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无界】(10)

14节二姐有点二
「小四,你还是搬出去住吧,最近我总觉得厂里有人在背后说我,万一传到
你姑父耳朵里,哪天再被他抓到就麻烦了。」,我按下姑姑的头,姑姑又把我的
鸡巴吞了进去。「行,我也不住厂里了,晚上出去玩不方便,干脆我到市场旁边
那里租一间得了,离厂近买东西也方便。好姑姑,你就吃一回吧!求你多少次了
都不肯。」,姑姑的头被我的手按着被动的飞快上下运动着,我边享受鸡巴上的
快感边看着姑姑晃荡的奶子,不由的快感一阵强过一阵,姑姑终究是个本分人,
对吃精液这事是软硬不吃,就是不答应。「好姑姑,我要来了,我要来了」,这
次我横下一条心立志要射进她嘴里,姑姑拼命挣扎推搡着,我拼命按住她的头飞
快的上下起伏,啊!啊!一阵剧烈的快感袭来,我鸡巴猛的一挺,突,突,突,
一大波精子射了出去,姑姑趁我松动猛的退了出来,趴到床边拼命呕吐起来,我
得意的笑了起来!
半年之后我被调到了业务部,在此之前我也早就搬出来自己单住了,我本来
就有点老成,打了一年工后在各个方面也更加成熟了,厂里领导对我非常器重。
这天中午快下班时,桌上的电话铃响了,我一听是传达室门卫打来的,说是我姐
姐来了。我放下电话就往外走,心里在猜测:这是大姐还是二姐来了?
说来也怪,我和我爸智商都属于中上,可我三个姐姐却都有点木纳,尤其是
二姐银霞,她人长的非常漂亮,可惜就是天生腿有点瘸,身材也好,属于本世纪
最吃香的骨感形。可她从小脑子就笨,上小学时愣是两天理解不了5 7 和7 5 是
一码事,勉强混了个初中毕业证后,她先是在家跟着我妈做了两年手工活,大一
点后就去上海打工了。她在家那两年不知是被镇上哪个二流子骗了,把肚子都搞
大了(隐约有传言说是我爸弄的),把我妈气的个半死。后来她在上海打工时和
我们隔壁镇的一个小伙好上了,还没谈两个月又把肚子弄大了,我爸妈急的要死,
为了遮丑赶紧让两家张罗把婚事办了,彩礼都只是象征性的收了点。我爸妈后来
经常为这事恨恨不已,要说也是,这么一个漂亮的闺女,等于白送人了,这要是
她自己懂点事,就算是有瘸腿这个毛病,也能嫁个条件不错的人家,八万以下的
彩礼是绝对少不了的。
走到门口一看,还真是二姐,她看起来很狼狈,脸上全是汗珠,身上的衬衫
脏兮兮的,凉鞋里的黑色丝袜还破了个洞漏出大脚趾来。我在厂里现在也算是有
那么一点点名气身分的人,我怕同事看到没面子,赶紧把二姐带到我的出租屋去。
「姐,你怎么突然就跑来了,你要来上车前先给我来个电话呀,看你这样子
也太惨了!我姐夫就穷的一双袜子也给你买不起吗?」
「呜呜呜……」
「你哭啥啊?我一看女人哭就头疼,还没吃饭吧?走,我带你吃饭去。对了,
反正也快下班了,我去喊姑姑姑父一块来吃,呆会你就说是过来找工作的,别的
事回头我俩再慢慢说,明白没?对了,你把你那破袜子换下来吧。」
吃饭时我悄悄把姑姑拉到一边,塞给她800 块钱让她一会陪着二姐去商场买
些穿的,从头到脚全都买两套。趁着她们逛街(其实也就是个小型的农贸市场,
只不过里面有几家卖廉价衣服的)的功夫,我到市场唯一的一家小旅社订了一间
50块的单人房给二姐住,30的没电视看,又买了些零食饮料给她。下午照例很忙,
我先跑了一趟市里,回来又开了个会,下班后回出租屋简单的洗了个澡就跑去旅
社找二姐,我推了一下门没推开,我又边轻轻敲门边叫二姐,还是没人答应,我
只好到服务台去问,登记的阿姨说:「哩个靓女好似好奈未困过,系你家姐系唔
系?我罗锁匙俾你,你自己入去。」这个旅社是针对打工者开的,所以一楼和二
楼的四人间三个间经常都爆满,但单间却很少有生意,因为没找到工作的人连吃
饭都要算计着只能吃几块之人的,哪舍得花几十块住单人房啊!整个三楼阴森森
的,一点不像有人居住的样子,我拿钥匙打开门一看,二姐正四仰八叉的睡在床
上打着呼,我赶紧转身把门锁好,这么个大美女这个形象可是很不雅观!二姐可
