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母的荒唐赌约】(同人续写)(107)

第一百零七章·迈入深渊的赌约
回说金毛跟张胖子追到三楼之后,就失去了玉诗的踪迹,俩人一番讨论后,
觉得分头去追比较有盼头,于是决定分道扬镳,金毛选择去可能性比较高的三楼
厕所搜寻,而张胖子则往四楼去探访。
幸运女神眷顾的是张胖子。
他往上踏了几步,就在转角的楼梯平台,见到赤裸的玉诗跪在地上,两手捂
着下体。
张胖子战战竞竞的往前踏出一步,那个裸女似乎听到脚步声,抬起了头,在
看到女人的脸孔时,张胖子也不禁咽下贪婪的口水,那是一张精致秀美的轮廓,
只是眼神看起来不太对劲,失焦的眼眸,被朦胧的雾气垄罩,长长的眼睫毛,抖
动起来彷似悲伤般的啜泣。
「你,你在这里做什么?」
女人似乎听不到他说话的声音,跪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我,我是这里的学生,你呢?为什么不穿衣服?」
玉诗保养的很好,看起来就像二十岁左右,张胖子完全没有察觉到这是学生
家长,只以为是某个毕业的学姊,跑回来母校给学弟们捣蛋。
「我不会伤害你,你,你别喊叫哦。」
张胖子踏上平台,刚靠近到玉诗身旁,就听到唧吱的嗡鸣声,待他仔细观察,
这才发现玉诗捂着的下体,正插着一根电动按摩棒,他内心不禁怀疑,这个女人
在校园裸奔,还在楼梯间用按摩棒自慰,不会是一个变态露出狂吧?他刚有这想
法产生,却看到玉诗忽然站起来,走到他面前,径直跪了下去,女人挺胸翘乳,
端正的跪着。
「主,主人,浪奴错了……」
「原来还是个抖 M!」
张胖子恍然大悟,觉得自己捡到宝了,他轻轻触碰玉诗的胸脯,没想到玉诗
直接弯下腰,把脸靠到他的脚上,用嘴亲吻他的臭鞋子,然后低着头说道:「浪
奴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献给主人,以后浪奴会绝对服从主人。」
玉诗抬起腰身,伸直身体,然后把长发束到脑后,朦胧的双眼,呆滞的望着
张胖子,两只雪嫩的美乳挺翘出来,高耸的乳峰紧凑而光滑,小巧的乳头硬硬翘
起,像草莓一样红嫩诱人。
张胖子就像闻到腥味的野猫,笑嘻嘻伸出手,「我来摸摸!」
张胖子两手分别抓住玉诗的美乳,用指尖捏住她红嫩的乳头,毫不怜香惜玉
地用力拉长。
少妇的乳房饱满而坚挺,柔韧的乳头又硬又翘,显示出迷人弹性。
张胖子一边捏弄,一边说:「爽啊,没想到给我遇到个抖 M. 」
玉诗赤裸的上身像雪一样白滑,两只白嫩的乳房被拉成锥状,乳头被捏得扁
扁的,张胖子嘿嘿一笑,张开大手,像挤奶一样挤弄少妇白美的乳房,彷佛要把
两只乳房捏碎。
「唔……啊……啊啊呀……」
玉诗颦住秀美的双眉,明明很难受,却为了讨好她的主人,眉眼间勉强透出
着柔媚的笑意,只是她不时发出吃痛的低鸣,暴露了她的本意。
张胖子捻住她的乳头,用力揪着,在指间来回揉搓,「你这个抖 M,爽不爽?」
「疼……乳头要被捏碎了……」
玉诗露出吃痛的表情,那双朦胧的大眼睛充满了媚态,她脸上充斥着讨好的
笑容说道:「但主人捏的,浪奴好爽……」
张胖子笑骂道:「真够贱的。」
等张胖子松开手,玉诗的乳房和乳头已经被捏得红肿。
「你下面那是什么?」
张胖子拍了拍那根黑棒子,「你这个抖 M,不就喜欢被人羞辱吗?把你的贱
屄露出来,像个妓女一样,让我看个清楚。」
玉诗往后仰头,坐在楼梯平台上,两腿分开,两只手放在背后,支撑着地板,
张胖子趴在她两腿之间,握着按摩棒抽插着那湿透的肉穴。
一直都很顺从的玉诗,忽然喊道,「不!」
