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礼(妻孝番外)】(1-3)

第一章(番外之岁礼)
生活是要有仪式感的。
不管是早上的「我去上班了」,还是下午的「我回来了」。曾经在日剧或者
日本爱情动作片中,妻子送丈夫到门口,拥抱、接吻,递上公文包。这都是仪式
感。这么说来,日本人是最有生活仪式感的。
这几年这句「生活要有仪式感」经常出现,快节奏的生活让我们省略了很多,
失去了很多。而就像是机会需要我们去创造一样,仪式感、浪漫感也需要我们去
创造。
那小小的挂件是仪式感吗?
岁月不居,年华流逝。
这个周末,是一个要有仪式感的日子,父亲的生日。
往年的生日就是一家人一起吃吃饭,父亲和岳父喝喝酒,聊聊天,一家人其
乐融融,加上孩子,欢声笑语也是不绝于耳。
而今年呢?
淋浴后的栗莉,像往常一样,坐在梳妆台前,丰满标致的身材,婀娜多姿的
体态,用手给自己的身上和脸上抹着乳液,用玉指梳理着头发。
很喜欢这时候的栗莉,一举一动,透露出女人的妩媚和风韵。特别是淋浴过
后的现在,更流露出一种别样的魁惑。
女人吸引男人的地方有很多,不同阶段吸引男人的方式也不同。
孩提的时候,除了呼吸,孩子最厉害的技能就是吮吸母亲的乳房了,那是生
的本能。当母亲第一次把乳头放在孩子嘴边的时候,孩子自然而然的就会吮吸。
正因为如此,很多成年的男人,会对乳房有着特殊的崇拜。而随着慢慢的成长,
男孩那种始终与母亲的天然依恋和亲和,就像俗话所说的「男孩跟娘亲,女孩跟
爹亲」,也是这种自然规律的延续。而女孩不和母亲亲近,是不是有同性相斥的
道理呢?
而随着年龄的增长,男孩对母亲的爱,慢慢变成对异性的兴趣和追求,开始
被异性所吸引,从好奇到好感,男孩会被女孩的神情、声音甚至一个小动作开始
吸引,追逐女性成为男人雄性的表现。
而当男人和女人有了身体接触,手指的触摸、肌肤的接触,浑身触电般的酥
麻,接吻时产生的甜甜的津液,都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化学反应。不知道科学家
有没有研究过,为什么男人和女人刚开始接吻的时候,两人的唾液都是甜的。
而后来的男人和女人的接触,身体深度地探究,相互的吸引变得升级,抚摸、
挑逗、亲吻、插入、呻吟、高潮,血液循环加速、肾上腺素增多等等等等,不同
的形式、不同的反应,都是让男人和女人交往接触欲罢不能的乐趣所在。
胡思乱想着,不知道是不是从有了这禁忌故事开始,我才这么多乱七八糟的
想法。可是现在经常性走神、七想八想的次数比起从前明显多了很多。
栗莉已经走到我身边,带着她特有的香气,走到床边,看到我在愣神,问我:
「老公,想什么呢?」
我说:「嗯,我在思考人生。」
栗莉:「切,又在想什么坏事呢?」
我说:「可不是坏事,我在想,女人为什么这么吸引男人,男人为什么对女
人没有抗拒力。我为什么这么爱你,爸为什么离不开你。」
栗莉说:「我就知道你不想好事,哼,这是哪门子思考人生。这就是胡思乱
想,尽想坏事。」
我说:「不是坏事吧。我就是觉得看你看不够,看你刚才在梳妆台前坐着,
就是好看。以前那是漂亮,现在多了妩媚。」
栗莉说:「为啥现在多了妩媚?」
我说:「存在,你是经历过了两个男人滋润的女人,是勾引过我还勾引过公
公的女人,能不妩媚吗?」
栗莉没说话,拿起枕头,对着我就是一顿狠打。
栗莉打我,我就抱她、摸她,不停地用手挑逗她的乳房、屁股和两腿之间的
敏感部位,一会儿她就气喘吁吁的打不动了。累了的两个人,喘息了一会儿,依
偎在一起靠在床上休息。
过了一会儿,我对栗莉说:「老婆,周末爸的生日怎么过啊?」
栗莉说:「还能怎么过啊?往年老人过生日不都是在家里一起吃饭,还能有
什么花样?」
我说:「今年可不一样啊,今年变化很大的哦。」
栗莉说:「你别说了,又要乱讲了。」
我说:「嘻嘻,能做不能说嘛?别不好意思嘛。我们一起经历的,没有什么
好害羞的。」
栗莉用水汪汪的眼神看了我一下,然后低下头,面色绯红。
我继续说:「从开始有这个想法,到现在我们一路走来,虽然就是我们三个
人之间发生的事,可是却经历过很多很多了。当初让你用宝贵的身体,不光是你
的身体,还有你的心理,甚至是打破世俗枷锁去做这件事,这个压力和付出,我
虽然能够想像,但却没办法感同身受。所以,在我这里,老婆,你不用羞涩,你
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无论你有什么想法,我都会无条件接受的。」说完我坚定
地看着栗莉。
栗莉看着我,眼神中流露出感动与欣慰。
我接着问道:「老婆,你有什么想法吗?」
栗莉说:「什么想法?」
我说:「关于爸的生日啊。」
栗莉说:「没有啊,嘻嘻。」
我说:「嘻嘻?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了?要不然你不会嘻嘻!」
栗莉说:「真没有什么想法,不过,我知道你的想法,肯定是……哎,离不
开那个。」说完,栗莉的脸又红了。不管怎么说,女人的羞涩是天生的。
我问:「哪个?」
栗莉说:「你说哪个就是哪个,我不管。」
我说:「我说什么,你都配合吗?」
