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偶像却沉迷和男人约炮然后被射怀孕】(完)


SNH48的林舒晴是一个女同性恋,具体来说就是她喜欢女人的身体,会对女人
的身体产生强烈的欲望,在团里她也搞过好几个队友但都没有长久的,苦求费沁
源更是没有收获,好在最后来自广州的农燕萍拯救了她,让林舒晴终于有了稳定
的同性伴侣。林舒晴是非常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同性伴侣的,甚至对自己的妈妈
分享了这是她女朋友的信息,家长也很开明,对女儿是一个女同性恋没有表示反
对,林舒晴妈妈甚至还专程飞来请农燕萍吃饭,拜托她照顾好林舒晴。
但是林舒晴还是有一些苦恼的,那就是她搞女同的时候她是攻,和农燕萍做
爱的时候都是她在玩农燕萍,没有人玩她,农燕萍每次都那么风骚勾引得林舒晴
恨不得能抓起假鸡巴肏死她,整完了消耗了两人的大量精力,让她想要挨肏也没
有力气去承受了,至于自己躺下让农燕萍拿假鸡巴肏这件事,林舒晴是不好意思
说出口的,她在农燕萍面前扮演的是一个不成熟的老公的形象,可以欢脱可以调
皮可以幼稚,但是一定不可以在性的方面表现出软弱无能来。林舒晴不可以说自
己不行,她必须得行。
林舒晴有时候也会去找男人,她确实不爱男性,但是和男性发生肉体关系的
时候林舒晴可以体会到自己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也许是因为林舒晴体型娇小,男
人们在和她做爱的时候会比较小心,她的一些任性也可以得到满足,不像是和农
燕萍做爱那样自己小心翼翼。当然了这只是做爱的时候做一个对比,要是问林舒
晴想要男人还是女人,林舒晴会毫不犹豫说要女人。她和农燕萍在生活中心就是
模范女同情侣,当对方不在身边的时候才会整活去找男人,用真正的大鸡巴肏骚
屄。
农燕萍对于林舒晴出去找男人肏屄是知道的,她一开始很介意这件事,但林
舒晴说她们都是女的又不能怀孕产生后代,林舒晴以后没有后代的话很难从那个
富贵之家获得大量的财富继承,为了两个人的更美好的未来,林舒晴也必须得生
孩子才行。林舒晴甚至拉来了自己的亲妈作保证,一定要和农燕萍在一起,她找
男人是为了在外界表现出一个直女的样子,农燕萍也无可奈何的接受了,同时林
舒晴也在积极的劝农燕萍也去找男人,最好是两个人一起怀孕退团,生了孩子后
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她们了。
但农燕萍不接受林舒晴结婚之前被男人内射,这点林舒晴还是很好的避雷了。
林舒晴很快就找到了男性炮友,对方是她的老熟人了,也是个富家公子哥,
确切一点说是林舒晴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男人一直都对林舒晴有想法也表达过
他的强烈爱意,但林舒晴明确表示自己爱女人不爱男人,让对方知难不退——这
可不是林舒晴钓着他,是他自己不走的。
男人听说了林舒晴想要找男性炮友时立即赶到,对林舒晴说你的情况我都知
道,既然要找男人做炮友那便宜他们不如便宜我,这么说咱也是老朋友了,而且
你想要怀孕生孩子来获得更多的家产,在这一点上我们是有坚实的合作基础的,
你想要生孩子继承家产我也想,不如我们做个爱生个孩子顺便结个婚。林舒晴拒
绝了结个婚的过度建议,但做个爱还是完全可以的。
林舒晴洗了澡之后从浴室里出来,男人早就挺立着坚硬的大鸡巴在等待她了,
