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约之夜(海伦娜)】(完)


一。
「真漂亮……」
刚刚在更衣室里换上了婚纱的她站在了全身镜前,看着里面的自己完全不敢
去相信这一切。
「我家的海伦娜也终于等到出嫁的那一天了呢,呵呵呵……姐姐我很是欣慰
哦~~」
「姐,姐姐……我不小了,不,不要用这样的语气……」
她红着脸打了一下一边的圣路易斯,随后再次将注意力放回眼前自己的婚纱
上。
从两人正式订婚,到婚纱送到举行婚礼,她完全不敢想象这一周以来所发生
的一切,自己很快就要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人,看着最喜欢的另一半来到自己的
身边,两人一同接受整个港区的大家的祝福。
「对了,指挥官……」
「哈,就知道你念念不忘指挥官呢……」一边负责这次她的婚礼的圣路易斯
握着对讲机的手指了一下外面的礼堂,「刚才我在外景那个地方看到他了,好像
是在帮着蛮啾一起布置现场呢,如果要去找他的话就快去吧。」
「好,好的……」
她刚刚迈出了两步又停了下来,有些为难地看着身上洁白的婚纱。
「要不先把衣服换下来……」
「不用不用……就穿着这个去吧~~」圣路易斯仿佛故意要安排这样的邂逅,
赶紧推着她朝门口走去,「让指挥官也看看,海伦娜一生中最美的样子能有多美~~

「唔……」
被姐姐怂恿着走出了门,她顺着走廊一步步朝外面迈去。
这个平日里用作鸢尾或是维希教廷的礼拜的教堂,今天已经被改造成了特意
为今晚盛大的誓约仪式所准备的婚礼现场,到处都是洁白无瑕的丝带,中间点缀
着各式各样的花朵和以蓝色为基调的炫彩,搭配上她身上的这一袭纯白的婚纱,
还有天蓝色的长发,仿佛自己就是置身于梦幻国度之中的公主。
而那位她苦苦等待的王子,此刻也正坐在靠着礼堂门口的台阶上,背对着自
己。
「指挥官……」
「海伦娜?是你……」
指挥官从转过身,看到她身上的装束开始,嘴就已经惊讶得合不上了,眨巴
了好几下眼睛,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不小心看呆了,赶紧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两声,
「不,不好意思……一不小心看入迷了……」
「真,真的很漂亮吗,指挥官……」
「嗯,嗯……我从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海伦娜……这身衣服……和你太搭配
了……」
「这样啊,好开心……」
「对了……海伦娜,今天的婚礼流程里面,有一项比较特别的仪式,嗯……」
指挥官摸了摸下巴,指了一下门外,「如果你现在没事的话……要不要去先熟悉
一下……」
「仪式吗……好的……」
她提着裙子走到了指挥官身边,指挥官扶着她的手跨步走出了礼堂门口,来
到了外面长长的婚桥。
「你姐姐是真的有钱,不管什么材料都用的是最好的……」指挥官看出了她
眼睛里的神色,便立马补充道。
「有劳姐姐费心了……其实海伦娜也不是很需要这样的排场,只要能和指挥
官过心就好……」
「过心……说起这个,那个特别的仪式在这里……」
指挥官带着她来到了婚桥的尽头,这里有一个不是很深的水池。
「是要我们一起走过去吗……」她看着通向水池的台阶。
「不是……这个是你姐姐特意设计的一个环节,类似于洗礼吧……」指挥官
走到池子边上比划了几下,「她的设想是,你赤脚走过这个池子,我在上面接你,
这样,你就彻底和过去的自己说再见了。」
「嗯……很美好的设想呢,指挥官,现在要来试试吗?」
「行……那你……那个……」
「指挥官,可以帮个忙吗……我穿着婚纱不太好脱鞋……」
仿佛指挥官就在等她这句话,没让她说第二遍就跑回了她身边,将她缓缓扶
着坐在了水池的边上,随后手伸向了她裙子下面的那双纯白色高跟鞋。
「那,那我脱了,海伦娜……」
「嗯……」
指挥官慢慢地握住了高跟鞋的鞋帮,顺着她脚掌的方向一点点将其取了下来,
她那一直以来都保养良好,皮肤细腻白皙涂着粉红色指甲油的玉足缓缓展露在了
