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母子随笔】

网上看的,论坛里没有,无绿,不发绿文。
【夜半母子随笔】
今天晚上下班的时候看到小区里有一家三口正在散步。
老爸遛着狗在前面,母子俩走的稍慢一点在后面。
母子俩个头差不多了且都带着眼镜,儿子看样子也就高中生模样,做妈的估
计40岁出头的样子,两个人在后面勾肩搭背,十分亲密,像是在说悄悄话。
看着这母子俩我一瞬间就想到了自己,各种以前的回忆又冒了出来,搞的晚
上睡觉也是转辗反侧,半夜12点又爬起来穿衣服,坐到电脑前,想把自己心里的
一些事通过文字抒发出来。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我家的情况,我家是标准农村家庭,家里四口人,父亲,
母亲,我和我姐,我姐比我大几岁,我上初中的时候,她就已经考大学走了。
我父亲在我小学还没读完的时候就已经在南方打工了,家里正常情况就我和
母亲两个人。
我呢没啥好介绍的,就是一个普通平凡的农村人,看官们估计也不想了解,
重点介绍一下我母亲吧。
我母亲的长相是那种放到人堆里很难在挑出来的普通人,记得我小学的时候
写的作文「我的妈妈」头一句就是「我的妈妈长得一张国字脸,大嘴巴」
结果母亲看见了非让我改成了瓜子脸,小嘴巴,这让天真的我第一次知道了
只要是女人都喜欢别人夸她。
我母亲的身材也是非常普通的,属于不胖不瘦,但是没啥曲线的,不过可能
是因为常年做家务的原因,身上的肉比较结实。
不过母亲平时好干净,收拾的也比较整洁,不像一般的农村妇女邋里邋遢,
蓬头垢面的,一头长发总是梳的整齐,绑成一个利落的马尾辫或盘起来,身上的
衣服虽然不新潮但也是干干净净。
但总体来说母亲也只是一个干净的普通农村妇女。
事情的开始,大概是源自在我上高一的时候,我有一次非常偶然的机会看到
了我人生第一个来自岛国的乱伦片,母子的。
现在看岛国的母子片早就是如同嚼蜡,千篇一律的剧情,表情,连叫声都是
一样的,但是当时看确实兴奋的不得了,鸡巴硬的跟铁棍子一样,心脏跳的跟打
鼓一样。
这次岛国片给我奠定了思想基础,让我对长相普通的母亲有了一定的意识。
可是使得我对母亲真正产生性趣是另一件事,或者说是一个场景,我现在还
历历在目,那大概高一暑假的夏天,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我和母亲都准备洗洗
睡了,我在洗完脸后就去外面尿尿,等我回来的时候,发现我母亲正背对着我蹲
在那里一下一下的用水洗着她的下体,用的水正是我刚才洗脸的水,母亲的大屁
股,白花花的露在我面前,下体的阴唇,漆黑的阴毛借着屋里的日光灯都看的一
清二楚,回想起来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下体,我的鸡巴不受控制的就勃起了,
硬的不行,时至今日,母亲洗屁股的画面我依然印象深刻。
当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就不自觉的就回想着刚才母亲的大屁股和阴唇手淫了。
从这以后,我就渐渐有了强烈的想要和母亲做爱的欲望。
当然我也没有停止理论学习,我断断续续的看到了很多母子乱伦的片子和小
说,有的是从同学那里搞来的(现在想想这些小子也是和我一样吧),有的是从
网吧下载的,那时候大家下载用电驴什么的,可没有现在的网盘方便。
渐渐的我对母子乱了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我了解到女人到了快四十岁的时候
正是欲望旺盛的时候,而且我父亲又常年不在家,母亲自己的需求肯定是无法得
到满足,我的心里开始盘算着,如何靠近母亲,引诱母亲,和母亲做爱。
我看网上很多把母亲写成了淫妇,还没怎么样就开始淫叫,就让儿子操的叫
爸爸,我只能笑笑,这些都是自娱自乐骗小孩的东西,现实中哪有那么容易。
要不是家里只有我和母亲两个人,我估计我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和我母亲发生
关系的。
现实中我和母亲两个人在家,我和母亲的关系进展也是非常缓慢的,如果把
事情一件件一桩桩摊开了说估计的写个几百万字了,大家时间都宝贵,所以我这
