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耀在夜空之上——赤城】(1-4完)


1。
「……♪~」
挽着提督的手臂,赤城的唇中哼唱着一些不知名的曲调,这哼唱的声音来的
悦耳,似是银铃一般空灵,又像是清风一般抚人,这样好听的声音毫无疑问地在
说明着此刻少女的心中情绪来得轻松,而听着身旁少女这清脆的哼唱声音,提督
也同样感到了一阵惬意。
「赤城的心情很不错呢~」
「那是自然的哦~嘻嘻,提督大人不觉得这样的氛围让人很舒服吗~」
丝毫没有想要隐藏自己情绪的想法,挽着提督走着的少女微笑着回应了男人
的话语,指着面前的这番热闹情景。
此刻的两人行走在港区的广场上。
作为镇守一方的提督,港区里面理所应当的有着前身来自不同阵容的舰娘们,
尽管此刻的舰娘与历史上的前身也几乎只有着【名字】这一个共同的联系,但还
是有着许多来自地域的习惯被姑娘们所保留了下来。
不同阵容下的文化差异,不同历史下的厚重累积,不同经历下的三观塑造……
正如那句世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一般,舰娘们的性格差异也有着天壤之别。
这一点在港区还较为弱小、舰娘并不多的情况下或许并不是什么特别大的问题,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更多的舰娘们来到了港区里面之后,许多除了战斗、训练、
远征的事情就变成了需要解决的事情,而所谓【生活】二字包含的方方面面,都
自然落到了提督的肩上,身为姑娘们的直属领袖者,提督所要做的事情可不是简
简单单地看看文件审批就能完事的事情。
面对逐渐迫切的复杂文化需求自然也不是提督一个人就能够完全处理的,在
前段时间,提督对着几乎所有舰娘们公开召集了一次策划企划,不同阵容的舰娘
们也都给出了自己的提案以供提督进行参考,而看着面前各种各样的不同策划案,
提督倒也没打折扣,大手一挥将一年的时间里几乎每个月都批了不同的港区活动。
一来,能够让姑娘们进行放松也是一件好事。虽说从本质上讲,提督和舰娘
都属于【军人】这一职业,但出于舰娘本身的特殊性,类似军队那般的封闭式管
理和铁血训练方式并不能够完全通用于每一位的舰娘身上,而在这般情况下,让
港区的氛围整体显得轻松些并不是什么坏事。
二来,世间所有的事情本就应该有张有弛。工作之后需要休息、睡醒之后需
要清醒、吃饱之后需要消食……各种各样的事情本就已经在说明了几乎所有事情
都有着阴阳两面,就如同传统的弓箭本就需要拉开后再松开才完成一次射击一般,
将拳头收回并不是懦弱,而是为了下一次能够更加凌厉地击出。
本就已经为了提督、为了人类而奉献出了几乎所有的一切了。
如何让舰娘们在生活中更开心一些,这才是提督所需要考虑的事情。
所以,提督才会让整个港区几乎每个月都有着不同的活动。
而这个月,恰好就轮到了J系舰娘们比较喜欢的——
夏日祭。
「是呢~这样的时候确实让人觉得很放松啊……」
港区的广场上在此刻已经布满了各种小贩小摊。
作为一种极具氛围感的活动,即便不谈J国本系舰娘们的热情,许多其他阵容
的舰娘们也会来凑凑热闹,浴衣、和服这种平日里并不会特意拿出来穿着的衣服
在此刻已经被穿在了各位花枝招展的少女身上,布满了整个广场。穿着好看的衣
服,手中许是奶茶,许是章鱼小丸子,又或是鲷鱼烧之类的特色吃食,三两成群
的走着、笑着、聊着,那种让人放松的感觉只是来到了广场上便已经是铺面而来。
就如同,此刻的提督和赤城来到了一个卖苹果糖的小摊位面前。
「麻烦给我一个苹果糖~」
「好嘞赤城姐~来,拿稳了哦~」
「多谢三隈~」
轻轻接过三隈递来的苹果糖之后,付了钱的赤城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转身
拉着提督就离开了。
「那个……赤城?」
「嗯?怎么啦提督大人~」
「其实,我也想吃来着……」
看着男人脸上那略带疑惑的表情,可爱的少女倒没有急着回答,只是将头转
向了一旁偷笑了一下。
让提督疑惑大作战,成功!
诶嘿~
「提督大人,虽说可能类似动漫或是电视剧里面在夏日祭的表达里面多数都
是人手一个苹果糖,可是实际上,这东西倘若真是一整个吃下去会很腻的哦?」
「唔……」
「这么大的一个苹果,外面还裹着厚厚的糖衣,即便不说什么糖分爆表之类
的话语,光是那种甜腻的感觉就会让人受不了的哦~」
「所以赤城才只买了一个吗?」
「提督大人不觉得,这么一个好看的苹果糖,我们两个人吃……才合适吗~」
看着侧过头来注视自己微笑的赤城,男人一时愣在了原地。
男人的呆滞倒是与赤城对于苹果糖的回答无关,他只是很纯粹的因为……
此刻少女的模样罢了。
整个广场上面的和煦灯光打在了赤城那一笑生花的绝美脸庞上,许是路灯的
微醺,许是小摊上照明的和暖,那暖黄颜色的灯光泛着赤城一边的脸庞,满是温
柔笑意的眼眸深处似乎有着一些让提督看不清说不明白的色彩,像是星空月夜的
璀璨,像是平原牧场的轻松,像是枫叶飘飞的柔情,那纯粹的眼眸之中除了眼前
的男人之外根本就没了别的东西,恍如琉璃,毫无阴霾,仅仅只是在看着自己心
爱之人罢了。
当看到了赤城的眼神那一刻,在这人来人往的广场之上,提督也就只能和赤
城这般四目相对,什么都做不了了。
「……噗~提督大人倒是也偶尔会出现这样傻傻的模样呢~」
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侧着头的赤城看着那许久都没有回话自己、只是傻愣在
原地的男人,一下子倒也没忍住心中的笑意。
「走啦~今天可是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的呢~」
挽着男人手臂,赤城轻轻拉着男人向前迈开步伐。
另一只手中的苹果糖,被赤城递到了男人的嘴前。
「提督大人可是还要陪着我好好把整个夏日祭都逛一遍的哦,可不能就在这
里停下来呢~」
啊啊……
是啊。
回过神来的男人,跟着赤城的步伐朝前走去的同时,嘴巴也轻轻张开,咬了
一口少女所递来的苹果糖。
满是甜味的糖衣和稍带些微酸味道的果肉,两者相合在一起的味道像是有着
什么魔力一般,糖浆和苹果这两者在平日里再平常不过的味道在眼下的此刻交织
在了一起,刺激着味蕾之中那对于酸味和甜味的感知,彼此相融,彼此结合,互
相映衬着对方而使得嘴巴里面所感受到的味道被更加放大。
但男人知道,这苹果糖也不过只是再平日不过的物件,没有什么好稀奇的,
旁的不说,冰糖葫芦这种小时候的回忆可就已经比所谓的苹果糖要好吃多了,或
者换句话来说,所谓的苹果糖也不过只是一个大号的糖葫芦罢了。
但是,正如同喝酒这件事是要区分与谁同饮一般。这看似再平常不过的味道,
若是能够与自己心爱之人一起品尝,本就是一件令人幸福的事情了。
走在这世间的道路上,人们总是背着一些只有自己才知道的重壳,负重前行
的道路或许并不会显得特别有趣,尽管沿途的风景有着千姿百态别样的美,但对
于生活这座大山来说,所能给予的慰藉还是显得捉襟见肘了些。
天空并不总会晴朗,夜晚并不总会月明,尤其对于所谓的【提督】和【舰娘】
们来说,肩上所扛着的重担是局外人所根本无法想象的存在。每一步地迈出,每
一步的前进都需要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否则一旦错了某一步,即便只是极
为微小的一步,都有可能会出现一步错步步错的情况,而若是出现这般糟糕的局
面,那或许所导致的后果和结局就是所有人都不想看见的。