栗莉说:「当然不啊,什么都配合,那可不行。谁知道,你这个脑瓜子会想
出什么馊主意。」
我说:「能有什么馊主意啊。我想想,反正还有几天,你也想想呗。」
栗莉说:「我不想。」虽然说不想,但是我知道栗莉会想的。
隔天晚上,栗莉去洗澡了,栗莉的手机屏幕亮了,是QQ的消息,打开了看,
是父亲发来的信息。
看了看,今天白天,栗莉和父亲交流了。我今天没有提醒栗莉,她竟然主动
问了,很大的进步啊。
栗莉问:「爸,快到你的生日了,想怎么过啊?」
父亲说:「怎么过都行,不过也行的。」
栗莉发了个生气的表情,然后说:「那就不过了吧,还怎么过都行。」
父亲说:「莉,别生气,我的意思是我现在的生活已经很满足了,不但有儿
孙福气,你也对我那么好,而且,还有不该有的,我现在已经很满足很满足了。
没有其他奢求。」父亲已经亲切地叫一个「莉」字了,他们的关系已经火热了。
栗莉说:「现在就满足了啊?男人会有满足的时候吗?」
父亲说:「这个……我老了,不知道还能有什么,我现在的生活,还有你给
我的都是我没有想过的,也是想不到的。这些都是奢求,其他的还能有什么?我
真的不知道啊。」
栗莉说:「老同志不错,知道知足常乐。那就给你几天时间,周末前,告诉
我你想要的,可以发挥你的想像哦。」
父亲说:「嗯,我想想,是什么方面的啊?是不是那个方面的啊?」父亲还
发了个伸舌头的调皮表情。
栗莉说:「哼,不理你了,色老头。」
父亲说:「不是什么方面的都可以吗?生活方面我什么都不缺了,也就需要
你。」
栗莉发了个脸红的表情,然后说:「色老头,你好色。哼,就知道这个。这
个……那个……反正是你周末前告诉我吧。能不能满足你,得看你要什么。」
父亲说:「我就要你。」
栗莉发了个脸红的表情,没再说话。
其实,这就是默许。在这个火热的阶段,几乎天天在一起,天天做,恐怕即
使是老年男人也不会说一次不要的。
晚上父亲发了信息,只是个表情。莫非这是栗莉和父亲的暗号啊?怕直接发
其他内容被我看到不好,可是公公和儿媳发QQ,这本身就是不可思议的,而且
还就是在隔壁,没睡觉的时候。如果有事,明显可以喊一声的。
这就是当局者迷的效果。当两个男女发生关系深入到一定的状态,不理智必
然是随之而来的。
栗莉洗澡出来后,看着我拿着她的手机发愣,对我说:「坏人,在偷看我手
机。」
我回过神来,对栗莉说:「这是检查,看你背着我干什么坏事了。你有什么
交代的吗?」说完摆出一幅认真严肃的表情。
栗莉笑嘻嘻地说了句:「老公警官,我已经毁灭证据了,你查不到的,嘻嘻。」
我说:「那你就坦白从宽吧。」
栗莉说:「奴家没什么好招的,奴家啥也没干。」
我说:「不老实,小心我惩罚你,我这都看见证据了。」
栗莉说:「看见了,还问。」然后坐在梳妆台前,开始睡前准备了。
我说:「老婆,爸给你发信息了,就是个笑脸,你不回复一下?」
栗莉说:「你发个可爱的表情吧。我发什么,你都得看。」
我嘿嘿一笑,按照栗莉的要求发了个吐舌头的可爱表情。
父亲那边,像是对上了暗号,接着说:「今天白天你说的事,我想,如果不
行就算了,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那个……就是……」
哎,老同志有点害羞嘛,怎么这么婆婆妈妈。
我学着栗莉的口气:「说吧。」
父亲说:「能不能就是,和你一晚上。」
我把手机给了栗莉,栗莉已经做完睡前准备了,感觉今天她的速度比平时快
的多。
栗莉拿过手机,看着我笑了笑,打字给父亲说:「一晚上,你说的是什么意
思啊?」
父亲说:「就是……能和你睡一晚上吗?」
栗莉说:「老流氓,哼!」
父亲说:「不是……不是那个睡。」
栗莉说:「那是哪个睡?」
父亲说:「就是……可以抱着你,然后一起睡觉,就是睡着,睡一晚上,好
吗?」
我在旁边笑了,栗莉也笑了。然后继续调笑父亲说:「就只是睡一晚上,不
干别的吗?」栗莉顺带发了个调皮的表情。
父亲说:「当然不是,那个也要。」
栗莉说:「哪个?」
父亲过了好半天,先发了个脸红的表情,然后过了一会儿才发过来:「也要
吃口口。」
栗莉说:「老流氓,现在说话也这么流氓了,哼,不理你了。」
看着自己的父亲说要吃自己媳妇的「口口」,虽然看过很多次,父亲含着栗
莉的乳房,可是父亲并没有说出口过。而现在,父亲说出来了,还是用的很通俗
的「吃口口」,栗莉看着父亲充满暧昧气息的话语,瞬间脸色变得通红。
被自己的老公在旁边亲眼看到自己被公公这样调戏,栗莉感到非常的难为情,
脸色通红的同时,身体都有些颤抖了。
栗莉掐了我一下,然后说:「你看,你们爷俩都一样,都对我使坏。」
我哎哟一声,然后说:「又不是我,干嘛掐我?」
栗莉说:「掐你就对了,都是坏男人。」
我吱吱呜呜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
栗莉继续对父亲说:「我哪里让你这么说了,哼,坏老头,色老头,早点睡
吧。」
父亲说:「那,那行吗?如果不行,也没关系,我现在已经很满足了,觉得
自己提出来也是得寸进尺了。」
栗莉说:「你睡觉吧,我想想,晚安。」
父亲说:「嗯,你也早点睡觉,不要耽误休息,还几天呢。而且,不行也没
关系,晚安。」
栗莉看了下信息没有再回,把手机放到一边,然后对我说:「好了,任务完
成,剩下的交给你了。」
