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流美容院之蜜和鞭】(9)

第九章:指奸
身下美艳人妻的腰肢停止了扭动,田俊才有余暇抽回左手,改用右手攥住她
的双腕,然后将解放出来的手探进唐佳琳的衣衫,隔着胸罩抓住一只丰满高耸的
乳房,用力地搓揉起来。
手在袭胸,舌头已经成功地缠上了滑嫩的香舌,田俊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唐佳
琳咬他,发出「啾啾」的声音吸吮一番后,放开被揉弄得不成形状的柔乳,手腕
一翻,蛇一般地向下游走。
当大腿根部被一张潮湿的手掌抚上时,唐佳琳再次挣扎起来,拼命地扭动身
体,想要将双腿合上。扭动的力量之大令人作舌,瞧着她拼死抵抗的样子,不知
强暴了多少女人而经验无比丰富的田俊轻蔑地一笑,他确实这个美丽性感的人妻
起了淫荡的反应,小穴已经湿了,否则不会想要掩饰,像疯了似的用尽全力。
粗暴地分开她的双腿,手掌直插大腿根部,在三角内裤上摸了一把,指头上
顿时升起潮湿的触感,田俊再定睛一看,黑色的底裆出现了一大块湿迹,不由在
心里淫秽地想道,原来这个敏感的闷骚型人妻喜欢被人强迫啊……
「佳琳姐,没想到你的水这么多,嘿嘿……都湿成这样了。」田俊一边用大
拇指和食指捏着三角内裤湿迹愈发明显的底档,慢慢地来回扯动,摩擦着小穴,
一边挑逗地说道。
「混蛋,拿开你的脏手,不许摸我……」好不容易可以自由呼吸的嘴巴发出
愤怒的斥责,唐佳琳将身体顺着坐席向上滑,腾出空间的右腿猛地向前一蹬,正
好踢在田俊的胸口。
霎那间,他向后跌去,手腕上一松的唐佳琳连忙翻身,手脚并用地沿着倾倒
的坐席向后排座爬,希望从那里的车门逃出去。可是上半身才进入车子后部,她
的一条腿便被快速起来的田俊牢牢地攥在手里,年轻男人的另一只手用力向前一
抓,正好抓住从掀起的裙子里露出来的三角内裤腰口。一个拼命前窜,一个用力
后拽,在相互力的作用下,长筒丝袜和带着温热潮气的内裤被一口气扯下来。
扯到膝盖下的肉色长筒丝袜、黑色的三角内裤,以及雪白浑圆的心形臀部暴
露在灯光昏暗的车子里,显出一派凄美的光景,紧紧收缩的肛门和被渗出的爱液
染得湿漉漉的粉嫩小穴这两个绝对不能示人的私隐肉洞,以一种令人血脉贲张的
翘臀姿势,尽数映在田俊瞪大的眼睛里。
「呀啊……」唐佳琳发出一声凄惨的悲鸣,软绵绵的身体仿佛失去了所有的
力气,趴伏在驾驶位坐席上。
「嘿嘿……佳琳姐,从后面看真是一幅美不胜收的好风景啊。」田俊邪淫地
轻笑着,从她身后伸出手,沿着微微隆起的肉缝滑动,来来回回地爱抚起来。
「啊啊……不要……啊啊……」明显地与呜咽声不同,唐佳琳不时发出甘甜
的呻吟。
「为什么这么湿呢?呦!淫荡的爱液还在不断地溢出来呢!佳琳姐,你真的
好……嘿嘿……好骚啊!」
「不要看,啊啊……不要再说了……」
随着修长的手指灵巧极了的抚弄,渐渐袭上潮红的臀部同喘息声、呻吟声步
调一致,一跳一跳地剧烈弹动着。
「佳琳姐,你真是个好骚好骚的极品人妻啊,这副淫荡的身体敏感得不得了
啊,简直太好玩了。」
「啊啊……啊啊……不是的,啊啊……不要……」
声音变得轻轻柔柔、又细又媚,垂下去的脸颊染上一层红云,羞耻极了地左
右摇摆着,唐佳琳维持着臀部翘高的下流姿势,每当田俊的手指抚上小芽才露尖
尖角的阴蒂,她便情不自禁地扭动着美白如玉、滑润丰腴的翘臀,似乎在淫荡地
祈求更多、更妙的欢愉。
「这么快就缴械投降了?我还有很多招数没使出来呢!佳琳姐,你是不是特
别期望我这样?」田俊一手按住不住摇摆的美臀,然后将伸直的食指缓缓地向不
