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赌债妈妈肉偿

我的赌债妈妈肉偿
我叫小伟,是一名高中生。最近迷上了赌博。欠了大概赌场几万元正在发愁该怎么把这个钱给填补上。今天又向爸妈要了一点零花钱,就想再去地下赌场赌博。刚一进门就发现有点不对劲。平时热闹热闹的赌场里面居然没有人。我刚一进门,平时赌场的老大铁哥就抱着我,问我这个钱什么时候可以还上。我看周围还有他平时的几个小弟,还有两个就说从非洲逃难过来的黑人。因为我欠的钱实在太多,现在的我根本还不上,我只能求铁哥再宽限我几天。铁哥一听脸色当时就变了。就往我脸上打了两耳光。把我的脸打得通红。我一下就被打蒙了。狠狠的对我说,今天你要么自己把钱拿出来,要么叫你家里人把钱拿过来,要么天天就把你打死在这里。我想这种事情死都不会让我爸妈知道。我就憋着一口气,什么话也不说。铁哥看着我这么硬气,就让那些打手对我拳打脚踢。他们从我身上收走了手机,我不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但可能是要联系我的家人吧。过了一会儿铁哥跟我说,你运气好的话,可能马上就要走了。过了没有20分钟只听见外面卷闸门打开的声音,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我妈急匆匆的跑过来。我妈今年48岁,是一个普通的工人。一定是那个铁哥用我的手机给我妈打了电话,让他过来交钱的。我妈的身体一直都不好。我不想让他担心,但今天又犯下这种错误,我真的没有脸面对我妈。我妈过来关切地问道。他们有没有打你啊?我只能咬着牙说,妈没打我,他们没打我。铁哥这时候走上来说,阿姨你先别管他有没有打你啊。先把你儿子欠的钱还上,一切都好说。我妈是一个正正经经的家庭妇女,哪里见过这种黑社会要债的场面。早就已经被吓得双腿都发抖。我妈弱弱的跟大哥说我没有带钱,我下次来还好不好?铁哥一听,你也没带钱。铁哥当时一生气一耳光抽在我妈的脸上。我妈被一耳光打倒在地。都没有缓过神来。我看铁哥打我妈,我大喊。别打我妈,别打我妈,我妈身体不好,别打我妈。铁哥看上我,说道你妈身体不好是不是啊?那我们就做好事,我来帮你妈检查下身体。我一听就感觉脑袋有点发懵,我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但我知道他们要对我妈不利。只见那几个小混混在铁哥的带领下,已经开始解开我妈的腰带。我妈今天刚刚下班就接到电话,火急火燎的赶过来,连衣服都没换,都还是厂里的工作服,工作裤。虽然我妈被打倒在地,但还有意识还很清醒。还在努力的挣扎,说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我都是你们阿姨辈了,不要这样对我。这种男女的事情,只要有了开头,这些阳刚的小伙就根本停止不了。只见两个打手紧紧的控制住妈妈的双手,脚也被分开。杨哥一人就可以解下妈妈的裤腰带,一下子把长裤和内裤全都扒了下来。我的妈妈非常瘦,两腿很细,身体蜡黄。在我这个角度。看到妈妈黑黑的阴毛。还有那深紫色的阴唇。妈妈的上衣胸罩也被扒得精光。妈妈的奶子很小。妈妈躺在地上挣扎的时候,又被打了两个巴掌,现在已经不挣扎了。铁哥和那些小混混们开始揉捏妈妈的奶子跟阴部。妈妈的身体本来就很瘦小,在这个对比下就显得更小了。铁哥把妈妈的双腿扛在肩上,把自己的裤子脱了,露出那个鹅蛋大的龟头。对准了妈妈的阴道口,奋力地向里插进去。谁知妈妈现在年纪大了,里面也没有水,两个人都疼得呲牙咧嘴。妈妈也被插得惨叫。铁哥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对这点毫不在意,扛起妈妈的双腿势大力沉的开始了抽查。妈妈的喉咙里发出了嗯啊嗯啊的声音。我知道这是一种绝望的呻吟。我在我这个角度,我只能看着我妈的阴道被得满满的。铁哥一边在干我妈一边还在跟我说话。你小子你刚才说你妈的身体不好,我看他的身体还挺硬朗的,正好可以让兄弟们爽一爽来还你的赌债。铁哥说完就大力的分开了我妈的双腿。抽查也变得快速起来,只看到我妈的小阴唇被干的翻出来,又捅进去,我妈那干瘪的屁股也被压得浑圆。上身的奶子也被他的小弟摸来摸去,还被大力的抽打。在铁哥差不多抽查了十几分钟后,他终于在我妈的逼里射出了他的精液。当他放下妈妈的双腿的时候。我看到还有一丝白浆在妈妈的阴道口流出,妈妈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再翻动了。只能任他们摆布。铁哥在享用完我妈的身体后示意那些小弟们也可以开始享用了。把我妈翻过来,屁股高高的撅起,从后面插进我妈的阴道。他们丝毫没有怜香惜玉,只是大力的抽插,我妈被插的胡言乱语吱吱啊啊。我从后面看到他们的交合处,不断的有水低落。妈妈被他们干的似乎也有了感觉,阴道也在不停的收缩。那两个小弟干了五六分钟,就在妈妈的阴道里也射了精。妈妈现在满脸的潮红,身上也都是汗水。我妈以为就这样就结束了。没想到铁哥示意那两个非洲人也加入其中。