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诗如画的妈妈】(67)

第六十七章你好,肖欢欢
夜色已深,宾馆内外人们却都是欢声笑语,一片热闹喜庆的氛围。皆是因为
子女终于上了对面那所国内顶尖学府。
而此刻和他们庆祝方式不同,宾馆的某个房间中,一张不大的白色床单垫子
上,一对男女全身赤裸,正进行着最原始的人类繁衍之事……
「啪啪……啪啪啪……」
绝美女人光滑白皙的胴体跪趴床上,白花花的丰臀高高撅起。随着身后年轻
男人耸动下身,小腹拍击肥臀形成阵阵肉浪,也发出了响亮的肉体啪叽声。
只见他们下身结合处,一根粗长棕黑的肉棒,不停穿插奸淫着她滑腻的蜜穴
口,每次坚硬肉棒在腿间抽出刺入,都会溅出滴滴浆汁,拉出黏糊糊的丝线,像
是舍不得分离似的,场面相当淫靡……
……
「嗯啊……好……好难受……小轩……轻点……我……啊……」
每当我粗大的龟头杵磨在妈妈蜜穴深处软肉上时,都会令她白嫩长腿止不住
抖动,双手紧紧拽着白色床单,表情有说不出的痛苦之意……
「妈……舒服吗……这两年你有没有经常……这样想我……」
我按着跪伏在面前的赤裸美母,意气风发的快速挺动下身。她圆滚滚的肥臀
伴随我的肏干,渐渐和我形成性爱默契般前后摇晃,用腻滑的蜜穴不停吞吐着粗
长棕黑肉棒……
腔道嫩肉柔软紧致的销魂感觉,不由让我感到灵魂颤抖的愉悦,想到她就是
我的母亲,一个优雅高贵的女人,我心中更有一种心灵震颤的禁忌感!
然后我情不自禁紧紧扶着妈妈的细白柳腰,加大了肏干撞击她肥臀的频率和
力道……
「啊啊嗯……我……没有……小轩……啊啊……不要……嗯嘤……」
妈妈性感的胴体被我撞得激烈颤抖,一袭柔顺短发和胸前吊挂的硕大乳房,
顿时花枝乱颤般甩动着,整个丰腴娇躯像随时都要散架似的。
「啪!」
「那你为什么还流这么多水……」
我豪气万千地在妈妈丰臀上结实拍了一巴掌,看着白花花臀浪颤巍的性感画
面,忍不住双手狠狠抓捏着,像揉面团似的左右搓动,暗红紧致的菊蕾也跟着张
阖牵扯着,使我心中泛起一丝涟漪……
「啊啊……慢……不行啊……啊啊……」
妈妈被我狂风骤雨般撞击摇曳的胴体,突然开始颤巍打摆,高耸撅起的圆润
肥臀也痉挛抖动着!
顿时,纵横在蜜汁紧穴的肉棒感到阵阵收缩,四周嫩肉层层叠包裹碾磨,不
禁让我爽得魂飞天外……
加上妈妈双手无力撑趴,螓首娇躯落在了枕头床上的情况可以判断出,妈妈
被我干了十多分钟后,高潮再次来临了。
我连忙弯腰搂住她的柔软小腹,下身像打桩似的深入浅出狠狠肏干,对她没
有半分怜惜……
又极速抽插几十下……
「啊……嗯嘤……」妈妈仰头发出悠长的娇吟,赤裸白嫩的胴体浑身发软,
蜜穴腔道软肉却紧紧裹着我坚硬的肉棒,深处宫颈肉壁小嘴还涌出阵阵温热的淫
液……
「妈……怎么样……被我干得爽不爽……呼……」我激动地趴在妈妈光滑的
美背上,下身断断续续地抽动,龟头不时用力撞击着她敏感的宫颈软肉,以此让
她可以享受到更美妙的高潮。
「嘤咛……」妈妈没有回应我,只是偏着螓首埋在枕头上,红唇微张柳眉紧
