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然与我1~10

M市,东部高中,深秋阳光照进教室内,和听着数学课的同学们一起懒散着。
坐在教室角落的我向来是不听数学课的。我的身边,坐着一个瘦弱的女生,
也在有的没的地记笔记。她是那样的瘦小,以至于同号的校服对她来说太宽大了。
她只好穿着小好几号的校服。
白色的衬衫紧绷着小巧的胸部,而腰腹部却依然松垮——再紧的收腰似乎也
触不到她盈盈可握的纤腰。衬衫毕竟是小号的,下摆将将够过肚脐。她把百褶裙
拉的高高的,而这样就露出了白嫩紧致的大腿。
她,就是我的女朋友美然。
我歪过头去盯着她的脸庞,阳光打过她蓬松的齐耳短髮,散发出棕色的光泽。
淡淡的妆容,多用了些水果色,却盖不住她的苍白,惹人怜爱。

我忍不住,伸手在她过膝黑色丝袜上摩挲。看她没什么反应,我便把手伸向
她玉一般的大腿。而我的不敢在这里多做停留,生怕粗糙的手伤了完美的玉。我
探入她的裙底,并没有内裤阻挡,随即抓住了一个小巧,而又不该属于一个少女
的东西。
是的,她是一个人妖。
我用手轻轻套弄着那个物件,她顺从的放松身体,只有双手放弃了笔记,紧
紧按住裙摆,生怕弄乱了。我稍稍加快了速度,她忍不出身体微弓,张开朱唇,
从喉头滑出一声轻轻的:「啊……」
? ? 那声音瞬间消散在空气中,柔弱到无力穿透教室内压抑的空气。尽管如此,
她还是闭上眼睛,咬住嘴唇,生怕自己再弄出动静。
我装作若无其事,继续手上的动作。过了几分钟,她用那双小手抓住我的手
腕。她对着我,睁大了泪水盈旷的眼睛,轻轻地摇摇头。我也看着她,勐地重复
了几下,可以感到一股压力从通道里涌出。我立刻捏住了她的器具。
这时她连忙把左手探入裙中,持住自己的器具。我见她准备好了,就松了手。
虽然只是几釐米的小东西,可是她自己的纤手也顶不住几秒。她只好又把右手放
到那里挡着——两只手都在裙底的几秒钟,她的裙摆是彻底掀开的,她可以说是
赤裸着下身坐在课室里,还好这里是角落。
几滴液体,从短小的肉棒中淌出。她用右手接住了,拿到自己面前,轻轻扭
过头看了我一眼。我对她只是微微一笑。于是她伸出小小的舌头,一点点把手掌
舔干净。
我再一次把手伸向她的裙子,弄得她不知所措,下意识地夹进了双腿。只是
这一次,我手里多了一张湿巾。我对着裙摆上的一块污迹擦拭了几下,那是刚才
不小心滴落的。
「被别人看到,就不好了。」我说道。
? ? 「嗯……」她低下头,红着脸,僵了一会,继续记笔记。
这样的情景,不知发生了多少次。而我和她的故事,还得从几年前说起。
一、
我叫平文策,是着名平氏集团创始人的第三代。我有一个大我五岁的哥哥,
是目前平氏集团下属一些公司的总裁;还有一个弟弟,是个天才,在国外商学院
留学。
其实我也是有一定天分的,但是完全不在商业上。我从小就喜欢机械,并展
露出了不错的才能。我甚至在自己的房间搭建了作坊。然而我的家人自然忍受不
了我这番折腾。家里除了父亲,基本都是哥哥把持,他才不想与别人分享财富,
尤其是那个对商业也富有热情的弟弟。而我自己本身就是要远离商业,大哥求之
不得啊,等我能自立以后就给我在M市购置了房子,安排了学校,让我自己生活,
远离家族和公司。
我在M市市郊有一处别墅,一半都被我改装成了实验室和作坊。除了适当从
家族基金拿钱以外,我在空气动力上的设计专利,还有合成金属材质的专利足以
让我无忧度日。
我在学校虽然有身份在那,但该在学校饭厅吃饭就在饭厅吃,该做值日还是
做值日,跟着好哥们吃烤串去绝对不嫌弃,请别人吃大餐也毫不吝啬。交几个知
心朋友,这是整天混在贵族学校圈子里的那些少爷们做不到的。
可是这也有烦恼。别的富二代三代的都是女朋友一圈圈轮着,我却没什么女
人缘。一个可能我不爱炫富勾搭妹子也确实没那么有钱,另一个感觉那些女生都
不太敢跟我说话,或许对于这些不拜金的朴实女生来讲,靠近我这种人会比较危
险吧。
一天下午没有课,我和哥们打完篮球自己准备回家了,绕道学校的小门出去
——我都是有司机接送,但是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有个开着豪车的司机,就一般
让司机在比较偏僻的地方等我。
突然,一声微弱的「救命」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顺着声音走进一个小巷,
看到四个人围着一个瘦弱的身躯在墙角。
「你从不从我们!死变态!」

