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流美容院之蜜和鞭】(10)

第十章:愚人节
「小俊,今天晚上你有时间吗?」一个年轻的人妻给田俊打电话,她叫孙伊
欧,三十岁,丈夫是一家贸易公司的副总。
「谈不上有时间没时间,怎么,有事吗?」田俊略显不耐烦,生硬地答道。
「不要对姐姐这么冷淡嘛!最近一直没有见面,想你啦。」手机里传出孙伊
欧嗲嗲的娇嗔。
「……」田俊拿着手机,默不作声。
「讨厌啊!非要姐姐开口,好害羞啊!今晚我老公不回来,你明白的啊!」
「好吧!正好我从老头子那里要了一笔钱,可是,和朋友约好晚上出去玩,
所以不能和你过夜。」
「宁肯和朋友出去玩也不来找姐姐,哼……」孙伊欧有些不高兴了。
「还不是因为这几天手头紧,也不能太频繁地管老头子要钱。」田俊说的倒
是实情,SM俱乐部花费不菲,而且他身边的酒肉朋友还多,总有资金周转不上的
困扰。
「今晚不用你花钱,如果你和朋友出去玩的钱不够,我也可以给你的嘛!」
孙伊欧开心起来,「咯咯」笑着说道,然后,紧张地问道:「小俊,陪我到
十一点再走,时间来得及吗?」
「没问题,那我去老地方等你,傍晚六点。」
「好开心啊!啵……姐姐爱死你啦!」
田俊收起手机,心想,真是个麻烦的女人,不过肯给我钱,哼哼……我还没
要过女人的钱呢!既让我爽着,又给我钱,够新鲜的,偶尔体检一下,也蛮有意
思的……
傍晚六点,在一家位于郊外的电子游戏厅后门附近,田俊不耐烦地等待着。
「讨厌的女人,过了两分钟还没到。」扎着领带,穿着白衬衣、黑色西服,
一身房产公司职员打扮的田俊无聊地靠在墙壁上,左手插兜,右手拿着一根燃了
一半的香烟,一边仰着头,喷云吐雾,一边恼火地嘟囔着。
又过了几分钟,年轻的人妻终于到了。一台红色的雪铁龙轿车风驰电掣地驶
来,停止转动的轮胎剧烈摩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以一个漂亮的侧转,精
确地停在田俊身旁。
田俊将烟蒂扔在地上,用鞋底踩灭,然后从打开的车门跳上去,一屁股坐在
副驾驶的座位上。
「你怎么回事?竟然迟到了十分钟,你是邀请我的人啊!害我在这里无聊地
傻等。」年轻人就是容易暴躁,田俊阴着脸,气恼地斥道。
「对不起,对不起,不巧碰到路上塞车,不要生气嘛!今晚姐姐一定好好补
偿你,让你玩个尽兴好不好?」孙伊欧先做出一副怯生生的表情,可怜巴巴地道
歉,然后用高耸的胸部摩擦着田俊的手臂,美艳的脸上浮起淫荡的媚笑,将白皙
的小手放在他的裤裆上,轻轻揉捏着里面虽未勃起但也长度惊人的肉棒。
「哼……快点开车吧!」田俊推开她的手,没好气地说道。
雪铁龙开到马路的另一边,向前飞驰而去,从郊外到市区的这段时间,田俊
一声不吭,时间静寂地流走着。
孙伊欧偷眼瞧瞧扳着脸的田俊,有心讨好地问道:「小俊,你穿西服的样子
好帅啊!看起来就像成熟的大人,一点也看不出其实你还没到二十岁。」
田俊好像没听到似的,目视前方不答话。
「小俊,你说我们去哪好啊?」孙伊欧叹了一口气,小心地问道。
「明知故问,不是你约的我吗?就去我们常去的那家俱乐部,不过没时间看
表演了,到了后直接开房。」田俊终于开口了,他冷淡地说道:「我赶时间,快
点开!」「好的,就去我们常去的那家俱乐部。」一点也没为田俊的态度着恼,
孙伊欧眼里弥漫着浓郁的春情,温顺地答道,然后脚踩油门,向右拨动方向盘进
入支路,飞快地驶向令她异常兴奋的地方。
杂居楼林立的街区里隐藏着一个不起眼的小楼,没有炫目的霓虹灯,只在看
起来破败的门楣上挂一张普通的牌匾,上面写着不知所谓的艾森特丽卡。这里就
是田俊常去的SM俱乐部,不是多么高端的地方,但女性招待素质颇高,客人以普