停溢出花蜜的穴口探去。
「啊啊……才不是呢,啊啊……不要插进来,啊啊……啊啊……」虽然嘴里
嚷着不要,可是随着那根特会取悦女人的手指的抽插旋磨,双腿不由自主地分开
了,臀部也是频频向上,情欲难耐地扭动,唐佳琳迷蒙着双眼,娇艳欲滴的嘴唇
不住开合,声声如诉如泣的呻吟飘出口外。
这里是路边,不远处便是红灯区,如果有人过来,往车里一看,糟了,车内
灯还开着,那岂不是说外面的人会看得清清楚楚……想到这儿,唐佳琳不由紧张
万分,同时又感到非常刺激,颤栗的心被暴露的快感汇成的激流冲击着,火热的
小穴更是起了强烈的反应,嫩滑的腔壁有力地收缩不停,仿佛在邀请深陷其中的
手指再往里面深入似的,紧紧地夹着、吸着。
「嘿嘿……你下面的小嘴真会吸,佳琳姐,干嘛夹得那么紧?不舍得我拔出
来吗?放心吧!不给你搞泄了,我是不会离开这个诱人的小洞洞的。」田俊一边
淫笑着说道,一边卖力地律动手指,下流的淫水击溅声由小至大地、越来越密集
地在狭小的驾驶室里响起。
「啊啊……谁舍不得了,啊啊……不要,啊啊……快拔出去……」甜腻的反
对声依然持续,但听不出抗拒的意思,此时的唐佳琳给人一种口是心非、欲迎还
拒的感觉,而且代表淫荡的蜜汁止不住地从小穴里流淌出来,沿着抖动的双腿蜿
蜒而下。
「哼……小穴都发大洪水了,淫水把皮垫都淋湿了,还嘴硬说什么不要啊?
佳琳姐,一看你就不是那种能为丈夫守贞的女人,在我这个玩弄了无数骚货
的专家面前,你就别装了。」
田俊下流的语言、讽刺的语气使唐佳琳倍觉羞耻,敏感的身体被屈辱的火焰
炙烤着,似要点燃了。她不耐刺激地扭动着,小穴一个劲地收缩,溢出一股股新
的爱液。
几天前她和丈夫坦白,偶尔会幻想被不良高中生强暴,因为那种被粗暴对待
的状况令她特别兴奋、欲情格外旺盛,于是情难自控间,下身湿得一塌糊涂。而
现在与幻梦是那么相似,田俊正是高中生的年龄,也在强暴他,虽然不算粗野,
但他更坏、更下流、更令女人难堪,欲焰焚身的唐佳琳感到更加真实的现实比想
象刺激得多、愉悦得多,不身临其境,绝无法体会欲仙欲死的快感是何等美妙。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现在怎么只知道叫床,不嚷着不要了?哼哼……佳琳姐,我没看错你吧?
听说你来公司的时间不长,但业绩出奇的好,你的秘诀是不是就是和客户上
床,靠在这里进进出出得到订单呢?」田俊讥讽地说道,随后中指也加入进来,
和食指并拢在一起,狠狠地刺进湿漉漉的小穴。
「啊啊……啊啊……不要,痛死了,啊啊……」娇嫩的腔壁升起被撕裂的疼
痛,这下突如其来的粗暴插入使唐佳琳猛地仰起了头部,发出既痛楚又愉悦的叫
声。
「刚才不是教训我没有礼貌,说话不看对方的眼睛吗?你有教养,那么赶快
回头和我对视,如实回答我的问题。」田俊报复地问道,一手展开有规律的三连
刺,粗暴地抽插着,另一只手高高举起,重重落下,发出清脆的响声,用力拍打
着眼前弹性极佳、手感极好的臀部。
「啊啊……我没有,啊啊……别打了,啊啊……我真没有,我不是下流的女
人,啊啊……」唐佳琳摇晃着头部,吸着气不住呼痛,连声求饶道。
「不可能,那些订单怎么签的,让你不说实话,真是找打。」
田俊打得更重了,臀部火辣辣的,不止是钻心的痛,令她难以忍受的是被自
己年龄小的人打屁股的屈辱感,唐佳琳只好说道,但没有扭过头去看他的眼睛,
「啊啊……我真没骗你,我真没有和客户上床,啊啊……只是,啊啊……偶尔我
会……」
说到这儿,羞臊得低下头去的唐佳琳闭上了嘴,听得津津有味的田俊不由怒
道:「偶尔什么?老老实实地告诉我?」
「有些客户好色,啊啊……他们偷看我的大腿,于是,啊啊……于是我就分