但幸好。
幸好,有你在我的身边。
在那夜深人静、午夜梦回、拥抱自己舔舐伤口的时候,我已经被你的温柔不
知道拯救了多少次了。
「赤城。」
「嗯~」
挽着男人走着的少女,似乎对前面的射击摊很有兴趣,拉着男人朝前走着,
一时间也没有深思什么旁的事情,只是下意识地回应了男人的话语。
「我爱你。」
「……诶?诶、诶诶……提督大人怎么突然、在这种时候……」
听得提督话语之时,少女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并不是说这般的情话诉说在
平日里来得少,而是赤城确实没有想到为什么男人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场合忽的
表露出自己的爱意,等得少女反映过来之时,绝美的脸庞已经飘起了两朵红晕,
在那路灯的暖黄光芒照映下显得极为可爱。
「我、我也爱您……」
红着脸庞,支支吾吾,看着身周来来往往的其他舰娘们,矜持的少女强压下
了心中的羞意,凑到了男人的耳边小声地回应了提督的爱意表露。
「哈哈哈哈……」
而这番害羞的反差模样,实在是让提督心中对于赤城的爱意翻涌到了一个无
法停止的程度,丝毫没去管着周围其他舰娘们的眼神,男人就这般哈哈大笑了起
来。
这样的赤城实在是太可爱了。
「唔……真是的,提督大人要注意形象的啦……」
许是因为男人的笑声让赤城的羞意更加沸腾,少女通红着脸,拉着男人就这
样快步朝前走去。
虽是掩耳盗铃,但却很有用。
总之,此刻的提督赤城二人已经来到了射击摊的前面。
「提督大人,我想试试这个~」
「好呀。」
夏日祭的广场上总是不缺少各种的娱乐。
且不谈吃的喝的,光是现在赤城所感兴趣的这种以玩具枪来打气球而获得奖
品的小摊位,在整个广场上似乎就不止一家,虽说都之间的距离分得较大,一者
在东一者在西,但还是能够说明类似的小摊来得并不少。
打气球也好,捞金鱼也好,又或是旁的什么娱乐也好,正是因为这样那样的
小摊不少,或者说是港区里的舰娘们各自准备了自己的心思,才会让整个港区夏
日祭有着别样的色彩,能够成为许多舰娘们放松娱乐的地方。
正如同此刻的赤城。
跟铃谷购买了些塑料小圆球以当做子弹后,面对着枪械来得要较为陌生的赤
城也没让铃谷或是站在身后的提督帮忙,自己摸索了会找到了将塑料子弹装填进
去的位置后,学着自己看过的影视作品里的操作,有模有样的拉栓上膛。
闭上一边的眼睛、瞄准、三点一线、深呼吸、屏息……所有的操作即便以提
督的角度来看也挑不出太大的问题。
于是,瞄准好一个淡蓝色气球的少女,开枪了……
啪。
Miss。
「?」
看着那完好无损,甚至连颤抖都没有的气球,赤城的小脑瓜子上浮现了一个
大大的问号。
「提督大人,为什么它没有爆开来呢?」
「因为赤城没有打中哦~」
「唔诶……」
似乎是很惊讶于自己没有打中这个细心瞄准的气球,听得男人话语的少女下
意识连眼睛都瞪大了些许。
「噗……」
面前赤城这不敢相信的样子实在太过可爱了。
其实提督能够理解赤城对于自己空枪的惊讶。虽说本身赤城对于现代的枪械
等自动化武器之余来得并不喜爱,但对于一位已经在弓道上走得十分遥远、以至
于旁人都快要看不见其背影的少女来说,脱靶的这种事情已经到了一个会让她陌
生的程度。
对于新人来说,或许刚开始学习弓道,十箭能够三两箭射在靶子上就已经是
一个不错的成绩了,但是伴随着练习的加深,在逐渐熟悉了瞄准射击的这一流程
之后更多的其实是在寻求能够获得更高的分数,或者说是更努力地去命中靶心,
在这个逐渐熟悉起来的过程中,脱靶就已经会是一个渐行渐远的名词了。
而如赤城这般,十有八九能击在靶心之上,只有偶有状态不好的时候才会射
到八环以下程度的极致弓手来说,脱靶这件事情已经是她无法想象的事情了,也
正因此,当听得男人说她脱靶之后少女才会如此惊讶。
站在赤城背后的男人倒是看得真切,赤城的瞄准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甚至
于对于一个第一次接触到枪械这种物件的少女来说,能够知道类似三点一线、屏
息之类的瞄准事项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了,从装弹到上膛,再到瞄准的这个过程几
乎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少女真正脱靶的原因其实并不是因为她自身有哪一点没做好或者是没有瞄准,
理由本身其实也很简单。
因为风。
对于平日里都在室内联系弓道的赤城来说,风几乎是没有什么存在感的,毕
竟对于室内而言即便开着窗户和大门,风所能起到的作用也很有限,并且因为弓
箭比起塑料小圆球子弹来说相对更重些,因此赤城平日里没怎么考虑风的影响也
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提督可是看得真切,在赤城背后站着的男人视角比之少女来得要更加开阔些,
男人可是眼睁睁地看着子弹出膛不过些许距离之后就因为夏夜的微风而稍微改变
了一些弹道,这风来得并不明显,但对于轻飘飘的塑料小圆球来说可以说是致命
的打击,被那微风一吹,黄色的圆球在空中弹道已经成了一条弧线,完全朝着另
一旁的方向飞去了。
况且,由于本身这些摊位更多的是面对舰娘而不是人类,因此比起人们平日
里在小公园能见到的射击摊位来说,那气球的位置要来得更远一些,而这一点甚
至是绝大多数舰娘乃至于摊位摊主本身都没有意识到的问题。虽说本身舰娘们并
不会坏心眼地用这样的方式来让前来游玩的其他舰娘支付更多的金钱,但事实上
却也因为距离的拉长而导致了风力作用被更加放大了些,最起码,在眼下此刻提
督的目测中,赤城的位置距离那气球就有着大约五米的距离,这距离比之平日里
的射击摊可要远得多了。
而这,也正是赤城脱靶的最大因素了。
「再试一试~」
「听提督的~」
轻笑着看着那坐在凳子上的少女,男人倒也没有马上想要去帮助赤城的意思,
毕竟对于夏日祭这种庆典活动来说,能够让自己玩得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倘
若真的什么事情都想要亲自上手去帮忙、不去理会他人的感受的话,那才是一种
令人作呕的傲慢。
所以,男人眼睁睁地看着赤城十发子弹只打爆了三个气球。
「……」
强忍着心中的笑意,提督也没有多说什么,轻轻坐到了满脸黑线的赤城旁边。
「麻烦铃谷也给我来十发子弹吧~」
「好嘞~」
伸手接过子弹的男人一发一发地将那小圆球装进枪膛里面,先是抬起枪身预
瞄了一下,观察了枪管本身并没有什么弯曲的情况,男人这才将注意力放在了机
瞄等位置上做了一番检查。
「铃谷,那个玩偶的话要打中几个气球呢?」
「一次性的十发全中就可以了哦~不过如果是这一次的十发子弹只打中八发,
下一轮再把那两发补上也是不作数的呢,只能是一次性的十发全中哦~」
看着一切都没有什么问题之后,男人抬头,一边指向了奖品栏中最大的那个
玩偶,一边问向铃谷。
作为摆放在铃谷射击摊上最大的奖品,那坐着模样的小狐狸可是足足有半人
高,被铃谷放在了其他所有奖品的上面,以一个傲视群雄的方式看着面前的提督
和舰娘能不能将它给带回去,模样当真是可爱无比。
男人此刻就是想要这个有半人高的小狐狸。
虽说本身提督身为男性,对这种毛茸茸的东西其实并不怎么感冒,但将这个
可爱的小狐狸……或者说是「大狐狸」作为礼物送给赤城,倒也是一件趣事。
或许,可以成为他们今日在这里、在这个夏日祭上同行的某个纪念,某个留
恋吧。
啪。
Boom!
