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明明只是看个H文却会被魅魔姐姐榨精!?】(完)


————雨一直在下
印象中,已经许久没有这种阴雨连绵的天气了,哪怕是隔着玻璃,雨点拍击
其上的「滴答」声响仍固执得传入耳中,扰得人心神不宁。
『像这样子,又如何没够静得下心呢……明明来这里是为了让自己静一下学
习来着』
轻叹一口气,有些无奈地关闭一个个文献阅览窗口,视线缓缓从屏幕上移开,
望向窗外。
然而窗外的画面早已被雨水搅乱成一团,天色也是灰蒙蒙的,暗沉的外景倒
是让图书馆内显得无比明亮了。
『说到底,为何论文的完成时间仅仅只有两周,文献引用综述还一个不能少,
出生啊』
他在心底歇斯底里地骂着,却也只能无奈地接受这一事实,这也是为何他今
天会跑来图书馆的原因,实在是任务量过大,只能发狠逼自己。
但很明显,事与愿违,在坚持了两个多小时后,也不知道究竟是真的天气原
因,还是早已无心学习,他却是不可能再看得下任何文献了。
雨依旧没有停的趋势,虽然图书馆离宿舍并不算太远,然而浑身湿透着回到
宿舍,显然不是一种令人愉快的选择。
思来想去,在雨停之前,能做地无非只有打打游戏,或者看看电影番剧之类
的消遣时间而已。
忽然之间,他仿佛想到什么似的,喃喃道:
『也许……可以看看那个……』
旋即他有些局促地向着四周环视,目光所及之处皆是一排排书架,所幸并没
有人在这附近徘徊。
周围两三张桌椅也并没有人占据,况且和他桌子之间也有不少的距离。
『看来一开始找一个偏僻的角落是对的』
他在心底由衷地庆幸道,想到接下来要看的内容,他触摸鼠标的手指也不紧
有些颤抖起来。
终于,略过一个个界面后,他点开了一个【P】神秘网站,一个名叫【听雨】
的 ——思绪飘回几天之前
周末回家的他,在自己床铺上躺着,无意中看到这位 谁料,他竟深深地沉浸入其中无法自拔,行文之间,靡靡之风仿佛透出屏幕。
更可怕的是,随着剧情的推进,那些本应不具形体的魅魔之姿竟有了生气一
般,要烙印在他脑海里,迈着曼妙的步伐,走到现实中来。
他惊悚,不知不觉之间,他的肉柱已经在亵裤里被顶得生疼,这才让他在那
恍惚之间,从那种灵魂离体的错觉中回过神来,低头看时,那里已是一片湿漉,
紧接着便是一阵莫名的乏力感。
他正要就此在床上闭眼入睡,却在隐约之间,好像听到脑海深处传来一阵令
人耳根酥麻的轻笑声,让他的灵魂都似在跟着随之战栗,紧接着竟是一阵让人疯
狂的愉悦感,狂涌向全身。
那根肉柱,除了被亵裤裹挟外,明明没有任何外力的刺激,但在他感觉,却
似乎被无数玉手爱抚,缠绕其上,酥痒从龙首遍至根部。
浪潮般的快感让他近乎瘫软失去意识,然而遗憾的是,他竟无法做到昏迷。
随即他更是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胯间,明明只是触觉所感知到的一双
双玉手,似乎要具现出来一般,从柔荑到藕臂,再到身形轮廓和衣着五官,缓缓
地凝实。
就像是要印证这并非幻觉似的,从肉棒上传来的真实套弄感也愈发强烈,一