开大腿,啊啊……啊啊……让他们看……」
唐佳琳简直羞愤欲死,而田俊则意犹未尽,不满地追问道:「看一眼大腿就
买房子,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休想骗我!」
「啊啊……啊啊……有时他们会把手搭在我的大腿上,啊啊……摸我……」
「只是摸大腿吗?就没摸别地方?」
「啊啊……那个,啊啊……那个……」
「别那个那个的,老实说!」田俊恼怒地用力一扇,红通通的臀部上顿时添
加了一个崭新的颜色更深的掌印。
「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有时还会摸到大腿根部,啊啊……」
唐佳琳痛得娇躯乱抖,而声音却愈发甜腻、淫靡。
「手指有没有伸到你的屄里面,又挖又抠?」田俊越说越下流,话语也越来
越粗俗。
「啊啊……没有,我不让,啊啊……啊啊……最多隔着内裤摸几下。」
「小屄湿了没有?」
「啊啊……湿了……」脸上弥漫着鲜艳的潮红,眸中春水粼粼,可惜在她身
后的田俊看不到,此刻羞得身体直抖的唐佳琳明艳不可方物,比平时动人得多。
「除了摸下面,上面他们摸没摸?」
「啊啊……摸了……」
打在屁股上的巴掌又变重了,她知道那是田俊再催,于是,不用问就知道该
回答什么的唐佳琳一边发出急促的娇喘,一边呻吟着说道:「啊啊……他们摸我
的胸部,啊啊……有时会把手伸进衬衣里面,啊啊……啊啊……」
「揪你的奶头了吗?」
「没有,啊啊……啊啊……因为有胸罩,啊啊……只是摸一摸,捏一捏,啊
啊……」
「嘿嘿……乳头硬了吧?」
「啊啊……是的……」
「你和他们亲过嘴吗?」
下流的问题似乎没有穷尽,田俊已经不打她的屁股了,而是在火烧火燎的臀
部上来回抚摸,可唐佳琳依然老老实实地答道:「啊啊……他们强吻过我,不过
被我推开了……」
「为什么推开?哼哼……小屄被抠了,乳头被捏了,你的嘴巴就那么圣洁,
亲一下都不行?」田俊嘲讽地冷笑着,用不屑的语气刺激她的受虐心,他早已看
出唐佳琳是怎样的女人了。
「因为接吻,啊啊……代表的是爱情,啊啊……啊啊……他们只是萍水相逢
的客户,不是我的爱人,啊啊……」
啊啊……羞死了,什么都告诉他了,啊啊……唐佳琳在内心里暗道,羞耻极
了,紧紧地闭上眼睛,丰满的乳房剧烈地起伏着,而纤细的腰肢却在持续淫荡的
扭动,带动着被打得通红的臀部,向后摇摆、翘高,迎合着年轻男人变得越来越
粗暴的手掌。
「哈哈……佳琳姐,你真是既淫荡又贞洁的人妻啊!小屄,乳头,可以供客
户享乐,以换取订单,而嘴巴留给丈夫,这样的怪论倒是第一次听见。」
「啊啊……啊啊……」
田俊依然是耻笑的态度,唐佳琳越发兴奋了,狂跳的心根本慢不下来,她不
禁在心中问道,啊啊……为什么会这样?我为什么会这么敏感、这么有快感……
「你爱你的丈夫吗?佳琳姐。」田俊不怀好意地问道,两指的指腹似搔似挠
地摩擦着紧凑的腔壁,深深地插进小穴里面。
「啊啊……我爱他,啊啊……」随着话音落下,又一股爱液汹涌地溢出来。
「你被客户肆意玩弄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对不起丈夫?」
「啊啊……啊啊……有一点点,不过我是被迫的,啊啊……我要贴补家用,
现在经济这么差……我也是没有办法,啊啊……」
唐佳琳断断续续地说着,每当田俊的手指刺进到小穴深处,合着下流的爱液
溅射声,无法忍耐的喘息声、呻吟声交相辉映、此起彼伏。
「你说谎,如果你真爱你丈夫,就不会为了点钱,允许别的男人摸只有你嫁
的那个人才能爱抚的地方,而且你还没什么罪恶感,那就说明,你根本就是一个