眼前。
即便并没有像姐姐那样善于察言观色,但指挥官不经意间露出的那个表情,
还有咽口水的声音,还是一丝不差地被她敏锐地捕捉到了,平时就已经知道指挥
官的一些喜好的她特意卖了个关子:「指挥官……痒……」
「啊……不,不好意思……」
指挥官连忙松开了握着她脚掌的手,将脱下来的那双高跟鞋放在了一边,强
行压制住自己刚刚一下子涌上来的念想,朝着她做了个「请」的动作。
「那,来吧,海伦娜……脚伸下来试试看……」
她缓缓踩进了池子里,冰凉的感觉顿时从脚上传了过来。
「顺着从这头走到那边的台阶……」
指挥官在岸边指引着她,一步步向着预设的方向走过去,她则很小心地提着
裙摆,淌着水一点点地挪着步子,只有几米的路硬生生走了半分钟,才终于抵达
对岸的台阶。
「走完了……」
「嗯……池子里不是很滑吧?到时候注意安全……」
「好的,谢谢指挥官了……」
「没事,生活有的时候也可以有一些仪式感的……」
指挥官拎着她的高跟鞋来到了水池的另一边,等着她过来把鞋换上。
但她却并没有直接过来穿上鞋子,而是坐在了池子边上,把自己的双脚从水
里拿了出来,如同出水芙蓉一般的玉足更是让人浮想联翩。
「指挥官……刚才脱鞋之后就一直在看我的脚吧?」
「咳,咳咳……哪里……」
「眼神是不会骗人的哦?更何况,指挥官的爱好,海伦娜不是不知道呢,」
她并拢了自己的双腿,将自己的脚尖朝向了指挥官,「海伦娜的一切都是指挥官
给的,如果指挥官喜欢的话,海伦娜不会拒绝的……」
「可……刚才你不是……怕痒吗……」
「有些时候,也需要慢慢去适应喜欢的人的一些爱好呢……比如脚什么的……」
她突如其来的态度转变让指挥官有些受宠若惊,但也很快回过了神来,不再
客气地直接就坐到了她的旁边,抱着还微微滴水的脚掌就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那……我可以给你揉一下吗……可能不只是用手……」
「当,当然可以了……」她望了望四周,此时周围碰巧一个人都没有,估计
大家都是等着晚上的婚礼,所以现在都在忙着提前完成自己的工作,「不,不光
是揉……指挥官如果想做别的事……也,也可以……」
「……」指挥官咽了口口水,手中的这对尤物自己实在是不想放手,再一次
用手轻轻地捏过了她的脚掌之后,他便径直埋下了头。
「唔嗯……」
虽然也想过指挥官可能会用嘴去舔,但这么直接地就上还是有些出乎她的意
料,脚上痒痒的感觉也让她下意识地往回收了一下。
「没,没事吧海伦娜……」
「没事……只是指挥官突然舔有些意外……」
「因为……确实很好看啊……平时我忍不住就喜欢这么干了……」
「没关系……指挥官怎么高兴怎么来吧,以后海伦娜也会慢慢去习惯的……」
得到了她的应许,指挥官便不再有所顾虑,忘我地抱起她的双脚就是一阵暴
风吸入,从脚踝开始一直到每个小巧的脚趾都没有放过,舌头和牙齿不断在上面
又碰又亲,恨不得能直接把它给吃下去。
「慢点……指挥官,这,这么弄不脏吗……」
「不脏……海伦娜的每个地方都是最干净的……我舔……」
用嘴将她脚上的水全都舔干净之后,指挥官再埋着头稍微亲了亲脚背,随后
老一套的日常动作,将她的脚放在了自己的裆部位置。
「海伦娜……感觉到这里有变化了吗?」
「嗯……那个是指挥官的……」
「所以……可以用脚帮我……射出来吗?」
「我,我不是很会……」
「没关系,第一次我来就好……你的脚交给我就是……」
匆匆忙忙地将自己的裤子脱掉一半,指挥官掏出了自己从看到她的脚开始就
已经把持不住的肉棒,此刻更是完全挺立了起来,第一次直接看见的这么粗壮的
阳具,她也有些惊讶。
「直,直接踩上来吗?」
「不是的不是的,那个算进阶动作,先这样……」
指挥官一如教导其他第一次足交的舰娘一般,细致地用她的脚做了几个动作
的示范,最后则是抱住她的脚踝,用足底的软肉贴住茎杆部分开始上下撸动起来。
「呼……海妈的脚好棒……唔嗯……」
听着指挥官一不小心漏出了平时对自己的别称,她稍微嘟了嘟嘴,故意用了
一下力,脚掌踹在了指挥官的蛋袋上。
「嗷呜……」
「指挥官……海伦娜可不是你的妈妈……海伦娜,是你的妻子才对,不可以
