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封魔录】(31-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人物介绍
叶云翎:26岁,男主,身高182公分,父亲是参加过战争的精锐退役老兵,初
中的时候遇到神秘高人,跟随高人习武,大学学分修习完成后跟随师傅出外云游,
进入各种魔域多次经历生死,又服用多种天材地宝,身体素质比常人强数倍,各
项指标能够媲美顶尖运动员,聪明而好色,会因为美色去做一些缺德或者违法的
事情,但不会毫无底线。
慕容深雪:36岁,三围94(E),62,96,拥有魔鬼身材的离异美熟妇,叶云
翎的娃娃亲对象,当年为了抗拒娃娃亲与大学同学私奔到美国,因为一些变故离
婚,后回到家中成为商业女强人。
白婧茵:24岁,三围88(D),60,84,天京军区司令唯一孙女,「凰琊」特
种大队第三分队队长,上尉军衔,拳脚功夫了得,长期因父亲在九宫山执行任务
失踪而耿耿于怀,经人指点寻找叶云翎一同前往九宫山,经历生死,互生情愫,
又因为叶云翎不但不嫌弃还很喜欢她的臭脚,所以心甘情愿将自己交给他。
兰黛媛:38岁,三围95(E),68,94,航空公司乘务长,市长倪永亮的情妇,
与叶云翎有过一夜情,表面端庄优雅,内里极度风骚淫荡,现在与叶云翎是炮友
关系,总是想方设法去挑逗叶云翎。
陈潇:14岁,三围80(B),58,78,与慕容繁炽姐妹同为蔚城第一实验中学
初中部校花之一,外表清澈纯洁内里成熟绿茶的女孩,原本打算搭上城建局局长
之子乔松,结果被乔松出卖,为了自保和攀附对叶云翎自荐枕席,成为叶云翎包
养的小情人。
***********************************
第31章:进入黑市
叶云翎与白婧茵离开之后,薛英宁站在白忘川的身旁,低声问道:「爸,您,
为什么要阻止我呢?你知道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茵儿啊。」
「我知道你的意思,」白忘川说道,「你以为我老了看不清了?刚才茵儿虽
然站的远,但是她在后面看着云翎的眼神,像极当年骏儿带你回家时的样子,按
照茵儿从姜鲲鹏那听回来,告诉我的只言片语,那就是当年总参也有这么一支你
想打造的队伍,而且领队就是骏儿,结果呢?」
「这……不一样。」薛英宁说道,「这支队伍归属于」凰琊「,属不属于他
们的任务,也可以由我来决定,如果我被调走了,也可以带着他走。」
「你是当局者迷啊,」白忘川摇摇头说道,「我的意思是,既然当年姜鲲鹏
知道云翎和他的师傅能处理这些特殊的事情,为什么不请他们带队?非要让骏儿
组建队伍,就是人家天性闲云野鹤,请不来,强扭瓜不甜,迫于无奈之下的选择,
现在你这么做就等于旧事重提了,人家肯答应你吗?」
「可是,也不能让茵儿不清不白地跟着他吧?他是慕容洛的未来女婿,如果
我不这么做,茵儿不一定争得过慕容深雪的啊。」薛英宁争辩道。
白忘川摆摆手道:「随她吧,顺其自然,儿孙自有儿孙福,只要茵儿过得开
心,都无所谓,你真把他这种性子的人绑在一个地方,哪怕他再喜欢茵儿,也会
对你甚至茵儿产生怨恨的,到时候你还会认为茵儿会开心吗?万一哪一天他真受
不了了,一走了之,你总不能拿人家父亲来逼他吧?再说了,你这么做,那是不
是慕容洛那边又要做些反应啊?如果让别人知道两家人抢女婿,你让上面怎么看
你们?」
薛英宁沉默不语,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离开白家门口,上了车,叶云翎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后怕道:「你说的没
错,我差点就被你娘亲给架到火上烤了,还人情还得差点把我给卖了。」
正在发动汽车的白婧茵「嗤嗤」地笑了起来说道:「我妈这是职业病,而且
我觉得她好像感觉到我们俩之间的关系,所以想用这种办法来给我增加机会。」
「这也行?」叶云翎扭过头惊讶地看着白婧茵。
此时的白婧茵,已经换掉了那身居家衣服,换上一件淡黄色的吊带背心,穿
着一条膝上5公分短牛仔裙,脚上穿着一对中筒靴子,从叶云翎的角度看过去,能
看到美女军花丰润的侧乳。
叶云翎淫笑着说道:「宝贝,你今天这身打扮好骚啊,穿的这么性感,我有
点忍不住了。」
白婧茵瞪了他一眼说道:「忍着呗,光天化日的,难道你还能在大马路上干
嘛?我可警告你啊,这大马路上的摄像头多的很,快午饭时间了,想吃啥,我带
你去。」
「我只想吃你。」
「你是牲口吧,一天天脑子都想的什么呀,除了裤裆子里面的事以外就没别
的了是吧?」
叶云翎双手一摊,无辜地说道:「好像确实是这样,我平时除了去魔域以外,
基本什么都没干,那可不就得找女人。」
「那你不会找别的女人?」
「没别的了,而且我为什么要把你这么极品的女人丢一边去找别的呢?」
白婧茵被他气笑了:「滚蛋,爱找谁找谁去,说不说想吃什么,不说就梨汤
烤鸭了。」
「可以,找一家离酒店最近的,吃完回酒店,晚上我带你去个地方。」叶云
翎说道。
「哼,尽想着坏事。」
「也不知道是那个骚军花前天晚上说穿着军靴训练了两天,我这不是来解决
你的需求嘛?」
「你还说!?」
