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母的荒唐赌约】(同人续写)(108完)

【本篇同人,走深绿NTR 、群、乱、SM,等重口味风格,不适者请勿阅览】
【第一百零八章·尽在不言中】
刘宇确实后悔了,他后悔没有思虑周全,就莽撞的跑上去,导致现在陷入了
进退不得的窘境。
他闯进自习室的时候,金毛、张胖、张妹正在打口水战,三个人争论不休,
玉诗坐在课桌上,除了脖子戴着一只黑色的项圈,就全身赤裸,张胖子和金毛左
右围着自己的妈妈,看到他闯了进来,都露出惊讶的表情。
刘宇怒火中烧,嚼头痛骂一顿,正想挽起袖子抡拳头,金毛一句话却把他墙
了个郁闷,圆别装着一副正义禀然,其实你们跟我们也一样的,事情要是捅出去,
大家都吃不了好果子「
赵勇随后进来,从金毛跟刘宇的谈话,也发现了问题。
原来,刚才向晓东跟金毛争吵是为了————「身份问题」,只是那时候他
正好跑出教室跟刘宇通电话,所以他不知道详情,而那个呆货竟然没告诉他们这
么重要的事情,张胖子跟金毛走进自习室,意外地发现没穿衣服的浪姐躲在课桌
底下,那时候向晓东跟赵勇还在四楼做无意义的搜寻,浪姐一开始很紧张,但张
胖子却跟金毛说这就是昨天遇到的很女,还说玉诗其实是个有露出癖的抖M,而
金毛却有所怀疑。
这两人自说自话,一个认为玉诗只是个抖M,跑来学校就是为了满足露出癖,
一个认为玉诗是来学校卖淫的妓女;玉诗在一旁听得惊心胆跳,不论那一个说出
去,自己都会名声扫地可张胖子硬是情绪激动的替玉诗辩护,玉诗机智之下,顺
驴下坡,谎称自己确实是个有露出癖的抖M,正在跟学校的某些人玩游戏,金毛
等人闻言也吵着要加入金毛等人因为玉诗保养太好,误以为她只有二十几岁,把
玉诗当成是某个大学的女学生,把赵勇跟向晓东都当成了玉诗的学弟,当然刘字
也一块被视同为,一齐参加游戏的学弟,这也巧妙地掩盖住母子乱伦的丑闻。这
个「身份」
问题,只有赵勇,刘宇,向晓乐,和玉诗本人知道,而向晓东此刻被琼在一
楼,没有上来,赵勇和刘宇当然不会戳身份问题,玉诗更加不可能。虽然乱伦问
题被掩盖,但刘宇又衍生出了另一个麻烦。他必须伪装成参加游戏的学弟,可这
样他就没办法跟金毛撕破脸了。
啪!清脆的肉响声,金毛五只狼爪,在玉诗后臀上用力拍打,像白馒头一样
饱满的肉臀,留下清晰的掌印。「虽然你们也发现了,抖M 姐姐,但事情总有个
先来后到,我们可是比你们要早先一步。」「操————」
赵勇青筋怒现,「敢跟我们论资排辈,信不信我们让你们走不出校门口!」
金毛陷入了犹豫,刘宇一伙人,都是人高马大的壮汉,凭他跟张胖子估摸着
还打不赢,就算靠张妹去搬来救兵,可能也远水救不了近火。「你们可真行,自
己没有用,就会在这动手动脚,你们可真是个男人呀!」
玉诗翻起身坐在课桌上,两条修长白皙的小腿,交送在一块,张妹的那只笔,
插在玉诗两腿之间的肉缝中,她两手叉着腰,一般商业女强人的气势倾时爆发出
来,「先前我说过,谁能找到人家,主人测试的机会就给谁,但小东跟大勇错失
机会了,现在又跑来这胡搅蛮缠。赵勇愣了一下,侧脸看了刘宇一眼,刘宇也是
一脸的愕然。