里就长话短说。
开始的时候是高一上半学期,那时候天气热我和母亲每天晚上都要洗澡,我
就开始有意无意的在母亲面前暴露身材,现在想想也是迷之自信,那时候我经常
洗澡故意不带换洗衣服,让母亲送过来,然后把门打开,全裸在母亲面前,有时
候干脆光着身子出来问母亲我的换洗衣服在哪,母亲刚开始看到我的裸体还不自
觉的上下打量了一下,说我不知道丑,这么大个人还在妈妈跟前屁股,后来渐渐
习惯了也就不说了。
这期间我还经常把自己射的精液全部留在内裤上,然后第二天把这个腥味十
足的内裤拿给母亲洗。
不过母亲却毫无反应,只是皱着眉说了句「下次不要把内裤搞这么脏了」。
搞的我一度以为母亲对我全然无感,好在我后来偷偷观察才发现母亲在洗我
内裤之前,会在我射精的位置仔细闻上几次,不知道她是在确认味道,还是在向
往这个味道。
到了放暑假的时候,我使用又开始裸睡的伎俩,而且一直睡到母亲到我房间
喊我起床为止,每次母亲喊我起床,我都是故意搞成勃起的状态让她看。
我还记得第一次假装裸睡的时候,母亲进我房间时明显声音顿了一下,没有
继续再喊,而是去拉窗帘推开窗户,然后在喊我起床,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有意的。
我起来后,母亲还让我以后睡觉不要光屁股睡觉,容易着凉,我嘴上答应着,
但是第二天依然裸睡,这其实就是试探母亲的态度,发现母亲后来也只是嘴上说
说,却并没有阻止,这也间接让我确认母亲对我身体其实是有感觉的。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我高一下半学期,这时母亲对我的裸体已经习以为常了。
当然这期间我也没有放弃感情联络,我不断的找机会和跟母亲聊天,谈心(
这在以前是我最讨厌的),还说一些校园里的趣事给母亲听,还非常孝顺的给母
亲捏肩膀锤背,夸母亲皮肤好,年轻什么的,母亲直夸我长大了懂事了,渐渐也
把我当成了一个小大人对待了,有一些心里话什么的偶尔也会跟我倾诉。
到了高二暑假的期间,发生了两件事让我和母亲的关系有了突飞勐进的发展,
第一件事:母亲的乳房出现了乳腺增生伴有刺痛,每天晚上除了按期服药,还要
通过揉搓在缓解一下,我主动提出帮忙,母亲却不同意,说女人的这里不是能乱
碰的。
我就坚持要帮忙说我是你儿子我都不嫌弃,你怕什么,母亲听了可能真的以
为我想替她分忧帮忙就没在说什么,于是我就正大光明的开始捏母亲的乳房,母
亲的乳房很软就跟刚发面团一样,虽然有些下垂,但是真的很大,一只手根本捏
不下,我两只手抓着母亲的大乳房,像画圆一样搓揉着,母亲说让我轻点,我说
轻点哪有效果,得用力才能刺激经脉和血液,母亲就没在说话了,我观察到我给
母亲做乳房按摩的时候母亲眼睛是闭着的,可能是不好意思。
我又问母亲乳头有没有刺痛,母亲说就是乳头刺痛,我就说那我帮你捏捏,
于是就拿食指和中指捏住乳头开始来回反复的搓着,这下母亲的脸变的有些红了,
鼻腔里也不自觉的发出些哼唧的声音,我感觉到这可能是母亲的敏感点。
不过捏不到一会母亲起身就不让我捏了,说是困了就回去睡觉了,我也没在
坚持,毕竟放长线才能钓大鱼。
这以后的暑假期间几乎每天晚上我都会主动帮母亲做乳房按摩,母亲也乐于
放松一下自己的乳房。
如果说第一件事是偶然的福利,第二件事就是我自己争取来的了。
农村的夏天野外蚊虫非常多,我故意在野外上找个蚊子多的地方上厕所,蹲
了好久之后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卵蛋和鸡巴被蚊子叮了好几个大包,然后
我就故意在母亲跟前频繁把手伸到裤裆去挠痒,几次之后母亲发现了我的异常并
关心的问我怎么回事,我才假装不情愿的把被虫子咬了蛋的事告诉了她。
母亲听了噗哧一声还笑出了声,说我实在是自找的。
不过她还是打来了一盆水,拿着治蚊虫叮咬的药膏说来帮我涂药膏了,我当
然不会跟她客气,脱下裤子就露出了早就勃起的大鸡吧,母亲吓了一跳问我这是
怎么回事,我说我也不清楚,反正抓着抓着就翘起来了。
我察觉到母亲的脸有些红,毕竟以前虽然也看到过我勃起的鸡巴,但那毕竟
是我睡着的时候,现在是面对面,看到自己儿子勃起的鸡巴。
不过母亲毕竟是有经验的女人,并没有慌了阵脚,还是让我坐在床上给我的