「哈哈哈哈……」
晚上时分,叶云翎带着满脸春意的白婧茵从酒店中出来,两人一下午都在酒
店里面做爱,从床上到浴室到窗边再到地板,都有二人疯狂的痕迹,臭脚骚军花
被叶云翎喂得饱饱的。
上了车后,白婧茵问道:「你准备带我去哪里?」
「黑市。」
白婧茵瞪大眼睛问道:「黑市?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从来听说过天京有黑
市?」
「你又不是三教九流,也没有特别的需求,当然不知道黑市这种东西啊。」
叶云翎说道。
「那,你就有?」
「有啊,你以为我的钱是怎么来的?不都是去黑市把从魔域带回来的东西都
卖了换钱回来的吗?」
白婧茵继续提出疑问:「可是这些东西为什么不直接拿去拍卖呢?非要在什
么黑市冒险呢?」
叶云翎则是答道:「这更简单了啊,因为黑市卖的很多东西,根本无法鉴定,
风险自担,你拍卖总有个拍卖行估价吧?像我去拍卖行,把一个凌霄果一丢,估
值吧,谁能估?天下能够鉴定的人都屈指可数,这种高风险的东西,拍卖行收了
就有鬼了,可往往那些有钱人需要的东西,又大多数是这种传说中才有,无法被
证实或者证伪的东西,所以这黑市不就应运而生咯。」
「那国家不管的吗?」
「你再想想我刚才那句话。」
白婧茵回想了一下,瞬间明白其中道理,这些传说中的东西,大多数都是达
官贵人才知道或者才需要,真正的消费者是他们,而且把这个地方公开化了,他
们一旦想在这里买些什么就很快会被他们的对头,敌人所察觉到,针对问题进行
打击,黑市地下化符合他们所需要的隐秘性,他们当然会自发地去维护这个地方。
聊着聊着,车子就来到了城南的一处夜市,二人找了个地方下了车,这时一
个中年汉子看到叶云翎之后不断向他招手打招呼,叶云翎拉着白婧茵的手来到中
年汉子面前说道:「向老哥,来啦?给你介绍,我女朋友,白婧茵,婧茵,这是
向缺向大哥,我在黑市的帮手。」
白婧茵没想到叶云翎竟然对向缺说自己是他的女朋友,心中一甜,笑靥如花
地对向缺打招呼道:「向大哥你好,叫我婧茵就行了。」
「哈哈哈哈,」向缺大笑道,「弟妹好漂亮,叶老弟你在九宫山能够全身而
退,实在是太好了,你一向都不露面的,怎么今天打算要来黑市看看?」
「好久没来黑市看了,瞅瞅有什么好货,然后婧茵说很好奇,所以就带她来
长长见识。」
「好啊,来看看吧,欢迎啊婧茵,来吧,跟哥哥来。」说完,向缺先走一步
带路,叶云翎跟白婧茵手牵手走在后面。
白婧茵好奇地问道:「按你的说法,魔域这种事情,应该很少人知道才对,
为什么黑市会这么热闹?」
叶云翎好笑道:「对啊,魔域只有很少人才知道,你以为这里是黑市就大错
特错了,黑市只是个名称,并不代表它真的是个市集,更何况,就算是在黑市,
魔域的东西,在黑市也是稀缺品,有的时候,连续几个月,都不见得黑市能有一
件魔域的物品出现,更多的是那些在现实世界都极其稀少的东西。」
经他这么解释,白婧茵才恍然大悟。
三人在夜市中兜兜转转,终于来到了一条人迹罕至的暗巷前,向缺道:「喏,
里面就是,这是通行证,刷卡就可以进去,我先走啦,今晚宓儿那丫头参加同学
的生日会,我得去接她,记得别走那么快,上次的酒还没喝完呢,如果你不去,
丫头又天天缠着我闹。」说完,向缺便递给叶云翎一张磁卡,上面写着「27」的
号码。
「好,谢谢向大哥。」叶云翎接过磁卡后,与向缺告别。
二人辞别向缺,向暗巷中走去,暗巷中不止一户,可是每一户都大门紧闭,
鸦雀无声,显然这条暗巷里面的房子,都是空的,搞不好全部都是黑市的产业。
找到门牌号为27的大门,刷了卡进了门,二人来到一处四合庭院,庭院中站
着一名身穿旗袍,身材窈窕的妖娆女子。
女子看到二人,露出笑容道:「观月见过二位贵客,欢迎来到黑市,请二位
跟我进来。」说完,她打开了身后的房门,迎接二人进去。
二人进了房间之后,发现这是一间古色古香,仿明式装饰和内设,颇具皇家
气派的房间,唯一现代化的东西就是悬挂在空中的大屏幕,这时观月发声介绍道:
「二位,这就是我们黑市的包间,屏幕上是实时直播黑市拍卖的实况,那里有一
个拍卖器,只要贵客需要喊价,就在拍卖器上加价即可,拍卖马上就要开始,观
月先行告退,贵客有任何的需要,随时都可以呼唤观月。」说完,她向二人鞠了
一躬,然后关门离开。
白婧茵向四周打量着,说道:「我还以为黑市拍卖像苏富比那样,有一个大
的拍卖场,现场举牌子竞价,现场落锤敲定,想不到竟然是这个样子的。」
「以前确实是这个样子的,五年前我来过一次,」叶云翎说道,「当时确实
是在一个大场子里面举牌竞价,大家都戴上面具,听说后来有人不守规矩,拍卖
结束后杀人夺宝,所以组织者在惩罚了破坏规矩的人之后,将拍卖模式改造,包
括从现场拍卖变成电子传输,独立包间,就连外面的那些穿旗袍的女子,都是新
加入的,隐私程度提高了,不过这也就少了点拍卖的气氛。」
「那他们的拍卖,除了魔域的东西以外,还有什么别的东西?违禁品?」
「没多少,我只知道毒品,枪械,还有已经被明文为国家机密的东西他们是
不碰的,这是贵人们的共识和底线,其他的什么都有,等下你看看就知道了。」
聊到这个时候,墙上的挂钟刚好响起,一共敲了8下,房间中的屏幕亮起,一
个戴着面具的人出现在屏幕中央,他发出了富有磁性的声音:「欢迎各位贵客来
到黑市,今晚合共有十七件宝物将要进行拍卖,请各位贵客先一睹为快。」