能觉得锁了门没人进得来,睡觉时身上只穿着胸罩和三角裤,看她那呼噜声我估
计她可能一两天没怎么睡了,我怕二姐饿了,就上前拍拍她的脸叫了几声:二姐,
二姐,醒醒,吃饭了!二姐眼睛勉强睁开一条缝,含糊不清的说道:「不吃,我
要接着睡,好困哪!」,无奈,我只好打开电视抽着烟等她醒来。
黑夜给了人犯罪的胆量!我发誓,从二姐来找我到刚才为止,即使她只穿着
内衣被我看到,我都没有起过一丝的色心。但就在我看了两集电视剧,发现外面
天已经全黑了时,我再一转身时,二姐正不知什么时候翻身向里侧睡了,虽然房
间没有开灯,但就着电视机的光芒,她光滑的背脊上蓝色的胸罩带和下身露出三
分之一的屁股依然让我的欲念陡然而生。我的心砰砰跳着,慢慢走到床边坐下,
轻轻推了推她的胳膊:「二姐,二姐,快醒醒,起来吃饭了!」,二姐还是没有
反应。这肯定是熬夜没跑了,可能还不止一晚,不然不会睡这么沉。我又要做坏
事了,依旧是我的血肉至亲,我知道我不该有这些卑劣的想法,但我又忍不住眼
前的诱惑。我蹲下身子,把脸移到二姐的光背上像狗一样贪婪的闻着,一股少妇
的体香混合着沐浴露的香味好闻极了,闻了一会,我害怕的又推了推二姐:「二
姐,你不饿吗?天都黑了,我带你吃饭去吧!」,二姐迷迷糊糊的回道:「别吵
别吵,我好累好困啊,让我再睡会吧!」,二姐说话了我不敢再继续,赶紧轻轻
走到穿边抽烟,约莫看了十几分钟无聊的街景后,我又蠢蠢欲动了。我关掉电视
机,轻手轻脚来到床边,轻轻托起二姐的光脚把玩了起来,虽然什么也看不见,
但这不影响我的嗅觉,我激动的吸着二姐脚板上的奇异味道,那轻微的臭味让我
的欲望更加强烈,我大着胆子吮吸起了她的脚趾……
得陇望蜀、欲壑难填,这就是我当时的写照,一开始我是想闻一闻背上的味
就算了,毕竟是亲姐姐,要是突然醒了不好收场!但我闻了背又想玩脚,玩了脚
又想玩更刺激的,我喘着粗气蹲在地上,拿出厂里配发的手机,把上端的手电筒
功能打开后,我一手拿着手机照,一手轻轻把二姐的三角裤用手指勾起来拔到一
边,我贴近一看,鼻血差点流了出来:只见二姐雪白的屁股中间——上面是满是
皱褶的红色屁眼,外围还长了几根短短的黑毛,下面的椭圆形阴道外围长了一圈
黑毛,上端是一大片呈倒三角形的绵密阴毛。我倒吸一口凉气,心道:真不愧是
我妈亲生的!我鼻子凑近二姐的屁眼处轻轻吸了几下,什么味道也没有,除了上
方的阴道内散发处淡淡的妇人下体独特味道,我大着胆子伸出舌头舔了几下那堆
皱肉,心里的刺激只能用无比来形容……
虽然我色胆不小,但也是有限度的,毕竟这事先要足够的铺垫和挑逗才行,
不可能霸王硬上弓,那样只会造成给亲人的伤害,而且后果可能非常严重。第二
天我请了一天假,带着二姐到市里去玩,商业街、步行街到处转悠,看见什么好
吃就买什么,还去非常贵的必胜客吃了一顿,吃完后姐姐还批评我:一个破饼子
要这么多钱,妈知道不骂你才怪!从市里回来时天也快黑了,我又用起了屡试不
爽的老套路——酒。我拎着大包小包吃的和衣服对二姐说:「姐,这市场里饭店
也没啥好吃的,干脆我去买点熟牛肉猪蹄啥的,我再买点啤酒,咱俩到你房间慢
慢吃。」,姐姐一向是个没主见的人,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我和姐姐一人啃了一个猪啼后,肚子的饥饿感消失了一点,我打开两罐啤酒
慢慢走进了姐姐的故事里。
我:「姐,你是不是和我姐夫吵架了?怎么出来身上没钱不少,连衣服也没
带几件?」
姐:「唉,姐的命苦啊!不像你,从小就被宠着,呜呜呜……」,她仰头灌
了一大口啤酒,又接着说道:「我真是瞎了眼,你那个杀千刀的姐夫做事又怕苦
又怕累,一年换厂就换了三四回,跑来跑去的哪有钱挣?今年过完年他家不是分
了八万多块钱土地款吗?他就干脆不回上海上班了,让我一个人出去打工,他呢
天天在家看看电视打打麻将,还老是让我寄钱回来给他。」
我生气的一拍桌子:「这样的男人还要干吗?干脆离了算了,姐你长这么漂