鸡巴和卵蛋涂药膏,因为有两个包的位置在我的鸡巴根的地方,母亲不得不把脸
凑的很近才能看到,所以当母亲涂的时候,我的鸡巴都能感受到她的温热的鼻息,
吹的我痒痒的。
我看着母亲的头离我的鸡巴这么近,就像A片里的口交一样,事实上她的嘴巴
离我的鸡巴也很近,我这么想着就感觉鸡巴越来越硬,越来越痒,于是脑子一热
竟然伸手抱住了母亲的脑袋,把母亲的直接脸按在了我的鸡巴上,母亲大吃了一
惊,用力摆动着脑袋挣脱我的手(摆动脑袋的时候母亲的脸在我的鸡巴上蹭了两
下),然后就马上起身了,她很生气的瞪了我一眼,抬手作势要打我,不过并没
有打下来,而是转身走了。
本来这个计划只是亲近一下,并没有后面的抱脑袋环节,母亲走后我清醒了
过来,想到母亲会不会真的生我的气,要是以后不理我或者像老爸告状我该怎么
办,考虑了一会后,我打定主意决定去找母亲谈谈。
我进入母亲房间的时候,母亲已经躺在床上背对着我睡觉了,我叫了一声妈,
就坐在床边,母亲问我不睡觉干嘛,我说妈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
气,母亲说她没生气让我回去睡觉。
我却并没有回去而是继续跟母亲聊着其他有的没得,差不多一个小时候后,
我感觉有些累,干脆躺在母亲身边说我今晚就陪妈睡觉了,母亲又说让我自己回
去睡,我说我累了不想动,母亲又说你都十六岁了,还跟妈睡觉,你丑不丑,赶
紧回去睡。
我说我在大也是你的儿子,我就想陪妈妈睡。
母亲听到这话后就没在拒绝了,而是拿来了一床毛毯给我盖着防止着凉。
于是从这天晚上开始后,我一直死皮赖脸的和母亲睡在一张床上,每天晚上
睡觉前我都会和母亲聊一些家长里短的,母亲渐渐也对我放下了戒备,一段时间
后有一天晚上,我实在憋不住了,开始趁母亲睡着后偷偷摸母亲的乳房和大屁股,
还有丰腴的大腿,夏天母亲穿的不多,我经常摸得欲火焚身,浑身难受。
后来看母亲晚上睡的沉,我干脆开始用鸡巴直接顶在母亲的屁股和大腿上打
飞机,开始母亲还没察觉,后来有一次因为动作大了点,母亲直接醒了,我赶紧
躺下睡觉裤子都没来得及穿,母亲起身看到后明显愣了一下,但是并没有打醒装
睡的我,而是轻轻用手抓着替我的鸡巴重新放到内裤里,又把毛毯重新盖在我的
身上了。
母亲这样的行为对我无疑是一次暗示,于是在接下来的一天晚上我故意在母
亲身旁打飞机射出了好多精液,然后都抹在了自己的鸡巴上,接着开灯叫醒了母
亲指着鸡巴上的精液说,妈我鸡巴流脓水了,又稠又腥的怎么回事,是不是病。
说着还故意用手指粘了一些精液拿给母亲闻,母亲脸色有些微红说「没事,
你这不是病,我帮你擦干净就行」
我又说「我小时候又没有这个,就最近经常有这个」
母亲说「这说明你发育了,是个大人了」
当母亲用手握着我的鸡巴开始擦拭的时候,我感觉刚刚射精的鸡巴又有了感
觉,慢慢的鸡巴又开始肿胀起来,母亲怔了怔看了我一眼,发现我一脸茫然,没
有说话,继续给我擦拭,这次母亲擦的很仔细,很慢,龟头,马眼,卵蛋都反复
的擦了,就像是母亲用手给我打飞机,让我感觉非常舒服,擦到最后母亲的呼吸
都变得有些急促了,丢下一句我去洗毛巾就出去了。
这之后几乎每天晚上我都故意射精然后让母亲用手给我擦,每次都让母亲擦
的脸色微红。
到后来母亲开始习惯每天晚上用手给我擦鸡巴。
有一次我困了忘记这事了,睡到半夜感觉有人在摸我的鸡巴,我一睁眼发现
母亲正握着我的鸡巴,直勾勾的看着,我心里暗笑了一声没出声继续假装睡觉,
发现母亲还在看,一直看了大概有七八分钟后,我才说「妈你干嘛呢」母亲明显
吓了一跳,支吾了几下才说帮我检查一下,看看鸡巴有没有弄脏,虽然当时光线
昏暗,我无法看到她脸上的表情,但是母亲的表现告诉了我,我可以开始进一步
了。
到了高二暑假快结束的一天晚上,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我提出帮母亲按摩乳
房,因为之前一直都有按摩,所以母亲并未反对,等按了一会感觉母亲的身体也
热的差不多了,我就说「妈你平时辛苦,我帮你把腰背也按下吧」
母亲听后就转身手枕着头趴在床上,虽然我以前也给母亲按摩过肩膀腰部,
但在床上按是第一次,我不知道母亲是什么感觉,反正我是非常幸福的。
我趁机坐在母亲的大腿根上给母亲按起了腰,母亲肥大的屁股就像是两个充
气的气球一样在我身前晃动着,母亲的腰有些赘肉了但是还是非常有弹性的,手