他话音刚落,在屏幕的下方,出现了一张列表,列表上面写着今晚要拍卖的
东西,叶云翎与白婧茵好奇地将每一样东西点开来看看,叶云翎今晚被拍卖的东
西有两件,一件是龙尾草在第11位,另一件是五色石南叶在第16位。
白婧茵讶然,她悄声对叶云翎说道:「五色石南叶竟然只是压轴,那压台的
东西,会是什么好东西?」
「看看就知道了。」叶云翎一边说着,一边点开压台的拍卖品,「咦?地脉
血晶?」
「什么地脉血晶?」
「曾经听师傅说过这东西,可是这种东西只有在魔域的火山深处才会有,而
且一般是火山喷发时才被喷射出来的,传说中的极阳之物,但是不知道怎么用,
有个特点是已知的,你把它放在那,方圆百米以内,会长期维持在三十多度。」
叶云翎解释道。
「那岂不是很烫?烫得无法靠近那种?」
叶云翎摇摇头道:「不是,是这个范围以内都是恒温,维持着统一的温度。」
「那很厉害啊,如果能拿去中科院,分析成分,理解原理,岂不是有非常广
泛的用途?」白婧茵说道。
叶云翎却否定了她的说法:「首先这东西就是没法量产的,只有魔域才会有
的东西,就像我给你带回去的那株五色石南叶一样,你找人去分析,得出来的结
果也是跟正常的植物没有任何区别,分泌出来凝神静气的物质就是一些有机物,
只不过这么多年来,都找不到合成的方法,我相信地脉血晶也一样,如果敲一块
下来,大概率得出来的结果就是一块二氧化硅或者混合物,而且被敲下来的那一
小块,估计会变得普通。」
这时,主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今晚拍卖的宝物,想必大家已经看到了,
我宣布,今夜的黑市拍卖,正式开始!」
第32章:拍卖之夜
听到主持人的话,叶云翎与白婧茵都把目光投向屏幕,相比于叶云翎,白婧
茵第一次参加这种拍卖,显得相当兴奋,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第一件拍卖的是已故泰国白龙王加持冰种玉佛印,底价800万人民币,每一次
叫价20万。
拍卖师话音刚落,屏幕上就马上有显示当前有人出价,并且不止一位,在短
短2分钟,内共有16名不同的客人进行竞价,价格由800万升到1300万,甚至还在
不断增长。
白婧茵看得目瞪口呆,她问道:「就,就这么一块玉佛印,转眼之间,价格
就翻倍,这也太奢侈了吧?」
叶云翎说道:「这种东西,对于不信的人来说,是一文不值,对于笃信的人
来说,价值千金,先不说有所谓传说中的白龙王加持,就这冰种满绿玉佛印本身,
就起码800万了,至于白龙王,人都没了,他所加持的东西买一件少一件,能不抢
着买吗?既然魔域证实了神话山海经的真实性,那又凭啥不会有真正的神佛呢?」
「可是……」白婧茵想出言反驳,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不用可是,随他们吧,反正对于我来说,还不如一把能在魔域用得到的火
箭筒呢,我只关心我的东西能卖多少钱和想一下最后的那块地脉血晶。」叶云翎
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为什么你想要地脉血晶啊?」白婧茵不解道。
「那当然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啊,如果我有了地脉血晶,万一哪天我进了一
个冰天雪地的魔域,我就不用穿那么多的衣服,省下很多事情啊。」叶云翎理所
当然地回答道。
「那你还不如多穿两件衣服呢,就为了这个多花千百万?」
「能带进魔域起作用的东西,都不是可以用钱来衡量。」叶云翎却振振有词,
「不过前面的那些东西,我确实没有什么兴趣,反倒是想在这个宅子周围逛逛,
一起吗?」
白婧茵却说道:「我倒是想看一下这些人竞价,你去吧。」
叶云翎耸耸肩,走出了房间,来到院子里。
在院子里,刚才迎接他们的那位旗袍美女观月正站在院中,看到叶云翎,露
出一个笑容问道:「贵客请问需要观月做些什么?」
叶云翎打量了一下观月,秀发高高挽起,脸上薄施粉黛,一袭黑色打底红牡
丹图案的苏绣旗袍,身材凸凹有致,从旗袍开叉处裸露出来的玉腿包裹着肉色水
晶长筒丝袜,配上黑色的高根鞋,神秘而端庄优雅,忍不住调笑道:「我可以要
求你做一些什么?」
观月微笑道:「只要不危及观月的性命,以及损害黑市的利益,贵客可以对
观月做任何事。」
「任何事?包括你的身体?」
观月面不改色地说道:「当然包括,贵客如果需要,观月可以在此当场脱下
衣服让贵客享用,并且不会收取任何额外费用。」
这下轮到叶云翎惊讶了,他好奇道:「我很好奇你们黑市的老板到底花了多
少钱来养你们,让你们哪怕牺牲自己的肉体都没有任何犹豫。」
「这个观月不能说,因为这是观月与黑市之间的秘密。」
「像你这样的美女,应该有很多客人向你们提出需求吧?」
观月点点头,毫不避讳地说道:「观月进入黑市三年,对观月提出过合理的
有关于观月肉体需求的贵客,大概有三十多人,观月都会一一满足,请问贵客是
否需要观月的身体?」
叶云翎摇摇头道;「下次再说吧,毕竟,房间里面那位,才是我的伴侣。」
观月掩嘴笑道:「这不碍事,不少贵客也是会带女伴过来,经常会让观月及
其女伴一同伺候贵客。」