我一脸错愕的表情,对栗莉说:「啊,怎么就交给我了?」
栗莉说:「是你说要特殊过的,要不然就算了,反正爸也不强求的。」
我说:「别呀,怎么能算了。好好想想吧,咱俩一起商量下啊。」
栗莉说:「你鬼点子这么多,还用我啊?」
我说:「当然,这个你是主角呢。而且有很多需要考虑的。比如怎么能够成
行,又让我觉得没问题,又让父亲知道我觉得没问题。还有,全家一起吃饭这个
肯定少不了,每年都一起过的,今年肯定也不能少。吃完饭下一步怎么实施,也
得好好想想。」
栗莉看着我说:「哎,你是在绕口令吗?你不拉皮条真可惜了。这么缜密的
思维。」
我说:「我不给别人拉的,只给自己的老婆和父亲拉。」
栗莉打了我一下,说:「再胡说我不理你了。」
我说:「好,不乱说了,那这怎么办呢?」
两个人靠在一起,看着天花板,都在思考。
栗莉说:「你觉得,在哪里好?」
我说:「如果是在外面,宾馆或者家附近,你都是夜不归宿,爸会不会怀疑
咱们的关系?」
栗莉说:「可是在家里,一夜不在你边上,你上个厕所发现我不在,不找我,
不也很怪异?」
我说:「是啊,还真难办。得照顾爸的想法,得让一切顺其自然,哈哈。」
栗莉说:「想办法啊,哈哈啥?」
我说:「我又想起你说的拉皮条,还有咱俩刚才讨论的,可是要为了我的老
婆和我的父亲,你作为儿媳和自己的公公过夜,很奇葩的感觉哦。」
栗莉说:「你还知道奇葩啊,这还不是你提出的。」
我说:「我又不是说这样不对,就是说,这个事,挺好玩的。」
栗莉说:「变态,别扯远了。不想我就睡了啊。」
我说:「别睡啊,你平时也不是这个时候就睡啊。再想想,要不,我出差吧?」
栗莉说:「你出差?不参加了啊?你现在可是一家之主呢。爸的生日,什么
大事儿子都不参加的?而且你出差,我周末不把孩子接回来吗?」
我说:「孩子的问题也好解决的,吃饭的时候,你也喝点酒,然后就说有点
头晕,就先不照顾孩子了,让你爸妈把孩子带回去。」
栗莉说:「自从,你提出这个事情,孩子我们都照顾的很少了。」
我说:「老婆,孩子每天我们都见,而且也每天都回家,一周也和我们睡四
五天呢。现在是刚开始,不就协调的不太好,等以后,你们都常态化了,也就不
会这么乱了。」
栗莉笑了一下,然后说:「还常态化,你还真会用词呢。」
我说:「哈哈,就那个意思,你懂得。我们还是想想怎么办吧。」
夫妻二人,儿子,媳妇,在想着如何给自己的父亲、公公创造「睡一晚」的
机会,当然这个「睡一晚」,不会就是简单的一张床上抱着什么也不做。会发生
很多,会赤裸、会碰撞、会交织。抱着都是不合常理的,何况那禁忌的、原始的,
灵与肉的爱欲。
第二章(番外之岁礼)
生活的仪式感需要创造。
就像一次次的机会都是需要创造出来的。
夫妻二人在继续想着如何让公公和儿媳能够一夜狂欢,一夜同眠。
其实,这个实现起来不是很简单,只要我在家,栗莉不可能一夜不回到我们
的床上,也不可能出去去父亲的家或者宾馆一夜不归。所以得我不在家,甚至是
出差。
我说:「老婆,看来我还得『出差』啊。」
栗莉被我突然说话吓了一下,然后说:「出差?」
我说:「嗯,只要我在本地,你不回来就不合常理。而且,你要是出差,爸
也不能就接着回家啊。所以,只有我出差才是最好的选择。」
栗莉说:「可是你出差了,爸的生日宴怎么办?」
我说:「这也是个问题,可是最前提的是,你得可以不回家,或者我不在家。」
栗莉没说话,继续等着我说。
我继续说:「先把这个前提定下来,下一步就是生日聚会,和我的出差问题
了。还有个问题,你们一晚上够吗?」
栗莉认真看着我说:「又要乱说吗?」
我认真地看着栗莉,说:「不是的,爸的生日,你要给他庆祝,你是他的生
日礼物。就像你用自己给他尽孝一样,一晚上够吗?我不是光说那个了,还有其
他的,你懂吧?」
栗莉说:「嗯,你只要不乱说,别三句话不离那件事就行。」
我说:「我哪有三句话不离那件事啊?其实那是我们做现在这件事的初衷啊。
而且,现在这件事也已经成为我们的乐趣了啊。」
栗莉说:「乐趣?你很享受吗?我发现你是越来越乐在其中了。你是不是有
那个什么情结了?」
我说:「最享受的是你吧?」栗莉刚要打我,就就接着说:「老婆,别生气,
我的思想是你也乐在其中吧?当然,得到最多的是爸,这是我们的初衷。而我的
享受,最初也是试一试看的感觉。但是当你们真的发生第一次的时候,我却发现
我是痛苦的。我也跟你说了,而且你们现在真的发生了那么多次,我也看了那么
多,知道了那么多,我发现最初的痛苦已经消失了,但是最初的那种悸动和兴奋,
还是很强烈。
当然,你非要说我有那个淫妻情结,我现在也没法否认了。可是我
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我看网上说,这种情结是让老婆和别的男人,而我现在可
没有这个想法,一点儿也没有。」
栗莉说:「现在?难道,以后还会有变化?」
我说:「这个我不知道啊,以后再说吧。」
栗莉说:「不用以后了,这个不准想,绝对不可以。」
我说:「好吧,不想,我们还是想现在的事吧。」其实,这件事我不是没想
过,只是一想,我就会想到我们的生活,如果发展到那种程度,就会混乱不堪,
所以我不敢去多想,只能把握当下了。
我继续说:「那你们需要多久,有什么项目呢?」
栗莉想了一会儿然后说:「我哪里知道啊?爸说一晚上,其实说了你不准笑
