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浪也是浪】(77)

第七十七章:再赴魔都
「下面让我们有请……彭——向——明——!」
时间是12月14日上午,地点是鹏城一家高端卖场。
彭向明登台的时候,只看得见台下一片乌央乌央的人群,只听得见台下那几
乎要刺穿耳膜的尖叫声。
他的任务是唱两首歌——《少年》和《追梦赤子心》。
外加几句祝福的吉祥话。
价格是600万。
这比绝大多数歌手开一场万人演唱会,声嘶力竭地唱上100多分钟,赚的
还要多。
也比绝大多数演员辛苦几个月,起早贪黑拍一部电视剧,拿到的片酬还要高
很多。
这个价码……就算比起很多一线大品牌每年的明星代言费来,也低不到哪儿
去了。
如果没有太多的野心,彭向明仅凭记忆里那些海量的好歌,借着第一步阴差
阳错的爆红,就这么稳稳地一路走下去,就可以轻松地赚到很多很多的钱。
尤其这种成功,无疑是最容易复制的。
而且,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或者公司,敢拿他彭向明不当回事了。
像当初经历过的《仙剑奇缘》那样,连合同都签了最终还是被人顶替掉的事,
几乎不可能再出现在他身上。
音乐声响起,他很快进唱。
「换种生活,让自己变得快乐,放弃执着,天气就会变得不错……」
他的声音刚一响起来,底下的尖叫声顿时越发密集。
很多女孩子可能根本就不是为了听歌来的,根本就是奔着来看彭向明来的。
事实上刚才他坐的车子开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很多歌迷围堵了,大多数都
是年轻的男孩女孩,而且女孩子居多。
一首《少年》唱完,他的气息基本上没怎么变化。
这得益于最近半年的积极上课和练习,以及长期的大量的长跑对气息的锻炼,
当然这首歌本身不算难也是原因之一。
于是互动几句,问候下本地的观众和歌迷,顺带替活动方打几句广告,皆大
欢喜,接着音乐声再次响起——
这是他第一次在公开场合现场演唱《追梦赤子心》。
这首歌是他上辈子在得病之前就特别喜欢的一首歌,得病的前几年,也一度
从这首歌里得到过很多的激励和力量,所以感触其实很深。
决定要延续《追梦人》的卖歌思路,做这首歌的时候,他特意把整首歌都拿
过去,请声乐老师逐句的指点过——重点就是该怎么样保持气息,怎样使用声带,
才能保证自己在用上大部分声音的状况下,按照原K唱出来。
经过钱凤和老师的调整和指导,最终他基本上能做到在声带状态调整到最佳
的情况下,气息稳定地原K唱上去。
但唱完这一首,必须要缓一会儿,才能让声带恢复状态,所以他在接商演时
特别声明,活动方如果坚持要求唱这首歌,第一要加钱,第二必须放在最后唱。
「充满鲜花的世界到底在哪里,如果它真的存在那么我一定会去……」
一旦开始唱歌,彭向明就不再看台下,不再跟观众进行任何互动,抱着话筒
闭起眼睛,唱得特别入神。
他接的商演不算多,而且价格奇高,因此他对每一场商演都特别看重。
有时候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就出场十分钟,只唱两首歌,哪怕人再红、歌
再好听,其实也是值不了那么多钱的,所以他努力地想做到最好,也算是让自己
每次演唱都对得起主办方掏的银子。
「向前跑,迎着冷眼和嘲笑……」
很好,爆发顺利,原K唱上去了。
信心一下子就来了,嗓子顿时感觉更松弛了些,后续的高音跟着也就都没问
题了,甚至远比最初时还要轻松。
这首歌的现场,而且还是原K,气氛的确是非常非常炸的。
一首歌唱罢,除了照例的尖叫声,和此起彼伏的「彭向明」的叫喊声之外,
是真的有特别多的掌声。
「谢谢大家!谢谢!」
他高举双手,然后躬身答谢。
等回到后台,汇合了蒋纤纤,女孩一脸敬仰的表情,「哇,原K啊,哥你还
真敢!就不怕唱破啊?」
彭向明咧嘴笑笑,回答她:「不原K的话怎么能值这个价?」
现在蒋纤纤的合同,已经全部转到了彭向明音乐工作室,和安之艺娱乐经纪
公司,是属于彭向明的艺人了,所以再接商演,彭向明就带上她。
她只有一首《隐形的翅膀》,不太好要价,所以,如果活动方要求彭向明唱
《少年》,那《追梦人》就给她唱,反过来要求彭向明唱《追梦人》,那《少年
》就给她唱,总之就是让她凑够两首歌。
因为彭向明愿意带她,所以她的价码就涨到了80万一场——当然无论唱哪
首,版权都是属于工作室的,都需要给工作室交一份钱。
这次跟着彭向明出来的,除了蒋纤纤外还有祝梅,自打把公司卖给彭向明之
后,她又找回了那种如鱼得水的工作状态,基本上只要是彭向明出门她都会跟着,
真正的助理小方反倒常被留在燕京看家。
彭向明当然不会反对,这种「有事助理干,没事干助理」的日子谁不喜欢?
