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露与黛西的欢愉时间】(完)


明亮的阳光透过玻璃,洒在一间少女的闺房里,透露出一股温馨。房间很大,
墙壁和地板都是用优质的木材制成,地板还铺着一张白色的地毯。在旁边的书桌
上,许多魔法书籍散乱地翻开着,一封已经被拆开的信随意的放着,旁边的信封
上写着收件人的名称,露露·席达。
在房间中,一张铺着紫色绸缎的床上,露露坐在上面。
「黛西姐,真的可以吗?」少女眼神充满了期待,看着旁边的女仆。
「我什么时候骗过小姐?」黛西微微笑着,用宠爱的眼神看着面前的主人。
露露点了点头,施展了一个隔音结界,顿时房间外的声音静谧了下来,现在
声音已经无法通过这个房间了。
黛西从容地站直身体,然后用极为优雅的姿势脱起了自己的衣服,露露则调
整了一个舒服的坐姿,双手抱胸,静静地欣赏前面的美人。
当衣衫褪尽,黛西的身材展露无遗,小麦一样金黄色的肌肤,散发着健康和
自信的光彩,强壮而柔美的肌肉,衬托出优美而有弹性的曲线。
平日被蝴蝶结遮挡着的项圈也露了出来,通体漆黑,上面还龙飞凤舞地雕刻
着许多花纹。在黛西的宏伟双乳之上,各有一个金色的小圆环紧紧地裹住那点嫣
红的根部,使它一直维持着充血肿胀的状态,让它更为显眼突出。
往下的阴阜上,光溜溜没有一根阴毛,上面纹着一个青色的魔法纹章。阴阜
之下,两片肥美的蚌肉紧紧闭合着,而汇聚在这之上,则是一颗圆润的阴蒂,一
个金色圆环同样紧紧地裹住根部,让它傲然挺立。
黛西两腿岔开跪下,屁股放在脚后跟上,挺直腰板,双手抱在脑后,用着娇
媚的眼神看着露露。
「母狗向主人问好。」
露露并没有动作,只是静静欣赏着,阳光从玻璃窗外射进,洒在一旁,给房
间增添了一丝情欲的气息。
在露露的目光注视下,黛西逐渐感觉身体的温度在上升,蜜穴开始有爱液正
在渗出。看到黛西的情欲已经上来,露露伸出一根手指,用指腹轻轻碰触山峰上
的蓓蕾,黛西发出一声嘤咛,身体颤了一下,但马上恢复过来,更是向前挺胸,
将乳头送进露露的手里。
露露两根手指夹着,开始轻轻揉捏,动作是那么的温柔,就好像在对待什么
珍贵易碎之物。这种轻微地刺激,让黛西十分舒服,眼睛都眯了起来,像一只馋
嘴的小猫咪。
看到黛西露出的神情,露露生起一丝玩弄的心思,逐渐加大力度,等黛西被
撩拨起来后,又将手指抽回,正在享受着轻抚的黛西没有反应过来,蓓蕾往前探
索,像是在寻找什么。
猛然反应过来的黛西睁开了双眼,看到一脸坏笑的露露,俏脸爬上了一丝红
晕。
露露从旁边的书桌上拿起一支墨水笔,俯身在黛西泛着水光的小豆豆上,写
了一个小小的字。
「狗狗现在开始玩自己的阴蒂,喜欢怎么捏,怎么揉都行。」露露从她的书
桌拿过来一个透明的带刻度的玻璃杯,放到黛西的蜜穴之下,「只要擦掉那个字,
并且装够100ml就行了。」
「但只有高潮是不被允许」残忍的话语从露露嘴里吐出。
黛西用充满哀怨的眼光看着露露,但还是听话将手伸向自己的隐秘之处。在
先前的撩拨之中,两片饱满肥美的肉唇已经充血腻滑,随着主人的呼吸,微微颤
动,顺着花径内的嫩肉,一滴粘稠晶莹的爱液,悬挂在两缝之间,将滴未滴,拉
出了一条淫靡的银丝。
黛西用手指轻轻托住自己的娇嫩之处,像是在对待主人的神圣之物,另一根
手指轻轻夹住,轻轻开始研磨起来,动作熟悉而流畅。丝丝快感从肉核中慢慢流
出,沿着黛西那有着优美曲线的背部,向上窜去。
黛西纤细的手指逐渐加快了动作,檀口中的气息渐渐浓重,那通红肿胀的肉
