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浪也是浪】(81)

第八十一章:喜新不厌旧
彭向明抽空偷偷去了趟港岛,明面上是去购物,实际上陪着曾柔偷偷去医院
做了次检查,然后第二天,他又赶回了燕京城。
刚下飞机,他在车上就先把电话打到徐精卫那边,得知他们两口子已经结束
了《第四号房客》的宣传,回到燕京了,于是立马回工作室,打开保险柜拿了份
剧本,然后鞍马不歇直奔徐精卫家里。
就一件事,让徐精卫和吴芸两口子,帮自己粗略合计下投拍《无间道》所需
要的制片成本。
剧本已经基本上完成了,他自己也初步的核算过所需要的成本,但论起电影
制作,显然没他们两口子更内行,尤其吴芸,是个算账和控制成本的好手。
刚一听说彭向明准备拍《追梦人》,徐精卫还没什么感觉,结果剧本看到一
半,他已经来精神了。
等全部看完,他把剧本给了吴芸,第一句话就是:「你准备自己导?」
「对!」彭向明坚定地回答他。
不肯放出去的权力,当然还是趁早明示为好,不要让别人心动再拒绝。
徐精卫闻言果然有些小失落,连连地说:「你这个本子太棒了,两条线都走
得很精妙!人物也立得特别好!这些年圈子里,这种级别的本子屈指可数!而且
看完这个,我就明白了,你那《追梦人》的MV里,是只截了一条线是吧?这个
可太妙了!估计你这电影出来,大家都会大吃一惊!」
顿了顿,又问:「你准备还是自己演吗?」
这回彭向明摇头了,同样很坚决:「我仔细考虑过了,在电脑屏幕、手机屏
幕上看,我来演问题不大,可是一旦放大到大屏幕上,别管化妆化的多好,也别
管我演技多牛逼,这种年龄感就成了问题,而且……」
顿了顿,他笑,「如果我演,那另外一个找谁呢?必须得跟我没有明显的年
龄差,否则的话,会很违和。虽然我觉得自己演技不怎么样,但同样我也觉得,
在国内二十来岁这一拨男演员里,演技好的……不好找。」
徐精卫缓缓点头,「倒也是。大银幕和小屏幕是完全不一样的,你的考虑的
没错,那你就只是导?」
「不,我可以客串一下少年时期,也就几个镜头,戏份有限。」
徐精卫点头,「妥了!你这部戏肯定没问题了!这个故事真好!」
彭向明问:「你来帮我监制一下?」
徐精卫略一思索,爽快答应,「我下部戏还没想好拍什么呢,你要是上半年
就动,我就去给你监制。」
「那当然,上半年肯定动!」
于是两人三言两语间,就已经敲定了合作。
又聊了一阵子关于演员的初步人选,吴芸也看完了,她也是连连称赞,「好
本子!真是好本子!这么个故事,你的名气,和《追梦人》的名气在这里放着,
我可以说,只要你的镜头语言和剪辑不是太差,它都得5亿票房起步!」
徐精卫加上一句,「只要在水准之上,这部戏拿10个亿问题都不大!」
顿了顿,他笑,「这么一说,我反倒怂了,我自己还没导过过两亿票房的电
影呢,给你监制能行吗?」
彭向明哈哈大笑,「没问题!肯定没问题!」
他很认真,「你一直在外头忙,我也忙,还没来得及跟你仔细聊聊呢,我觉
得这次你这部《第四号房客》做出的一些探索,很不错,下部戏谨慎点儿,你可
以考虑转一下小成本的商业片了。」
徐精卫闻言眼前一亮,先感谢两句,然后才点点头,说:「承你吉言了,回
头我故事定下来,第一个找你聊!不但要拉你的壮丁,还得拉你的投资!我知道
你挣钱很猛,肯定特别有钱!」
话说完,两人都哈哈大笑。
彭向明说:「等我这部戏拍出来,能挣了钱再说!要是赔了,我拿什么给你
投!」
吴芸闻言接过话来,说:「赔不了的!这部戏肯定赚!我建议你这部戏做大
一点,不要小打小闹,演员可以请大牌的,不要害怕投资大,有《追梦人》做铺
垫,这就是个顶级的IP了,本身就有宣传点,再找一波大牌演员来演,影响力
就不一样了,再大的投资也肯定能赚回来!」
见彭向明频频点头,吴芸又说:「但是有一个,我建议你不要自己投钱,多
拉几家影视公司进场,到时候不但拍摄更顺利,将来发行什么的也都好谈。」
彭向明闻言再次点头,「我明白的。」
顿了顿,他看着吴芸,「所以呢……你觉得成本大概得落在多少?」
吴芸想了想,又重新打开剧本,一个一个的过场景,花了大概五六分钟,把
剧本又翻了一遍,说:「不计算个别演员片酬溢价,因为那个没法计算,看你要
用谁!单纯说这部戏,如果按照中等成本来做,八千万足够了!因为场景都不大!