张胖子抬头看了玉诗一眼,却听对方说道,「啊……你不可以这样,呀……
怎么……「
张胖子不屑的回应,「装模作样。」
在他来看,这个女人就是变态的抖 M,如今不过是欲拒还迎的姿态罢了。
清醒过来的玉诗,开始全面审视自己此时面临的悲惨境地,她全身赤裸的仰
坐在楼梯平台,被一个比自己小了整整一辈的少年,甚至还是儿子的同学,用电
动按摩棒抽插着肉穴,她却只能忍着泪水,主动分开大腿,被当成玩具一样肆意
的玩弄着。
更加令她无法接受的,是自己的身体已有性感了,体温已滚滚升腾起来,肉
缝不受控制的溢出温热的淫水,泛滥的淫水,沿着阴唇向下,从穴口缓慢的流过
会阴,一点一滴的向地面滴落而去。
刚刚她还恐惧被小宇给鄙视,甚至是抛弃,现在自己竟然还能不知羞耻的发
情,要是这个少年把她的身份暴露出去,只怕自己的尊严,名誉就全完了,而小
宇又该怎么在学校自处呢?最可怕的是,玉诗跟骆鹏的协议当中,规定突破尺度
的权力,受到的唯一限制就是,不能损害玉诗的名誉,而如果是玉诗,自己主动
损害了自己的名誉,那也就代表了唯一可以限制的条件将会失效若真的出现这样
的事情,那自己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恐怕就很难说了。
想到这里,玉诗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的涌了出来,她极力的克制着,不让自
己痛哭出声,耻,屈辱,已不足以形容玉诗此刻的心情,就在这时张胖子用力的
把棒子插到阴户底部,棒子的顶端剧烈的旋转,带来强烈的刺激。
「啊……不,我,我,不要啊……」
玉诗拼命摇头想抗拒,无奈她的身体一点反抗也没有,相反还配合着棒子的
动作,主动张开大腿,「不可以高潮,啊啊……」
终于在最强烈的旋转力度刺激下,玉诗无可抗拒的全身痉挛起来。
「受,受不了了,呀啊啊……要被插,插死了,唔哦哦哦哦……」
她的身体不停蜷缩,完全不受控诗的扭动,白皙的脖颈高高的昂起,十根手
指死死的抓拢地板,张开的美腿就像一对煽动的羽翅,不停合拢与分开。
高潮从全身上下同时爆发起来,高耸坚挺的乳头,阵阵收缩的小腹,蜷曲舒
张的四肢,最终汇集到敏感的下体,淫水哔啦啦的溅出水花,突破了黑色头棒的
阻截,从阴道和棒身结合的缝隙中喷溅四射。
就在玉诗高潮喷发的同一个时间,下课铃声也响起了。
玉诗笑了,笑的很悲伤。
这是一种绝望到极致后,产生的苦笑,这次的额外惩罚,她已经连续高潮多
次,按规定她的调教时限将翻倍到协议的最大上限 480小时,而突破尺度的权力
也翻倍成 36 次。
更让她悲伤的是,自己的名誉就这样,被自己亲手毁了,也把唯—能约束骆
鹏的条件作废了——下午第一节的下课钟已经响起,只要再过—会,学生们就会
走出教室,到时候她就会完全的身败名裂,变成所谓的社会性死亡——而她无法
怪罪骆鹏,因为额外处罚的责任,必须自己承担。
她甚至无法获得儿子的理解与支持,因为当她社死之后,自己必须在漫长的
480 小时,承受骆鹏随时随地的调教,并且还不能跟小宇透露任何一点内容,她
必须要对儿子守口如瓶,无论儿子怎么问,怎么怪责,自己都只能继续接受骆鹏
的调教。直到 480小时结束,到那时候自己很难保证不沉沧下去,甚至最终跟骆
鹏变成永久的主奴关系。
这周的星期—,玉诗好不容易才燃起的反抗意念,又在此刻被扑火了,她再
度陷入绝望的情绪,看着自己的下体,不断溅出淫水,她放弃了抵抗,自暴自弃
的趴在地上,边痛哭,一边任由高潮喷发。
「呜呜呜……」玉诗一边哭泣,—边痛骂自己,「看吧,你们都来看吧,我
是不要脸的贱货,呜呜……我被自己儿子的同学调教成母狗,还在儿子的学校裸