通人居多,偶尔也会有显贵光临。
孙伊欧去停车,田俊通过镶在墙壁上的可视门禁说出会员番号,叫开门,然
后两人一起迈进这个淫靡的私密空间。室内装潢得非常华丽,欧式风格,与破旧
的外观形成鲜明的对比。孙伊欧抢着去半弧形的服务台交费,在服务生的殷勤引
领下,他们向402房间走去。
「小俊,想怎样干姐姐,还是和往常一样吗?」一关上门,孙伊欧扑进田俊
怀里,淫荡地问道。
「当然,把你绑在那张椅子上,让你泄不停,身上沾满淫水,然后干得你哭
爹喊娘、死去活来。」田俊在她浑圆的臀部上用力捏了一把,淫笑着答道。
「去你的,你才哭爹喊娘呢。」孙伊欧白了他一眼,湿润的眸中仿佛要滴下
水来,显然被田俊的粗俗的下流话话刺激得心旌摇荡。
轻轻地推开他,孙伊欧快速地脱下衬衣、短裙,露出曼妙的娇躯。当她解下
胸罩,待要去褪内裤时,田俊一把把她横抱起来,来到房屋中间摆放的一张像是
妇科诊所的产妇椅那样的开腿拘束台前。
把她往拘束台上一扔,经常来这里玩、绑缚手法练得已很高明的田俊手臂一
阵翻飞,熟练地将赤裸上半身、只穿着黑色长筒丝袜和黑色蕾丝丁字裤的孙伊欧
绑成像青蛙似的双腿屈起、向两侧分开的M形姿势。
「嘿嘿……既然穿这么下流的丁字裤,怎么能把毛露出来呢!太煞风景了,
我给你处理一下。」田俊眼中射出兴奋的光芒,揪起一撮从细细的底档条带里露
出来的阴毛,狠狠地向上一拔。
「啊啊……对不起,小俊,我忘记剃毛了,你来帮姐姐……啊啊……好害羞
啊!你帮姐姐都拔掉吧!」孙伊欧痛得身子直抖,眼眶中滚动着泪珠,但却眨着
更加湿润、更显妖媚的眼眸,向给她肉体痛苦的男人索求精神快感的刺激。
「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好刺激,啊啊……啊啊……小俊,姐姐
好舒服啊。」
孙伊欧时而呼痛,时而发出愉悦的呻吟,露在丁字裤外面的阴毛渐渐减少,
终于都被拔光了。
「小俊,我包里有玩具,你拿过来,尽情地玩弄姐姐吧!」经过拔毛这个刺
激的开胃菜,孙伊欧被节节攀高的欲焰炙烤得五内俱焚,无法忍耐地说道,想要
更刺激更愉悦的大餐。
打开米黄色的女士手提包,里面装着两个成人玩具,一个是粉色卵形的表面
带有很多凸起颗粒的无线遥控跳蛋,另一个是一根巨大、闪着黑漆漆慑人光茫的
带有震动功能的电动假阳具,田俊全取出来,一手一个地走向手足都被绑缚在拘
束台上、主动要求想被下流的淫具玩弄的淫荡美人妻。
「出门竟然带这样的东西,真是个骚透了的骚货,你那个比你爸爸岁数都大
的丈夫不知道自己妻子的根底吧?嘿嘿……这也难怪,你看起来像个正常女人,
只是美得冒泡而已,谁知竟是个不折不扣的性变态、受虐狂。」
电动假阳具是大号的,隆起的头部就像非常饱满的蘑菇,浑圆、敦实,而根
部却急剧变细,给人以一种不调和的感觉,但更加彰显了形状酷似龟头的顶端的
巨大。田俊揪起丁字裤前面的细带,随意向旁一扯,将还没有完全濡湿的小穴露
出来,然后也不管里面淫水多不多、润滑得够不够、她会不会痛,将粗大的假阳
具顶在上面,用力地向里面捅去。
「啊啊……痛死了,啊啊……小俊,你坏透了,姐姐要被你插死了……」孙
伊欧淫荡地呻吟起来,在田俊充斥着暴力、往往复复的活塞运动下,小穴分泌的
爱液越来越多,渐渐汇成一股细细的涓流,从腔壁与电动假阳具的缝隙里,溢漏
出来。
「来前洗过澡了吧?那我也去洗澡啦。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就让这个小玩意
给你解闷吧!」田俊猛地把电动假阳具拔出来,然后将表面带有凸起颗粒的卵形
跳蛋塞进孙伊欧湿漉漉的小穴。