林舒晴看对方那恨不得要把自己生吞了的样子感觉有点可笑,他这是多少年没玩
过女人了?她林舒晴又不是什么高级货色,见到了她都这样,要是跟团里的极品
小骚货们做爱不知道该美成什么样啊。林舒晴哪里知道对方其实是一直都在喜欢
她,有道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不管林舒晴怎么瞎折腾,在这个男人的眼里林舒晴
都是活泼可爱,纯洁美丽的小仙女。如果有林舒晴的骚屄可以肏,他是不会去选
择其他的小骚婊子的。
男人抓住林舒晴的手腕,亲吻林舒晴的脸,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但等到他要
亲林舒晴的小嘴时林舒晴不接受了,男人没有硬来,采取了温情感化的招式,说
以后我们合作的机会还多着呢,我可以对家人说你是我的女朋友,你也可以这么
说,我们都表面恋人了亲个嘴怎么了。林舒晴想想似乎有道理,她张开小嘴放男
人的舌头进去,这是林舒晴第一次被男人的舌头进入到嘴里,也是男人第一次把
舌头送到林舒晴嘴里,两人的舌头纠缠着,男人吸食着林舒晴的口水,一双手早
已经抓住了林舒晴娇嫩的洁白嫩奶子。
林舒晴奶子不大,好在不至于是飞机场,她的奶子尺寸上很吃亏所以非常敏
感,被轻轻一碰就让她爽得叫出了声,当男人的手指捏住林舒晴的奶头时,林舒
晴更是发出了动听的淫叫,让男人妃常欢喜,他抱起了林舒晴就来到床上,压到
了林舒晴温暖洁白的裸体上。对于林舒晴来说和男人做爱已经不陌生了,她甚至
鼓动农燕萍也去和男人做爱这样就不至于太辛苦,女同谈的是恋爱,男女可是真
的在释放原始的本能啊。可惜的是之前的几个炮友都不够体贴,要是那些炮友在
床上对林舒晴温柔一些,林舒晴不介意把他们当做固炮的。
这个男人就很温柔体贴,他是林舒晴哥哥一样的存在,虽然这个哥哥不是很
正经,每天都想着怎么换着花样玩弄林舒晴的身体,把精液灌入林舒晴的嫩屄让
她怀孕,但知根知底的变态哥哥要比那些网络上随便摇的人好很多了。男人压在
林舒晴身上,捧着她那对精致的小包子,真的像是吃两只小笼包一样吮吸啃咬着,
吃得林舒晴有点疼,但看在他那么专注的份上又不忍心推开他,只能哀求好哥哥
轻一点吃小晴的奶子,小晴的奶头被哥哥咬得好疼啊要被哥哥咬掉了。她的哀求
让男人更加兴奋,试问那个男人不想狠狠的征服自己深爱的女人呢?
「小晴宝贝,来把腿分开,让哥哥尝尝小晴宝贝的嫩屄。」
林舒晴捂着脸分开腿,把剃干净了阴毛的嫩屄展示给男人看。她的嫩屄用的
相对来说是比较少的,林舒晴确实很喜欢和男人发生肉体关系喜欢被男人的大鸡
巴塞满骚屄,不过她主动寻求和男性发生关系的时候并不多,大概一个月也才会
有一次,因此她的嫩屄可以说还是非常新的。男人趴在林舒晴腿间,用手指撩动
这林舒晴的阴蒂,林舒晴这种有性经验体验又不是特别多的小骚货是最敏感的,
没几下小骚屄就被男人挑逗得流出了一些淫水,男人就把手指伸进了林舒晴的嫩
屄里轻轻转动,让手指上沾满了林舒晴的淫水,再把手指插到林舒晴的小嘴里让
她吃自己的淫汁。
林舒晴平时和女同事玩也没少吃淫水,自己的淫水倒是第一次尝到,味道并
不好,男人竟然吃的那么高兴。他分开林舒晴的腿,卖力的舔着林舒晴的嫩屄,
把舔出来的更多淫水喝下去,然后拉扯着林舒晴的阴唇,这个没怎么被男人使用
的骚屄果然细嫩粉艳,在男人的指尖之下,林舒晴的嫩屄抖动着流出了更多的淫
汁,在这样的挑逗下林舒晴也是脸上一片通红,身子扭来扭曲,像是不愿意继续
被男人玩弄,又像是舍不得男人的巧手,希望那双手抓着她的双腿狠狠欺负她的
