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无界】(8)

第12节:起死回生
「小四,别捏了,搞的心乱糟糟的,再弄我不说了。」妈妈坐在靠窗的位置
上装作看电视,实则时刻注意着院子里的动静,我蹲在妈妈身后,一边亲她的背
顺便闻闻母味,一边用手绕到前面捏奶头。
「第二天我趁你爸出去买菜叫住了你小姑,我还没说话你小姑就跪在地上哭
了起来,说『大嫂,我没想瞒你,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啊,我一辈子都是个老实
人,别说和大哥,除了我家孩子他爸我是不会和别的男人乱搞的。』,我就劝你
小姑说,『你起来慢慢说,我知道自家男人是个什么货色,要不然昨天我就进去
撕烂你的嘴了,肯定是他用什么方骗你的吧?』
你小姑连连点头,眼泪水流个不停的说道『大嫂你明白就好,我就怕说不清
啊,你要是把我往那和哥哥乱搞的女人那想,我还不如死了算了。昨天你出门没
多久,大哥就跑我房里扑通一跪,把我吓一跳。我赶紧扶起他,问他有什么事要
这样?大哥说他下身被踢坏了,不仅不能那个了,经常尿尿都尿不出来,医生说
这个打针吃药都没用,要用嘴经常吸才有可能康复,还说他天天求你你都不愿意。
然后又是跪着磕头,说他打小最疼我,这世人只有我才能救他,不然他做不成男
人他就不想活了。』
大嫂,你知道我是个没用的人,没念过什么书也没什么本事,连炒个菜都炒
不好,我这辈子就是心善,我是年年都去九华山拜菩萨啊!我一听当时心就软了,
毕竟是我亲大哥啊,虽说用嘴吸大哥那里,说出来我都张不开嘴,我是个本分人,
别说大哥,就是我自己男人我们也不会弄这丢人的事啊!我只好扶起大哥和他商
量,我说大哥用嘴这事我做不出来,别是你要我亲哥,就是我自己男人要我这样
我也做不出来啊!要不我,我,我用手帮你你看行不?
大哥说『医生说了只能用嘴吸啊,唉,算了小妹,大哥也不难为你了,这活
着还有什么劲啊,还不如死了算了!』大哥说完就起身像木头桩子似的往外走,
我生怕他想不开做傻事,再一个就是我知道大哥已经不能做那事了,不然说啥我
都不会答应的,就,就,就……害了自己啊,唔唔唔……后来,后来,大哥就躺
那,我弄了点水给他那洗了一下,就……反正我也没弄过那丑事,都是大哥在那
教我这样、那样的,我都说不出口,后来我发现不对头。
大哥不是下身坏了吗?可我吸着吸着就觉得他那里又大起来硬起来了,我一
看有点害怕就不想帮他了,可……后来的事大嫂你也看到了吧,唔唔唔……
『,我就劝你小姑』小妹,大嫂不怪你,你就是心太善了,才被你大哥骗的,
以后可要多长个心眼。
『」妈,你少喝点,又没酒量。
「,我端起妈妈的酒杯喝掉一小半才还给她,父亲也在边上讨好的说道:
「是啊,凤来,你少喝点,听孩子的。
「,母亲给了他一个白眼:「滚一边去,平时看你能的,好像整个镇子都是
你在管,你怎么没本事给小四找个好活,让他在外面打工吃苦。
「,父亲苦笑着说道:「凤来,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现
在连银行都是向社会招生,你以为像以前那样熟人说句话就给你弄个好单位啊!
