蕾丝边的堕落

蕾丝边的堕落
早晨,都市的活力渐渐清醒,路上的车潮逐渐增加,熙熙攘攘的人群开始生活而忙碌着。高耸的大楼涌进无数的人潮,有的形色匆匆,有的悠闲自在。
一位面貌秀丽,颈后的马尾,随着脚步左右晃动,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闪亮的双眼,悠闲的神情,哼着歌,跟四周来去匆匆的行人成强烈的对比。肩上背着小包包,身上白色的套装将姣好的身材包在底下,高跟鞋跟地面发出清脆的撞击声,走入一间高有四十多层的大楼内。
「娃娃早安!」
娃娃刚出电梯,附近的同事就争相与娃娃打招呼,的就是跟娃娃多讲上一句话。
「大家早!」
娃娃甜美的声音流入众人的耳中。听到娃娃那甜美的声音,办公室中的众人身体都轻微的颤抖了一下,因令人骨头酥软的声音颤抖。
娃娃在众人的招呼以及目送中,走入了董事秘书办公室。
「娃娃的身材真是正点阿!」
同事甲兴奋的说着。
同事乙也点头附和。「我看娃娃至少也有34D,光是想象那可观柔软的双峰……」
同事乙闭着眼一附沈醉的样子。
「嗯!嗯!」
同事甲以及同事丙,也不约而同的闭上眼睛幻想着。
而在一旁角落的计算机,屏幕在操控者的控制下不断的闪过,最后出现一个网站「色狼网」,飞快的点入「自拍区」,刚进入「原创自拍区」,几个至顶的标题中,点选了一个主题为娃娃的标示。
一张张身材惹火的裸照显示在屏幕上,令人惋惜的是照片上的主角脸上被弄上了马赛克。
迅速的抓下几张,存在磁盘,关闭网页。就在刚关掉的同时,那人的背后被拍了一下。
「嘿~!火柴,你在干麻,上班上色情网站对吧!」
杨柬国外号火柴,也没回头就清楚是谁在拍自己了「唉呀!我说亲切版主阿,难道你就没有吗!」
面带微笑的也回敬亲切一下。
「不讲这个了,你刚刚是在抓娃娃的照片是吗?你又想要搞什么啦!」
徐毅建网名亲切是色狼网的版主,坐在火柴旁边小声的问着。
火柴抬头看看附近,确定没人「没什么事,就是我怀疑娃娃会不会就是我们的……」
眼神往秘书办公室飘了过去。
「你是说……」
亲切见火柴点头,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等我回去把照片用工具还原就知道了。」
说完两人也各自开始作着自己的事情。
********************赵燕芳因为有一张娃娃脸,被朋友取了个娃娃的绰号,如今娃娃正专心的在处理公文,突然计算机上的QQ发出有信件的声响。
娃娃叫出信件,看了一会,越看心里越甜,欣喜的心情全都表露在脸上,只见信上写着:给我的爱人娃娃:我们虽然才分开半天,但是我感觉好像已经分开有半年之久,思念之情冲击着我的心,我无法在多加等待浪费那十几分钟直到你回来,今天就让我去接你下班吧!~爱妳的雯~虽然只是短短的两行字,却让娃娃一天的疲劳一扫而空,满心期待恋人的到来。更是加快手边的动作,不希望被工作耽误到下班时间.终于工作赶在下班时间之前结束了。娃娃愉快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拿着小包包,沿路跟同事们问候说再见,同事们热情的回应令娃娃心情更加愉快。
大楼下,一辆水蓝色的跑车引来众人的羡目的眼光,车上一位带着墨镜的短发美人,散发着自信的风采注视着大楼的出入口。在见到自己等待的人儿出现后,那女性也下车迎接。这时众人才惊讶于那名少女模特儿般身段,170左右的身高,穿着西装裤却依然看的出,在裤子底下那双修长的美腿,纤细的腰身搭配着C罩杯的上围,足以令许多女性同胞忌妒到死。