亮要找个比他好的男人太容易了。」
姐姐有点害羞的撩了撩头发:「漂亮什么啊!今天在街上看着那些本地女孩
子那么会穿衣打扮,我感觉自己土的要死,都不好意思抬头。」
顿了一顿她又换了一张忧郁的脸接着说道:「以前我在他家还有点地位,自
从我婆婆今年当上副镇长以后,一家人都不拿我当回事了。还有一件事我都不好
意思往外说,结婚前我就觉得他和他妈亲热的有点过分,他妈太宠他了,经常大
热天的穿个睡衣叫他儿子给她捏腿捶背,我说了他几次,他还骂我。」
我对这些事最有兴趣,忙打探道:「那你有没发现他们有啥不对劲的?」
姐:「那倒没发现,就是两个人经常坐沙发上开玩笑,有时候还搂着肩膀打
闹。反正我看着就是不舒服,他又不是小孩子了,哪能还和妈这样不分男女的打
闹呢?」
我气愤的说道:「这家伙太不是东西了,我姐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他还不
知道好好疼你!我要是有这样的老婆,别的女人我看不都不会看一眼!」
姐姐笑着用筷子敲了一下我的头:「胡说啥呢?我可是你姐,再说我哪有你
说的那么好。」
我:「真的,姐,你知道我为什么到现在没有谈过恋爱吗?就是因为我认识
的女孩当中没一个比的上你的。」
姐姐瞪了我一眼道:「行了行了,别拍马屁了。唉,姐就是吃了脑子笨又文
化的亏,谁都觉得我好欺负,就我那个公公也不是好人,唉,不说了。」
不说哪行,我可爱听这些了,便装作十分气愤的说道:「姐,他爸欺负你了?
你说给我听,看我下回回家不收拾那老东西才怪!」
姐姐忙劝道:「唉,他也没把我怎么样,算了,这事一闹我的名声不也毁了。
其实我也不肯定是他,就是有几回家里就我和公公在家,洗澡时我总感觉外面有
人在偷看,有一回我大喊了一声:谁?然后就听见有人快步走的声音。就公公一
个人在家,不是他还能是谁?但毕竟我也没当场捉住他,我要问他肯定不会承认
的。这事我和你姐夫说过,他不仅不去说他爸,还打了我一耳光,说我败他爸的
名声。反正我就觉得我那公公不是啥好人,就说热天时我发现我一低头弯腰他就
往我胸口这看,唉,我这命真苦啊!一家没一个好人!」
半小时后
我和姐姐并排躺在床上,酒后的二姐脸上犯起了红晕,看起来更加撩人,我
点着一根烟说道:「姐,我以前也是在品质部,和那个经理关系不错。明天我和
他说说,让他安排一下应该没问题,那里活比较轻松,正好这段时间你也好好想
想,要是想离婚呢,找个时间我陪你一起去他家谈谈。」,二姐感动的把头埋在
我怀里:「弟,你真好!看你小小年纪,倒好像哥哥似的,啥事都井井有条的」。
我被夸的脸都红了,因为我确实对二姐好,但以前是亲人之间的好,现在却已经
好的不纯粹,我对她的身体充满了强烈的欲望,我为自己可耻的欲望产生了强烈
的内疚,但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真香!」,我试探着故意深吸了一下鼻子说道。「我就是笨,遇到的男人
都是为了我的身子,没一个真心对我好的。」姐姐没发现我的企图,我又继续撩
动她:「姐,弟弟会一直疼你的,你要是没饭吃了弟弟养你一辈子」,姐姐笑道:
「真的?有你这话姐就知足了。」,我想起了心中的另一个谜团,便故意挑起话
题:「爸最近不知怎么样了?腰不知好了没有?」,姐姐并不知道爸爸被打的原
委,气愤的说道:「那人也真是,他一个小伙子打我爸一个这么大年纪的人,要
我说,就不要他家的钱,把他抓到公安局去坐牢才好。」,我问道:「说实话,
咱家四个孩子,爸就对你和我要比那两个姐姐好。」,姐姐连连点头道:「是啊,
爸从小就疼我,小时候天天晚上要搂着我睡觉,后来妈不让爸还生气呢!」,我
一听就知道不好,心里哀叹道:傻姐姐呀!,便又接着探她的话:「爸小时候最
喜欢亲我的脸,有时还亲嘴呢,胡子扎死人了,真烦他那时候!」,果然姐姐也
说道:「是啊,他也喜欢亲我,还咬我嘴唇呢,那烟味难闻死了,胡子又扎人!
