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喂饱发情的信浓,指挥官也是很辛苦呢】(完)


指挥官从堆成山的文件里抬起头来,活动了一下酸楚的脖子,当他看向一旁
的信浓时,一道刺眼的光芒正射在指挥官的眼睛上,指挥官躲过信浓手上戒指的
反光,走到趴在桌子上睡觉的信浓面前,轻轻的捏了捏那毛乎乎的大白耳朵。信
浓的耳朵尖抖动了几下,但并没有起来,指挥官只好从后面把信浓抱起来,轻手
轻脚的把这只大白狐狸放到沙发上,指挥官刚想把手从信浓腰间抽回来,却被信
浓一把抓住手腕搂进了怀里。
「信浓,你醒了?」
信浓没有搭话,而是把指挥官搂得更紧了,指挥官的脸几乎完全陷入了信浓
丰满的乳肉里。又把我当抱枕了啊,指挥官也不再挣扎,希望信浓过一会儿自己
松开手,但随着那柔软的触感,一股睡意渐渐的爬上了指挥官的眼皮,原本只想
享受一下信浓洗面奶的指挥官竟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指挥官再次睁开眼时,看见了一片蔚蓝色的大海,信浓正在前方几米远的地
方吹着海风。信浓的大白尾巴和大白耳朵不住的随风颤动着,她那略带忧伤的侧
脸总是让指挥官难以抵抗。指挥官过去抱住信浓,信浓显然有些惊讶,她反手握
住指挥官,不好意思的说道:
「抱歉,指挥官,妾身又擅自把汝拉进梦里来了。」
「没事,能被信浓拉进梦里我很开心,毕竟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信浓露出了浅浅的笑容,她把被海风吹乱的白发重新归拢到耳后,含情脉脉
的说道:
「这里风太大了,妾身想换个地方。」
「信浓想去哪里?」
「呵呵,当然是汝想去的地方。」
周围的景色突然虚幻了起来,不一会儿一个典雅的房间就出现在了指挥官和
信浓的面前,信浓打开虚掩着的门,淡淡的香气从房间里传来,是信浓最喜欢的
熏香的味道。指挥官跟着信浓进了房间,里面的设施摆布与现实中两人的爱巢一
模一样。
「抱歉,指挥官,信浓总是在睡,就算做了指挥官的秘书舰,也没有帮上什
么忙,到头来还要指挥官照顾我。」
「这不是信浓的错,有我在,信浓可以安心的好好睡,我不会离开信浓的。」
信浓羞怯的给了指挥官一个吻,即使两人已经结婚许久了,信浓在没有发情
的时候还是像第一次确定关系时一样,对性爱感到羞怯。
「指挥官,帮妾身梳理一下毛发吧。」
信浓跪在床上,九条长长的尾巴平摊开来,均匀的散布在床上,桌子上不知
何时多了一个毛梳,信浓双手撑在床上,弯腰低头,又挺身仰脖,舒舒服服的伸
了一个懒腰,这一动作把信浓的完美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指挥官眼睛都看直了,
见信浓脑袋倚靠在手弯处,迷人的双眸正不住的看着自己,指挥官拿起梳子,盘
腿坐在信浓一侧,开始为信浓梳理尾巴毛。
指挥官还记得第一次见信浓时,自己就不小心碰了一下信浓的尾巴,这个刚
才还一直都是轻声细语的狐娘竟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惊叫。虽然她很喜欢拿尾巴给
小舰娘当做被子,但这和尾巴被别人玩弄是两码事。从那之后,指挥官就一直很
注意避免触碰信浓的尾巴,如今信浓主动让指挥官梳理自己可以称得上是弱点的
尾巴,其含义不言而喻。
信浓的尾巴毛发非常整齐,也没有什么掉落的毛发,梳理什么的并不需要,
她只是想让指挥官过足手瘾罢了,虽然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这足以体现信
浓对指挥官的浓浓爱意。
「指挥官喜欢妾身?」
「可,可妾身什么都不会……」
「就算汝说没关系,妾身也……」