双双柔荑攀附在肉棒上,在龙首、棒身、阴袋和四周起舞,白浊更是难以抑制的
喷薄而出,洒落在她们上面,很快消融在雪白的肌肤上面。
然而,他的意识也终于在那些玉手的榨取之间渐渐远离,快感也慢慢消失了,
眼皮变得无比沉重,他想要看清那些身影。
最明显的,莫过于其中一位紫罗兰色长发的少女,她此时正站在不远处的书
桌边,并没有参与到这淫靡中来。
他思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忽的他瞳孔一缩。
『魅……魔……』
一种荒谬和难以名状的情绪出现在他的心底,但恐怖的脱力感也已经无法让
他继续多想了,最后一刻,他看见那少女旁边还站着一道身影,似是一位成熟女
性。
仿佛感觉到他目光投来,她发出一声让人足以立马酥麻瘫软的娇笑,缓缓走
到她跟前。
俯下身,红唇凑到他耳侧,低语声传到他灵魂深处:
『看来这次还不足以完全由虚转实,不过没关系,下次或许就足够了呢~』
她的手指轻轻划过他的脸庞,如兰的气息沁入口鼻之间。
意识和快感迅速褪去,她的声音还是印入脑海:
『记住哦,小家伙,姐姐名唤听雨,我们,很快还会再见的♡』
——记忆至此中断
事实上,那之后什么异常也没有发生,身上衣物也全然没有被动过的痕迹,
十分干爽。当然,身下之物依旧昂扬,他也只当是睡醒之后的正常生理现象了。
『我该不会是意淫出幻觉了吧……』
他不禁有些无奈地想道,但他也控制自己没再继续看下去,将那文移入收藏
后就起身去做别的事了。
如今,他就要再次往后看起那文字,而且是在图书馆这种公共场合里,心头
难免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这种道德的背离感让他的呼吸都开始变得局促起来。
很快,一幅幅让人面红耳赤的糜烂画面,随着他地继续阅读,又开始在脑中
呈现开来。
恍惚间,他似成了书中的那些学员,在一声声娇喘中,被魅魔们压在身下,
肉棒被蜜壶吞入,在淫肉疯狂的剐蹭和缠绕下,将棒中精华不断喷出。
募地,那种熟悉的悸动又从下身传来,熟悉的酥麻感蔓延开来,精神上的欢
愉似乎要与肉体产生共鸣,要将他的身心都带上极乐。
他确信了,上次的经历绝非幻想,他阅文无数,心知若是看正常的H文,又如
何能有这种可怕得让人近乎着魔的力量,像是要诱惑他进入那片世界,又像是要
将书中魅魔拉入现实之中。
『不行……不能在这里……』
他惊觉,意识到此时的他还在图书馆中,如果上次的一幕再次在这里发生,
那后果他简直无法想象。
他有点后悔了,看什么不好,怎么会鬼使神差地想到看这个……
懊恼之下,他只能竭力控制自己的视线从电脑屏幕上挪开,并且努力想要放
空自己的大脑,力图让那些迷乱的桥段从脑海中淡去,令那物低垂下去。
『我说过了哦,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小家伙~』
一道魅惑的轻语毫无征兆地在他心底深处响起,让他的一系列动作都不由得
僵住,忍不住低呼出声,随即才慌忙捂住嘴,脸上写满了不安,以及一丝丝的……
『期待』?
