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各怀淫心思

还有几米便到家了,踏出电梯的冯可依松了口气,就在这时,第一波便意汹涌地袭了过来,腹中翻江倒海,不自觉地收缩,紧紧夹着电动假向里面吞噬。


啊啊……好难受,啊啊……启杰先生,都怪你……冯可依幽怨地暗啐一声,酥软无力的身体靠在墙壁上,一点一点地向前挪着。


好不容易来到了房门前,冯可依心焦火燎地掏出钥匙,捅了几下才捅进钥匙孔,只听「咔嗒」一声,门锁开了。颤抖的手握住把手用力一旋、一拉,可是房门只开了一道缝,冯可依奇怪地望过去,门上挂着防盗门链。


「不会吧!」冯可依郁闷地叫道,心想,房间里有人?难道俊浩回来了!他不是说在朋友家住,今晚不回来了吗……「姐……是你吗?」


从房间里传出冯俊浩的声音,随后响起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心中一惊,冯可依慌乱地想道,啊啊……是俊浩,可是我穿成这样,怎么见人啊!在哪能换衣服呢!糟了,他过来了,来不及躲了……「姐,你回来了,又这么晚,星期天还这么忙吗?」冯俊浩向外看了一眼,见是冯可依,便放下了防盗门链,把门打开。


「嗯……我回来了,俊浩,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不好意思看弟弟的脸,冯可依羞耻地低下头,一边小声地说话,一边佝偻着身子,踏进房门。


「刚回来没多长时间。」冯俊浩随口答道,下一瞬间看到冯可依穿着暴露的吊带短裙,不由吃了一惊,目瞪口呆地叫道:「咦!姐你搞什么?脑袋坏掉了!怎么穿成这样?跟站街女郎似的。」「你脑袋才坏了呢!哪有这样跟姐姐说话的。」气恼之下,冯可依回敬了一句,看到冯俊浩的眼睛都瞪圆了,瞄在自己的上,连忙伸出手,捂住从吊带短裙露出来的大半个乳房,结结巴巴地说道:「这可是晚礼服,很贵的啊!名流美容院举办了一个派对,突然通知我参加,我又没有晚礼服,只好向公司借了一件,短是短了点,可是,只剩下这件了,没有办法,只好将就着了。」唉……姐姐,你在说谎……冯俊浩清楚地看到冯可依交叉起来护住的手腕上,还印着几道未褪去的红色淤痕,一看就是紧缚肌肤的绳索留下的,心中一阵激荡,不由脱口而出,「这么艳丽迷人的姐姐,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呢!姐姐,你还是适合穿这些暴露的衣服啊……」「想死啊你,竟敢调戏姐姐!」冯可依羞恼万分地抬起手,用力地在冯俊浩的脑袋上拍一下,以做惩戒。


「哪有啊!我说的是实话,姐姐身材这么好,不露一露太可惜了。」冯俊浩揉揉一点都不痛的脑袋,感觉调戏姐姐实在是太刺激了,尾椎骨都酥麻起来,正要再说点什么,见冯可依俏脸一扳,不高兴了,连忙嘻皮笑脸地说道:「我开玩笑呢!别生气啊!我的好姐姐,我肚子饿了,给我做点好吃的呗?」白了冯俊浩一眼,冯可依无奈地说道:「好……好……好……我给你做,撑死你!等我洗完澡的吧!出了一身汗,难受死了。」「谢谢姐姐。」冯俊浩亲热地搂住冯可依的肩,抚上犹如凝脂一样光滑的肌肤,那种舒美到极点的触感不禁令心中一阵荡漾。


「讨厌啦!也不知道让让!」脸突然红了,冯可依轻啐一句,甩开弟弟的手臂,仿佛逃似的从冯俊浩身前挤过,快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咦!这种味道好熟悉啊……冯俊浩用力地嗅着空气中冯可依留下来的体味,芬芳的香水味儿下似乎有一种令他兴奋的淫香。


哦……和那天姐姐刚换下来的是同一种味道,我知道了,是姐姐分泌出来的爱液的味道……姐姐的手腕上还有被绳索绑缚过的痕迹,姐姐又去月光俱乐部了吗?做的是和荔梅姐、裕美姐一样下流的事情吧!还是和那个死胖子,或者被其他的男人紧缚调教……冯俊浩想到自己这几天乐此不疲地调教王荔梅和刘裕美的情景发生在亲爱的姐姐身上,心中不由又是嫉妒又是兴奋,一下子勃起了,胀痛欲裂地顶在裤裆上。