我哦。」
我说:「早就说了,不用不好意思,说就行了。」
栗莉说:「其实,我也好几次想在那里睡了。想……嗯……就是也想让爸抱
着我睡一晚的。」说完,栗莉转过身去,害羞了。
我搬过栗莉的肩膀,然后说:「老婆,我明白的,女人被男人占有了,就会
非常依恋占有她的那个男人,这是小女人的天性,我理解的。就像,你每天都想
让我抱着睡觉一样。」
栗莉说:「嗯,就是那样的。可是,为了继续的保密,就得这样继续演下去。」
我说:「老婆,辛苦了。」然后,亲了下栗莉。
栗莉说:「就是你说的,什么项目,我也不知道啊。你过生日,我过生日,
以前都是吃饭、逛街、买东西、看电影之类的。可是,和爸不能这样吧?」
我说:「嗯,这些才是情人需要做的,你和爸现在也是情人了呢。」
栗莉看我一眼,没有发作。
我嘿嘿一笑,然后说:「老婆,为啥你和爸不能做这些呢?」
栗莉说:「这么小的城市,如果去逛街,肯定会被朋友什么的看见,虽然可
以解释,但是怕有多疑的人,所以肯定是不能出去逛街的。」
我哦了一声,想了一会儿,然后说:「其实也不是不可能,周末两天呢。如
果我出差了,你完全可以带着爸去星城,那里距我们这里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你和爸去那里约会。」
栗莉说:「你鬼点子真多,那孩子呢?」
我说:「你就说加班,不接孩子了。然后,你们一起走就行了。而且,如果
周六去,周六晚上也可以不回来,然后周日还有一天。我就出差两天,我晚上回
来,你们下午回来。」
栗莉说:「那我周六晚上不见孩子吗?」
我说:「你晚上早点,找个地方,方便的,跟孩子视频下,顺便告诉爸妈,
晚上你有个应酬,会晚点儿,第二天早加班,然后就先不接孩子了。」
栗莉说:「你们男人真有说谎的天赋。」
我嘿嘿笑,然后说:「这样,我们周五晚上就一起吃饭,然后我晚上九点多
的车出差,我出去找个地方睡觉,要不我先去星城?」
栗莉说:「你别去,别碰到了。」
我说:「这是有了新,就不要旧了啊。」
栗莉说:「你又开始了,不理你了,睡觉了。」
我搬住栗莉,不让她转过身去睡觉,然后说:「别睡啊,不有你们的活动,
得商量商量吧?」
栗莉说:「不商量,你肯定要乱安排。」
我说:「哪有乱安排,只是想让你们的活动多姿多彩。」
栗莉说:「你自己想吧,想好了微信发我。不着急,反正还有两天。我不和
你商量。」
我说:「那,你也自己想想,我把我想好的,微信告诉你。」
讨论了很久,虽然不困,但是能够讨论的目前也就这么多了。漫无目的的看
了会手机,栗莉和我好像都困了,然后就一起抱着睡着了。一夜做了很多乱七八
糟的梦,并没有记住其中的内容,但是第二天很疲乏。
上班也感觉很无聊,不在状态,满脑子都是昨晚的讨论,还有对即将发生的
事情的期待。
并没有想出很有创意的点子,因为他们都已经经历了很多,该有的都有了,
而我不知道该如何让他们去继续发展。其实现在为止的一步步,只是我给栗莉和
父亲创造在一起的机会,他们发展到现在这一步主要都是他们俩人一起努力的结
果。
给栗莉发了信息:「老婆,我没想到什么好主意,我再想。不过,我觉得,
既然你是礼物,你可要好好打扮一下,然后是不是像个礼物一样包装一下,然后
送到爸的床上?」
过了很久,栗莉给我回了信息:「呵呵,你真逗,我把自己包装了,怎么送
过去呢?我钻进礼物盒子里,自己蹦过去?」
我说:「老婆是最厉害的,会想到的。我也不给你建议了,这么多次了,你
的安排总是最好的。」
栗莉说:「再说吧,在忙呢。对了,你别忘了定饭店,还有给爸买个礼物。」
我说:「对了,还是老婆想的周到,我只记得你是礼物了,都忘了。老婆,
买啥?」
栗莉说:「买个好点儿的手机吧,爸那个手机用了好多年了,很卡了。」
我说:「收到,下午就去办。」
下午去给父亲定了生日宴的饭店,吃饭并不是很重要,现在的生活条件好了,
家里吃和外面吃区别也没多大。亲人聚在一起,拉近感情才是目的。然后去手机
城,买了一台最新的安卓手机,和父亲的手机是一个牌子,让他用的方便一些。
现在手机的摄像功能非常强,不比单反差多少了。
准备好,去接了栗莉一起回家。
父亲已经在家,把孩子接回来,今晚四口人一起吃饭,其乐融融的感觉。
栗莉在做饭,父亲和孩子玩的开心,我帮栗莉打下手。
晚饭没有什么特别说的,说了单位的事,说了孩子的事,然后告诉父亲明晚
一起吃饭,给他过生日是,他说不用。我和栗莉附和着,父亲也没有使劲推托。
当着他的面给岳父母打了电话,说了吃饭过生日的事情。
打完电话,父亲的情绪明显低落了,有点儿心不在焉。吃过饭,父亲陪着孩
子去客厅看电视玩,我和栗莉在收拾桌子。
我对栗莉说:「老婆,爸失望了呢,他怕那个愿望无法实现呢。」
栗莉掐了我一下,说:「你这是什么心态呢?」
我说:「没啥心态啊。」
然后,就是睡前洗漱,栗莉哄了孩子睡觉。等栗莉洗澡快出来的时候,父亲
的暗号短信又来了,有一个表情符号。
等栗莉出来,我把信息给栗莉看,栗莉把手机放在梳妆台上,然后开始睡前
皮肤保养。
看着栗莉,栗莉弄完之后,来到床边,对我说:「盯罪犯呢?这么全神贯注
的。」
我嘿嘿一笑,说:「你昨还不给爸回信息?」
栗莉说:「皇上不急,太监急。」然后,打开屏幕,看了下,回了一个表情。
