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布雷斯特的深情一夜】(完)


今晚是鸢尾的超巡舰娘——布雷斯特的回合。新晋的科研舰船,刚到就任没
有多久,港区性爱与生育第三委员会就替她安排了指挥官的日程——鸢尾阵营的
舰娘,骨子里面可都是激情烂漫的女性,天生就有着取悦男性的才能,引诱她们
心爱的指挥官一同沉溺于肉欲之中;文静优雅的布雷斯特,显然也不是例外。今
晚将怎样被她恣意榨取呢?不过面对处女舰娘,自己肯定是会要好好引导她的……
指挥官迟疑着,走入布雷斯特的初夜。
鸢尾的金发美人,早已静静躺到了床上,赤裸的完美身材,展现在指挥官面
前;她双臂上扬,拢住一头金黄秀发,指挥官的目光从她光洁的腋窝向下,触碰
她柔软的乳房:虽摊在胸前,但难以掩饰其雄伟,粉红色的奶头也随着呼吸上下
起伏;平坦的小腹上有明显的肌肉线条,引着视线聚焦在她那丛金黄色的阴毛上;
而被衣物隐约挡住的,则是她私密所在:跟姐妹们一样,夹紧的大腿中间,肉穴
的入口深深埋在一线天中,那处女之地,尚等待着指挥官的开发。
她扭动腰臀,白皙修长的美腿肆意伸展着;屁股不安地摩擦着床单,双腿夹
紧了来回蹭着——急切与羞赧的情绪都显在她燥红的脸上:今天可是自己的第一
次,与指挥官共度的良宵……与指挥官享受肉体欢愉的本事,可是鸢尾女性们的
天生才能,自己也早就早早熟读过了港区的各类指导书籍——臀下的被单已被水
浸的湿润,布雷斯特眨着她碧蓝色的双眼,起身握住指挥官的阴茎。
凡是主力舰娘,她们高大的身材与强而有力的肌肉,会牢牢抓紧指挥官的身
体与内心——无论是海上还是床上;即使是处女舰娘,也有足够的能力获取床上
的主导权。
指挥官猛地一惊;眼前红着脸的处女舰娘毫无羞涩,近乎是像自己扑过来,
指挥官身体直接倒在床上,阴茎被她抓在手心;布雷斯特伏在指挥官双腿之间,
手肘轻微用力,指挥官双腿分开,一对丰满的巨乳,直接堆在自己腹股沟间。
「英雄大人,今天,可是我的第一次呢,我已经等了好久了……就让我们……
一起享受吧……」
与印刷书本上指挥官阴茎的照片不同,真人的肉体,直接勾起布雷斯特手淫
时的回忆与幻想,初夜的羞涩早已一扫而空,内心都是将要初经人事的兴奋与喜
悦,想好好享用这根粗壮的肉棒,尽情体会男女交欢的快乐;想让指挥官在自己
怀里欲仙欲死的射精,想让指挥官永远忘不了在自己身体里横冲直撞的快感。
「英雄大人,勃起的很厉害哦?」
布雷斯特舔了下手心,手掌沾着口水,摩擦指挥官红润的龟头,然后捧着双
乳,夹着指挥官的阴茎,双手握着丰满的乳房上下摩擦,又时不时往乳沟里抿一
点口水来润滑;布雷斯特抬头看看指挥官,他正大口喘着气,似乎很舒服的样子;
布雷斯特知道,自己的胸虽然不算小,可是有点太柔软了,弹力不足;做爱的时
候,可能乳房甩到变形的样子很色(早已经在手淫时幻想了很多次),但是乳交
的话,乳压是明显不够的……布雷斯特于是一手握住指挥官阴茎,一手捏着自己
左侧乳房,龟头的冠状沟抵住嫩乳,紧紧来回蹭着,时不时用奶头在龟头上滑动
数周;指挥官的阴茎兴奋地跳了几下。
「英雄大人,刚才就一个劲往我胸前看着呢?那么现在给你乳交,还舒服吗?」
不需指挥官回答,布雷斯特立刻又起身上前。哪怕他很舒服,现在也不能让
英雄大人射出来呢;布雷斯特开始仔细地舔舐着指挥官的阴茎。一股催人情欲的
味道直接冲进布雷斯特的鼻腔:长期与港区里的舰娘们交配,指挥官阴茎上残留
的爱液与精液的味道,很难清洗干净;舰娘们含过指挥官的阴茎后,都会冲昏头
脑,陷入兴奋的情欲里。
布雷斯特此时也早已经忘记了自己脑内排练多遍的口交场景与技巧;她直接
大口含住阴茎头部,试图将整根吞下,口腔深处却被顶了一下。她干呕几声,口
中的黏液淹没了龟头;布雷斯特此时缓缓将阴茎吐出,依然含住龟头不放,舌头
绕着阴茎杆部,小心画着圈,阴茎上的粘液被舔干净,只剩淡淡的一层口水;然
后随着指挥官轻声叫了几下,她开始慢慢吸吮着阴茎,发着「啵」、「啵」的声
响;布雷斯特松开嘴,轻握指挥官阴茎根部,晃动几下;真的很硬了呢;她心中
窃喜,鸢尾女孩的技巧,姐妹们的谆谆教诲,果然很有用呢。布雷斯特大腿夹紧,
大腿根部都早已经被汗水与淫水打湿,两片阴唇紧紧贴在一起,泛着红亮的光泽。
不过比起私处的欲火,布雷斯特的乳房也逐渐燥热……俯卧着给指挥官口交,
乳房一直被身体挤压,乳头蹭着床单,搭配嘴里催情的味道,布雷斯特感觉到了,
是不是又要出来了?
