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父亲的肉棒前进退两难】(单篇完结)

6 岁那年,纪虹宇的妈妈没有说一句话离开了家,从那之后,纪虹宇比以往
任何时候都更加依赖她的爸爸。作为一名单身父亲来说,老纪把自己的全部时间
和努力都用在了供养女儿上,供她上学,为她提供不算优渥但也并不委屈的生活
条件。都说单亲家庭的孩子早慧,纪虹宇也是一样,她很感激老纪的牺牲,也想
要回报他。
故事发生在纪虹宇高中前的那个暑假,她没有像大多数孩子一样,拿着父母
的钱出门游山玩水,而是找到了一份推销兼职,日薪虽然不多,但对于一个高中
生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了,纪虹宇打算用这笔钱想给爸爸一个惊喜。
纪虹宇最近发现老纪一直都在网上看显示屏,想到家里那台旧电脑还是上个
世纪的产物,她瞬间就明白老纪这是想给电脑换个新的显示屏,她在京东上买了
一块2K屏,虽然基本花光了整个暑假的血汗钱,但她觉得只要老爸开心,一切就
是值得的。
纪虹宇没有让京东直接配送到家,而是送到了自己兼职所在的店中。她一早
向店长请了假,就抱着礼物出发前往县里的家中。
纪虹宇打开家门的时候家中空无一人,她知道那是因为老纪还在晨练,进度
尽在她的计划之中。
纪虹宇打开门,抱着屏幕冲进老纪的书房。「等到老爸回到家的时候,新屏
幕已经接好,我可以陪着老爸一起吃个肯德基,然后看《战狼》,完美~ 」纪虹
宇一边拆箱,一边开心地想道。
老纪的书房不大,电脑桌就占了一多半,所以纪虹宇暂时把显示器放在了门
后,先去解开之前屏幕的接线。纪虹宇走近桌子,用脚把椅子挪开,开始趴在地
毯上找线头。老纪明显不是一个利索人,网线、电源线、数据线、高清线在桌下
绞成了一团,纪虹宇花了十多分钟才找到了显示器的高清线和电源线,地毯很刺
挠,让她的膝盖一阵酸麻。
突然,前门砰地关上了。纪虹宇整个人僵住了,「靠,老爸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还没搞完呢!」
纪虹宇匆忙地把各种接线又接了回去,确保老显示器没有问题。与此同时,
老纪也在找她。
「虹宇回来了?……虹宇?」这是刚刚晨练完的老纪,声音有些气喘吁吁。
一阵叮叮当当,这是老纪把钥匙扔在玄关柜上的声音。
咚咚咚,这是老纪的脚步声,声音顺着客厅一直到了走廊尽头。老纪朝女儿
的房间里看了看,气息仍然有些紊乱,「……嗯?出去了吗?」
纪虹宇转过身,准备冲出去给爸爸一个意外惊喜,没成想有东西阻止了她。
原来,就在她转身的时候,几根连接主机的电线缠在了她的腿上,纪虹宇有
些不耐烦,一边把胳膊伸到后面试图去挣脱,同时把耳朵竖了起来,注意着外面
的动静。
没找见人的老纪估计纪虹宇是出门找朋友玩了,心里有些不痛快。「一个夏
天都在打工,好不容易回趟家,招呼也没打一个就往外跑,哎~ 白养她这么大了。」
老纪一边有些心酸地想着,一边径直走进了书房。也多亏老纪心烦意乱,一时之
间没有注意到门后的新显示器。
纪虹宇像狗一样四肢着地趴在桌下,一边紧张地理顺着电源线,一边伸长脖
子,向桌子外面看去。纪虹宇被这个小意外搞得心烦意乱,直到老纪走近电脑桌,
她才注意到爸爸进了房间。纪虹宇停止了努力,看着她的爸爸把椅子拉了出来。
「嗯,现在不能出来,干脆等老爸用完电脑吧,反正他也就是查查邮件。」
纪虹宇心中暗暗想到。
老纪坐在电脑前,急切地开了机,把椅子滑了回去,竟不知不觉地把纪虹宇
夹在了他张开的大腿中间。刚刚晨练完的老纪满身是汗,衬衫和短裤紧贴着他的
身体,一股微带着酸臭的汗味涌进了纪虹宇的鼻子,纪虹宇一动都不敢动,心里
只盼着爸爸能快点搞完工作,这样她就可以从桌子下面钻出来了。