骚屄。
「别……别玩我的那里了……」
林舒晴抓住男人的手,声音小小的,男人摸着林舒晴的脑袋,立着坚挺的鸡
巴到她的嘴边:「小晴,来用你的小嘴儿给哥哥舔一舔,舔一舔吸一吸等会儿会
操得小晴的嫩屄更爽的。」
林舒晴乖巧的张开嘴把龟头含在嘴里,用舌尖轻轻舔着龟头,她不怎么给男
人口交但作为一个女同,口交可以说是基本功,因此就算是没怎么吃过鸡巴的小
骚嘴也把男人的鸡巴伺候得非常舒服。男人抓住林舒晴的肩膀,把鸡巴往林舒晴
的嫩嘴里再插了一些,他的鸡巴很大,至少是比林舒晴约过的任何一个炮友都要
大,要完全吃下这根大鸡巴并不容易,好在林舒晴努力的舒张喉咙硬是将整根鸡
巴都吃进了嘴里,只是这样林舒晴就不能很好的用舌头伺候龟头了,男人就抓着
她的肩慢慢在她的嘴里抽动起鸡巴,开始肏干她的小骚嘴。
林舒晴的小嘴又暖又深肏起来很爽,男人肏过的小骚嘴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但就数林舒晴的嘴是他肏着最开心的,因为林舒晴是他深爱的女人,肏自己爱人
的嘴肯定比肏路边野鸡的嘴舒服啊。可惜的是林舒晴这个骚婊子的贱嘴不止他一
个人的鸡巴肏过,一想到有其他人的鸡巴肏过林舒晴的小嫩嘴,还把精液射到这
张嘴里,他就嫉妒得要发疯,明明是想要温柔的对待林舒晴的,却控制不住自己
的行动,抓着林舒晴的肩膀快速的抽插起她的小骚嘴来!
林舒晴被肏得小嘴发疼发热,她之前也被人粗暴地肏过小嘴,本以为这个哥
哥会温柔对待她,想不到他也是这么野!但是她感觉眼前的男人是带有情绪的,
他似乎是很介意她的嘴被别人的鸡巴肏过?怎么这样,他的鸡巴都不知道插进过
多少小骚货的嘴里了,居然还好意思嫌弃她的嘴被人肏过啊!
男人很快就在林舒晴的小嘴里射精了,林舒晴想要把精液吐出来,看见对方
眼里跳动的光彩,想了想还是强行忍着恶心把精液咽了下去,看到她吃下精液的
男人大喜,抱着林舒晴在她脸上奶子上就一阵乱亲,亲着亲着鸡巴第二次硬起来,
这次他终于把鸡巴塞进了林舒晴流着淫水的小嫩屄。
林舒晴的嫩屄果然和想象的一样爽,这是他深爱了很久的女人的小骚屄,刚
一把鸡巴插进去男人就被巨大的幸福包围了,他紧抱住林舒晴,坚挺壮硕的鸡巴
将林舒晴的水嫩骚屄撑满,这个程度的尺寸和硬度是林舒晴从没有体验过的,让
林舒晴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惊叫,她想要挣扎又在男人的怀抱中被一股阳刚的气息
紧密的环绕着,只能无力的蹬了两下腿作为抗议。这根鸡巴实在是太大、太热也
太硬了,刚一插入到林舒晴的嫩屄之中就让林舒晴体会到了美妙的快乐,这才是
她一直都在渴盼的虽然不爱但是会让身体非常轻松愉快的炮友,这才是男人的正
确使用方式!这个混蛋既然有这么一根厉害的大鸡巴为什么不早说呀,早说也省
得林舒晴网上约炮了,直接就让他来做自己的稳定炮友就好了嘛!
「小晴,你的骚屄真爽!」
男人抱起林舒晴的小腰把她的身子稍微抬起,鸡巴往外退出,然后又插回到
林舒晴的嫩屄里。林舒晴一声淫叫,她的嫩屄收缩着流出了更多的淫水,鸡巴剐
蹭着滑嫩敏感的肉墙带来阵阵的快意,让林舒晴的身子也跟着一起发抖起来。她
确实是知道比起和女性做爱,还是和男性做爱得到的性快感更激烈更让她沉沦,
即便是早就做好了准备早就被男人肏过了,像今天这样的性事也是从来没有过得!
这个男人,这个从小把自己当成妹妹一样的男人,他的鸡巴居然有那么大,那么
粗,那么硬!仅仅是插入到林舒晴的骚屄里,仅仅是两下抽插,就已经让林舒晴
爽得骚屄发热、芳心乱跳!