她翻身仰卧,双手从外侧捧着乳房,向内挤出一道好看的乳沟,硕大的乳房
让她手指的动作也显得吃力,柔软的乳房便随着双手而甩动,进而越发涨热,布
雷斯特感觉到了,热流从乳腺泛起,一小股一小股酥麻感向乳头汇集,就快出来
了……没错,布雷斯特(Brest),正如其名(Breast),那对漂亮的巨乳,当然
是那种容易产奶的类型;长时间的手淫,让她早早就步入了泌乳舰娘的行列,也
曾在一个个清晨,给被别的舰娘榨到意识不清的指挥官温柔地哺乳,在他快清醒
的时候潇洒离开;而今天,也终于轮到布雷斯特自己,与指挥官耳鬓厮磨,相拥
入眠。
布雷斯特径直将身体压在指挥官身上,双乳挤压指挥官的胸膛。一对粉红色
的乳头在指挥官眼前晃着,指挥官心领神会,一手抓起她的乳房,含住乳头吸吮
起来。指挥官口舌生津,润湿了布雷斯特干涩的乳头与乳晕。粗糙的乳晕在舌头
不断舔舐下也变得滑腻起来,舌尖也品尝到一股少女身上的甜香味道;舌尖按压
着乳头,几乎要陷入乳晕里面,又不断弹出,被指挥官舌尖反复拨弄;布雷斯特
轻轻叫着,指挥官也感到她软弹的乳头慢慢变得硬挺起来,嘴里也有一点淡淡的
奶味了……指挥官用手捏了捏布雷斯特的乳房——手感很软,手指轻微动下,嘴
里的奶头便一点点喷出奶水。像以往的清晨一样,布雷斯特轻轻抚摸指挥官的头
发,宠溺的问道:「英雄大人,今天是要叫我布雷斯特姐姐,还是妈妈呢?」
口中的母乳,有着熟悉的奶香味。在自己被榨到昏天黑地的夜晚之后,在一
个个混乱不醒的清晨时分,总有哺乳的舰娘,在意识不清的时候,为自己哺喂新
鲜的母乳;指挥官意识到,布雷斯特也是其中之一吧?不论之前是多么失态了,
在女性丰满的乳房面前,指挥官就如同一个稚嫩的孩子,渴求女性的爱抚与滋润。
指挥官先是小口吸着奶,随后大口含着奶头,布雷斯特柔软的乳肉就在口中变形,
软软滑滑,贴着口腔内壁,奶头就压着上颚,流着一汩汩奶水。
不像皇家舰娘们喷射剧烈的奶头,让自己每次都急切的大口吞咽母乳以至于
差点呛到;布雷斯特的乳头,乳汁流量适中——于是又一股热奶滋到指挥官舌尖。
她滑腻的乳晕,吮起来甜甜的——有的舰娘会故意在乳晕上涂一层淡淡的糖浆,
引诱指挥官长时间吮吸着,布雷斯特这次涂的是什么呢?无力思考,指挥官啜吸
着布雷斯特香甜的母乳。
「还是跟睡梦时候的一样,就像个小宝宝呢~」布雷斯特心想着,姐妹们一
定也是这样子的,让指挥官像小婴儿一样含住自己的乳头,自己则呜呜地轻声哼
着入眠的小曲,把他哄睡;此时的舰娘们,就是指挥官的姐姐,也是母亲,是恋
人……不过唯一不同的是,今晚的性爱还没有开始;布雷斯特吻过指挥官的双唇,
唇齿间还有一些自己的乳香味,而右手早已经摸索上了他梆硬的阴茎。
「英雄大人,这么硬挺的话,那就是已经准备好了哦?」布雷斯特用手来回
拨弄着身下人的阴茎,然后双手按住指挥官的腰间,强行跨坐在他身上;指挥官
动弹不得。他似乎又想起,鸢尾舰娘们陷入狂热时候的痴态:哪怕是最一本正经
的护教骑士,脱掉铠甲和内衣后,也会在床上搔首弄姿,然后尽情榨取指挥官的
精液;清纯的女性,鸢尾,第一次……指挥官拼命在脑中搜索,想起了敦刻尔克
(注:布雷斯特似乎是敦刻尔克级改造而成)的初夜。在她初经人事的夜晚,娇
羞的敦刻尔克,一次次引诱着自己,一次次向她的身体里倾泄着精液;直到自己
将要晕眩着昏倒之时,看见的是红着脸、微微淫笑的敦刻尔克,她骑在自己身上,
