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校园到婚房

作为第一次尝试写的H文,先发一部分试试水,我会努力不太监。
内容可能和一些文不一样,比较慢热,是因为一部分剧情来自现实,干柴烈火见面就干的现实,毕竟是少数嘛……何况还有我的YY在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大佬们,作为新手上路,后续只能发在后面的楼里么?


1


“老公,周末蕾蕾约我俩吃饭,你有空么?” 我的老婆佳慧在玄关一边换鞋,一边对我说。
我的心思却完全不在另外那对冤种夫妻上。佳慧今天有一个重要的会议,所以穿着一改往日的休闲风格,一件白衬衣,浅蓝色的一步裙,外面搭配一件米黄色的大衣,配上肉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鞋,一派职场女强人的样子。
此刻佳慧挂好了大衣,衬衫随意的解开了几个扣子,换上居家的拖鞋,一副心力交瘁的样子陷入了沙发里。她把手伸进自己的衬衣里,稍微一动,一件白色蕾丝的胸罩就揪了出来递给旁边的我。
我习惯性的把老婆的bra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蕾丝的手感,老婆的体温,还有浸润了一天的香水,沐浴露,还有佳慧的体香混合在一起,简直是男人的春药。我伸手揽过佳慧的腰,魔爪顺着丝滑的大腿进入了裙底。
“兰大总监,今天又吃了哪个小鲜肉的豆腐啊,怎么闻着胸罩上一股口水味呢,老实交代”
结婚多年,我俩的玩笑话越发不羁,尤其是在圈子里待久了,一些事情司空见惯了。


“呦,华经理这是吃醋了?你看看你那个猴爪子,按着的可是公司里除了董事长宝座之外,第二多人想来的地方呢”
佳慧对我调皮的眨了眨眼,放任我的手帮她解开裙子侧面拉链,从腰间伸进丝袜,然后隔着内裤轻轻抓了一把。
“怎么了,华经理,不检查一下你老婆?说不定这里面水淋淋的呢?”佳慧也毫不客气的抓了一把我浴袍下的内裤,翻了个白眼。
“擦,这么多年了你这个小癖好就没改过,我都懒得问你现在脑子里在想啥”
佳慧撇了撇嘴,“你这个色胚,一定又是在想,你这如花似玉的兰佳慧大美人老婆,有没有走光或者被人吃豆腐”她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东西”, 虽然隔着内裤,但也近乎“完全觉醒”,瞬间无语
“得,老色胚,又YY你老婆在办公室被人骑了吧,变态男人,啊,你特么还真检查啊!”
“某个小骚丫头,还嘲笑我变态,你调戏我的时候,怎么一下这么湿呢”  我抽出手指,看着上面的液体,“尤其是在说,‘被人骑’这几个字的时候,某个人的下面可是一抽哦”
眼见着我的手指距离嘴巴越来越近,佳慧终于绷不住了。
“靠,你真讨厌,刚下班还没吃饭,你就打算吃我啊,真是个不怕累死的牛。别闹啦,我去洗个澡先”


我已经算好佳慧到家的时间,叫过了外卖。趁着佳慧洗澡,我走到餐厅,把打包盒拆开,装盘子。这是我们两位高级社畜对生活品质的绝望挣扎。即使没空做饭,也要像征性的装个盘子,有点吃饭的仪式感。
隔着浴室门,我问佳慧,“你刚说蕾蕾他俩咋啦?”
“哦,没啥,这不是好久没聚了,刚好高原有个项目收尾了,也有时间,想着咱两家找个度假村啥的。”
”成啊,我还以为他俩又闹矛盾了呢,这个家务事儿我是一点都不想管了,要是去劝架的,我就赶紧让我手下小家伙们给我安排点周末的会了,哈哈哈哈哈哈“
“就你是个机灵鬼,别贫了,我要吹头发,听不见你说话了”。


走到餐桌前,我一边等佳慧,一边琢磨着高原和蕾蕾这次又要安排啥。
我们两对夫妻,是大学同学里硕果仅存的两对了。 佳慧和蕾蕾,我和高原,又刚好都是寝室的舍友,算是知根知底。不同于我俩性格的克制,他俩属于欢喜冤家。我至今还记得,毕业旅行,两对情侣沿着长江三峡,每个城市,我们都留下了深刻的阴影。
重庆解放碑,他俩闹分手,我俩劝半宿。
丰都鬼城,他俩闹别扭,我俩在奈何桥上一人劝一个。
三峡大坝,他俩因为数出水口吵架,我俩恨不得从泄洪口接水,来灭他俩话里的火气。