锁着,发出一声撩人心魄的娇吟声后,赤裸胴体像筛糠似的阵阵抖动起来……
「呼呼……」
等她高潮彻底结束之后,我气喘吁吁地抽出塞满她蜜穴的肉棒,顿时,一股
白色淫液混合物从她鲜红穴口缓缓流出,顺着她修长白皙的大腿,最终落在床单
上……
我心中更加激荡,一把将妈妈软绵光滑的娇躯翻了过来,扛起她两条修长丰
腴的美腿,握住棕黑坚硬的肉棒,对准她腿间正缓慢收缩合拢的蜜肉口,粗鲁地
捅了进去……
……
十多分钟后……
「你……啊嗯……能不能……快点结束……疼……啊……」妈妈躺在床上双
手死死抵住床头背枕,绝美白皙的瓜子脸神情拧巴难受,香汗淋漓浸湿了她的秀
发,密布贴在额头脸颊上,满脸潮红间有说不出的魅惑春色。
「呼……等等……很快……呼……你里面真的太舒服了……妈你真好……你
今晚是特意过来奖励我的是吗……」
我兴奋地看着妈妈被我干得失魂的容颜,紧紧扛着肩上的白嫩长腿,猛烈地
耸动下身,粗长肉棒进出她紧致滑腻的蜜穴间,明显还能听见咕叽咕叽的淫液水
渍声……
「啊嗯……你快点……结束……我……啊啊啊……好疼……」妈妈像没有听
见我问话似的,咬牙切齿催促着我,用玉手压住她自己胸脯白腻巨乳,以防两团
软肉相互甩动拍击,发出那种让她感到无比羞耻的浪荡声音。
由于我们前后两次性爱时间维持将近一个小时,还都是我狂风暴雨般大力插
干,这便令到妈妈紧致蜜穴即使湿滑一片,可也还是渐渐感到摩擦的疼痛……
我心中一软,放下了妈妈的双腿,俯身用双手托住她丰满上身和螓首,张嘴
含住她诱人的晶莹红唇……
「妈……你想要我射给你是吗?」
唇分之后,我用充满淫欲的目光看着她,下身耸动的速度虽缓了些,但还是
深入浅出重重地进出她滑腻的蜜穴。
「啊啊呃……不准说……这种话……啊嗯……」妈妈被我捧住的小巧螓首躲
闪着,在我强有力的肏干下,责备的眼神刚刚泛起,又不禁难以忍受地翻起了的
白眼。
见此,我抓住她前后摇晃的巨乳,轻轻捏着娇嫩的蓓蕾颗粒,上下齐动道:
「为什么不能说……你今晚不就是借着道歉的名义……故意诱惑我……明知道我
受不了你穿得那么正式……那么性感……」
妈妈脸色瞬间涨红,连忙伸出玉手捂住了我的嘴:「不是……我没……啊嗯
……」下一刻,却又被我在她蜜道花心捅到癫颤不已,双手无力地落在不停晃动
的乳房上。
我逼视着妈妈羞愧的春潮神色,继续拆穿她让我倍感温暖的意图:「从小到
大,除了你离家出走那半个多月,我们基本上就没有分开生活过……现在我在首
都上大学,离你那么远,你心里肯定舍不得我吧!」
随着内心的情感和性欲愈加升高,我呼吸急促不已,抽插的动作更加缓慢而
有力,粗长坚硬的肉棒拼命地往她体内最深处钻磨,龟头隐隐又撬开了她蜜道内
那张圆环肉嘴……
「啊……小轩不要……嗯啊……好痛……」
在我正经的话语和肉棒攻势下,妈妈贝齿咬着红唇纹眉深皱,躺在床上的赤
裸娇躯抬动拱起一个夸张的弧度,痉挛起伏着,甚至两团硕大的美乳还偶尔贴在
我胸膛上……
这不禁让我感叹妈妈身体的敏感,更升起一股强烈的征服欲!