『虽然在图书馆学习这点,姐姐是很欣赏啦,但是哦——』
耳旁拂过轻柔的吐气声,瘙痒着他的耳廓,并伴随着淡淡的清香传入鼻尖,
带有一丝若有若无的花香。
那气味明明不甚浓烈,却让他试图平复心境的挣扎之举顿时瓦解,一幕幕淫
糜的场面再次控住不住地浮现在脑中。
精神变得涣散,身体也在意乱情迷之中变得越发敏感,肉柱似乎要撑破束缚,
直欲破裤而出。
『图书馆,应该不是用来给你这种小色鬼……』
『——学习姐姐文采的吧』
话落,一对藕臂缓缓从身后探出,轻柔地环在他的胸前,无暇的肌肤摩挲过
颈脖,又似无意间掠过胸膛,令他心中荡起阵阵涟漪,有种血液喷张之感,身体
不自觉变得滚烫。
一双柔荑如凝脂白玉,手指根根如青葱般纤细修长,丹蔻上点缀薄薄粉沙,
仿若艺术品似的,素雅却妖艳,此刻正蜷曲起来,剐蹭着胸前两点凸起,时而又
用指肚在其上按抚。
无法抗拒的麻痒刹那自胸腔涌向全身,股间止不住的颤抖,很快,一抹湿意
在裤上扩散开来,伴随着身体的战栗不断弥漫。
『哎呀,怎么这就忍不住了呢,这么快的话可会让女孩子不高兴的~』
宣泄之后,他终是恢复了一点清明,无声地张了张嘴,似想要说些什么,许
久才竭力压低声音,沙哑地问道:
『你……你是……听……雨?』
『不对哦,应该喊:听、雨、姐、姐♡——明白了吗,小家伙』
他正欲开口反驳,然而未待他有所反应,便觉一阵香风迎面袭来,温香软玉
入怀,紧紧地与他贴合在一起,两团绵软之物压在胸口,带来一种舒适的窒息感,
胯间也被一条白皙的秀腿不断轻蹭,又时不时被膝盖温柔挤压,头首处流出的汁
液让裤上的更加湿润。
粉唇紧凑而上,香舌有些霸道地撬开他的牙关,快速而精准地缠绕上了他无
处可躲的舌头,香涎随着缓缓渡入口中,划入喉间,将他因极度舒适而想要呼喊
出的话语统统堵了回去,只能发出一阵「呜呜」的低吟。
『不要发出声哦,吵闹的孩子在图书馆里可是最不受欢迎的呢~』
明明二人舌尖还纠缠在一起,但听雨的声音却响在他内心深处,他这才察觉,
听雨竟还未曾真正开口说过话,所有言语都是源自精神的交流共鸣。
『很惊讶吗?毕竟在你看来,我此刻就是魅魔,那能做到心灵交流不是再正
常不过吗』
『什么叫……「此刻是」「……』
两唇分离,拖出一道极细的唾液丝线,听雨伸出素手,在他唇上轻轻一抹,
将其弄断,而后放到红唇边,在食指上一舔,媚态尽显。
他向着眼前女子望去,只见她正正对这自己,倚在桌前,一头青丝披散在肩
头,身着淡黄色长裙,肌肤白净胜雪,莲足赤裸,踏在地板上,竟也纤尘不染,
若是单论容貌,颇有种淡雅出尘之感。
然而她那妖艳的浅紫色瞳孔,以及那嘴角一抹媚笑,让人仿似看到她红唇轻
启间,媚眼如丝,将那一点空明温柔化作媚态妖娆,让人只想其面前暴露出最原
始的野性欲望。
看到听雨姿容的瞬间,他竟是痴了,浑然忘记接下去要说些什么,只想将这
幅身姿深深刻入脑海里,然后被其宠幸、爱抚。
『姐姐好看吗?』
他回过神来,顿时间尴尬得脸部发烫,虽不愿承认,刚刚那一瞬间,他真的
想就此直接沉沦,将身心都依附于她,哪怕代价是从此被她掌控,甚至被随意蹂
躏。
『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他看到女子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没去戳破他的嘴硬之语,唇瓣微张似刚想要
说些什么。
然而就在这时,书架之间的过道竟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有人也要来这里了!?