佳慧的气质清冷,大学的时候长发披肩,加上身材苗条,所以大一就成为了我的目标。而总是和佳慧同时出现的蕾蕾,属于脾气火爆,身材也火爆的那种,可惜我的审美不在女人上半身,罩杯嘛,只要比我大就行,但是腿一定要美。虽然没有抓住我,但却抓住了我的冤种舍友,“亲儿子”高原。
两个人共同展开攻势,互为僚机,成为了学院里前两对“成功牵手”的情侣,然后就是风风雨雨十几年,走到了现在。


前几个月在一个行业讨论会上,我还见到了蕾蕾,这女人现在可是女大十八变,莫名其妙的走起了温柔御姐路线,差点没认出来,散会后我上车前,一句“华总留步,占用您几分钟时间可以嘛?”竟然整的老夫心里一痒,回头仔细一看是她,一身maxmara,还有淡淡的香水味,温柔的眼神和软软的语气,竟然莫名让我有点迷离。但是我觉察到自己不对劲,马上收起眼里的一点点玩味和暧昧,“阎王爷,您别开玩笑!”


对,蕾蕾全名严蕾。虽然这种会议之后,常见一些刚毕业的漂亮姑娘打算蹭一波消息,抛抛媚眼卖萌撒娇,也一般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是毕竟朋友妻,还是不能造次。
那天蕾蕾找我只是想要我演讲的PPT,简单交代了一下手下的小孩儿,也就完事儿了。


“老公,你周末确定没事儿的话,我就回复蕾蕾了?” 佳慧走到餐桌前,拿起手机。
“嗯,好久没见他俩了,还惦记找高原喝点儿呢”。


平凡的一天,总是以吃饭,洗碗,做家务,睡觉结束,但是今天不同。


“老公,今天你想我是谁呀?”佳慧依偎在我怀里,修长的双腿在我腿上蹭着。 这已经是我俩的暗号了。


结婚多年,我们经历了激情的燃烧和退却,也分得清什么是一时的顺眼,冲动。 经过了无数次长谈,我们坦率的接受了这样的事实,就是我们不可能永远是对方的性幻想对象。
所以我们会在做爱的时候,坦率的告诉对方自己在幻想什么,然后也都会积极的配合。但是今天我有点犹豫了。


“怎么啦,坏东西你在想谁啊,说嘛,床上的事儿床上搞定,说好都不吃醋的”佳慧已经开始把脑袋往我下身拱了。
“哼,老色胚还害羞,那本姑娘先说,我好希望此刻,我正在含着GZG的小东西”
“哦,他呀,他确实帅,尤其是新专辑那段舞,我一个男的都觉得好看”佳慧磨练多年的口技,我的肉棒在她灵活的口舌之间逐渐变大


“是吧,宝贝,你跳舞的时候,扭腰的那一下,可真的要了姐姐命咯”佳慧已经进入状态,开始像吃冰淇淋一样舔着肉棒。我伸出手,我们摆成了一个69的姿势。


“快说,我是谁?emm?”佳慧晃了晃屁股,“不然姐姐的另一张嘴才不让你吃呢”


“蕾蕾,含住我”


佳慧明显愣了一下,“严蕾?好呀老公,原来你想操我的骚闺蜜,……啊,坏蛋” 我趁机含住了佳慧的阴唇,舌尖扫过肉唇的缝隙,在阴蒂上轻轻划过,不做停留,我知道老婆最受不了这种。


“啊,好嘛好嘛,坏男人,你都娶了大美女兰佳慧了,居然还想睡我,你等着,我要找你老婆告状” 佳慧停止了嘴上的动作,开始了“角色带入”。 “你今天不说个明白,我严大骚才不会给你舔”


“Hmm,谁让你那次开完会,找我的时候非要穿那一身,黑丝高跟,我真想直接把你按在车里办了”,我向上挺了挺腰,佳慧接着含住了我。 不知道我说的那句话,佳慧变得水如泉涌。


“小蕾,你看你怎么这么多水,是不是来找我的时候就做好准备,被我按着双腿狠狠的操一顿啊”