「啊啊……啊啊……太刺激了,不要一开始就用这么强的挡位啊……」
「啊啊……小俊,不要走,不要走,啊啊……啊啊……你要是去洗澡了,啊
啊……我最喜欢的小俊,啊啊……肉棒的男人味儿就没有了,啊啊……」
随着遥控器的启动,娇躯乱抖的孙伊欧不住发出淫浪的叫声央求着,可是田
俊就像没听到似的,径自向浴室走去。
忽然停下脚步,田俊转过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脸上泛起潮红而艳色无边的
孙伊欧,然后嘴角一撇,挂着邪淫的笑容,说道:「对了,没锁门吧?如果被谁
听见这么淫荡的叫床声,恰巧发现门是虚掩的,而门里面只有一个被绑着无法反
抗、骚穴里还插着下流淫具的绝色人妻,我想那个男人或那些男人会高兴把你当
做上帝赠予的礼物,好好地享用一番的。」
「啊啊……不要,我不想被别的男人干,啊啊……啊啊……我只想让我的小
俊狠狠地干,随心所欲地干,啊啊……」不知是演技颇深,还是只倾心于田俊一
人,骇得花容失色的孙伊欧急切地求道,可年轻的男人还是走了,并且关上了浴
室的门。
丁字裤细细的条带底档固定着跳蛋,马力强劲的卵形跳蛋剧烈地震动着,镶
嵌在表面上的无数个凸起颗粒持续有力地摩擦敏感的小穴,以田俊设定好的自动
切换模式,无休止地刺激着绑缚在拘束台上的妖艳人妻。
田俊拿起莲蓬头,一边开心地哼歌,一边冲洗身体,哪怕关上了门,仍能听
见「嗡嗡」的跳蛋马达奏鸣声和受不了不知疲倦的淫猥性具长时间如一的最强进
攻而发出的变得嘶哑的央求声、哭叫声。
随着时间的流走,啜泣声渐渐减弱,随之升起的是急促的喘息声、苦闷的呻
吟声,田俊倾听着孙伊欧的淫叫声由依稀可闻变得越来越强,不由咧开嘴巴,笑
道:「这个骚货,开始进入状态了,嘿嘿……这种强度,爽吧!」
「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啊啊……」
「小俊,小俊,啊啊……快点出来啊!姐姐受不了了,啊啊……快点来干姐
姐啊……」
「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姐姐要泄了,啊啊……啊啊……实在忍耐不住
了,啊啊……太刺激了,姐姐潮吹了……」
「哗啦啦……哗啦啦……」
之前是潮吹,可是因为带有凸起颗粒的强力摩擦,在高潮的冲击下剧烈痉挛
的孙伊欧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尿道口不受控制地收缩着,积存在膀胱里的尿液
被强大的压力压迫,使金黄色的液流猛烈地喷射出来,高高地射向空中,划过一
个峰值很大的抛物面,有力地溅射在地板上,响起一阵持续而响亮的声音。
「哼哼……啪……」正巧田俊在这时洗完澡、走出浴室,看到眼前刺激的一
幕,眼眸顿时一亮,射出兴奋的光茫,但嘴里却装做不悦地哼一声,然后将系在
腰间的浴巾一把扯下来,拿在手里,挺着一根已经充血勃起、足有三十厘米长的
巨大肉棒,向她威风凛凛地走过去。
「喂!你是母狗吗?在地上小便,竟然尿了这么多,整条浴巾都透了。」田
俊将浴巾扔在地上,一边用叫踩着擦,一边粗暴地训斥道。
「啊啊……对不起,啊啊……」喘息声愈发急促了,脸颊红得似血的孙伊欧
凝视着田俊,荡出春情的剪水双眸得简直浓郁得要结出水珠滴下来,变得稀稀拉
拉的尿液在这时陡然湍急起来,又射出一束高高的抛物面。
「我说你有没有完啊!怎么还在尿?嘿嘿……就那么想要我操你吗?竟然骚
得小便失禁。」
田俊继续恶语相向,而孙伊欧似乎很享受这种谩骂和侮辱,颇有些眉飞色舞
的样子,兴奋地点点头,娇喘着说道:「是的,小俊,我的主人,人家发骚了,
想挨操了,快用你的大鸡巴,操死我吧!」