带着蒋纤纤和祝梅两个女人出门,基本上可以满足他旺盛的性欲了。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行事方便和不出意外,身为不婚主义者的祝梅甚至去了
趟医院,把自己给结扎了,这娘们儿对自己还真下得去手!
就在这场活动的表演结束后不到一个小时,叮咚短视频上就出现了各个版本
的《追梦赤子心》现场版。
配的文案大部分都是——特别炸!
下午三点多,「彭向明现场演唱《追梦赤子心》,效果爆炸」就登上了热搜。
这也基本上彻底粉碎了此前很多说「彭向明绝不敢唱这首歌的现场」和「修
音特别严重」之类的质疑。
而且他还被一下子冠上「唱功特别好」的名头。
对于外行来说,只要你能唱得高,而且不破音,那你唱功就牛逼。
……
晚上酒吧里跑一趟,跑着去吃一吃当地比较出名的网红小吃,随手拍两条短
视频发出去,跟本地的歌迷互动一番,得到了很多美食地点的推荐。
第二天上午去羊城,晚上和第二天背靠背又是两场。
然后下午就飞往魔都。
他的价钱在那里摆着呢,二线城市中哪怕是顶级的活动,举办方也几乎不会
舍得花五六百万请他过去,请得起他的大部分都在最顶级的几个一线城市里。
其中酒吧夜场的邀请最多。
在机场贵宾候机室里等待的时候,祝梅握着手机走过来问他:「商演公司打
来电话,说是突然收到加场,问咱们接不接。」
「加场?」彭向明愕然,一般情况下,商演公司不会这么没规矩,行程计划
都是几天前定好的,除非有特殊理由,否则是不会随便更改的,看来这次上门的
客户或者关系够硬,或者开的价令人难以拒绝。
「对方是魔都一家酒吧,报价是一千万,不过要求签一个三倍的违约惩罚条
款。」
彭向明皱了皱眉头,三倍违约金听起来有点高,但也在合理范围内,因为对
方一旦广告打出去票也卖了,明星若是违约不来了,对他们也是件不小的麻烦。
只是对方敢出一千万有些出人意料,彭向明此前收到最高报价是八百万,看
似只差了两百万,却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虽然竞争挺激
烈,但其实很少有人会破坏游戏规则。
彭向明有点疑惑,对方既然舍得砸出这么大的手笔,为什么不走正常手续去
向商演公司报价?毕竟作为高端酒吧,每周都会请明星到场演出,没必要这么急
的。
「时间……能来得及吗?」彭向明突然问。
「时间上倒是没什么问题,我们原本最后一场是16号上午,这场约在16
号晚上八点,咱们订的航班是17号的,不耽误。」
祝梅目光闪动,她已经心动了,这一单要是完成,以后彭向明就算是身价又
上了一个台阶,那些报六百万的该不好意思张口了吧?
