下套弄起来,但眼睛一直看着老刘的那根东西。老刘看见老婆的眼神後,又往前凑了一点,几乎可以碰到老婆的脸,老婆明白了他的意思,伸出手摸了摸老刘的生殖器,那家伙烫得不得了,当老婆的手碰到它的时候,它的硬度又增加了,竖立着,简直可以贴在他自己的肚皮上。老婆把它往下拉了拉,让它直直的对着自己的脸,然後凑过头去,张开嘴,把它放进嘴里。老刘发出一声沉沉的後,抬起头开始大口的呼气,嘴里不停的发着「哦哦」的声音……老婆继续含着老刘的,用舌头和嘴唇爱抚着它。老王看着,手在老婆的身上继续摸索。老婆手攥着老王的家伙,感觉那东西也越来越硬,因为只顾着老刘,手只是攥着不动,但那个环径粗壮得让老婆又欣喜又害怕。老王把手挪到老婆的身後,顺着圆乎乎的伸下去,老婆配合的稍微抬了抬,然後坐下,他的手被坐在下面,温热湿滑的触感立刻传到他的手指,手指在下面挑逗着老婆的阴部。他开始用嘴亲老婆的肩膀、後背。


老刘一边享受,一边开始把身体轻轻的前後晃来晃去,他低头看着老婆,双手抱着老婆的双腮,当老婆抬起那双大眼睛看他,两人对视的时候,老刘瞬间说了句:「我X,真受不了了!」他知道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几下,可能是第一个败下阵来的。他脱离了老婆的嘴,跪下来,使劲的和老婆接吻,双手仍然托着老婆的脸蛋。这时候老王把手拿了出来,起身站到老婆面前,和刚才老刘的姿势一样,老刘就自然的坐到老婆的另一边,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老婆立刻明白他要什麽了,她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但是老王的尺寸让老婆有点憋得慌,她更多的是用舌头像吃冰棒一样,在老王的生殖器上,上上下下的舔着,而老王这时候发出的声音比老刘要更雄壮,更低沉,声音也更夸张。


这时候朋友也出来了。看见眼前的情景,什麽也没说,坐到原来老王的地方,和老刘一起,四只手在老婆的身上摸来摸去,一边欣赏老婆的每一个动作。老婆被他们俩摸得不时的扭动和闪躲着,夹着的腿经常被老刘使劲地拉开,眼下的的气氛让老婆感觉异常的刺激,她知道正式的、期待良久的,这种被多个男人一起玩弄的快感正一步步地朝她袭来,今天要抛开所有的顾虑,彻彻底底的放纵自己了。


老王也受不了了。他主动地从老婆的嘴下退了出来,蹲下去开始亲吻老婆的大腿。老刘问朋友要不要来。老婆转脸看着朋友撒娇的说:「别讨厌了,让我歇会儿吧,嘴快肿了都」。边说边用手去爱抚那熟悉的,朋友满是汗毛的胸口。朋友一身的汗毛,很浓重,像是西方人的汗毛一样浓重,之前和老婆单独亲热地时候,老婆很喜欢和他身体接触的感觉,说毛茸茸的像个大毛绒玩具。这时候又忍不住伸手轻轻的抚摸。朋友只是乐,不说话。这时候老婆发现他还围着浴巾,就问他,为什麽不解开。朋友笑着说,几个男人一起赤裸的坐一起,还真有点不习惯。老婆「呸」了一声,骂道:「都是你最坏,把人家搞成这样了,自己还装蒜。」顺手拉开他的浴巾,但朋友可能因为紧张和尴尬,下面的反映不是很大。


老刘对老婆说:「玉儿啊,让哥哥们亲亲你好吗?」虽然已经进入了状态,但老婆还是有点尴尬的问:「你们一起?」当问完後,老婆立刻後悔了,她这样问好像是要求他们一起来似的。


「好啊。小玉喜欢,我们当然愿意啦」老刘说道。


老婆正想解释自己不是那个意思的时候,老刘已经起身,拿了2个靠垫,和老王一起,跪在老婆面前。老婆轻轻的叫了声「天哪……」随後把头靠在朋友的身上。


老刘和老王换了个位置,老王托起老婆的左腿向上、向外托起来,朋友把老婆的右腿向自己的怀里拉,老刘用双手按住她的大腿根。这样,老婆靠在朋友身上,两腿成V字,阴部就在三个男人面前完全的展开了。她已经没有拒绝的机会了,当隐私部位完全暴露的时候,她也不想拒绝了,她想看看,到底自己的身体对他们有多大的力,也想尝试那情景给自己的快感。


