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国庆假期(绿母文新年版)







“嘿,小文,今晚下自修我去你家做客吧!”小夏笑嘻嘻的对我说。

  “好吧,反正你也没去过我家。”我笑了笑说。

  小夏是我刚认识的同学,他是我初中第一个朋友,关系也不错。

  他爸都在国外做生意,听说都是一些不见的光的生意,他是个土豪,而他初中开始就是一个人生活的了,所以晚上去哪也没人理。

  而我呢,一般家庭,我妈妈即使三十八岁了还是个尤物,她有着169的身高,J罩杯,修长的细腿,平时上班时穿着OL的服装让路人都吞了吞口水……

  “妈,我带个朋友回来了。”

  我带着小夏进我房间时妈妈就从浴室里出来,妈妈披着湿头发,穿着黑色的蕾丝吊睡裙,睡裙被妈妈的巨乳撑了开来,还漏出了一条长长的乳沟,小吊裙只是仅仅遮住她的小屁股,修长的大腿加上人字拖,看到让人欲火焚身,而因为我还小,所以妈妈的睡衣一般是不穿内衣的,她的乳头随着巨乳凸出小点。

  “哦,小文的同学啊,快坐啊,冰箱有喝的阿姨拿给你。”妈妈和蔼的说。

  而小夏似乎着了迷般的盯着我妈妈。妈妈在冰箱下面拿饮料时翘起了屁股,洁白的大腿和妈妈的小屁屁露在我们的面前,而当妈妈弯腰剃饮料给我们时,她的乳沟在我们的面前一览无余,我们隐隐约约的看的到乳头,我那是还没看过毛片,看到这些也没多大发应,而且我在家都习惯了。

  但小夏看到后,下部鼓起了个小山包,他连饮料都没喝完就走了,我和妈妈都觉得很奇怪。

  “妈妈,老爸又出差了啊?”我问。

  “嗯,他这次要出差一个月。”妈妈无奈的说,说完后她用手摸了一下下部:“一个月太长了,我……算了……”

  “你干嘛?”我好奇的问。

  “小孩子不明白的,快睡吧!”妈妈笑了笑说。

  第二天小夏问我家里的情况,当他知道我爸出差一个月时偷笑一下,并说今晚还要去我家。

  小夏到我家后就一直和我玩,完全没理会看电视的妈妈,直到深夜的11点多时妈妈叫我睡觉才停下来。

  “小夏,这么晚了,不如你今晚留在这就和小文睡,反正明天放国庆。”妈妈和蔼的说。

  小夏猛的点了头,他睡前还从书包那拿出牛奶给我,说睡前喝牛奶有益睡眠,我喝了牛奶后很快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我发现小夏不在我的身边,我上厕所时发现他光溜溜的从妈妈房间走出来。

  我好奇的问妈妈,“他啊,是晚上走错房间了,小夏他好可爱啊!”妈妈幸福的笑着说:“这个国庆就让她在我们家玩好了!”我哦的一声答应了。

  在吃早餐时小夏坐在妈妈的旁边,时不时摸她的大腿,妈妈也不理,还喂他吃饭。

  感觉他们是热恋的情侣,完全无视我的存在。在帮忙做家务是小夏常常摸我妈妈的屁股和巨乳,妈妈也是笑骂他是小坏蛋,我觉得他们的行为有点奇怪。

  到了晚上,妈妈洗完澡从浴室里走出来,竟然一丝不挂,她那对巨乳不断的在一晃一晃,显的妈妈身边更苗条,而她的阴毛跟热带雨林一样茂盛。

  “妈妈,你干嘛不穿衣服?!”我好奇的问。

  “在家怕什么,天气又这么热,如果小夏觉得热也可以脱光的啊。”妈妈一说完小夏就立马脱衣服。

  “小文快去洗澡,你一身都是汗,”妈妈不满的对我说,我只能去洗澡了。

  当我出来时我看到妈妈跪在小夏面前,不停的含着他的鸡巴,细心一看,天啊,小夏的鸡巴约有二十厘米,妈妈一副享受的样子。

  “我的大鸡巴好吃吗,贱人,”小夏问。

  “嗯……好好……吃……啊……”妈妈一边含一边说。而我的鸡巴却毫无反应。

  “妈妈,你们在干嘛啊?”我好奇的问。

  “哦…小夏的小鸡鸡受伤了,我帮他治疗呢!”妈妈惊恐的说。小夏看着我淫笑。

  我点了点头,就坐在他们旁边看电视,半个小时后妈妈还在帮小夏治疗。

  这时小夏和妈妈对视一下,突然妈妈停止治疗,把屁股对着小夏,并和蔼对我说:“小文,妈妈受伤了,要小夏用小鸡鸡治疗我,明白吗?”