如果要是控制下成本,我觉得五千万也够了,当然,出来的效果可能会稍微的打
点折扣。」
彭向明点头,这跟他自己当初估算的大差不离。
想了想,他问:「那你开春之后,有空?」
吴芸做制片的能力,他还是信得过的,这一趟过来,甚至连徐精卫都是捎带
的,最主要的目的,反倒是她。
「呃……」
谁想到吴芸居然犹豫了一下,然后苦笑,「还真没有……」
顿了顿,她解释,「你早说几天好了,前几天路过魔都,跟唐总聊了聊,唐
总听说精卫暂时没想好下部戏拍什么故事,就让我拿出几个月的时间来,帮他再
做部戏,我已经答应了!」
那这个就没办法了,彭向明一脸无奈——吴芸说:「要不,我回头问问圈子
里谁明年上半年闲着,帮你介绍个人帮你制片?」
彭向明沉吟片刻,脑子里忽然灵机一闪,想了想,说:「先不用了,我还有
个朋友,大约也能行,我先问问她,她要是也没时间,你再帮我问。」
吴芸当即就答应了下来。
在徐精卫家里待了能有两个多小时,婉拒了他们的留饭,彭向明直接坐车,
悄悄奔了城南边大型摄影棚旁边的那家酒店。
约莫七点多,《青春无悔》剧组才终于收工,安敏之打电话过来,说让再等
她一会儿,于是这一等就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她才收拾的利利索索,悄悄地一个
人过来上了车。
两人先去吃饭。
吃饭中间随口闲聊,彭向明先问了下她这部《青春无悔》接下来的工作。尤
其是计划什么时候完成剪辑,什么时候开播。
安敏之说,大概再有十天左右,就可以彻底结束拍摄,等拍完后差不多也快
过年了,她准备提前给自己放个假,然后春节回来再做剪辑,三十二集的片子剪
出来大概需要二十五天到一个月左右,大概到阳历三月底就全部结束了,至于以
后暂时还没什么安排。
这下子彭向明就心里有数了,等到饭吃个差不多了,就正式拉开话头,问她:
「等你拍完了,先别放假了,来给我当个制片人啊?」
安敏之闻言倒是愣了一下,「那么快就要开始筹备了?就你上次说那个?」
彭向明说:「对,就是《追梦人》的扩编版,影片名叫《无间道》。」
安敏之脸上一喜,「那好啊!做生不如做熟,你第一部电影,先保证能被观
众接受,保证能赚到钱再说!我跟你说啊,导演第一部片很重要,一定得能赚钱,
然后才有下一部。」
但她又有些苦恼地转着酒杯,说:「可是……我都好多年没给人当过制片了!