骚货,什么贴补家用都是借口,你喜欢被客户们玩弄,你是个下流的女人,是一
个渴望受虐的性变态。」
田俊忽然狂暴起来,用力地抓揉丰腴的臀部,在滑腻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抓
痕,同时,插在小穴里的手指快速地旋动研磨着,似要把狭小的腔壁扩大。
「啊啊……好痛,啊啊……不要那么粗暴,啊啊……」
不是那样的,我真的爱我丈夫,明明是环境所迫嘛?看几眼,摸几下,又不
会改变什么,你这种富家子弟哪知道普通人养家糊口的难处……在央求的同时,
唐佳琳不服气地想道,可是听他谈起丈夫,不知怎么回事,心里一阵激荡起伏,
整个人变得尤为兴奋,被手指肆虐的小穴竟然不规则地蠕动起来。
「嘿嘿……小屄收缩得更紧了,骚货,喜欢粗暴的吧,这样呢?这样搞你爽
不爽?」眼里射出野兽般嗜血光茫的田俊飞快地律动着手指,同时,重新抬起另
一只手,用力地拍打她的臀部。
「啊啊……别这么说我,啊啊……啊啊……我不是骚货,啊啊……我真是因
为生计所迫,啊啊……」脑袋不停地摇动着,表达着对他错误评价的否定,可是
小穴开始一个劲地收缩,唐佳琳有种强烈的预感,高潮就要来了,而且还是那种
非常强烈的高潮。
「要泄了吗?还说自己不是骚货?难道腰扭得这么淫荡是因为对我的厌恶,
哼哼……口是心非的女人,假正经的骚货,给我泄出来,把你的骚水全部给我泄
出来,骚货,骚货,骚货……」
「啊啊……啊啊……我不是骚货,啊啊……啊啊……不行了,受不了了,啊
啊……快停下,我要泄了,啊啊……啊啊……」在田俊不堪入耳的辱骂下,无数
卑劣下流的话向她涌来,这大大刺激了一直蛰伏的受虐心,不自觉反驳的唐佳琳
情不自禁地扭动腰肢,迎合着似要把她刺穿的手指,终于,脑际闪过一道炫目的
闪电,紧接着排山倒海般的高潮向她袭来,一下子将她带上快乐的天堂。
田俊将湿淋淋的手指拔出来,瞧着伏在坐席上软做一团的唐佳琳,嘴角撇一
撇,一边轻轻拍打着还在抖动的臀部,抹去指上的淫液,一边讥讽地笑道:「佳
琳姐,泄了这么多,舒服了吧!」
简直无法置信,竟然在车上被他玩弄了……从徐徐散去的高潮余韵中恢复神
智的唐佳琳羞耻地想着,费力地爬起来,也顾不上去擦下身的污垢,慌忙提起三
角内裤,遮住湿漉漉的小穴。
「你舒服了,我还没爽呢!佳琳姐,你可不能过河拆桥,不管我啊!」眼中
射出淫光,田俊注视着忙着套上丝袜、整理衣裙的人妻,阴阳怪气地说道。
「我,我干嘛要管你,混蛋,竟然对我做出了这种事。」唐佳琳气急败坏地
斥道,羞耻感急剧地飙升,她惊愕地发现自己分泌了如此多的爱液,连膝弯处都
是粘粘的、湿湿的,不由又羞又气,悲从心来,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哼哼……女人变心真快,刚才还对我百依百顺,要说什么就说什么呢!现
在就不认账了,佳琳姐,你不会把刚才对我说的话都忘了吧!比如你讲你是怎样
勾引客户,用身份换取订单的。」田俊冷笑着,不慌不忙地说道。
啊啊……我是昏了头,还是迷了窍?怎么能说那些呢?啊啊……羞死人了,
惨了,我的丑事都被他知道了……暂时失去的记忆从脑海里冒了出来,唐佳琳用
力地咬着嘴唇,羞臊得真想下车逃走潮红的脸上发烫,仿佛有火在上面烧。
「想要我把你的自白宣扬出去吗?嘿嘿……佳琳姐,工作太无聊了,我想大
家都会有兴趣,做个好听众的。」田俊淫笑着,无耻地威胁道。
「小,小俊,求求你,不要……」想到如果那样的事发生,家庭、事业必将
离自己远去,绝望的唐佳琳情急之下,扯着田俊的袖口,哀声求道。
「那就和我打一炮,堵住我的嘴吧!」