「不要——太深了……」
林舒晴想要逃避,男人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更加牢固的压在身下,鸡巴向外面
退出去,这一次比刚才退的还要多,几乎要整根都离开林舒晴的嫩屄了,只有龟
头还留在林舒晴的肉壶里,林舒晴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男人的脸,她当然知
道男人是想要玩整根抽出整根插入这种大开大合的激战把戏,她震惊的是男人居
然会一开始就这么激烈!林舒晴约过的炮友也有十几个了,每一个炮友都是肏了
百十下之后才开始玩这种大深度的填充游戏,不会像是这家伙一样上来就发动决
战要征服她的骚屄!
不过,林舒晴可不怕他!
虽然林舒晴对男人的性经验不算多,却有着不会轻易输给男人的信心,因为
林舒晴的骚屄是有自己的防护措施的!确切的说就是林舒晴的骚屄是一个只有把
鸡巴深入进去才能发现的名器,鸡巴插在这个骚屄里会受到那些温柔软嫩淫肉的
热情裹夹,那沾满了滑腻淫水的细嫩肉壁会一拥而上极尽温柔缠绵的包裹住鸡巴,
化解鸡巴大力冲击打来的绝大多数力量,将那些力量转为让交合的男女双方都激
动不已的巨大快感,这样在承受着蚀骨快乐的就不仅是林舒晴,还有正在肏干她
骚屄的男人!林舒晴的骚屄可以以一种近乎于强行平衡性快感的形式来确保就算
是一位久经风月场的老手来肏干她的骚屄,她也不会那么快的就落败沦为一条在
男人胯下失态的母狗!
可是男人想要的就是把林舒晴肏成一条在他胯下失态的母狗,只有那样才能
显示出他的强悍性能力,才能算是完全征服了林舒晴。男人抓着林舒晴的腿把大
鸡巴狠狠地插回到林舒晴的嫩屄里,林舒晴嫩屄中那些湿软滑腻的淫肉拦在龟头
前面试图阻挡龟头对骚屄深处的进犯,然而那些肉芽儿的阻挡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它们被龟头轻易地推开,除了让男人的鸡巴更爽之外毫无价值,当然更爽也恰好
的完成了它们应该完成的任务!龟头笔直的撞在了林舒晴的骚屄尽头,龟头的最
前端沉重的顶在了林舒晴最软嫩淫荡的花心——子宫口上面!
「啊——」
林舒晴一声尖叫,快乐的眼泪就流了出来,她没想到男人会一上来就对她发
动这么猛烈的进攻,以她那么多次约炮的经验来说,男人们都是在肏她的骚屄肏
到快要射精的时候才会往里面一个劲儿钻的,哪里遇见过这种上来就直奔子宫口
而来的肏法呢?这一下撞击让林舒晴失态了,她的大脑里闪过一片霹雳,被侵犯
的骚屄却绝不屈服,一圈圈的淫肉自动的收缩裹住鸡巴,子宫口甚至已经微微张
开,一口就咬住了男人的龟头前端,差点直接给他咬出来!
「唔——」
这下换男人呻吟了,他是万万没想到林舒晴被他突袭子宫口不仅没有屈服,
还立即震荡嫩屄蠕动子宫发动了强有力的反击!以他肏屄的丰富经验来说,林舒
晴的骚屄绝对是一个宝物,要征服这样的骚屄比起一般的骚屄毫无疑问是困难得
多,正因如此征服这样淫荡舒爽的骚屄才更加可以说明他的厉害!
「哼~~小晴~~小晴的骚屄可没有那么容易被打败哦~~」
满脸潮红的林舒晴嗓子哑了,她娇美的身子在男人胯下扭动着,紧致的骚屄
收缩着不断吞吐男人的鸡巴,子宫口就算被龟头顶着也没有服输,不是被龟头征
服而是自己动作着似乎是想要反过来用自己软嫩丝滑的子宫口来征服龟头,这让
男人大吃了一惊,怎么会有这么离谱的女人啊!如果是别的女人这么做,男人会
嘲笑她不自量力,他的大龟头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对手呢,可是那个女人是林舒晴
的话,男人又觉得也许真的不是自己可以轻松获胜的对手呢!不,如果不够谨慎,
会输给林舒晴也是有可能的!