我的关系是有些,帮些小忙可以,要安排工作的话别说是我,就是镇长都不一定
有办法。你放心,咱小四又聪明又会做人,将来肯定有出息。小四,今晚过来和
我们一起睡,咱一家人好好说说话,明早我送你去车站。
「,我不置可否的吃了一口菜,心说父亲这是再次主动献妻来解决小姑事件
啊!母亲恶狠狠的瞅了一眼父亲,又不好当着我的面明说什么。
晚上洗完澡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在客厅心不在焉的看电视,再激动再想我也不
能不客气的杀进去啊!虽说不用刘备三顾茅庐,但起码要父亲大人过来相邀,然
后我假装不好意思不去,等他硬拉的时候才能半推半就的去,唉,做人难啊!做
个孝顺的儿子更难!做个想操妈的儿子更上难上加难!
过程不必细表,半小时后我扭捏着抱着我的枕头进了父母卧室,母亲侧着身
子脸朝着壁在装睡,父亲把她硬扯到了中间,然后自己朝里躺下,不用说,外面
的位置是我的了。我们一家人都直愣愣的看着天花板,半天没人说话,过了一会,
父亲把灯关了。我和母亲不知他弄的是哪一出,要我进来的目的我们知道,是要
我替他干活,但为什么他不出去呢?这个我不敢问,也没权利问,这是他的房间
嘛,我是客人。
难道真的是叫我过来和母亲睡个纯洁的觉吗?
三分钟后,闭着眼昏昏欲睡的我(这次不是装睡,不敢动作,又没事作,差
点睡着了)听到隔壁母亲的低语:干什么?你疯了,小四在边上呢!接着房间突
然亮了,父亲突然爆发了,露出他很久不见的怒容。他坐在母亲边上,一只手按
住母亲的双手,一只手扯掉了母亲的睡裤和裤裆:「你装什么装?我不是好人,
你又是什么好人了,被亲生儿子操的骚逼!以为我没听见是吧?妈的个逼,和老
子搞叫的都没那么骚过,连亲汉子都叫的出来!
咱这一家就这样了,都他妈不是好人,凭什么老子要像龟孙子一样看你脸色?
你不是喜欢搞吗?今晚就好好搞一搞,我和小四一起服侍你那骚洞!」。母亲这
半年来习惯了父亲的低眉顺眼,被他这突然的爆发搞蒙了,竟吓的不敢说话,一
下又回到了从前的小媳妇状态。父亲虽说征服了母亲,但毕竟下身还是有问题,
这时竟然硬不起来,我估计他那里只是好了一点,可能是有强力的刺激下才会勃
起,比如妹妹给他口交。
看着父亲难堪的样子,我这个做儿子的于心何忍,恨不能冲上去提枪替老父
好好出一把力,但是,但是我不敢主动啊!
父亲咳嗽一声:「小四,别装了,起来伺候你妈!」
母亲一只手遮住自己大半阴毛(太多了遮不完),骂道:「老东西,你疯了,
小四,回你自己房睡去!」
我坐起身来茫然的看着双亲,不知听谁的好。父亲骂道:「妈的,你俩别装
了行不?我不在的时候你俩做过多少好事?现在一个个装什么正经?