奔,被人群围观,呜呜呜……谁都可以操我,操死我吧,快操死我吧,我不活了,
呜呜呜呜……」
诡异的事情,在这一刻就发生了,张胖子正色眯眯,低头俯视玉诗的下体,
而玉诗也刚好放弃抵抗,任由高潮喷发,大量的淫水如喷泉般,就那么恰巧的喷
到张胖子的眼睛上。
张胖子眯起眼皮,反射性的往后退一步,他身后正是楼梯平台的阶梯,由于
往后倒退一步,脚跟没有踩到阶梯,一个跟跄,张胖子变成了滚雪球,伴随着惨
呼声,摔到了三楼去,玉也感到惊讶,但无疑的,这是她逃脱的最佳时机,因为
刚下课的学生们都被张胖子吸引了注意力,没有人发现她。
*********
★骆鹏坐在自习教室的课桌上,翘着脚,歪着脑袋,听完玉诗的陈述。
「这真是太惊险了,还好你最终没有被人发现,安全的来到这里玉诗不知道
大鹏这样说,是否出自真心,毕竟要她裸体走到自习教室的人,就是眼前这家伙,
可以说这个坏心的小鬼才是始作俑者,惊险什么?是老娘拚着赔掉名誉的风险,
你这小鬼又那里有惊险了?玉诗内心自然是—肚子的怨气,只是嘴上没有说出来。
骆鹏从身后拿出温水壶,倒了一杯温水给牢骚满腹的玉诗。
「喝杯水,缓口气吧。」
其实玉诗错怪了骆鹏,因为骆鹏听到玉诗经历的事情后,还真的有些后悔,
毕竟他也不想把事情搞大,先别说他不好跟刘宇交代,光是有可能惊动老师,甚
至把他父母给叫来学校,这就够他呛了,他脑海浮现父亲威严的模样,就不禁寒
毛直立。
他印象里午休刚结束的时段,仓库到自习室那段路,本来就没什么人,这也
是大鹏会刻意挑选那条路线的原因,又岂料会有人经过。
虽然骆鹏现在不介意,分享玉诗给外人,但这也只是一种调教手段。为得只
是让玉诗更堕落,好让自己能征服浪姐,说到底,骆鹏调教的最终目的,还是在
彻底征服玉诗的状态下,才占有她,如果真的被张胖子与金毛给劫胡了,那骆鹏
应该会吐血骆鹏让玉诗喝完水,喘了口气,突然说道:「嗯,浪奴,你说说,当
时你被那个胖子玩弄的心情吧。」
听到大鹏这么说,玉诗也想起了,自主任务规定主人有权力,在任务结束后,
听取汇报,而她必须区细无遗的吐露心声,揭露自己淫荡的行为。
她本来还满肚子的怨气,但—回想起,整个下午到现在,所发生的事情后,
她懊恼的怨气不知为何就消失了,仅剩下些许的期待,她也搞不清自己是什么心
态?那是一种既无奈又无助的情绪。
这种无奈的情绪,慢慢地转化成了,一种在主人控制下,找到了归属的感觉,
她吃惊地审视自己的内心,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产生这样的情感。
「还不快说,在迟疑什么?」
玉诗的心里,说不出的五味杂陈,在骆鹏的监督下,她又再一次重新述说,
并且在某些紧要关头,还被逼迫说出自己的想法,某些细微的情绪,也被旁听的
骆鹏给挑出来放大,甚至一些想法也会被骆鹏超机给灌输进去,这种陈述与询问,
除了给她一种重新经历当下,被再次羞辱的感觉,还有一种自己正被迫接受洗脑
的屈辱感。
最可怕的是,除了心灵上的洗脑,还有身体上的洗涤,骆鹏会边询问,一边
抚摸玉诗的胴体,然后寻找她身上的敏感点,并要玉诗自己说出,各部位敏感度
的差异。
「就是这里吧。」
骆鹏的手指插入,玉诗的下体,在一处敏感点上,来回抠弄。
「那里,好,好酸啊,别,别那么用力……」哟,浪姐,怎么了,你这是被
我摸到太舒服,流出了淫水,还是你本身就是发骚的贱货呢?「,骆鹏看到玉诗
的窘态,没心没肺的嘲笑起来,更加剧了玉诗的耻辱。」呜呜……谁,谁舒服了,
我,我只是,啊……好丢脸,骆鹏抱着玉诗,让她坐在自己怀里,一手揽着美人
的腰肢,另一手在玉诗的双腿之间来回的抠弄肉穴「哦?