摇晃着臀部与双乳,娇媚的喘叫着,直到在那一晚失去意识……
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只不过,处女舰娘布雷斯特,早已经被炽热的爱欲
烧坏了头脑,她在初夜伊始,就准备强硬地占有指挥官。骑在上面的布雷斯特双
腿用力,腰臀微微抬起,一只手扶住指挥官坚硬的阴茎,对着自己入口来回摩擦。
此刻,半蹲着的布雷斯特,用她强壮的大腿支撑着身体,手握住阴茎根部,龟头
已经分开两片肥嫩的大阴唇;藏在里面的小阴唇濡湿起来,舔着阴茎,发着滋啾
滋啾的水声。
布雷斯特的腰前后动了下,手指握着阴茎来回扫动,湿润的外阴将阴茎上涂
满一层晶亮的液体,龟头前端一点点探入;指挥官可以看见,自己的阴茎似乎要
被一张猩红的肥厚嘴唇吞下;阴茎似乎感到一点阻隔,布雷斯特也感到,入口含
住了、或者说顶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然后在一层屏障前被阻隔;自己的处女膜,
是那种中央有开口的常见样式,只不过开孔有点小;正常体位略费气力就可突破,
更何况是自己使用腰腹与体重强行坐下去的力量……可得让自己的英雄大人好好
欣赏下,女人被他破身时的样子;她耐心地控制着腰和腿的位置,身子微微上下
起伏;半蹲的双腿肌肉紧绷,脚趾缝里也都是汗水。
「感觉到了吗,我的英雄大人?好好看着吧,已经在入口蹭着了,就这样,
收下我的第一次吧,英雄大人~」布雷斯特慢慢向下用力;阻挡的力量比预想中
大一些;布雷斯特又拿阴茎轻轻扫过外阴,坚挺的阴茎,涨的都要泛紫。
「对不起哦,英雄大人~第一次做,我下面还好紧的呢」,可能是龟头又拨
扫到了阴蒂,几股黏黏的清液又从膜中间的开孔流出,布雷斯特再也不能忍受,
脸都燥红起来,粗喘着,「等下,好好看着我们结合的样子、好好舒服起来吧英
雄大人,然后、然后把浓浓的精液射里面……会给你生一个可爱的小舰娘的哦~」
说罢,屁股向下一坐——一下子到底,指挥官感到阴茎似乎挤压到了什么东西,
随后突破阻隔,直接被热烫的阴肉紧紧握住,大半根都被吃了下去。
布雷斯特发出了一声尖细的叫声,「这样的话,指挥官也把我的处女夺走了
呢~刚刚破处的身体里,可是很紧致的呢,指挥官,我要动了哦?」
指挥官向前望去,殷红的鲜血流出阴道口;布雷斯特开始上下蹲起,淫水混
着流出的鲜血沾满了阴茎,随即被饥渴的阴唇吞没,交合处染成诱人的淡粉色;
指挥官的阴茎,被处女的灼热阴道深深含住;强大的挤压力,紧紧吸吮着整根阴
茎,指挥官感到自己被一口狠狠咬住,又被缓缓吐出;眼前刚献出贞洁的少女,
腰腹灵活地上下动作,丝毫没有生涩的感觉;阴茎被火热湿润的肉壁挤压撸动,
怕不是就要射出来了……布雷斯特顺势坐到指挥官腿上,她微微后仰,阴茎的根
部裸露在外,沾着少许处女破身的鲜血;她变换动作,屁股和腰前后扭着,用阴
道的深处,使劲蹭着指挥官的龟头;指挥官感到自己的阴茎被温柔的按压了几下,
于是浑身颤抖。
「嘻嘻嘻,好疼,好疼啊,又大又硬,处女膜被你破掉了啊,英雄大人!嘻
嘻,可是我被您雄伟的阳物填满了,也好刺激……过电一样,太舒服了~~不行,
得继续动了……」她眼角点过几滴泪水,蓝色的眼眸闪烁着,随后又挪动双腿,
蹲坐在指挥官身上,外阴的入口,来回吞咽指挥官挺立的阴茎。