玉诗确实有点恼火,她本来就是借这些人,来摆脱向晓乐,刚刚乐子追出去
找大勇,她趁机把主人测试的条件拉高,提出只能有一人参加主人测试,造成三
人之间的内哄裂痕,这也是刘宇一进来就看到金毛、张胖、张妹在争吵的原因,
等他们三人吵完,剩下的那一人,玉诗就更有方法可以甩掉了,这样她就可以让
骆鹏的计划胎死腹中,那所谓的新契约世就只能自然流产了。
没想到刘宇在关键时刻闯了进来。
为了给刘宇一个安全的身份,掩盖母子乱伦的事,她只好承认,自己是张胖
子所说的—————「抖M 姐姐」。
后面刘宇跟赵勇要使用拳头,她也被迫替金毛说话,因为一但用暴力解决,
就违背了新契约,那她跟骆鹏的最终赌斗就输了。「说的对,是你们自己丢失了
主人测试机会,又怎么能来怪我们呢」
金毛趁机插话,再他们来看,刘宇跟自己是一样的,都是抖M 的学弟一同参
加主人测试的游戏,大家都必须公平竞争。「小鬼就是小鬼,只会争吵没意义的
事情。」
玉诗不满意的瞪了金毛一眼,但很快又转过脸色,她看准时机打断金毛,不
然对方继续发言。金毛、张胖跟张妹刚才就见识过玉诗的气场,现在又再次被震
摄住,半句话也不敢吭。
不过玉诗的气势,异常的峰回路转,她上半句才刚说完,下半句突然一百八
十度大转折,「别跟他们吵——要知道,他们可都是人家的主人呢。」她一手操
捏着乳头,另一只手,轻握笔头,缓慢旋转,看起来就像一根搅拌棍,插在肉色
的浆汤里搅拌,白浊的淫液从肉缝两旁渗出,充斥着淫糜的气味。「好吧,让姐
姐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呗。」
玉诗妩媚的娇靥充满着浓浓的春情。
赵勇跟刘宇互换了一个眼神,他们俩都觉得,那个机智的商业女强人回来了,
此刻的浪姐,不知在演什么戏,但应该是为了之后的反制手段在铺路。「你们知
道,刚刚他们在吵什么吗」
玉诗膳了赵勇一眼,又转过去盯着刘宇,刘宇看妈妈的眼神,透着一股莫名
的光彩,他知道妈妈的理智在恢复了,他要帮助妈妈拿回游戏的主导权。玉诗凝
视着刘宇,然后慎重的告诉儿子,刚刚进来的时候,金毛、张胖、张妹三个人正
在为了某事争论不休。「他——」
玉诗指着金毛说,「想要人家跟他去学校的男生宿舍住一晚,跟同寝室的室
友炫耀收了一个听话的女奴。」「他要人家,陪他回家睡一晚。」「这位妹妹…
要我帮她赚皮肉钱。」
金毛三人被玉诗当众数落,脸皮好似被剥开来,又辣又烫又羞,加上刘宇和
赵勇握紧拳头,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这让他们感觉自己穿越到了古代,变成了
逼良为媚的坏人,刘宇他们反倒变成了拯救少妇的侠士,脸上顿时吓得一阵红一
阵白。
「好久没活动筋骨,揍个人应该是不错的选择。」刘宇双手互握,十指关节
发出格格响声。
玉诗瞪了他一眼,摆了摆手道∶「动什么粗,人家话都没说完呢。」
「我给你们一次机会,但同时也要给他们机会,才叫公平啊————现在,
我们来对赌吧。」
只见她伸手指了指旁边的桌子道∶那上面不是有两颗骰子吗,人家待会往空
中抛挪骰子,然后再手盖住,这样一共有12个点数,你们分别派一个人出来猜点
