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妈妈的这辈子】(34-35)

Part34_美好时光
我和妈妈在这座小城生活了五年多的时光,在这两千天,四万八千个小时里,
我们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幸福的。我和妈妈甚至一度想要生几个小宝宝,组建一
个美满的家庭,只是考虑到我并不是一个普通人,为了我们子女着想,我们还是
决定不让他们来到世间上。
西南的偏隅之地虽然安静祥和,但待久了之后,我和妈妈都觉得有些闷了。
于是我和妈妈又重新回到了我曾经工作的城市。这一次,妈妈将不再是我陪
读的母亲,而是我美艳的娇妻。我要带着她,体验一下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繁
华。
我们将原来的那套房子置换了一套面积更大,更豪华的房子,向东就可以看
到城市的著名标地。我帮妈妈找了个平面模特的工作,给那些网店拍摄衣服的照
片,她显然很胜任,也很喜欢这个每天换衣服穿的工作。
我呢,还是回到了我的老本行,不过这次不再是做医美了。我能力的绝大多
数成长都源于我在医学上的造诣,相对来说,我的能力太过罕见,还需要我持续
地区了解和开发。
中国的顶尖医院,基本都是最繁忙的公立,入职之后,我也成了大忙人,加
班加点自然也是家常便饭。生活非常忙碌,但是我一点也不觉得累,因为我有妈
妈对我的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关爱。
每天清晨,我都不需要要担心现代人的噩梦之一——闹钟。朦朦胧胧的时候,
只要我感到有条湿润的小东西钻进我的嘴唇时,我便知道我该起床了。
「啊……」我的闹钟响了啊。
被窝中,我贴着钻过来的小舌头,和它交缠起来。
渐渐醒来后,我的手也开始活动起来,我一手贴上了妈妈柔软的乳团,另一
只手抓住了她肥腻的丰臀把玩起来。
「哦~ 妈妈扑到我身上了。」我抱紧妈妈,和她缠绵起来。
醒得差不多后,我闭着眼问妈妈:「妈妈你怎么不催我起床啊。」
妈妈趴在我身上说:「傻瓜,今天是周六啊。」
「哦,我还以为今天要上班呢。」我这才睁开眼睛,伸了伸懒腰,让精神振
奋起来,看着扑在我怀里的妈妈,还有她眼中那含蓄不言的神情,我知道我们要
晨练一下。
我一把揭开被子,将妈妈放到了我身下,然后抓着她的胸脯,就着粉红的奶
头吸了起来。
「滋……滋……滋……」揉搓了这么久,妈妈乳房内的乳汁已经化开了,我
用力嘬吸几下,便将妈妈乳房里的乳汁都吸了出来。
「嗯……」妈妈的乳汁是世界上最甘甜的饮料,无论多少,我都尝不够。
妈妈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后脑勺,看着我吮吸着她的大奶子,她说这让她有种
哺乳孩子的温馨感,当然,我娴熟的舌头也让她欲望高涨。
将妈妈两只大白乳里的乳汁都吸干净后,我一把扑到了妈妈的身上,和她重
重地交吻起来。
乳汁鲜甜的味道在我们的口腔中蔓延,和妈妈的舌吻无论多久都不觉得腻。
「啊——!」做完了热身运动,我在床上站立了起来,我伸直了腰,迎着朝
阳大吼一声,让我下身的大棒子翘地高高地。
「今天精神不错哦!」妈妈也在床上坐了起来,她朝我眯着眼笑了笑,然后
伸出手握住了我的肉棒棒。
「唔……」妈妈掰着我翘翘的肉棒送到嘴边,先温柔地亲了亲,然后张开嘴
将我的肉棒含下。
我站在床上向下看,欣赏着妈妈对我阳根的侍奉。对于手中的这根自己儿子
的命根子,作为妈妈的她透露着毫不掩饰的疼爱。
「好了,硬邦邦啦!」妈妈拍了拍我的肉棒,示意我可以下一步了。
接下来是直接插妈妈吗?