看不见布雷斯特的脸了;布雷斯特上身前倾,手臂支撑自己的身体,指挥官
只见她丰满浑圆的一对大奶,就在自己眼前来回晃着;想要一口含住她的乳头,
那粉色的樱桃却立刻画了一道弧线,甩出视线;白色的奶水,跟着淋到指挥官的
脸上。此刻,布雷斯特的阴道因兴奋而充血,已经可以完全吞下指挥官整根阴茎;
她双腿支成M型,直接上下蹲起,一坐到底,软弹的屁股撞着指挥官的大腿,啪啪
作响;可过分的射精快感,在指挥官那里就如同折磨——虽说鸢尾的姑娘们都是
性爱的天才好手。可是被处女舰娘这么强硬直接地榨精,就显得……
指挥官咬紧牙关闷哼着,布雷斯特则丝毫没有觉察,只是沉浸在肉欲的快乐
里面;本能告诉她,高潮就要来了……她加快了腿上的动作,阴道那里,下意识
的收紧着,里面的阴茎因此更为鼓涨。破处的痛楚和蹂躏身下指挥官的快感交汇
融合,布雷斯特那如同哭喊一样的咿呀声与娇喘叫床的声音混在一起,急促而高
亢。
「英雄大人,好棒,就这样,我好舒服……来吧,我这就让你好好射出来~
射在我里面~」
明明初夜,怎么榨精的强度都不输给那些痴女们?
「布雷斯特,腰和屁股,别这么扭,太猛了啊……」指挥官躺在下面,声音
开始颤抖着……肯定就要被布雷色特狠狠榨出来了……布雷斯特号叫呻吟着,甩
着自己滴着乳汁的奶子,骑在指挥官身上不能自拔:「嘻嘻……要不行了啊……
比自己摸的时候舒服多了啊……英雄大人,先别射,让我先爽一下啊,我想爽得
更久一点啊!!!不行了,要去了去了去了啊啊啊!!!」阴道开始紧紧收缩,
一股热浪从子宫、小腹为核心,窜遍她的全身;屁股又是一坐到底,阴茎戳了下
宫颈,被宫口的粘液滑开,重重撞到阴道内壁的深处;指挥官一时失去控制,精
液喷射而出。热流从宫颈而下,结合处黏黏糊糊的,布雷斯特沉浸在被第一次内
射后的快乐之中,失神地呓语着:
「啊哈哈,射进来啦……被我这么操着,英雄大人也一定很舒服吧?里面都
被搞成这样了,一定要给英雄大人,生一个活泼可爱的小舰娘呢!」初夜时刻,
被指挥官破处,然后在与指挥官酣畅淋漓的性爱后受精怀孕,是舰娘们的美好梦
想;初次阴道高潮的冲击过后,布雷斯特失神地坐在指挥官身上,一点精液从交
合处流出,沾湿了她蜷曲的金黄阴毛。
阴茎仍然被布雷斯特的湿滑内壁吸着;射过一次后也没法轻易疲软——布雷
斯特的里面很紧,轻易地刺激着阴茎持续充血。指挥官神情恍惚,向上看去,她
溢奶的巨乳,也涨的红润,母乳分成几束,从奶头的开口慢慢流出。指挥官下意
识地伸出双手,轻轻向中间按着满盈奶水的乳房;几束奶流汇成一股喷射而出。
布雷斯特胸前涨热,奶头酥麻;她直接抓住了指挥官的双臂,拉着指挥官的双手,
紧按乳房。
「最喜欢英雄大人了,知道我高潮之后总是容易涨奶呢~奶水突然间很多,
要帮我通一下哦?姐妹们都跟我说过了呢,你要是喜欢的话,就要好好揉哦?,
来,用点力挤~」在布雷斯特的引导下,指挥官按住布雷色特的巨乳,慢慢按揉。
比起别的泌乳舰娘,布雷色特的巨乳要柔软的多;不过满溢奶水的乳房,重
量和体积依然不小,好在有本人的帮助,每只手都能照顾好一侧乳房。纤细的手
指,陷进柔软的大奶中,食指和拇指捏起乳晕,雄伟的巨乳就在自己手指间肆意
变形,乳头向前突起着,淡黄的母乳就像喷泉一样从乳头涌出。布雷斯特吃吃地
笑着,奶头被乳汁喷射刺激着,熟悉的酥麻感以两只乳头为中心,向着那对大乳
房扩散;布雷斯特轻轻喘了一声,又伏在指挥官身上。