过了一会儿,父亲那边提示着正在输入,但是一直没有发来信息。看了父亲也是
不知道怎样开口,非常犹豫。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恐怕,栗莉和我一样都知道。
栗莉嘴角露出了狡黠的表情,然后发了句:「爸,睡吧,有点困了。」
父亲说:「啊?哦,你早点睡吧。」
栗莉说:「啊什么?」
父亲说:「没啥,你不是要睡了,睡吧,白天工作忙,还得照顾家。」
栗莉发过去一堆调皮的笑的表情。
父亲回过来好几个问号。
栗莉说:「爸,心里有鬼,不知道说什么吗?」
父亲又发来了尴尬的表情。
栗莉继续说:「关于那件事,别着急,我在想办法呢。」
栗莉对我说:「你吃饭的时候,没说出差的事,笨蛋。」
我才恍然大悟,如果我说了出差,现在栗莉完全可以说没问题,父亲也不会
问了。毕竟我出差了,家里就剩下他们了,即使孩子在,孩子睡着后他们也可以
做的。我哦了一声,没说什么。
父亲那边说:「栗莉,别太难为你了啊,以后再说吧。这都是我的奢望。」
栗莉说:「爸,其实我也有和你一样的想法的,我们现在经历了这么多,我
也想和你一起到天亮。」后面带着一个害羞的表情。
父亲发了个激动的表情,然后说:「那我就不纠结了,我还怕你不想和我这
个老头一起过夜呢。」
栗莉说:「我都和你这个老头那样了,还不想过夜吗?你都忘了,我说过我
喜欢你了啊,坏老头。」
父亲说:「我也喜欢你,嘿嘿。」
栗莉说:「傻笑什么,早点睡吧。」
父亲说:「嗯,可是今天还没有抱你呢。」
栗莉突然把手机息屏,她是看着自己的公公调戏自己,说要抱自己,怕被自
己的老公看见不好意思。其实她的动作再快我也已经看到了。但是,我装作没看
见,看着自己的手机。
然后,栗莉以为我没看见刚才的对话,又给父亲发了信息:「爸,我去餐厅
喝点水。」放下手机,栗莉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出去了。我没有抬头,配合着栗
莉的小阴谋。
打开手机摄像头,餐厅的位置。
这边栗莉来到饮水机边上,那边父亲已经推开了门。
看着这边我们卧室的门关着,父亲蹑手蹑脚的走到背对着他的栗莉身后,从
后面抱住了栗莉。栗莉没有被吓到,她早已经有了被自己公公拥抱的思想准备。
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的偷偷摸摸,还是想到要把自己当做生日礼物送给自己的
公公,还是要和自己的公公首次在公开场合约会,晚上还要一夜同眠,栗莉竟然
有些兴奋的颤抖。
栗莉转过身,抱住父亲,主动吻上了父亲的嘴。
两个人抱得很紧,吻得很深。看着自己的老婆和自己的父亲接吻,虽然不是
裸体的,不是在做爱,但还是看的有点儿小激动的。
短暂的接吻,分开的两个人,依依不舍的两个人,各自回了卧室。
我拿着栗莉的手机,对着栗莉坏笑着,告诉她我发现了她的小伎俩。
栗莉装作若无其事,去看了看孩子,然后回到床边,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
抱着我闭上了眼睛。我刚想去摸她,她轻轻的说:「老公,睡吧,抱着我睡吧。」
栗莉的这个要求,那么温馨,那么轻柔,让我无法拒绝,不忍破坏。
放下手机,收起刚才的激动,本想在栗莉的唇上吻下,可是想到刚才他们接
吻,这双唇,刚刚和自己的父亲深吻,就没再吻下去,抱着栗莉慢慢地睡去。
清晨阳光满屋,栗莉已经不在怀里。懒懒地伸了懒腰,听到孩子醒了,过去
把孩子抱起,照顾孩子起床。栗莉在厨房准备早餐。父亲已经从外面遛弯回来。
一起吃了早饭,我们把孩子送到了岳父岳母那里,父亲依依不舍地偷看着栗莉。
栗莉甜美地微笑着,我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一天的工作因为早上的阳光而舒畅,很快到了下午。
去拿了定的蛋糕,带着手机,接了岳父母还有父亲一起去了饭店,就在家的
附近,没有开车。
然后,点菜坐下之后,先说了自己突然出差的事,晚上快十点的火车,很突
然。栗莉也说,这几天单位很忙,周末不休息,要加班。
栗莉说的时候,心理明显有鬼的样子,像是做错了事,总是低头。我偶尔瞥
见父亲,明显的心情更好了,有种小兴奋的感觉。而蒙在鼓里的岳父母自然是什
么都不知道的。
菜上齐了,打开蛋糕,点上蜡烛,孩子欢快的笑声,一家人才慢慢回到了过
生日的节奏。唱了生日歌,吹了蜡烛,我把准备好的手机送给父亲,父亲说太贵
了,他用不着。让我和栗莉用新的,他用旧的,自然是一阵的推脱劝说。
开始喝酒,气氛也就热烈了起来。虽然心里还有着各自的心事,但是酒精能
让一切尴尬淡化。
因为准备出差我没有喝酒,父亲和岳父喝了起来。
父亲又在对岳父岳母夸他们的女儿多么多么贤惠,多么多么懂事,多么多么
体贴,又能干又顾家之类的,这是由衷的喜欢呢。
我笑着看了栗莉一眼,栗莉回瞪我一眼。
我在想:父亲绝对是真心喜欢栗莉的。这夸奖,不光是贤惠吧,还应该有漂
亮、温柔、身材好、皮肤好、乳房大、让自己领略了女人能给的全部吧。
而正在笑着的岳父岳母,怎么能够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已经经历了什么呢?