「一天到晚只会睡觉的信浓,和个玩偶又有什么区别,妾身怎么才能让指挥
官幸福?」
「……妾身知道了,妾身以后不会说丧气话了。」
「妾身……妾身愿意。」
「我也爱你,指挥官。」
「啾。」
指挥官动作足够轻柔,但仅仅是掠过毛尖就足以让信浓脸红耳赤,她虽然用
手捂住嘴不让自己出声,但微微颤抖的尾巴还是暴露了自己。
「指挥官,怎么停了?」
「不,请继续吧,妾身,很喜欢的。」
「妾身怎么会骗指挥官?妾身,唔唔。」
信浓逞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指挥官堵住了嘴,两人随即就抱作一团亲吻了
起来,虽然是在梦里,但与现实中的感受相差无几。两人交缠了一会儿,信浓把
手探到指挥官身下,伸进裤子里套弄起了从刚才开始就顶得信浓小腹生疼的肉棒,
指挥官起身顺势脱掉裤子,信浓熟练的趴下帮指挥官口交了起来。信浓双手握住
肉棒,舌尖在指挥官龟头上不住的画着圈,信浓身上的狐狸特征不仅仅只有天生
的妩媚动人和尾巴耳朵,她的舌头也像狐狸一样细长,虽然平时看不出来,但在
与指挥官接吻时,那条蛇一样的舌头就可以直接伸到指挥官口腔深处舔遍整个口
腔。
最能体现舌头灵巧的莫过于它可以自己打结这项绝技了,信浓不止一次的向
指挥官表演过这个绝技,首先舌头在半空中优雅的画着圆圈,随即舌尖如同有眼
睛一样向后延伸,精准的钻进下半截舌身弯曲形成的半圆里,只要用手揪住舌尖
轻轻一拉,一个结就形成了。指挥官曾经替信浓揪过舌尖,但因为下手没轻重,
痛的信浓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看见信浓泪眼婆娑的可怜兮兮样,指挥官没等信浓
把舌结解开就强吻了起来,打结的舌头虽然比不上原本的蛇舌,但却别有一番风
味。信浓的大眼睛看着指挥官,鲜红的舌头在指挥官的肉棒上不住的来回舔舐着,
信浓的舌头还沿着龟头下方继续向下,舔过膨起的尿道轮廓,直至阴囊,粗长的
肉棒已经完全搭在了信浓的脸上,这一极具冲击力的场景让指挥官几乎压抑不住
内心要把信浓压在身下狠狠爆肏的欲望,信浓一边伸着舌头一边不住的用脸去蹭
肉棒,肉棒时而挡住信浓的眼睛时而占据信浓的脸颊,信浓分泌的口水也不住的
沿着舌尖滴落到床上形成了一摊水渍。
信浓像海豹顶球一样把玩了好久指挥官的肉棒,又双手撑地,仰面朝天钻到
指挥官胯下舔起了阴囊,信浓的大尾巴从身体两侧伸出来不住的摆动着,彰显它
主人此时的喜悦兴奋之情。当信浓从指挥官胯下起来的时候,那舌头舔过的地方
都已经沾满了信浓的唾液,指挥官却异常冷静的问着已经跪着挺起身子抱住自己
脸颊的信浓道:
「信浓,你又控制住我了。」
「呵呵,妾身也想占据一下主动呢,毕竟梦醒后,指挥官可以对信浓做任何
事哦~」
指挥官在信浓的梦境里,自然可以被信浓所控制,如果不是信浓禁锢了指挥
官,指挥官早就把信浓中出了。但如今指挥官却只能像个玩具一样任凭信浓摆布。
指挥官的全身几乎都被信浓舔了一遍,口水不断从舌尖滴落,面色潮红的信浓此
时显得格外淫荡,她把指挥官推倒,自己压在他的身上,脸冲着肉棒,把屁股对
准指挥官,信浓体态修长而又丰满,她的小穴正好对准指挥官的脸,信浓的大尾
巴也全部翘起来在空中挥舞,她不住的在指挥官身上扭动腰肢,白色内裤随之不
停的在指挥官脸上晃动,指挥官被压在身下动弹不得,虽然心痒难耐却够不到信
浓的小穴。
「啊,指挥官,不要吹气,那里,好奇怪……」
信浓一边不停的撸着肉棒一边舔吻,她的小穴因为指挥官的不断吹气渐渐开
始湿润,白色内裤也被洇湿了一大块,原本隐藏着的小穴因为湿透内裤紧贴在外
面而清楚的显现出了鲍鱼般的轮廓。
「信浓,不行了,快射了!」
信浓闻言不仅没停手,而且反而加快了节奏,指挥官很快就缴械了,在指挥