于是,我亢奋地反手抓住妈妈的双肩,死死固定住她的胴体后,继续加大挺
动下身的力度,抵在她滑腻阴道深处蜜嘴口的龟头,一寸寸地艰难挤入进去……
「妈……你放心……我以后只要放假就会回去看你……还有就是像现在这样
给你按摩……让你享受到……做我妻子的……哦……嘶……进去了……」我边说
边肏干着妈妈,龟头终于再次撑进了她阴道深处,那张无比狭小的宫颈蜜嘴里面
……
敏感的龟头冠肉四周,顿时传来了致命的收缩吮吸感觉,不禁让我爽得天灵
盖直发颤,感觉像整个身体都被妈妈夹得住了似的美妙,差点让耕耘已久的我没
把持住,一股脑射了出来。
「啊……小轩……小轩……嗯嘤……」妈妈更是直接伸手抱住了我,张开红
唇贝齿紧紧咬住我的肩膀,修长白腿环绕夹放在我的腰后,赤裸白嫩的胴体剧烈
耸动痉挛着。
「嘶吼……妈……别夹了……我……哦呼……好爽……我要忍不住了……」
妈妈娇躯震颤的同时,我还感受到她蜜道深处,包裹龟头的软肉宫颈,竟如同一
张柔韧的小嘴层层蠕动,拉扯吞吐着敏感的冠肉四周,仿佛不把闯入她府中的不
速之客榨干,她就誓不罢休。
顿时令我感到全身轻飘飘的,被妈妈紧致湿穴和宫颈口夹住的肉棒,像要爆
炸似的膨胀。
「呼呼……好爽……妈……我……你下面怎么也会咬人……嘶哦……又咬了
……」
我贪婪嗅着妈妈短发耳边馨香,拼命地耸动下身,整根没入她蜜口的巨蟒,
配合着宫颈蜜嘴的张阖蠕动寸寸肏干杵磨,享受着她上下两张小嘴对我的紧咬,
腰间隐隐约约传来一股酸意……
「唔嗯……」
妈妈听到我在她耳边说着羞人的话,白嫩胴体像八爪鱼一般紧紧缠绕我,疯
狂痉挛颤抖,红油指甲更是用力扣抓我的后背,让我又增加一处刺痛……
「啊……不要……小轩……我……啊啊……」
几乎下一瞬间,突然,被我按在床上耸动捅肏的妈妈,松开对我肩膀的紧咬,
像是触电般后仰着天鹅细脖,略显狰狞之色的绝美容颜涨红一片……
发出温腻撩人呻吟声的同时,修长白腿夹着我的腰身竟开始用力扭动,配合
提臀耸胯上下浅浅吞吐着我的肉棒,使得包裹住龟头的宫颈小嘴也不停收缩拉扯
着冠肉……
湿滑紧致的吞吸,妈妈主动迎欢带给我的心理刺激,瞬间让我全身毛孔张开
似的畅爽!
「啊啊……小轩……我……」
下一刻,没等我激动开口说话,妈妈又一次提臀配合我的肏干,彼此下身狠
狠撞击在一起后,酥软娇躯突然高频率颤动不已,四肢再次紧紧缠绕住我……
「嗯咛……」随着妈妈鼻息发出一道极具成熟女人的妙音后,紧裹住我龟头
的宫颈小口毫无征兆涌出阵阵暖流,越流越多,越多越热,浸泡充斥在龟头肉冠
周围,让我顷刻便迷失了所有……
「哦呜……妈……呼……我也忍不住了……嘶……啊呃」我跪撑在柔软的床
上,死死地抱住妈妈丰满的胴体,胸前两团软肉滑腻感传来的同时,整根没入妈
妈腿间蜜穴的肉棒再次膨胀后,随着我身体阵阵抖动,前列腺精关一松,大股大
股的灼液激烈射出,浇在了妈妈宫颈花心内……
「嗯嘤……啊……啊……」体内被我有力而滚烫的精液射击,妈妈贝齿顿时
再也咬不住,贴在我脖子处发出道道优美高贵的御姐声,像极了凤凰火鸟高飞天
际时的鸣叫,自由而欢快……
并且她吞纳我龟头的花包口,随着我射精的节奏,竟然也蠕动回应似的又涌
出汩汩蜜浆,浇灌在我此刻无比敏感的龟头上……
「哦……爽……妈……你太……极品了……都给你……全部射给你……我存