这样想着的男人,开出了第一枪。
伴随着枪响的声音,那黄色的塑料子弹从枪口飞射而出,精准地打在了所瞄
准的那个气球上,以点破面的冲击力顿时将气球打破,一声不大不小的爆炸声音
传来,也象征着男人的第一发子弹如预想地击中了目标。
「提督,好厉害……」
坐在男人身边的赤城看着自家提督那举重若轻的姿态,眼中登时一亮。
男人并没有回应少女的话语,或者说,此刻更重要的目标其实还是眼前的气
球,或者说是那个想要的小狐狸。
啪、啪、啪……
扣下扳机后仿真枪中的塑料子弹一次次的射出,一次次的击中在了瞄准的气
球上,前后不过几十秒的时间,提督手中那十发子弹就已经打空。
十发全中。
「……」
看着男人放下枪的模样,少女眼中的异光流彩,视线牢牢地锁在了男人的身
上,像是想要将此刻提督的模样印刻在自己心中一般,丝毫没有移开视线的想法。
「Wow~恭喜提督啦,想要的是这个小狐狸对吗?我这就给您拿过来……」
「先不急,这小狐狸就先在你这放着吧。毕竟我和赤城还得到处走走,背着
它的话可能不是那么方便~」
「OK~那就等提督您回来拿啦~」
「嗯嗯,大约是在烟花盛会开始前的时候?倒是我会回来跟铃谷拿的,这段
时间姑且还是麻烦铃谷啦。」
「不麻烦不麻烦~您就先去跟赤城姐姐好好逛逛吧~」
看着男人三下五除二就将自己最大的礼物赢走,铃谷本身倒也没有什么心痛
的表现,脸上的笑容丝毫未减,真心实意地恭喜面前的男人。
毕竟本身舰娘们也并不依靠这摆摊过活,对于舰娘们来说,本质上也只是在
【娱乐】而已,只不过一些舰娘的【娱乐】是吃吃喝喝这走走那走走,一些舰娘
们的【娱乐】或许就是喜欢看着自家的摊位人来人往的模样罢了,本质上没有什
么太多的区别。
牵起赤城的手,两人相视一笑,转身走向了更多的摊位。
「对了对了……居然差点忘了这件事情呢。」
忽然。
走在路上的赤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牵着男人的那只手并没有撒开的意
思,但是另一只手却拿出了手机,打开了摄像头高高地在两人的面前举起。
回过头来,看着因为突如其来的自拍环节而有点蒙蔽的提督,赤城轻笑一声。
「这种时候,不留下什么纪念可就太遗憾了呢……」
啊啊,是啊。
屏幕上映着的两人,微笑着,对视着。
区区一张照片,在平日里真的再常见不过了。
但是,这种有着共同回忆的相片,或许才是相机这种物品被发明出来的最重
要的原因吧。
能够与那人一起,留下什么纪念,真的太好了。
这个夏天,有你,真的太好了。
伴随着那修长的手指按下的快门键,相片中的两人手牵着手微笑着。
留下了这一张夏日里,只属于彼此的幸福见证。
2。
「感觉好像好久没有跟提督大人走在这条路上了呢~」
挽着男人的手臂,此刻赤城和提督走在由广场所延伸出来的一条小路上。
得益于港区本身的绿化非常优秀,且不论在港区的内部有着大量的绿地、树
木和花卉,甚至就连在港区的核心区之外,周边的地方也有着类似森林一般的绿
化存在,尽管这森林绿化的最大原因本质是为了掩盖港区机密而存在着的,但对
于整个港区里的所有舰娘来说,这种程度的树木花草也确实能够给人带来更多的
好心情。
而赤城和提督现在所走的这条小路,周围也是这般的存在,树木也好,花草
也好,若是第一次走在这条路上,甚至会让人以为是由广场上穿越到了什么异世
界森林一般,毕竟这条能够连接港区广场周边的小路平日里并没有太多舰娘会靠
近,说一句人迹罕至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而这条道路之所以存在着的理由倒
也简单,无非是提督本身喜欢在港区里面留下一些类似彩蛋一般的东西罢了。
就比如说,这条道路可以跨过整个港区的中心广场,前往提督府一般。
而此刻提督和赤城之所以来到这条道路的原因也很简单。
他们准备去看烟花了。
作为夏日祭中最具有特色、基本上是【必需品】的存在,在夏日祭到了几乎
快要结束的时候必然会有一场盛大的花火大会,这一点在各种二次元动漫作品中
已经屡见不鲜,只要是涉及到了夏日祭这般存在的情节,几乎都会有一场花火大
会,然后男女主角互相表白又或者是一方对另一方表白但因为一朵烟花刚好炸开
而导致那人没听到什么的……
扯远了。
不过,对于预算充足的港区来说,这样的一场烟花大会倒也不是什么无法拨
出的预算,毕竟连夏日祭这个项目都已经立了下来,在结尾时再有一场烟花大会
让舰娘们更开心一些,这也就是提督想要的了。
「是呢~毕竟平时走这条路也走的少,甚至应该还有许多舰娘们不知道有这
样一条路吧……」
一手被赤城挽着、牵着少女的手指,另一只手提着那个在铃谷的射击摊上赢
来的足有半人高的狐狸玩偶,男人一时间倒也有些感慨。
他们已经把整个广场上几乎所有的摊位都玩了一遍。
在离开了铃谷的射击摊后,提督和赤城在整个广场上这转转那转转的,几乎
把所有应该与夏日祭所有关的东西都尝试了一次。
什么用一根鱼线钓鱼啊、纸网捞金鱼啊、捞水气球之类的特色活动,两人玩
的不亦乐乎,而类似于什么章鱼小丸子、鲷鱼烧、炒面之类的吃食更是几乎一刻
都没停下来过。
嘛,毕竟舰娘们反正也不会胖嘛(笑)。
总而言之,当提督和赤城把整个夏日祭都好好体会过了一遍之后,时间已经
快要来到晚上十点了。
而距离花火大会的开始,也就只剩下一个小时左右了。
走的实在累了的提督和赤城也商量了会,各自都知道彼此也感到了一些疲惫
之后,一致决定先朝着之前预定好的欣赏烟花的地方走去,在那休息会等待着花
火大会的到来。
于是,为了更快能够去到那此前就已经决定好的地方,提督拉着赤城,走在
了这条小路上。
「上一次跟提督大人走在这里,已经都快忘了是什么时候了呢~」
「印象中好像是赤城刚来到港区没多久,我带着赤城熟悉港区的时候吧~」
「啊……都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吗?」
有时候回忆就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
掩埋在许多经历的那一份回忆,在平日里或许并不会想起,但是在无意间,
许是那么一句话、一首歌、一张照片,就能够让人一下子回忆起过往的那些刻骨
铭心,幸福和苦痛来得都是那么突然和猛烈,丝毫不给人任何的喘息空间。
但幸好,此刻的两人是前者。
「我还记得那会,整个港区里面的舰娘们都不算特别多呢,提督大人就这样
带着我走在这条小路上,可是把我吓坏了哦~」
「嘛……可是总得让赤城知道这里有着这样一条路嘛。」
像是想起了那会的回忆,赤城的脸上不由得带上了追忆的痕迹。
刚来到港区里的她,在跟提督报告了自己的到来后,男人表现出了一副非常
开心的模样,那欣喜的表情即便已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赤城还是依然记得。
可随即,那欣喜若狂的男人就兴奋地拉起了自己的手,说是要带着自己看一
看港区为自己介绍一下,就拉着走到了这小路上。
可差点没把当时的赤城吓坏了。
「真是的,提督大人在那时候可真让我以为来错了港区、遇见坏人了呢~」
「嘿嘿……」
也没敢接赤城的话语,男人挠了挠头傻笑了一下。
「有些累了,要不我们坐一坐休息会?」
「听您的~」
为了避免赤城再一次打趣自己,男人看了看,指着路边的那石凳子,赶紧开
口说道。
毕竟距离花火大会的开始还有一段时间,走了几乎一个晚上的提督和赤城也
确实感觉到了一种脚程上的疲惫。
牵着赤城,坐在了那大理石的长椅上,随手将那半人高的狐狸玩偶放在了一
旁,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坐着。
「赤城。」
「我在。」
「虽然这句话已经被人说到烂了,但我还是觉得很适合今晚……」
也不知是三五分钟过去了多久,忽的,那一直沉默看着天空的男人开口说道。