然而,事情从来都不会像计划一样顺利。
打开电脑的老纪仍然有些垂头丧气的,他叹了口气,打开了自己最喜欢的黄
网,一只手已经开始急不可耐地抚摸起裤裆里的隆起,另一只手还在摸索着放在
主机上的耳机。等把耳机戴上之后,微微起身,唰地一下就把短裤拉扯到了膝盖
处,勃起的鸡巴猛地跳了出来,龟头闪着晶莹的前汁。
纪虹宇开始慌了。
虽然还只是个准高中生,虽然还未经历人事,但在班里男生三句离不开下半
身的熏陶下,纪虹宇又哪里不知道老纪打算在电脑上做什么。纪虹宇呆呆地坐在
地上,惊恐地看着老纪双腿之间的家伙。
在学校的时候,也经常和闺蜜讨论一些令人脸红心跳的话题,各种耽美少女
小说中,也都有过或多或少的描写,但和中枪实弹的鸡巴零距离接触,还是让纪
虹宇感到一阵惊恐。纪虹宇在桌下那有限的视野范围几乎,就是一幅特写:卷曲
的体毛顺着老纪的肚子往下延伸,尽头是一根又粗大又肥硕的肉棒,那肉棒的表
面爬满了蚯蚓一样的青筋,硕大的龟头红得有些发紫,还有一点前汁渗出,汗味
和肉棒的腥臊味混杂在一起,径直飘向了纪虹宇。纪虹宇被顶得不敢大口呼吸,
被迫看着他爸爸的手紧紧地握在了那根肉屌,开始上下撸动起来。
即使已经没办法安全撤退了,纪虹宇还是回头看了看缠在她脚踝上的线缆。
令人绝望的是,脚踝上缠着的那根,正是连接显示器和主机的高清线,哪怕纪虹
宇往后退一厘米,她就有可能扯掉显示器,想想吧,如果这时候显示器突然变黑,
老纪肯定会立刻钻到桌子下面去检查,那时候就……
不管多么不情愿,纪虹宇唯一能做的只有回过头来,等一切结束。而此时此
刻,老纪正忙地飞起。「操,操死这个骚逼玩意儿……长这么个骚脸就是让人操
的……」老纪嘴上说着一些纪虹宇平时从未从他口中听过的粗话,每撸动一下都
狠狠地将包皮撸到底,露出里面猩红的棒体,纪虹宇只得把注意力集中在脚下的
地毯上,尽量不去看眼前的尴尬场景。
老纪逐渐加重撸动肉棒的力度和速度,他伸出的双腿不停地晃动,差点儿擦
到了她女儿的脑袋。纪虹宇吓得小脸惨白,仰起头才发现那根晃荡的大肉屌已经
和自己的脸近在咫尺。老纪的肉屌散发着浓郁的腥臭味,再加上不断重复的上下
撸动,让纪虹宇感觉像被催眠了一样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正在发生的一切。老纪在
转椅上调整了一下姿势,那粗长的鸡巴在纪虹宇小巧的鼻子前疯狂地跳动起来,
微微张开的马眼就在纪虹宇的两眼之间左右摆动,几乎快要重合在一起。
无论是从那根鸡巴上飘出的刺鼻味道,还是她在黑暗中的像狗一样趴着的样
子,都纪虹宇感到越来越热,原本娇嫩白皙的小脸蛋已经羞得通红,仿佛刚刚蒸
过桑拿一样,纪虹宇突然打了一个激灵,一阵麻痒感沿着脊柱一路传到了小穴口,
她能感到一团雾气在阴唇的褶皱间聚集。
「不行!不可以!」尽管纪虹宇因为小穴的瘙痒而绷紧了大腿,但她想要忽
略这种感受,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很快就完事了,然后我就会溜出房间,
再也不会想这事了。也许我还能像以前一样,直视爸爸的眼睛……不,不是马眼!」
纪虹宇努力地跟自己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法作斗争,把她的注意力从头顶上
正在发生的事情上转移开了。坐在椅子上的老纪伸开已经张开的大腿,把身子往
桌子里挪了挪。如果换做平时老纪不会花这么久时间,但今天他要试试刚买回来
的新玩具,所以每一次快到的时候,老纪都把射精的冲动憋了回去,反复了几次
之后,老纪知道这次要射出来,肯定是个大爆炸。
老纪松开了他的鸡巴,把手伸到桌子的下面,摸索了半天,老纪终于找到了
他要找的东西,他一把抓起了那个玩意,刚好怼在了纪虹宇的脸上。
欸?这是什么?!