  “你的伤不重吧?”我心疼的问。

  “没事的,有我的治疗,阿姨一定会很舒服的,你就在旁边看着行了。”小夏满脸的坏笑。我点了点头。

  小夏把大鸡巴慢慢的插入妈妈的阴部时,妈妈的叫声渐渐叫大。

  当小夏插进的差不多时,就开始不断的抽动,妈妈不断的发出惨叫,我一直在很紧张的在看。

  夏问?“我的鸡巴舒服吗?贱人……”

  “啊…舒…服…好舒……服啊……啊……啊……”妈短短续续的回答。

  “那做我老婆好吗?”夏奸笑的问。

  “啊…好…好…啊…啊……”

  “我要射在里面了……”

  “射吧…让我…有…多一个…大鸡巴的…儿子!”妈妈淫荡的说。

  最后小夏抓住妈妈的大屁股拼命的抽搐,突然小夏大叫一声,妈妈也随着叫了一声幽幽的声后躺在了地上,从妈妈的小穴流出了很多很多的白液,看到这一切我的鸡巴都毫无反应。

  “我妈妈的病好了吗?”我着急的问。

  “好了,你睡先吧,我和你妈妈休息休息。”小夏气喘息息的说。

  我点了点头进房间去,关门前我看到小夏抱着妈妈并抓住她的巨乳一起睡了。

  第二天起来后,我发现妈妈和小夏光溜溜的连成一体。

  “妈妈,你还要小夏治疗?”我好奇的问。

  “呵呵,是我治疗的太深了,我的鸡巴和你阿姨的小穴粘在里面了,拔不出来!”小夏满脸淫笑的说。

  妈妈只能害羞的点点头。小夏和妈妈走路都一样的步伐,不过小夏走路时常常抓我妈妈的巨乳,有时还用力的顶一下妈妈的屁股,感觉妈妈像玩具一样被玩弄。

  “小文,你先吃早餐吧,小夏要弄开他的小鸡鸡。”我点了点头。他们直接在客厅里弄。

  只见小夏做在沙发上,妈妈在地上翘起屁股,小夏握着妈妈的屁股,不断的抽动他的身体,妈妈则有规律的发出嗯嗯声,她的巨乳不断的乱奔,不过妈妈看起来很舒服有很痛苦的样子。

  “妈妈,帮我拿冰箱的牛奶给我。”我说道。

  他们没有要停止治疗的意思,小夏扶着妈妈的腰部,意思要妈妈爬向这边来,他们一边走一边治疗,妈妈的乳头时不时在地上摩擦着。感觉他们像半人马一样,小夏不断的骑着我妈妈。

  妈妈爬到我面前时,小夏满脸坏笑的说:“冰箱牛奶凉的,要和就喝新鲜的,从你妈那挤吧……”

  “…不…好吧……”妈妈急忙说道。

  “不好是吧,好不好,好不好?”小夏用力的捅几下妈妈小穴。

  “好好…没问…题…那几下…好舒服…啊……”妈妈淫荡的说。

  “自己拿桌上的杯子挤奶!快!”小夏斥呵道,随即让妈妈站了起来,扶住妈妈的小腰在治疗。

  妈妈抓住那乱跳的巨乳,缓缓的挤奶,那一滴滴的白色巨乳顺着那粉的的大乳晕流出来,有些还滴道杯子外了。

  “有钱也喝不到的啊,小文,你去拿多两个杯来,一个让你妈继续挤奶,另一个就给我。”小夏满脸坏笑的说。不一会妈妈就把两个杯子装满了奶。

  “嗬!”小夏突然大叫一声,并拼命的抽动身体。妈身体一软,就爬在地上了。

  小夏急忙的抽出鸡巴,对着杯子打了几下飞机,杯子就装满了半杯白色牛奶。

  “这是什么?”我好奇的问。

  “这是男人的牛奶。”小夏淫荡的说:“来,扶你妈妈在凳子上休息。”