「不行,不行,我是有家庭的人,我不能对不起丈夫,小俊,求求你,饶了
我吧!」
看着唐佳琳花容失色的脸和惊骇恐惧的眼神,田俊残忍地笑了,然后慢慢地
把身体靠过去。
「你要干嘛?小俊,你别这样,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唐佳琳像个受惊的
喵咪,无力反抗地把身体缩成一团。
下颚被他的手指捏住,脸颊仰起来的唐佳琳看着向自己越凑越近的田俊,完
全慌了神,不知道反抗,也忘记了尖叫,只能施以缓兵之计地说道:「小俊,都
这么晚了,下次,啊啊……下次我再给你吧!」
「佳琳姐,我也没说非得现在操你啊!今晚我有事,朋友估计等我都等不耐
烦了,不过看你这副瑟瑟发抖的可怜样儿,嘿嘿……真想现在就提枪上马,狠狠
操个够啊……」
「别让你的朋友等着急了,小俊,你快走吧!」
唐佳琳一下子放心了,连忙又劝田俊尽快离开,仿佛没有听见他说的那些粗
鄙不堪的下流话。
「我会走的,在离开前,为了下次操你,先收点利息吧!」
田俊把嘴巴慢慢地向她的红唇上印去,也许是担心节外生枝,触怒他,引得
他兽性大发,唐佳琳一动不敢动,眼中弥漫着矛盾的光茫,然后,认命地闭上了
眼睛。
毫不客气地撬开柔嫩的嘴唇,捉住瑟缩后退的香舌,田俊发出「啾啾」的声
音,开始一阵粗野的吮吸。
「佳琳姐,你的唇真香,舌好软,真是意犹未尽啊!嘿嘿……说什么接吻代
表爱情,笑死我了,现在嘴也亲了,你不会爱上我吧?不要妄想老母牛吃嫩草,
反正我是不会爱你的,只会狠狠地操你,随心所欲地玩你,哈哈……我走了,下
次再好好玩玩你下面的嘴巴吧!」田俊放开像个木头人似的被他强吻的人妻,心
满意足地跳下了车子。
唐佳琳呆滞地看着田俊远去,忽然,一下子回过神来,连忙从纸抽里扯出几
块纸巾,用力擦被这个轻浮下流的年轻男人的唾液弄得湿乎乎的嘴唇。
「混蛋,混蛋,卑鄙无耻的小人、臭流氓,你怎么不去死……」擦干净嘴唇
后,唐佳琳又往纸篓里不停地吐唾沫,希望把他遗留在嘴里的气味消灭干净,然
后,她一边在车内大声地咒骂着,一边猛踩油门,逃命般的向给她安全感的家中
驶去。
两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簇拥着田俊,向他们常去的酒吧走去,其中一个头发
染成黄色的问道:「俊哥,那女的都被你搞成那样了,怎么不在车里直接上了?
对了,她是谁啊?我们认识吗?没看清脸,不过白花花的屁股倒看得一清二
楚,看那心形的翘臀,就知道身材一定棒极了,想必脸蛋也不会差了。」
「黄毛,眼睛够贼的,那是我今天参加聚会钓的炮友,你们不认识,她叫唐
佳琳,是位有一个三岁女儿的美人妻。我不是上班了吗?她负责带我,哼……竟
敢对我指手画脚的,于是我就把她推倒了,看她以后还敢不敢那样对我了。」田
俊半真半假地说着,信口开河对他来说那是常事,就像吃饭那样简单。
「哦,有恩怨啊!骏哥,要我是你,早忍不住提枪上马了,用大屌干服她,
给她戴上狗项圈,让她像个母狗奴隶似的跪在地上,用大屌狠狠地打她敢对你摆
脸色的脸,在她训斥你的嘴巴里口爆,命令她吞精,最后再爽爽地灌她一嘴尿,
哈哈……」另一个不良少年粗声粗气地说道,解气地伸出粗壮的手臂挥舞着。
「憨牛,你不懂,好菜总是要留在最后慢慢品尝的,不着急,慢慢地玩,你
们也有机会玩上一玩的,嘿嘿……」
三个不良恶少互相看看,不约而同地淫笑起来,那放肆的笑声在夜风下特别
刺耳,迫使时间也希望避开他们似的加快了脚步,来到了第二天的零点。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