「雯~!」
娃娃远远的就见到爱人的车,一见到爱人下车迎接自己,马上开心奔跑过去,完全没有注意脚底下踩的是高跟鞋,一个不注意整个人都往前倾.「娃娃!」
郁雯见到,脸上开心的表情一变,立刻冲上前抱住娃娃。检查一下,确定娃娃没有受伤,捡起掉在一旁的小包包。
娃娃心情平静下来后,双手缠上郁雯的左手,整个人靠在郁雯身上,看看郁雯面无表情,知道郁雯在为自己的不小心而生气「对不起麻~!雯,下次人家会注意的,不要生人家的气了啦!」
原本就已经甜腻的声音,在娃娃的刻意撒娇下变的更加令人酥麻。
郁雯看看娃娃一脸怕自己生气的样子,忍不住轻笑,宠腻的拍拍娃娃的头「我怎么舍得生你的气,我只是气我自己怎么不走快一点,不多走几步,这样你刚刚也不会被吓着。」
说着说着还在娃娃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完全不在乎两人正在人来人往的陆上。
「不要这样啦!有很多人在看!」
娃娃害羞的往爱人的怀抱钻去。
「要看就让他们去看,他们只是在羡目我有妳这样可爱的爱人。」
开门让娃娃上车,自己也回到驾驶座。就这样充满莺声燕语的水蓝色跑车,从众人的目光中逐渐远去。
而火柴站在大楼的玻璃窗前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传闻娃娃是同性恋者,没想到是真的,不过这一点也不影响自己的计划,只是那个开跑车的女人有必要调查一下。
火柴拿起手机,拨了一通电话「喂!风流吗!上次你说的那一批货效果如何。
「效果保证没问题啦!试用过了,每个现在都是服服贴贴的。」
「那好,帮我进一些,还有就是,帮我查一下,车号MGSXXXX的车主资料。」
「那有什么问题,现在马上帮你查,明天就把数据给你。」
「谢啦!风流,以后有好处不会少你的,那就这样啦!有事情在连络,再见!」
收起手机,火柴收起桌上的磁盘,愉快的下班。
********************「呼~!回家真好!」
娃娃一回到家,就将包包放在桌上,放下柔顺的长发,整个人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随后进来的郁雯看了也只是用宠腻的眼神看了一下,便入厨房为两人准备晚餐。
也许是太热了,睡梦中的娃娃不自觉的将套装的上衣扣子打开,胸前的风采若隐若现,粉红细嫩的肌肤,沈睡香甜的神情,那娇媚纯真的样子,让想叫醒娃娃用餐的郁雯狠不下心打扰到娃娃的美梦。
郁雯在娃娃的脚边轻轻移出个位子,专注的看着娃娃,想将娃娃这一刻的美态深深印入脑海保存。郁雯的专注,忘却了时间的流动。
无意识的,郁雯的手不知何时在娃娃的身上游走、抚摸。当手指抚摸到令人垂延的红唇时,娃娃无意识的动了动双唇,红嫩的香舌在双唇上走了一圈。娃娃的这个动作,让郁雯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了。
四唇相贴,香舌轻轻拨开白皙的牙齿,舔弄着、呼唤着躺在那,另一位同伴。
双手也忙碌的将娃娃身上的套装退下,让娃娃娇嫩的肌肤能够见到光明。
隔着内衣裤,郁雯感受到娃娃胸前的柔软,下身诱人的触感。随着娃娃发出第一声诱人的哼声,娃娃的双眼也渐渐张开.一张眼就见到爱人让娃娃感到幸福,察觉到爱人对自己所作的事情,娃娃更是感到甜蜜,不但主动的响应,双手也开始退去郁雯衣物。