感很不错。
我的手慢慢的由腰按到母亲的腋下,在母亲的乳房两侧按摩起来,母亲开始
没有感觉到什么,但是随着我力度的加大,她渐渐身体开始有些发热,我感觉到
她身体有些晃动,应该是对我的企图隐约有些察觉,但她并没有说话,接着我的
手开始按着她的肩膀,顺势把早就硬得不行的鸡巴顶在母亲充满弹性的大屁股中
间,母亲的身体明显的顿了下应该是知道了她的屁股中间顶的是什么,但还是没
有出声,这彷佛就是默认了我的行为,我开始加大力度,一边假装按着肩膀,
第一章
边把整条鸡巴顶在母亲肥美的大屁股上动起来,我每顶一下,母亲的大屁股
就像两边分开一点,鸡巴就被母亲的两瓣屁股夹得更紧一点,我感觉要是动作再
大点,跟做爱都没什么区别了,差不多这么顶着一两分钟,母亲及时拍了我一下
说「好了好了,睡觉吧」。
说完就把灯关掉了,而我躺在母亲边上却并没有睡觉,我犹豫了一会决定放
手一搏,就假装翻身一只手模住了母亲的乳房,母亲本来有些粗重的呼吸声忽然
顿了下,但是她没有说话,也没有拿开我的手,我见母亲没有动作,手指就开始
捏起母亲的乳房来,随着我揉捏的力道和幅度变大,母亲的呼吸声不时有变形的
情况出现,不过她依然没有说话。
我见状胆子变大干脆把手伸到母亲的衣服里面摸起乳房来,这次母亲伸出手
抓住了我的手腕,小声的说了句「别搞了」然而此时的我早已欲火焚身,哪会轻
易放弃,我伸出另一只手隔着衣服摸起母亲的下体。
「别搞了!!」
这次母亲的声音大了很多,而且母亲也伸出另一只手死死的扣住了我的手腕,
母亲声音里的坚决态度让我心里有点打退堂鼓,但是转念一想之前母亲的态度觉
得母亲肯定是对我,或者说是对性爱是渴求的,只是碍于母子的关系和母亲的面
子罢了,而现在这个情况我如果后退了以后想在进一步肯定是不可能的了,于是
我凑到母亲的耳边小声的说「妈我好难受,你就让我摸一下嘛,就一下,三更半
夜没人知道的」,母亲没说话手上的劲道也没撤,我又弯曲膝盖,用膝盖顶在母
亲的阴唇上,开始揉起来,母亲「嘶」的倒吸了一口气,立刻用两只大腿紧紧的
假住我的膝盖不让我乱动,但是我的膝盖已经抢占了有利地形,剩下的就是坚守,
我开始加大膝盖揉搓母亲阴唇的幅度,渐渐母亲的鼻子里有了轻微的哼唧声,她
的身体也开始不自觉的缓慢的扭动起来,我继续在母亲耳边说「妈我求你让我摸
一下吧,不会有人知道的」
又说「就这一次,求你了」,在我语言和动作的双重促动下,她的两只手渐
渐的失去了力道,我看机会来了一用力,挣脱了母亲的双手,一下子握住母亲的
两个大乳房开始拼命的揉搓起来,母亲马上用手抓住我的肩膀想把我推开,但是
显然已经慢了,在我膝盖和双手的努力下,母亲的嘴里开始有些断断续续的哼唧
声,表情也开始由痛苦变得迷离,大概过了几分钟后,母亲的大腿忽然死命的夹
着我的膝盖,她的俩只手也忽然紧紧的搂住我,几根手指还使劲的扣在我背上的
肉里,疼的我直咧嘴。
紧接着随着母亲哼唧声的增大,她的两条腿夹得更紧,肉也掐的更疼,当我
感觉膝盖再也动不了的时候,母亲嘴里的嘴忽然张开了,发出了低沉的类似哭腔
的呻吟,然后腰部一抽一抽的向着我膝盖的位置挺了几下,接着我就感觉膝盖湿
了,我这才意识到母亲高潮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女人高潮,还是我的母亲,被
我用膝盖给顶高潮了。
我忽然感觉非常有成就感。
母亲高潮的劲非常大,她夹住我膝盖的大腿在高潮后还夹了一会才缓慢瘫软
下来。
她的胸部上下起伏了好一会,呼吸才渐渐恢复平缓。
过了一会,母亲睁开了眼睛,我以为她会打我骂我,没想到她只是拿几张纸
把自己的下体擦干净了,然后澹澹的说了句「睡觉了」就背对着我睡下了。
不过我没有打算就这么睡觉了,因为我还没有射精,我从后面楼住母亲,把
鸡巴顶在母亲的屁股上,贴在母亲耳边说「妈,我下面难受」。
母亲没有动只是说了句「就这一次」,我大喜过望,开始放肆的摸起母亲的
乳房,摸了一会,我又脱掉自己的内裤,按住母亲的肩旁让她趴在床上,母亲也
很顺从的趴了下来,然后我就把自己的大鸡巴明目张胆的贴在母亲的大屁股上,
在这个我梦寐以求的大屁股上隔着内裤摩擦了起来,这种感觉太刺激了,只摩擦
了一会,我就就射了,母亲很自然的抽出几张纸递给我,我擦完之后想着等自己