不过他很疼我的,经常偷偷买吃的给我,大姐和小妹都没有呢!上初中时,有回
妈去外婆家了,我晚上发烧,外面又打雷下雨,我胆子小,又难过又害怕就拼命
的哭,爸爸就让我去他房里睡,他给我喝了三包感冒药……」,我一听忙播话道:
「感冒药一次喝一包一行了,干吗喝三包?」,姐姐说:「是啊,我也这么问爸,
爸说多喝点好的快。反正我喝完一会就困的不得了,然后就睡着了,等我醒来时
已经是早上了,我看见爸爸睡在沙发上。」,看着姐姐说的一脸感动的样子,我
心里一阵悲哀,心说:姐呀姐,你可真是傻到家了,把狼成了菩萨!你睡着后除
了没搞,你身体都被他摸完舔光了。「弟,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是不是吃醋了?
爸对你不也很好吗?」姐姐得意的说道,接着她又叹了一口气道:「爸的腰应该
是老毛病,被那人踢了以后加重了,我小时候好几次都看见奶奶给爸爸推腰呢。」,
我听了眼前一亮,忙问道:「奶奶还有这手艺?怎么治的?」,姐姐抬起头想了
想道:「我三岁还是四岁那年,有一回我看见爸爸躺在床上,奶奶坐在床中间,
两只手伸进被子里不停的动,我就问奶奶在干吗?爸就说他腰疼,奶奶给他推一
下。后来我又看见好几回,你想啊,弟,那时爸才三十岁腰就不好了,那不是老
毛病了吗?」,我听了长叹一口气,心说:遗传基因害死人啊!
「姐,我回去了,你也早点睡吧。」,我以退为进。「你就在这睡吧,天也
不早了,你是我弟怕啥」,二姐不以为然的说道。我装模作样的伸了个懒腰道:
「啊,好困哪,这酒量就是练不出来,才喝了两瓶就有点多,那我睡了啊,明早
还要出差去广州呢!」,于是姐姐便关灯睡觉,当然,我们都是和衣而眠。
「姐,你睡了吗?」
「没呢」
「姐,我以后要是找不到和你一样好看的老婆,不然我就不结婚。」
「又胡说八道了,姐哪有那么好看,快睡觉」
「姐就是好看,我最喜欢姐姐的嘴唇了,笑起来特别好看。我上中学时就经
常想,要是能亲一下就好了,可一想我们都大了,再去亲别人还不笑话死啊?看
来这个梦永远不可能实现了。」,我这是试探一下姐姐的反应,要是她正色警告
我就算了,毕竟是亲姐姐,不能为了欲望伤害亲人。
「咯咯咯,傻弟弟,我的嘴唇不也和别的女人差不多吗?有你说的那么好吗?
照理说你这么大了,是不能让你亲。不过看在你对我好的份上,就让你亲一下,
反正也没人看见,你不用怕人笑话你。」
我听了不禁摇头,心说:二姐老被人骗不是没有道理的,我就是不下手,像
她这样容貌和智商不成正比,以后还不知要被多少人搞呢?上吧!