而从坐下来开始就将头靠在了男人肩膀上,一直闭着眼睛感受着这安宁氛围
的赤城也没有睁开眼睛,只是轻声回应着。
「『今晚的月色真美』……」
「……我也觉得呢~」
对于这句话的解读,一万个人有着一万种不同的角度,但无论如何,对于此
刻的男人来说,看着头顶那一片璀璨无暇的星光月光,他只剩下了这句话了。
直白的表露爱意,说着类似「我爱你」的这番话语或许来得太过直接,对于
早就已经互换对戒、誓约诺言的二人来说,再说些什么爱不爱的就显得太过苍白
枯燥。但若是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去表达,又或许是丢了【爱情】这一名词的
切实含义,失了那真挚心灵的呼喊。
所以了。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看着那将头靠在自己肩膀上,因为自己的话语才睁开眼睛看着天空的少女,
男人终是忍不住心中的情绪。
吻上了少女的红唇。
「啾、啾唔……」
亲吻似乎就是一种有魔力的东西。
明明只是人体身上在平常不过的两块皮肤组织,但当彼此唇瓣相互接触到的
那一刻,一种让人沉迷、让人陶醉的感觉就在心中荡漾开来,根本没有半点阻挡
的能力。
赤城的温暖,赤城的温柔,赤城的爱意……唇舌的交织过程中,那些所有无
法用语言来表述出、只能去【感觉】的东西,就已经顺着两人亲吻的唇瓣传递了
过来。
所有的一切都无关紧要了。
现在的我,只想拥抱你,亲吻你和……
拥有你。
「啾……唔、唔唔……♡~」
双手环着少女的腰身,男人的手上不过微微一用力,赤城的整个身子就已经
被男人从凳子上抱了起来。将那散发着樱花香气的少女放在自己的双腿上,看着
那因为身穿浴袍、这样坐着会完全走光而脸红起来的赤城,男人更是坏笑着用着
自己的嘴巴堵着少女那发出呜咽声音的红唇,不给她半点说出旁的话语的机会。
因为,对于身穿浴衣的少女来说,除开浴衣之外,身上可是在没有别的布料
了啊。
「啾唔、唔呜……♡~」
环抱着少女纤细的腰身,品尝着赤城红唇温润的提督似乎已经开始不满足于
仅仅只是拥抱和亲吻的举动。双手一上一下,来回轻抚在赤城的后背,隔着那浴
衣的布料,男人刻意地用着那种并不算重、只是刚好感觉到「有人在抚摸自己」
的轻柔力道,来来回回,细细柔柔,手指许是滑过少女的后背,许是腰侧,又或
是坏心眼地徘徊在临近腋下的位置但却又绝不再朝上一些。
嘴上的东西也丝毫没有放下,强硬地搅动着赤城的红唇,男人的舌头此刻已
经完全侵入到少女的嘴巴里面,掠夺着,舔舐着,吮吸着,这种隐约令人感到窒
息的强硬入侵,却是最好地描述出了所谓爱情应有的模样。
啊啊,是啊。
我爱你。
「赤城,我想要你……」
良久,唇分。
也不知坐在这石椅上亲吻了多长时间的二人,在那唇舌缓慢离开的过程中,
彼此唾液混杂在一起,悬挂在了两人的唇瓣上,一条在月色下泛着情欲的淫靡银
丝就这样连接在两人之间,似乎在诉说着什么只有两人知道的事情。
「……♡~」
努力地平稳下了自己的呼吸,早就已经被男人的亲吻和上下其手弄得满脸羞
红的少女听得如此下流的话语,说不出半句话来。
不应该的。
不可以的。
我们还是在外面。
这种事情应该留到晚上,回到家里才……
本应说出类似这样的话语,可赤城却连半句都说不出来。
是啊。
不是都已经,湿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下意识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还没等赤城感觉到别的什么东西,在自己身
下早就已经泥泞不堪,黏腻温热的体液已经无法完全被小穴所容纳而流渗出来,
在那月光星光下泛着一种淫靡的湿润痕迹。
而男人也同样如此。
硕大的坚挺隔着裤子,就这样顶在了上方的赤城身上,或许也是刻意地坏心
眼,又或者只是潜意识的举动,那即便隔着裤子也能感觉到形状的肉棒就这样对
准了赤城的下身,人体身上最为隐秘的器官,此刻就这样仅仅隔着两层布料罢了。
「听……提督大人的……♡~」
迷离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反正这条小路上……也不会再有别的什么人来了。
「……」
得到了少女的首肯,提督脸上的喜色无论如何都压不下去。
抱着怀中的赤城,男人直接站起身来,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后,拥着赤城就这
样走向了路边的树后。
一切都已经不需要再用言语来说明了。
轻轻将赤城放下,重新站在了大地上的少女也没有多说什么,转过身去扶着
那颗大树,轻轻扭头看着身后站着的男人。
一手,将自己的浴衣给掀了起来。
「啊……」
光是这样一下,就已经让男人的眼中除了赤城之外再看不清别的东西了。
因为身穿浴衣的关系,浑圆挺翘的雪白臀部完全没有被其他的任何布料所阻
隔,没了亵裤的臀部伴随着少女那将上半身伏下的姿势而更加挺翘撅起,毫不掩
饰地完全暴露在了男人的面前。
「赤城的身体,好漂亮啊……」
「嗯啊啊啊……♡~等、等一……提督大人这样摸的话、唔呜……♡~」
伴随着欲望的本能,完全只是下意识的举动,男人的双手搭在了赤城那挺翘
的臀部上,抚摸了起来。
少女皮肤的顺滑哪怕是比之最高级的丝绸绸缎也来的毫不逊色,挺翘的臀肉
有着柔软,也有着韧性,像是一种Q弹的果冻一般,男人的手指不过轻轻放在赤城
的臀肉上便已经向下陷入,柔软的臀肉在指缝中被挤出,可随后却又感到了一种
类似排斥的弹性。
光只是这样触碰着少女的身体,就已经是莫大的享受了。
「哈啊……♡~这样的摸法、好下流……提督大人、H……♡~」
「那是因为赤城的屁股真的最棒了啊……」
「呜呜……♡~不要说这种话、好害羞……♡~」
已经忍耐不了了。
不管是赤城也好提督也罢,两人心中的欲望已经沸腾到了一个快要按捺不住
的程度了。
早在刚才那石椅上,赤城和提督的下身就已经有着对于对方的悸动。
而到了现在,这份悸动更是在心中肆意宣泄和叫嚣着。
我爱你。
我要你。
一手掀开了自己浴袍的下摆,心急于此刻少女温润的提督连脱掉衣服的时间
都已经没了,拉开自己的内裤,一下子就掏出了那就已经勃起到了极限的硕大肉
棒。
而这份坚挺,也就被顶在了少女的小穴上。
「赤城,我爱你……」
「我也、嗯啊……爱您啊……♡~」
下一秒。
男人的肉棒,一口气挺进了小穴的最深处。
「嗯啊啊啊啊哈啊……♡♡~~」
3。
不像样的下流声音,在肉棒完全挺入到甬道的瞬间,就从赤城的唇中流露出
来。
尽管这条小路平时来的人确实很少,但无论如何,此刻毕竟还是在一种公共
场合,况且今天还正是港区里的夏日祭,除了某些类似北方的孤独女王之外的宅
女外,几乎所有的舰娘都离开了宿舍,来到了广场上感受这热闹的氛围,因此无
论如何,当赤城发出了如此这般高昂的呻吟声音后,男人还是多少有些担心。
「唔、赤城……要小声一点啊……」
「咕呜、唔唔唔……♡~做、做不到啊……♡~提督的肉棒、这样一下进来
的感觉……真的太舒服了、啊啊……♡~声音、声音会自己……漏出来啊……♡~」
或许是因为这个夜晚所经历的氛围太过美妙,或许是因为刚才在石椅上的那
亲吻拥抱太过撩人,又或许单纯只是因为身处在外,一种别样的刺激不断搅拌沸
腾,在男人的肉棒完全挺入到赤城的身体里的瞬间,经由那柔软的媚肉和黏滑的
爱液,提督就已经感觉到了一种被挤压蹂躏的快感,甬道内里的软肉在仅仅只是
这一下的挺入中就已经去了一次,那痉挛和收缩的感觉实在太过强烈,不断摩擦
在了肉杆的表面,赋予了强有力的刺激触感。
满面通红半回过头来看着自己的少女、因为快感太过强烈而高潮后敏感摇晃
的臀部、即便有双手扶着大树作为支撑可依然有些打摆子的修长双腿……这样美
丽的赤城,让男人根本没有办法保持理智。
(或许……在这条没什么人会来的小路上,就算声音大点也没有关系吧?)
