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浪也是浪】(83)

第八十三章:赵建元与萧韵怡
彭向明工作室里,赵建元大吐苦水。
「当年我家公司周转困难差点破产,幸亏萧家伸手扶了一把,所以就不要指
望我那个死脑筋老爹悔婚了,甚至要是哪天我惹恼了萧韵怡,人家一个电话我回
家就得挨揍。」
彭向明哈哈大笑:「那你干嘛惹她,女人嘛,只能睡服她不能跟她讲道理,
尤其你俩都是家里不差钱的主,你只能用男性的魅力在床上征服她!」
「算了,我可一个指头都没敢碰她,躲都来不及呢,就算以后真结了婚,最
好还是各玩各的,互不干涉。嗳,你说我都承认自己是渣男了,她为啥老抓着我
不放呢?」
彭向明想了想叹道:「你们这些有钱人家,哪个公子哥不风流?人家心里肯
定有数,即便是不选你,家里也肯定要给她安排个门当户对的,比方说王建元李
建元啥的,所以索性就是你了,俗话不是说吗,婚前看缘分,婚后立规矩。你俩
这是缘分到了,谁也没辙!」
「缘分个屁!她啥都知道还特么一个月抓我四回?第一次被抓算是怪我没长
眼,开房开到她家的酒店了,而且恰好她在店里实习;第二次我寻思着换一家吧,
结果又被抓了,第三回我还特意查过酒店的背景,跟她家一点关系都没有,结果
还是躲不过,你说那娘们儿是不是克我呀?」
彭向明好奇问他:「这才三次,还有一回呢?说说是怎么回事?你不会是隔
天又去了一趟吧?」
赵建元捂住脸:「第四回是家快捷酒店,四十八块钱一宿的那种……」
彭向明秒懂,哈哈大笑起来,赵大少为了躲避捉奸,连这种档次的廉价酒店
都不嫌弃了,结果还是没跑掉……
彭向明收住笑:「你傻呀,肯定是你用自己身份证号登记,所以人家一查一
个准,你就不会用女伴的身份证登记开房?」
赵建元一呆:「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茬呢?下次再试试,我就不信了,她
萧韵怡真这么神通广大。」
彭向明挪愉他:「你也是活该,自己又不是没有房子,干嘛非要去酒店开房?」
「别提了,我妈把我房子开门的密码告诉她了,那女人现在就在那房子里住
着呢,你说她家开酒店,有的是地方住,干嘛非跑过来跟我挤呀,我现在是有家
都不能回。」
「给你机会呗,别生在福中不知福了,免费暖床的都不要?要是换成我早就
上了!」彭向明突然想起那天跟老安回家时遇见的漂亮女孩,不会就是萧韵怡吧?
老赵其实艳福不浅的!」
「拿走拿走……嗯?不过还别说,这倒也是个主意!」赵建元似乎眼前一亮,
伸手搂住彭向明的脖子,「向明,咱俩可是好哥们儿,兄弟我现在求你办点小事,
你可不能拒绝啊……」
「干嘛?」彭向明警惕地推开他,「离我远点儿,我怎么觉得你现在笑的有
点那个啥……告你说,我可对男人不感兴趣!」
「咳咳,你想哪去了,」赵建元干笑两声,继续说道,「说起萧韵怡,她还
是你的粉丝呢,前些天专门问了我好多关于你的事,我觉得她似乎对你非常感兴
趣,似乎有点仰慕你……」
「打住,打住!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没有没有,我是说……那丫头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家里起码趁几十亿,
重要的还是独生女……」
「你和我说这些干嘛,你看我……」彭向明哭笑不得,指指自己的脸,「像
是缺钱或者缺女人的吗?」
「哎哎,向明,彭哥,那个……彭大爷,彭菩萨!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求
求你发发慈悲,去把那个妖精收了吧,小生实在是无福消受,而且……不就是睡
粉嘛,有啥好为难的……」
「滚滚滚,都什么人呐……」
…………
1月12日,周二。
彭向明终于结束了本学期的最后一门考试,他大学的倒数第二个学期,正式
宣告结束了——而事实上,除去论文答辩之外,这是最后一次考试了。
因为大四下半学期,导演系没有课。
学校这是摆明了把最后一个学期的时间,完全留给学生们去自由发挥——飞
吧,再给你保留半年的小窝,免去你漂泊无着之苦。但是,出去找机会吧!半年
后你就得自己掏租金出去租房子住了。
中午导演系几个人又聚了一下。
大家情况各异,除了赵建元准备「大张旗鼓」的拍一部短片之外,只有王建
轩凭借着一个不错的剧本,拉到了25万块钱的投资,导演系的其他五个人,大概
率只能采用自掏腰包拍摄的方式了。
是的……赵建元准备自己投资20万来拍这十分钟的短片,已经算「大张旗鼓」
了,王建轩拉到的那25万,是要拍30分钟的!