  我扶起妈妈时,妈妈小穴流出了很多的牛奶。

  “来,让我们一起和牛奶吧!”小夏笑道。

  妈妈的牛奶很鲜。当妈妈喝小夏的牛奶时非常小心,生怕牛奶滴了,和完后还用面包片放道杯子里抹几下,然后满意的吃了下去。

  而小夏则一直在笑。我就对这些事情很奇怪,为什么我这两天的小鸡鸡没有受伤呢,不然我也可以治疗妈妈了。我觉得好奇怪。

  到了中午妈妈在家穿了一件黑色透明迷你睡裙,不知是衣服太小了还是妈妈奶子太大了,睡裙感觉要被撑破了,而妈妈还穿着吊带黑丝袜,内衣什么的都不穿。

  小夏就睡在妈妈的大腿上看电视。妈妈则不断的抚摸着小夏的肉棒,小夏也摸着妈妈的大奶,他们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小夏娇气的叫道:“我渴了,老婆……”

  “好我倒水给你喝。”妈妈和蔼的说。

  “不,我要这里的。”小夏抓着妈妈的奶子说。

  妈妈脸红的说:“好,我的好老公。”说完就掏出那对巨乳,把乳头对着小夏的嘴巴,小夏满脸享受的吸吮着。

  “不知被小文看到我要怎么解释?”妈妈难为的说。

  小夏停了停说:“不怕,他喝了我的牛奶,那牛奶加了药,喝了人会很困,并且……”

  “并且什么啊?”妈妈急忙问道。

  “并且喝了会一个月不能勃起,不勃起也不知我们这是什么事了,”小夏奸笑说。

  妈妈掐一下小夏的小脸蛋说:“我的老公好聪明啊!”

  小夏用力吸一下奶后说:“不聪明,那晚我还怎么对你用春药,而且你的奶子能挤奶,乳头有是粉的知道为什么吗?”

  妈妈问:“对啊,为什么啊?”

  小夏坏笑的说:“我在那春药内加了其他配方,能让女人的奶子在短时间内能挤奶和乳头变粉。”

  妈妈笑道:“呵呵,那做为奖励我就帮你口交吧!”

  “骚货,想喝牛奶就说嘛,装什么装!”小夏用力打一巴掌妈妈,妈妈对这突如其来的巴掌吓到,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小夏发现过头了,就马上摸着妈妈的头说:“老婆我错了,我不该打你,你想喝牛奶就喝吧。”妈妈像小女生一样撇着小嘴扭过头不理小夏。

  “那就喝两次,总可以了吧!”小夏哀求道。

  这下只妈妈就开心的笑了笑,立即爬在小夏的鸡巴面前做起口交。

  在妈妈享受大肉棒时,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妈妈含着肉棒接电话。

  “老婆吗?”对方响起了爸爸的声音。

  “嗯!”妈妈含着肉棒回答。

  “小文不在家吗?”爸爸问。

  “嗯!”妈妈还是含着肉棒回答。

  “家里都还好吧?”爸爸关切的问。

  妈妈还是含着肉棒回了一句嗯,爸爸不耐烦的叫道:“我是你老公,你就只会对我说嗯吗?”

  这时妈妈才依依不舍的离开肉棒说:“老公,我是在吃冰淇淋。”

  爸爸突然就的不好意思,语气也和蔼和不少,之后妈妈很少说话,一直在听爸爸说,妈妈也不想说话呢,有这么大的肉棒在,还理他干嘛。

  不一会电话挂后,妈妈也成功的喝到牛奶,当她想喝第二次牛奶时小夏就推开了她,不满的说:“你不是叫我老公的吗,干嘛又叫他老公!”

  “他不是我老公,你才是呢,喝喝奶,消消气!”妈妈连忙的把那对巨乳面子小夏。

  小夏却不领情的说:“去,我又不是没喝过,等下我就回家好了!”

  妈妈一听到小夏要走就跪在地下,哭着的说:“老公不要走,你要怎样才原谅我?!”

  小夏坏笑的说:“除非……”

  “除非什么?”妈妈一听到有机会就破涕为笑的问。小夏这时和妈妈说起了悄悄话。

  妈妈难堪的说:“不好吧,碰到熟人怎么办?”

  “那我就走了!”小夏说。

  妈妈连忙说:“不要啊……”

  “其实晚上也看不清你的样子的。”小夏劝道。

  妈妈咬了咬牙说:“好吧!”

  小夏大笑:“好,那我就赐你牛奶喝吧!”妈妈开心的点了点头,继续帮小夏口交。

  *** *** ***

  到了深夜,喝完小夏的牛奶的我睡得很香。小夏和妈妈就在这时出了门,妈妈身穿着黑色的长裙,小腿穿了黑丝袜,看起来没什么不同。

  “穿好了吗?”小夏淫笑的问。

  “嗯!”妈妈害羞的回答。

  当妈妈和小夏驾着小车到车少的路段时,小夏的手不断完弄妈妈的胸,不一会妈妈的上半身裙子凸出了一个小点,不用说,妈妈一定没有穿内衣。

  妈妈红着小脸蛋说:“在开车呢,不要弄吧!”