林舒晴享受着鸡巴在嫩屄里抽动的快乐,她的双臂也抱住身上的男人,一双
腿更是缠在男人的腰间,把自己的身体更多的交给他,让他引导着自己一起攀登
上快乐的顶峰,这是林舒晴做爱最享受最舒服的一次,男人的大鸡巴恰到好处的
对她的骚屄展开进攻,刚刚好的可以把她的骚屄撑满,当那根鸡巴完全插入骚屄
时,龟头恰好顶在子宫口处,林舒晴的骚屄和男人的鸡巴尺寸惊人的契合,简直
就像是天生就要结合一样。男人发现了这个秘密后非常欢喜,他抱起了林舒晴让
林舒晴换了个姿势,然后林舒晴就坐在他的身上,采用了女上位的姿势,主动的
扭着腰用小骚屄吞咽着他的大鸡巴,这样鸡巴可以插入到林舒晴嫩屄的更深处,
龟头更是可以更加用力的顶弄林舒晴淫荡的子宫口。
林舒晴和男人约炮从来都不戴套,她会要求男人先开出一张体检报告单,这
次也是一样。男人也是提前准备好了报告单,说实话他去医院做体检的时候还是
心里颇为忐忑的,他睡过的女人太多了要是真有个什么好歹就不妙了,好在结果
是他什么事都没有。到了这里他想把单子拿给林舒晴看呢,想不到林舒晴见到是
他连单子都没有看就滚到了一起。别看林舒晴在大人眼里像个疯丫头,挨肏的时
候小脸通红骚屄夹紧鸡巴,那张淫荡的小嘴里不停发出下贱浪荡的叫声,这种场
景那些死老头子一定是想不到的吧!疯丫头林舒晴挨肏的时候也是这么的迷人!
林舒晴的子宫口软嫩光滑,男人用龟头不断地顶着那一处,让林舒晴大声的
喊叫着,她叫着快不要这样了不要再肏子宫口了,子宫口不能肏,嘴上说着这样
的话,下贱的子宫口却主动张开咬住了龟头,这哪里是不愿意被肏子宫口,这明
明是嫌弃男人肏她骚屄的力气不够大,不能把她的骚子宫肏开,不能把龟头迈入
到她的嫩子宫里去嘛!男人咬着牙收紧双手,拖着林舒晴的身子就往上举起,然
后让林舒晴朝着自己坚挺的鸡巴下落,这样他的鸡巴就可以以更有力的态势深入
林舒晴的嫩屄,但是即便如此想要肏开林舒晴的娇嫩子宫口也并不容易。男人气
喘吁吁,林舒晴也是浪叫连连,眼看就要陷入僵局了,这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是农燕萍的。
林舒晴居然接了电话,农燕萍问她在做什么,男人一想到对面是小晴的正牌
恋人就嫉妒的难受,他活动了一下插在林舒晴嫩屄里的鸡巴,林舒晴一声淫叫。
「林舒晴?你在干什么?」
「我在挨肏啊我在被男人的大鸡巴肏骚屄啊。农燕萍你想我了吗不要太想我,
我明天就会回去的……我……你别动!别动!」
男人哪里会听林舒晴的,他就是要在电话里让林舒晴发出下贱淫荡的叫声,
以此来证明男人比女人更适合林舒晴这个大骚婊子!他挺起鸡巴朝着林舒晴的骚
屄里狠狠地怼过去,林舒晴的肉壶一阵痉挛,嘴里更是哎吆哎吆叫了起来,又风
骚又淫荡,农燕萍还没有听过林舒晴这么娇喘呢,原来林舒晴也是会这么骚的?