乱用称呼……」
「不好意思,一不小心爽过头就忘记了……」
小小的插曲并没有影响指挥官继续用她的玉足为自己的肉棒做着全方位无死
角的按摩动作,不光是足底,脚趾,脚后跟,甚至是脚背都被他充分利用了起来,
各式各样的皮肤与包皮的摩擦也让指挥官时刻沉浸在欢愉的快感之中,马眼处流
出的先走液再一次将她的脚背润湿。
「指挥官的……又变大了……好热……」
「因为很舒服啊……」
借助着先前留下的唾液作为润滑剂,肉棒自如地在她的足穴中进进出出,龟
头时不时地会剐蹭一下足底的软肉和小巧的脚趾,别样的刺激让指挥官的兴奋程
度也更上一层楼。
「海妈……我感觉快……」
「海伦娜~~你在哪呢~~」
就在指挥官快要精关失守的时候,礼堂里面忽然传来了呼唤的声音,把在外
面打野炮的两人都吓了一跳。
「指,指挥官……姐姐来了……要,要不然……」
「马,马上了……就快射了……」
眼看着自己拿着她的脚打炮的事马上就要被抓现行,指挥官飞快地松开了她
的双脚,用自己「身经百战」的手接替了撸管的动作,只是几下就直接让射精的
冲动冲破了大脑中的阈值。
「那……那指挥官……要……要射在哪……」
「肯定不能是你的脚上了……我想想……」
目光快速搜寻着附近的一切事物,指挥官的目光很快就锁定在了那双就放在
他们旁边的高跟鞋里。
「就在鞋子里吧……」
「诶……」
指挥官飞快地抓过了她的高跟鞋,将鞋口对准了自己的肉棒插了进去,龟头
抵着鞋尖的位置,毫不客气地将自己今天的第一发浓精射了出来。
虽然看不见鞋子里的情况,但光是听着那叽咕的液体声,她也大致想象到了
指挥官的这次射精是憋了很久的一次释放,所以问出来的第一句话不是自己待会
要不要穿,而是:「指挥官……禁欲很久了吗……」
「差,差不多……想着今天能好好疼爱一下海伦娜的……」
经常玩射鞋的指挥官也知道「水满则溢」的道理,在射了几秒种后便将鞋子
抽了出来,随即又立马插进了另一只高跟鞋里,一直到茎杆终于不再抖动,将精
液全部释放后才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
「海伦娜,在外面吗~~」
找寻她的圣路易斯已经快要走到门口,指挥官赶紧把裤子提了起来,把射满
精液的高跟鞋若无其事地放在了她的旁边,随后坐回了她身边,装出一副两人正
坐在池边过着二人世界的模样。
「在,在的姐姐……」
听到了她的声音,圣路易斯也微微松了口气,从礼堂的门口处走了出来,看
着搂抱在一起的两人咯咯地笑了两声,「我就说怎么一直不理我呢……原来是找
到了指挥官啊……」
「我在带海伦娜熟悉一下待会儿的婚礼流程……特别是这个走水池的环节……」
指挥官带着看似很严肃正经,但又藏着一丝喜悦的表情和圣路易斯介绍起了情况,
「刚刚海伦娜下去走了一下,鞋子还没换上呢……」
「这样啊……」圣路易斯看着她那有些红红的美足,还有放在一边的高跟鞋,
心照不宣地微笑了一下,「那就有劳指挥官了,这边海伦娜熟悉好流程之后,就
带着她回更衣室吧,还有一些妆没化呢~~」
「行行行,放心吧圣姨~~」
指挥官又耍起了贫嘴,一旁的她脸更红了。
「那,那个,指挥官……」看着姐姐重新消失在门后,她凑过身子悄悄耳语
到,「鞋子……怎么办……要穿上吗……」
「诶……海,海伦娜不嫌弃吗,直接穿的话……」
「怎么会嫌弃……都是指挥官宝贵的精华,能够让我的脚被幸福地包裹着,
很开心……」
「这样,那好吧……待会儿走路的时候小心一点,别滑倒了……」
她微笑着点了点头,将高跟鞋拿了过来,踩着黏糊糊的白浊将脚伸了进去。
二。
夜已经深了,位于港区里的这间特别婚房里,灯光依旧亮着。
「温度合适吗,海伦娜?」
「嗯,正好……辛苦指挥官了……」
她坐在床边,看着指挥官不断地调试着洗脚水的温度,时不时抬头问一下情
况,这样温馨而美好的画面在以前根本不敢去想象。
「我不辛苦,今晚你站了这么久比我更辛苦,而,而且吧……还是穿着有问
题的高跟鞋……」指挥官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以后我不会再射在鞋子里了,