芽像被检阅的士兵一样,骄傲地朝着露露挺立。两片蚌肉之间的用丝线吊着的爱
液渐渐变大,开始敌不过地心引力,往下坠落,掉在玻璃杯的杯底下,发一阵细
微的声响。
黛西的呼吸浓重了起来,从檀口中传出的呜咽之声也逐渐加大,身体的一切
都在表明,那绝顶的快乐即将到来。黛西脸容扭曲,强忍着诱惑,颤抖地将手放
在背后,一阵悲鸣从嘴边发出,两行泪水滚落在绯红的俏脸,身体不受控制的摇
摆,腿不自觉地发抖,饱满肉唇中的肉核一抽一抽的,就像是有生命一样,仿佛
在向她的主人磕头哀求。
露露轻轻走到黛西身后,缓缓蹲下,向前伸出白皙的双手,紧紧地抱着她的
腹部,螓首搭在黛西的一侧肩膀之上,伸出柔舌轻轻舔舐黛西脸上的泪珠。
等黛西喘息逐渐平复,她又重新将手伸向花蕊,再次捻动,这次仅仅只需上
次一半的时间,黛西便再次传出那难耐的娇喘,媚眼如丝,俏脸通红,贝齿紧紧
咬住下唇,强忍着波涛的快感将手指移开,悲鸣再次传出,黛西在不停摇头,低
声呜咽着,身体瘫倒在露露的身上。蜜缝之中的爱液开始大股地渗出,滴在下面
的玻璃杯中,此时,距离100毫升,还不到四分之一。
第三次,第四次,在第四次之后,已经需要露露在高潮的边缘时制止黛西的
动作。
第五次,到了第十次,仅仅只需五秒,黛西便又来到了绝顶的边缘。
黛西此时已经无法保持跪姿,浑身瘫软,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全身瘫在露露
身上,目光涣散,像母兽一样呻吟,说出的话断断续续,毫无逻辑,根本无法沟
通。
露露用嘴唇在黛西优美细长的脖颈上轻轻吻着,细细感受着怀中的美人的每
一下抽动。半分钟后,黛西用自己仅剩的力气,颤颤巍巍地抓起露露的手,将它
放在了自己的双腿之间。
「母狗……母狗真的没……没力气了,请主人……主人责罚。」黛西喘着气,
双目紧闭,脸上带着一丝决绝。
「交给主人吧,放松交给我,放开身心去感受」露露轻咬着黛西的耳朵,在
她耳边喃喃细语,手指悄然用力。
又开始了。
黛西感觉自己就像一条小船,在茫茫的大海中航行,海面上的风时而轻柔拂
面,时而猛烈狂暴,周而复始。小船就像一个脆弱的玩具,只能默默承受,时而
被抛向空中,时而又跌落海面,唯一能做的只有默默祈祷,可是一个旋涡在拉扯
着她,无论如何都逃离不了。
露露看着眼前翻着白眼的黛西,眼中充满了怜爱,她也沉浸在这种淫靡的氛
围中,将次数忘得一干二净,现在黛西仅仅只需要几下抚摸,全身就会止不住地
颤抖,蜜穴像被拧开了的水龙头一样,一条条反光的银丝直往下坠。下面玻璃杯
里的爱液,已经超过了100毫升的刻度线,晶莹透明的粘液在杯里泛起层层涟漪。
露露松开了女仆已经饱受蹂躏的娇嫩花芯,将黛西大字型地放到地毯上,让
已经胡言乱语地女仆躺在上面休息。这时候,露露才察觉到自己的衣衫正面全是
水迹,看看地上皮肤油光粼粼的黛西,想来是由于刚才的姿势被黛西的汗水打湿。
看着不时抽搐一下的黛西,露露苦笑了一下,觉得这次玩虐的力度好像有些
过头了,一会要好好地补偿她。
避免黛西不小心打翻玻璃杯,露露起身将她双腿之间的装满晶莹爱液的玻璃
杯拿起,张开小口,毫不嫌弃地喝了一口。
黛西在地上已经回过神来,只是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看见露露喝了一口自己
的爱液,还在咂嘴回味当中,顿时羞耻地满脸通红,「主人怎么喝了下去。」
露露没有回答,又举杯含了一口晶莹的爱液,趴在黛西赤裸的身躯上,双手
轻扶着黛西的对着黛西的朱唇吻了下去,口水混着爱液在两人的口里相融交织,