好在林舒晴当机立断挂了电话,她恨恨的掐着男人的脸说好家伙敢让我在我老婆
面前出丑,看来今天不榨干你,还以为我多好欺负呢。
接下来就是一场真正意义的大战,天雷勾动地火,林舒晴像是一条无骨的白
蛇缠在男人身上,她的骚屄蠕动着将男人的鸡巴吸得密不透风,温暖的子宫口也
终于为龟头张开,让男人的龟头探入进林舒晴神秘的子宫。这不是男人第一次把
龟头送入到女人的子宫口里去,但进到路边骚婊子和进到自己所爱的女人子宫口
里的感觉当然是不一样的,男人紧密拥抱着林舒晴,试图更多的用龟头探索她的
子宫,但林舒晴已经无力承受这种酷刑一样的激烈性高潮,她尖叫一声泄了身子,
男人却没有立即射精,相反的还继续在林舒晴的子宫里探索了十秒钟才被一股淫
水浇到龟头上,终于把精液都喷洒进了林舒晴的下贱子宫里。
「卧槽!你内射了吗?」
林舒晴大惊失色,她胡乱擦了擦满是眼泪的脸想要爬起来,男人一把抱住她
问她想要干什么。
「我还能干什么呢?谁让你内射的啊混蛋我可是危险期啊内射会有很大的可
能要怀孕的混蛋!你快放手啊我要去洗手间蹲着,把精液弄出来再吃个紧急避孕
药,我现在可没有要孩子的打算……你你你快住手你想干什么?」
男人把林舒晴死死按在胯下,他的眼睛发红,林舒晴说的话他大致上都是没
有听懂的,只记得了林舒晴说不想怀孕,说她是在危险期。要得到林舒晴,最好
的方法是让她怀孕,充分发挥出自己的本事在有限的时间里把最大量的精液都喷
洒进林舒晴的骚屄和子宫里,确保让林舒晴这个骚婊子受孕,然后他就可以登门
拜访声称他和林舒晴的关系是情人,请求林父允许他们结婚。
林舒晴的妈妈知道她是女同性恋,她的爸爸却是不知道的,也绝对不会允许
那种事发生。
林舒晴意识到了不妙,但她现在身子刚刚高潮过一轮一点力气都没有,哪怕
是明知道这个可恶的男人是想要持续侵犯她内射她直到她受孕也没有办法,只能
流着眼泪哀求对方饶过她,她还不想这么快结婚生孩子。不说还好一说男人刚刚
射过精的鸡巴又一次挺立起来,他粗暴地拉过了林舒晴,一把掰开林舒晴的双腿,
将鸡巴快速的捅进林舒晴的骚屄,这一次因为林舒晴的骚屄里有较多的淫水和还
没有流干净的精液,鸡巴在这个骚屄里抽插得特别顺畅,男人也越肏越快,鸡巴
杆子和林舒晴的屄肉激烈的摩擦,爽得林舒晴都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不要了……求求你不要了啊——不要——不要再内射了——我不要怀孕啊——

林舒晴的哀嚎声除了让她一步步走向因奸成孕之外,还能有什么用呢?她的
双手被男人抓在背后,淫贱的骚屄被男人的鸡巴肏肿了,黑紫色的鸡巴并没有放
过她已经红肿的骚屄还在继续肏干着,而在两人的身下早就有了大量的淫水,把
床单都弄湿了一大片!
这是一场极为欢畅的性爱,如果不是被强制受孕,林舒晴可以说是非常满意
了!
被内射了四次,射得肚子都鼓起来的林舒晴终于得到了休息,她哭着入睡,
第二天早晨想要立即离开时又被男人抓住不得不又挨了两炮,昨天的精液还没弄
出来又被射入两发,林舒晴都要崩溃了,好在她终于在上午的时候逃离了男人的
魔爪,这下她对男人算是有了心理阴影,没有个半年是不敢找男人约炮了!
回到生活中心后,林舒晴正想着要怎么对农燕萍说这件事,刚一开门就见到
农燕萍在拿着手机看,面色冷峻,林舒晴心想不好,凑过去一看果然是自己约炮
的照片被发给了农燕萍,其中不乏自己瘫着大张双腿屄里流出白浆的淫贱画面。
林舒晴垂头丧气不知道该如何辩解,农燕萍知道她和男人约炮,但从来不知
道她会接受约炮的男人内射,这下会不会分手?
事实上农燕萍真的是想过分手的,但是林舒晴发动了哭泣攻势瓦解了农燕萍
的意志,她努力的让农燕萍相信她其实是被骗奸中出的,如果是清醒状态下她是
绝对不会接受被内射的。农燕萍看她哭得那么真诚也就相信了她。
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林舒晴对男人的恐惧还没有消失,她没有再去约炮,农燕
萍以为她悔改了,这天农燕萍回到宿舍就看到林舒晴哭丧着脸坐在门口,见到农
燕萍回来,林舒晴拿出一张试剂纸给她看上面的两道杠。
「你阳了?」
「这不是新冠测试纸,这是孕检纸!我阳个锤锤,我怀孕了!」
农燕萍眼前一黑:「那……那么怎么办?要打掉嘛?我陪你一起去医院?」
林舒晴和她一起沉默了,她也不知道这种时候该怎么办才好……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