「晚上八点?怎么这么早?」彭向明愣了一下,他不是第一次接这种酒吧的
演出了,一般酒吧的夜场十点钟才开始上人,十二点前后是高潮,彭向明向来都
是在这个时间段登场的。
「没错,就是八点,我还特意问了一下商演公司,对方要求八点必须到现场
。」齐元肯定地回答。
这虽然有点奇怪,但既然掏钱的一方愿意,而且似乎也不可有什么危险,彭
向明沉吟了片刻,抬起头道:「接!」
一千万呢,实在是难以拒绝。
……
飞抵魔都后,柳米已经在机场外等侯了,她今天是自己开车来的,彭向明让
蒋祝二女上了商演公司的商务车,自己则坐在了柳米的副驾驶。
车子开出去,逐渐驶入车流,开始平缓行驶了,柳米问他,「这一趟玩的开
心不开心?一定很嗨吧?」
彭向明「呵呵」地笑了两声,趴过去,凑她脸上狠狠地嘬了一口,「啵!」
「再嗨也想你呀!」他说。
柳米扒拉着单手推他,「你真讨厌!别影响我开车!」
「嗳!好!我不影响。」
「你知不知道你挺烦人的彭向明?」
「知道啊!」
「那你还自我感觉良好?」
「我哪有,我只有在你面前才自我感觉良好!」
「德性!我真是瞎眼了喜欢上你,整天不知道给我戴多少顶绿帽子!」
「你看……要不说我得赶紧出去多挣钱啊,好给你治治你这眼睛!」
柳米没绷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了,「你真是不要脸!」
要不要脸没关系,只要不耽误等会儿交公粮,把她上下两张嘴都喂饱了,那
就没事儿。
很快就到了目的地,这是一家豪华的五星级大酒店,商演公司在这方面还是
很舍得花钱的。
一进屋,柳米直接就挂到了彭向明身上——这几乎是她的招牌动作了——然
后就开始抱着头亲,两人差不多十几天没见面了,彼此都有些兴奋。
彭向明解开腰带,踢掉自己的裤子,然后双手把柳米的屁股兜住,向上一托,
手指勾住她连裤袜的裆部的接缝用力一扯,「刺啦——」就撕出一个大洞来。
「别……嗳,你干嘛呀,我好好的裤袜,你撕坏了等会儿我还怎么穿?」柳
米嗔怪道,空调的小风吹过来,裸露出来的屁股凉飕飕的。
「没事,撕就撕了,纤纤那里有的是,等会儿我去给你要一条。」彭向明喘
息着,用手指把她内裤窄窄的小布片往旁边一拨,握着早已硬到不行的大鸡巴狠
狠地捅了进去。
「嘶……」柳米吸了口凉气,里面还没出水呢,你这混蛋就毫不怜惜地生生
捅进去了?
「你……你慢点,有点疼……」柳米蹙着眉头捶他一下,倒不是真疼的受不
了,但你总得先来点前戏吧,就这么干巴巴地直接往里捅,搞得跟强奸似的。
既然已经占据了要害,彭向明也不着急了,把她身体往墙上一顶,低头去品
尝她香喷喷的小嘴儿,同时还倒出一只手来,伸到她衣服里开始乱摸。
柳米怕掉下去,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不撒手,两条腿也紧紧盘住了他的腰,这
令也那条树杈一样的巨大的男根,深深地扎在了她的身体内。
柳米特别喜欢被这样抱起来操,觉得这姿势只有最man的男人才能用,不
光需要身体强壮有力,下面那个分身还得够硬才能支撑住,从这方面来看,彭向
明无疑是最强大的。
洞里的水渐渐多起来,彭向明抱着柳米的屁股离开了墙边,他也同样喜欢这
样抱着女人,光溜溜地在屋里边走边操,每走一步鸡巴都会在洞里顶一下,然后
低头看女人露出一脸夸张的陶醉。
屋里转了两圈,他突然停了下来,弯下腰让身体稍微前倾,这样柳米的身体
就几乎悬空了,然后把她盘在他腰部的两条腿挂在自己的臂弯,下面如连珠炮似
地抽动起来。
「啪啪啪……」密集的拍打声响起来,柳米如摇晃的钟摆迎合着对方的撞击。
柳米张大了嘴巴,这滋味简直太酸爽了,这种密集的连续抽插,让她有种坐
过山车的感觉,手脚一下子就麻了,身体也跟着发软,但是手却丝毫不敢松,紧
紧地抱住彭向明的脖子。
啪啪的撞击声更加密集了,彭向明边插边慢慢地挪到床边,把柳米往床上一
放,猛虎下山般压了上去,全力冲刺起来。
……
等俩人都瘫在床上的时候,柳米叹息着说:「我也真是服了你。」
「嗯?怎么说?」彭向明不解。
柳米说:「前两天我问我哥,你们男的花心又有什么用?有多大精力呀?给
你五个女人,你喂得饱吗?我哥就说,喂得饱喂不饱其实无所谓,关键是我有钱
啊,拿钱去养着,到了我想要的时候,拉过来爽就行,至于她饱不饱,又关我屁
事!」
「哈哈,那我大舅哥养了几个女人?」
「我知道的就一个,还是个外国的,比利时女人,居然会说汉语。」