良久,两人才不情愿地分开,一丝银线从二人的嘴里相连。
「狗狗的一切都是我的,自然这个也不例外。」露露用手摩挲着黛西又充满
情欲的脸,黛西眼里的媚意已经满溢而出。
「狗狗完成得很好,是时候给狗狗奖励。」听到这话的黛西,眼中闪过一丝
欣喜和期待,脸色越发娇羞。
露露站起身来,将自己的衣服脱掉,隐藏在长袍下的身躯显现出来,身材娇
小,肤色白腻,虽然比不上黛西的火辣,但却有着少女青涩的味道,独有一番风
味。在她的阴阜之上,同样印着一个和黛西相同的纹章,只是颜色是鲜红色,下
面两片饱满的赤贝紧紧闭合,闪烁着滑腻的微光,一颗小小的肉芽也从上面悄然
探头,将少女本应清纯的躯体衬托出一丝淫靡的气息。
露露将脱力的黛西扶起,由于黛西完全使不上力气,露露只得一步一步扶着
她,慢慢往床上走去。
将黛西仰面推到在床上,看着在紫色绸缎衬托下的娇媚人儿,双眼迷离,浑
身潮红,美眸里的情欲喷涌而出,令露露的花芯也不禁缩了一缩,冒出丝丝爱液。
露露按捺不住,趴在她身上轻吻小腹,一双灵巧的小手,攀上了黛西那高耸
的双峰,将乳峰随意揉捏,形成各种形状,手法熟练地挑逗着那嫣红的蓓蕾。而
嘴巴则在一路向下吻去,紧致的小腹,丰腴的耻丘,终于到了那傲然挺立,鲜艳
欲滴的娇嫩花芯。
露露用樱唇轻轻触碰,每一次的接触都会引起它微微地抽动,每一次的拉开
都有一丝银丝依依不舍地相连着。露露玩心大起,张开檀口将柔舌伸出,像小狗
一般,从蜜缝一直往上舔,用黛西的爱液洗刷她自己的肉核,红肿的肉核被浇上
了晶莹的爱液,更显得油光水滑,妖艳异常。
这刺激让肉核更加猛烈地抽动,花径分泌出大量的爱液,沾满了露露的樱唇。
黛西身体不安分地扭动着,蛮腰一耸一耸地挺动,将花芯一直往露露的嘴里送,
双腿更是不由自主地夹住了她的头。
露露灵巧的小舌头,轻轻撬开了守护花径的两瓣蜜唇,粉色的嫩肉朝着露露
一张一合,诉说着主人的渴求。花径的曲折,嫩肉的皱褶,被露露用舌头一点一
点丈量,任何细微之处都不会放过。
随着舌头的搅动,黛西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大量的花蜜从四周粉嫩的娇肉
分泌,告诉露露她此刻身体的感受。喷射而出的爱液被露露大口地吞咽着,看着
躺在床上陪伴自己多年的女仆,在这种刺激下有趣的反应,感觉口中的蜜汁也甘
甜了许多。
经过刚刚多次的寸止,黛西的情欲早已濒临爆发,那还能经得起如此挑逗,
身体的快感一波一波地冲向大脑,口中的呻吟已经开始压抑不住地越发高昂。
估摸着进度,露露抽出搅动中的香舌,一口咬向黛西的娇嫩之处,微微用力,
把玩着黛西双峰的纤细小手也猛然粗暴了起来,一口气将身前的女仆送上了绝顶
的高潮。
在这种强力的刺激下,黛西发出一声响亮而尖锐的长吟,全身猛颤,在欲望
的本能趋势下,蛮腰对着露露一挺,将蜜穴盖住露露的俏脸,双腿更是紧紧地夹
住了她的脑袋。
蜜穴中的花心一阵收缩,爱液不受控地汹涌而出,带着黛西浓厚雌性荷尔蒙
的淫蜜从花径大股大股流出,将露露的脸全部打湿,让她一时无法呼吸。露露不
忍打断,只得忍着窒息的痛苦,继续咬着花芯,等黛西自己放松。
黛西沉醉在这迷人的高潮,口中高昂的呻吟尽情抒发着,快感猛烈地冲刷着
她的神经,除了被动接受,别无他法。
不过片刻,黛西那拱起的蛮腰终于力竭,缓缓倒在已经泡湿了的紫色绸缎之
上,胸口猛烈地起伏着,那高耸的山峰也随着她的呼吸,一上一下不停晃动。黛
西浑身酸软,全身软绵绵地没有一点力气,紧致的大腿也终于松开了露露,让她