哪怕他现在狼狈无比,终究还是反应了过来,伸手一把拉住眼前女子的玉手,
用另一只手指了指桌底,用眼神示意她赶紧躲藏进去。
令他庆幸的是,支撑桌子的是两块板子,而不是四条桌腿的样式,再加上他
选择的是靠窗位,因此除了面向他的一面,桌底空间的三面都被很好的遮挡起来。
听雨会意,旋即又有些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俯下身子,将曼妙身段都藏
进桌底的阴影里。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不容他多想,他索性将椅子又向着桌子挪近了些,用身
体和椅子彻底将底下情形掩盖住。
待他做完这些,他便看到一位带着眼镜的女生从书架丛里走出,目光打量了
下四周后寻到了一张离他不远的桌椅坐了下来。
似是瞥见他的目光,女生朝他这个方向望来,眸中略带疑惑。
他察觉自己的行为十分不妥,向她尴尬地笑了笑,低头表示歉意。所幸女生
并未深究,点了点头后就拿出几本书籍和文具,背过身开始自顾自学习了起来。
见终于没出什么意外,他忍不住长吐一口气,心神稍松之际,正想继续在内
心中向听雨追问。
蓦然间,他感觉自己下身被一片柔软轻触,低下头,便看到两只洁白玉足正
斜倚在大腿内侧,似是被他的目光所触,足趾像是害羞般不断蜷缩蠕动起来,趾
贝上泛着朦朦粉光,摩挲得他的要害酥痒难耐。
『呵,小家伙,这次可要好好忍住哦,不然的话,要是让那边的小姑娘知道,
你能想到后果吧?』
说罢,玉足的摩擦反倒更加激烈且肆无忌惮起来,足趾灵巧地划开拉链,宛
如灵蛇一般探入裤中,一下便寻到那肉柱,像是看到了猎物似的,欲要将其裹挟
征服。
足肉紧贴而上,趾端抓住龙首,从冠状沟到马眼处攀附轻抚,用趾肚细心地
包裹每一寸敏感点。同时,另一只美足也没闲着,滑入春袋底部,足趾勾起,搁
着裤子用甲背剐蹭那敏感的袋底。
他看到自己裤子不断被激烈的足技撑得耸动,三秒不到,白浊便在这恐怖的
足技下被疯狂榨出,不断抖动,犹如孩童般被那嫩足一遍遍安抚,却又止不住啼
哭。
白色的泪液不断深入趾缝间,但很快就被足底肌肤吸收与擦拭干净,甚至原
本裤子上的湿润也被一起吸走,表面竟恢复了干燥。
他浑身被快感冲击得不断颤抖着,意识都近乎浑噩,想要惊叫出声却又不敢,
面色异常潮红地捂住了嘴不让自己忍不住发出呻吟。
『哎呀呀,不是说好了要忍住的,怎么还是这么快就缴械了呀~』
他向着身下望去,雪白玉足还在胯下扭动,而她的面容则藏在阴影里,只看
到她那似笑非笑的神情,仿佛在奚落着他的无力。
『如何,魅魔的榨取就是这般,柔情蜜意却又霸道蛮横,温柔而残忍,这或
许才是你真正从我文字里看到的?你所想的,是这样吗?』
『你……什么意思?』
感受到他那困惑而茫然的情绪,迎来却是许久的沉默,连带着身下的莲足也
停止了动作。
良久,听雨似轻叹了口气,又发出了一声意味难明的轻笑:
『对我而言,所谓魅魔,也只不过是我的一种呈现形式罢了,以文字为媒介,
借由人的想象为中转,至此能够映射到现实中来。』
『很难懂吗,东方如狐妖,古时坊间那些杂书奇谈,在市井中口耳相传,世
人相信有狐媚祸世,哪怕世间并无此妖,却也在某种意义上让其有了实质。』
『西方如魅魔,魔物与神祇之间本质又何尝不是幻想的产物,所谓信仰崩塌
成了亵渎,不过也是想象转变了形体罢了,与我而言,并无区别。』
听雨的话语并无多少波澜,但却似也带着一丝落寞:
『实际上,我早就过了要借助文字这种媒介才能投影具现的时期了,但是嘛……

这些话语如同阵阵惊雷自他心中炸响,信息量之大让他短时间内根本难以处
理过来,却听她继续道:
『那些虚幻构筑的世界里却难得出现了让我动容之人,静极思动之下,令我