就如同,此刻类似这般的危险念头回转在男人的心中一般。
「那就……不用压抑自己了……」
「唔、呜呜唔啊啊……♡~嗯啊啊、哈啊啊啊……♡~」
咕啾、咕啾、咕啾……
伴随着肉体上的那种悸动,男人的腰身开始前后摆弄了起来。
瞬间,伴随着男人的动作,那肉棒在小穴里搅动着爱液的下流声音也一同回
响在了这大树后面,不绝于耳。
喘息的声音,肉体碰撞的声音,性器摩擦之间的水声……
肉体感到的舒爽,与这人交媾的爱意,心中沸腾的期许……
所有的一切糅合交织,化作了那一下又一下的冲撞动作,再没有能够停下来
的理由。
「嗯、哈啊啊……♡~好、舒服……这样的感觉、明明是不可以的……♡~
呜呜、在外面……不知廉耻的连接什么的、哈啊啊……♡~但是、好舒服……从
后面的感觉、呜啊啊啊……♡~
「这样的姿势、屁股都被看光了……咕呜呜、像小狗一样……♡~哈啊啊、
小穴里面……一抖一抖的肉棒、形状都被完全感觉到了……♡~咕呜呜、嗯哈啊
啊啊……♡♡~~」
高潮的余韵似乎消退的很快,也或许是因为此刻赤城确实也想要与男人连为
一体,没有过多的沉浸在那敏感的余韵中,当提督开始从身后抽插起少女的温润,
赤城那挺翘的臀部就已经开始了来回晃动。
配合着男人抽插的频率,小穴里的媚肉一下下地不停摩挲在肉杆之上,雪白
浑圆的翘臀许是左右、许是前后,一下下地容纳接纳着男人的抽插肉棒,将那肉
棒朝着自己身体的更深处送入的同时,也用着这般动作给着男人带来更多的快感。
这样的感觉……真是兴奋到没法形容了啊!
「嗯、啊啊……♡~好热……♡~小穴里面、肉棒也……咕呜、热热的……
♡~嗯啊啊啊、好舒服……♡~」
「赤城……爱液都已经流出来了哦……」
「咕噫……♡~爱、爱液……流出来了……♡~呜……小穴里面、怎么会……
啊啊、这样的话……太下流了、呜呜……♡~」
「可是,真的在不停地流出来哦……赤城的爱液、都已经顺着大腿流下来了
吧~赤城自己没有感觉到吗~」
「咕呜……♡~」
似乎是带着想要小小欺负一下赤城的想法,男人坏心眼地刻意点出了会让少
女害羞的情况。
但事实上,确实也如同提督所说的那般。
月光的皎洁之下,虽说视线好不到哪里去,但最起码那一道湿润的水痕也确
实会由着月光而折射出些许的光辉,此刻男人分明就是看了个真切,顺着两人所
连接着的地方,赤城的黏滑爱液早就已经成股地流淌了下来,才刚刚开始没多久
的时间,那甜美的爱液就已经快要临近赤城膝盖的位置了,更别提每一次向前顶
入、男人的小腹撞在赤城臀部上时,那黏滑的爱液沾染在提督肚子上的狼狈痕迹
了。
这一切,都毫无暴露地告诉了男人,此刻的赤城究竟有多么动情。
「这样在外面做的话,赤城会这么开心嘛……」
「咕、呜呜呜……♡~」
强忍着心中那想要告诉男人的话语,感受着那身后不断撞击着的力道,少女
紧闭着自己的眼睛,似乎是想以此来祈求自己的话语和呻吟声音不会就这样流露
出来。
这一切真的太让人害羞了。
不说提督,就连赤城自己都感觉到了一种与往常来的相似,但却又有着微妙
区别的躁动,没有在私密空间,而是在公共场合做着这种事情,对于平日里端庄
气质的赤城来说实在是太过刺激,即便自己也深知这条小路上并不会有太多的人
来回经过,可无论如何,这个可能性还是无法被否认的,也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理
由,赤城的身体打从刚才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一抽一抽地轻轻颤抖着,小穴里媚
肉的收缩也好,那不断分泌流下的爱液也好,这一切都在证明着此刻的赤城……
确实感到了一种刺激。
「不可以不说话哦~我想要更多地听到赤城的声音呢……」
「咕呜呜呜呜啊啊……♡♡~~」
像是不满足于这般忍耐的少女,男人那原本扶在少女纤细腰肢上的双手,猛
地拉开了赤城浴袍上的腰带。
双手,捏住了那早已充血的嫩红乳头。
「嗯啊啊啊……♡~不、不可以……提督大人、乳头呜呜……♡~乳头、很
敏感的啊……嗯啊啊啊……♡~」
「赤城也会有这样下流的模样呢……」
轻轻揉捏着少女的乳头,对于已经不知道跟赤城做过多少这般性爱的提督来
说,赤城身上的敏感部位他可是比赤城自己还要理解。轻捻、揉捏、微微拉起,
各种各样再平常不过的动作,放在了少女身上最敏感的位置时就会有着别样的效
果。
就如同,此刻已经连成句的话语都说不出来的赤城一般。
「所以,赤城要多说一些哦……我很喜欢听到赤城在这种时候说出的话语呢~」
「呜呜……♡~」
那绝美的脸庞早就已经爬满了红晕。
微微侧过头来看着男人那坏笑的模样,像是终于做足了心理准备的少女,轻
声开口。
「我、我喜欢跟提督大人……啊啊、做这种事情……♡~」
当这句话说出来的那一刻,少女似乎松了口气。
于是,更多可爱的爱意流露,顺着赤城那喘息的甜美呻吟,流转到提督的耳
中。
「像、这样子……在外面做着这种事情、呜呜……♡~虽然很害羞、但是……
哈啊、如果是跟提督大人的话……♡~那就……没有关系了……♡~
「想要跟您在一起……♡~不管是拥抱也好、亲亲也好……咕呜呜、还是像
这样子也好……♡~只要是与您一起的话、一切都没有关系的……嗯啊啊、哈啊……
♡~在晚上港区的小路里面、嗯呜呜……做着这么下流的事情什么的、也没有关
系的……♡~
「嗯啊、啊啊啊……♡~因为、因为是……跟您一起啊……♡~」
或许打直球这种事就是情侣之间的核武器吧。
比起那些暧昧的朦胧、言语的拉扯艺术,此刻赤城毫无保留的直白吐露可谓
是击中了男人心中最为柔软的那个地方。
毫不在意自己所谓的形象,将所有的一切暴露在提督面前,强忍着心中的羞
意,把对那人所有的爱意、所有的认可和所有的信赖全部地用言语直白地说出来,
仅仅只是这样的话语这样的举动,就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勇气了。
心中对于赤城的那份爱意,更是热切到了快要将心房灼烧的程度。
「咕呜呜啊啊……♡~好深、提督的肉棒……顶到最里面、最有感觉的地方
了……♡~嗯啊、哈啊啊……我的身体、我的下流模样……提督大人、一定要好
好看着啊……♡~我的、这个为了提督大人发情的小穴……里面已经完全变成肉
棒的形状了……♡~
「嗯啊啊、好喜欢……♡~硬硬的肉棒、在小穴里面不停进出的感觉……里
面真的太舒服了、哈啊啊……♡~爱液已经、把小穴都弄得黏糊糊了……诶嘿嘿、
被肉棒弄得乱七八糟的小穴……♡~这一切、都是属于您的……♡~
「我的一切、我的所有……啊啊、都是只属于您的啊……♡~」
情迷意乱。
这四个字所代表的含义,被此刻的赤城以最为真切的模样所演绎了出来。
迷离的双眼似睁非睁、似闭非闭,那会热切回应男人亲吻的红唇不断呼出着
迷乱的吐息,平时平稳的呼吸声音早就已经乱成一团,浑身上下所有能够触摸到