  “在开车才好啊!”小夏淫笑的说。

  “不如你开你的车,我坐在前面操你吧!”

  还没等妈妈同意小夏就直接做在妈妈的前面了,小夏撩起妈妈的长裙,双脚放在妈妈黑丝美腿的两侧,拉下裤链直接插了进妈妈的小穴里,插进去的那一刻,小车转了下方向盘。

  “小夏…这…样很…很…危险的……”妈妈有气无力的说。

  “啊…啊…不要这…么用力啊!”小夏依然无视妈妈,抱住驾驶座不断的来回操妈妈。

  就在小夏和妈妈很享受时,突然红蓝光闪过,一辆警车截下妈妈的小车,原来小车不断的一慢一快,引起了警车的注意。

  小夏和妈妈十分惊恐,这时警车已经停在前面了,要小夏拔出肉棒坐好是不可能的了,情急之下,妈妈叫小夏装睡,妈妈急忙的整理裙子。

  警察从车子里走了出来,到了妈妈的车门前,疑惑的问:“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坐,很危险的。”

  妈妈赔笑道:“这是我孩子,他说冷,我就让他坐在我前面。”

  “那……”警察指了指裙子。

  “哦……我我怕孩子的脚冷,就用裙子盖下。”妈妈急忙的说道。

  警察看到一个妇女和一个小孩,也没多想,“那请出示驾照,还有你的车干嘛了?”警察接着问。

  “车有点毛病的!”妈妈笑了笑说。之后警察看没问题就随便说点话就走了,警察一走小夏就继续操妈妈。

  “你还来,不怕啊?”妈妈笑着说。

  小夏坏笑说:“怕,怕刚才警察把你操了!”

  小夏把手移向妈妈的巨乳,妈妈淫笑了笑,不理会小夏,继续开车。突然小夏用力抓住大奶,妈妈也将双手抱住小夏。

  “嗯…嗯…哈…我高潮了……”妈妈呻吟道,小夏抓住妈妈的头拼命的抽搐肉棒。

  “哈……”小夏的一股热热的白色液体注入妈妈的体内。

  他们并不知道刚才他们是没有驾着方向盘的,好在没事,不让明天头条一定是母子乱伦中出车祸。

  “到了吗?”小夏问。

  妈妈看了看说:“到了,你先下车吧!”

  “你抱我嘛!”小夏撒娇道。

  妈妈只好抱这小夏下车了,小夏像只猴子紧紧贴在妈妈的胸前。到了车外一片荒凉,除了微微的路灯就什么都没有了。

  小夏突然拔出肉棒,妈妈呻吟了一下。

  “好了,脱下裙子吧!”小夏淫笑的说。

  妈妈脱下长裙,让人看到的并不是全裸,而且一件V字型情趣内衣,原本该包住的胸部换成有镂空的黑丝围绕着巨乳,妈妈的巨乳在黑丝外格外挺立,而长腿则穿着长筒黑丝,妈妈的小穴不断的流出长长的白丝,这就是刚才的精液了。

  “好看吗?”妈妈羞答答的问。

  小夏吞了吞口水说:“好看,太好看了!”

  小夏从车里拿出一条狗链锁住妈妈的脖子,“从现在开始,你嗯一声是代表你知道,嗯两声是代表你要停下来,嗯三声是代表你要我操你,明白了吗贱狗!”小夏说道。

  妈妈听到后立即跪下装狗,笑着舔小夏露出的鸡巴,小夏装成很生气的样子说:“你没嗯,我也没同意,你干嘛舔我鸡巴!”

  妈妈看到自己做错了可怜巴巴的看着小夏,并不断的发出嗯嗯声,跟真的狗一样。

  小夏用鸡巴拍了拍妈妈的脸淫笑着说:“我要惩罚,你同意不!”