他们两个人把妈妈抬到了沙发上。用力地掰开妈妈的双腿。非洲人的鸡巴果然很大,大约有20厘米,粗细大概有4~5厘米。妈妈虽然也已经挣扎不动,但看到是两个外国人,还是非常的害怕。双手不同的颤抖,在不断的摇动的双手。嘴里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但终究还没有驳斥他们的同情,他们占了一点阴道口的淫水,就用阴茎捅了捅进妈妈的阴道。妈妈这辈子都没有被这么大的阴茎捅过,瞬间就痛得身子都弓了起来。那两个外国人丝毫不在意,一个奋力的在我妈的阴道里抽插,一个还在玩我妈的干瘪的奶子。我妈几乎被操的翻白眼干呕起来。他们才停下手。铁哥过来看看了一下,我妈被蹂躏的已经失去意识。他过去拍了拍我妈的脸颊。看看我妈是否还醒着,我妈睁开双眼,又把头转了过去。野哥笑盈盈的说道,阿姨,我们服侍的你还舒服吗?我妈羞愧的转过头去,不看他们。他说阿姨,你看你教出来的儿子到处赌博欠债,你说这是谁的问题?这是你阿姨没有教好,这是你的问题。你犯错就应该受到惩罚,就和小孩子一样。说着铁哥就坐在了沙发上,示意那些小弟,把我妈架在他的腿上。我妈的腰腹就放在他的大腿上,屁股撅起来。就像是小时候挨打一样,只不过现在是我是我妈脱光了裤子被人打屁股。妈妈的屁股。比较圆,但也不大,铁哥大手掌一下子拍在她的臀肉上,臀肉连接大腿都外颤抖。我妈痛得一下子就叫了起来。铁哥一看我妈这么大年纪在他手里面哇哇乱叫,就更加兴奋起来。双手拍打我妈的屁股就更有力更频繁了。妈妈的屁股不一会儿就被打的通红,而且比原来更丰满了,看上去就被打肿了一样。在抽打的空隙,他还在用手指在我妈屁股沟里面滑动。我在那里实在看不下去要求铁哥放过我妈吧。铁哥说到,我看你妈的屁眼里都还长着痔疮,要不要哥哥帮你治一下呀?妈妈趴在铁哥腿上,奋力地叫喊,不要不要求你们了,放过我吧,我已经折腾不动了。一巴掌拍在我妈的臀肉上。他说,我说要帮你治就帮你治。那两个非洲人从抽屉里拿出润滑液抹在自己的鸡巴上。铁哥也将妈妈压在沙发上,屁股高高的撅起。我看到妈妈的脸上充满了泪水。那两个非洲人。先是用手指捅一捅我妈的屁眼。我妈疼得大喊大叫。铁哥一边摸着妈妈的脸颊说道,阿姨,这个手术有点痛,你忍一下啊。铁哥示意那两个非洲人可以开始干活。那个非洲人用鸡鸡顶在我妈的屁眼上。腰部猛的用力,自己就完全进入了我妈的直肠。我妈疼的晕厥过去。那个非洲人跟没事人一样,还在我妈的屁眼里进进出出。只不过这次还有大便颜色跟血的颜色的混合物流了出来。那个非洲人抽查了10分钟左右,一边揉奶子一边打屁股的。那个非洲人抽的时候把整个鸡鸡都从我妈的屁眼里抽出来,只看见我妈的屁眼已经被干的合不拢了他的龟头就像是一个大鹅蛋一样,猛的进入我妈的屁眼,妈妈肛门周围的肌肉都被撑得浑圆,一个非洲人得意地说道:这个老女人的屁股真好玩要是把它卖到到我们那边去,肯定能让她爽上天。他一边说还把妈妈的屁股掰开,让我仔细看看他是怎么在我妈屁眼里驰骋的,他们干了有10多分钟都把我妈的屁眼都已经草出了一个洞。他才在我妈的屁眼里射出精液。我妈就这样侧身被放在沙发上,屁股对着外面撅着看着妈妈阴部和屁眼里流出的精液真是惨不忍睹铁哥还在这里说风凉话算你妈今天拉的干净,不然我们今天要把她操出屎。他们又在这里摸了一会儿我妈的屁股和奶子就出去了。过了两三个小时,我妈醒来时想要站起来,但是阴道的剧痛和屁眼刚刚被爆肛的痛感,让他站起来都非常的艰辛。妈妈想走过来给我把绳子解开,就这短短的几米的距离,我妈都用了差不多五六分钟才走到我面前。我看到妈妈的身上都是他们的手掌印奶子上屁股上都是他们的精液。妈妈刚刚蹲在地上,想要帮我解开绳子的时候,铁哥的狗腿子进来了。看到妈妈已经走了出来,高兴的说道,哎哟,阿姨身体真的不错,被操了这么久已经可以下床了。妈妈看到他们进来,吓得双腿无力,又坐在了地上。他们走过来抱着妈妈的腿弯,就把妈妈抱了起来就和小孩把尿的姿势一样。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一碰到我妈,我妈就紧张。再加上刚才被他们屁眼干的都脱肛了,居然就当着他们的面排泄了出来。排泄物里面都是血液和精液的混合物。铁哥也从门里面进来看着他的手下抱抱着妈妈,在我面前。走过来用手抠着我妈的阴道,还在那边笑着说,小子,你的老家还真好用。阿姨的逼也挺紧,屁眼也挺紧,我们很舒服。这次就这样了,下次记得还钱,不然就没那么容易过去了。说着就把我妈的外套还有裤子扔回来,他们就走了出去。我妈妈跪在地上双手往下伸,摸了摸发现自己的阴部和屁眼都被人折磨的不成样子终于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我走过去想搀扶起妈妈。这才看清楚妈妈身上所有的伤痕。屁股上全都是灰手掌印,大腿上也都是手掌印,肛门比原来肿了一大圈。头发也乱七八糟,脸上都是灰尘和泥土。他们给的衣服只有最外面的一身里面内衣内裤全都不见了,妈妈只能勉强套上衣服,穿上裤子。等到天黑才敢慢慢的回家。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