数,最接近答案的人获胜,比三场,获胜最多的人为赢家。
金毛三人完全蒙了,他们上一秒还被刘宇的拳头,加上玉诗的气场震慑,下
一秒他们又出现了转机,不过他们根本没有时间思考,因为玉诗已经去出骰子了。
「我手底下是几点你们各派一个人来猜吧。」
张胖和张妹犹豫的不敢说话,反倒是金毛颤颤巍巍的喊了一声,「10点。」
刘宇看着妈妈的眼睛,往前迈出一小步,靠在玉诗的脸庞,轻声询问妈妈有没有
不舒服。妈——你还好吧「
玉诗沉着脸,摇摇头,仅回了一句∶「猜点数吧。」刘宇没有明白妈妈的意
思,只好随口说了个数字。「7 点。」
玉诗叹了一口气,然后摊开手掌,将两颗骰子露出来,只是她撇过脸不去看。
张胖眼睛睁大起来,惊呼道∶「11点」「所以是我赢了」金毛有些不敢置信。
玉诗勉强露出一个笑脸,应和道「是啊,你赢了第一场。」「所以你获得了
奖励,今晚,人家要跟你去男生宿舍住一晚哦。」「什么」刘宇又惊又怒。
玉诗嗔怪的瞪了刘宇一眼,似乎对儿子不争气的行为很不满意,「要是第二
场你们还猜输,那他们直接就获胜啰。」
金毛三人,见玉诗来玩真的,心里又重燃起了欲望,张胖妙着第二场派他去
猜,刘宇望向赵勇,这才发现对方也在看他,两人心底都在打鼓,赵勇靠到刘宇
耳边小声地说我们要帮浪姐拿到游戏的主导权。
刘宇设有说话,只是神色的凝重的望着玉诗,当初妈妈刚和赵勇搞上的时候,
还不能接受群交,后来是意外才有了第一次3p,随后她就不再忌讳和赵勇三人一
起淫乱了,不但给他们跳脱衣舞,还搞了个淫乱的赌局,毫不介意的任凭三人一
起对她上下其手,在这个过程中,她始终严守后门,直到把第一次肛交留给了自
己,然后就彻底放开了后门,之后自己和赵勇处心积虑,开启妈妈的暴露调教,
接着妈妈就主动带着骆鹏跑到大街上做爱了随着骆鹏赌局的钳制与隐性脑迫,妈
妈的聪明才智,就像被狗吃了一样,一步错,步步错,越陷越深,一点也不像那
个叱咤风云的商业女强人,这到底是妈妈吃着了药?还是她本性淫荡?在刘宇看
来,妈妈并不是一个沉迷在肉欲,而无法自拔的淫娃荡妇,所以想了半天他也不
明白其实他内心深处还有一个想法,只是他不敢去深思,那个想法就是「妈妈已
经被骆膈征服了」——被自己的想法震惊到的刘宇赶紧静下心来,忽然听到跟前
传来张妹的声音。「9 点。」
刘宇神色不定的瞧着妈妈,只见玉诗朝自己眨了眨眼。到你了。「
- 时间没有人说话,这是刘宇的胜败分水岭,若他猜错了,就全盘皆输,反
之他还能再赌一局,张胖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骰子上,不停地折祷,希望点
数越接近9 越好赵勇满腹心事的坐在一旁,看着玉诗盖住骰子的手,也不说话。
玉诗站在张胖跟刘宇两个人中间,也是一句话都不说,一时之间,教室里只
剩下众人呼吸的喘促声。一股看不见,摸不着的沉重压力,让所有人都透不过气
来,沉默一直持续到,张妹发牢骚,这才打破了沉闷的气氛。不耐烦的张妹催促
道,「你到底猜不猜啊」刘宇一咬牙喊道,「4 点。」此时玉诗摊开双手,两个
骰子拚出了7 点。「怎么会…太可惜了」赵勇第一个跳起来说话。
张妹距离答案只差2 点,而刘宇差了3 点,仅是一点的差距,刘宇便以微小