恢复之后再来第二轮,结果竟然等着等着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醒的很早,我醒来的时候母亲还在熟睡,看着母亲熟睡的脸,
我想起了昨天晚上和母亲的激烈碰撞,鸡巴又硬了。
这时母亲是躺着睡在床上,我就直接趴在母亲身上用鸡巴隔着内裤顶着母亲
的阴唇开始操了起来,一开始我还小心翼翼,后来转念一想反正昨天晚上都那样
了,现在还怕什么,于是放开胆子,整个身体都压了上去,还把母亲的衣服掀开,
用嘴巴含住母亲的乳头吸允起来。
母亲很快醒了,她发现我正趴在她身上的时候马上抬起头看了下我们贴在一
起的下体,发现她的内裤还穿着,才松了口气躺了下来。
我看母亲醒了也没阻止我,就继续大力的隔着内裤操着她的阴唇。
由于此时天已经接近大亮,母亲的脸我已经能看清,她一直都把头偏向一边
没有看我,直到被我搞了大概有几分钟后,母亲忽然转过脸对我说「不是那里」,
我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母亲看我没懂,直接用手扶着我的鸡巴,调整了一下
鸡巴的位置,然后说「这样舒服些」。
我这才明白原来母亲是说我没顶对位置,不过我心里却暗自高兴起来,因为
我知道母亲已经正式同意了我的行为。
从这以后母亲和我开始频繁的隔着内裤这样操,刚开始母亲还比较被动,就
跟死尸一样,躺在那里让我自己顶,后来渐渐的开始扭身子,开始用手扶着我的
腰,母亲高潮的时候还会把我紧紧的抱在怀里,而我则把她的乳头含在嘴里轻轻
的咬着。
再到后来母亲渐渐放开,我和母亲的姿势也开始多了起来,不在拘泥于传统
的大字型挨操姿势了,我有时候会让她趴着顶屁股操,有时候让她弯曲膝盖把屁
股噘起来顶她的肥阴唇,有时候还让她把下半身站在地上,上半身趴在床上顶着,
虽然没有直接进入母亲的身体,但是这种感觉也是非常刺激和舒服的,而且很多
时候,操的过程中,我和母亲的下体流出的淫水早就把那一层内裤打湿了,我的
龟头也早就透着内裤插到了母亲的阴道里了,我的龟头能明显感觉到母亲阴道口
的包裹感,但是我和母亲始终也没有打破这一层窗户纸。
这样一直到了高三,这时因为周一到周五都住校不在家,所以周末回来的时
候这两天,我和母亲几乎是忘情的摩擦着对方的性器官,抚摸对方的身体,这时
我们摩擦的时间已经不仅仅是晚上,白天也经常在家里的各个地方,包括厨房,
客厅,饭桌上,甚至家里的露天小院子任何你能想到的地方,不过每次搞之前母
亲都会把前后门窗都锁起来,防止有人串门。
当前后门窗锁住后,家里就成了我和母亲释放性爱的伊甸园,任何地方任何
姿势,我们都会尝试,我正常是脱得一丝不挂,但母亲还是留着她的内裤,我知
道这是母亲最后的底线,所以一直都把持住自己没有强行拔了她这最后的底裤。
母亲也知道我的克制,所以一直以来对我的一些要求都是尽量满足,我有时
候玩心起来了,喜欢从后面顶着母亲的大屁股,然后用手抓住母亲的大辫子,让
母亲像母狗一样在院子里爬来爬去;有时候母亲正在炒菜,我也会不管不问直接
从后面抱着屁股就摩擦起来。
到后来我还会拿来一些A片和母亲一起看,母亲也从A片上学会了口交,这让
我受益匪浅,终于享受到了鸡巴被温柔湿润包裹的快感,有时候我包着母亲的头,
用鸡巴反复插着母亲嘴的时候,感觉就像在插母亲的屄一样舒服。
我也曽试着隔着内裤舔母亲的下体不过好像母亲不是特别兴奋,应该是内裤
挡住了,而且母亲也嫌脏就没让我给她舔了。
母亲给我口交的时候非常仔细,舌头会鸡巴根部一直舔到龟头,在嘬几下龟
头,然后在一下包住我的整根鸡巴开始摆动头部做活塞运动,这过程中偶尔还会
停下来问我舒服不舒服,我感觉母亲简直就是天生的口交天才。
不过母亲给我口交的时候不愿意让我射到她的嘴里,也是嫌脏,容易恶心,
我也没强求,索性设在她脸上,但是射了几次后母亲又觉得射在脸上显得不尊重
她,不同意颜射,于是乎我每次口交后就射在母亲的头发上,这次母亲没在反对,
因为她觉得做完正好洗澡顺便把头发洗了就行了,于是乎我每次口交后都把母亲
的头发作为我的发射目标,看着母亲每次低着头迎接我的精液,其实也挺有成就
感的,射完后我就抓起母亲的头发把我鸡巴上的精液和口水擦掉,感觉擦着还挺
舒服的,后来就渐渐开始用母亲的头发裹着我的鸡巴打飞机,有时候母亲不太想
做的时候,我就用母亲的辫子绕在我的鸡巴上打飞机然后再射母亲的头上,倒是
开发出了新的玩法。
高三这一年母亲的身体从头到脚几乎都被我开发了遍,母亲曾经说「我身上