有了想要干涉,将其由虚化实的念头,这才有了这次尝试。』
『原本,作品的发展应该有其自然轨迹,笔落下时,后续如何,自然是内中
的他们自己书写。』
他呆呆地将目光投向身下女子,一时间竟有些不知如何开口,他觉得他似乎
懂了,却又感到难以置信。
想到此前看到的那些仿佛是魅魔的身影,与他内心潜意识所幻想的形象重合,
而慢慢凝聚成实体的景象,再联想到书中的情节,他如今竟感觉不那么虚幻了,
明白了她所图为何。
『所以说,我如今也是你的媒介之一了吗,为了【他们】能够从那里摆脱,
走到现实中。』
『你还不算愚钝呢,可以说就是这么回事哦,并非只能选你,只是念头所至,
恰逢是你罢了,这么说,你好受些了吗?』
『那我还真是只能感谢你的【恩赐】呢,听雨姐姐……』
他感觉那双玉足又开始不安分了起来,足趾轻撩,将肉柱直接从裤子里释放
了出来,暴露在图书馆的冷气中,让还很是灼热的肉棒不住地抖了抖。
嫩足沿着棒伸贴合上去,形成了一个紧致的足穴,十根晶莹足趾像一朵雪莲
般外张绽放,又陡然收缩蠕动,仿若羞怯的花苞般包裹住头首,细腻的肌肤在敏
感处摩擦,让快感桌成倍的反馈至脑中。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因果,那么,就来最后尝试一下吧——』
『乖乖听好哦,盯着屏幕,凝视那些文字,想象吧~』
莲足开始缓缓的上下撸动,足肉形成的细微褶皱似与棒身缠绵,带来犹若交
合一般的快感。
『此时的你小弟弟正被魅魔吞入蜜壶中了哦,感受到了吗,那纠缠上来的蜜
肉,紧紧的束缚着你的肉柱』
他神情涣散的看着屏幕里,那些文字所勾勒出来的魅魔榨精情形仿佛就发生
在他身上,他毫无反抗之力的匍匐在她们身下,被吞噬进那可怕的肉穴中。
『用力,用力哦——很努力呢,顶到花心处了哦,小脑袋被花心嫩肉不断爱
抚的感觉,体会到了吗』
足趾蜷曲,略微施力挤压头首,又突然放松,只是围绕着它不断轻柔抚摸,
将马眼处的先走汁涂抹开来,让它更加显得红肿。
他感觉自己被温柔却毫不留情地榨取着,精液控制不住的喷出,散落在光滑
白皙的足背上,很快又消失不见,随之而来的又是另一波疯狂的压榨,两只雪足
真如小穴般向他不断索取着精华。
『体会到了吗,想象到了吗,魅魔那无穷无尽的爱欲和贪婪,让你屈服,想
要挣扎却徒劳,只能掉入欲望的深渊,直到生命散尽——』
他脑海中,魅魔那虚幻的轮廓,原本只具其型,但却死气沉沉没有丝毫生气。
然而伴随着听雨那一步步地不断诱导,再又看到屏幕上一段段文字描绘得仿
若真实一般的场景,那魅魔竟开始散发出阵阵淫糜的气息,眸光也变得灵动,似
乎活了过来一般。
『欢愉的盛宴终于要结束了哦,来吧,将最后的精华也注入魅魔的小穴中吧~』
惊人的白浊量从马眼喷薄而出,莲足紧紧包裹住颤抖不止的肉棒,十根玉趾
闭合抓住头部,却也有滴滴精华从趾缝渗出。
他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头脑变得无比沉重,浪潮般地疲惫感仿佛要将它吞没,
就要向着桌面倒去。
『不好……糟了,不能在这里昏过去,对面……对面还有个女生在那……』
想到此处,他只能强提精神往那边望去,却猛然看见那边的女生竟缓缓回过
了头。
少女一头紫色长发束在身后,眼镜早已不见,平静无波的瞳眸看向他时,竟
是无比复杂,还似乎带着一丝歉意。
但他已经没有机会再开口说些什么了,疲惫淹没了他,意识刹那远去,模糊
间看到少女向他走来,桌下也传来衣物摩擦声,无奈的轻叹声响起,接着便什么
也不知道了。
『何必呢……』
后话(1)
昏黄涂抹了整片天空,深秋的冷风在一座座墓碑间拂过,让本就死寂的景象
更添一份萧索。
碑林间,却有一对男女静静站着,他们面对的碑体只是这里不起眼的一座,