「嗯?」叶云翎有些疑惑,「你们这里不是有监控吗?你们就直接在这里……
嗯哼……就不怕被看到吗?」
观月否定了叶云翎的说法:「贵客多虑了,为了保护贵客的隐私,我们这里
并没有安装监控摄像,所以贵客们可以安心,而至于某些贵客,他们甚至对于没
有监控而感到索然无味。」
看着笑靥如花的观月,叶云翎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来这里参与拍卖的人,
非富则贵,若是有那么几个人真的看上了这些迎客美女,向黑市主人提出索要这
些美女,那可不就等于黑市主人利用这些女人打入达官贵人的家里,甚至乎还有
登堂入室的可能,从而获取更多的利益,相比下来,培养这帮美女所需要付出的
花费,不过是九牛一毛,因为哪怕一百人里面只成功几个,只靠着这几个得到的
独门消息,都足够让黑市主人在相应方面赚得盆满钵满,甚至一定程度上能够影
响某些人的决策。
至于观月说的没有监控,叶云翎并不会轻易相信。
叶云翎又问道:「那如果我想见你们黑市的主人呢?」
观月微笑道:「如果贵客想见黑市的主人,观月可以代为通传,如果主人答
应,就会有人派车来接贵客到主人那里,需要观月通传吗?」
叶云翎摇摇手道:「多谢观月小姐释疑,暂时不用,不过我有预感,终有一
天,我跟你们黑市的主人会见面的。」
观月虽然不知道眼前的人哪里来的感觉,不过职业的需要让她保持着一贯的
笑容,她问道:「贵客是否觉得拍卖会无聊或者是没有心仪的货物?如果是这样
的话,观月推荐贵客可以去左手边的房间,那里是桑拿房,贵客可以到桑拿房汗
蒸,汗蒸完之后,可以到右边的休息室稍作休息。」
眼前的观月确实很诱人,但是叶云翎还是要考虑白婧茵的感受才行,他还是
拒绝道:「算了,就这样吧,我回去看看拍卖。」
观月微笑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不再言语。
回到房间,白婧茵看见叶云翎归来,调侃道:「这么快就爽完回来了?这可
不像你哦,下午被我榨干了?」
眼前这骚军花,自从被叶云翎开发出来之后,说话没有以前那么一板一眼,
也懂得开黄腔了。
叶云翎瞪了她一眼道:「少扯淡,我好着呢,如果不服气的话,等下拍卖结
束后,咱再回去酒店练练?我保你明天早上起不来信不信?现在到第几个了?」
「刚刚拍卖完第九件东西,这些人是真的疯狂,刚才的那块玉佛印,最后你
猜多少钱拍出去?」
叶云翎摇摇头说道:「我只知道这些东西大概的市价,可是如果你要我猜这
些人最后的竞价到什么程度,还是不好猜,我猜个2000万吧。」
白婧茵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道:「差远了,最后2400万呢。」
「看来是肯定有客人有意气之争了。」
「对啊,到了最后,就是11号和20号的客人在争这玉佛印,不过这玉佛印的
价格还不是最高的,刚才拍卖了一本号称是从杨广墓中盗出来的金印,拍出了80
00万呢,如果这是真的,他们不就是在盗卖文物吗?」白婧茵皱着眉头说道。
「这就是黑市存在的意义了,如果你把金印偷盗出去,然后拿去拍卖行那里
拍,那些拍卖行为了不得罪我们的官方,不会轻易承认这东西的真实性,因为一
旦被我们认为是国宝的东西,我们的官方会亲自下场交涉,阻止拍卖进行,到时
候拍卖行的各种麻烦就会纷至沓来,卖家的东西又无法快速出手,甚至怀璧其罪,
引起有心人的出手抢夺,得不偿失,而在黑市拍卖,无论如何,起码知道这东西
还在国内,卖家钱也拿到了,买家也可以拿到货物收藏或者用于交涉。」叶云翎
只能勉强向白婧茵这么解释。
「可这事情已经违法了啊……」
「黑市存在的本身就是违法的。」
白婧茵顿时哑口无言。
正在这时,终于轮到叶云翎的龙尾草开始拍卖了。
龙尾草,多年生植物,罕见的稀有药材,只有一个用途:明目,用法是将龙
尾草捣碎加入汾酒,再把残渣过滤掉,放入冰箱静置三天,得出来的溶液一半服
用,一半敷到眼部,只要眼睛还在,所有的眼部疾病都能够治愈,包括由基因决
定的色觉障碍。
由于眼部疾病大多数都能够根据各种情况进行手术治疗,而且治疗费用从几
万到几十万不等,所以龙尾草看上去非常鸡肋,可是偏偏就有那么几种病,就是
有钱也不一定能治好,而且这些病,大多数原因都是因为人类身体机能的老化导
致的,具有不可逆性,这么一来,性质就变得不一样了。
龙尾草一株,300万的底价,每次叫价10万,不到一分钟,就有十余位客人进
行了叫价,价格也飙升到五百万之高,到最后,龙尾草以550万的价格由7号客人
获得。
黑市拍卖电子化,除了提升了隐私程度之外,还提升了叫价的速度,因为以
前需要拍卖师在叫价,拍卖师看到哪一个人举牌,哪一个人才算叫价成功,现在
不一样,只要摁了叫价按钮,就会自动加价,省去了拍卖过程中拍卖师衬托气氛
的环节,以往拍卖一件物品所花费的时间,到现在可以拍卖三件物品。
眼见龙尾草以550万成交,白婧茵有些郁闷地说道:「竟然550万就卖出去,
他们不知道这东西有多难得到吗?」
叶云翎笑道:「他们还真不一定知道,他们只知道这东西的功效,从哪里来
的他们又不关心,而且龙尾草只针对眼睛,泛用性低的问题就摆在那,能卖到55
0万不错了,到手也差不多有个450万,一棵草卖出去450万,你就知足吧。」