「那也不多啊……比利时,逼里湿……大舅哥讲究人啊,逼里湿的女人搞起
来肯定很爽!」
「滚蛋!你们男人满脑子都是这玩意儿……哎,扯远了,咱俩今天讨论的不
是我哥的问题,是在说你!」
「我怎么了?」
「你这趟出来,这一路上肯定没闲着,……我都不用问,一看蒋纤纤那个骚
模样儿,我就知道没少受滋润,还有祝梅,她那对奶子你肯定也天天摸……你不
用解释,解释我也不会信!这么些年我在家见过的这种事儿也不少,是不是这样
的女人我一眼就能认出来!你把蒋纤纤的合同签到手里为了啥?还不是跟我哥一
个德性,想自己养着,对不对?」
她翻身骑到彭向明身上,用手撸了几下棒子,扶正位置坐了进去,一边摇着
小腰,嘴上还在不停地嘟囔,「……就你那性子,这一路上肯定憋不住,也没少
瞎折腾,结果今天到我身上,居然还能跟个小狼狗似的,嗷嗷的扑,我就纳闷了,
你这劲头儿怎么那么足啊?难道你就不会累、不会腻歪吗?」
彭向明想了想,说:「那照你这么说,你的眼睛也不瞎呀!」
「滚!说正经的!」
「说正经的……我可是每天早晨都锻炼呢……」
……
柳米没在酒店多待,吃饱了她就撤,说是晚上要回家看韩剧。
彭向明松了一口气没留她,晚饭后他把蒋纤纤跟祝梅打发回她俩自己的房间,
然后带上帽子口罩,鬼鬼祟祟地从步梯溜下楼,敲门进了另外一个房间。
半个小时之后,孙晓燕一脸满足地瘫在他怀里,他也喘着粗气,揉着她的奶
子问:「怎么感觉你比上两回加起来还疯……憋坏了?」
孙晓燕吃吃地笑,熟到这个程度,两人间早就没羞没臊了:「废话!原来都
两三年没有过了,平日里忙,除了偶尔想想,也没太多别的感受,这样都已经习
惯了,那天忽然就恢复了,接着忽然又没有了,当然就有些憋不住了!」
她最近又回到了乌西市的剧组拍戏——她曾自嘲说,每年都要在乌西市的影
视城住上几个月,感觉乌西那边比家更像家——听彭向明说要来魔都商演了,当
时就订下酒店请好了假,偷偷跑过来幽会。
孙晓燕低下头,把彭向明射完后软趴趴的大鸟吞进嘴里,哧溜溜地嘬了起来。
她爱死这根带给她无穷欢乐的大家伙了,这几天都是安全期,她大胆地让对
方在自己体内尽情发射,在享受完这份超强的精液洗礼后,她足足用了七张纸巾
还没把肉缝里流出的白浊液体擦干净,在俯身给彭向明舔鸡巴时,依然感觉腿间
有东西在向外流。
但是她舍不得去浴室清洗,虽然刚经历了一次高潮,可她感觉自己心里的火
焰还在膨胀着,她渴望着再次被那根巨棒插入、贯穿、碾压……直到渣都不剩。
彭向明也有些惊讶,他没想到孙晓燕的欲望突然变得这么强,一直以来他在
这方面都是王者,无论哪个女人在他强大的冲击下都会很快缴械投降,虽然今天
下午在柳米身上消耗了一点体力,但孙晓燕在缴枪之后竟然还有反抗的余力,这
对他来说简直是一种挑衅!
肉棒很快又硬了起来,孙晓燕欣喜地爬到彭向明身上,扶着龟头对准她湿淋
淋的小洞,一沉身就把它坐了进去,接着就开始疯摇。
在彭向明的女人里,老安算是在床上比较疯的,可今天的孙晓燕竟然比老安
还要疯狂,两颗饱满的玉乳飞速跳动着,红嫣嫣的乳头晃着圈儿,显得格外诱人。
彭向明扶着她的腰,他必须控制好对方动作的幅度,不让自己的肉棒从洞里
脱出去,以孙晓燕目前嗨起来的程度,搞不好还真可能给他坐断了。
不过这种感觉也真是刺激,彭向明感觉还从来没这么爽过,每一下都实打实
地一捅到底,甚至还要插的更往里,直接突破子宫口的阻拦。
杀人一万,自损八千,看来孙晓燕的确是爽过头了,折腾了三四十下就真没
劲儿了,往彭向明胸前一趴,然后就不动了。
彭向明搂着她,双腿用力撑住身体,把胯部向上一挺,就开始了反杀。
「啪啪……啪啪啪……」下面传来的声音更加响了,巨大的肉棒在她股间进
出,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
「啊……快……快……快到了……」孙晓燕失声尖叫起来,她感觉自己仿佛
被抛上了天,然后整个身体都有些失重,只有那个部位还在支撑着自己,她仿佛
被穿在了一根巨大的火钎子上,每动一下都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包括灵魂都要燃
烧起来一样。
彭向明深吸一口气,平息了一下欲焰,下午的柳米算是开胃菜,晚上的孙晓
燕才称得上是道大餐,这女人操起来太踏马的爽了,自打他分身进入对方的阴道
内,就一直保持着亢奋状态,那种火热和包容简直恰到好处,既不像吴冰那样紧