那是一个巨大的飞机杯,被老纪用绳拴在了桌子下面,达到了某种平衡,在
其他任何情况下,纪虹宇都会嘲笑男人们在这种猥琐事情上的可笑创意。但现在,
由于不速之客纪虹宇的到来,这种平衡明显被打破,纪虹宇只能用她粉嫩的小脸
来支撑住飞机杯,才能保证自己不被发现。
被飞机杯怼脸的纪虹宇有些吃痛,小嘴刚刚张开准备叫出声,结果老纪一个
冲刺,就把整根肉棒操进了飞机杯中,这一冲不要紧,飞机杯带着老纪的肉棒塞
满了纪虹宇的小嘴,并朝着纪虹宇的喉咙深处前进。
纪虹宇知道,如果自己的牙齿挡住了飞机杯的去路,或者她再发出一点声音,
她的爸爸就会发现她。纪虹宇别无选择,只能绝望地张着嘴,任凭老纪一次比一
次粗暴、猛烈的插入摩擦喉壁,任凭眼泪和鼻涕悄然流淌。
哪怕纪虹宇丝毫不情愿,老纪滚烫的鸡巴从纪虹宇的唇边掠过,碾过了她的
香舌,不知不觉中,纪虹宇的听觉、触觉、甚至嗅觉都被父亲那根肥硕、粗壮的
肉棒夺走。
「妓女妈生的骚婊子闺女,好不容易回家又出去发浪,骚逼虹宇,让大鸡巴
爸爸来好好教育教育你!」老纪低声地咕哝着,纪虹宇的脸涨得更红了,她简直
不敢相信她听到的一切。「爸爸这是在埋怨我吗?他把我当成打飞机的素材?」
老纪嘴里念叨起纪虹宇的名字,胯下那根本就粗壮的肉屌又肥硕了一圈,把
纪虹宇的下巴顶得更开了,但她并不感到难受,处女小穴传来的阵阵酸痒,以及
穴口湿漉漉的感觉让纪虹宇几乎忍不住想要伸手去爱抚自己。
「不!不可能!我才不喜欢爸爸插我的嘴,我才不会被大粗肉棒操脸就流水,
我才不是个见了大鸡巴就走不动路的骚婊子,我不是!」纪虹宇绝望地想着这些
话,好像她还有能阻止内裤被淫水浸湿一样。
在强忍了整整一周之后,老纪才不会轻易放过他重金购买的飞机杯。他微微
抬起臀部,两只手紧紧地把在电脑桌的两边,把自己固定住后调整了一下角度,
然后一股脑地操进了桌子下面那条狭窄的通道里。
「但愿别像以前买的那么不耐操。」老纪之所以舍得花重金,完全是因为广
告上说使用了女高中生的口腔倒模,可以百分百模仿口交的感觉。但就算如此,
老纪也无法相信它竟然能够真的像嘴巴一样吸吮他的鸡巴,甚至是不是地挤压它,
就连他的前妻给他吹箫的时候,也没有让他感到如此神奇。老纪大口穿着粗气,
感觉前汁正越来越无法控制地涌出来。
然而对于纪虹宇来说就是另一种体验了。老纪完全不停歇的活塞运动,就像
药杵一样不断地冲击纪虹宇那张小巧的嘴巴,在粗壮肉棒的挤压下,前汁和唾沫
组成的混合物从喉咙里被带到了口腔,然后变成了一团团冒着热气的泡泡,顺着
嘴角喷了出来,整个下半张脸都被泡沫搞得一塌糊涂。
很明显,准高中生纪虹宇还没有日后的本事,喉咙还无法适应如此巨大的肉
棒,再加上父亲快速又猛烈的操弄,让她的喉咙不停翻涌着想吐的冲动,嘴里的
唾液越来越多,喉咙里咕噜咕噜的声音也越来越响,纪虹宇听着自己发出那种淫
猥粗俗的声音,脸红到了脖子根,还好老纪戴着耳机才没有听见。
此时此刻,纪虹宇的脑子里除了正在猛嗦自己父亲的肉棒之外,再也没办法
思考任何事情,她的小穴传来阵阵抽搐,让她不自觉地摇晃着屁股,就像一条发
情中的母狗。而在她头顶,老纪也终于接近尾声,他把鸡巴从口穴飞机杯中抽了
出来,一手操作鼠标点开了一个文件,一手继续加速撸动肉棒。被润透了的鸡巴
十分顺滑,完全没有以前那种疼痛感,棒身上无法承载唾沫和精液不断往外飞溅,
「妈了个逼的,射给你,虹宇,你比你的婊子妈还要骚,老子这就射给你!你个
纪巴套子!」
当老纪从飞机杯里掏出鸡巴时,纪虹宇感到了一阵如释重负的感觉,但她只
放松了一瞬间,老纪就粗鲁、甚至粗暴地把他的大肉棒又塞了回去。老纪强有力
的射精盖满了她的舌头,顺着喉咙往下流淌,然而老纪的射精并没有结束,已经
憋了足足一个周之久的他就像高压水枪一样射个不停,纪虹宇觉得自己的嘴都要