显然不是因为乳房的高潮而感到疲惫;布雷斯特可是从性爱开始,就一直骑
在自己身上,而现在,阴茎已经感觉到了,来自发情女人阴道的阵阵紧压:通完
奶后的布雷斯特,可是更加兴奋起来了;只见她把双腿屈曲着分开,然后趴在指
挥官身上,腰腹有力地摆动起来,享受指挥官刚刚射完精的敏感阴茎。
「嘻嘻,英雄大人,本来我还想矜持一点的呢,谁让你的鸡巴,操的我这样
舒服呢;我就这样强行把处女献给您了,英雄大人……今晚可要好好让我舒服起
来啊?等会儿可是要在子宫里面造个活泼的小舰娘出来呢?所以,今晚我可是要
强硬一点的,可别随便反抗呢,英雄大人!发情的舰娘,你是抵挡不住的哦?」
这近乎雷普预告一样的宣言,让指挥官心又猛地一紧;明明今天白天才被阿
尔比恩榨过了,明明今晚应该是自己主导的;明明对面就是一个处女舰娘啊?可
是阴茎还是被布雷斯特紧紧包裹着,又不争气地硬挺起来;布雷斯特敏感的紧缩
阴道,被更剧烈地刮擦起来,她兴奋地淫叫起来,仰着脖子伸出舌头,俨然一个
快要成功交配的雌性野兽。
被处女舰娘这样强暴着……指挥官的阴茎已经有点发疼了;然而现在的布雷
斯特,注意力只在她狠狠操着指挥官的地方,听不进任何话语;身材修长提拔的
金发美人,正高高扬起她的头颅;此刻指挥官的眼前,只有她那对柔软的大奶来
回甩着。母乳溅到指挥官的脸上,她的汗水也流到了指挥官的胸膛上;布雷斯特
的腋窝和乳沟里,已经散发出淡淡一股汗酸与乳酸混合的味道;「英雄大人,太
爽了,我就不行了,鸡巴又大又硬……就这么操你,舒服得要死了啊……」
文静、优雅,文学少女……
跟鸢尾那群护教骑士一样,外在形象什么的,简直就是骗人的啊……粗俗的
骚话还有淫魅的动作可是一个都不少;到头来,自己还是逃不开被这群痴女强奸
的命运,除了战场上可以指挥她们,在床上,她们心爱的指挥官,就是给她们配
种、供她们发泄性欲的玩具……已经射到布雷斯特身体里的精液,随着抽插被一
点点带出,白浆涂满了阴茎;阴唇和阴茎上,还有些淡淡的血丝。她肯定还不满
足的,指挥官心想。
「英雄大人,舒服吗?肯定还没射够吧?我已经完全不疼了呢,我可要加快
了,要多在我里面射一点哦?」布雷斯特就俯卧在指挥官身上,纤细的腰腹灵活
地扭动,阴茎被阴道掰着,向上弯曲,冠状沟于是重重地来回蹭着女人发骚的阴
道;布雷斯特「哦哦」地叫着,半眯起眼睛,伸出的舌头把口水洒得到处都是,
阴道又开始规律性的剧烈收缩;不是想要精液吗?给就是了!自暴自弃的指挥官,
放任着射精的快感向阴茎涌去,不再忍耐,痛痛快快地在处女细狭的通道内喷射
起来;耳边女人的胡言乱语已经难以分辨,她终于一下子倒在指挥官身上,开心
地舔起指挥官的脸蛋。
总算是消停了;指挥官起身,然而阴茎被长时间摩擦着,依然充血挺立着;
想要遮住,却被侧躺的布雷斯特看个正着;「哎呀,英雄大人,是我的身体您用
的还不过瘾嘛?这可是我做的不够好呢?」刚刚高潮的兴奋女人,直接站起身,
然后弯着腰,屁股迎向她宠爱的英雄大人;「听姐妹们讲,您很喜欢从后面做呢……
用您雄壮的阴茎,来好好糟蹋我的身体吧~」
所以到底今晚是谁在糟蹋谁?指挥官挺着阴茎,像布雷斯特靠近;跟别的高
个子主力舰娘一样,布雷斯特屁股撅着,健美的大长腿半蹲起来,确保指挥官可
以舒舒服服地操她;沾了点布雷斯特外阴上湿润的粘液,指挥官的龟头慢慢探了