但唯一不同的是,上面没有刻写任何文字,俨然是一座无字碑。
似是察觉到了男子那痛苦而无奈的情绪,女子轻轻牵起他的手,挽过手臂,
依偎在他肩头,红唇微张,像要对他说些什么。
男子摇摇头,拍了拍女子的头,没有让她说下去,他知道,有些事情不应该
由她背负。
『何必呢,你自己也知道,在这个世界里,你其实很无力,哪怕你身怀那所
谓的【亚当斯之石】的力量,即便那力量如今已经能够动摇这个世界的部分法则,
但你的情况却还是如履薄冰,连你身边唯一挚爱也可能随时失去。』
『我不明白,这样的世界,还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吗?』
男子和女子闻言回头,看向身后,一身淡雅装束的女子坐在墓碑上,深邃的
目光射向二人,似要洞穿他们所想。
『要知道,这只是我不经意的回眸,注意到你们。你们的故事让我触动,我
方才打破准则,想将你二人带离这里,这样的机会可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男子默然,侧头看向身旁女子,紫色长发的她却只是温柔地注视着眼前男人,
无需多言,男子也已经了然,她不会干预他作出的任何选择,只会默默支持着他。
——即使是这次也一样
男子笑了,有些释怀,却没有遗憾,看向一直淡淡注视他们的长裙女子,开
口道:
『确实,这个世界让我绝望,我也曾一度想要自暴自弃下去,就这么被魅魔
榨干然后堕落。』
『但,我很庆幸我遇到的是她,才让我能够走到今天,直到现在能够看到那
么一丝丝希望。』
男子似是在追忆,语气却异常坚定道:
『无论是我,还是她,这里便是我们的一切,我们活在这里,我们所经历的,
造就了现在的我们。所以哪怕尽头是地狱,那也无悔。』
『如果离开了这片世界,那我们一直背负的,追求的,又还能剩下什么呢?』
听雨默默注视了他很久,旋即轻笑一声,跳下墓碑,沿着一旁的台阶向下走
去,声音缓缓飘入男女耳中:
『呵,竟是我有些偏执了,罢了,那么,祝君早日抵达理想之地吧——』
二人看着女子身影渐渐淡去,最终像青烟般消散不见,心底却没有半点遗憾,
走到今日,前路已经有了转机,那么又何必再去逃避呢。
相视一笑,男子转头对着那无字碑低声说道:
『爸,妈,很快了,我和维尔莉特会将一切都结束掉的,到那时,再来您二
老面前,我们一家人团聚。』
……
许久,风再次刮过碑前,将放在其前的几束鲜花吹得摇曳,片片花瓣卷起,
似乎要随着那早已行远的二人而去。
后话(2)
——又是一个雨天
『这次又是为什么还来这里呢?』
明明已经没有沉重的论文任务压在身上了,图书馆这种地方果然还是该留给
那些卷王来的,然而自己很明显不属于那群人之一。
但自己却还是来了,也许是心底还有那么一丝希冀,虽然他明明知道那已经
是不可能再发生的梦幻了。
他看着窗外景致,也和那次一样,并没有什么差别,所看尽是一片模糊,和
他此时那莫名的心绪倒是有些一样了。
依稀记得雨点打落在窗户上的「滴答」声,还是那么略显沉闷,扰人清净,
但他只是默默听着,思绪有些飘忽。
『所以说,有一个小家伙明明不爱学习,却总喜欢来图书馆傻坐,究竟是为
什么呢,让姐姐猜猜看?』
他愕然,一回头,那道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她依旧是显得那么空灵出尘,
却又天生带着一股魅惑,迈着莲步向他走来。
素手伸出,轻轻拂过他的面庞,俏脸上满是笑意,低头在他耳畔低语,这一
次,真实的话语落入他耳中:
『看来,你已经离不开姐姐了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