「那五色石南叶能卖多少?」
叶云翎摸摸下巴,想了几秒,回答道:「五色石南叶的功效泛用性广很多,
能卖个超过1000万吧,毕竟平时养在那也可以凝神静气,做成药服用可以治愈老
年痴呆。」
结果确实如叶云翎所料,五色石南叶被拍出了1500万的高价,今晚两件东西
加起来,叶云翎进账接近2000万,他笑着对白婧茵说道:「宝贝,这些钱有你的
一份。」
「啊?!」白婧茵很讶异,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看客,谁知道叶云翎一句话
让她也成了利益相关者,「我不能要这些钱,首先在魔域里面你出了大部分的力,
我觉得我没拖累你就不错了,其次我跟你进魔域是因为要找我爸,找到我爸爸的
遗骨就已经是最大的报酬了,这些钱都是你用命换回来的。」
叶云翎戏谑地说道:「确实啊,如果给你钱的话,看着像是嫖资一样,不好,
不好。」
「什么嫖资……你……死变态!王八蛋!我那份钱!拿来!」被叶云翎这么
一调戏,白婧茵立刻炸毛,抓着他要他给钱。
最后叶云翎答应把其中的500万转给白婧茵,白婧茵才愤愤不平地说道:「臭
流氓,想要我收下那些钱,能好好说话吗?非要拿那些话来气我……」
叶云翎从后面一把抱住眼前的性感娇娃,在她的耳边吹着气说道:「这才是
我俩之间的情趣啊,你都不知道你这个样子都可爱。」
「哼……」
哄好了白婧茵,叶云翎终于开始对最后的地脉血晶叫价,本以为地脉血晶这
种对普通人毫无用处的东西,他能够以一个稍低一点的价格拍下来,谁知道一直
有人跟他竞价,这东西起拍价1200万,30万提一次,一直叫到了1650万,连他卖
掉的龙尾草和五色石南叶赚到的钱都搭上去了还不够,最后硬着头皮把价格叫到
1800万才拿下来。
拍卖结束后,叶云翎挽着白婧茵走出房间,一直在房间外的观月也收到了叶
云翎拍下压台品的消息,笑着说道:「恭喜贵客拍下压台品,今日的拍卖结束了,
如果贵客有需要的话,可以留下来住宿一夜也没问题,至于拍卖品,会有专人送
往贵客留下的地址,无需担心。」
叶云翎想也没想地拒绝道:「不用了,我们这就离开,感谢观月小姐今晚的
服务,麻烦代我向贵主人表示多谢,再见了。」
观月见叶云翎去意已决,也不好挽留,便说道:「那观月恭送贵客,有机会
下次再见。」
出了黑市的宅子后,叶云翎看向白婧茵:「咱们……回酒店?」
白婧茵娇媚地白了他一眼说道:「想得美,我出外过夜,爷爷跟妈妈怎么想?
你如果想他们马上找你算账,尽管把我带回酒店啊。」
他这么一说,叶云翎顿时无言以对,只好让白婧茵送他回酒店后,乖乖放走
臭脚骚军花。
第33章:秘密面见
一觉醒来,叶云翎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早上9点,正想起床出门,因为昨晚
与向缺约好,今天到他家喝酒去,结果牙还没刷完,酒店的门铃却响起来。
开门之后,却发现门口站着的,又是一名军人,只不过这次是一名中校男的
军官,跟昨天周玥一样,他也向叶云翎敬了个礼,说道:「请问是叶先生对吗?
我是警卫局第九局徐登,首长想见你一面,麻烦请你跟我走一趟。」
首长?叶云翎感到莫名其妙,日理万机的人怎么会对魔域的事情感兴趣?不
过他也没有矫情,既然有上层想见他,去一趟便是了。
虽然说他长期都是一副淡然的模样,不过真的遇到这种事情,心里还是有些
忐忑的,毕竟他还是有些心虚,自己跟慕容深雪还有白婧茵之间的那点事,可能
被摆在大领导的桌面上让人家看笑话。
等到登上红旗车的那一刻,他的心才终于好了一点,不过是福是祸躲不过,
该来的,终究会来,等不来的,终究是不会来,到了那个地方一切都明白了……
汽车正行驶在世界上最大的广场前,车内光线很暗,神情凝重的叶云翎深深
地陷坐在宽大的后座里,透过深色的车窗玻璃,凝望着广场上的一切,汽车沿着
广场绕行了一段,叶云翎准时准点赶到大门,大门的警卫已经接到内卫有关部门
的通知,对叶云翎所在的车辆放行,车辆在引领下很快行驶到里面,叶云翎看到
那里已停放着十几辆高级轿车,而特别显眼的是其中有不少挂有军牌车牌号的高
级轿车。
他虽然经常看到几位军方大佬,可这地方还是第一次,也像是刘姥姥进大观
园一般,对共和国最神秘、最敬畏的这个地方里面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叶云翎刚下车,旁边一辆军牌号码的车子也刚好停下,走下来一名精神矍铄
的军装老者,叶云翎认出来,老者正是把他「卖」给白婧茵的总参副总长姜鲲鹏。
他一看到姜鲲鹏便开口问道:「姜老……姜副总长,发生啥事?」
姜鲲鹏笑眯眯地说道:「你等下就知道了。」
说到此时,一位中年人从办公室走出来,快步走到他们跟前,对二人说道:
「姜副总长,叶先生,请跟我往这边来。」说着,转过身去走在前头,把二人引
领了进去。
中年人把叶云翎和姜鲲鹏领进那排高大结实而又特别宽敞的房里,彻上茶,
和颜悦色地解释道:「发生了一点紧急情况,发改委的领导正在汇报工作,请姜
副总长还有叶先生稍等一会儿。」
等到中年人出去之后,叶云翎不禁打量着房子,房子的窗户上安装了双层玻
璃,地面铺有一水的深色实木地板,一切都显得那么古朴、庄重、明快而大气。
叶云翎一边四周好奇地看着,一边问道:「为什么突然把我拉到这地方来?