凤来,你看你儿子,鸡巴都快把裤子顶破了。」
我挠挠头,爬到母亲腿前面,傻乎乎的说了句:「妈,那我进去了啊!」
母亲羞的把脸转到了一边。
父亲在边上夸道:「啧啧,不愧是我儿子,这鸡巴又粗又大,儿子,好好伺
候你妈!」
得令!父亲在前,我也不敢吸乳舔阴,提着鸡巴对着母亲的阴道中间就捅了
进去。母亲身体向后一缩,不自觉的发出一声『啊!』,父亲可能是最近学习过
资料,不仅学会了口交,此时还知道像黄片里换妻视频那样自己躺在床上,让母
亲躺在自己胸口。我很久没和母亲操过了,此时鸡巴一进去我也不管父亲是不是
在边上,一边欣赏着母亲的浓密阴毛,一边有力的向前捅着。
父亲解开了母亲的睡衣扣子,一只手捏着一只大奶头在揉搓,母亲在两面夹
攻下很快就无法矜持了,下身的水不停的涌出,嘴里的呻吟声也是此起彼伏。我
一看母亲的浪样,也不觉边操边叫起了妈。
「妈,妈妈,妈妈……」,我正操的起劲时,父亲站起来走了过来,我一看,
还真是,他竟然看硬了。我太久没搞过妈了,过于兴奋之下才六七分钟就想射了,
见父亲过来我正好让鸡巴冷静一下。
「爸,你来吧!」,我抽出鸡巴说道。父亲点点头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的
懂事非常满意。到这时我也就放的开了,我斜靠在母亲身边搂过她的头自然的封
住了她的嘴,母亲被父子两人轮流搞,心里受到剧烈的震荡,也顾不得什么廉耻
了,立马用舌头与儿子的舌头纠缠起来。
父亲一看满满醋意,嘴里恶狠狠的边骂边操:「操死你个多毛的骚逼!」
母亲在父亲猛烈撞击之下,嘴里啊啊啊的乱叫,舌头伸的更长了,我立马吸
住快速的吸吮起来。父亲搞了几分钟后还是喜欢老姿势,于是母亲又当起了主角,
我想我也该干点活,便主动将母亲的睡衣脱了下来,母亲晃着两个大奶嘴里嗯嗯
嗯的吞着父亲的鸡巴,我越看越上火,一个没忍住竟大着胆子将鸡巴递到了母亲
的嘴边,母亲可能是怕父亲生气,嘴唇不敢张开,任由我的鸡巴抵在双唇间。
父亲骂道:「骚逼,舔就舔吧,看样子小四的鸡巴你以前也没少吃。」
母亲嗔怒的看了我一眼,无奈的张开了嘴巴,我怕呛着母亲,只进了一小部
分慢慢耸动,饶是这样也是快活无比。父亲看到自己老婆含着自己儿子的鸡巴,
兴奋和愤怒加醋意同时达到了顶点,他嘴里骚逼骚逼的骂着大动了十来下就一泄
如注了!
我看着父亲高潮时的样子自己也兴奋的不得了,将鸡巴退至母亲唇边,母亲
习惯性的便伸出舌儿在我龟头周围转圈,父亲看着也是又气愤又兴奋,将我扯开
把自己脏脏的软成一团的小黑鸡巴递了过去。
母亲嫌弃的一扭头:「难闻死了,先去洗洗吧!」
父亲当着我的面被嫌弃,哪里丢的起这个脸,扇了母亲一耳光骂道:「妈的
个逼,你在这装什么装!
你儿子刚才也没洗,你怎么不嫌脏,你他妈搞清楚,我才是你男人,快给老
子跪着好好舔!」
说着他靠着床头叉开了双腿,看着母亲挨打我心里很难受,但毕竟父亲多年
积威,我也不敢劝。
母亲含着泪反身跪在床上,埋头将父亲软软的脏鸡巴裹进了嘴里,父亲一下
笑的乐开了花:「妈的,书上说刚刚射完时舔最舒服,还真是的,小四,别愣着
了,你妈的骚逼还痒着呢!」
我心中大叫一声:得令。提枪用手将母亲两个大白屁股往两边掰了掰,对准
母亲正在流着余精的暗红洞口就刺了进去,这一下刺的深、刺的猛,母亲被顶的
向前一扑,差点将父亲的阴毛都吞进了嘴里。
啪啪啪啪……!,我咬着牙匀速但力量十足的不断撞击着母亲的后臀,每回
进出间母阴里面的熟肉将我的鸡巴按摩的舒服极了,母亲嘴里含着鸡巴叫不出声,
只能唔唔唔的发出鼻音,嘴里的口水不自觉的随着父亲的鸡巴进出流到床上。
父亲此时已经是站在床上享受老婆的口交,他按着母亲的头一边耸腰一边说:
「小四啊,还是你们年轻人好啊,我们活到五十多岁才知道老婆还可以这么玩,
浪费了几十年啊!」
刺激之下他的鸡巴竟又勃起了,虽说比不了我的,也算是不错的了。母亲吊
着的两个大乳随着我的动作在不断翻飞着,显得十分的诱人,特别是两颗硕大的
乳头在性刺激下变得更加性感,我舔了一下舌头,改为跪姿继续操母亲,同时双
手饶到前面扣住了两颗奶头。我的速度越来越快了,父亲的腰也耸的更快了,
「骚货,吃儿子鸡巴的骚货,老子射给你吃!」
父亲按住母亲的头腰一挺、腿一哆嗦又射出来了,好在他年纪大了,而且刚
刚射过一次,这次的量非常稀少。我看到父亲射这么爽,自己也忍一住了,「妈
妈,妈妈,我要来了……」,我猛的一挺,一股浓精射进了妈妈阴道,妈妈大叫
一声:「要死了要死了!