不能给我亲爱的海伦娜添麻烦……」
「呵呵呵……其实鞋子里的感觉也没有那么糟糕,滑滑的黏黏的,还带着指
挥官的温度……这也算是另一种指挥官送我的礼物吧。」
「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不着急,我这就帮你把脚洗干净……」
指挥官再一次轻轻捧起了她的玉足,用手指带着盆里的热水,仔细地替她清
洗着脚掌和脚趾,将上面沾着的残精一点点擦掉,再微微按摩一下。
「啊……」
指挥官在洗脚的时候,时不时会用指关节去按压一下自己脚上的一些部位,
一开始她只是以为这又是指挥官的什么特别癖好,但压了一会儿后,她不知不觉
间感到全身都渐渐放松了下来,以往总是紧绷着的神经也仿佛得到了舒缓一样,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完全放空,没有任何牵挂的轻松感。
「指挥官……好,好舒服……」
「舒服吧?那就对了,这些手法都是我们东煌流传下来的,能够帮助调理身
体的穴位按摩呢,」指挥官见她已经放松了下来,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港区里
大家都只知道我喜欢脚,却没几个人知道我同事也学习了很多和脚相关的保养按
摩知识呢,毕竟这可是仅次于大脑以外,最重要的部位了……」
「指挥官也有不为人知的温柔呢,呵呵……」
指挥官继续埋头替她洗着脚,她则望向了一边的被褥枕头,一个自己以前或
许从不会提出的想法不知不觉间冒了出来。
「嗯,这下洗得就差不多了,泡太久了容易进湿气……」
指挥官捧着她的玉足离开了热水,正四下寻找着自己刚刚拿过来的毛巾,不
曾想手臂忽然被人用力地向上一拽,整个人一不小心失去了平衡。
「扑通……」
因为担心把水盆打翻,指挥官迫不得已只能选择了向上一跃,而这么一下也
正中她的下怀,顺理成章地就让指挥官压在了她的身上,两人也一并躺在了床上。
「海,海伦娜?」
「指挥官……一定也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刻吧……」虽然自己的脸比指挥官的
要红了十倍不止,但她此时此刻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主动伸手搂住了指挥官的脖
子,「终于能够和指挥官……合为一体了,好开心……」
「这么急的吗……还没有把准备工作做好呢……」
「不需要准备了……指挥官,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我不会拒绝的……」
突如其来的转换让指挥官也愣了一下,但毕竟是港区第一大种马,很快他就
调整了过来,看着已经闭上了眼睛等候着自己的她,缓缓埋下了头。
「唔呣……唔呣……啾……」
缠绵在一起的两人终于开始了向往已久的接触,彼此的嘴唇如同涂了胶水一
样紧紧粘在一起,舌头也伸进了对方口中不停地搅动着,恨不得能将里面所有的
东西都给「抢」过来。
而一旦进入了做爱环节,指挥官所展现出的技巧就是全港区独一份的老练,
不仅是从嘴唇将她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同时还开启了「多线作战」模式,并不可
能老实的双手一只伸进了她的衣服里,隔着文胸揉起了那对并不算很大但也足够
丰满的双乳,另一只则直接钻进了她的大腿中间,两根手指并用轻抚起了内裤。
「啊……啊……」
三管齐下带来的强烈刺激显然并不是她这样的性爱小白所能够承受的,只一
会儿的功夫就已经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脸蛋也因为蒙上了一层水汽而显得更
加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更好地去疼爱一下。
「指,指挥官……」
嘴里还在回味着方才和指挥官交换的唾液的味道,这边指挥官已经顺着她的