他们的女儿和自己的公公,他们的亲家公已经有了很多次的肌肤之亲,已经一起
高潮了很多很多次,在自己亲家公的身体下面,婉转承欢、娇喘呻吟、淫媚入骨。
而一会儿,当酒席结束,当我离开家,当自己的女儿和自己的公公回到家,
他们就会脱光自己,抱在一起,做最原始的运动,满足最原始的欲望,让彼此的
性器结合,让彼此融为一体。
想到这儿,我愣神了,下体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
看着我的样子,栗莉知道我走神了,说:「瑞阳,你几点的火车啊?」
我恍惚的回过神来,尴尬的笑了一下,说:「十点过一点的,还有一个多小
时,我先走还是等你们一起?」
父亲和岳父已经喝得差不多了,本来就是父亲的酒量大,而且父亲已经完全
明白,自己的儿子出差了,这是天赐良机,他可以和自己的儿媳去完成那个愿望
了。所以他就控制着尽量少喝,而且也想尽快结束,去和儿媳独处,去做想做的,
最幸福的事。
而岳母自然也没有再去拖时间,体谅地说,那就快点吃饭,早点结束回家吧。
瑞阳,东西都收拾好了吧?赶紧去赶火车,别误点了。
栗莉说,这几天孩子都不能回家了,自己明天得早点走,晚上还不知道几点
能回来。后天也是,单位都得加班。孩子就拜托爸妈帮忙照看了。有什么事就打
电话。
一顿饭,我们把该交代的都交代了。
结账,一起把岳父母和孩子送回家。走在小区的路上,三个人,栗莉还是在
中间,没有说话。因为心里都心有所想。
想起了,那次在KTV回来的路上,父亲湿湿的下面,偷偷的笑了一下。
栗莉还是笑的那么甜,无忧无虑的样子,散发着她独有的幽香。
父亲看着前面,脸上是带着笑容的吧。
夜深的小区,人不多了,三个人在路上没有说话,可是斑驳的人影,因路灯
的光,不时的交织。生活在一起,交织在一起的,只有影子吗?
第三章(番外之岁礼)
为了一个「美好」的心愿,做了充分的准备,这个美好的愿望,在我们心中
是美好的,可是在外人看来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啊。
违背道德伦理的美好,开出了灿烂的花,而花匠就是我,而父亲、栗莉是土
和花,他们的结合在我的精心呵护下绚烂盛开。
回到家,交流不多,各自去换了家居服,栗莉并没有穿得太暴露,虽然我知
道,只要我离开家,他们就会自由地享受独处的每一分钟。
父亲换了衣服后像往常一样去客厅看电视,只是今天他没有看平时经常看的
台,而是在不断的换台,这是在焦急地等待我的离开吗?
栗莉按下了热水壶,然后去房间里收拾着,我木纳地看着,拿着我「出差」
的包,里面只带了一个水杯和充电器,两天并没有带换洗的衣服,因为我也没地
方可去。
我来到卧室,看到栗莉也有点六神无主地看看手机又放下,又看着镜子,看
到我看着她,她低下头,没有说什么。
突然有那么种压抑的感觉,不是很郁闷的那种,但是有那么一点烦躁,因为
大家都在等着我离开,而我却不是很想离开了。想着自己这两天得从家里消失,
可是又不知道去哪里,心里莫名的惆怅。当然,这惆怅并不是吃醋,不是想着自
己离开,不愿意自己的老婆和父亲过着情人般的二人世界,而是一想起那个二人
世界里,没有我,只有自己的老婆,被自己的父亲肆意地蹂躏、采撷,会被无数
次的抚摸、亲吻、抽插。
走到栗莉身边,抱住栗莉。
栗莉轻声说:「怎么了,不想走了,要不就说出差取消了吧。」
我说:「那怎么行,得给你们完成独处一夜愿望的机会啊。」
栗莉说:「那咋这么依依不舍的样子?吃醋了?」
我说:「嗯,有点。虽然不是第一次不和你一起过夜,但是想着自己独自出
去,你会和爸那样,还是有点舍不得的。心里有点小惆怅。」
栗莉抬起头,吻上我的嘴,然后说:「老公,我最爱你了,你知道的。我是
你的女人呢。现在这样都是你的主意哦。我是完成老公的任务呢。」
栗莉这么一说,我的大男子主义瞬间得到满足。
已经不能再拖了,使劲抱了抱栗莉,然后拿起包,穿上外套,走出了卧室,
在餐厅给杯子加了水,走到门口,跟父亲说:「爸,我走了。」
父亲说:「哦,嗯,注意安全。」
我答应了一声,推门出去,关上房门,留下了独处的男人和女人,公公和儿
媳,父亲和妻子。
刚下楼,碰到了邻居,很爱聊天的阿姨问我:「怎么这么晚了还出去啊?」
我说:「出差。」
阿姨说:「哦,这么晚了才走啊,你父亲挺好的吧?这几天没怎么看见他啊。」
我说:「挺好的,阿姨。」
阿姨继续说道:「你媳妇和你爸在家啊?」
我说:「是啊。」
阿姨继续说:「你媳妇很孝顺,你爸真有福,你也真有眼光,这媳妇娶得好。」
听到阿姨这么说,我心里想:「是啊,我媳妇肯定是非常非常孝顺的,照顾
父亲自然不在话下,她在用她的身体尽孝,慢慢的心也在尽孝,就在我和你聊天
的时候,你说的好媳妇正和公公吻在一起,说不定已经脱光了,两个人等了很久,
那种饥渴难耐的感觉,让他们压缩了吃饭时间,等待着我离开家门。」
想到这里,我的手不由的摸出手机,准备点开摄像头。
阿姨以为我看时间,赶时间,对我说:「你赶紧赶火车去吧,别晚了。」
我这才想起面前有人,礼貌地说了句客气话,然后转身离开。
找开摄像头,父亲还在客厅看电视,栗莉坐在梳妆台前没动。
他们在等什么呢?比例关系是怕我去而复返?