这地方可不兴来啊。」
姜鲲鹏对这有些混不吝家伙有些哭笑不得,没好气道:「一点礼貌都没有,
你小子就这么对待你的媒人吗?那白家丫头可是让很多人抢破头的女孩儿啊。」
「你给我打住,你这话让慕容副总长听了非揍你不可。」
「慕容洛?关他啥事?」
「哦,你不知道,我忘了告诉你,几十年前,我家老爷子跟慕容副总长定了
娃娃亲,现在到我去履行承诺的时候了。」叶云翎说道。
「慕容洛啥时候有个女儿跟你一般大……」姜鲲鹏的话说到一半,愣住了,
然后说道,「你别告诉我你要履行承诺的对象是雪丫头。」
看着叶云翎点点头的样子,姜鲲鹏指着他笑骂道:「你小子这是上辈子,不
对,是十辈子积了多少功德啊,白家丫头和雪丫头两个都青睐于你……」
「打住,姜总长,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跟深雪姐是有婚约,跟白
婧茵是好朋友,你可不能随便污蔑人家姑娘清白。」
姜鲲鹏一脸戏谑地看着他说道:「你就不用辩解了,白家媳妇那头母狐狸那
份报告都摆我桌面上来了,如果不是她看出她女儿对你有意思,她才不会因为你
帮她找到亡夫遗骨这个恩情给你挖这么一个坑呢,也是因为这份申请报告,领导
才点名让你来见他的。」
「有啥好见的啊,魔域这种东西,又不能量产里面的神奇玩意,对治理国家
又没有什么帮助,难道还能整成动物园赚钱不成?」叶云翎吐槽道。
「你少给我在这里贫嘴,等下记得别乱说话。」
叶云翎不由就猜想着这次被召见的真正原因,想了许久,想了很多,但最终
她也不知道哪一点能用得上,实在没可想的了,又开始跟姜鲲鹏瞎聊,也只有把
这个拿着来消磨时光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外面似乎传来一阵动静,有几个人的脚步声朝他这里走来
了,看到进来的人,叶云翎也是一激灵,居然是一号首长和两位军委副总长。
首长站在叶云翎面前笑眯眯的看着他,笑道:「鲲鹏同志,小叶同志,让你
们久等了,」然后向外指了指,笑着道,「坐了一晚上,也想透透气,你们陪我
走走。」二人和两位副总长稍稍落后一步,跟着首长的后面。
首长一边回忆往事,一边说道:「我跟老姜是旧相识了,当年我在川西当省
省长的时候,他就在军区那当参谋长,十年前,我主政贝沪,总参情报部收到情
报,说是有一群日本人,不知道什么原因偷偷潜入九宫山,他当时是总参情报部
部长,打电话告知我这件事,并且请求我配合总参的同志行动必要时予以便利,
那次带队的人就是白司令员的儿子白骏,我跟白骏见过一面,一个很优秀的小伙
子,不比他老爹差,可自从他们进了山之后,却一直杳无音信,军方前前后后一
共派来了三拨人,把整个九宫山翻了个底朝天,都还是一无所获,只能作罢。」
首长如此讲,肯定是要引出什么话,于是叶云翎也就耐心的听着。
接着,首长又说道:「前些日子,白司令员深夜向我打电话,想派遣军机前
往九宫山,并且告诉我,他儿子的遗骨找到了,可是并没有找到当年其他战士的
遗骨,再过了两天,白骏的遗孀,凰琊特种大队的指挥官薛英宁大校打了一份报
告到军委那,把当年白骏小队消失的主要原因说了个大概,然后说是要组建专门
对付那什么异空间的特种小队,要让你来当这个小队的教官兼队长,后面又被白
司令员下令撤回去,我就找来老姜,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老姜才把他知道的
东西都告诉我,虽然白司令员把申请撤回去了,但我觉得这事其实是可行的。」
叶云翎心里隐隐明白了他这次被召见的原因了,看来是勾起了首长的回忆,然后
又从薛英宁的报告中看出什么东西来了。「眼下,国际斗争形势越来越复杂,敌
对势力对我们的手段也层出不穷,如果让敌对势力从那异空间得到什么未知的东
西,例如病毒,怪兽之类的东西,带出来,运用在某些阴谋上,后果将不堪设想,
我们国家也确实需要对这些事情做好准备,知己知彼,所以原则上来说,我确实
也认为需要组建这么一个队伍去学习和处理这些事情,只不过这支队伍不是归属
于凰琊,而是直接听命于总参,老姜,给你加加担子,你来担任这个新队伍的领
导,小叶同志,有没有兴趣来队伍里面当个顾问?少校军衔,少校待遇,不领实
职,有空帮忙指点一下他们训练,如果可以的话,你到那些异空间的时候,带上
他们去见识一下。」首长笑眯眯地对叶云翎和姜鲲鹏说道。
叶云翎一听真是懵了,这事比薛英宁提的申请好像宽松了不少,至少不会把
他困在天京,他正要考虑别的问题时,姜鲲鹏却抢着说道:「他当然答应,多谢
主席,这小子是被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晕了,主席您不知道这小子平时不干活
的时候就属乌龟的,怎么踢都不会动那种,是该让他给国家做点事了,他刚处上
了个对象,就是总政慕容洛家的闺女,正寻思着做点成绩出来,好配得上人家嘛。」
「哦?哈哈,好事啊,男大当婚,好事,那我先恭喜你了。」首长拍了拍叶云翎
的肩膀。
叶云翎这时想掐死姜鲲鹏的心都有了,这老小子蔫儿坏,上次把自己卖给了