「妈妈,你来躺好。」我示意妈妈在床边躺好,然后我走下床,趴在了妈妈
的双腿之间。
妈妈知道我要做什么,她很开心,在我的示意下将两条白白地大腿向两边张
了开来。
妈妈的身材比起前两年要丰腴得多了,她的乳房再次丰满到了D 的程度,臀
部也翘翘的,不过相比那时候妈妈需要化妆和高跟鞋才能掩饰自己的缺点,现在
的她就算素颜出门也是人们眼中毫无争议的性感女神。
作为灵魂雕塑家,在妈妈的身上,我花了不少心思,而我最喜爱的作品,就
是展现在我眼前的部位——妈妈的逼逼。
我趴在妈妈的逼逼面前,用手指轻轻撩拨着妈妈逼唇上的软毛毛,妈妈的逼
唇白白地、嫩嫩地、肥肥地,看上去就让人嘴里口舌生津。我双手轻轻拎着妈妈
逼唇上的毛毛,将妈妈的逼唇向着两边慢慢地拉开。
「哦……」里面是粉嫩粉嫩地小逼唇,还有那颗半露地小珍珠。
「呼……」我冲着妈妈的逼逼里面轻轻吹着气,让妈妈的逼肉抖地一颤一颤
地。
「哈哈……哎呀……好痒……好痒……哈哈……」妈妈躺在床上不住地笑着,
她痒地想要夹紧逼逼,不过都被我的铁手制止了。我一边用双手死死掰着妈妈的
大腿,一边使劲向妈妈的逼肉上吹着热气,直到妈妈的穴眼里渗出了汨汨地水流,
我这才停下了对妈妈的刺激。
我伸出食指,摁在了妈妈穴眼上面的小按钮上,然后缓缓地转着妈妈逼水的
开关。很快,在我按摩下,妈妈穴眼里的泉水不断渗出,眼看两片逼唇就要兜不
住了。
我赶紧伸出舌头凑过去,亲着妈妈粉嫩地逼逼美美地吸了起来。
真是奇怪啊,妈妈的水怎么越来越多了呢?哦……原来都在里面啊。
「哦……嗯……儿子……别玩妈妈了……」此时的妈妈,皮肤上都烧着一层
薄火,她无助地揉捏着自己的乳房,乞求着我快点给她。
好的妈妈,我马上就进来。
我亮出我的大肉棒,将鼓鼓的蘑菇头放在妈妈的穴口沾了沾,在妈妈的再次
哀求下,我气沉下压,将我的肉棒向着妈妈穴穴的最深处捅了进去。
「哦——」一插就顶着了妈妈的花心,妈妈地嘴巴瞬间兴奋地张成了「O 」
型。
扛起妈妈的大长腿,我用我的大肉棒在妈妈的穴穴深处捣弄了起来。妈妈的
穴穴紧致润滑,在里面自由地抽插,我的棒棒享受着360 度地畅爽。
……
「啊…………」今天又是将妈妈射的满满地一天。
看着妈妈的逼缝中挤着一股白白的精浆,我将手指伸进妈妈的逼逼里搅了搅,
然后递到了妈妈的嘴边。
妈妈向我抛了个坏坏地媚眼,她伸长舌头,扭着舌头舔干净了我的手指。
「啧!」妈妈吮了吮我的手指,将上面的精液彻底舔吸干净。
我美美地伸个腰,妈妈也慵懒地躺在床上享受着潮吹后的余韵。我拍拍妈妈
的屁股,示意她把屁股抬高起来。
我拿来枕头,垫在了妈妈屁股下面:「等精子都流进子宫才可以起来哦!」
「讨厌~ 」
Part35_东南亚
大城市的生活繁忙而激情,在这座国际大都市生活了快十年后,我和妈妈离
开了这里,去到西部一些小城市隐居了起来。毕竟我们已经开始需要掩饰我们的
年龄了。
我们在一个地方停留的时间不会超过三五年,使用伪造的身份生活,但这样
显然给我们的生活带来非常多的不便。
于是在准备妥当之后,我带着妈妈去了东南亚,我们会在那里取得新的身份,
然后用移民的方式回国。
在东南亚我们也不着急回国,就当出来旅游一番了。三年多后,就当我们准
备开始移民的时候,妈妈怀孕了。
妈妈怀孕这很正常,有时候一连几个月我都能让妈妈怀孕,只不过我会用我
的能力,让妈妈的身体把胚胎吸收掉。