慢慢的往前走,看着他们还是没动。带上蓝牙耳机,听着声音,把手机放到
兜里,抬起头,走在霓虹灯下的街道上。
天气凉爽,心里却无从安放的躁动,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或者做些什么。
起到了河边,坐在了石凳上,看着三三两两的人群,灯光下的河流,在城市
中蜿蜒,犹如盘踞的大蛇。
想起了那个晚上,那对小夫妻,那刺激的现场表演。打开QQ那对小夫妻在
线,QQ签名中有这么一句动态:「生活的选择不同,生命的进程不同,而时间
会印证每一个不同。」
很久没有联系过他们了,他们的发展到了什么程度呢?那种暴露到了什么程
度呢?我们和他们,谁更精彩?不得而知,但是确实是都有各自的突破,突破的
方式不同,但是突破的却是为世人所不能接受的。
切回摄像头,栗莉终于有了动作,拿出手机,她站起来,看了摄像头的方向,
微微羞涩地笑了一下。
然后在手机上输入着,过了一会儿,我的手机提示了信息:「老公,我想问
你点事,你不要乱说话,我会不好意思的,行吗?」
我切到微信:「老婆,你说吧。」
栗莉说:「就是,你有没有什么不希望我做的?我怕惹你生气。」
我想了想,这就是在问我的底线,其实都已经让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做爱
了,还是和自己的父亲乱伦,还能有什么底线呢?
我说:「老婆,是想问我的底线吗?其实,老婆,一个男人让自己的老婆和
别的男人做爱,还是自己的父亲,这种不仅仅是和别的男人做爱还有乱伦的成份,
底线基本上就没有了吧。如果说有的话,就是不要影响了生活,不要是你不愿意
做的,其他的我都支持。」
栗莉看了下摄像头,说:「不让你乱说了,你还说那些,哼!」
我说:「我说的都是心里想的,如果我只是说没有,你不觉得很空洞吗?而
且我只是说出了实际情况,我们现在的情况,只要是你愿意的,而且不影响咱们
幸福的家,快乐的生活就没问题的。」
栗莉说:「那,能不能在我们的卧室?」
栗莉的意思是要在我们的床上,和她的公公发生关系,这个床上除了我和栗
莉,没有别的人睡过,而在这个床上,我和栗莉无数次的缠绵、碰撞、高潮,而
现在这些就要发生在栗莉和父亲的身上,公公和儿媳的身上,而且是在把他们联
系在一起的纽带:老公和儿子的注视之下。
我有些激动地发出了信息:「老婆,可以的。放开些,你今天是礼物呢。你
想好了怎么做礼物了吗?」
栗莉说:「没想好,你要去哪里啊?」
我说:「我也不知道,我在河边坐着,就是上次那对小夫妻给我们看现场的
地方。」
栗莉说:「哟,你这是又去找好看的了啊。」
我说:「怎么会,我还需要出来看吗?手机上,不是天天上演,还是俺美丽
的、漂亮的老婆的表演呢。」
栗莉发了个刀子的表情,然后过了一会说:「你不看不行啊,哎,本来就不
好意思,你还总是在那里盯着,感觉更紧张了。」
我说:「是不是更容易高潮了?」
栗莉发了一堆炸弹,没有说话。
我说:「老婆,时间不早了哦,爸还在等着呢!你们开始吧,我一会去我家
呆着,省了旅馆的钱了。」
栗莉:「开始什么开始,这就睡觉。哼,你还挺会省钱,去吧。我要睡觉了,
晚安,坏人,哼!」
睡觉,呵呵,栗莉怎么可能睡觉,这预谋已久的一夜,怎么可能就这么结束。
我说:「哦,晚安,老婆。好好睡哦,别累着!哈哈。」
打开摄像头,栗莉看了看手机,气呼呼地看着摄像头,把手机放到一边,然
后拿起贴娃,贴到了窗户上,这是那个暗号,也就是她要开始行动了。
栗莉站在床前,深吸一口气,然后把床单掀起来,凉被收起来,枕头收起来,
然后在柜子里拿出了一套新的床单、枕头、凉被,这些东西平时都是栗莉收拾,
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买的,或者是专门为了今晚重新购置的。
平时我们的床单以素色调为主,偶有小花点缀,这套床单暖色调很明显,粉
色系,不是重粉,还着白色的碎花,点缀着星点红心。
初识栗莉时,栗莉年少青春,粉色系爆棚,为人母后慢慢的成熟,素雅更多
了。而最近和父亲在一起,她在父亲那里是儿媳、女儿,更是小女人,年龄的差
距让栗莉有了少女心了。
任何女人都有颗少女的心。不论年龄多少,她都会在心底里有这种愿望,让
人疼她、照顾她、呵护她。让她感觉自己就是少女,少女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
用去懂,只用等待被疼爱、被呵护。
而父亲,这老男人给予栗莉的,虽然照顾不多,但是那不时地问候,温柔地
对待,甚至是做爱时,温情而不失理智地疼爱,温柔地抚摸、轻轻地触碰,亦或
是插入时那慢慢地进入、缓缓的被撑开,都让栗莉感到了春雨润物、细致入微的
关爱,又找到了少女的感觉。
准备好一切后,栗莉舒了一口气,然后走到门边,停顿了一下,之后推开门
走出卧室。
这门是序幕拉开的门,公公和儿媳将要上演伦理大戏的门。
栗莉走到客厅,没有靠近父亲,而是站在不远处,看着父亲。
父亲此时,手握着遥控器,头已经转向了栗莉。
四目相对,有着对彼此的渴望。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当两扇窗户向彼此打开,可以通过这通道直达彼此的心
灵,彼此对望、心领神会。
父亲站起来,放下遥控器,走向栗莉。