虽然还有半年才正式毕业呢,但大家都已经察觉到刺骨割面的毕业寒风了。
各人找各人的机缘,各人有各人的缘法。
总体上气氛还算融洽。
只是一股淡淡的愁绪,以及那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像是隐隐的吹捧又
像是淡淡的疏离,却始终笼罩在彭向明头上。
现实点的几个,哪怕是高傲如司玉勋,这时候说话也客气了很多。
他爸虽说是个演员,而且也算小有成绩,使得他自有自己的骄傲,可即便如
此,在现如今的彭向明面前,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可显摆的。
当然,只是客气了一些而已,人家还不至于过来讨好。
其他人就或多或少有点吹捧和哈着的感觉了。
然而,不出彭向明的所料,郭大亮婉拒了赵建元的邀请,不准备搭他的伙,
帮他拍片子,他准备下半学期要拿出两个月来,好好地憋一个本子出来。
也行吧,反正还有好几个月呢,如果能及时憋出来,倒也是条路子。
此前已经拿热脸贴过他几次冷屁股了,这一次,彭向明一句都没劝,赵建元
也似乎多少有些失望,但他其实比彭向明心里更清亮,也没再多说什么。
老赵在本届摄影系找了一个哥们,彭向明也认识,叫杜觉,俩人租了两部摄
影机,另外还打算再从外头雇两个小工做剧务,计划从腊月二十三开始,到火车
站、汽车站等地方找素材,甚至计划一直追踪拍到拜年。
别的彭向明是真的帮不上忙了,因为他不可能扛着摄影机跟着赵建元到处跑。
不是他不愿意,而是一旦他这么做,剧组绝对寸步难行,干不了活。
不过彭向明说,他可以从别的剧组帮忙拉两个现成的剧务过来。
赵建元竖了个大拇指,就把这事儿定下了,多余的话一句没有——有定向来
源的剧务,显然更专业,安全上也更让人放心。
在这方面彭向明显然更有人脉优势。
而对于彭向明来说,办起来也简单,打个电话给老安,让她在剧组里稍微问
一下,有谁愿意春节不歇着,拿一份高工资跟组的,不用等她那边杀青,二十三
那天直接奔这边来报道就行了。
…………
媛媛问:「我的火车票买好了。」
回复她:「几号走?行李多不多?」
媛媛回复:「我们19号才考完最后一门,我买的是20号的票。不多。」
彭向明探头,问前面的助理小方,「20号我该在哪里?」
小方想了想,回答说:「16号晚上的颁奖典礼结束之后的日程,我还没排,
还不确定,您有什么安排吗?我马上记下来!」
结果没等彭向明说话,那边又发来一句,「你不要来送我,小冰要来送我的!