不是被我摸到舒服啦?那还是因为你刚才被陌生人在楼梯间玩弄,你是因为
这个原因,才发骚了?「
「你……你才骚呢,老娘可没承认……啊……啊啊……」
骆鹏剥开肉穴顶端的阴蒂包皮,直接捻住暴露在外的阴蒂,缓缓的搓弄着,
「浪姐,你要诚实点啊。」
玉诗正想挣扎,扭头看了骆鹏—眼,她当即意识到,自己不得隐瞒,必须说
出内心的想法,她感到憋屈又无奈,只得放弃抵抗,任由骆鹏在自己身上施为。
「是,浪奴是骚货,被陌生的孩子玩弄,也会发情。」
「所以你高潮了?」
「啊……是,是的,我被迫高潮了很多次。
你是不是想被那个胖孩子操?「不想,当时我只觉得很丢脸,而且我很害怕,
要是他,嗯,啊啊……那个少年,把我的身份暴露出去,那我的尊严和名誉就全
完了……啊啊啊……」骆鹏持续的揉捏阴蒂,「你怎不反抗呢?」
我,我有想过,但身体没法动玉诗也想反抗,但她很快就高潮了,根本没法
反抗,何况被陌生人奸淫,早已属于被突破的项目之若玉诗被那个素不相识的男
孩奸淫了,是不能算作骆鹏违约的,并且裸体去自习教室的额外处罚,她必须自
己承担责任,若因此导致自己名誉损伤,一切与骆鹏无关,不能算作违约,骆鹏
抚摸阴蒂的手速,越来越缓慢,玉诗说到这里,身体早已火烫起来。
把你当时的想法说出来。
「啊……啊啊……我,我当时想到,如果是我自己主动损害了自己的名誉…

那就等于是我主动突破这个尺度,哦……啊啊……「
玉诗被骆鹏抱在怀里,恣意的来回揉弄肉穴,阴蒂还被当成面团,在手指的
搓捏下膨胀了起来。
骆鹏不是向晓东那种呆贷,又岂会不明白玉诗说的道理呢?玉诗跟他的协议,
唯一受到的限制,就是不能损害玉诗的名誉,一旦玉诗主动损害了自己的名誉,
那就等于玉诗自已放弃了这个限制,一个没有任何限制,可以让骆鹏任意调教玉
诗的协议,骆鹏想到这一点,心跳也瞬间加快起来。
随着赤裸的女体发出熟烫的温度,玉诗的脸颊也变得通红,酥麻的阴道传来
阵阵快感,加上必须给骆鹏透露出自己内心的想法,让她有一种从身到心都被控
制住的居辱感,尤其这还是自己造成的,这种自取其辱的悲愤,让她的快感更难
以抑制的涌起。
「听到下课铃声的时候,我很害怕……」
「我知道很快就有学生出来,那时候我就完全的身败名裂,我……我亲手毁
了自己的名誉……」
骆鹏轻轻抚摸膨胀的阴蒂,问出了心中的疑惑,「浪姐。为何你这么坚持遵
守协议啊?」
大鹏对于浪姐执拗的坚守契约感到十分的不解,于是提出了质疑,玉诗在意
乱情迷下,说出了自己曾经告诉小宇的事情,这也让大鹏明白,玉诗其实不是执
拗,而是在贯彻人生价值,对于玉诗来说,一旦不遵守协议,她的人生就没有存
在的价值,跟行尸走肉无异。
虽然能理解,浪姐的想法,但骆鹏还是有些不放心,他沉默了一下、继续抚
摸膨胀的阴蒂,并试探道:「之前说了,额外外罚也要看你的表现,现在你没有
允许,高潮了那么多次,你自己说说,调教时限跟突破尺度的权力,要翻倍几次
呢?」
骆鹏想试探看看,玉诗是否真的坚守协议?玉诗一边娇喘,一边嗫嚅的回复
说,「按,按协议,最,最大上限……达到 480小时,突破尺度的权力,翻,翻
倍成 36 次……喔啊啊啊……」
「浪姐,这份协议的调教时限已经达到上限了,你真的会彻底地执行下去吗?」
看着玉诗即将抵达高潮,骆鹏收回湿答答的手指,刻意又问了一次。