的地方似乎都在微微轻颤着,爱液悬挂在了两人交接的位置,再又因为那一下下
的顶撞而不断摇晃,最终被引力所扯断,滴落在了脚下的大地上,为这片土地留
下了某种生命的精华。
这样子的赤城,实在太令人兴奋了……
「赤城、我快……忍不住了……」
身体的深处,某种躁动的感觉开始沸腾。
眼下这种所谓的【野战】实在太过刺激,加上少女那撩人的话语、紧致的甬
道和黏滑的泛滥爱液,所有的要素不停冲击着男人的内心,不断催促着他前往欲
望的巅峰。
「嗯啊啊啊啊……♡♡~~我也、快要……咕呜呜、小穴里面……♡~嗯啊
啊啊、一跳一跳的肉棒……太舒服了、呜呜……♡~一下下地、撞在小穴最深的
地方……这样的话、我也会要忍不住的啊……♡~
「哈啊、咕呜呜啊啊……♡~小穴里面、射出来吧……♡~提督大人的肉棒、
一跳一跳的大肉棒……在小穴里面、噗咻噗咻地射出来吧……♡~我、我会陪着
提督大人一起……一起高潮的啊啊啊啊……♡♡~~
「用提督大人的肉棒高潮、这种事情真的太幸福了……哈啊啊啊、能够感觉
到……♡~肉棒在里面不停摩擦的感觉、正在和您做爱的真切感觉……好幸福、
好开心……♡~嗯呜呜、小穴……要去了、快要去了啊啊啊啊……♡~射出来吧、
想要……想要跟提督大人一起高潮、哈啊啊啊啊……♡♡~~」
「射了……」
「去了、我也就要去了……♡♡~~射出来、全部都……射在小穴里面……
♡~射在小穴、射在子宫里……让我的子宫里面都装满提督大人的宝宝汁哈啊啊……
♡~一起、一起去吧……♡♡~~」
噗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噜噜噜噜噜噜——哔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咕、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这人迹罕至的港区小路上,伴随着赤城那声高昂的呻吟声音,男人和女人
一同,来到了那个顶峰。
双手下意识地握着少女的双乳,随意将那柔软圆团给挤压成了某个下流的造
型,一时间被高潮快感所笼罩的二人连眼前的一切都要看不真切,一阵朦胧的白
光笼在眼眸,腰身无意识地轻轻扭动着,感受着彼此那高潮后的余韵。
这样真的,太美好了。
「嗯呜呜、哈啊……♡~肉棒、还在里面一跳一跳的……♡~咕呜唔唔、小
穴里……好舒服、啊啊……♡~」
感受着那细微的摩挲,赤城的眼中满是情欲的意味。
轻轻回过头来,看着那同样有些食髓知味的提督。
好像,这个夜晚还没有到要结束的时刻。
4。
「嗯、啾唔……♡~啾、啾唔唔……♡~」
沸腾的欲望并没有随着两人一同的高潮而有所消退,或许正相反的是,就是
因为这样与彼此一同达到的高潮,那欲望的悸动才更加撩人心弦。
向后抽腰,感受那温暖的甬道没有再包裹着自己的性器,提督伸手将因为高
潮而快要站不稳了的赤城拉入怀中,从那后背的位置变成了一个面对面的体位。
欺身压上,肆意亲吻着少女那鲜红的唇瓣,男人朝前迈了一步的同时也将赤
城的整个身体拉起抱在了怀中,双手拖着那挺翘的臀肉,重新变成了那将赤城抱
到这条树后面的姿势。
将失去力气的少女轻轻压在了树上,尽管浴衣的腰带已经被男人所解开,但
在没有将整个浴衣都脱下的情况下,赤城的后背依然有着布料的阻隔,将少女的
美背压在树上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样的姿势……
更加下流了。
「唔唔、提督大人……♡~」
唇分之时,看着媚眼如丝的少女,提督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刚刚才射过一次的肉棒此刻没有半点萎靡之意,双手托着少女的翘臀,男人
也没有用手去扶正的意思,腰间左右来回地蹭了蹭,而在这一个过程中,少女那
紧致的蜜缝被龟头来回摩挲的感觉也同样让赤城发出了喘息的呻吟声音。
找准了少女那依旧兴奋小穴口,就这样朝着甬道再一次地挺入进去。
「呜唔唔唔啊啊……♡~啊啊、哈啊啊……♡~」
这样的姿势实在太令人害羞了。
像是抱着小孩子一样,双手托在了自己的腰臀,即便此刻赤城已经和男人做
过了一次、也属于夫妻之间几乎没有任何隐私的情况下,可如此刺激的姿势终归
还是第一次,况且还是一个处于室外的情况下,少女便更加害羞了。
修长的双腿盘在了男人的腰上,两条藕臂环在了提督的脖颈,赤城此时已经
将整张羞红的脸都埋在了男人的肩上,一种类似鸵鸟的可爱心态将此刻的赤城显
得尤为可爱。
「赤城,已经连耳朵都红了哦……」
「不、不要说这种话……呜呜……♡~」
还是那句话,在这个体位下,心中所感受到的羞意是没有体会过的人所无法
了解的。
虽说是一个面对面的姿态,但隐约之间,这种把整个人都抱起、完全分开了
大腿的模样还是有一种像是给小孩子把尿的感觉,尤其是在刚刚才去过一次、此
刻连爱液都快成股滴下的小穴里,那硕大的肉棒还因为姿势的关系而微微摩挲在
甬道内里的媚肉上,那种心弦被一下下撩拨的感觉实在是令人无法忍耐,羞红了
脸,连耳垂都泛红也自然不是什么无法理解的事情了。
可是,面对这么难得的害羞模样,提督此刻可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了
赤城。
「赤~城~姐~姐……」
「咕噫……♡~」
没有马上开始抽插的活塞运动,男人轻轻扭头,在把那香软娇躯完全拥入怀
中、不留任何一点缝隙的情况下,嘴唇凑到了少女的耳垂旁边,轻轻地吹了口气。
在男人那刻意说出「姐姐」二字的情况下,那趴在提督肩头根本就不敢抬头
的少女不止全身,就连甬道里都微微痉挛了一下。
「喜欢、这样的感觉吗……」
「呜、喜……喜欢……♡~」
「那、还想要『更多』吗……」
「呜呜、提督大人……请不要再这么坏心眼地欺、欺负我了……♡~」
「可是,我就是想要听到赤城姐姐说出来呀……」
「咕呜呜……♡~」
用嘴唇轻咬着那软软的耳垂,提督说话时的气浪在刻意对准之下完全吹进了
赤城的耳朵里面,引得少女一阵阵地颤抖。
「所以、想要吗……」
「想、想要……呜呜……♡~」
「那,赤城姐姐就说出来吧~跟我说,想要我的肉棒……我想要听到赤城姐
姐说出这样的话语~」
「咕呜呜呜……♡~请、请提督大人……在我的小穴里面、开始抽插吧……
♡~我的、我的小穴……想要、提督大人的肉棒……♡~好色又下流的甬道里面、
已经全部都是提督大人的……的形状了……♡~想要提督、用肉棒更多地……抽
插在我的小穴里、尽情地疼爱我……呜呜……♡~」
隐约带上了一点哭腔,像是小奶猫渴求着香甜的奶水一般,那伏在男人肩膀
上的少女根本连头都抬不起来,只是呜咽地说出了这般害羞的下流话语。
这样的赤城……真的太可爱了!!