没有一块没被你尿过」(母亲喜欢把射精说成是尿)。
好了时间太晚,已经凌晨三点了,故事我说到这里也到此为止了。
后面我和母亲的关系会进展到哪一步相信大家心里有数,我就不在多言了,
晚安。
虽然母亲对我做出的性行为已经习以为常,但是她对我的态度还是跟以前一
样。
该瞪眼瞪眼,该教训教训。
有一次我在骑在母亲屁股上摩擦的兴起说了句骚货,母亲当场就翻了脸,拧
着耳朵就骂我不知好歹,差点把我耳朵给拧断了。
母亲很少发这么大火,这之后我再也没在母亲面前过分造次了,毕竟我还是
她的儿子,她还是我的母亲。
时间很快转眼到了高三毕业,本以为像我这样放纵个人欲望的坏学生应该考
的不好,没想到我在考场上超长发挥,考上了一个外省的着名一本院校,不但老
师惊讶万分,连我自己都感到非常意外,以至于我到现在都相信运气真的是一个
人成功不可缺少的东西。
当然,母亲对这事是非常高兴的,以至于我趴在她身上摩擦她的下体的时候,
她还兴奋的在跟我聊考试的事,说她完全没想到我会考的这么好,过几天要去庙
里还愿。
说着还捧着我的脸使劲得亲了一口,弄得我一脸口水。
父亲得知这消息后也高兴异常,特地从外地赶回来一趟,送了我一双耐克的
新球鞋,还给母亲买了几件新衣服,还把家里的亲朋好友都招呼过来吃了顿酒席,
喝的酩酊大醉,最后我和母亲费了好大劲才拖到床上。
不过父亲因为工作原因在家待的时间不长,三天后就匆匆走了,父亲在家这
三天,我没在向母亲提出性的要求,母亲当然也没有主动来找我。
临近开学的时候,父亲因为务工不方便回来,就由母亲就带着行李把我送到
学校,我本来想自己一个人过去就行,但是母亲非要坚持送,我也只好跟她一起,
母亲怕去晚了,就带着我早早动身了,提前一天到了学校。
学校的接待处告知我们按照规定得第二天正式开学后新生才能进来,母亲说
了两句好话后,接待处才勉强答应让我们先把东西放宿舍。
我们又到宿舍楼下跟宿管阿姨说了几句好话,才终于拿到钥匙进了宿舍,宿
舍因为还没有人入住里面灰尘很多,我和母亲于是就放下行李把房间打扫收收拾
了一下,母亲打扫的很仔细,干活的时候还不断叮嘱我要是钱用的不够了就给家
里打电话,我知道母亲心里还是放不下我,点头说知道了。
铺床的时候,母亲正弯腰背对我,她今天难得穿了件牛仔裤,紧绷的臀部在
我眼前晃了晃,让我忽然又有些心痒,我伸手从后面抱着了她的屁股。
母亲吓了一跳,慌张的看了眼门口问我是不是疯了,我说放心吧,不会有人
的。
母亲打开我的手,白了我一眼,快步走到门口左右看了下,然后轻轻的把门
的插销插上。
接着又到阳台张望了几下,再把阳台的窗户和门关起来了,做完这些后母亲
才快步到我身边,示意我坐下。
我早就等不及了,叉开两条腿一屁股坐到床上。
母亲则在我两腿间蹲了下来,用手把我的鸡巴从裤子里抽了出来,撇了撇我,
在看了看我的鸡巴,轻轻的摇了摇头,深呼吸了一下说「下不为例」,便低下头
开始用嘴巴裹起我的鸡巴来。
她的舌尖反复在我的龟头划过不停的刺激着我的马眼,在用嘴巴吸允着我的
龟头,偶尔还会把我的卵蛋捧起来含到嘴里吸允。
可能是因为存在被人发现的危险,母亲的这次口交让我觉得格外刺激,我不
由的抚摸着母亲顺滑的头发,轻轻按着母亲的脑袋想让鸡巴插得更深一点,母亲
也想让我快点射出,便开始卖力的吃起我的鸡巴,头像捣蒜一样上下不断起伏,
我的鸡巴一会全部消失在母亲的嘴里,一会又从母亲的嘴里整只冒出来,这么口
交了一会后,我感觉想射,便扶着母亲一起站起身,让母亲双手扶着我的床沿把
穿着牛仔裤的屁股高高噘起来,母亲按照我的吩咐摆好姿势,回头说了句别弄脏
她的裤子。
我答应了一声,便开始抱着母亲的屁股用鸡巴隔着牛仔裤摩擦起来。
母亲的牛仔裤被她的屁股撑的凸出来,显得肉感很足,龟头在牛仔裤上滑过
的瞬间,让我感觉非常舒服,我不由得增大了一些挺动的幅度,母亲也随着我节
奏前后动了起来,双人床随即发出了吱吱的声响,母亲怕被人发现,又回头提醒
我动作小点。
我就说妈我们干脆趴在地上搞吧,母亲不太愿意说地下有灰太脏了,我还想
说什么,这时门忽然砰砰砰的响了起来,我和母亲吓了一跳都停止了动作,门外
传来了宿管阿姨的声音「你们抓紧点,我要锁门了」
母亲忙隔着门回道「知道了,不好意思,我们马上好」,宿管阿姨又说了句
快点才离开。
宿管阿姨走后我还想在继续搞,母亲却没在同意估计是觉得风险太大,说