进去;吸吮的力道还是那么大,不待指挥官动腰,布雷斯特竟也直接向后顶起自
己的屁股,阴茎直接被硬吃了进去;弹弹的屁股蛋儿直接撞上指挥官的大腿,又
像果冻一样摆动着,啪啪作响;身上已经是汗水,美人的屁股上,都是白色的粘
稠液滴。硕大的乳房,伴随着抽插的节奏,不断向身体两侧甩着奶水。
被处女弹性十足的粉嫩阴户紧紧咬着,还没完全充血的阴茎,最后只能硬邦
邦地挺着;阴茎的肌肉酸痛,和眼前女人被破身时候的痛感是一样的吗?想要放
慢抽插节奏,无奈眼前扭着屁股的痴女,根本不给自己机会;指挥官腰只要稍微
动得慢一点,她那红润的肥屁股就主动撞了上来,一遍又一遍;阴茎继续涨硬,
直接戳到了痴女的宫口;盆腔深处那酥痒与酸麻的微妙感觉,让布雷斯特瞪圆了
眼睛,伸着舌头喘了起来;
「英雄大人,怎么这样,戳到人家子宫了……想直接对着子宫射吗?嘻嘻,
英雄大人这么疼爱我,今晚我可肯定得让你好好舒服呢!」跟别的舰娘不同,宫
口那里的粘液很多,阴茎一次次点到入口的孔缝,又一次次被滑到阴道最深处的
穹窿;被那空腔包裹的龟头,感受到被女性深处按揉挤压的滋味后,又因内壁的
有力收缩而被推了回去;一点点精液漏了出来,指挥官尽力控制着;可是布雷斯
特晃起屁股的节奏,根本不是指挥官能轻易掌控的。
「英雄大人,顶、顶到好里面……我受不了了,射吧,在我里面使劲射,射
到我怀孕为止……」优雅少女的沉静情话,此时已变成了娇滴滴的、渴求男人操
弄的浪荡淫语;啊,被夹得好紧……她都这么求着自己了……奋力抽插之中,精
液毫无征兆直接从尿道窜出,随后阴茎缓慢搏动,又有几滴精液被泵出。乳头于
是喷了几下,随后细细的奶流就从乳头溢出,地上也都是奶白色的乳渍。
指挥官趁势抓着布雷斯特那对软软的大奶;她便挺立上身,双腿分开,半蹲
着迎接指挥官自下而上的顶撞;高潮了数次,母乳早已经涨得厉害,奶头也热辣
辣的;布雷斯特直接攥住指挥官的双手,引导他按摩自己的乳房……先是温柔的
按压,然后是用力的揉捏;乳房沾满母乳,滑腻腻的,就在手中变形,两人手指
交缠,直接掐挤着硬挺的两个粉红奶头,乳汁四散喷出;布雷斯特又扭了下头,
指挥官会意,双手直接攥着乳晕,像给乳牛挤奶一样,挤压垂下摆动的乳房……
于是两大股奶水喷出,「呲呲」作响。
「谢谢英雄大人,我的奶……好舒服啊……母乳全都出来了……那么,我也
得好好侍候您了呢……」于是那柔软的屁股又一次次重重地顶了上来,连带起喷
奶时的快感,阴道也一同痉挛起来,抽动几下,又榨出一管白浊的精液。「嘻嘻,
射了这么多出来,布雷斯特的身体,操起来一定很舒服吧?」布雷斯特回首望着,
那蓝色的眼睛一眨一眨,指挥官直接打了个激灵出来。「英雄大人,表情还是一
脸陶醉呢……这可是我的初夜,我可一定得让您好好享受呢?」
于是布雷斯特又主动躺倒在白色大床之上,猥亵地张着双腿;指挥官扑了过
去,心情复杂;细窄的外阴,一点白色的浊液从洞口滴出,用那粘稠的腥臊液体
润了下龟头,指挥官又挺着阴茎插入:湿滑的阴道渴望指挥官阴茎的插入,就又
大口吸吮起来;指挥官屁股一用力,龟头重重顶到了子宫的入口,酥麻感下,布
雷斯特弓着背,屁股高高抬起,大腿张得更开,迎接指挥官的冲撞;淫水混着先
前的精液,刷洗阴道深处,整个肉壁渐渐都挂满白浆;丰满的双乳,此时甩动得
更加厉害——比其他泌乳舰娘更为柔软的大奶,乳摇剧烈,于是跳到她嘴边的奶