而且我也只是在电视剧组里当过制片,电影我还真没太大把握……你跟徐精卫不
是熟吗?找他呀!」
「徐精卫答应帮我监制,能帮我盯着点儿,但他女朋友吴芸已经有工作安排
了,日程排不开!我现在真需要一个剧组的大管家!」
安敏之喝了口酒,说:「我倒是一直有个搭档,也是我老同学,等这部戏拍
完了,我让他去给你帮一段时间的忙?」
彭向明看着她,说:「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我想借这个机会,磨合
出一个自己的小团队来,以后再拍电影,就长期合作了……」
安敏之愣了一下,「不是我不愿意给你帮忙啊,你让我给你当个副导演,我
没问题,但制片人我真怕我自己做不来。」
彭向明沉吟片刻,点了点头,「那行吧!」
实话说,他有点小失望,但仔细想想,又觉得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老安
一向都是这样,很独立,也很有自己的坚持。
那就是别的什么事情都好说,只有工作的事情,绝不糊弄。
为了讨自己小男人的欢心,她现在甚至可以把自己手里能掌控的演员名额,
直接放给彭向明推荐来的人,哪怕明知道是他的小女友,也无所谓,但是她觉得
自己做不来的事情,就直接干脆的拒绝。
啧,也挺好。
她一直都是她。
但彭向明却又一次陷入了纠结。
打从准备要开始拍电影开始,关于制片人的人选,他已经把认识的人都滤过
一遍了——吴芸是首选,毫无疑问经验丰富、能力极强。
还有个备选是赵建元,但是一个剧组里,导演是新手也就罢了,连制片也是
新手的话,势必就镇不住场子了。
他还考虑过要不要把《三国》剧组的刘星语请过来,那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
认识的第一位制片人。
要知道,《三国》虽然只是电视剧,但它的拍摄规模、剧组规模,却超过了
70%以上的电影,她能驾驭那么大的一个剧组,就足以说明她的能力。
当然,缺憾是自己跟她不够熟,配合起来怕是会多少有点问题,而且人家也
未必愿意来。
反倒是老安,是在吴芸拒绝他的时候,可能是受到徐精卫找了吴芸这么一个
比他年龄大不少的女朋友的启发,彭向明才忽然想起来的。
他觉得老安应该是个很理想的人选。
但是无奈,人家不想干。
再想想也是,她最近几年,甚至连自己导演作品都少了,影视公司的高管位
子想必是很滋润的。
两人沉默了良久。
「还有一件事,」安敏之突然开口,「我今年已经三十九了,按照一般人的
标准算是个老女人了,你说,我身上还有什么是你想要的?」
彭向明愕然。
她又继续说:「你不缺女人,你那小女朋友嫩的一掐一股水,更别说你肯定
还有别的,那个叫……柳米?还有那两个小女孩,你都睡过了吧?一个叫樊红玉,
还一个叫什么来着?」
「陆媛媛……不过我还真没动她呢。」
「嗯哼。所以呢?钱,你比我钱多!地位,你也比我红!而且这不你马上要
拍电影了,说拍就能拍,不知道有多少公司愿意给你砸钱,可我混了小二十年,
当导演拍戏也拍了十几年了,还是只能导导电视剧。那种破青春剧……你想要什
么?」
手机屏幕黑了下来,彭向明放下它,缓缓俯身,趴到桌子上,问:「我记得,
你的衣帽间里,衣服不多?你平常喜欢扔掉旧衣服?」
安敏之愣了一下,摇头,「不啊,我只是很少逛街,对逛街没什么爱好。就
是想要什么了,出去一趟,买回来,一年可能也就穿几次……怎么了?」
彭向明轻敲一下桌子,「巧了!我也不喜欢扔衣服!」
安敏之愣住,旋即恍悟。
彭向明收回身子,靠在椅背上,「我这人也不喜欢随便买衣服,我衣柜里都
是自己喜欢的衣服,进了我的手,就不会扔掉。无论是买的,是别人送的,哪怕
只是一件二手衣服,我依然会时不时穿几次,从没想过把它丢掉。」
说着,他冲自己比划,一脸鄙视,「我喜新,但不厌旧!」
安敏之嘴角微绽,笑意在眼角跳跃。
看着他。
他感慨:「可能现在还年轻吧。我觉得自己精力似乎无穷无尽,恨不得一天