身子滑了下去,先是慢慢地将她的衣服一点点脱下,把文胸解开,让自己的双乳
直面迎接指挥官炽热的目光和温润的嘴唇,随后大腿处紧紧夹着的,已经开始湿
润起来的内裤也传来了一阵松动的感觉,随后被指挥官有力的大手拉住,一点点
顺着腿根褪了下来。
「海伦娜这么快就湿了啊……」
「因,因为……能和指挥官……有些兴奋……」
指挥官并不着急着摸出自己的「最终武器」,而是将头退回到了她的大腿中
间,迎着她有些紧张的目光微微笑了笑,随后头埋了下去,一口含住了已经冒着
水汽,微微发润的小穴口。
「啊……」
从未有过如此强烈感觉的她不自觉地就叫了出来,但指挥官并没有就此作罢,
而是伸出了舌头作为先导,开始一点点细致地舔舐起了她的小穴。
「好嫩……软软的……」
舌尖尽情地在她的阴户里不断翻动,双手则用手肘按住了她乱动的大腿,手
掌握着那对可爱的大白兔轻轻揉捏着,不时地变换着手中的动作,手指夹住她那
粉红的乳头微微捏动。
「指……指挥官……好……好热……舒服……」
强有力而恰到好处的刺激让她如同吃了春药一般浑身颤抖了起来,比指挥官
预想得还要多出了更多的爱液,直直地冲在了他的嘴里。
「海伦娜这么快就去了呢……下次要再久一点才可以哦……」
「都……都怪指挥官……太……太过分了……唔唔唔……」
虽然嘴上还是有些不服输,但她的整个身体已经完全交给了指挥官处置,眼
睛也享受地闭上,手放在嘴里不停地含着自己的手指,想用这样的方法来转移身
体其他地方传来的快感。
而光是用嘴就快将她舔到高潮的指挥官,也渐渐被眼前这淫靡而燥热的氛围
所触动,从一开始就一直顶着难受的帐篷也越来越不听使唤,随着她身体的再一
次颤抖,肉棒也顺着裤链的位置冲破了阻碍,如同出洞的蛇一样探出了头。
「海伦娜……我也想做了……」
「指……指挥官……什么时候……做……都……都没问题的……我……我已
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修长的双腿被轻轻推开弯成了「M」形,指挥官略显紧张地挺近了身子,将自
己的肉棒缓缓送到了她那已经爱液泛滥的私处,紫红色的龟头一点点地贴了上去。
「唔……」
下午刚刚见过了指挥官那根硕大的尤物,一想到如此庞然大物将要进到自己
的身体里,她的内心也愈发紧张,全身上下都做好了迎接肉棒的准备。
指挥官当然也知道她会有些不适应,在肉棒正式进入到她的小穴之前,他弯
下腰主动亲吻住了她的嘴唇,双手也和她紧紧十指相扣,用这样的方式让她继续
沉浸在以往已经非常熟练的环节里,以至于当肉棒一点点撑开了阴唇插进去时,
她的反应并没有太大。
「唔呣……唔呣……啾……唔呣……」
指挥官向自己传递而来的温暖开始一点点让她有所察觉,嘴上,手上还有下
面那个火热的棍状物,这一切真实可触的东西都让她无意间将指挥官抓得更紧,
原本无处安放的双腿也盘了起来,勾住了指挥官的后背。
「还好吗,海伦娜……」指挥官看了一眼满脸都写着紧张的她,「已经全部
进来了哦~~」
「嗯嗯……很舒服,指挥官……下面被填满了,一点都不疼……」
「那就开始了……嘿!」
指挥官稍微挺了一下腰部,她跟着在床上动了一下,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无意
义的呻吟。
床上的动作开始逐渐由静态的接触变为了动态的相互运动,一开始的指挥官
还尽量保持着克制,没有太大程度地用肉棒进行着抽插,但随着她接连不断的淫
叫声和完全沉浸其中的表情,可以看得出已经彻彻底底地沦陷在了做爱的欢愉之
中,于是乎指挥官也直接跳过了「新手教学」,开始大幅度地提高着肉棒进出的
频率和幅度。
「舒服啊……海妈的里面……又紧又湿……平时该不会都是装的吧……」
「哪……哪里……是……是指……挥官……把……把我……变……变成……
这……这样的……还……还有……说……说了……不要……叫我……海……海妈……

「啊?你说什么海妈?我听不清~~」
「我……我说……啊……啊……」
指挥官悄悄地用嘴含住了她的乳头,趁着她说话的间隙忽然发力,胸部传过
去的二重刺激感硬生生地打断了她原本的反驳声,只剩下了伴随着床铺晃动的一