四唇分离,四眼相对,之间的感情非言语可以形容,相视一笑,两人双双退去自己身上所剩下的衣物。
这次换成娃娃主动,双手攀上郁雯的双峰,小樱桃也在娃娃的逗弄下挺立,娃娃将他含在口中轻轻咬着。
「嗯~!」
在娃娃的爱抚下,郁雯感受到一波波的快感,身体随着娃娃的抚摸而移动,忍不住挺胸,将双乳送上前让娃娃方便品尝.「雯雯不能只顾自己舒服,娃娃要雯雯也让娃娃舒服。」
说话的同时也跨过郁雯,鲜嫩湿亮的小穴展现在郁雯眼前。
两人相互爱抚。「啊~嗯~!」
娃娃突然大叫,不用回头,娃娃也知道是郁雯的手指进入到自己的体内探险. 探险者的一举一动,都带给自己大小不一的酥麻电流。
听到娃娃呻吟,郁雯更是受到鼓励,更加卖力的爱抚着娃娃,不时就轻咬阴核,另一手也在菊花上来回抚摸,随着手指的抚摸,菊花不停的收缩,小穴也更加紧凑的吸允手指。
「啊~!那里脏阿!不……行。嗯!」
郁雯不得不停下手边的「工作」,要阻止娃娃的行为。
「不脏,不脏,对娃娃来说雯雯身上每一处都是干凈神圣的。」
说这话时娃娃脸上充满着幸福以及满足的神情,娃娃卖力,并且小心翼翼的让手指在郁雯的小穴以及菊花中活动。
在娃娃的努力下,郁雯渐渐无法集中精神,下半身逐渐苏麻,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袭击着身体. 「啊~~!要~上了!」
听到郁雯无法压抑的欲望,娃娃也不客气的加快速度,并且不断抚摸着郁雯最敏感的G点.「阿~~~!」
每当G点被碰触到一次,郁雯就无法克制的颤抖一次,快感不断的如浪潮般袭来,身体有着无法言喻感受,四肢逐渐僵硬,只能透过大声的呻吟发泄。
对于爱人的弱点,以及症状娃娃是清楚的很,知道爱人即将达到顶峰,娃娃更是集中火力在各大敏感处。
郁雯忍不住了,身体中那股郁闷想要发泄的东西,像是找到出口般,如泄洪一般往下体集中狂泄而去,带着全身的力量一起流泄去出,身体变的沉重,思绪却如长了翅膀一般,不断的往天上飞去,离开了身体,脑袋无法思考。
不知过了多久,郁雯的脑袋逐渐回复正常,张开眼,看看四周,才逐渐回神,想起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对不起!娃娃。雯雯又先自己舒服了!」
郁雯抱住坐在一旁玩计算机的娃娃。
害羞的红着脸「没关系的雯雯,只要你舒服娃娃就舒服了。」
顺势依靠在郁雯身上,娃娃并没有停下手边的动作。
「又在上色狼网阿!真不懂这有什么好玩的,每次都看你精心准备自拍照上传,你都不知道我心理多吃醋!」
说着说着,郁雯还假装生气,将娃娃的眼睛给遮起来。
娃娃也不得不停下手边的动作「他们是看的到吃不到,雯雯你都已经吃干凈了,有什么好吃醋的!」
娃娃伸手揽住雯雯的脖子。
「我就是吃醋,怎样!不准你贴!」
亲密的闻着娃娃的发香。
「雯~!我饿了!」
娃娃用无辜的口气说着。
一听到娃娃饿了,郁雯再一次吩咐不准娃娃贴照片之后回到厨房热菜,娃娃则是趁机看看留言,在将最新准备的照片给贴上,匆匆下线。
********************住宅区,整个小区的房子大同小异,两楼加一个天台,乳白色的外表。月亮早已过了中线,夜沈静了,其中的一栋房子却还有灯火。
键盘的敲打声不断,屏幕中,照片中模糊的地方逐渐清晰,直到完全清楚之后,火柴露出得意的微笑。
突然间,右下角的小绿人发出的讯息!