「真美呀。」「好嫩!」「馋死人了!」「这里长得真好看。」……三个人不停的说着,但三双眼睛紧紧地、直勾勾的盯着老婆的阴部看。尤其是老刘和老王,像两个孩子再研究一个从未见过的好玩意儿一样。


你看这里怎样怎样,这里是怎样怎样,他们三个一边看,一边研究着,朋友像个老手一样让他们看这看那的。谁也不动手,只是用眼睛和语言不断的刺激着老婆。


老婆被他们这样看着研究着,这生平还是第一次,尤其又是被这麽多人一起。她被弄得既兴奋有害羞,害羞的感觉反过来又刺激她,当男人们的手在腿上摸来摸去,她总期望能有双手或者一或者一个舌头可以实实在在的碰触到自己的,但每次都落空了,这种期望反而让她更难忍。这时候,的洞口开始像饥渴的一个小嘴一样张开又闭上,张开又闭上。随着这个细微的动作,一滴滴的透明的滑滑的液体也往外挤,那软软的婴孩头发一样的毛毛里,那全身最细嫩的肉开始泛红,发亮,充血,变的更加肥厚甚至肿胀,然後,呼吸更加急促,身体更加发热,脸蛋和眼角也泛起粉色的春光,眼神更有一种焦急的、期待的迷离。她乾脆闭上眼睛,任由他们三个大男人欣赏自己的身体,自己的阴部,自己的春光。


这时候不知道是谁的手指,开始轻轻的在那里触摸起来,一上一下的,还在那本来不大的地方打着圈圈,手指细微的动作让老婆全身颤抖,想合上腿,腿却被人抱着,只有用自己最大的力气扭一扭,用缓解一下了。这个动作让另外的两人也加入进来,三个男人的手指挤在那小小的地带,没有章法的四处游荡,有的在揉,有的在滑动,有的在拔开什麽,老婆已经分不清楚那只手指是谁的,那表面异常敏感的肌肤不断承受着三个人给於地刺激,当某个手指碰到异常敏感的地方,她身体会随着强烈的颤动一下,声音也急促的跳动一下。


在沙发上被他们这样弄着,老婆有点忍不住了,越来越强,声音象小姑娘不高兴後的哀怨,娇滴滴的。那里越来越湿,她好想他们有进一步的动作,这时候不知道是谁,把手指顺着爱液流出的地方轻轻的伸了进去,像条泥鳅一样,然後在里面搅弄,继而一出一进的滑动着,然後出来,换另一个人的手,再搅弄一会,再换另一个人……每个人的手法和力度都不一样,最可恶的是,不知道是谁,手指伸进去後在里面曲卷成一个钩子,抠啊抠的,还有人在外面配合着扫弄那些细嫩的肉,爱液已经无法阻挡的流到地带,好讨厌啊,谁在合会阴那里搔弄?痒痒的。这分明是配合着一起玩弄自己,他们这麽搞自己,换做人和一个女人都会疯掉的。这些动作合配合让老婆的身体不再听从自己,她的动作随他们手指的力度和频率扭着,她的手开始攥住朋友的家伙使劲。轻轻的,用自己都快听不到的声音含羞的问:「你们,你们,到底要干什麽呀?坏死了,难受死了……」这时候朋友对另外两个人说:「看看,小玉都急了,是时候了,按计划,老刘,你先来吧,别让玉儿着急啦。」老婆突然醒悟到,原来他们已经商量好怎麽对付她。换句话说,他们三个男的,早计划好如何玩弄自己了。想到这里,想被他们玩弄的慾望更强烈了。她又接着撒娇的癫怪了句:「坏死你们三个了。老坏蛋!老色鬼们!」老刘听到朋友说话,摘下眼镜,随手放到茶几上,转身看了看老婆,正好和老婆期待的眼神对视了一下。然後低头,一张大嘴热乎乎的直接盖住老婆的阴部。一声满足的後,老婆身体瞬间绷得紧紧的,头向後仰去,攥着朋友的手更使劲了,另一直手下意识的抓住老刘的头发。