换五身衣服!柳米经常说我,估计我都撑不到三十岁就得……痿了!随便呀,我
无所谓!但现在只要我想要,你们就一个都不许跑!」
安敏之渐渐收起笑容,抱着肩膀,冷冷地看着他。
「你还真是够坦白!」她不无讽刺地说。
「嗯。」他认真点头。
即便是从一开始就是类似于交易或者各取所需的关系,但其实一直以来,两
人之间还真是很少那么坦率地聊过这么直白的天。
彼此意会即可。
安敏之深吸一口气,问他:「所以呢?我就必须留在你身边?」
彭向明失笑,探手过去,把她的杯子端起来,喝了一大口,放下杯子,说:
「不非得一直留我身边啊,偶尔你也可以出去打个野食,只要记得回来就行,没
有比较的话,你咋知道我更好?跟我在一起其实你赚大了知道不?」
安敏之点点头,自嘲般地笑了笑,扭头侧视,片刻后回过头来,「这么多年
了,我还真是没有遭遇过像你这么脸皮厚的……」
「你到底想要什么?我其实也很想知道,自己身上还有什么是在你看来很重
要的,说不定我自己都没意识到的东西。」
这就像极了真正的谈判了。
事实上,彭向明的确很认真。
没经验归没经验,但他有种直觉,这次不连根带底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恐
怕老安就会真的离开自己了。
「过来给我帮忙吧,三年就好!」顿了顿,他又继续说:「你知道,我开了
家电影公司,现在当然还是草台班子,正在选办公地址,连一个员工都还没有呢,
但将来肯定是要有的。而一家电影公司,哪怕是个小电影公司,也有很多的日常
事务。我觉得你过来帮我把事情理顺了,三年时间,应该足够了。」
「你果然够直白。不过我还真是没想到,我在你这里还有三年的价值。那三
年之后呢?我现在辞职了,三年之后还能回去?」
彭向明摇头,自信道:「三年的时间,马里亚纳已经是顶尖的影视公司了,
到时候是去是留你随意,无论你怎么选择,我都会送你一辈子花不完的财富。」
安敏之愣了一下。
但彭向明的目光里满满的都是真诚。
「我要是……不答应呢?」
「那就各走各路呗,你去找你的小帅哥,我回头拐柳米去,劝她别演戏了,
回来帮我打理公司。你别看她年轻,家学渊源,她爹的资产估计有上百亿。」
安敏之深吸一口气,又长长的吐出来。
「先回去?」
彭向明点头,「好啊!床上更好聊,不那么尴尬!」
安敏之忽然失笑,片刻后就笑得直抖,捂着嘴。
彭向明招手买单。
……
俩人特意跑了好大一圈,在一家成人用品店买了几套情趣装,心情更是激越,
感觉彼此每时每刻都心跳加速,肌肤发烫。
好在售货员一直低着头不怎么看他们,店里常见这种戴着口罩买东西的,都
并不喜欢被人关注或者店员推销太热情。
回到老安家楼下,进了电梯正要上楼,突然传来一声「等等……」
然后跟着就是高跟鞋急促的哒哒声。
彭向明眼疾手快,一把按住了开门键,很快一个年轻的女孩走进电梯,向他
道了声谢谢,然后就按下了21层的按键。
彭向明皱了皱眉毛,这栋楼是一梯一户的大平层,老安家住20层,楼上就是
赵建元那套房子,这女孩难道是……
女孩背对着他,腰臀曲线玲珑,下面是两条笔直的长腿,相貌匆匆一瞥也足
以打九十分,倒是很符合老赵的审美。
很快,二十层到了,老安挽着彭向明的胳膊出了电梯,直到这时候,那女孩
才好奇地偷瞄了他俩一眼,然后飞快地按了关门键。
这个男人虽然戴着口罩,但是感觉怎么有点面熟啊……
等回到老安的家里,最后一抹理智瞬间消失,两人陷入歇斯底里的疯狂。
还在客厅呢,鞋子、外套、内衣……就甩了一地,老安现在一身兔女郎的装
扮,彭向明从她背后搂着她柔软的腰,也不等她摆两个诱惑的POSE,鸡巴一
挺就插进了想去的位置,然后就开启了冲击模式。
老安一下子腿就软了,眼瞅着近在咫尺的沙发,就是爬不过去,那根尺寸惊
人的肉棒把她下体塞的满满的,每次来回抽动都会带走她所有的力气。
「啪啪啪……」肉与肉密集的撞击声响起,在寂静的客厅里格外清晰,老安
双手撑在地毯上,挣扎着想起来,这种跪在地上小狗一样的背入式是她最不喜欢
的,太羞耻了!