我挪到二姐身边,侧起身体将嘴盖了上去,四片干干的嘴唇一接触,我心里
立刻火星四溅,边亲边把身体压了上去,然后把嘴移到她耳边说道:「姐,我喜
欢你好多年了,让我弄一回吧,就这一次!」,二姐把我推了下来,但她并没有
生气,只是劝我道:「好弟弟,我们不能做这事。姐也喜欢你,但我们天生是一
家人,一家人是不能做这事的。你要亲的话,我让你亲几下可以,但我们真的不
能那样」,我一手抱住她的腰哀求道:「姐,求你了,就这一回,我只要有这一
次,以后我就能正常的谈恋爱结婚了,不然我一和女孩子接触就会觉得人家没你
好。唉,算了,我回去睡吧。我太喜欢姐姐了,一睡到你边上我就忍不住,我知
道我这要求很过分,对不起啊姐姐!这两天我很忙,可能没时间过来,二姐你就
在这住着,房钱我已经交到星期天的了,你记得礼拜一去厂里报到啊,到时姑姑
会带你进去的。」,说罢,我就起身假装要走。
「弟,你别走。你是不是生姐的气了?你要不是我弟弟,像你这样又帅又好
的男人我哪会不愿意呢?好吧,不过就这一次哦,你可是我亲弟啊,这事要是让
人知道了不得了!」
「干吗?」
「姐姐这么好看,关着灯太浪费了」
我们分别脱掉了外衣,看着姐姐身上红色的胸罩和黑色的内裤,我下身立刻
顶起了帐篷。四唇交接,我的舌头和手分别钻入了姐姐的嘴和胸,手指捏住了姐
姐的樱桃,她轻哼一声吐出了舌尖,我含住那薄薄红红滑滑嫩嫩软软香香的舌片
儿一阵接一阵的吸吮,接着在她脸上、颈脖处一路向下吻去。二姐微微仰起解开
了胸罩扣,我的嘴和手立马就扑向了两只乳房,两颗乳头同时被玩弄,让姐姐发
出了一阵阵哼声,我又一路向下,亲遍她肚皮到腰间的每一寸肌肤。「弟,你好
会玩啊!」,姐说话间身体已软成了一滩泥。我粗鲁的扯掉她最后的遮羞布,将
她双腿抬起,脸向下凑近欣赏她的阴部。「毛太多了,好丑!别看了。」,姐姐
羞的脸都红了。「我就喜欢毛多,太性感了!」。姐姐的身体真的是魔鬼,皮肤
光滑白皙,腰很细,肚子平平的,再往下是一片浓密的倒三角形阴毛,底下椭圆
形的阴道四周也长了一圈黑毛。我欣赏了一分钟后,一头扎进了黑色的倒三角中
间,先深吸了几下里面的骚气,接着用嘴含住一片黑毛把玩……
「啊!不要,没洗呢!」,姐姐身体抖了一下,双手想推开我的头。我眼睛
看着她,舌头略带夸张的从她阴道下方往上方一划,接着舌尖顶入最深一阵快速
的舔弄。年轻就是好,还没舔两下,姐姐阴道里立刻湿成了一片……
「好大呀!」
「有姐夫的大吗?」
「大多了,我都有点怕!」
姐姐跪在床上,用手轻轻套弄着我的巨物,接着用嘴含住龟头下方一点点,
再慢慢的边吞吐边深入。「舔一下前面」,我温柔的摸着姐姐的头发说道。姐姐
听话的吐出舌尖对准马眼处扫动着,接着在龟头四周用舌头扫荡……
「啊!慢点,你的太大了,咝!」
我也不忍心弄疼姐姐,便只进了四分之一在里面慢慢抽插,搞了几十下后,
姐姐慢慢适应了,她笑着说道:「弟,你的东西这么大,谁嫁给你不要被你搞死
啊!」,我也打趣道:「我不搞别人,就想搞死你!」,说着腰一沉鸡巴捅到了
底,「太深了,疼!」姐姐『生气』的用粉拳打着我的胳膊。我俯身又封住了她
的嘴,鸡巴照样次次到底,但进出的速度放慢了一些,姐姐舌头被我吸住发不出
声音,每次我的龟头到底时就会从喉咙间发出一声闷哼……我双手撑在床上,时
快时慢的抽插着,「嗯嗯嗯嗯……!」姐姐被操的双乳翻飞,嘴里不停发出呻吟
声,我的欲望越抽越旺,搞了七八分钟后,退出鸡巴又玩起了老汉推车,「啊!
好深啊!」,鸡巴从后面重新进入时姐姐腿被捅的抖了一下,我边欣赏着两片雪
白的屁股边由慢至快的动了起来,『啪啪啪啪……』,『嗯嗯嗯嗯……』,又操
了三百来下后,我不再控制节奏,任性的大动了起来,同时眼睛也忙碌的一会欣
赏姐姐那始终晃荡的双乳和雪白的屁股。「啊!不行了不行了,弟啊,被你搞死
了,我要来了,要来了!啊!啊啊!」,姐姐使劲向后凑了几下,屁股猛的一夹,
我也正要到顶峰,被这一夹精关立马不保,我腰部猛的向前一耸,龟头死死的贴
在姐姐阴道深处射出好几波浓精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