的让人心疼,又不会让他有丝毫空旷松弛的感觉。
可以说,孙晓燕这把二十八岁的蜜壶,无论在弹性还是压力方面,都处于一
个女人的巅峰。
高强度抽插了数百下,孙晓燕终于开始哆嗦了,用手紧紧搂住了彭向明的脖
子,双腿也夹紧了他的腰……
彭向明一路轻吻着她的眼睛、睫毛、琼鼻,将她眼角激动的泪珠舔干净,然
后含住了她微张的唇,由于喘息的缘故,她本来丰润的唇有些发干,但在彭向明
唾液的润泽下立刻恢复了柔软,热烈地回吻起来。
彭向明下面的分身还在动,只是已经缓慢了许多,高潮中的孙晓燕整个下体
都有些痉挛,他能感觉出里面肌肉的收缩和抖动,仅仅这样轻微地抽动就好,肉
壶中渗出大量的蜜液,在其润滑下,肉棒与阴道如同保养良好的活塞般丝丝入扣。
……
时间已经到了16号,彭向明上午参加了一场高端商场的开业典礼,暂时回
到了酒店。
下午没有安排,他可以在酒店休息,大约六点钟左右吃过晚饭,然后直接去
浦东一家酒吧演出,就是报价一千万的那场。
这是彭向明这趟出来的最后一场演出了,他计划明天一早就回燕京,飞机票
都已经订好。
孙晓燕在他身边嗨了三天,昨天一早就偷偷返回剧组了,现在睡在他身边的
女人是祝梅。
这趟出来他钱固然没少赚,鸡巴也是一刻不得闲,每天晚上不是祝梅就是蒋
纤纤陪着睡,有时一晚上还要转战两场,昨天晚上他性致高涨,拖着俩女一起上
了床,狠狠地享受了一次「齐人之福」。
俗话说「人美逼受罪」,这七八天下来,两个女人算是怕了这位性欲旺盛、
索求无度的老板,二打一都干不过,反而被收拾的一败涂地,以至于这两天孙晓
燕跑来霸占彭向明的时候,两人竟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
蒋纤纤晚上要登台唱歌,体力亏的太厉害会影响状态,所以彭向明下午就没
折腾她,把精力都发泄在了祝梅身上。
但是尽管祝梅很配合,也不过撑了三四个回合,然后就化成了一滩泥,赖在
床上怎么都不想动了。
彭向明躺在床上紧贴在祝梅的背后,手里握着她一只又大又软的奶子,胯下
的肉棒依旧坚挺着,夹在女人的两腿之间,无论他再怎么想,祝梅是无力再承受
了。
彭向明也有些意外,自己这趟出来感觉好像吃了春药,变得格外「荒淫无度」,
不过作为男人他还是给自己找了借口——他要不这么厉害,又凭什么喂饱身边这
几张「嘴」?
都说男人的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
无聊中,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在魔都待了有差不多五天了,柳米那丫头除了
第一天下午来过一趟趟,竟然再也没有露过面,虽然她每天都会打来电话腻歪那
么一阵子,但是以她的性子,怎么可能忍的住不过来找自己?
彭向明回想了一遍这几天柳米在电话里曾说过的话,过滤掉那些没有价值的
撒娇卖萌,好像她是这样说的……
「……我哥这次算是捅了马蜂窝,家里的老头现在很生气……」
「……家里让我到公司上班,以后怕都回不了燕京了,怎么办啊,我是真的
喜欢当演员……」
「……烦死了,破财务报表有啥好看的……」
「……我突然也联系不上我哥了……」
彭向明听她说过,她哥柳岩是家里的唯一继承人,看现在这情况……难不成
她家准备改变计划,培养她来继承公司?
彭向明感觉不太可能,他听人说过江浙那边一些大家族的传统,除非这一代
没有男孩,否则很少有让女孩子继承家业的,即使她女孩再优秀也不行,所以她
家现在八成还是在利用柳米在给她哥施压。
我这大舅哥难不成还是个情种?不像啊!
不管怎么说,这两天柳米应该是被家里限足了,防止兄妹俩见面串通一气。
对于这种事彭向明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也不想参与,他很放心,这对柳米
来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只要她不贪心,即便继承不到那几十亿的家产,从她
老爹手指缝里随便抠一抠,也是常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财富。
不多想了,搂着梅姐继续睡觉去!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