? ? 「你要是不听话,小心我们把这些照片发出去!」我定睛一看,那几个站着
的都是同年级的学生。
「嘿!「我大喝一声,「都在那里干嘛呢!
? ? 「啊!平哥!」
? ? 我的名声在外,他们都管我叫哥,「这个小婊子,欠了钱不还!我们几个寻
思着……」
「有你们这么办事的吗!」我走上前去,「钱是不是我有!拿了赶紧磙!」
我把钱包里的现金淘空了,一把丢给那领头的。
「谢谢平哥!」几个人识趣地走了。
这时我才发现,蹲在墙角瑟瑟发抖的那个女生。她的校服衬衫髒兮兮的,扣
子被扯掉了好几个。外套已经被撕烂了,丢在了一边。
我蹲下去,问她:「没有那里受伤吧」她只是流着眼泪,摇摇头。
「你怎么惹上他们了」她沈思了一会,说:「我妈妈……她……」话未说
出口,便泣不成声。
我连忙拿出毛巾,浸上未喝尽的矿泉水给她擦擦眼泪和脸上的灰尘。暂态,
一张清秀的脸庞浮现在我的面前,虽愁容不展,却如云中晓月。
「对,你妈妈肯定不希望你这样回去,跟我走吧我带你整理整理去!」说着
我托住她的腰肢——我的两只手都快可以环绕了——一把把她托起来,然后领着
她的手腕就走,因为我确实不知道怎么该拉住那双纤手。
她一开始还有点迟疑,不过也顺从着走了。
司机看到我拉着一个女生上车,也就没说什么,开车就送我到家。我谢过司
机以后,拉着那个女生走进院子准备进屋。可是她突然停住不动了。
「怎么了」
? ? 「你……一定很有钱吧!」她低着头问道。
我一时摸不到头脑,这不是一个学校的吗,怎么还有不知道我是什么人的
不管转念一想,真要是每个人都知道,我白低调那么久了
「啊……算是吧,怎么了」我回过神来答道。
? ? 「有钱的人……都是坏人……」
? ? 什么跟什么嘛……我心想。
? ? 「那你不进来咯」
? ? 她擡头看着门口,小声说:「我……你要做什么……」
? ? 「给你个地方让你洗洗澡换身衣服,再送你回家呀……不来我走了!」我转
身走到门前开门。
? ? 「你为什么要帮我……」她小跑两步跟上来。
「因为我是好人啊!」我笑着说,「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 ? 「刘……美然……」
? ? 「平文策。」
门开了。
二、
安顿好了一切,我就坐在夕阳洒照的书房里,听着不远处的水流声。这个女
孩子,和我以往遇到的都不一样。我曾经见过她,应该是在奖学金的颁布典礼上。
我肯定每学期都要拿体育奖啊,科技奖之类的,在真正成绩好的人后面。
我记得她,是因为她与众不同。同台的女生,不是打扮得花枝招展,就是一
副土气的学霸样貌,只有她,不施粉黛而又举止小心,虽然默默无闻,但莫名吸
引着我的目光。可惜,平时也很少见,没机会了解她。
水声停了,我听到脚步声以后赶忙迎过去。美然打开门,一股热气伴着她走
出来。她拿浴巾紧紧的裹着自己,一手护上面,一手护下面。泛着红潮的脸颊,
时不时还流过湿热头髮上残留的水珠,有的淌过细嫩的脖颈,积在深深的锁骨处。
「请问……有衣服吗」美然的声音惊醒了看得入迷的我,「啊右手的走廊
走到头,床上放着衣服。」
? ? 她转过身去,背后的骨节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在她洗澡的时候,我把她的
衣服,包括内裤长筒袜都拿去速洗,烘干。得亏我一个人生活,手脚利索。可是
奇怪的是我没找到文胸。刚才看她胸部好像也不大,应该是不太需要吧。
等她换完衣服出来,我招唿美然喝杯热茶。她一开始还不太愿意,不过最终
还是坐下来跟我说上了话。我才知道,她欠人家钱是因为母亲得了重病,需要钱,
她管他们班的混混头子借了钱。
「本来……已经还清了,可是他非说什么利息……」诶,那小子能有什么钱,
估计又在外面鬼混被人追债才在人小姑娘身上榨钱吧。
「可是我还是没钱……你能不能……帮帮我……」
? ? 看着美然楚楚可怜的样子,我也不好拒绝。那泪眼汪汪的大眼睛,虽说是单
眼皮,但是依旧美的摄人心魂。
「你说吧,你要多少。」
? ? 「每个月我妈妈的治疗费……要六万块钱……还有房租五千块钱……」
? ? 我虽然衣食无忧,可这笔钱对于我来说也不是小数目。我每个月能从家族基
金拿四万,我自己的专利也能收入两三万。医院有关系可以减一些治疗费,那也
得至少三万左右,司机的工资我也得付一万,剩下的钱我要不吃不喝维持实验室
运转刚刚够。可是面对眼前这个女孩子,我真心被迷住了。
「这样吧,你妈妈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会安排最好的医院一直给她住。」
? ? 「真的吗谢谢你!」美然破涕为笑。
「不过房租我真的没法付了。」我觉得五千块钱至少保障我生活了,「要不
这样,反正你妈妈在医院住院有人照顾,你就搬到我家住吧!」

? ? 「什么……这不好吧」
? ? 「没什么不好的,再说你拿什么还我呢,干脆就做我女朋友好吧」

? ? 「什么……我不能……」面对突如其来的表白,美然不知所措,下意识的往
后退。
「好啦好啦,开玩笑的,你就搬到我这来就好!不用担心!」诶,没想到一
个穷姑娘在我面前居然还不是百依百顺…果然我女人缘不好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