听得少女这般的话语,男人也不打算再坏心眼地挑逗下去了。
夫妻之间,些许的情话挑逗是一种情趣,但若是真的做出什么坏坏的事情,
那可就超出了这个范畴了。
咕啾、咕啾、咕啾……
「嗯啊啊啊啊、哈啊……♡♡~~咕呜呜、嗯唔……肉棒、这样的话……♡~
好深、啊啊……一下下地、每次都是最深的地方……♡~唔啊啊、呜呜……♡~
「明明、才刚刚射过一次……哈啊、肉棒却还是这么……♡~嗯唔、哈啊啊……
在小穴里面、肉棒的热量好明显……♡~这种感觉、呜呜……好舒服、小穴里面
都发出下流的声音了……♡~
「哈啊、咕呜呜……♡~连接在一起的感觉、好舒服……这样跟提督紧紧贴
在一起的感觉、完全拒绝不了……♡~啊啊、肉棒……小穴的感觉好明显、注意
力都……♡~咕呜呜、好舒服……很、有感觉啊啊……♡~」
夏夜的晚风。
吹拂在两人相拥的怀中。
粗重的杂乱呼吸、少女的温柔呻吟、欲拒还迎的甜美触感……在这个姿势下,
因为赤城的双手双腿都牢牢抱在提督身上的原因,男人的抽插动作根本就没法加
快到一个平日里的频率,但也正因如此,那深埋在甬道深处的肉棒在每一次的轻
微抽动扭动之间都会顶撞与刮蹭在赤城最深处的子宫口上,精液也好,爱液也好,
混杂在一起的两人体液此刻成为了最好的润滑剂,互相接触、互相感受、互相容
纳着彼此那对于自己的欲望,尽管这种在室外野战的行为毫无疑问是只有变态才
会做出的事情,但越是如此,心中那火热的情感便越是被煽动起来。
这一场夏夜的爱,感谢由你赋予给我。
「嗯啊啊啊啊……♡~这么硬的感觉、好热……哈啊啊、提督大人好厉害……
♡~这样的感觉、让人好开心……♡~诶嘿嘿、提督大人是因为我才……兴奋起
来的吗、嗯啊啊……♡~」
「那当然了……跟赤城约会的时候,这种感觉可是一刻都没有停过啊……」
「嗯呜呜呜……♡♡~~我也是、哈啊……♡~」
当一切逐渐开始了之后,那种害羞的感觉也慢慢退了下去。
尽管此刻赤城的脸庞还依然满是红晕,但无论如何起码现在,少女已经能够
从那鸵鸟的姿态逐渐抬起头来了。
双手揽着男人的脖颈,赤城通红的脸庞与男人的脸颊也不过一两指的距离,
或许是那粗重的喘息声音还是会让少女感到害羞、那呼出的热浪还是会让赤城感
到色气,也可能是因为赤城此刻就只是想如此地做——
少女的红唇再一次吻上了提督。
不似刚才那种唇舌交织的深吻,此刻赤城的亲吻不过徘徊在男人的唇边,尽
管两人的上下嘴唇切实接触到了一起,但赤城更多地会用着自己的唇舌轻轻滑弄
在男人的唇瓣上,那种令人心动的御姐才能做出的亲吻切实地让提督感到了一阵
悸动,就这样互相亲吻着,赤城也没有再抬起头分离的意思,嘴中含糊不清地说
着什么。
「嗯呜呜、刚才……牵手的时候、就一直想着提督大人……♡~想要您的双
手、抚摸在我的皮肤上……哈啊、让我的身上都是您的温度……♡~
「一起吃苹果糖的时候、咕呜……也想要、跟您接吻……♡~像现在这样、
互相亲在一起的感觉……真的好喜欢、唔呜……♡~
「想要、想要跟您一直在一起……♡~嗯啊啊啊……♡~就算是像现在这样、
在『外面』……下流地做着这样的事情、也没有关系……♡~呜啊啊啊咿咿……
♡~
「跟您在一起的这件事情、真的……太好了……♡~」
「赤城……」
「嗯啊啊啊啊啊……♡♡~~」
这样的幸福感,已经到了一种令人感到虚幻的感觉。
紧紧拥着少女的身体,男人更是朝前再迈出了小半步,不仅是那本就已经顶
到最深处的肉棒再一次深入了些许距离,少女那挺翘的乳肉更是挤压在男人的胸
膛上变成了两个下流的圆团形状。
紧紧地贴合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体温、摩挲着对方的皮肤、连接着这人的
性器……
这样的感觉,真的太美好了啊。
「嗯唔、啾唔……♡~哈啊、啾……啾唔唔、嗯啊啊……♡~~」
贴合在一起的嘴唇肆意品尝着属于对方的唾液,反复深吻着,没有任何喘息
的空间。
像是贪婪的野兽一般,基因深处那交媾的本能被彻底激发到了无法想象到的
程度,贪婪的亲吻、粗暴的吮吸、躁动的互咬,对方的唇舌唾液在眼下的此时此
刻已经变作了最为美好的盛宴,盛放在彼此面前,任由地那人随意地自取。
啪、啪、啪、啪……
每一次的顶撞,小穴里的爱液都像是会飞溅出来一般,伴随着那肉体碰撞的
声音一同谱奏出了灵与肉的碰撞,而也正是因为这碰撞本身来得激烈,彼此互相
舔舐吮吸的唇舌也会无法避免的飞溅出点滴的唾液,与那滴落的爱液一同,许是
滴落在脚下的大地,许是飞溅在彼此的身上。
赤裸裸的爱意表达,已经不再是所谓的理性能够压抑的了。
人类,也是一种动物啊。
「啾唔、喜欢……♡~喜欢提督大人、最喜欢提督大人啦……嗯啊啊、啾唔
唔……♡~这样连接在一起的感觉、好舒服……心里面已经、除了您再也思考不
了别的东西了……♡~哈啊啊、啾唔……啾啾、就这样一直做下去吧……♡~到
之后、到以后……到我们更加遥远的未来……♡~我都想,您一直在我的身旁啊……
♡♡~~」
「我当然会陪在赤城的身边……一直到我们的之后、我们的以后……到那更
远更远的未来的……赤城可一定不要、唔唔……嫌弃我那时候已经是个老头子了
啊……」
「咕呜呜……♡~怎么、可能会这样……啊啊、好幸福……♡~能够与您一
起、白头偕老什么的……就是我最幸福的事情了啊……♡♡~~」
就只是你。
就只要你。
除了你的任何人都不可以。
只有你才能给我带来这份幸福的感觉。
谢谢你……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无论是那漆黑的永夜还是无边的白洞,都
是因为我的身边有着你的存在,我才能一步步地走过那些囹圄。
我……爱你!