老刘的头埋在老婆的双腿之间,上下晃动,那里两人接触的部位发出嗞嗞的声音。老刘的舌头和嘴唇在老婆里外不停的、不规律的搅和,这是老婆最喜欢的。那舌头像泥鳅一样往里使劲钻,又钻不进去,两片嘴唇和呼出来的热气,和着男人的口水在她阴部乱扫,老刘脸上微微的胡茬扫在老婆大腿根部,那鼻子时而碰到耻骨的部位,虽然在外面,但这所有的一切都让老婆浑身酥痒难耐,老刘的动作让她的身体和声迷乱了,而她只能通过乱扭自己的身体,和胡乱的哼哼来释放那些超过自己身体承受能力的快感。何况,这是在三个男人面前,这仅仅是开始,还有两个男人在看着自己美妙的身体和的花蕊,对自己垂涎欲滴。


老婆真希望这三个男人一起来舔,用三条舌头、三双嘴唇让自己乾乾脆脆的疯狂一把。


想到这里,她离开朋友的身体,将上半身靠在沙发背上,拉住老王和朋友,往自己怀里按。两人立即知道她的意图,一左一右,将老婆的两个乳头含在嘴里用舌头拨弄。


老婆立刻疯狂了。这样的刺激早已超出一个女人的承受能力,上下三个最敏感的地方同时被男人的舌头和嘴刺激和侵犯者,这种感觉想三条电流同时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在身体里乱窜,然後撞在一起,迸出闪电一般的火焰燃烧着老婆的情慾,让她的感觉也燃烧起来,越烧越旺。而这种强烈的冲击力和无与伦比的刺激,一波波的袭来,中间没有丝毫停顿,以瞬间为单位。老婆除了被动的迎接,被动的被他们玩弄,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和慾望,她被这三张男人的嘴彻底摧毁,任他们蹂躏自己的身体,她恨不得自己就这样一直被他们玩弄下去,不停止。虽然这样的快感老婆已经承受不了了,但她仍然希望再来的猛烈点,再多点,再刺激点,乾脆就这样因为快乐而昏过去好了。


她越放纵,身体的反应就越大,越大声的,三个男人就越使劲。


老婆的腿仍然被上面的两个男人锢着,她感觉下面已经一塌糊涂了,老刘的舌头从阴部一步步的舔到的洞口,然後在那周围扫弄,他的双手把向相反的方扒开,然後再用舌头使劲去舔那露出来的粉红的肉。乳房合乳头被朋友和老王各自以不同的方式舔弄。她完全没想到一上来就被三个人这样猛烈的侵犯。她抓着朋友和老王的手,指甲几乎可以陷进他们的肌肉里。已经变成几近哭泣。酥麻的感觉让身体自然反应的想扭动,但被三个人禁锢着,反而的声音更大、更,也更刺激这三个男人的慾望。


老刘像个贪吃鬼,不停的发出吱吱的声音。老婆强忍住自己的慾望不被彻底的释放出来,不那麽快就达到,她下意识的期望自己能多坚持一段时间,多享受一段时间,多享受一个男人,她知道,这三个男人会轮流跑到下面,给自己更多的快乐,他们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朋友和老刘互换了位置。老婆用接吻的方式报答了老刘给自己带来的快感,他的唇和舌头还带着自己的爱液,有一点滑滑的。朋友比老刘温柔,但朋友专门在一个点上,也就是那个花蕊的中心,上不断的挑逗着,她早就领教过,虽然也一样的麻痒难耐,但必须忍住,总算可以有一点喘息的时间和老刘、老王在上面亲热。老婆左右来回的接纳着两个人的热吻,这几个男人已经不顾及什麽了,三人的体液在老婆的嘴里融合,甚至老婆的口水在接吻时流进他们俩的嘴里的时候,她发现老王还会贪婪的咽下去。


朋友没有攻击多少时间,像个东道主一样把老婆的身体礼貌的让给老王。这个动作让老婆自己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个被男人玩弄的玩物,这种想法让她内心里的淫贱的意识迸发出来,满足了她那种反相的快感。但朋友和老刘,已经让老婆在他们的舌头下快乐的将近半个小时。这虽不是最长的纪录,但肯定是最刺激的纪录。老婆看着他们之间的动作,感觉自己像是一盘美味佳肴轮流让这三个人品嚐。与平时自己在外那种淑女的形象强烈的反差,让老婆觉得有一种释放的快感。


该老王了,该这个老家伙用嘴玩弄自己的了,老婆想着。


当想到这里,那个放纵的另一个自己又跳出来操纵了她的身体,让她又开始期待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