官的阴囊开始抽动时,信浓就已经把肉棒整根吞进了嘴里,等待着指挥官射精。
虽然信浓做好了准备,但指挥官的精量着实是大的惊人,大部分精液都直接射进
了信浓的食道里,还有一部分从信浓的嘴角流了出来。就在信浓觉得射精结束时,
紧接着第二股精液就又汹涌喷出,没有防备的信浓被呛了满满一嘴,甚至一些精
液都涌进了气管里。信浓咳嗽着把气管里的精液喷了出来,她一个没坐稳,屁股
结结实实的坐在了指挥官的脸上。指挥官终于如愿以偿舔到这个诱惑自己许久的
性器,他伸出舌头隔着内裤不住的舔舐了起来,灵活的舌头舔的信浓不住的淫叫,
屁股也不停的在指挥官脸上摩擦,指挥官那高耸的鼻梁和嘴唇舌头如今已然成了
信浓满足性欲的工具。
信浓在指挥官身上扭动了好久,这才趴在指挥官身上一边握着指挥官肉棒根
部,一边把脸和肉棒紧贴在一起休息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信浓又起来调转了身
位,这次她弯腰脱掉了湿透的内裤,握住肉棒对准小穴穴口就坐了下去。指挥官
感觉到自己的肉棒正在被温软湿滑的穴肉紧紧包裹吮吸着,耳尖微微发红的信浓
已经完全进入了发情状态,如果是在现实里,在信浓小穴里中出恐怕百分百会怀
孕,幸好这是梦境,可以尽情中出。信浓的脸上呈现着不健康的潮红色,她不住
的在指挥官身上做着不规范的蹲起运动,卵袋和信浓屁股碰撞产生连续的啪啪声,
两团雪白的乳肉不停的上下左右晃动,将指挥官的目光完全吸引。
「指挥官,请射在妾身里面吧。」
信浓趴下深情的舔吻起了指挥官的耳朵,她放开了指挥官身上的束缚,指挥
官托住信浓的屁股开始有节奏的抽插起来,信浓双手搭在指挥官肩上抬起头不住
的淫叫,指挥官也顺势把脑袋埋进了信浓的双乳中间贪婪的嗅闻那迷人的乳香。
随着两人身体交合的激烈啪啪声,指挥官挺腰把肉棒全部捅进信浓的小穴里面,
然后大量白浊的精液从被撑开的小穴穴口里汩汩流出。指挥官把信浓从身上翻下
来转而压到她的身上继续抽插了起来,信浓的双腿也搂住指挥官的腰部,随着肉
棒的不断进出,原本已经被灌满了的小穴又开始溢出大量残留在里面的精液。指
挥官抬起信浓的屁股,以种付姿势奋力的在信浓体内播种,信浓体内很快就又被
新的精液填满。
指挥官和信浓睡了好久,直到太阳落下,办公室里一片漆黑这才醒来。指挥
官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大尾巴,虽然今天的任务并没有完成,但指挥官也不想加
班了,自从和信浓结婚后,工作显得就没有那么重要了。指挥官挽起信浓的手,
两人漫步在港区附近的夜市里。今天的夜市和往常一样热闹,信浓平常并不喜欢
来到这种人多的地方,因为自己的尾巴实在是太过显眼,总会引起人们的关注。
她把脑袋枕在指挥官的肩膀上,两人逛了一段时间后才又回到了家里。
「信浓,白天在梦里你可是把我拿捏的死死的,现在怎么一副小可怜的模样?」
信浓早早的就上了床,但她并没有睡觉,而是在指挥官洗完澡来卧室时老老
实实的坐在床边。她身体前倾,双手扶住床沿,膝盖弯曲,小腿放在身后被尾巴
遮挡的严严实实,性感诱人的大腿分开四十五度角,两腿间的私处若隐若现。听
到指挥官的调侃,信浓只是微微的抖动了一下耳朵尖,身后的尾巴也开始在空中
画着半圆。指挥官上前轻轻的碰了一下信浓的肩膀,信浓便仰面躺倒在床上,双
腿蜷缩着抬起,双手放在胸前,还吐出舌头一脸期待的看着指挥官。
「在梦里榨干我还不够,现在又开始发情想继续榨我吗?」
指挥官把信浓放在胸前的手腕交叉着抓到一起,然后越过信浓的头顶高高举
起来,露出信浓的光洁腋窝。信浓扭来扭去似乎想要反抗,但看她不住的用腿弯
去蹭指挥官的胯下就很明显的看出只是在和指挥官调情。
「我可对你在梦里把我束缚起来这件事耿耿于怀呢,你说你要怎么补偿我才
好呢?」
「妾身全凭指挥官做主……」