了两年……嘶哦哦……别夹……别咬我了……」这不禁让我身体打起了摆子,高
潮敏感的龟头倾泻般往她体内注射汩汩浓精。
「啊嗯……」妈妈花心被十多股精液烫灼,不甘示弱般继续流淌着蜜浆,恶
性循环似的与我互相喷射,又像是在比赛一样,你方唱罢我登场般追逐射击……
「嘶……吼哦……」
「嘤咛……」
于是,宾馆中白色小床上,我和妈妈紧紧相拥,彼此下身完整密切地镶嵌在
一起,神魂颠倒地高潮泻身,你来我往般喷射着暖流液体,而战场自然便是妈妈
那圣洁伟大的宫颈嫩穴口,我出生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重门……
……
十多分钟后,妈妈才从方才震撼心灵的高潮中恢复过来,抬头睁开凤眸的第
一眼,便见到了她身下的我……
我躺在床上看着趴在我胸口的美母,双手在她滑溜的翘臀来回抚摸,无比满
足地笑道:「妈,怎么样,刚才舒服吗?你可能后来不知道,我攒了两年的精液
都射完了,你还在一直流……」
「闭嘴……啊嗯……」妈妈潮红湿润的娇靥一绷,嗔怒地伸手捂住我的嘴,
可由于她这剧烈一动,立刻就感觉到体内湿漉漉的宫颈蜜嘴中,竟还包裹着我那
半硬却依旧硕大的龟头,不禁让她羞愧得娇躯一颤,又软趴在了我的胸口上……
我拨开妈妈软绵的嫩白纤手,捏掐起她光滑的美人尖下巴,痴痴地看着她被
滋润过后,无比美艳动人的容颜。
回想起今日的一切,无比真挚道:「妈,谢谢你!」
妈妈螓首垂在我手中,美眸瞪了我一眼,没好气问道:「谢我?明明就是你
强迫……下流!」而后便扭头微微噘嘴,一副自顾自生闷气的严肃模样,咋一看
跟平时差不多……前提是穿上衣服。
我莞尔一笑,摇头道:「我不是说刚才我们做爱的……」
「你还说!」妈妈恶狠狠地盯着我,显然不愿提起刚才,她自认为浪荡的一
幕。
「好好……我不说……不说……」我轻轻拍了几下她圆润的丰臀安抚着,却
又惹得她威严目光怒视,像下一刻就要张口咬我似的。
我心中却是一暖,缓缓正色道:「我是想说,谢谢你这十多年来对我的照顾
和关爱……从现在开始,就该换成我呵护你了!你放心,不管你以后对我有什么
期待和要求,我都会努力做到,直到你认为满意为止!」
其实在白天妈妈参观我宿舍的时候,偶尔透露出落寞之色,以及晚饭期间她
对我的各种絮叨。都让我察觉到了,妈妈对于我将要第一次离开她身边的那种浓
烈不舍。
十多年期间,无论发生过什么事,我们早就习惯了彼此的依偎。所以我更加
感激妈妈对我的养育和磨砺,也愈加深爱着这个女人!
「哼!」
妈妈依旧白了我一眼,不过春潮湿润的白皙瓜子脸却缓缓侧靠在我胸膛,面
无表情冷声道:「继续说……」
我微笑地伸手拨开妈妈脸庞黏湿的秀发,手背摩挲着她光滑潮红脸颊:「还
有就是,以后你要是想我了,寂寞了,也可以来这里找我,我帮你像今晚这样按
摩。这样你就不用憋得……嘶啊……妈……轻点……」话说到一半,腰间突然传
来剧烈的刺痛让我不禁惨叫连连……
……
「去卫生间洗一下!」妈妈收回掐了我一分多钟的二指禅后,丰满白嫩的胴
体直身坐在我腿上,像个女王般开口命令道。
而我也深知她性格内敛严肃,于是就没再多说些感怀温情的话,因为我们都
是聪明人,所以一些事也不需要说太详细,只需要透露出彼此意图意愿就行了!