一股即将上头的快感,就像漏了洞的气球,一下泄了气,难过的空虚感,令
玉诗不自觉地抓住大鹏的手臂,渴求着男人给予更多刺激。
但大鹏故意不再去触碰女人火热的下体,反而揉捏起丰满的乳房。
玉诗茫然地凝视骆鹏的双眼,她脑海里响起一道心音,要自己必须诚实回答
主人的问题,她皱起不甘心的双眉,抿住嘴唇,居辱的说出内心深处的秘密,
「其实那时候,我除了害怕身败名裂,更怕自己会……会……」
「会什么?」
玉诗低下头,不敢直视骆鹏的眼神,「我自己怕会,会……真的沉沦下去…
…」
—旦玉诗是自己损害的自身名誉——那么唯—能约束骆鹏的条件就作废了,
而她必须在漫长的 480小时,承受骆鹏随时随地的调教,还不能跟小宇透露任何
一点内容,直到 480小时结束,到那时候,玉诗很难保证自己不沉沦下去。
骆鹏终于发现了,玉诗最软弱的一面,他觉得这是自己最接近成功的一步,
他决定抓住机会,巩固调教成果,于是骆鹏提出了换约。
「所以你们换约了?」
回到家的骆鹏,迫不及的上网,他想把自己的成果,展示在那个网友面前,
好好炫耀一下,于是把事情的经过跟网友,简略的说了一下。
骆鹏点开手机,发去一张电子照片,接着又传了文宇讯息:「这是我们新订
下的协议,我现场拍了照片。」
手机另一头的网友,沉默了一会,才回复,「她真的签下这份新约?」
「你不相信吗?」
「我是没想到,你竟然凭自己的手段,能做到这样?」
网友—直都很狂妄,还常常鄙视自己,如今能让对方刮目相看,骆鹏感觉到
—股兴奋的自豪。
「我跟她约了周日,就要做最后的调教。」
★★********** *********时间回到周五的晚上「赌约?」
刘宇双臂交叉,听着向晓东的说词,旁边的赵勇不时的补充说明,而他的脸
色也益发的阴沉。
赵勇跟刘宇私下同盟,他们猜测到玉诗虽然被大鹏胁迫,但只是表面被控制,
实际上玉诗一定在找机会破解,而他们也认为要破解此困局,就必须要帮助玉诗
拿到游戏的王导权。
向晓东在这个困局里,可以是大鹏的帮凶,也可以变成他们的援手正反好坏,
到底会是那一面?就看他们要如何利用这个呆贷了。
周五下课后,赵勇才刚走出校门,就被向晓东用电话给叫回来,当他看到是
东子脱到只剩下一条内裤,跟浪姐在自习室上演一场活宝戏,他心里就已经知道,
发生什么事了,肯定是骆鹏为了拉拢向晓东加,要浪姐来学校陪东子,他认为自
己心里就跟明镜一样透亮,东子哭丧着脸跟赵勇诉苦,说浪姐主动跟他提出了一
场赌约、用三颗骰子比大小,点数小的人算输,输的人要脱去身上一件衣物,而
呆货已经输到,只剩一条内裤了,所以他才打电话跟赵勇求救。
赵勇问他为何没找大鹏来?这个呆货也是真呆,跟竹筒倒豆子一样,一股脑
就把骆鹏许给他的好处全倒了出来,周二向晓东还一个劲的,怂恿刘宇再来搞个
主人测试,但大鹏却私下,许给他一个承诺,要他来跟浪姐对赌,赌赢了,他就
可以有一次的主人测试机会,这也是为何,呆货在周沉默起来的原因。
「果然是大鹏设的局。」
赵勇在内心如此暗想,但他嘴上却不说破。
为了拿到游戏的主导权,赵勇答应帮东子,条件是赌赢了,主人测试的机会
要分—半给他。
浪姐说她可没答应让大勇加入,除非东子输了,要在三楼的走廊裸奔,向晓