「那让我看看信浓又准备了什么好东西。」
指挥官起身拉开一旁的床头柜,里面放了不少的调情物品。指挥官翻找了一
阵,拿出一堆稀奇玩意摆在旁边。信浓看见那些东西瞬间红了脸,指挥官拿起一
条红绳在信浓面前晃了晃,说道:
「信浓,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指挥官用红绳把信浓的手腕绑起来,又给她戴上了眼罩,口球,拿出几个跳
蛋用创可贴粘在信浓的乳头上,塞进她的小穴里。指挥官把信浓抱起来,然后舔
吻起了她的腋下,敏感地带被轮番攻击,信浓不住的发出唔唔唔唔的声音,口水
也开始从无法合拢的嘴角流了下来。指挥官松开信浓嘴上戴着的口球,信浓立刻
张大嘴扭过头去索取指挥官的吻,信浓光洁的口腔和红唇皓齿以及伸在外面的细
长舌头让指挥官无法拒绝,他用食指轻轻的触碰了一下信浓的舌尖,信浓立刻把
手指吞进嘴里吮吸了起来,指挥官也顺势把中指和无名指一起塞进了信浓的嘴里,
信浓的舌头在手指之间轮番舔舐,等指挥官把手指从信浓嘴里抽出来的时候,上
面已经沾满了她的口水。
「指挥官,妾身,好想要……」
「要什么?」
「要指挥官的吻,要指挥官的身体,要指挥官的,肉棒……」
「如果你想要的话,就自己来拿啊。」
指挥官挺起肉棒在信浓的鼻尖晃了晃,嗅闻到指挥官雄性气息的信浓伸出舌
头要去舔,但指挥官只让信浓用舌尖触碰了一下肉棒就后退几步躲开了,信浓戴
着眼罩,双手也被束缚住,只好扭动着腰肢去够指挥官的肉棒,但指挥官总是在
信浓即将得手的时候及时撤开,让信浓心痒难耐。
「指挥官,妾身好想要……啊!」
信浓在床上又被指挥官诱惑着向前爬行了几步,突然身子一歪就要摔倒,指
挥官连忙上前扶住信浓,但信浓脸上非但没有惊慌,而是露出了一副计谋得逞的
笑容,指挥官还没反应过来,几条尾巴就把指挥官团团缠住,让他动弹不得。随
即又是一阵绳索崩裂的声音,那条红绳竟被信浓硬生生的扯断,见惯了信浓的温
柔贪睡的一面,指挥官几乎已经忘却了信浓的武力在整个重樱都是数一数二的,
这种小玩具怎么可能束缚住信浓呢。
「指挥官,又落入信浓的手里了。」
「哼,明明是你要我做主,现在又反过来将我一军。」
「呵呵,信浓被指挥官撩的实在受不了了,发情真的好难受,指挥官还在妾
身身上搞这些东西……指挥官还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就好了,妾身只是想要先满
足一下……」
信浓把指挥官按倒在床上,然后就和他舌吻了起来,信浓的吻激烈又炽热,
几乎让指挥官招架不住,两人舌头交织纠缠在一起,把对方的津液都搜刮入肚,
过了许久,信浓才松开指挥官,转而低头一边舔遍指挥官的全身,一边把指挥官
的肉棒握在手里套弄了起来,那肉棒早就青筋蹦出,因过度充血而变得极其坚硬,
信浓一路向下,伸出舌头在肉棒上舔来舔去,原本干燥炽热的肉棒在唾液的作用
下变得湿滑,表面覆盖着一层晶莹的光泽。信浓又把肉棒提起来去舔舐指挥官已
经蓄满了精液的阴囊,那淫靡的声音让指挥官简直无法忍受,他攥住信浓的两个
大耳朵耸动着腰部,不停的把肉棒插进信浓喉咙的深处。
信浓面色潮红,指挥官的手不停的在她耳朵上揉搓让她浑身燥热,性感的身
体也不断的扭动着。她吐出肉棒躺倒在指挥官的身边扣弄起自己被跳蛋搞的湿乎
乎的小穴,指挥官把信浓身上的跳蛋取下来,她的粉嫩乳头已经因为持续的刺激
而挺立了起来,小穴里的跳蛋也早就被淫水浸湿。指挥官一边把手指插进信浓的
小穴搅动,一边去吮吸她的乳头,信浓咿呀淫叫着夹紧双腿,把指挥官的小臂夹
在中间摩挲着,信浓大腿根部是如此的细腻柔滑,指挥官忍不住狠狠的拧了两把
这美肉,信浓一声惊呼,不由自主的岔开双腿,指挥官趁机直接把肉棒插进了信
浓泥泞的小穴里。噗嗤噗嗤噗嗤,指挥官双手撑在信浓脑袋两侧,狠狠地对信浓