赶紧大口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
看着面前瘫软的黛西,露露伸出小小的粉舌,随着黛西肉核抽动的节奏,缓
缓舔弄,让黛西高潮的余韵尽量延长。
终于,缓过来的黛西,深吸一口气,挣扎着撑起身子,将伏在自己双腿的露
露拉起,看着露露满脸都是自己的爱液,就连两边的金色秀发都沾湿了不少,像
刚洗完脸一样,黛西感到既感动又心痛。
「母狗帮主人清洗一下脸。」说着,黛西就起身要去找手帕,只是刚泄完的
身子还没有力气,一下竟没有起来,跌坐回床上。
「狗狗找什么呢,」露露抱住黛西,一脸坏笑,「这不就是清洗工具?」
黛西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一丝笑意爬上了她的嘴角,
露露将头偏向一边,闭起双眼,感觉到一条带着微热的,柔软滑腻的舌头,在自
己的脸上缓缓划过。
黛西舔得很慢,就像在品尝着什么珍贵美食一样,双眸紧紧地盯着露露,留
意着她的反应。在舌头舔到少女那凉凉软软的耳垂时,更是轻轻含住,吸吮起来,
在口腔里用舌头逗弄。
露露白嫩的脸蛋已经红了大半,像个熟透了的苹果,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檀口微张,丝丝热气从里冒出,双手不自主地伸向自己的敏感点。
看了这么久的活春宫,露露早已情动,黛西的挑逗更是助长了它。随便几下
的逗弄,就已经让露露浑身发烫,瘫在黛西身上喘着粗气。
黛西将露露翻转身体,让她仰面躺在自己紧致的大腿上,一手环过后脑,抱
着露露,将那点粉红樱桃送入她微张的檀口之中,另一只手则伸向下身,分开双
腿,用手指伸进潮湿闭合的蜜穴里搅了搅,然后拇指和中指轻轻剥开包裹着少女
弱点的嫩皮,食指则用沾满爱液的指腹轻轻托起那点娇弱,缓慢磨挲。
少女身上的娇弱之处被人拿捏,满脸潮红,双眼迷离,小嘴不自觉地吸吮着
含在檀口中的葡萄,令黛西也不禁舒服地眯了眯眼。
黛西熟练地逗弄着怀里露露的花芯,揉、捏、捻、搓,精巧的指法在上面一
一施展,露露的娇躯随着黛西的手指轻轻抽动,就像身体已经被黛西的手指所控
制。大颗大颗晶莹的汗珠出现在露露的皮肤上,她的弱点,所有的敏感点,黛西
都了如指掌。
在黛西的攻势之下,露露只得丢盔弃甲,被刺激地媚叫不断,连连娇喘,白
嫩的肌肤染上了魅惑的粉色,完全被快感所支配,臣服在欲望的脚下。
察觉到火候已经差不多了,黛西手指猛然粗暴而狂烈,对着娇嫩的小豆豆毫
不留情,怒海狂涛般的快感瞬间将露露淹没,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身体产生了
强烈的痉挛,随着一阵半透明的粘稠液体从蜜穴不受控地涌出,露露失去了意识。
黛西将少女的头放在大腿上,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就这样静静地等待着。
露露缓缓醒来,睁眼就看到一双宏伟的豪乳在眼前,让她忍不住伸出小爪子
抓了抓,这种软绵的手感真是让人沉醉。
「主人,醒了吗?」黛西的声音从豪乳的上面传来。
「嗯,刚刚太舒服了。」露露从黛西的大腿上起来,眼神火热地看向黛西,
「狗狗,我想再要一次。」
「是,我的主人。」黛西笑着回应道。
娇喘声又回荡在这件房间里,房间外,一个写着「魔法研究,危险!」的牌
子挂在外面,走廊里静悄悄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