东一听到这话,气得脸色发白,但为了让赵勇帮他,只好忍痛答应,于是三个人
在自习教室丢起骰子。
连丢三次,都是赵勇代替向晓东丢骰子,而他们输了两次,赵勇被迫脱了上
衣跟内衣,露出精赤的胸膛,第三次终于让浪姐脱下一件外衣。
「东子,你们还是太嫩了」,浪姐嘲笑东子找来帮手,也只能让她脱下一件
外衣,呆货情绪激动之下加了赌码,若下一次的点数还输,他不止在三楼走廊裸
奔,还要绕到楼走廊,但浪姐若输了,就必须全部脱光。
刘宇捏紧拳头闷声道:「操!你就眼睁睁看东子这个呆货胡来,也不制止吗?」
「有,有啊,但是浪姐不让我阻止,而且浪姐的态度很奇怪。」
赵勇继续述说,向晓东告诉他,这一次自己押个大注,要亲自上场,就不叫
赵勇帮忙了,没想到这次浪姐丢出了十点,而东子丢出了十五点,向晓东兴奋的
大叫起来,还是赵勇捂住呆贷的嘴巴,免得噪音在学校传开来。
浪姐笑盈盈地看着东子说,「手气这么好,要不要再来玩个大的?」
浪姐说这次她虽然输了,但她不脱,而是直接把赌注提高,下一次若她输了,
她除了要偿还这次脱光的承诺,还会给东子主人测试的机会,相反,东子苦输了,
除了要在二楼裸奔,王人测试的机会也不用再提了。
东子非常紧张,手抖到无法拿骰子,只好由赵勇代替上场。
屋漏偏逢连夜雨,大勇似乎是衰神附体,三颗骰子竟然丢出四点。
「你,你害惨我了!」
东子正埋怨大勇,却不料下一秒就神翻转,浪姐竟然破天荒的,丢出了三点。
喜悦来得太快,太突然,东子根本来不及反应。
「好吧,说到做到哦——」
浪姐对着东子露出风情万种的笑容,「但小东可别太高兴了,别忘大勇也有
份,所以你们两个人,都转过身,数到十之后,来找我吧,谁能找到我,主人测
试的机会就给谁哦。」
赵勇跟向晓东并没有起内哄,数到十之后,两人说好,不论是谁找到浪姐,
调教的时间都要切割—半给另一人,但是他们把三楼的厕所,翻了个遍都没找到,
于是又分头跑到四楼跟二楼,还是没找到。
刘宇听到这里,才松了一口气,妈妈还是有理智的,这便叫示敌以弱,等东
子放松了,再杀一个回马枪,这样东子以后就没理由再吵着要主人测试了。
「抱歉小宇,但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向晓东捂着被刘宇打到红肿的脸颊,低声下气的道歉,却见刘宇又举起拳头,
吓得他赶紧躲到赵勇身后,「别,别生气我会想办法补救。」
刘宇并没有生气,相反他知道妈妈赌赢向晓东,心里还很高兴,只是脸上佯
装愤怒,骂道:「补你个头,还不都是你惹出来的。」
赵勇拦住刘宇劝说道:「先别激动,其实这件事还没说完,唉……」
「什么!还有后续?」
刘宇刚放下的一颗心,又被吊了起来。
当时赵勇他们确实没找到浪姐,东子不死心的,还想再去四楼厕所找找,但
赵勇却担心浪姐会否发生意外?就算没意外,也可能骆鹏暗中又横插一脚,于是
他打电话给刘宇,告知浪姐出了事情,要刘宇赶来学校三楼的自习室会合。
向晓东知道刘宇要来,吓得直打哆嗦,他担心浪姐真的出意外,不知道怎么
跟刘宇交代?总不能报失踪人口吧?于是他们俩人又绕去四楼再找一次,但还是
没找到,心灰意冷之下,回到三楼的自习室,这才发现浪姐根本没离开自习室,
她只是躲在讲桌下面,这才让他们搞了个灯下黑,扑了个空,向晓东懊恼的捶胸