很快,兔子耳朵就丢到不知哪里去了,毛绒绒的兔子衣服也扯的不成样子,
只有那个可爱的兔子尾巴,一头还塞在老安的肛门里。
两人从客厅到卧室,不停地换着姿势和战场。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安静了下来。
老安瘫在床上,像一条肉虫,周身上下汗水淋漓,夜灯下雪白生光。
彭向明也少有地感觉到有些疲惫。
今天刚坐飞机回到燕京,拜访完徐精卫两口子,晚上又进行了一场斗智斗力
的艰难谈判。
所幸年轻,歇一会儿就慢慢回过劲儿来了。
甚至有一种很过瘾的感觉。
柳米疯起来也挺要命的,两腿一勾、小蛮腰一挂,没完没了,她又有很好的
舞蹈基础,腰很灵活且有劲儿,但她似乎是年轻的关系,没那么上瘾。
齐元倒是没她表现的那么饥渴,但是这大妞最近也学会发骚了。
孙晓燕就是那种瘫在那里任你蹂躏的风格,虽然很勾人,但是不累,蒋纤纤
很生涩,而且逢迎的意味相当浓厚,让彭向明感觉自己是在宠幸妃子。
老安这种老女人反倒最是癫狂跋扈。
歇过劲儿来之后,彭向明起床去冲了个澡,回来后见她还瘫在那里,双目无
神地看着天花板,于是问她:「你不洗了?那我关灯了?」
她忽然回神,「别呀!」她竟是忽然坐起身来了。
彭向明有点讶异:以往甚至折腾不到这个程度,她也得在床上一瘫就是好久,
第二天还要抱怨被揉碎了,这次居然还有余力?
老安果然洗澡去了,而且少见地十几分钟就完事儿了,裹着浴巾出来,放开
头发,扒拉着,甩几下,坐到床上,看着彭向明,说:「既然要交给我了,那你
得给我交交底儿。你那影视公司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彭向明又愣了一下。
我去,这是就……进入工作状态了。
不过……好吧。
彭向明也正色起来了,甚至放下手机,也在床上坐起来。
其实这样是对的。
这也是他一直都觉得安敏之这个女人格外吸引自己的原因之一。
想了想,他说:「现在的情况就是,这家公司注册成立了,我的全资公司,
元旦之前,我还打进去了一笔钱,但除此之外,它还什么都没有。但我的经纪人
在负责找房子,我计划把几家公司,我的音乐工作室,我名下持股70%的一家
经纪公司,和这家电影公司,放到一起办公,计划租三千平的办公场地。」
安敏之点点头,「元旦前?避税哈?多少钱?我能管多少钱?」
「八千万。」
整个2016年,除去工作室的部分不算,工作室那边到现在为止还结余一
亿多,但彭向明没提取出来,单单只是他个人,歌曲销售结算分成,一共十次商
演,代言叮咚短视频,以及往外卖歌、做配乐,还包括参加中秋晚会、元旦歌会
等等,在扣除了经纪公司分成之后,他所有的税前收入,也已经超过一个亿了。
这里面的商演部分,都是税后的,但其它部分,都需要交税,而且除了参加
晚会的部分,是按照劳务报酬固定20%税率,其它部分,以他的收入档次来说,
早已达到了个人所得税最顶格的税率,45%。
意味着如果交税,他要交五六千万出去。
但如果创办一家自己的公司,并在接下来的完整财税年度里,为整个社会提
供了相当程度的就业,则就可以免掉这笔税款。
这不是偷税漏税,这是法律允许、甚至是鼓励的合理避税。
核心点就在于,你办的公司或工作室,必须要为社会提供新的就业机会。
所以,彭向明往自己的公司里直接打了八千万进去——事实上不需要打那么
多,因为他已经对自己名下的慈善基金会捐赠了一千万,这也是可以不交税的,
而他的收入中,有四千万都是商演的税后收入,所以打进去五千万就基本上不用
交多少个人所得税了。
所以这八千万,就当是《无间道》的拍摄资金和影视公司的启动资金了。
安敏之愣了一下,感慨,「你还真是有钱呀!挣得真快!」
她细思片刻,说:「所以,我会在十天内结束《青春无悔》的拍摄,然后,
假期泡汤,年前年后,我就开始接手公司的事情,年前看场地,年后正式定下,
初十之后装修,正月十五之后开始面试,招人……」
一番盘算干脆利索,她紧接着问:「你给《追梦人》的预算是多少?」