阵阵呻吟。
「明明身体这么色,还总是装的这么害羞……海妈太坏了……」
「不……不是……这样的……指……指挥官……你……啊……」
她再一次提高了音量,这次指挥官亲吻的是她的脖子,这也是他在正常体位
时最喜欢吻住的一个地方,几乎没有多少舰娘能抵抗得了这样的进攻。
「这么说来……我如果直接射在里面……海妈也不会拒绝吧……」
「唔……唔……唔……讨……讨厌……明……明知……故问……」
或许是不敢去看自己现在的这幅极其色情而难堪的样子,她害羞地偏过了头,
拼命忍着下身小穴被撞击摩擦带来的快感,也不去接指挥官的任何一句话。
她的沉默正好最大程度地激发了指挥官的性欲,在反复强烈的抽插之下早就
已经有些忍不太住的肉棒此刻也濒临失守的边缘,指挥官最后的几下如同开了加
速的打桩机一般,在她几乎要连成哭声的呻吟声中逐渐发出阵阵低吼,同样在将
自己酥麻的快感传导到最终的肉棒之上。
「那就……去了吧……!」
「唔……唔唔唔嗯嗯唔嗯……」
在几乎要把床都给带偏的猛烈活塞运动之下,指挥官如同时停一般戛然而止,
肉棒最后也顶在了她小穴的最深处,将一股接着一股炽热而粘稠的,带有指挥官
浓烈气息的白浊射出,满满地将她的深处全部一处不剩,全部装下。
而感受到肉棒对自己深处发起的最终冲刺,她也再次将指挥官环抱着搂在了
自己怀中,整个人如同树上的树袋熊一样将他死死缠住,生怕那根插在自己小穴
里不断射精的肉棒会突然离开。
「嗯……嗯……」
指挥官的身子跟着肉棒也抖动了几下,明显已经感觉到里面被自己的精液完
完全全填满,却还在不断地向外射着滚烫的白浊,他的身子稍微挪了挪,想要将
肉棒从她的小穴里稍微退一些出来。
「指挥官……不许走……」
退后的动作刚一出来就被她用更大的力气揽回了怀中。而这一次,除了两人
在激烈运动结束以后那必不可少的喘气声外,指挥官居然还听到了一个完全出乎
意料的声音。
「海妈?你,你怎么了……为什么……会哭?」
她的脸上混合着汗水和体液的,还有那一丝从眼睛里流出来的,虽然不多但
依然清晰可见的泪水,但她的脸上却依然带着微笑,微微睁开双眼,注视着面前
刚刚内射的指挥官。
「不,不用担心……指挥官,这是喜悦的泪水……我只是……从来没有想过,
自己能够有这样的一天……」
同样对她过往的经历很了解的指挥官此刻也鼻子一酸,俯下身子抱住了赤身
裸体的她。
「以后我会永远在你的身边……海伦娜,我哪儿也不会去的……我向你发誓……

「不用发誓……指挥官,只要能每天如此……就是海伦娜最大的幸福……」
房间里渐渐褪去了因为做爱而碰撞出来的火花与热情,伴随着窗外低声的蝉
鸣,两个终于坦诚相见的人也慢慢分开。
「指挥官……射了这么多啊……」
才刚刚岔开自己的腿,里面就涌出了一小股的白色粘稠,她有些好奇地伸手
抄了一点。
「诶海妈别去……」
然而指挥官已经晚了,她将沾着精液和自己爱液的手指放进了嘴里,闭上眼
睛细细回味了一番。
「很奇怪的味道呢……不过,这是指挥官的味道,我记住了。以后如果指挥
官还有什么需求的话……也欢迎随时依靠我……」
「你这个需求……该不会是我想的那个吧?」
「呣……指挥官知道还问,真是的……」她用手拍了一下刚才把自己弄得欲
仙欲死,现在却又萎了下去的肉棒,然后用手好奇地握住,「听说这里用手撸,
或者是用嘴用脚都能让指挥官兴奋起来,以后我也学着试一下吧~~」
「完了,海妈被我带坏了,这下没办法向圣姨交代了……」指挥官故作无奈
地摊了摊手。
「如果是指挥官的话……这样的改变我愿意的……」
她光着身子靠在了指挥官的肩膀上,和他一起望向了窗外,然后又突然想起
了什么,朝着指挥官的胸口轻轻打了一拳。
「还有……海妈这个词……只能我们独自相处的时候才可以说……明白吗……」
「啊好好好……都听海妈的……」
她的脸上略过一丝不满,但立马就换成了幸福的微笑。
以后,自己也将不会再孤单了。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碧蓝航线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