天哪!」同时阴道猛的夹了几下,我们一家人几乎同时达到了高潮!
第13节帮您还是害您?
回去上了几个月班,很快就要过年了,由于我的表现优异,经理给我的年终
奖是整个部门最高的,同时将我升职做了领班。我和姑父请了一天假去火车站排
队,终于买到了三张硬座票,其实两张连在一起正好是双人座,另外一张票的号
是在双人座的前排,上车后我自觉的坐到了单独的号那个位置。
姑父放好行李刚刚坐在姑姑身边,姑姑就把他赶了起来:「你和小四换换,
你太胖了,坐这挤死了,我和小四坐这两个位置刚刚好。」
列车缓缓开动了,我伸出手指在姑姑掌心刮了两下,并伸出大拇指示意她干
的漂亮,姑姑挣脱我的手指装作不知道似的看着窗外的风景。姑父则是个酒鬼,
一个人拿着个小瓶的白酒,就着鸡爪和花生米喝了起来,旁边两个乘客一脸厌恶
又无可奈何的样子惹的我和姑姑都同时偷笑。
白天很难熬,美姑在侧却不能占便宜,我只好打起了瞌睡,好不容易熬到了
天黑,我看看前面的姑父已经趴在座位上睡着了,便故意大声说道:「姑,困了
吧,你把脚搭上手上睡一会吧。」
姑姑狠狠掐了一下我的手,小声说道:「小王八蛋,你有这么好心?你打什
么主意别以为我不知道!
我告诉你,我两天没洗脚了,臭的很!」
我暧昧的说道:「没事,我就是喜欢姑身上的味,我姑哪里都是香的!」
姑姑脸一红,又掐了我一下。
姑姑假意『矜持』了几分钟,还是脱掉皮鞋把脚架到了我腿上,我一看开心
极了,竟然不是棉袜而是黑丝袜,这大冬天的她不冷吗?仔细一想,姑真是有心
人,她早就料到我会来这一出。我把羽绒服脱下来搭在姑姑的脚上,然后身上进
去肆意的摸着,从脚板脚掌再到脚趾头,一处也不放过。每次火车进隧道时,我
快速的掀开羽绒服,再抓起姑姑的脚放在鼻子下又闻又舔,于是我越玩越兴奋,
但时间还早我也不敢太造次。
玩了一会我和姑姑也分别睡着了,再醒来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左右了,我一看
周围的人都在打呼噜,便偷偷将鸡巴放在了裤子外面,然后拍了拍姑姑把她打醒,
姑姑脚一伸碰到了我的鸡巴,吓了她一跳,她直起腰到我耳边小声道:「你疯了,
这是火车上,快收起来!」
我也小声说道:「没事,都睡着了。」
我用手将羽绒服撑的高高的,姑姑一会用两只脚夹着我的鸡巴搓弄,一会用
脚掌在我龟头上摩擦,丝袜肉脚给我的生理和心理同时还来了巨大的刺激,不一
会功夫就玩出火来了,我赶紧在射之前推开姑姑的脚,用三张纸巾包住一突一突
的鸡巴,然后跑到卫生间处理了一下。
大年初三,我跟家人说去城里找同学玩玩,实则是去找程老师,提前一天我
已经打电话问过了,程老师说可以来,但她丈夫也在家。我想着过不了两天就要
回去上班了,即使不能亲热也要去看一看。
我临时在超市市买了几样东西就来到了程老师家,开门的是个帅小伙,个头
比我要高一点,我估计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阳阳吧。
「老师、叔叔、哥哥过年好!」,我提着东西走了进去,「程老师起身迎了
上来:「赵东平,你来了,哟,还知道买东西了,现在进入社会知道赚钱不容易
了吧?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谢叔叔「,正在沙发上看报纸的眼镜男冲我点
了点头,这男人有五十多岁了,但看起来还是很有魅力,国字脸、浓眉,看起来
既帅又文质彬彬,难怪能迷倒这么优秀的程老师!」这是谢阳,我儿子,比你大
三岁,刚刚从部队复员回来!