瞧着冯可依有些怪异的行走姿势,一扭一扭的腰肢、短裙下若隐若现的浑圆臀部、雪白的大腿,冯俊浩的眼神都直了,贪婪地看着散发出无尽魅惑的姐姐,兽血一阵沸腾,好想扑过去,把喜欢受虐的姐姐按在地上,尽情个够。


「怦」的一声,冯可依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冯俊浩这才松开一直紧握的双拳,额头上的青筋直抖,像牛那样喘着粗气。竭尽全力才忍住侵犯姐姐那禽兽不如的行径,冯俊浩一阵后怕,幸亏姐姐婀娜的身姿从眼前消失了,他才没有丧失理智,做出无法收场的事来,可是心中依然激荡高昂,同时有些后悔,怪自己关键时刻退缩了,没有雅妈妈说的男人气概。


换下吊带短裙,穿上睡袍,取了一套内衣,冯可依便离开了自己的房间,来到浴室,轻轻地锁上门。


肚子「咕咚咕咚」地响着,发出一阵悲鸣,冯可依忍耐着迫切的便意,脱下吊带短裙,放在一旁的洗衣笼里,然后,打开热水阀门,让温暖的水流从头奔流而下,冲洗着不洁的身体。


没有选择马上排便,不是由于鞠启杰的命令,还能勉强忍耐的冯可依自己苛责着自己,挤出一些洗发液,均匀地抹在头发上,开始洗头。


「臭小子,明明说好了不回来的,真讨厌!」冯可依怨怪着亲爱的弟弟,如果今晚冯俊浩不在,她肯定会在客厅一边忍耐苦痛的排泄感,一边沉浸在甘美的里面,等到忍到极限,便跑到浴室里,在喷出屈辱的浣肠液时,享受刺激无比、愉悦万分的。


头发洗完了,强烈的便意已经到达极限了,冯可依地摇摆着臀部,感到不止里火热无比,整个身体都被肚子里翻江倒海的苦痛弄得宛如被烈火焚烧似的,腾起一股异样而刺激的快感。


启杰先生,我要把你射进来的东西排出去了,你真是一个霸道的人啊!从来不会对我笑,对我一点也不温柔,还把小便尿在人家的里,可是,我就喜欢你这样对我……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冯可依一边想,一边慢慢地蹲下去,由于压迫,腹中奔腾的液流更加狂暴了,拼命地寻找着渲泄的通道。忽然,冯可依又站起来,双手扶住浴缸,把臀部撅得高高的,好想把浴室洁净的地面弄得乱七八糟、肮脏无比,感觉像这样把混合着、尿液的洪流从高处喷射出去,才是她最想要的。


「启杰先生,啊啊……啊啊……好想你现在在我身边啊!好想你狠狠地训斥我啊!啊啊……啊啊……你的可依要做坏事了,要把你尿在人家里的小便排出去了,啊啊……啊啊……还要像不听话的小狗那样在浴室里便便……」唯恐被冯俊浩听到浪叫声,冯可依一边压低声音,一边把右手伸到臀后,攥住里的电动假,用力一拔。


随着漂亮的七彩水晶电动假离开身体,一阵漏气的声音从里响起,凄惨地露出一个幽深圆洞的剧烈地蠕动着、收缩着,不时露出里面红嫩的肉膜。


「呀啊……要出来了,啊啊……啊啊……俊浩,不要看姐姐排泄的地方,啊啊……啊啊……求求你了,好弟弟,不要看,姐姐现在的样子好下流,啊啊……啊啊…」黄褐色的尿流像开闸的洪水一样从里喷射出来,在空中形成一个拱度很大的抛物线,湍急地砸在浴室洁净的瓷砖地面上,冯可依时而回想冯俊浩瞪大眼睛看她从吊带短裙里半露出来的的样子,时而打破禁忌,想像着一起长大的弟弟就站在身后,色迷迷地看她排泄的下流模样,同时,快速地拉扯着上的银环。


视线开始模糊,意识开始飘散,脑中一片空白的冯可依一边本能地排泄着,一边被刺激无比的受虐快感带上了一个又一个。


×××××××××××××××××××××××××××××××××××在冯可依开始洗头的时候,冯俊浩蹑手蹑脚地来到浴室旁,轻轻拧了一下把手,浴室的门却纹丝不动。


无论是和冯俊浩在西京一起生活的时候,还是在汉州的公寓里招待他暂住,冯可依对疼爱的弟弟没有一点警戒心,从来不在房间里上锁,洗澡的时候,也只是事前提醒一下,以免他无意间闯入而尴尬。