而且你又没法进火车站,会大拥堵的[捂嘴笑][捂嘴笑][捂嘴笑]」
彭向明想了想,跟小方说:「那你记一下,20号,你跟红玉联系,要没别的
事儿,就你带着车一起去,要有事儿耽搁,就大刘自己去……你联系好,大刘到
戏曲学院门口,接一下媛媛,送她去火车站。」
前面俩人同声答应下来。
尤其是小方,对于跟彭向明过从甚密的女孩子们,他心里有本帐。
没办法,来应聘的时候,也没想到还要负责这一块儿的工作啊,但是到现在,
他清楚地记得六七个女孩子的生日,熟知她们的喜好,爱吃什么,喜欢哪个牌子
的包包,甚至掌握了两个学校三个专业的课程表,还随时掌握两三个剧组的拍摄
动态,清楚地知道她们什么时候比较有空,会需要人陪。
当然,彭向明也没亏待他。
相处了一两个月之后,感觉到这人对脾气,处事谨慎而周到,彭向明马上就
给他涨了工资,然后才敢让他参与到自己的一些机密事情中来。
当然,保密协议是肯定要签的。行规如此。
他才二十三岁,大学毕业刚一年,现在已经是一个月三万块拿着,彭向明去
忙私人事情的时候,动不动就给他放假,车也随便他调用,也是美滋滋。
彭向明回复陆媛媛:「嗯。那我安排司机过去接送一下。」
媛媛回复:「嘻嘻。不要了吧?」
呵,明显不够坚决。
而且有点小得意。
「其实我更想我自己单独去送你。」他回复。
媛媛回复:「[害羞][害羞][害羞]」
又紧接着回复:「但小冰肯定要送我呀!」
娇憨里的一点小勾引。
而且装傻装得彼此都心知肚明的可爱。
不过挺好玩的。
没有跟老安斗智斗勇的时候那么刺激,但别有一番风味。
她看着娇憨可爱,偶尔调皮,但其实远比吴冰有心计、有主见。只不过她心
机还太浅,人也太单纯太幼稚,但也正因为这浅浅的心机,让她显得格外有意思。
这样倒是刚刚好……过犹不及。
但是,彭向明想了想,好吧,又加一句:「开学的时候你早来几天,谁都别
告诉,就咱俩,到时候小冰就不知道了。」
她回复:「[捂嘴笑][捂嘴笑][害羞][害羞]」
又回复:「大叔你好色哦!」
彭向明回复:「天哪,你个小色女想到什么了?我只是想带你去动物园玩!」
她回复:「[捂嘴笑]你才色![害羞]」
完毕。
想了想,印象中自己学校的开学时间,是正月十六,于是拍拍前座,提醒,
「正月十三记得提醒一下,我要去戏曲学院办点事。」
方成钧当即答应下来,「好!我记住了老板。」
…………
燕京城东某家星级宾馆。
赵建元挎着个妹子正在前台登记,习惯性地撩了前台小妹几嘴,然后转回来
把手往女伴面前一伸,问她:「嗳,你身份证呢?」
「啊……用我的吗?」妹子有些惊讶,一般出来开房都是男生负责登记,哪
有问女生要身份证的?
「废话,我身份证忘家里了,不用你的用谁的?」
好在妹子年龄模样都是实打实的,名字也不怕被赵建元知道,所以就从包里
拿出了身份证。
「孙好好……你今年真十八岁啊?身份证上这照片……还真是水灵,够清纯!」
赵建元接过她的身份证瞄了一眼,赞道。
孙好好的嘴角挂起道浅浅的微笑,算你会说话,身份证上是素颜,没化妆的
素颜照,当然清纯了!
「来,给我开个豪华套间,999的。」赵建元发誓再也不住那种48元的快捷酒
店了,又不差这个钱,何不让自己舒服一点?
前台小妹抬头看了他一眼,这骚包,我还偏不告诉你,现在开房其实可以打
折的。
不过,这家伙怎么看着有点面熟,等等……
她偷偷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的某个酒店工作联络群,向上翻……嗯,找到了,
是他没错!
赵建元搂着妹子上楼了,酒店前台小妹偷偷拨了一个手机号码……
…………
进房间之后,赵建元一把搂住孙好好,放肆地吻了起来。
刚认识孙好好时,他也没想到,现在大一的小师妹居然会这么好泡,认识才
三天就答应跟他出来开房了,才十八岁呢,即便已经不是处了,木耳也还粉嫩着
呢。
不过有一点,妹子在学校的口碑特别好,虽然家里可能不算富裕,却从对那
些名牌衣服化妆品之类的不感兴趣,也没有任何不好的传闻,同学老师都特别喜
欢这个积极向上的女孩。
只是妹子包夜要三千,贵是贵了点,不过倒是挺值的,他赵大少又不差钱,
所以一来二去就勾搭上了。
这次他憋了好几天,本来是打算攒着找齐元的,但孙好好既然送上门来,岂
有不吃的道理?
唇齿相接,口舌纠缠,这个吻持续了足足有十分钟,女孩喘息着推开他:
「我,我先去洗澡了……」
然后红着脸,头也不抬地跑进了浴室。
赵建元坐在沙发上,松松脖领的扣子,拿起桌上的矿泉水,打开盖后一仰头
就灌嘴里小半瓶。
这妹子……挺解渴的,燕京电影学院美术系2016级新生,虽然没法跟表演系
几朵金花比,但颜值绝对不低了,关键是嫩啊,才刚满十八岁!