头,就被布雷斯特自己一口嘬住;她吧唧吧唧地舔吸着自己的奶头,母乳流下,
沾湿了她的脖颈与金色长发;奶头那里灼热的快感,让她的阴道也兴奋异常;要
不是已经射的够多,阴茎此时也会被刺激着,轻易地射出精液。
「英雄大人,我的母乳很好吃呢?来,让我来好好给你喂奶……」
眼前的痴女吃着她自己的奶,屁股还左右扭着,阴道使劲夹蹭着指挥官青筋
暴涨的性器。粉红的乳头又跳动着,奶水的液滴在空中飞溅。指挥官加快动作,
乳房的摇动更为剧烈,便用双手狠狠抓住了布雷斯特的大奶,使劲搓揉着……布
雷斯特身材修长优美,她乳头的位置,让指挥官直接俯身即可轻松吸上一大口母
乳,但是……指挥官想着,如果现在,如果抓起乳房吸吮奶汁,布雷斯特就会直
接宠溺地把自己的脑袋,按在她的丰乳之上;
自己就会像个小孩子一样,再次承受布雷斯特大姐姐热情的溺爱当中,又要
被半胁迫着,在她温热柔软的怀抱里一次又一次的射精……今天,明明自己应该
好好主导,带她享受一次温馨的初夜的啊?指挥官的双手又陷入的布雷斯特的柔
软巨乳中,抓揉起来……手感真好……指挥官又挤出一大股母乳,包裹着阴茎的
阴道又猛地一缩;被通了奶的布雷斯特,此时也快到达了极限,大声喘了起来;
「对的,指挥官,就是那里,最里面,搞到我舒服的地方,子宫边上,啊~~呀
啊!」
啊啊啊,可恶,女人的初夜果然令人难以忘记,可今天,布雷斯特的初夜,
格外印象深刻……算了,指挥官被舰娘们疼爱,被舰娘们强硬地宠溺着,甚至被
舰娘们雷普……她们的性欲无穷无尽,这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吗?享受起来就是了!
布雷斯特健硕的大腿,现在紧紧夹抱着指挥官的腰际,屁股贴着他的腹肌,肥嫩
的外阴上,那簇金黄的阴毛,吸饱了精液和爱液的味道,散发一股浓浓的腥臊味;
阴茎还被紧紧地夹在肉穴之中;不知她是不是又高潮了,布雷斯特的里面又用力
缩了几下;指挥官急促地叫了几声,阴茎对着女人的子宫,兴奋地倾注着精液。
她的屁股还高高抬起,灌满了精液的肚子,轻微地晃动着。「嘻嘻,肚子里面满
满的,都是英雄大人的种子呢!是不是都流进子宫里面了啊?我可是特意挑了排
卵的日子,可要让我好好怀上呢,英雄大人?」
指挥官此时累的瘫倒在床上。白天已经被阿尔比恩榨过了,没想到晚上的强
度仍然不减;指挥官的大脑一片空白。
布雷斯特之前听姐妹们说过,哪怕射了好多次,只要持续地不停刺激,指挥
官的阴茎就可要一直充血勃起,连续射精……布雷斯特趁阴茎尚未疲软之时,直
接骑乘在指挥官身上,将阴茎送入自己体内,于是又是照例的不停吸吮撸动,血
流涌向男根,阴道紧紧压着,指挥官疼的冒出了冷汗;然而,屁股朝向指挥官的
布雷斯特,只顾着让指挥官的阴茎好好磨蹭自己阴道里面舒服的地方,她朝后仰
着身体,腰和腿开始配合着动了起来。
指挥官的叫声,此时比布雷斯特还要剧烈;阴茎快没有快感了,整根都是火
辣辣的感觉,被女人肉阴压迫下的强制勃起,使得阴茎肿胀起来,撑的发痛……
只想快点射精,抽身而出……然而兴奋的发情舰娘,怎可放过任何一个享用指挥
官阴茎抽插的机会?她强健有力的纤腰放肆地扭着,阴道缓慢地左右转着,上下
套弄,变着法子要吸点精出来……不行,不能这样……指挥官颤抖着伸出手,从
背后抓着布雷斯特的乳房;她猛地一惊,上身躺倒在指挥官身上。
布雷斯特的重心被放倒;指挥官总算掌握了节奏,开始缓慢的抽插,阴茎的