冯可依始终认为对家人抱有防范是一种很失礼的行为,会破坏家人间温馨的气氛。一直憧憬的姐姐这么信任他,冯俊浩为此非常感动,从来没有误闯过姐姐正在洗澡的浴室,也从没有产生过的龌龊心理。


不过,自从来到汉州的姐姐家后,冯俊浩就变了。趁冯可依挂上浴帘、洗澡的时候,偷偷潜入到浴室里,从洗衣笼偷她刚换下来的,用力嗅沾附在上面的的味道,这是冯俊浩最大的乐趣。冯俊浩想确认一番与冯可依擦身而过时闻到的令他兴奋味道是不是姐姐分泌出来的爱液的淫香,便打算再偷一次,可是浴室却被锁上了,进不去了。


难道姐姐发现我偷她的事了……思绪到此,手心冒出虚汗,冯俊浩一阵紧张、一阵羞惭,可是,奔腾的却怎么也无法抑制,便悻悻地转身,向冯可依的卧室走去。


冯俊浩眼中一亮,见姐姐刚才穿的深紫色吊带短裙轻飘飘地搭在床头,连忙伸出手,细细地抚摸,短裙非常光滑,就像丝绸一样。


好轻啊……就像护着什么宝贝似的,冯俊浩捧着宛如西式睡衣的吊带短裙,情不自禁地把脸埋在柔软的面料里,鼻翼用力煽动,深深地嗅着姐姐的味道。


啊啊……这就是姐姐的味道吗!啊啊……姐姐……吊带短裙吸附了一些汗,不大明显的汗酸、香郁的体味,还有芬芳的香水混杂在一起,飘进了用力狂嗅的鼻子里,正是这种令他神魂颠倒的味道,冯俊浩兴奋地喘着粗气,裤裆里的再次高高地勃起。


嗅了许久,一脸陶醉的冯俊浩慢慢地把脸抬起来,凝视着手中薄如蝉娟的吊带短裙,眼里发出温柔的光芒。小心翼翼地把短裙放在原来的地方,冯俊浩低下头,在短裙的胸襟和裙摆处各吻了一下,脑中幻想着他正在亲吻姐姐的乳房和,然后,喃喃地说了一句,「姐姐,我喜欢你。」便离开了冯可依的卧室,挺着高高隆起一团的裤裆,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锁好房间的门,冯俊浩打开衣橱,把玩偶莉莎抱出来,放在床上。一边凝视着和姐姐一般无二的莉莎,冯俊浩一边把手放在裤裆上,搓揉酸胀难耐的,矛盾地想着,姐姐好迷人,好想和姐姐做啊!可是,这是啊!我该怎么办好呢……「俊浩,我知道你喜欢你姐姐,想要了就到姐姐这儿来,绝对不能闯过那道红线,和可依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来啊!」分别前,雅妈妈叮嘱的话浮现在脑海里,冯俊浩还记得当时自己信誓旦旦地发誓,绝对不会对姐姐有非分之想,可是,姐姐穿着暴露的吊带短裙那魅惑妖艳的样子却挥之不去,深深地印在脑海里,还有令他兴奋得颤栗的体香也像附骨之疽,紧紧地缠绕着他,令他好想不顾一切地去占有姐姐、调教姐姐。


手掌放在了玩偶莉莎的乳房上,冯俊浩下意识地用力一抓,感到一种与真人一般无二的触感,不由吃了一惊,再试探地揪起乳头,放在指腹间摩挲,柔腻结实,富有弹性,完全没有乳胶的虚假感,就像在摸女人真实的乳头。


做的好逼真啊!以后我就把莉莎当成我的姐姐吧……冯俊浩一阵狂喜,还以为雅妈妈送给他的玩偶只是样子酷似而已,没想到手感那么好,就像真人一样,有了它,就不用冒着触犯禁忌的危险侵犯姐姐了,完全可以用这个尺寸和姐姐一模一样的玩偶发泄了。


姐姐和荔梅姐、裕美姐一样,是个喜欢受虐、被世人不容的女人啊!可是姐姐,我一点也不嫌弃你,还像以前那样喜欢你,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好好地调教你,带给你快乐啊……在刚刚觉醒、倍觉新鲜刺激的SM世界里,王荔梅和刘裕美在他的调教下,地扭动腰肢,放浪地的样子逐渐和穿着深紫色吊带短裙的冯可依重合在一起,冯俊浩兴奋地喘着粗气,把润滑油倒在手里,迫不及待向玩偶莉莎的抹去。