「不用了吧!这样睡不是挺……好好……遵命!」我刚想说泡在她身体里面
很舒服,但见她蹙眉又抬起玉手往我腰间靠近,顿时便起身托住她两瓣美臀,缓
缓向床边移动……
「嗯嘤……慢点!」随着我的动作,妈妈被插入她身体最深处的龟头顶撞了
几下,情不自禁地环住我的脖子,两团挺立的美乳紧紧贴在我胸膛,厚实软绵的
触感让我心中一热,肉棒条件反射硬了起来……
「啊……你又想……不行!」妈妈感受着体内巨物渐渐苏醒,连忙警觉威胁
地瞪着我。
而我因为已经射过两次,并且第二次尤为致命激烈,射了足足几十道,持续
了一分钟左右……
还有就是妈妈已经两年没被我弄过,今天两次就让她蜜穴产生不适的感觉,
所以我也没有要继续跟她云雨的想法。
于是我摇头一笑后,抱着妈妈倾长妙曼的胴体直接下床,没理会她咿呀娇叱,
很快来到了卫生间。
慢慢将妈妈修长的美腿放下后,我双手按着她光滑的柳腰,身体缓缓向后撤
出……
「啊嗯……」妈妈眉头紧蹙,玉手用力抓着我的肩膀。
先是龟头艰难地脱离水汪汪的宫颈嫩嘴,然后便是整根棕黑粗长肉棒抽出她
的滑腻阴道,还拉出层层鲜红褶皱的腔肉,以及淫靡不堪的白色混合浆水……
甚至我肉棒抽出之后,妈妈那仅有一撮绒毛的白嫩涨鼓鼓阴阜下方,原本诱
人性感的蝴蝶肉穴缝隙,竟变成了一道约莫两指宽的鲜红小口,在我和妈妈惊异
的视线中,久久无法合拢,并且蜜肉口里面还流出汩汩黏稠的汁液……
妈妈看着自己长腿正缓缓流淌的精液,顿时羞愧不已,转而怒视着我:「看
什么!快拿花洒过来……」
「哦哦……」
我震撼于妈妈腿间鲜红的阴唇小口,拿来花洒让她冲洗几分钟之后,又惊叹
于自己刚才射入她体内的精液量。
……
过了一会儿,妈妈眉头皱得更深,弯腰急躁地冲洗腿间私处。可不管她玉指
怎样抠挖冲洗,已经缩成小拇指粗细的阴道口,总会不时有浓稠精液流出……
而我已经去洗手台清理干净下身,也见证了妈妈最初微隆的小腹渐渐平坦了
些,可还是比以往时更显丰腴。
见此场景我心中升起一股异样,拿起台面上妈妈的灰色套裙,走过去关掉了
花洒开关,在她愤恨不解的注视下,躬身帮她擦拭着修长美腿间的水渍。
放好她手中的花洒后,我随手将套裙扔回洗手台,抓着她扭动的手腕:「差
不多就行了,早点睡吧……」
「你……啊嗯……」妈妈刚想开口驳斥,却被我直接勾起她一条长白美腿,
扶着坚硬粗长的肉棒,熟稔地对准蜜穴小口,应声又捅了进去……
我紧紧搂着妈妈挣扎晃动的柳腰,慢慢躬身把她另一条腿挽住抬起,顿时她
倾长滑溜的胴体,又被我插入抱在怀里。
「啊……放我下来……你有完没完……」妈妈被我抱着走回房间的过程中拼
命晃动身子,情绪稍微激动起来。
「放心,我没想继续……如果不这样,你下面……要流到什么时候,你还有
其他办法吗?」我强有力抱着她一百来斤的丰盈胴体,先是坐在床上,然后缓缓
躺了下来,紧紧搂着她的柳腰。
妈妈用力撑着我的胸口挺直身子,精致绝美的瓜子脸满是羞红:「那也不行!