「操你之前,先喝我的尿吧!」田俊瞪着血红的眼睛说道,左手食指按住拘
束台升降按钮,右手推动控制方向的操纵杆,将她的身体缓缓倒转,成为头下脚
上的倒立姿态。
双腿还是被皮带绑缚成露出小穴的M形开腿,孙伊欧费力地抬起颈部,从下向
上地瞧着田俊,眸中闪闪发光,好似充满耻悦的期待,发出妖异的光茫,涂着红
嘴唇的性感小嘴慢慢地张开,做好了饮尿的准备。
湍急的尿流犹如飞瀑,势头凶猛地灌进小若樱桃的嘴巴里,孙伊欧发出仿佛
牝犬发情的嗬嗬声,用力地吞咽着,可是尿液实在太多,盛不下的倒流出来,淋
湿了她的额头、头发。
手托自己的庞然大物,缓缓地摆动腰部,不再对准她的嘴巴,开始用尿液狠
狠地冲刷着孙伊欧那张妖艳魅惑的脸蛋,田俊一边畅快地尿着,用污秽的液体玷
污着别人的妻子,一边愉悦地发出阵阵闷哼,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可是美中略有
不足,他感觉不是那么尽兴,脑中不由浮出被他在车里指奸到高潮的唐佳琳那张
春情弥漫的俏脸。
「哦……哦……佳琳姐,我的尿好喝吗?哦……大口大口地喝吧!一滴也不
许浪费,全都给我咽下去!」田俊情不自禁地将孙伊欧幻想成他的新猎物——唐
佳琳,随即一个下蹲,将肉棒塞进胯下人妻的嘴巴里,一直捅到喉咙的最深处,
然后用力地抱着她的头,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肚子上,心满意足地在她剧烈痉挛的
喉底排尿,注进大量火热而肮脏的尿液。
***********************************
「今天真是爽啊!」田俊和头发染成黄色的崔凯坐在酒吧的吧台前,一边喝
着啤酒,一边大声地谈笑。
「真的吗?那个女的M倾向真那么强?」听了田俊详尽的讲述,崔凯掩饰不住
心头的震惊,目瞪口呆地问道。
「当然喽!难道你以为我在胡吹大气,那个女的要脸蛋有脸蛋,要气质有气
质,身体棒得不得了,谁能想到是个骚得不像话、喜欢被粗暴侵犯的受虐狂,所
以说看女人绝对不能看表面。」田俊一瞪眼,对朋友不信他的话大为不满,放下
手中的啤酒杯,愤愤不平又深有感慨地说道。
「俊哥,我哪里不信了,只是太过震惊了,对了,既然那女的那么骚,还是
个M,你把她叫来一起喝酒啊!然后我们来个三P大战怎么样?」崔凯挤出笑脸赔
不是,淫念大盛下,趁势请求道。
田俊有些为难,又有点畏缩,便摇摇头,随便找个理由拒绝道:「不行,她
丈夫晚上回来,她说只能陪我到十一点,现在这个点,估计人家都到家了。」
「那确实不好叫她出来。」崔凯遗憾地说道,举起酒杯,狠狠喝了一口。
田俊见朋友一副郁闷的样子,还发现他的裤裆已经隆起了一团,似乎被勾起
了欲念,兴奋起来了。也许是酒精在作怪,心中忽然起了搞恶作剧的念头,而且
今天愚人节,开开玩笑、愚弄欺骗是被允许的,于是他举起啤酒杯,痛饮一口,
然后慢吞吞地说道:「那个女人我有些腻了,小凯,你是我兄弟,你要是想要,
我可以把她让给你,她叫唐佳琳,就在外国语学院后身的恒源地产做销售。」
「真的吗?俊哥。」崔凯眨眨眼睛,不敢相信地问道,见田俊向他点点头,
不由喜出望外地说道:「太感谢了,俊哥,你是我亲哥,以后你让我干啥,我绝
对一句二话没有。」
「好了,自家兄弟那么见外干什么!来,我告诉你怎么把她弄到手,你去恒
源地产找她,就说要买房子,当她带你去看房子时,你就可以把她推倒,尽情享
受了,嘿嘿……」
这样严重的玩笑是开不得的,可是年轻人往往不知轻重,尤其是像田俊、崔
凯这种冲动起来、做事不考虑后果的不良少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