进行播种,信浓抱住指挥官的脖子不住的淫叫着,她那美丽的双目中都因为这持
续的快感而蓄满了眼泪,显得更加魅惑诱人,指挥官低头舔掉信浓眼角溢出来的
泪水,一边更加猛烈的抽插一边欣赏着信浓那因高潮迭起而有些崩坏的表情。
「啊啊啊!!指挥官,不行了,太激烈了,妾身,妾身要泄了!」
听到信浓的求饶,指挥官堵住信浓的嘴巴,然后以比之前更加迅猛的力道肏
干着信浓的小穴,信浓的嘴被堵住,瞳孔都因为高潮而逐渐上移,指挥官的卵袋
在信浓的屁股上撞的啪啪响。指挥官觉得信浓的小穴一阵猛缩,知道她马上就要
泄了,于是拨出肉棒调转身子,张开嘴包裹着信浓的小穴,舌头还伸进穴缝里继
续刺激着信浓的身体。
「不要,不要,指挥官,这样,这样会,啊啊!!」
指挥官大口的吞咽着还带有信浓体温的淫水,末了还细细的把信浓的阴唇和
大腿内侧都舔舐了一遍,指挥官的肉棒也被高潮过后的信浓叼在嘴里吮吸了起来。
指挥官享受了一会儿信浓的口交服务后,把信浓的小穴拍的淫水四溅,站起身来。
「乖乖趴好,撅起屁股来,我要给你授精了。」
「请把精液,全部注入到妾身体内吧。」
信浓撅起屁股,翘起尾巴,指挥官先把脸贴到信浓的小穴上猛吸了一阵信浓
那因发情而格外浓郁的雌性气味,指挥官的半个脑袋几乎都陷入了那软乎乎的臀
肉里,
「好痒,指挥官,不要往那里吹气!」
「信浓的气味,嘶哈,真是淫荡呢。」
指挥官又用力掰开信浓的臀缝,分开阴唇,细细的查看起小穴里的红嫩穴肉
来。
「好害羞,指挥官……」
信浓回手想挡住指挥官的视线,但却被指挥官一把扣住手腕,
「信浓自慰一下给我看看。」
「不要,这种事情,达咩!」
「那算了,额,啊,我也累了,睡觉睡觉。」
指挥官伸了个懒腰,就要倒下睡觉,信浓的情欲顿时无处宣泄,信浓羞红了
脸,回头看见指挥官被子都已经盖好了,虽然明知指挥官是在戏弄她,但信浓还
是向欲望妥协了。
「既然汝要如此,那妾身从命便是……」
指挥官瞬间来了精神,他来到信浓身后,把她的双腿掰开,信浓用一只手臂
撑住自己的身体,另一只手分开自己的穴缝,开始在指挥官面前自慰起来。
「噢噢噢噢!!信浓的手法,真是淫荡呢!看不出来啊,信浓,平常我不在
的时候,是不是也偷偷自慰啊?」
指挥官被信浓搞的受不了,也把肉棒贴在信浓的屁股上开始蹭来蹭去,信浓
的自慰逐渐进入正轨,她的喘息越来越急促,几滴淫水沿着大腿流了下来,
「指挥官……」
「喷出来我就干你哦~」
「非要这样吗?」
「信浓不愿意就算了吧。」
不愿放弃交配的信浓只好更加卖力的抽插着自己的小穴,甚至弯腰弓背以获
得更大的快感。指挥官挺着肉棒在一旁等待着,在信浓刚刚潮喷,淫水还没有完
全泄完的时候,指挥官就急不可耐的插进了信浓的小穴,然后大力肏干了起来。
「呃呃啊啊啊!肉棒,好热!」
「都等了好久了,早就受不了了!」
指挥官又轻轻的拍打着信浓的屁股,每打一下信浓的小穴就猛的收缩一次,
这种感觉让指挥官很是享受,欲望得到满足的信浓也是沉浸在性交的快感之中无
法自拔,这个平时高贵优雅,地位崇高的舰娘如今竟然满脸痴态,唔唔啊啊的淫
叫还不算,就连口水也随着指挥官无情的撞击滴落的到处都是。当指挥官终于抱
着信浓的屁股射了满满一小穴的精液后,信浓这才瘫软在床上一脸的愉悦。
「万一怀孕了怎么办?」
「那妾身只好为汝生一个小信浓了。」
「才一个嘛,感觉不太够啊,就你这种天天发情的程度,我感觉七八个都没
什么问题吧?」
「还不是因为指挥官,总是勾起信浓的欲望……」
「好吧好吧,都是我的错,那我就再干一次信浓作为补偿吧。」
「既然这样,那,妾身自然应允……」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碧蓝航线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