之差输掉了赌局。玉诗的脸色瞬间煞白,勃然而生的怒气,让一旁的赵勇都寒毛
直竖。
确实——玉诗被气的七窍生烟,她跟胳膊签的新约,最大的麻烦是呆货,本
来一切都很顺利,她成功借着金毛等人,摆脱了向晓东的掣时,接着又耍小计谋
让金毛三人内哄,使骆鹏的计划胎死腹中,她跟大鹏签的新契约也就毫无约束力
了,但刘宇横插一手,让她的计划产生变数——一为了挽回局面,她希望刘宇能
在点数上赢过张妹。
自己甚至还眨了眨眼,暗示了答案,可是小宇竟然还是猜错了,她气的在心
里大骂「你,你真是我生的吗我生的儿子怎那么蠢,真是气死老娘了」刘宇确实
误解了玉诗,他把玉诗眨眼的动作,当成了「暗号」的意思。
刘宇完全冷静下来了,他不能破坏妈妈和大鹏的协议,甚至任何有可能,造
成妈妈违约的风险都不能去碰。
他知道,妈妈没有沉沦,更没有被骆鹏调教成功,现在他必须帮助妈妈,摆
脱骆鹏的控制,但具体该如何做,他却不晓得,他只知道,这场游戏其实还是骆
霉的布局。玉诗看着张胖簇拥着张妹,欢天喜地的模样,内心盘算着,是否要赖
掉这赌局?但又想到骆鹏可能在暗中监视,绝不能被他抓到一丝把柄,新约的处
罚非常可怕。
刘宇再次情了!他发现了妈妈没有沉沦,所以正在想取,帮助妈妈摆脱骆屠
的控制,岂料周五夜晚的闹剧,让玉诗被金毛等人带回了男生宿舍,一整个晚上
没有回家,直到周六的中午,才从骆鹏那里收到了金毛传来的视频。
视频的背景是在男生宿舍的淋浴间,水珠从莲蓬头滴落,敞开的淋浴隔间内,
传出女人的呻吟,随着女人如泣如诉的浑声,首先出现的是一个高个子的男人背
影,刘宇一眼就认出这是金毛的后背,背部的肌肉贲起,臀部肌肉有节奏的律动
着,一看就是正在摆动。
两条白皙美的手臂从金毛的肩膀伸出,紧紧搂住他的脖子,一蓬乌黑柔顺的
长发如瀑布般垂落,不断来回飘荡,女人昂起白柔的下巴,看不清面貌。女人低
下头,露出了姣好的面容,正是刘宇的母亲朗玉诗。
妈妈那两瓣丰满的雪臀被金毛托住,白里透红的修长双腿高高抬起,放在身
后张胖的大腿上,整个人的身体被两个少年夹起来,。
随着三个人身体的律动,金毛忽然放开了托着玉诗臀部的手,抓住了玉诗卿
前的那对大奶,用力的抓揉起来三个人下体的结合部,两根通红粗大的肉棒一前
一后的在密处猛插犹如打桩一样的猛将着,正面侵入的张胖,在金毛的手离开玉
诗的臀部以后,忽然加大了摆动幅度,双手抱着美人的蛮腰,下身狠狠的挺动,
小腹和女人的臀肉抽打发出清脆响亮的「噼啪」
声,玉诗的呻吟声陡然惨烈起来。
「啊……,轻一点,呀呀……,慢,慢一点。哦…,爽死了,要,要被你们
干死了呀」,玉诗痴狂的呼喊着,刘宇刚看到这里,还没太在意,毕竟三P 以前
就玩过了,而目前很明显,局面这应该还是由妈妈主导着。
视频的后面就越来越不对劲了,「啊……,呀啊……,屁股,屁股再用力一
点,呀呀……,烧,烧命啊」,玉诗哭叫着,她感到自己完全失算了,情欲早该
被两根肉棒的戳插下进入高潮边缘,可是张妹总会在关键时刻阻止,于是,却在
不断打断的积累下,快感不能转化为高潮,在肉体中的燥热却节节攀升,逐渐被
催发成心头的烈焰,越来越强烈的灼烧着她的理智,迟迟不能得到高潮的满足,