「火柴,你要的资料!」
接着一个档案就出现在MSN的交谈窗口中。
下载之后,火柴打开看了一下。「谢啦!风流。」
火柴很满意的看着文件内容。
「不过这马子背景挺硬的,火柴你要搞他?」
「不是,不过他跟我要下手的目标很亲密,必须先处理掉。」
「那就把这马子交给我吧!我挺中意的。」
随后还附上一个奸笑的图案。
「你要出马我当然放心,数据你有了,需要多久?」
有人可以帮忙料理掉这麻烦的女人,火柴当然很乐意交给他人。
「三天吧!我看这马子的生活也挺规律简单的,我明天就动手!」
「小心不要惊动到赵燕芳。」
「我办事,你放心!就这样,我先去准备明天的行动了。」
讯息刚出来,火柴都还来不及响应,原本绿色的小人物就立即变成红色了。
而火柴则是继续将其它的照片,一张一张变的清晰,在一张一张的印出来。
********************「真的不让我送?」
郁雯在门口问着。
「你回去在睡一下吧!昨晚上忙到很晚不是吗?」
娃娃一边穿着高跟鞋,一边说着。
「那跟送你去上班有什么关系?」
郁雯双手揽住娃娃的腰,将头靠在娃娃的肩膀上,轻声的说着。
「是没关系,但是我会心疼妳,而且也会担心妳没睡饱,一个人开车回来会不会有问题. 」顺势靠在郁雯的怀中,感受郁雯的体香。
听到娃娃担忧的语气,郁雯立刻投降。「好吧!那今天我在去接妳下班。」
在那鲜嫩的红唇上亲了一下,目送着娃娃离去。
就在要关门的同时,门外突然冲进两道人影。郁雯被一块布乌着嘴,还来不及反应,一股味道冲鼻而入,郁雯觉得眼前一黑,立刻就失去知觉.「呜……」
郁雯发出难过的呻吟,慢慢苏醒,只觉得头好沈。慢慢的张开眼睛,回忆起昏迷前所发生的事情。
挣扎了一下,发现手脚都被绑起来了,随即冷静的观察四周。虽然没有开灯,窗户也被木板给挡起来,不过这并不阻碍郁雯的视力。从房间内只有简单的摆设来看,以及一股浓厚的味道刺鼻,郁雯可以肯定自己被关在一个不常被使用的房间,而生理时钟告诉自己,现在是中午左右。
郁雯试着移动自己的身体,一蹦一跳的来到门边,靠在门上倾听门外的动静
.「风流,等下怎么料理那个马子。」
「你急什么阿超,人家可是有背景的,一个不小心你就翻不了身了。」
「哼!我就不信,那药一用下去,他能撑多久。哪个被药用下去不是服服贴贴的?
「小心使得万年船,那马子也该醒了,等下我去拿药就去料理她。」
接着是两人的笑声,以及一阵脚步声。
郁雯赶紧回到原位,装作还没醒过来。
不久后,门被打开了,光线从门外照射到郁雯的脸上,使郁雯脸上感觉到温热,也令郁雯更加紧张,因为逃脱的机会只有一次。
「风流,你不是说这马子该醒了。」
「嗯……」
风流没有讲话。
听到风流没有回话,郁雯心中闪过一丝不安,好像自己的计划被她看穿了。
随着脚步声的接近,郁雯的神经也渐渐紧绷。感觉到自己被碰触的瞬间,郁雯使尽全力,将头往那人的肚子撞去。
让郁雯错愕的是,原本因该被撞到的人,却站在自己五步以外的地方。
「好机伶!可惜还是差了一点. 」因为逆光,所以要郁雯瞇着眼才看的清楚讲话的人。长的斯斯文文的,脸上有些胡渣,此时脸上带着令郁雯看了不舒服的微笑。
郁雯惊觉!不是因该有两个人吗!在来不急闪躲的情形下,郁雯突然被从背后抓住,接着手臂一阵刺痛,一股凉意窜到郁雯全身。
转头一看,一根注射桶,里面透明的液体正缓缓的注射进自己的体内。「你……你们要干什么!」
郁雯大吼,并且不断的挣扎。
「没什么,那只不过是可以让你的身体稍微敏感一点. 」风流慢条斯理的说着。
没说的是,那药也会刺激脑神经,再一定的时间内特别灵活,对所有发生的事情会印象深刻。