白婧茵,这次直接把自己卖给首长,自己还没法反驳,只能认了,向首长敬了一
个军礼道:「听从首长指示。」
「好,好,哈哈哈哈啊……郎才女貌,」首长高兴地拍着叶云翎的肩膀说道,
「结婚摆酒那天记得跟老姜说一声,我给你发个红包,哈哈哈哈……」
跟首长的散步谈话大约进行了半个小时,叶云翎才坐上车,离开海子,只不
过回去的车上,多了个姜鲲鹏。
叶云翎一上车就想关门,可姜鲲鹏好像早有准备一样,像条泥鳅一样游了上
车,完全不像一个花甲之年的老头子,他一脸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一点都不像总参
领导模样的姜副总长说道:「姜副总长好身手,看来宝刀未老啊,可以带领新建
立的小队进行一线作战都绰绰有余。」
姜鲲鹏连忙摆摆手道:「哎哟,我老了,就不要折腾我这副老骨头了,还是
你们年轻人的世界。」
「还年轻人的世界,那为什么我没感觉到我刚才有得选?」
「你小子,就知足吧,首长还说你结婚要给你发红包,有几个人有你这样的
福分,再说了,」姜鲲鹏凑到叶云翎耳边低声说道,「这个新队伍的指挥官,我
打算让白家丫头来担任,怎么样?我对你也够好了吧?」想起在床上热情如火的
白婧茵,叶云翎的心里又开始痒痒的,他也没表现出来,而是说道:「别,这活
危险得要死,你让白婧茵来薛大校和白司令不找你算账才怪。」「他们俩又怎么
啦?白家丫头当这个指挥官,晋升少校军衔,还能跟喜欢的人一块,你也开心不
是?」叶云翎无语。
第34章:巨乳少女
辞别了姜鲲鹏之后,叶云翎又去了一趟向缺的家,毕竟他答应了臭丫头从九
宫山回来之后要去她那「报到点卯」。
向宓这人小鬼大的丫头又想着故技重施,结果这次叶云翎有了防备,不让她
有任何机会,跟向缺喝了几杯就直接跑路,气得小醋坛子又躲回房间生闷气。
「叮铃铃……」下午五点,放学的铃声响起,陈潇收拾好书包,准备回家。
这时走过来一个男生,正是当天在饭堂想在乔松面前保护陈潇的男生,名字
叫罗星,跟陈潇一样,也是班里面的尖子生,他对陈潇说道:「陈潇,周末就是
英语竞赛了,我打算这两天找你一块去图书馆,突击一下,这样有把握一些。」
陈潇稍稍想了一下,便点头答应道:「可以啊,你打算怎么突击,得有个计
划才行。」
罗星思忖片刻,提议道:「从今晚开始,分成词汇,语法,口语,写作,四
个部分,每个部分集中突破一个晚上,然后周五回家好好休息,迎接周六的竞赛,
怎么样?」
「我没有问题,不过我要先打电话给我妈,然后先去饭堂吃个晚餐,然后再
去图书馆,如何?」陈潇说道。
罗星听后,面露喜色,连忙答应道:「可以,没有问题,等下我们一块去吃
饭。」
「嗯,好,你先忙,我去打电话。」陈潇嫣然一笑,离开了教室。
少男少女之间朦胧的爱情总是美好的,看着陈潇窈窕的背影,罗星暗自握了
握拳头,他暗恋着陈潇,认为陈潇这样清纯动人的女孩是他这生认定的另一半,
一直在想办法找借口接近陈潇,这次的英语竞赛就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跟陈潇的
关系至少迈进一大步。
「妈,这个星期六我要去参加英语竞赛,跟同学在学校图书馆复习,晚上就
不在家吃饭了,嗯,是的,就这样,拜拜。」陈潇挂上电话,准备回课室,突然
看见在楼梯的角落,乔松正在「壁咚」一个女生,在他周围还另有两三个少年,
都仰着头斜着眼偷偷瞅着少女。
女生长得不是很高,大概只要陈潇的肩膀,这也跟陈潇才十四岁就1米7的海
拔有关,一头长发,带着几分卷卷的感觉披散在四周,戴着一副大黑框眼镜,衣
着朴素,神情怯怯,眼神中有太多的慌惶,只听见她抬起头脆生生地说道:「我,
我要回家,你们闪开了。」她长着一张清纯的圆脸,跟陈潇那种可人的初恋脸清
纯不一样,这女生并不算特别漂亮,只是五官端正的中上之姿,还带着一点婴儿
肥的可爱,并不算丰满的身子,却要承负胸前一对车大灯的超大压力,目测估计
有惊人的E罩杯,陈潇一看就认出这个女生就是跟比自己低一年级级七班的朱敏儿,
因为不说整个年级,就算把学校的老师都算进去,都应该没什么女性能比得过这
标志性一般的巨乳。
乔松的看着被惊吓得像只小兔一样的女孩,笑容中透出一丝淫欲,他说道:
「敏儿妹妹,我追你可不是玩一玩的心思,我是真的喜欢你呀,我第一眼看到你
就认定你是我这辈子的唯一了。」
陈潇有些看不过眼,她走过去对乔松说道:「乔松,你看你都把人家吓成这
个样子了,还想动歪心思吗?」
她伸手揪住吓的脸色苍白的朱敏儿,把她拉到自己的身后,「差不多得了,
你们高中部没有漂亮女生吗?为什么总来初中部。」
乔松一看到陈潇就头疼,这小娘们在上个礼拜还拉着自己的手松哥前松哥后,
现在仗着自己爬上了那个来历不知深浅的叶云翎的床,都敢直呼「乔松」了,如
果是以往,他肯定是一巴掌就扇过去,可现在他在陈潇面前要夹着尾巴,至少在
摸清叶云翎底细之前夹着,想到这里,他苦着脸说道:「哎哟,我的潇潇妹妹啊,
你不要误会了,我是真心喜欢敏儿妹妹的,我都想好了,等过几年到敏儿妹妹高