叹气,赵勇倒是没太大的情绪,毕竟他的本意就是想帮浪姐争取游戏主导权,摆
脱骆鹏的掌控赵勇回忆当时,他走进自习教室,就看到先一步近来的向晓东,坐
在椅子上,一脸惨白之色,双目突出,两眼失神,他还想询问,就发现前台的讲
座上有三人,分别是两男女,赵勇看了一眼,知道是隔壁班的金毛、张胖和张妹,
这三人是不学好的流氓学生,金毛是染一头黄发的瘦高个子,而张胖和张妹则是
一对兄妹,他们平常跟刘宇四人并没有交集,由于刘宇也是个不好惹的主,加上
又不在同一个班上,所以这三人跟刘宇他们,以往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向晓东见到赵勇,恍如看到了救世主,扯着赵勇的衣袖哭喊道,「大……大
勇……快帮我抢回来……」
「抢什么?」
金毛从讲台走下来,一脸不屑的表情,「别把我们说的好像是坏人一样,你
们自己也好不到那里去。
赵勇虽然一头雾水,不明白东子在跟这些人争执什么?
但对方口气不善,自己自然也不是吃素的:「老子又没问你,你在这逼逼赖
赖个什么劲?」
「好啊,反正这里也没你们什么事了」,金毛不明所以的,发出诡异的笑容。
向晓东急忙道:「不,不行,浪姐被他们抢走了!
原来向晓东从一步,从四楼下来,刚走进自习教室,就发现浪姐躲在讲台下,
他还很开心,自己发现了浪姐,没想到金毛一行三人,就闯了出来,声称是他们
先找到浪姐的。「慢着!这是我们跟浪姐的游戏,并不关他们的事!」赵勇打断
向晓东的陈述。
「话不能这么说哦——」
玉诗从讲桌底下钻了出来,背靠在金毛的怀里,一根纤玉般的手指轻点红唇,
娇靥上满是妩媚的春情,她含着玉指,发出甜如蜜般的轻笑声,「人家不是说过
嘛,谁能找到我,主人测试的机会就给谁哦。」
赵勇的脑袋就像被槌子敲击般,发出铿锵的声音,他不明白为何浪姐要帮对
方说话,更奇怪的是,他们还是陌生人,这真是意外的插曲?还是大鹏搞的鬼?
他跟东子两个人对付金毛跟张胖,顶多打个平手,而张胖的妹妹不能小瞧,
那可是个有战力的女太妹,要是在僵持之时张妹出手,就很麻烦,何况浪姐还站
在他们那一边。
就在赵勇还在迟疑要不要用拳头说话时,刘宇的电话打来了,赵勇暂时搁下
这里的事,跑到走廊接听。
「出什么事?是不是大鹏搞鬼……」
「没!是东子叫我来的,但……」
「但是什么?你怎么老是说话吞吞吐吐!」
赵勇还来不及解释,东子跟金毛又吵了起来,吵杂的喧闹声,让他无法说清
楚,只好一边往楼梯走下去,—边说道:「你先到楼梯口,我过去跟你会合。」
你不是叫我过去一楼的自习室吗?「」哎呀!都乱套了……先别说那个,我
到楼下了,你在那里?「刘宇听完赵勇的述说,先是一脸的惊骇,接着转过脸,
瞪着向晓东,双目如牛眼般怒睁。」小宇,我,我,我错了,我真不知今发生这
事……「刘宇看着向晓东红肿的脸,脑海冒出一个想法一」打得太轻了。「
「闭嘴!你络我待在这里。」
刘宇决定上去,看看妈妈的情况,但他又不想让这个呆货来添乱,「我跟大
勇上去看看。」
当他们走上去,打开课室的木门,里面的光景让刘宇也目瞪口呆,事后刘宇
回想此事,也后海没有思虑周全,就莽撞的跑上去。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