阿超一放手,郁雯整个人就瘫在地上,充满敌意的目光直视着风流以及阿超两人。
「郁雯小姐,你不用这样看我,我风流但是可不下流,绝对不会强行侵犯,但是如果是小姐请求的话,那我当然是义不容辞. 」风流脸上依旧挂着让郁雯厌恶的笑容,慢条斯理的说着。
「你……无耻!」
药效开始发作了,郁雯咬着牙,忍耐着身体里的那股燥热。
整个人缩成一团,微微颤抖,身体发出渴望被碰触的讯息,令郁雯难以忍耐。
「何必忍耐的那么辛苦呢!只要你说一声,我们兄弟俩会很体贴的帮你服务。」
风流缓步来到郁雯身前,蹲下来,手在郁雯的腿上。
「嗯~!」
风流的动作让郁雯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声音。「你……最好是快放了我,我可以不追究,我的家人一定马上就会发现我不见了,到时候你们就完蛋了。」
郁雯很想让自己的威胁更凶狠。只可惜,此时郁雯,红着脸,双眼也因为药效变的迷离,实在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放心,等一下我们会请你打电话跟家里的人交代的。」
「你……想的美。」
不停的扭动,想逃开风流的抚摸。身体渐渐变的陌生,一种莫名的渴望冲击的郁雯的心灵.风流停下手,不再抚摸。「到时候就知道了!」
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失去风流的抚摸,郁雯反而觉得更难受,差点就要脱口请求风流不要停止,硬是咬住嘴唇不出声。
接下来的时间让郁雯觉得好漫长,风流与阿超两人站在一旁聊天,像是忘记还有郁雯的存在。
脑袋乱哄哄的,像是有把火在烧一样,郁雯目光无法抑制的看着交谈中的两人,几次想要呼唤的冲动都差点冲出口。
郁雯的神情,风流跟阿超都看在眼里,眼见时机差不多成熟了。「阿超,我看我们把这马子关个一天再来好了。」
从眼角看到郁雯那脸色大变的样子,让风流更加得意。
「是阿,反正药效持久的很,有的她受。」
阿超的话一说出来。郁雯张开嘴一阵子,什么话都没讲又闭上了。
郁雯乱了,看着两人往门走去,郁雯更急了。无法思考,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比让两人满足自己更重要了。「别……别走!」
话一出口,郁雯竟然觉得解脱!
「欧!」
风流与阿超回头,一副看好戏的神情。「不知小姐有何吩咐。」
「请……你们……侵犯我……」
越说越小声,脸也埋到自己胸前。
「阿超你有听到吗?」
「是我们听错吧!风流还是出去吃一顿好料的比较重要。」
「没错,没错,出去吃一顿好料的比较重要。」
郁雯抬头看着两人,眼神不断变换,有犹豫、有挣扎、有懊恼、有羞辱。
最后终于还是被欲望征服了。「上我,强暴我,侵犯我,求求你们!」
郁雯不故一切的大喊,眼角来滴下了几滴眼泪.「我们怎么敢侵犯小姐冰清玉洁的身子,我看我们还是去吃饭吧!」
风流装成一脸为难的样子。
「就是阿!先不说小姐是那么高贵美丽令人不敢侵犯,要是被你家的人知道,我们两可是会很凄惨!」
阿超也作势将手放到门把上。
「不!不要走!求你们,要干我,虐待我,怎样都行,不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郁雯爬到两人脚边哭求着。
「唉呀!阿超你听听,这真的是我们高贵的郁雯大小姐吗!」
一脸惊讶的样子。
「天啊!看那样子跟一个欠干的婊子没有什么不一样!」
两人的话,狠狠的冲击着郁雯的心,闭上眼睛,将眼泪往里头吞,郁雯知道自己已经回不到过去了。