痛感稍稍缓解了一些;纤弱的双手则下意识地把玩着金发美人的巨乳,手指摸索
到两颗粉红的坚硬樱桃,对着旁边的乳晕轻轻一挤,两只奶头又像开闸的水喉,
朝着屋顶喷射母乳。可惜毕竟是女性上位的姿势,喷完一轮母乳的布雷斯特,想
给自己被戳弄的肉阴寻求更多刺激。
她轻易拨开指挥官的双手,直直地坐了起来。她苗条的身体下,外阴却显得
更为肥嫩;布雷斯特就用自己肥厚的阴唇,不停吞吐着已经近乎于射精极限的阴
茎;M字开腿,上下蹲起,每一次都直戳子宫;子宫颈和阴道穹窿,一同仔仔细细
地咂吧着龟头的每一寸角落;指挥官终于承受不住,精液又喷了出来,从外阴口
飞溅而出,只听到布雷斯特口中念叨着;「英雄大人,我就这么操着你,感觉还
舒服吗?我在上面骑着动就好了呢!嘻嘻,给英雄大人造小孩什么的……早知道
这么舒服……嘿嘿,我又不行了啊……」
真是荒唐的一夜啊,布雷斯特的初夜,倒不如说,是指挥官被布勒斯特强行
献上了她自己的贞操;然后,就被兴致勃勃的舰娘肆意强暴了;指挥官微微眯眼,
布雷斯特的屁股,现在狠狠地坐在自己身上,然后大腿稍一用力,屁股就有抬了
起来,肿胀的阴茎进进出出;她双手架在膝盖上,身子前倾;指挥官注意到,她
背脊上的肌肉也同样明显,硬朗的线条,随着她骑乘操弄的节奏而颤动,但下面
的肥屁股则圆软十足,卖力地上下弹动着;小腿那里,不断有液体淋到上面,不
用说,布雷斯特又爽到喷奶了。
「好棒,好棒啊,真不愧是英雄大人,都射这么多次了,还可以继续做呢!
我一定好好给你榨出来呢!」指挥官伸着双手,试图抓住她的屁股;但上面已经
尽是汗水和大片粘液,弹弹的屁股肉在手里变形,又从指缝滑走,臀缝也被掰开,
里面藏着的屁眼质感粉嫩,一张一合,连带着被操着的肉屄里面,都一缩一缩地
动着。「是我操的动作不熟练吗,让您不舒服了吗?明明姐妹们都说,这么骑着
榨精就可以了啊?不行不行,我得多加练习呢,英雄大人?您不在我里面舒服地
射出来怎么可以呢?」
阴茎上已经十分湿滑,布雷斯特再次加快动作,处女的紧致臊屄,狠狠裹着
指挥官的阴茎撸动着;指挥官喉头低吼,眼前只剩那对弹跳着的大屁股;大片精
液泄了出来;自己已经坐到底了,布雷斯特感到戳到自己体内的肉棒还在搏动着,
一股股热流就在子宫和阴道里蔓延开来;这是射了有多少啊?布雷斯特抬起肥臀,
阴茎从肉阴中滑出,带出大量白浊。金发的痴女,好奇地掬了一把精液,端详起
来,「小宝宝的种子呢,黏黏的,味道好大……」手上的精液,跟外阴那里,连
成长长的白色黏线,下面的阴茎还在一下下跳着,吐着一点点清淡的液体。
那双紧紧捏着自己屁股的双手已经松开,布雷斯特看见,指挥官已经闭上眼
睛,嘴巴微张,传来轻轻的鼾声;真的累了啊……于是,侧着卧倒在他身前,手
捧着乳房,奶头凑到指挥官的嘴边,轻轻碰了下他的嘴唇;布雷斯特用心感受着
奶头被吸吮的感觉,母乳缓缓流进指挥官的唇舌之间。眼前的英雄大人,乖巧地
咂吧着嘴,吸着母乳沉沉地睡着了……今晚又会做什么样的美梦呢?布雷斯特抚
过他的脑袋,轻轻搂抱着,微笑着,同她所宠爱的英雄大人相拥入眠。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碧蓝航线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