这就是问能留给她多少钱做装修、招聘和启动的运营资金了。
彭向明道:「多少钱才能拍下来,得咱俩再慢慢算算,算出来再定,不过…
…我可以告诉你,我工作室里还放着一亿多的资金闲着呢,随时可以抽出来。」
安敏之又愣了一下。
「你挣钱是真厉害!怪不得东胜又拉又打,死活都想把你弄过去!你这不是
挣钱了,简直就是开水龙头接钱。」
感慨一句,她又陷入了沉思,眸中闪跃着一抹精明的光芒。
过了好一阵子,她缓缓点头,「行!我大概心里有数了!明天我就跟你那个
经纪人联系,她电话我有,办公地址的事情,还是让她替我去跑,多选几个,等
我剧组杀青了再过去看。」
说到这里,她问:「我记得你说过好几次,特别羡慕人家那些大牌歌手都有
自己的奢华录音室,这次你要弄一个吗?」
彭向明没想到她的思路那么快就发散到那么宽——他想了想,摇头,有些犹
豫,但又很快就坚定下来,认真摇头,说:「以后我肯定会弄,但现在不行,我
暂时没心思弄这些,而且一旦要弄,至少要把办公场地的租约签个五年八年的,
万一我中途想换地方……我还是倾向于什么时候能自己买得起一个楼层了,在自
己的地头上再做这种硬装,因为太花钱了。」
安敏之笑起来,丝毫都不留情面地当即道:「典型的小农思维!买房子买地,
觉得自家地里长出来的庄稼,连吃起来都更香甜,其实完全没必要!音乐我不懂,
但对于影视公司来说,尤其是规模不够大的影视公司,轻资产是很好的经营思路。
影视公司最重要的资产,应该是放在积攒片库上!」
彭向明想了想,问:「那你觉得……」
安敏之耐心解释,「选场地的时候,我会留意地段和楼,选一处将来方便扩
充的楼,但开始起步的时候,的确是不必要把太多钱都砸到办公场地上,所以,
小面积,但签一份十年、甚至十五年的长约——这样会更容易拿到低价,且不会
要求担保押金。这样一来,进退都有余地,违约金我会争取压到最低,将来就算
忽然不喜欢那里了,要搬走,也赔不了几个钱。」
她一行说,彭向明一行愣,等她说完了,彭向明忽然伸出手,摸摸她的脸,
说:「行!都交给你了,这些事情,你拿主意,给我留出一块地方,等我闲下来,
就给自己打造几间顶尖的录音室。」
安敏之看着他收回去的手,又抬头看看他,忽然笑了一下,「你怎么了?感
觉你怎么……怪怪的?」
彭向明深吸一口气,说:「我忽然觉得,这笔买卖,我可能赚大发了。」
「哈?」
安敏之愣了一下,才明白彭向明这是在夸自己,不由得笑了一下,「我进影
视公司上班快八年了,混这一行也十六七年了,就算自己没办过几回,光见过听
过的,也不知道多少回了,这有什么值得出奇的。」
彭向明也笑了一下,说:「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你格外的漂亮。让人想草!」
安敏之哈哈大笑,笑罢说道:「有时候觉得你说话特别带劲,说得我心里跟
着冒火,但有时候又觉得你真是太粗鲁了!动不动就草啊草的!」
她伸过手来,爱怜地摸摸彭向明的脸,眼神中满满的都是迷恋,「但偏偏,
你越是那么粗鲁,我就越是觉得你帅得不行!」
「嗯哼,犯贱。」
「滚!」
「又不是单说你,人都犯贱。」
「切!跟你说话,很多时候都会让我觉得下不来台你知道吗?你不觉得自己
有时候说话有点……太直白了吗?」
「嗯,知道啊!」
「那你还这么说?说话的时候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不能。」
「你……算了,懒得跟你掰扯这个了!」
彭向明忽然掀开被子,「对你,我不光说话直白,做事更直白。」
安敏之低头,愣了一下,「卧槽!你……你他妈属驴的呀!」
彭向明不说话了,忽然扑了过来。
瞬间把她扑在身下。
「我……彭向明……你……哈哈哈……痒痒!宝贝儿,老公,今天我真不行
了,我真的够了……我怕了你了行不行,向明,爸爸,爷爷,你饶了我吧……」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