风流知道不好太过分,万一郁雯受不了羞辱自杀那就不好玩了。「阿超啊!既然这婊子都这样讲了,不干她也太对不起她了。」
「先来服侍一下它吧,等一下才好让你舒畅。」
风流抽出已经硬起的南傍国。
郁雯立刻将风流的南傍国含在嘴里,一股男性的味道扑鼻而来,在药物的影响下,郁雯的身体将这味道深刻的记下来。
阿超则是将郁雯身上的衣物撕裂,把玩着双乳。
男性味道的刺激,含着肉棒的满足感,双乳被抚摸所产生的快感,在药物的作用下,被放大了数倍,烙印在郁雯的身体里,只是郁雯不自觉而已。
小穴逐渐湿润,阿超也不招呼,突然的将肉棒给刺了进去。
空虚的下体被突如其来的肉棒给满足,郁雯不但更卖力的帮风流口交,也摇摆着屁股配合阿超的进出。
正当郁雯开始沈醉的同时,风流将肉棒从郁雯的口中抽出,阿超也停止抽动,让沈醉中的郁雯悬在半空中,得不到解脱,开始着急。
「别……别停,干我,我要肉棒!」
郁雯现在满脑子就只有想着如何追求快感,目光的焦距定在眼前的肉棒上。
「别急,先帮我做一件事,接着就让你舒服。」
接着从自己口袋中拿出郁雯的手机拨出电话。「来跟你家的人说要去朋友家玩三天,要他们不要担心。」
电话放到郁雯的耳边。
「喂!雯?」
娃娃甜美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
爱人的声音真正敲醒了郁雯,惊慌的看着风流。
风流拿开手机,在郁雯耳边轻说. 「说妳要离开三天,记得,要是有什么不对,我下一个下手的就是她。」
接着把手机贴在郁雯耳边。
「娃……娃……」
郁雯心中万般挣扎,但是为了爱人的安全,郁雯还是妥协了。
「我有事情要离开三天,你就不用担心我了。」
「雯!你怎么啦!怎么怪怪的。」
娃娃觉得郁雯跟平常不太一样。
「没……没事……我要挂电话了。」
郁雯深怕自己撑不下去,赶紧结束通话。
风流挂掉电话,接着又拨出另一通电话。
「喂!小雯吗?」
手机那一方传来成熟男子的声音。
「哥!」
郁雯忍不住哭喊,下体随即遭到大力的撞击,使郁雯差点叫了出来,也让郁雯想起自己的处境。
「怎么啦!小雯,声音听起来怪怪的。」
「没……没事啦!哥。」
从下体传来酥麻的快感,让郁雯无法思考。阿超时快时慢的在郁雯的小穴内抽动,刺激着郁雯。
「难得你打电话给哥,是有什么是吗?小雯!」
听到哥那担忧的声音,郁雯的心更加的脆弱了。
流着泪,郁雯忍住想要呻吟的冲动,努力维持自己的声调. 「是这样的,哥……我要跟……朋友……一起出去玩三天……打电话……跟你们讲一下……你不不用担心我……」
郁雯实在不行了,亲人熟悉的声音,身体的空虚,心灵的堕落,性爱的快感,让郁雯放自思考,也不在坚持,自己动了起来追求快感。
「嗯!哥知道了!放心好好的玩,有事情记得打电话回家。」
将妹妹断断续续的话当成是手机收讯不良。
「嗯……知道了!哥……掰掰!」
将手机收起来之后,阿超也不在压抑自己的欲望,开始剧烈的动了起来。
风流再次将肉棒举到郁雯面前,一边看着郁雯帮自己口交,一边说着。「好好享受这三天的假期吧!之后,你将变成一个爱上口交、精液的婊子。」
说完也在郁雯的口中交出今天第一次的精华,并且要郁雯含住,不准吐也不准吞。
刚开始郁雯还觉得腥,几分钟后郁雯习惯了,竟然还有一种想要吞食的欲望,但是也不能吞,只好含着精液。
风流射出第一次之后并没有软化,随即郁雯的背后,摸摸敏感的菊花。
「唔!」
郁雯开始感到恐惧,因为她知道现在自己的身体非常的可怕,因为风流才刚把肉棒抽出去,郁雯就开始想念含住肉棒的感觉了,嘴巴都这样了,郁雯不敢想象要是连菊花都被攻陷,自己还有办法逃离他们的魔掌!