佳慧转过身来,头发一边卡在耳朵后面,另外一边垂下来,眼神有些迷离,也有些犹豫的俯下身,趴在我耳边。


“老公,我换个人,我想让高原操我” 佳慧娴熟的分开双腿,我的肉棒进入了一个熟悉的腔道,只是今天佳慧的小穴格外的湿润和紧绷。


Woc,我的老婆居然在幻想被我的好哥们操!我似乎理解佳慧刚才的感觉了。一种类似愤怒,不甘,但是更多是刺激的感觉涌上心头。之前我们的幻想,更多是彼此在生活中遇到的惊鸿一瞥,或者是擦肩而过,几乎没有两个人都认识,都熟悉的对象。


但今天“高原”和“蕾蕾”这两个名字,开启了我们的共同回忆,并且伴随着肉体结合的快感,把这些回忆重新涂抹成一副旖旎和淫乱的模样。


也许,张家界那个酒店里,是我最好的哥们扶着我的女友佳慧,一路上摸遍了佳慧全身,然后在我们的车里,把我的女友吻的意乱情迷,佳慧会帮高原仔细的舔着肉棒,高原也会像我刚才一样,用舌头探索慧慧最隐秘的蜜穴,然后他们会在车里做到天亮。


也许,在学校旁边的小旅馆,是我最好的哥们帮佳慧穿上丝袜,让佳慧的美腿毫无遮拦的呈现在眼前,用眼神,双手,舌头,肉棒,用所有一切可以用到的方式,把我清冷可人儿的女友摆出各种羞耻的姿势,然后操的她花容失色。


无数次我和佳慧的性爱回忆中,我突然变成了一个旁观者,眼睁睁的看着我捧在手心的女友,老婆,女神佳慧,被我最好的哥们“替我”随意操弄。那些回忆里,佳慧也会一如既往的媚眼如丝,香汗淋漓,娇吟婉转,只是呼唤的名字不再是“阳阳”,而是“原哥”。她会像女王一样按住高原的手,一边吻着他一边说,你不许动, 老娘要自己爽,她也会翘着屁股,上半身被高原按在床上,双手反剪,声音含糊的说,我是你的小母狗,快操我。一股强烈的心酸,竟差点让我软了。


但是,我突然意识到,此时此刻的佳慧,心里又在想什么场景呢?我清楚我有些ntr的爱好,佳慧也心知肚明。她呢?
我想到的是,她被高原操的要死要活,那么同样了解ntr的她,此时想象的会不会。。。


鼻尖似乎闻到了蕾蕾那天的香水味,她maxmara大衣下面的丝袜,还有那双漏出大面积脚背的优雅高跟鞋。
如果说,我现在的肉棒,就插在蕾蕾的小穴里呢?


肉棒像是受到了刺激,比之前更大了一号。


那些回忆突然变得不那么悲惨了,回忆里,高原正在我清冷女友的身上驰骋,而我的肉棒,也正在他的火辣女友身体里肆虐。 他体会了佳慧清冷之下的妩媚和风骚,我也感受到了蕾蕾开朗下面的羞涩和体贴。


我抬起佳慧的双腿,此时的我,是“高原”。 “我”看着我最好哥们的老婆,年龄和阅历的增长,让佳慧的气质变得更加的平易近人,也增添了人妻的迷人气息。作为高原的我,此刻吻上了佳慧的唇,勾搭着佳慧的舌头,肉棒狠狠的塞进佳慧小穴的最深处,“高原”此时不需要怜惜,毕竟这是“华阳”的老婆,此时只是一个需要肉棒安慰的骚逼人妻,是自己今晚的泄欲目标,是一个人前贤妻良母,人后淫娃荡妇的绝品美女。
佳慧扭动着身体,似乎是在抱怨我弄疼了她。
“原哥哥,你轻一点嘛,今天好猛哦”
而作为“华阳”的我,此时肉棒插在高原的老婆身体里。 佳慧和蕾蕾的面庞逐渐融合,然后变成了蕾蕾。
“蕾蕾,舌头伸出来,吻我”
随着舌头再度交织,像是吃了兴奋剂的肉棒开始高速的进出。而佳慧的蜜穴也早已泛滥成灾。


刚才佳慧和高原媾和的画面,在我眼前替换成了我征服老婆闺蜜的种种。


“高原”和“严蕾”的性爱,在佳慧一波又一波的高潮中,在我一次又一次的冲刺中,终于归于平静,说好了不翻旧账,床上事床上了,就这样度过了一个平凡的晚上。


真的平凡么?


梦里,我似乎在期待周末呢。回复收藏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