让她感到生不如死,可是那千万根针扎的麻痒本身又像丝丝电流一样,带给了她
另一种快感。
玉诗在这酷刑一般的肉体冲击中继续煎熬了不知多久,身体里的火焰已经变
成了厚重炽热的岩浆,而这岩浆还在不断地被冰雹冷却、不断地夯实沉淀,积聚
着更加缓聚的能量满是汗水的女体中,彷佛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岩浆湖,而湖面上
还漂浮着一座又一座的冰山,这湖面正在缓缓上涨,即将托举着冰山一起冲破周
围的堤岸,淹没外面的一切。视频里的玉诗心神已经涣散,只为了能够得到高潮
的满足,自己把工具箱的道具献给了张妹,并一步步的沉沦下去。
妈妈在男生宿舍,被金毛,张胖跟室友们轮番奸淫后,像一头母狗般,被张
妹在脖子套上一只黑色的抑项圈,然后牵进淋浴间,张妹拿着舌刷给她洗刷身上
的精液,擦干身体后妈妈又被牵出来,臣服的跪在张妹脚边。
用「赶工」
的方式,草草收尾,是因为前阵子,魔魔大佬关闭天香,我私下问魔大原因,
才知道紫大被抓了。
为了不被牵连,魔大世关闭天香,退隐江湖了,现在和态清零的暴政,搞得
国内民不聊生,那些当官的只想抓人,罚款,弄钱,我一个升斗小民,为了自保,
只好草草草结尾,跟着大佬们退隐江湖。
视频的结尾,玉诗对着镜头,承认自己是所谓的————「抖M 姐姐」,想
在公平竞争下,经由主人测试的游戏,寻找一位真正的主人。在金毛的认知里,
刘宇跟自己是一样的身份,都是抖M 姐姐的学弟,都想经由主人测试的游戏,成
为真正的主人。
所以金毛要刘宇在明天周日的正午时分,来学校体育仓库,他要跟刘宇一决
高下,透过调教玉诗来决定谁才是寡家?「小宇,我说过,你妈其实很豪放很淫
荡,上次你错过了机会,现在你相信了吧」
「你又为什么,有这个视频」
「是浪姐妈传给我看的,不信你自己可以问浪姐,你想啊,浪姐都敢私下传
这种给陌生人群交的视频给我看了,还不能证明,你妈真的很淫荡吗? J骆鹏假
装不知道昨天的事情,营造一种,都是向晓东搞出来的态势,刘宇虽然心知肚明,
却也没法拆穿他,何况他心里还有点慌,但表面还是很镇定。骆鹏深伯没有打动
刘宇,赶紧补充道∶」你要跟那个金毛对决,你有把握吗?你到现在都没看透浪
姐的本性,明天你怎么赢呢?「」哦?莫非你想说,明天要代替我上场?!「当
然不是啦」
骆鹏自顾自的埋怨起来∶「小宇,上次咱们俩明明说好的,你要告诉你妈,
你同意我们调教她,你却错失了机会,这次希望我们能城心合作,一致对外,明
天我陪你一块去,我们一起调教她。」
刘宇沉吟一会,才说道「既然要一致对外,那就全部上把大勇跟东子都一块
叫去!」「呃…别找他们吧…」
骆鹏看到刘宇不善的目光,立马改变口风,「好,好就叫上他们,我们大家
一起上!」虽然他嘴上那样说,可心里的小九九却在盘算着怎么摆脱大勇跟东子。
这一夜注定是个不跟之夜,刘宇、骆膈、金毛,张胖,张妹还有我们的女主
角玉诗,都陷入了纠结,还有不知情,但很快也会被卷入虢涡的赵勇及向晓乐,
他们在隔日的调教对决中将会有一场精采好戏。(完结)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