其实我是可以让自己「不孕不育」的,曾经为了不让妈妈怀孕,我就这么做
过。不过现在是没这个必要了,和妈妈之间的做爱要是不能让妈妈怀孕,会让我
觉得少了许多乐趣,而且妈妈怀孕后,身体也会分泌孕激素,这可是我最喜爱乳
汁的来源,我怎么舍得放弃呢。
这次妈妈怀孕后,我也没放在心上,准备像往常一样在给妈妈做「保养」的
时候顺手解决了。
只是没想到,这次我的能力失效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无论如何也无法让妈妈的身体吸收掉胚胎了,妈妈身体好
像一直保护着这个胚胎,阻止了我能力的生效。
我尝试了很多次,可还是不行,眼见妈妈的肚子一天天地鼓了起来,我也只
能去寻求医学方案了。
只是妈妈这次不同意,她觉得这个孩子是命中注定要给她的,她想把这个孩
子生下来。
我苦口婆心,费尽心力地劝说妈妈,最后她终于是同意了。
那天,我带着妈妈去做流产手术,在医院里,妈妈让我去给她买些东西,等
我回来后,发现妈妈不在了。
找了妈妈整整一天一夜后,我快疯了。
我无比的懊悔,发动了一切资源去寻找妈妈,可是妈妈似乎是故意躲着我,
我竭尽全力也没有找到任何妈妈的消息。
一个月后,我放弃了,我只好回到我们的公寓,静静地等待妈妈。
既然妈妈是想要生下这个孩子,那么六个月后妈妈也就会自己回来的吧。
我把希望寄托给了时间,然而时间却残酷地回应了我。
六个月过去后,妈妈没有回来。
七个月过去后,妈妈还是没有回来。
八个月……
九个月……
我要疯了,我再次离开家,到处寻找妈妈的消息,然而无论是我自己还是家
里,都没有任何关于妈妈的消息。
在外面找了妈妈一年多之后,我再次回到公寓,我真的绝望了。
这难道是上天对我的惩罚?我到底犯了什么罪啊!
酒精、大麻、赌博……我浑浑噩噩地过了五六年,直到我花光了所有的积蓄,
我露宿街头,幻生梦死地过着流浪的生活。
热带的阵雨,真是想下就下,我坐在街头淋雨,笑看着慌乱的人们。
忽然间,有人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好不耐烦,正想向它吐口口水时,我眼前
闪出的光让我生生地将口水咽下。
我呆呆地接过她递给我的伞,痴痴地看着她,那被酒精和大麻腐蚀的记忆和
情感,在这一瞬间得到了净化。
「妈妈——!」我爬起身来,向着她追去,可我是还是晚了一步,她已经坐
上了出租车向着远处离去。
「妈妈、妈妈、妈妈——」我追着汽车奔跑着,可是长久以来的糜烂生活早
就把我的身体掏空了,才没跑几步,我就一口气喘不过来,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妈妈她怎么不认识我……」我趴在湿漉漉的地上,哭得伤心欲绝。
从此之后,在这个街角,出现了一位拿着伞的男人,无论白天黑夜,下雨晴
天,他都守候在原地,饿了就去垃圾桶里捡吃的,渴了就去喝自来水,累了就找
张报纸原地坐下,困了就卷着毯子睡长椅子。人们不知道他是谁,叫什么,只是
看他每天都打扮的清爽干净,却不知道他是为了什么。
也不知等了多少天后,我的眼里终于再次出现了光。
那是一个深夜,我睡不着,坐在长椅上看着空荡荡地街道发呆。过了一会,
路边有对醉醺醺地男女走过来,我已经见怪不怪了,正打算重新躺回椅子上。