「唔唔、赤城……」
小穴内里的软肉和皱褶,一层层地纠缠在肉棒的表面,那种细微的痉挛已经
到了一个无法被忽略的程度。
而同样的,肉棒本身也开始躁动地跳动起来,每一次的插入拔出这个过程中,
不管是赤城还是提督本人都能够感觉到那「有什么东西快要来了」的悸动。
黏滑的触感一次次地来回徘徊,在那插入拔出的活塞运动中,临近高潮的甬
道内里也像是有着什么魔力,仿佛能够吮吸、能够榨取、能够挤压在肉棒上一样,
即便再想要忍耐下去,那夸张的快感也已经不是人力可为的了。
「唔、赤城……我就要……」
「嗯啊啊啊……♡~去了、我也要去了啊啊……♡~从刚才开始、小穴里面
就……嗯呜呜呜呜、一直颤抖着……♡~里面、好奇怪……要来了、又要被提督
的肉棒给插到高潮了呜呜呜啊啊……♡♡~~」
腰身的动作已经开始疯狂起来了。
不管是提督还是赤城,两人互相摩擦的性器已经到了一个极快极快的程度。
每一次都摩挲在最内里的位置,像是想要不断将子宫口给顶开一般,那最后
的倒计时已经开始在两人的心中读秒,再也没法忍耐。
「射了、要射了……」
「嗯呜呜呜呜呜呜呜……♡♡~~哈啊、要来了……提督大人的精液、嗯啊
啊啊要来了……♡~去了、去了去了去了……♡~呜呜、忍不住了……肉棒在里
面的感觉、太舒服了啊啊啊……♡♡~~
「好幸福、这种感觉真的好幸福……身体也好、心里也好……已经完全被您
给填满了……♡~射出来、请在我的小穴里面……再一次地射出来吧……♡♡~~
让我的子宫里、全部都是您的宝宝汁……♡♡~~
「想要怀孕、想要孕育一个……嗯啊啊、属于我们的小宝宝……♡~所以了、
请在我的里面……射进我的子宫、绝对不可以拔出来……♡~让卵子和精子、结
合起来……为我们诞生一个属于我们的生命吧……♡♡~~」
「射了……」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哔咕哔咕哔咕哔咕哔咕哔咕——啾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噜噜……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时之间,这片天空,除了少女那长长的呻吟声音,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我爱你……
End。
「呜……」
河边。
作为可能是整个港区中最好的风景区之一,在这条横跨了整个港区的运河河
堤上,提督和赤城已经整理好了衣物坐在了这个早就提前预想好的石椅上,等待
着烟花大会的到来。
在小树林里那放纵的肉欲此刻已经几乎快要看不见踪影,细心整理好了衣物、
用随身携带的湿纸巾擦拭了身体表面留下的体液,以及将呼吸平复下来的二人,
此刻在旁的舰娘眼中只是一对恩爱的情侣罢了,丝毫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如果忽略赤城脸上那还微微有着些许、不仔细观察就很容易忽视的小团
红晕的话。
而掩盖下的痕迹,瞒得过他人,又怎么能瞒得过同为主角之一的提督呢。
所以,当赤城看到提督眼中那略微有些揶揄的意味后,脸上的红晕更是浓重
了一些。
「不可以用这种眼神放在女孩子身上啦……提督大人,坏心眼……」
「可是,这是因为赤城太好看了,所以我才会一直看着赤城的哦……」
「呜……」
可能有时候,我就是喜欢被你这样「欺负」吧。
心中的羞意确实是无法掩盖,但同样,当身旁并肩坐着的男人说出了这番话
语后,那欣喜的感觉也同样是做不得假的,因为对方、因为自己所爱之人对自己
说出了这样的话语,无论是世间哪位女性都会有着这样开心的感觉的。
如果没有,那不是这话有问题,是你没有那么爱他罢了。
「嘿嘿……」
看着少女害羞的模样,男人轻笑一声,伸手揽过少女纤细的腰身,将那并肩
坐着的可人贴在了自己一侧的身上,而少女也同样知晓着男人的意思,轻轻将头
倚在了提督的肩膀,静静地就这般感受着时光的流淌。
夏夜的晚风与那河水清流的白噪声一同构造出了一幅绝美的画作,尽管此刻
大部分的路灯都已经被关闭,以此来营造出一个适合观赏烟花的氛围,但隐约在
那不远不近的地方还有着些许温柔的暖黄光芒,配合着这万里无云的月光星光,
互相依靠着的二人所感受到的,也正是那因为对方而带来的甜美。
「说起来,赤城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嗯……」
一时间被这样问到的少女微微有些错愕。
今天,毫无疑问的是整个港区的夏日祭,但作为提督的问题,谜底自然不可
能就这样直白地放在谜面上。
今天的日子,是……
「今天是我们第二个月的结婚纪念日哦~」
「啊……」
也没有让赤城思索太久,提督温柔地笑着,揭露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上个月的时候,我跟赤城一起去了温泉旅馆呢……尽管当时某人跟我说过,
其实没有必要每个月都非得纪念一次,但我其实还是觉得,生活总归要有点仪式
感才是……」
看着面前的月光、星空和河水,男人缓缓说着什么。
「又或许,其实我看重的并不是所谓的『仪式感』,毕竟对我来说,如果这
些事情本身不是跟赤城一起做的话,那或许也没了太大的意义……
「我喜欢着赤城,我爱着赤城,所以我才会想要跟赤城经历更多的事情、走
过更多的风景、见到更多的人和物……这样的心情,我想赤城一定能够理解的吧~」
「提督大人……」
啊啊,是啊。
我当然,能够理解了啊。
看着面前平静说着一些什么的男人,赤城只觉得眼前原本清晰的视线已经被
蒙上了一层水雾,有些看不清的感觉。
「所以啦,赤城……」
轻轻地,男人从另一侧拿过了那半人高的可爱狐狸玩偶。
「结婚两个月快乐哦~」
看着面前微笑的提督。
看着那可爱的狐狸玩偶。
呆呆愣愣地坐着,下意识地,少女伸过双手想要接过那可爱的狐狸玩偶。
毛茸茸的触感,在指尖碰到了的瞬间,像是有什么魔力,又像是开启了什么
开关之类的……
咻……
嘭……
烟花大会的第一朵烟花,从遥远的地方缓缓升起,在空中炸开成了一朵绝美
花火。
花火的盛放的璀璨带着那五彩斑斓的颜色映照在彼此的半边脸庞上,一时间,
真的就再也看不清旁的东西了。
「我爱您……」
这个夏夜晚风的爱。
这个夏日祭典的月。
这场,你予我的温柔。
流着泪,吻着眼前的这人。
我们两个人都是背着重壳行走的人。
我们的天空也并不总是那么晴朗。
但我,只要感受到你的存在,你的温柔,就已经被拯救了。
而这拯救,也不知究竟来过多少次了。
头顶的天空也许会乌云密布,脚下的城中却永远有人愿意为你在心里装满星
光。
我爱你,一直爱你,只会爱你。
谢谢你,吾爱。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战舰少女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