「这里是学校,不是咱家」,看她表情比较严肃,我只好作罢。
出校门后母亲忽然提醒我说尽量和同学商量下换个床位,我问为什么,她说
那个床晃得厉害不安全。
我不禁笑出了声说好的。
到了晚上我和母亲在离校不远的地方找了间破旧便宜的小宾馆住下。
为了省钱,母亲和我就开了一间双人间。
因为白天做了一天的车,我们都很累,于是早早的洗澡上床,并很快睡着。
大概睡到半夜的时候隔壁忽然想起了阵阵女人大声喊叫的声音,像是尖叫声,
喊非常的用力,我再仔细一听原来是在叫床。
这一下我的睡意全无,思绪不由飞到了隔壁,想着隔壁叫床的女人的模样,
和现在做爱的姿势。
想着想着我的鸡巴硬了。
我把台灯打开,看了看睡在另外一张床的母亲,正好发现母亲翻了一下身,
应该也是被这叫声吵醒了。
「妈,你醒了?」
我说。
母亲背对着我嗯了一声。
「妈我想跟你一起睡」
我说母亲哼了一声说「不行,明天还得早起报名」
「可我一个人睡不着」
「不行」「求你了」「真不知道你随谁」母亲又沉默了一会说「快点,只给
你十分钟」
我嘿嘿的笑了声说知道了,就脱了内裤爬到了母亲的床上。
母亲看我上了床后,侧卧改成了仰卧,我顺势趴到母亲身上就开始一通乱摸,
摸了一会觉得不过瘾又把母亲的胸罩解开,对着乳头又舔又咬,母亲呻吟了一声,
抱着我的头催我快点别墨迹了。
我便分开母亲的两条腿,开始抱着母亲的下体摩擦起来,不知道是因为坐车
坐累了,还是因为摩擦母亲下体习惯了,我怎么搞都感觉不够刺激,鸡巴也半软
不硬的,射不出来。
母亲被我一会趴着摩擦,一会躺着摩擦,搞的有些烦躁说你要在不射就别搞
了。
我忙说你这内裤太厚了把我龟头都勒的疼,你把内裤脱了吧。
母亲不同意,我说我保证不插进去,就在外面摩擦几下,很快就射了。
母亲说你别鬼话连篇了,不行就是不行。
我知道母亲是个嘴硬心软的人,便继续说「妈,我马上都上大学了,以后在
你身边机会不多了,跟你说话的机会也不多了」
母亲听我这么说,摸了摸我的头说「我看是占我便宜的机会不多了吧」。
「妈~」
我的语气有些撒娇的感觉。
这次母亲犹豫了,她看了眼我摩擦的有些微红的龟头,叹了口气没在说话,
而是起身把自己的内裤脱下来和衣裤整齐的迭放在一起,然后才钻到被子里趴着。
转头看我还没动,就说「还愣着干嘛,快到被子里来」。
我一听连忙钻了进去,一下就从背面抱住了母亲的裸体,鸡巴也贴在母亲的
裸露的大屁股上开始摩擦起来,母亲屁股上的肉格外柔软,像是捏不炸的气球一
样,我摩擦的格外舒服,有点腾云驾雾的感觉,我俯下身一边嗅着母亲的发香,
一边在肉臀上上下起伏着。
摩擦了一会后我又把母亲搬过来,扳开母亲的两条大腿,对着她的下体开始
摩擦起来,母亲搂着我的背,闭着眼睛嘴里轻声喊着「小军,小军」(小军是我
的乳名)。
我一边吻着母亲的脖子,一边用反复在她下体顶戳着。
我感觉母亲的下面还有点干,于是就钻到被窝里趴在母亲两腿间对着阴唇舔
了起来,只舔了两下,母亲的两条大腿就用力的夹住了我的头,就像是剪刀脚一
样,母亲还用手按住了我的脑袋,看来是没有了内裤的阻挡,母亲在我舌头的舔
弄下,感觉非常受用。
我又卖力的舔了一会,直到感觉母亲阴道口的水已经能淌出来了,就支起身
体用鸡巴在母亲的阴唇外边摩擦起来,这时母亲的身体已经开始有小幅的颤动了,
她小声提醒我说千万别插进去。
我一边说着你放心吧,不会的。
一边还是把鸡巴慢慢的往母亲的阴道里赛,母亲的阴道里已经有很多水,非
常润滑,塞得过程几乎是畅通无阻,不到一会,我就把整条鸡巴塞了进去,一进
入母亲的阴道,鸡巴就像是被温暖柔软的温暖的肉壁包裹起来了,享受到了毫无
死角的全方位的快感。
母亲对我的进入也马上做出了剧烈的反应,她左右扭着身体和脑袋,她本来
整齐的马尾辫开始凌乱起来,两条大腿也像被抓住的青蛙一样乱蹬着,她的两只
手也不断推着我的胯部和胸部,嘴里还不停的说「不行,不行,不行,快拿出来」,
可不一会就被她断断续续的哼唧声打断了。
我一边伏在母亲身上在她耳边说「就插一会,一小会,马上就拿出来」
一边开始缓慢的抽送起来。
母亲的剧烈反应只持续了一分钟不到,也开始渐渐的随着我抽送的节奏蠕动
起来。
她不在抗拒我的进入,而是伸出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一只手开始在我的屁
股上掐了起来,掐的很用力。
虽然有些肉疼,但是我这时已经管不上了。