中毕业之后,就跟她订婚,大学毕业就马上领证完婚。」
他是今天中午是在食堂看到朱敏儿的,虽然当时朱敏儿的头发遮挡的原因没
有让他看到正脸,可是那对让人发指大奶子,就能够让他发誓就算相貌不怎么样
都要玩上一玩了,稍微让人打听一下,就知道是初一七班的朱敏儿,到了下午看
到正面的时候,那副童颜巨乳的怯怯小兔模样,更坚定了他把眼前这头极品小奶
牛搞上床的决心,于是还没放学就来到初中部候着,等到朱敏儿放学一出现就把
人堵在一个角落。
显然朱敏儿乔松吓坏了,俏脸变的更苍白了,娇躯微微在发抖,连嘴唇都有
点白了,一双腿不停地抖着,直至陈潇到来帮她解围。
乔松的这套鬼话也就骗骗别人,在陈潇这里怎么可能买账,她可是亲历自己
从乔松嘴里「最珍爱的宝贝」到「卖给叶云翎」的全过程,这家伙变脸比翻书还
快,她反驳道:「说的倒漂亮,你之前跟我说过的话我可没有忘记,还说高中毕
业大学毕业,你明天会做些什么你自己都不知道。」
乔松被陈潇一通抢白,脸上有些挂不住,说道:「那,那你也管得太宽了吧,
那我以后随便再找个妹子你都看不过眼的话,是不是以后我娶老婆都要您姑奶奶
过目批准啊?」
「你找那些愿意倒贴的去啊,欺负人家敏儿一个女孩子,把人堵在这算什么
嘛。」陈潇说道。
乔松一阵气绝,你陈潇之前不也是个倒贴的货,现在攀上高枝倒翻脸不认人
了,可他也不敢说出来,好汉不吃眼前亏,只能悻悻地说道:「行吧行吧,你现
在是大姐头你说了算,」说着,又瞟了一眼躲在陈潇身后的朱敏儿,笑眯眯地说,
「敏儿妹妹不要怕,哥哥是真心喜欢你的,只是想跟你做做朋友,别,别害怕啊,
今天,那我先走啦。」说完带着自己两个小弟灰溜溜地离开。
「松哥,这陈潇也太霸道了,就这样就放弃啦?那个朱敏儿的奶子,可不多
见啊。」离开的时候,其中一个小弟低声说道。
乔松瞪了他一眼说道:「那你能怎么办呢?再想想办法呗,找个机会,陈潇
又不是朱敏儿她妈,总有落单的时候,到时候米已成炊,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她
陈潇也没办法。」
看着乔松一行人离开的背影,陈潇转过身子对朱敏儿说道:「你没事吧?」
只见朱敏儿怯怯地吱唔道:「我,我没事,谢谢,谢谢你,请问……你是……」
陈潇微微一笑说道:「我叫陈潇,是初二四班的,刚刚那个人叫乔松,是高
二一班的家伙,经常祸害学校里面的女孩,他家又是当官的,你被他盯上了,估
计没有那么容易放弃。」
朱敏儿听到之后,知道乔松家里是当官的,还是校园里面的恶霸,俏脸变得
更加苍白,颤声问道:「那,那怎么办?」
陈潇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问道:「你家住哪儿?你能让家里人接送你上学吗?」
朱敏儿摇摇头说道:「我住琼花小区,我是跟爷爷奶奶住的,我爸爸是在海
外当建筑工人,每年最多只能回来一次,妈妈是在合汇区的酒店当领班,只有休
假才会回家。」
「琼花小区,那还好,就在我家附近,你每天放学后来初二四班找我我,跟
我一块走,乔松就不敢动你,不过这几天我要在图书馆准备英语竞赛,你可以跟
你的家里人说,留在学校吃饭和学习,晚上可以一块回家,同行的还有我们班的
一个男孩,应该不会有事的了。」陈潇提议道。
「嗯,好,」朱敏儿这时才面露喜色,接着她又有点不好意思地问道,「那,
我,会不会阻碍你们两个谈恋爱啊?」
陈潇哭笑不得,她说道:「你想什么呢?他只是我同学,不是我男朋友,我
们只是为了准备竞赛才一块复习的。」
「哦哦,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朱敏儿红着脸辩了一句。
「行了,先这样吧,我等会儿还要去吃饭呢,要不要一起?」
「嗯嗯,我先打电话给奶奶,然后就去食堂找你。」朱敏儿连连点头答应。
陈潇这才离开,回到教室。
叶云翎刚刚下飞机,在候机楼就接到了兰黛媛的电话。
兰黛媛劈头盖脸就问道:「又从哪里回来了?」
叶云翎惊讶道:「你怎么知道我刚从外地回来?」
兰黛媛说道:「你往你两点钟方向看一下?」
叶云翎闻言,往自己两点钟方向看去,在二楼的一条走廊上,一身空姐制服
打扮的兰黛媛,拉着拖箱,正露出调皮的笑容看着自己,他问道:「你这也是刚
刚回来?」
「嗯哼,刚从越州回来。」
「要不?咱俩……吃个饭?」叶云翎试探道。
「呵呵,你究竟是想吃什么呢?」兰黛媛反挑逗道。
叶云翎不再掩饰:「我什么都想吃,包括美味的你。」
「那就来吧,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胃口咯。」
「我去接你,你在什么地方?」
「我把宿舍地址发你,我先回去换一身衣服,然后你去接我,待会见。」
「待会见。」
***********************************
PS:由于逆伦继续卡文,所以暂时继续更新这本瞎写的东西……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