「等等——她是——」
那位男人手中怀抱的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小礼服,脸上化着浓妆,一看就
是陪酒女之类的。
「妈妈!」我不会看错的,那位被某个男人搂抱着的陪酒女就是妈妈。
「先生,我帮你叫了车了……」「叫什么车,和我一起开房……说你多少一
晚……」说着那醉酒的男人便抱着妈妈,想要亲她。
「先生别……不要这样……」妈妈虽然抗拒着,可是作为陪酒女的她也不能
太得罪客人。
看着那男人在妈妈的身上乱摸着,我火从心上,握着拳头走了过去。
「小姐,让我来扶着他吧。」我虽然怒火心烧,但我不想连累妈妈。我将那
男人强行从妈妈身上拉了过来,然后死死拷住他,让他动弹不得。
「啊,车来了。」我将男人放到车上,妈妈递给司机几张钞票,让司机把他
送回家。
「谢谢你,小黑!」妈妈对我说。
「小黑?」经过简单的闲聊,原来妈妈她们都知道我这个路边的怪人,她们
叫我小黑。我这才知道妈妈就在离这不远处的夜总会工作。
要是我不那么堕落就好了,如果我一开始就这么坚持着……不过一切都无所
谓了。
几个月之后,妈妈租住的公寓对门,搬来了一位医生那一天,我敲开了妈妈
的门,走进了妈妈居住的公寓,也看到了她的女儿——莹莹。
和妈妈熟悉之后,我也请过妈妈到我家来做客,我的房间里有很多我和妈妈
的纪念物,可是她都没有半分反应。
妈妈是真的完全记不得我了,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呢?
我实在想不明白,但是既然妈妈就在我的身边,我也义无反顾地开始了追求
妈妈。
一年多后,我和妈妈结婚了,我们搬到了一起,组建了家庭。
妈妈也早就不用去做陪酒女了,我的收入足够养活她们二人。或许是她觉得
自己是带着孩子嫁人的,一直问我要不要给我生个孩子。
我对她说我会把莹莹当做我们的亲生孩子对待的,她很感动。在她的记忆里,
莹莹是她不小心怀上的,看来妈妈的记忆被人篡改了,到底是谁呢?为什么?
我依然无法想明白,只能希望与以后可以交到精神系异能的朋友,让它帮忙
看看,但是我也知道,这无疑比买彩票中头奖的几率还低。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不知不觉,莹莹已经十二岁了。和过去一样,我
和妈妈每天都幸福地生活着,只不过是以新的身份。
一天夜里,我还没睡着,妈妈转过身扑到我怀里,娇滴滴地对我说:「老公,
孩子应该睡着了,我们……」我知道妈妈想要了,便和她亲昵起来,在床上我们
正打算云雨了一番的时候,莹莹忽然打开了房门走了进来。
当时,妈妈正趴在我的身上,握着我的肉棒亲吻着,而我也扑在妈妈的穴口,
舔吸着她的逼肉,当莹莹走进来后,我们几乎是被吓的跳了起来……
「莹莹……你……我们……你……」就当我们慌不择路地想要找些说辞的时
候,莹莹却呵呵地笑了。她叉着腰依靠在门边,向我打了个响指。
「我该说些什么,是解释我们这69姿势的含义,还是责怪她的无礼……唉等
等……莹莹她刚才……怎么那么像一个人……」「好久不见啊,T !」听到莹莹
对我说起这句话,我的脑袋嗡地一声炸了开来。
「苏——苏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