我采取九浅一深的插法干着母亲的屄,干了大概两三分钟后,母亲放弃了掐
我。
转而用手扶着我的腰和背,并且有断断续续的啊~嗯~之声从她的嘴里和指
缝漏出来。
我拉开母亲捂着嘴的手,低头亲吻她的嘴唇,她撇过脸,我继续在母亲的鼻
子脸颊和嘴巴以及头发上热烈的吻着,母亲继续躲着,我干脆打开了灯想看清母
亲的表情,母亲则拿起被子挡住了脸,我不在坚持,转而俯下身吸允起母亲的乳
头,母亲的哼唧声不时的透过被子传过来,不像隔壁的女人这么开放,母亲的声
音很小,很克制,但是她的阴道却无比湿滑,鸡巴抽插产生的啪叽声不绝于耳。
大概又干了几分钟左右,我感觉有股尿意袭来,我开始俯下身体大力的抽送
起来,每次都是一拔到头,一插到底,每次一插到底母亲就「嗯~」
一声,彷佛在回应我的鸡巴,到了最后冲刺的时候我就像打桩机一样快速的
抽动起来,母亲意识到我要射了,忙喊「射外面」,可已经晚了,我的精液已喷
薄而出,洒在母亲的阴道里了,一滴不剩。
射完后我还趴在母亲身上回味,母亲却推开我起身去浴室洗澡了。
母亲洗完澡回来后看我还躺在她的床上没有离开,转身到另一张床上背对着
我躺下了,我看着母亲丰腴的背影,想到了和母亲的第一次亲密接触,那时我还
是个胆战心惊的处男,现在却已和母亲这样的熟妇发生了关系,我不禁又来了感
觉。
我又钻到母亲的被窝里,从后面抱住母亲,并用鸡巴蹭着母亲的屁股。
母亲没回头,却一把握住了我的鸡巴,握得很紧,我有些疼,说「妈,好疼」。
母亲小声回了句话,我没听清楚。
不过母亲却并未松开我的鸡巴,竟然捏着我的鸡巴赛进了她的阴道里。
这样我又在母亲的后面插进了母亲的阴道里,我一边卖力的挺送着鸡巴,一
边伸出一只手揉捏着母亲的乳房和乳头,插了一会我感觉有些不好发力,就让母
亲趴着,这次母亲没在说什么而是顺从的趴下来了。
我骑在母亲的屁股上开始卖力的干起母亲的屄,母亲随着节奏嗯嗯的低声喘
着气,我回想着和母亲的往昔,在看着趴在我胯下的母亲,心中不禁有些感概,
我一把握住母亲的辫子,把母亲的头拉起来,开始放肆的干起来,这姿势像极了
骑马,我舍不得松开这缰绳,我把母亲的辫子从左手换到右手,又从右手换到左
手,这么好一会后,母亲突然捂住自己的嘴巴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啊~哦!~~」
紧接着我感觉龟头就被一股股湿热的液体包裹了。
这一刺激后,我马上也感觉鸡巴要射精了,我抱着母亲的头疯狂的吻着,母
亲也终于把舌头从嘴里伸出来与我缠绕起来,这时我精关突然大开,我抬起头小
声叫了声「妈!」一股股热流再也控制不住,如翻腾的江水一般涌到了母亲的身
体里。
我和母亲几乎同时趴到了床上,人迭着人,粗重的喘着气。
过了好一会,母亲突然说「上了大学后记得给家里打电话」我鼻子有些酸小
声的说了句「嗯」。
第二天办完入学手续后,母亲匆匆就离开了,没让我送。
这以后我经常和母亲电话联系,说着家里的事,学校的事,却从未谈过我们
之间的事。
等到寒暑假我回家后母亲也待我如常,该怎么教训还是怎么教训,不再像高
三那样放纵我,不过偶尔母亲也会允许让我的一些暧昧举动,但大多数情况还是
不会让我直接插入。
只有在我放假刚回来和快要走的这两天才会让我真刀真枪的日几回。
做之前,母亲会很小心的锁住前后门窗,并且会把脱下的衣服整齐的迭放在
一边。
母亲做的时候通常是闭着眼睛,且很少跟我说话,我跟母亲的交流也不多,
偶尔会问母亲舒服不舒服,母亲也不回答,而是拍拍我的屁股让我赶紧射出来。
我们做爱的房间里通常只有彼此粗重的喘息声和下体抽送的时候发出的啪唧
声,偶尔还会有舌头缠绕,口水交换的吸允声,不过一般到这时候,我基本是要
射了。
到后来我工作后,回家的机会也不多了,和母亲日屄的次数就更少了,不过
每次日的时候还是非常的舒服。
一次过年后准备回深圳,母亲却瞒着我把她养了几年的马尾辫剪了,用塑料
袋装着放进了我背包里,叮嘱我要随身带着别弄丢了,让我想家的时候,就拿出
来看看,这上面有母亲的味道。
我握着这油黑顺滑的马尾辫重重的点了点头。
现在每当我在这个大城市寂寞空虚的时候,我就给母亲打电话,一边说着家
常话,一边把她的马尾辫绕在我的鸡巴上摩擦,感受母爱的柔软和温暖。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