  妈妈开心的嗯了一声,小夏从车里取出一条长度一般却很粗大的电动肉棒,他走到妈妈的流满精液的小穴前,用力一插,妈妈嗯了一声,很不适应这么粗的鸡巴,小夏用胶布固定好假肉棒,并拿着遥控器时不时的加大假肉棒的力度。

  小夏笑了笑说:“遛狗咯!”而妈妈被粗大的鸡巴插着,痛苦的爬行并十分缓慢。

  在寂静的马路上,一辆车也没见着,更别说人了。

  小夏溜着妈妈走一段路后,觉得累了,就直接坐在妈妈的背上了,一边用肉棒顶着妈妈的头,一边拍打着她的屁股,感觉想是在骑马。一个成年人背着一个小孩还是吃的消的,但小夏时不时加大电动肉棒的力度,妈妈的屁股就不时的翘一翘,身体也跟着挺一下。

  小夏觉得很好玩,于是不断的改变电动肉棒的力度,很快妈妈就吃不消了,于是发出嗯嗯的声音。

  “吁……”小夏马夫那样发出声音。

  “怎么,小狗渴啦,来喝水。”说着小夏就把他的鸡巴对着妈妈的嘴巴。

  妈妈张开嘴巴饥渴的帮小夏做口交,“乖,慢慢喝,”小夏抚摸着妈妈的头淫笑说。

  小夏又加大了电动肉棒的力度,妈妈的下体不断的颤抖,过了许久,妈妈终于喝到水了,于是在流出白丝的嘴中发出嗯嗯嗯声。

  “你要啊?!”小夏笑道。

  妈妈发出嗯的一声表示是,小夏到妈妈到一棵树下绑好绳子,妈妈主动翘起屁股让小夏插进小穴,妈妈满以为小夏会插他小穴的,但小夏没有要拿开假肉棒的意思,更是把电动肉棒的力度加到最大,妈妈的下体一下子就软了。

  这时小夏从裤子那拿出一支注射器,对着妈妈屁眼插了进去,突然一些凉凉的液体注入妈妈屁眼里,妈妈感觉有不好的事要发生时还没反应过来,小夏把他二十厘米的鸡巴慢慢的插入妈妈的屁股里,他想肛交!

  妈妈叫喊了起来,感觉屁眼要爆了,但小夏还没有全部插进去,妈妈只能张着小嘴哭泣着,满脸的痛苦,小夏把全部鸡巴插进去时停了一下。

  妈妈缓过来说:“小夏,你快拔出来,我屁眼好痛啊!”

  “比破处还痛?”小夏兴奋的问。

  “嗯嗯,真的比破处还痛!”妈妈刚说完,小夏就抱着妈妈的大屁股拼命的来回抽动鸡巴,妈妈想摆脱小夏的鸡巴,但被绑在树下跑不了。

  “那我就要更用力操了!”小夏兴奋的说。

  妈妈嘶声叫喊着,叫声非常的凄凉,她的屁股被小夏抱着而身体软趴在地上,泪流满面。

  这时的她是同时被两个人操着,并且是第一次的肛交,她痛苦的哭着,却有着一丝的快感。

  妈妈一下子就高潮了,但小夏还没有操完,只能继续的忍着,妈妈的小脸蛋十分的红润,小夏突然用力拍打妈妈的屁股,一股热热的液体留入了肛门。

  小夏整个人都趴在妈妈的背上,两人休息一下后,小夏把肉棒拔了出来,屁眼流出黄色的液体。

  “那……条肉……棒……”妈妈呻吟道。

  小夏把电动肉棒的电源关了,并拔出电动肉棒,这时妈妈的小穴喷出的一些液体,妈妈居然潮喷了……

  妈妈感觉全身酥麻麻的,跟快死一样躺着,小夏看到妈妈潮喷后鸡巴又硬了起来,尽管一碰妈妈的小穴妈妈身体就会退缩一下,但小夏跪着双脚,抱着妈妈的双丝袜美腿在腰中,用鸡巴插进妈妈的小穴中来回抽搐,妈妈感觉触电一样,但妈妈只是不断的呻吟,感觉快要断气一样,在小夏快要射时拔出肉棒,对着妈妈脸射了一脸。

  此时的妈妈已经昏死过去了,小夏在这时打了电话。

  我再看到妈妈是四天以后了,家的门铃突然在半夜响了起来,我看到妈妈全裸的躺在门前,全身都是臭臭的奶,我扶妈妈到沙发上,发现妈妈小穴和屁股都是肿了的,嘴里流出的都是臭臭的牛奶,我在她的小穴里发现一下内存卡。

  究竟发生什么的事情了,小夏几天前给了我些钱并坏笑的说妈妈去了一个地方办事了,要几天才回来,还提醒我看妈妈拿回的内存卡的内容,然后小夏就走了。

  【全文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