灌满了,她绝望地吞下了一枪又一枪的精液,差点噎到。
浓稠、浓厚、带着些许咸鱼味的精液就那么飞到了在纪虹宇的脸颊和鼻子上,
尽管她已经意识到要转过身去,但还是无法逃开,老纪的最后那几下又热又快,
紧接而来的精液在纪虹宇嘴唇和下巴上留下了星星点点的精斑。
而在桌子的另一端,老纪在忘乎所以地咆哮着。「对,对,就是这样,虹宇
……你欠操就让老爸来操死你,你的骚嘴和骚脸虽然都长在你的身上,但你是我
生的,是属于我的财产,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什么时候肏就什么时候肏!」
粗鲁下流的羞辱就像重锤一样敲击着纪虹宇的心灵,她还未被开发的小穴第
一次汹涌地喷潮,淫水顺着大腿往下流,就像老纪的精液顺着她的脸往下淌一样。
老纪瘫在了他的椅子上,慢慢地接着操弄他那湿漉漉的飞机杯,并在不知不
觉地把他的精子继续滴在女儿的红唇上,纪虹宇的嘴巴依然大张着,浓稠的精液
把老纪的大肉屌和纪虹宇发红的嘴唇连在了一起。纪虹宇的骚逼彻底湿透了,阴
道不停地抽搐着,阴蒂也因为充血从阴唇之间鼓了出来。
至于老纪,像一坨烂泥一样回到他的椅子上,叹了口气,"妈的,好像又射
偏了,算了,先去洗个澡,回来还得收拾地毯。「
短暂的迷糊之后,纪虹宇意识到这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强打起精神来。她
听到老纪从椅子上爬起来,朝远处走去,她听到门被关上了,接着是水龙头打开
的声音。
在哗哗的水声中,纪虹宇迅速、安静地解开脚踝上的线缆,从桌子底下溜了
出来,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衣服擦了擦满是精液和唾沫的脸,然后又回到桌
子旁,终于放松下来。
纪虹宇蹲在椅子前,在兴奋中呼吸和颤抖,她意的手终于自由了!她把一只
胳膊伸进两腿之间,抚摸着早就酸痒难耐的小肉逼,温暖的湿气在她纤长的手指
上扩散。纪虹宇慢慢地张开双腿,越来越宽,直到房间里空调的凉风吹进她那火
辣辣的骚洞里。
纪虹宇把脸贴近坐垫,贪婪地吸吮着父亲残留的精液味道。摩擦、刮弄、拉
扯、揉捏……用一切她用过和没用过的方法,来缓解阴道里的酸痒感,直到阴道
里噗嗤噗嗤的声音传到她那发红的耳朵里。由于先前的尴尬和委屈,纪虹宇大声
地呜咽着,感到她的高潮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呜嗯嗯嗯嗯
…要丢了,要死了……」
突然,纪虹宇的膝盖滑了一下,张着嘴和皮质坐垫来了个零距离接触,老纪
的汗臭和精味霸占了纪虹宇的每一种感官。纪虹宇的穴肉一阵猛烈地抽动,终于
高潮了。
「欧~ 欧~ 要去了爸爸!呀啊啊啊啊~ 」
纪虹宇像一只大虾一样硬挺起后背,浑身颤抖,双眼翻白,连舌头都吐了出
来,开始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在仿佛持续好几个小时的快感过后,纪虹宇终
于觉得自己可以清晰地思考了,清晰到想起水龙头早就被关上了。
整个书房内一片寂静,纪虹宇仍然弓着腰,拼命地抓着她的牛仔热裤,阴道
里又传出阵阵让人羞耻酸麻感。她猛地拉起热裤站了起来,冲出了门。她仿佛听
到了一个声音。
「是…虹宇吗?」
但纪虹宇已经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家门,甚至忘了告诉自己来的目的。不过,
显示器已经无所谓了,毕竟,纪虹宇似乎已经给了老纪一份特别大礼。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