看着郁雯恐惧的神情,风流当然知道郁雯在怕什么,跟阿超相视一笑,强势的进入菊花。
「唔!」
快要裂开般的撕痛,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真紧!」
菊花不断的收缩,将风流的肉棒紧紧包住。
「天啊!小穴更紧了。」
阿超也感受到那剧烈的收缩.就这样两人一前一后的侵犯着郁雯。痛苦与快感交织,郁雯已经分不清痛苦与快感了,双重的快感袭击着郁雯,一波又一波的冲击,郁雯已经陷入毫无边无际的郁海当中了,天堂般的快乐袭来,郁雯无力的摊在那。
风流跟阿超前后射在郁雯的嘴里,让郁雯含着一口满满的精液,并且要她慢慢的吞食下去。郁雯也不在觉得恶心,反而觉得精液非常甘美,主动用舌头搅拌品尝,在吞下去,最后还觉得不够主动清理着两人的肉棒,吸取剩余的精液。
这一切,阿超被都用数字相机一一拍下来,郁雯甚至还对镜头露出妖媚的微笑。
********************董事秘书办公室,键盘的敲打声不断,一行又一行的英文出现在屏幕上,接着是表格,以及一些价格,很快的一张合约书就已经快完成了。
突然!QQ上跳出几个讯息,是图文件.「这是?」
对方是不认识的,一次传来三四个图档. 「啊!」
带着好奇心,下载后娃娃发现,全都是自己的自拍照,但是马赛克全被人给解开了,面貌清晰的显现在照片上。
给自拍女娃娃:如果不想照片传出去,在下班后打0955-XXX-XXX跟我连络. ののの~火~看到这通讯息,娃娃心里有总不祥的预感,也并非怕照片流传出去,只是心中有种莫名的警告,事情必非如此而已。
心中的担忧影响了娃娃的工作效率,免不了被上头念了一下。不过娃娃还是准时下班,在迟迟等不到郁雯之后,才打了那通电话。
「喂!」
「娃娃!到对街的咖啡厅. 」对方讲完就挂电话。娃娃不知道对方是否故意的,声音很低沈。而且似乎对自己很熟悉,也很肯定自己会打电话给他,这让娃娃了解到,不管如何,对方都不是好应付的角色。
沿路走,娃娃不断的过滤自己所认识的人。不知不觉的来到咖啡厅门口,手机也在这时响起。「进门,靠窗第三桌。」
讲完又立刻把电话挂掉,完全不给娃娃讲话的时间.娃娃看着手机皱眉头「很没礼貌!」,娃娃在心里替这人加上另一个评价.咖啡厅内的环境满好的,三四个客人散布在店内,轻脆的钢琴乐环绕着。
顺着窗户看过去,第三桌。一位长像普通,头发有点宁乱的男子坐在那,娃娃感觉到眼熟,却没有映像,但肯定是公司的人。
「要喝点什么吗?」
火柴问话的同时也招来服务生。服务生也很快的就来到一旁替两人点餐。
「焦糖咖啡。」
娃娃说着。
「给我一杯拿铁. 」火柴顺手就给了服务生一百元的小费.火柴看着娃娃,娃娃也看的眼前的男子,一时之间两人无语. 也许是有小费的关系,两人所点的咖啡很快的就送来了,依然没有人开口。
「有什么要求?」
娃娃一边搅拌着咖啡一边说着。此时娃娃脸上严肃的神情,以及气势,展现出董事秘书该有的谨慎。
「我要你。」
火柴早就知道,娃娃可不只是个花瓶,一点也没被娃娃的转变给吓倒,悠哉的喝咖啡。
「你以为那些照片威胁的了我?」
脸上自信的微笑,优雅的拿起咖啡轻酌。
娃娃神态自若的样子令火柴惊讶!
「你真的不在乎?」
火柴很难想象会有人不在乎自己的裸照被散布出去。
火柴惊讶的口气,娃娃心底满意极了。「有什么好在乎的,我并非丑的不能见人,身材也算中上,以新时代女性来说,这并不算太丢脸,你说是吧!」
娃娃的笑意更深了,因为火柴的脸色变的相当难看。
火柴哑口无言,因为娃娃说的没错,就算散布了,对娃娃的伤害并不会很大,只会使娃娃的追求者又增加。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娃娃招来服务生,连火柴的钱一起算,然后离开
. 留下火柴一个人在那懊恼。
娃娃离开不久后,火柴的手机突然响起。「风流?」
「你那边顺利吗?」
「别说了,那女人根本就不担心这个。」
火柴很无力的说着。
「不会吧!」
「你呢?你那边进行的如何?」
「如何!顺利的很。对了!不如……」
火柴静静的听风流讲着,懊恼的神情渐渐变的开朗,接着忍不住笑了起来,引来的四周人的侧目。「真有你的风流!」
听完风流的计划,火柴的心情整个都好起来了,甚至比刚开始还要开心。
********************回到家,见郁雯不在家,娃娃只认为郁雯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出门了,没空来接自己,直到晚上也不见郁雯回来,拨打手机也没开机,娃娃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担心的娃娃拨了电话到郁雯家里,所得到的回答是郁雯并没有回家,这下娃娃更加担心了。着急的打遍每一个郁雯可能去找的人电话,守在家里电话旁,担心到连晚餐都忘了吃。
铃铃~!