「程老师边说边给我泡茶。」你就是赵东平?
「,谢阳语气中有点不善,我心里咯噔一下:他怎么知道我?难道程老师会
把我们的事说出来?照理不可能啊!
程老师家里人多,我们也只能说些场面话,坐了半小时我就无趣的告辞离开
了。走出单元楼,转到第二个小巷时,忽然我的后领被人擒了起来,我回头一看
是谢阳,心里暗道要糟。
谢阳把我转过来,手叉着我的脖子把我抵在墙上:「你个小逼渣子,敢欺负
我妈,老子他妈弄死你。」。
两分钟后,我鼻青脸肿的坐在地上,全程我没有还手,理由太多了:首先我
确实是『欺负』过他妈;其次即使打的过他,为了程老师我也不能动手啊;再说
他一个刚刚退伍的,我也不可能打的过他!
我一边擦着鼻血一边说:「谢阳哥,你误会了,你妈是我老师,我怎么敢欺
负她呢?」
谢阳咬着牙,恶狠狠的指着我说:「走,前面有个茶楼,到那说去。」
「你到底怎么欺负我妈的?你都对我妈做了什么?」,谢阳指着我的鼻子问
道。
这我打死都不能承认啊,我狡辩道:「谢阳哥,你真的误会了,不光是我,
我们全班同学都非常喜欢程老师啊,但那是一种尊敬的喜欢,没有你说的那种意
思啊!」
谢阳起身又给了我一记耳光,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妈的,你个小逼敢欺负
我妈,你以为我不知道是吧。我只是不想说出来而已。」
说完他竟流下了眼泪。
看我死不承认,谢阳迫不得已才说出来他的证据,原来是程老师有天做梦说
梦话被谢阳听见了,她竟然说的是:「赵东平,不要!」。
谢阳眼泪流个不停:「我妈是天使一样的人,她那么美那么圣洁,你竟然敢
对她那个,你配么!你配么!
我要弄死你,弄死你,唔唔唔……」,我心里一想,我哥们不会和我是同道
中人吧?我心里暗自盘算着,他有了证据肯定要记我一辈子仇,要是他用什么方
法让程老师说出细节来,特别是强迫口交之类,他说不定真会杀了我!怎么办呢?
只能想办法把他也拉下水,程老师,对不起了!
我咳了一下,喝了一口桌上的龙井,大着胆子说道:「谢阳哥,对不起,我
承认的确喜欢程老师,我抱过她,也亲过她……你先别打,先别打,听我说。
但只是亲过而已,我是想摸……你先别打,听我说完行不行,没摸到,她是
我老师,她不同意我也不敢硬来啊。」
看他有点相信,我心中的石头暂时落了地,这只是缓兵之计,只有让他也深
陷泥潭我才能安全,不然难保程老师哪天写个日记随笔啥的,或者喝醉了乱说,
我就全完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