慢慢走近的同时,眼睛始终没有离开彼此。对望着、靠近着。
身体没有接触,最先接触的是两个人的唇。
吻,深深的吻,之后才是彼此的拥抱,唇没有分开,深深的吮吸着。
热烈的吻,像是久未相见的情人,那种干柴烈火的激情,从他们身体的每一
个角落迸发。
如果,人的热量辐射能够用颜色显示,那么他们现在一定是从红色变成赤红,
那种火焰的灼红。
当男人的手攀上女人的乳房,当抚摸变成揉捏,当喘息开始混乱。
女人,栗莉,轻轻地推了下男人,她的公公。
栗莉吱吱唔唔、气喘吁吁地说:「爸,等下,别……等下,嗯……不要,先
停一下……」
男人,父亲听到了女人的喘息与说话,并没有停止侵犯女人,自己的儿媳。
这个时候的男人,不会有理智,就是有理智,也是告诉他,别停下,这是女
人在说反话,是在让他进一步地索取。
所以,父亲的手,已经从吊带的下面进去,紧紧握住了栗莉的乳房。
栗莉「哦」了一声,然后把头后仰,抓住父亲在自己身上肆虐的手,隔着自
己丝质的睡衣,把男人的大手固定在自己的胸前。如果不这样,恐怕她无法让男
人停下来。
两只手都在栗莉的乳房上,不同的是一只在里面,一只在外面,而里面的是
男人粗糙的手。
公公终于知道儿媳是真的让他停下来。
带着栗莉唇香的嘴,带着粗重的呼吸,看着和自己贴在一起的女人。
栗莉带着不均匀的呼吸,并没有完全脱离父亲,保持着这个姿势说:「爸,
别着急,先等等,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
没等栗莉说完,父亲说:「嗯,我不想等了,我知道今晚有机会之后,我的
心就乱跳,我就心烦意乱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到我这个年龄的老男人了,为什么
还会为了女人,为了你,为了得到你而心跳加速。但是,我就是想要你。」说着,
又想去亲栗莉。
对于这种直白的表达,如果是热恋中的男女,那就是催情的药,所以栗莉也
无法招架,当父亲凑过来时,她的唇也向前靠近。
两个人就要又一次吻在一起。
当彼此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呼吸的时候,栗莉突然停住,又向后撤了撤身,轻
轻地推了下父亲,不是断然的拒绝,不是打消父亲的欲望,像是温柔地提醒,但
也停止了父亲的进攻。
轻声地说:「爸,我知道你的感受,我也想的。不要急,慢慢来,好吗?不
要像猴急的小伙子一样,我喜欢你的温柔呢。」
父亲傻笑了下,然后对栗莉说:「没忍住。」
栗莉说:「今夜,很长呢,我都是你的。」然后轻轻在父亲的嘴上亲了下,
浅尝辄止的那种。
父亲说:「嗯,我听你的,只是有个地方不听。」说着,自己的下体,向前
挺动。
男人和女人,当他们是情人关系的时候,男人用下体去碰触女人,那是调情。
当他们不是情侣关系时,那就是猥亵。
而,镜头中,我的父亲正在用他的下体,碰触我的妻子,他的儿媳。
虽然,在镜头中无数次看到了父亲的肉棒进入栗莉的阴道,可是这样穿着衣
服,这么主动的父亲,这么「放肆」挑逗自己儿媳的父亲,还是头一次。
也许是我的不在家,给了他勇气。
栗莉「哦」了一声,然后娇羞地说:「色狼,流氓老头,都说了听我的,还
这样。」
父亲说:「我咋了,没咋啊。」
栗莉说:「哈,还会耍赖了,不理你了。」说完,要挣开父亲的怀抱,走开。
可是,被父亲一拉,又回到了父亲的怀里。
父亲刚要进行进一步的动作,栗莉赶紧制止。手挡在身前,然后说:「停,
听话,今天是你的生日,要特别点哦,别现在就猴急。」
父亲说:「有什么特别的啊?」
栗莉一边挣开,一边对父亲说:「你猜啊,嘻嘻。」
女人让你猜,男人你猜也猜不明白。
男人说:「啊,猜不到啊,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要你。」
栗莉说:「是吗?其他的都不想要了啊,那好吧,抱我去你屋里吧,我是你
的了。」
父亲正要兴奋地抱起栗莉,栗莉却说:「嗯,满足你这个愿望之后,那天你
说的愿望就算了啊。」
父亲啊了一声,停止了抱起栗莉。然后说:「这是一个事啊,我要先要你,
然后再抱着你睡一夜。」
栗莉说:「这么贪,贪吃的老头,才不要,你不听我的,我就只给你实现一
个愿望。」
父亲吃惊地「啊」了一声,很疑惑地看着栗莉。
栗莉笑着看着父亲,那笑容是坏坏的。
栗莉说:「流氓老头,选哪样啊?」
父亲似乎是看出了栗莉是故意的,把栗莉抱紧,然后说:「我不管了,我要
抱着你,不松开,先要你,然后不让你走。」
栗莉被父亲突然加力的拥抱吓了一跳,然后说:「爸,别这么用劲嘛,弄疼
我了,唉哟。」
父亲还是上当了,以为真弄疼了栗莉,赶紧说:「啊,哪里疼?对不起。」
然后赶紧松开手。
栗莉笑了下,说:「爸,色老头,不准动粗,要听话,才有好东西哦。」
这是逗孩子的说词,可是在这里,年轻的女人对着自己的公公,挑逗意味明
显,却也非常管用。
栗莉趁着父亲发愣的瞬间,挣开父亲的手,然后说了句:「爸,去洗澡。」
转身离开。
一头雾水的父亲,看着栗莉离开,想要追上去,看着栗莉向前的方向是我们
的卧室,又停住了,不追又不甘心,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儿媳,自己的女人跑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