手机铃声一响,娃娃立刻就紧张的接起手机. 「喂!雯雯?」
「娃……娃……」
「雯!你没事吧!声音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在手机另一头,郁雯正忍受着下体所带来的快感,咬住下唇忍住呻吟的冲动。
「娃娃……嗯……你……到XX路XX号……来……我人在这里……」
说完郁雯立即挂掉电话。
也许是想藉由性爱的快感来麻痹心中的罪恶感,郁雯挂掉电话后,更疯狂扭腰配合着风流以及阿超的插入,放声呻吟。「快……大力点……操……操死我……」
看的在一旁的火柴也忍不住,掏出肉棒塞到郁雯嘴里.郁雯的嘴里、小穴、肛门,全都塞了一只肉棒,郁雯却是一脸满足的配合着三人。郁雯沈沦了,为了追求快感,得到高潮的满足,背叛了自己的良心,背叛了自己最亲密的爱人。
********************
担心着郁雯的那份煎熬,促使着娃娃一路上,不停的违规、超车、闯红灯,原本半小时的车程,竟然只花了17分锺.娃娃着急的敲着门,却久久没有回应。
正当娃娃掏出手机,要再连络娃娃的时候,门也刚好被打开了。
郁雯一身零乱,抚媚的神情,娇喘着。「娃娃,你来啦!来进来坐吧」不对劲!娃娃心里警觉着!
「郁雯,你没事吧!」
娃娃慢慢的,警戒着来到门边。
见到娃娃如此警戒,郁雯也只是微微一笑,等待娃娃的靠近。见娃娃离自己只有两步距离时,郁雯突然将娃娃抱进门.「雯……」
郁雯这突如其来的一抱,娃娃大叫,却又被郁雯用嘴堵住,同时娃娃也被郁雯给喂下一颗不知道是什么的药。
挣不开郁雯的怀抱,娃娃张大双眼观察四周,也发现到火柴等人,正淫笑的看着两人。
「郁雯?这是怎么回事?」
娃娃语气中没有责怪,只有疑惑。娃娃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火在烧,惊觉到自己可能被喂下春药。
郁雯低头不敢面对娃娃,尤其是到了这种地步,娃娃的口气中没有半点责怪自己的意思,更让郁雯觉得自己不堪。
「你们对她作了什么!」
看到郁雯的反应,娃娃很自然的将炮火对准在场的其它三人。
「没什么,只是你的爱人,也就是这个欠干的婊子,没办法应付我们三人,所以找你来助阵。」
风流说着,来到郁雯身边,一把将郁雯身上的衣物撕裂。
郁雯身上充满欢爱的痕迹,以及下体内还插着一只按摩棒,动情的样子,娃娃全都看在眼里. 「真的是这样吗?」
娃娃注视着郁雯口气依然温柔,不将一旁的三人看在眼里.郁雯哭了,双眼充满泪水。「对不起!娃娃,对不起!他们对我下药,让我对做爱上瘾,我已经没办法离开他们了!」
跪在地上,泪水一滴滴的落在地板上。
娃娃此时所散发出来的气质,使的火柴等三人不敢贸然侵犯,看着娃娃慢慢得走到郁雯身边,抱住郁雯。「没关系!雯,没关系的!只要能跟你在一起,不管是天堂,是地狱,我都愿意。如果现在这种情况是唯一能跟你在一起的办法,我不会抗拒的。雯!」
娃娃无视火柴等人,怜惜的抬起郁雯充满泪水的脸,轻轻的吻去泪痕,最后吻着郁雯。
「兄弟们!听到没有,既然人家都这样说,我们还客气什么!」
风流率先醒过来,跟阿超、火柴两人招呼一下,就上前分开两人。
阿超跟火柴,也被风流的话给叫回神,兴奋的来到娃娃身边,开始进行令人期待已久的性爱盛会!
深夜里!女人的呻吟声!男人的淫笑声!不曾停过……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