我……」
我温声柔情地打断道:「妈,就这样好吗?你早晚要习惯的,难道我们以后
结婚了,你还要假正经?男女之间本来就是这样,我又不会笑话你!」
我原本以为妈妈会嗔怪怒斥,却没想到她微微一愣之后,白皙脸颊涌上阵阵
晕色,目光平静注视我一会儿以后,凤目狠刮了我一眼,俯身缓缓又趴在了我的
胸口……
我心中立刻惊喜不已,深知妈妈这个举动的意义。于是激动地双手覆盖在她
圆润肥腻的丰臀,轻轻按压着并配合向上挺动……
「啊……」随着妈妈一声优美娇吟,我硕大的龟头又回到了熟悉紧致的宫颈
环形蜜嘴里。
冠肉被紧紧裹住收缩的美妙感觉,顿时让我呼吸急促几分,带动着妈妈的螓
首上下起伏着。
但我很快便调整回来,怜爱般梳理着美母脸颊的短发:「妈,你真好……」
然后将她光滑胴体往上提动,让她绝美的容颜枕在我肩颈边,嗅着她口鼻喷出的
清香,用脸庞细细摩挲着她的额头:「里面也暖暖的,好像回到了以前……嘶
……妈,别咬……」
「快点睡觉,你明天还要军训呢!」妈妈被我的话羞得身体深处蠕动裹挟了
下,连忙抬头娇叱威胁道。
我再次压抑住体内的躁动,双手轻轻搂着妈妈的软滑细腰,闭眼喃喃自语:
「等我们结婚了,我首先就是带你去医院把节育环取掉,让你给我生一个属于我
们爱情的结晶,然后……」声音虽小,但一字一句都透露着坚定且毋庸置疑的口
吻。
接着,除了感觉到妈妈因为我禁忌直白的话,蜜穴深处小口偶尔会吞夹龟头
几下之外,却没见她有任何回应。
可能,妈妈还是很害羞吧!或者是在担心,如果真的为我这个亲生儿子孕育
生命,会不会遭天谴,近亲生出问题婴儿之类的……
但我很快知道都不是!
并且,此刻我只要睁开眼,就会发现伏在我脖颈处的妈妈,神情无比凝重,
眼神也闪烁着复杂微妙的色彩……
……
「叮铃铃……」
翌日清晨,我和妈妈旖旎的睡梦姿态,突然被手机闹钟扰乱吵醒。
「唔嗯……」
妈妈第一反应自然是羞愧难当,连忙从我身上起来,双手撑着我结实的小腹
蹲坐直起娇躯,睫毛轻颤银牙紧咬着,丰臀缓缓抬起,黏糊糊的蜜穴慢慢将晨勃
坚硬的肉棒吐了出来……
「嗯?!」我好奇地看着妈妈腿间小O形的鲜红穴口,竟没有一滴精液流出,
她光滑的小腹也回归以往那般平坦细致。
「快去洗漱上学!」妈妈第一时间虽也疑惑,但迅速反应过来后,保持着以
往的严肃神色呵斥着我。
只不过她现在全身赤裸,岔开长腿立在我腰间的姿态,显然没有半点威慑力
……
随后我也还是乖乖地穿上衣服洗漱整理,但心里还是对刚才的怪异产生疑惑。
妈妈之前也被我插入宫颈口内射过,也夹着我的肉棒睡了一晚上,但那时候
射得明显没昨晚多,而且以前第二天早上醒来抽出肉棒时,都会流出一些精液,
怎么这次却……
想了许久,我终于在离开宾馆,踏入华清园大门的那一刻突然想明白……
记得以前看过一个医学报道,大概是说女性的子宫其实也有消化吸收男性精
液的能力,并且还会将精液中的基因保存在她体内十多年,潜移默化影响着下一
代……
不知为何,我回想到这件事之后,全身每个细胞都沸腾了起来!
特别是猜到妈妈昨晚竟无意中吸收了我的精液,她此刻浑身流淌着我的基因,
这……顿时逻辑更加凌乱!