「这个假人的是经过计算机仿真程序制作出来的,采用世界上最先进的3D打印技术,和你姐姐的蜜穴一模一样,不差毫厘,就连里面肉壁上的颗粒,这么细小的地方也没有忽略哦!」脑海里忽然浮起这句话,当时还认为雅妈妈在戏弄自己,自从摸了玩偶莉莎的乳房和乳头后,冯俊浩不这么想了,认定雅妈妈说的都是真的。


「姐姐,我来了……」冯俊浩手忙脚乱地解开裤带,脱下裤子,趴在玩偶莉莎身上,握着坚硬如铁的,死命往涂满了润滑液的蜜穴插去。


「啊啊……姐姐,你下面好紧啊!这就是和你的感觉吗!好舒服啊!我的都要融化了……」冯俊浩一边兴奋地望着呈现出一副娇羞可人的表情、仿佛活过来的玩偶莉莎,脑中幻想的却是冯可依,一边不停地说着心中的感受,巨大的快若闪电地在爽畅得无以言表的蜜穴里律动,发出一阵「咕叽咕叽」的声音。


×××××××××××××××××××××××××××××××××××「俊浩,吃好了吧!我先去睡了,晚安。」的后,脸上呈现出异样潮红的冯可依耐着羞窘的心事,好不容易陪弟弟吃完晚饭,便慌慌张张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不仅是因为明知道弟弟在家,还在浴室里排泄、,淫叫,做了见不得人的羞事,和冯俊浩面对面坐着吃饭时,冯可依感到弟弟看向她的目光大胆火热,似乎充斥着欲情,就像男人求欢的眼神。冯可依这种眼神并不陌生,张翔一就总拿这种令她脸红心跳的眼神,爱慕地看她。


连纯真的俊浩都用这种眼神看我,都是我不好,穿得那么暴露,不知不觉地到他了……冯可依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如坐针毡地坐在冯俊浩前面,羞惭地承接着弟弟射在自己脸上、身体上火辣辣的目光,心里发出哀伤的叹息,感觉自己不是个好姐姐。


「啊!老公给我挂电话了!」冯可依看到从回来后便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一闪一闪地闪着蓝灯,便拿起来一看,通知栏里显示有未接来电和新到短信,都是来自寇盾的。


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响铃十二次的记录,冯可依不禁想象着寇盾等待她接电话的样子,那张令她牵挂的脸上肯定布满了失望,一时间,胸口仿佛压了一块大石似的,分外难受。再看来电时间,正好是在浴室里排泄,沉浸在刺激的浣肠快感的时刻,冯可依顿时受不了了,眼里流着悔恨的泪,连声道歉,「对不起,老公,对不起……」抹了一把泪眼朦胧的眼睛,冯可依打开短信。


——可依,你还好吗?怎么不接电话呢?应该已经参加完派对、回来了吧!


我现在正陪证券公司的客人吃饭,借去洗手间的机会给你发短信。那么,不说了,明天再给你去电话吧!要注意身体啊!我最爱的可依!——「呜呜……呜呜……老公,呜呜……呜呜……对不起,对不起……」手机从颤抖的手上滑落到地板上,冯可依被始终没有变、一直深深爱着自己的寇盾触动了心弦,一下子伏在床上,痛哭起来。


双肩不住抽动着,脸旁的床单濡湿了一,冯可依哭了足有一个小时,直到房间外传来冯俊浩上洗手间「咣当」一声关门的声音,才担心被弟弟察觉到异样,抹了抹红肿的眼睛,止住了哭泣。


我不能成为老公实现梦想的阻碍,老公,我好后悔啊!如果时间能倒流,我绝对不会来汉州,绝对不会去月光俱乐部,可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啊!我好想回头,可是为了你,为了你的事业,我只能继续背叛你、欺骗你,老公,请你宽恕愚蠢的可依吧……冯可依懊悔无比地向寇盾忏悔着,然后,挥动灵活的手指,充满爱和感激地把日常的生活、对他的想念变成文字,发送给寇盾。


钻进被窝里的冯可依再次泪流满眶,为她愚蠢的行为后悔不已,感到心在泣血,充斥着对不起寇盾的罪恶感。想要早点睡去,好从这痛不欲生的悲戚中逃离出来,冯可依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也许是太累了,疲累的身体迫切地需要休息,冯可依很快就陷进了深深的睡眠中,不过,眉梢依然紧蹙着,似乎糟糕的心情潜入了梦中。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