以至于入学华清军训的第一天,我好几次恍惚走神,没听到教官令行禁止的
口令,让他不禁都开始对我的大脑小脑产生怀疑,更怀疑我是不是花钱买进来的
……
……
华清大学的操场有四个,还好我们班训练的操场就在宿舍旁边,下午两节站
军姿课结束后,我径直走到操场边的树荫下,内心火热地掏出手机和妈妈通话聊
天……
虽然说的都是一些无聊琐碎的话,但听着妈妈的温腻的声音,不禁就想到了
她子宫消化我精液的事……
即使两者没任何关联,也并不妨碍我丰富的联想能力……
突然,我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嘿!陆子轩,跟谁聊天呢?」一道粗狂男性声音传来……
我转头一看,是和我同一个宿舍的男生,叫杜风波,东北人,身高一米八,
比我稍微矮一点,性格比较开朗,是典型的自来熟。
他左拥右抱的也是我宿舍另外两个舍友,分别叫楚雄,陈铭泽,也分别是两
广地区的人,个子都在一米七五左右,长相比较清秀白净,不像杜风波那样偏黑
俊朗的模样。
见此,我跟妈妈说了两句便挂了电话,疑惑地看着杜风波:「咋地,你们仨
要拉上我,干一票大的?」
我虽然不知道他们找我做什么,但显然不是好事儿,估摸着都是团伙作案的
那种。
顿时,杜风波爽朗一笑,勾肩搭背把我也拉了过去:「嘿,老铁没毛病,走
吧!麻溜儿的,咱哥儿四个一起去泡妞,三一僚主机,二二主僚机……咔咔一顿
配合,啥样儿妞都不得手到擒来啊?!」
我一头黑线,被他糊里糊涂带向操场各班休息点,但没有几步便本能抗拒道:
「等一下,我没兴趣,你们仨去吧!」
刚要转身离开,又被杜风波挡住了:「诶,我说你这人咋正没意思呢?咱们
303宿舍第一次团建活动就不参加是吧!」
当然,他虽然看上去一副蛮横样子,与旁边两位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哥们儿完
全不同。但我知道这是他性格习惯问题,并没有恶意。
可我还是摇头道:「不是,我……」
「你啥呀!你是不知道等会儿带你去泡的妞儿有多正,来,小熊,把照片给
他看看……」杜风波对我的含蓄嗤之以鼻,然后跟左边清秀文弱的楚雄使了个眼
色。
楚雄连忙掏出手机,翻了半天,最后怯懦道:「呃……这个……昨天光看了
……好像忘记拍照……」
「啥?!我……你……还跑是吧!」杜风波抬手习惯性就想拍他脑袋,可不
料楚雄立马就躲开了,还瞬间弹开很远。
于是,下一秒就变成了他俩的在操场追逐,留下我跟陈铭泽两人,有一句没
一句地聊着天……
……
下午阳光微醺偏晴,即使是在首都,今天的天气也显得格外特别,有种说不
出的熟悉感受。
闷热,躁动,炎炎疲倦之意油然而生。
金黄色夕阳来临时刻,清风徐来,带走了操场上三三两两的,穿着粗布短袖
军装的名校学子心中暑热,还带来了我全身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这是一种被人定睛直视的错觉,我心有所感地左转望过去,葱绿的草坪上,
红白的塑胶跑道边,有站有坐几百人,却唯独只有一道刺痛我灵魂深处的熟悉纤
瘦身影,慢慢朝我走来……
她步子轻快,几十米的距离很快被拉近,待得终于看清她清纯唯美的面容时,
我似乎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噗通……噗通……」随着她的步伐节奏,强劲有力地震动着。
连一旁陈铭泽不停低声提醒我「就是她」的话都没理会。
她很美!好似记忆中那样,但又有所不同。
原本乌黑律动的齐肩短发,现在已变成了挟在耳后的松散青丝,迎着微风和
夕阳飘舞着。
不时眨着俏皮灵动的双眸,像是在撒娇,高琼白皙的鼻尖,樱桃嘴角勾起一
丝笑容,两边脸颊的婴儿肥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美到极致的光滑白皙瓜子
脸,一颦一笑间都透露着完美女神之貌。
她背着手向我靠近,同样朴素的短袖军装穿在她身上,却有种莫名的英气,
约莫168的玲珑丰满身段,撑得胸前顿显雄伟,仿佛不是她这个年纪该承受的
发育一样。
但我此刻心中早已紊乱,脑子一片空白,瞪直双眼腮帮子咬得绷紧,在她伸
出白嫩纤手的那一刻才反应过来……
「子轩,我们终于……又见面了!」她忽略我身旁还有一个人,目不转睛害
羞似的抬头凝望着我,一切都宛如那个放学的午后。
我胸膛极速起伏,分不清是愤怒,怨恨,还是依旧深爱的情绪。也没过多思
考她说这句话的含义,努力憋出一个笑容,伸手握住了她的温凉小手。
「你好,肖欢欢……」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