一瓶水喝完,赵建元突然有点尿急。
不管了!他三两把脱掉身上衣服,推开浴室门走了进去。
女孩正往身上打浴液呢,不大不小的小奶子上裹着一层泡泡,腰上、跨间、
腿上一道道的也都是,白里透红的肌肤看上去似乎比雪白的泡沫更耀眼。
「啊,哥你怎么进来了?」似乎有点吃惊,又似乎一点也不吃惊,两人又不
是第一次了,算是有了一点默契。
「我……水喝多了,进来放放水……」赵建元看她一眼就挪不开了,「你继
续……不用管我。」
骗鬼呢,谁特么尿尿要把衣服都脱光?
「那你……可不可以帮我擦擦后背,我……我够不着。」
小姑娘没戳穿他,反而也撒了个谎,以她九十多斤的身材,反手摸肚脐都会
很轻松,怎么可能会有够不着的部位?
既然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自然干柴烈火,一时间泡沫飞的到处都是。
光溜溜的皮肤沾满浴液泡泡,更是滑的要命,赵建元搂着她摩擦摩擦着,鸡
巴就想往她腿间滑。
孙好好一把攥住他的肉棒,笑嘻嘻地说:「哥你好色啊……」
赵建元捏揉着她翘挺弹手的小圆臀,闻言调笑道:「它想家了,不知道你让
不让它进门?」
孙好好抿嘴笑了笑,突然蹲了下去:「我先给你洗一洗吧!」
她用手轻轻地搓揉起来,从两只硕大的蛋蛋,到茂盛的丛林,再到肉棒的茎
柱和蘑菇头,都涂上浴液清洗的干干净净,最后又用花洒喷水将所有的泡沫冲洗
掉,这才用手托住他的肉棒,低头舔了起来。
好舒服的赶脚!
赵建元深深地呼出一口气,那软滑的小嘴裹着他老二,灵巧的舌尖拨弄剐蹭
着他的沟槽马眼,简直是种无与伦比的享受!
说起来赵建元已经快一个月没近女色了,当然憋的很厉害,在这种极致的快
感冲击下,没过几分钟就喷了出来。
孙好好吐出嘴里的肉棒,抹了抹嘴角溢出的白色浆液,微微一笑,竟然把口
里的大部分精液咽了下去!
现在的小姑娘真是了不得!
两人快速地冲洗完,然后用浴巾擦干身体,相互拥抱着出了浴室。
刚到床边坐下,突然门口处传来「咔哒」一声。
小姑娘被吓了一跳,连忙用浴巾挡住自己身体的敏感部位。
赵建元只想骂街,这声音……太踏马熟悉了,他一个月都听五回了!
萧韵怡你能不能先敲下门再进来?
孙好好见到进来的这位笑靥如花的漂亮女人,不禁有点懵,不是……已经关
好门了么,怎么还会被人闯进来?而且对方还穿一身酒店服务员的制服。
「你……你谁呀?」她有些生气了,「谁让你进来的,出去,我要投诉你!」
「我是谁?你问问这位赵大少不就清楚了?」萧韵怡笑的更开心了,眼波一
转看向赵建元。
孙好好面带狐疑地看了赵建元一眼。
赵建元叹了口气,却不得不开口了:「她是……我未婚妻。」
孙好好感觉自己头上有一万只草泥马踩过,这特么都啥事啊,传说中的小三
被抓现场吗?可是她无非就想钓个凯子,赚点钱交学费而已,鬼特么想当你小三!
麻利地穿好衣服,孙好好踩着小高跟哒哒地走了出去,进出门还打量了萧韵
怡一眼。
挺有气质的一个美女,可惜竟连自己老公都看不住!
脚刚迈出去,又退了回来,面带笑容地转向赵建元:「哥,房钱应该你付吧?
还有今晚……」
她伸出三根手指晃了晃,意思不喻而明。
赵建元木然地点点头。
孙好好满意地点点头,又转向萧韵怡:「嫂子,后面的活就交给你了喔,放
心,我还没用过,原装的!」
说罢,她咯咯娇笑着扬长而去。
唉,可惜了,这可是会单手开法拉利的学长呢!
「狐狸精!」萧韵怡瞪了瞪眼睛却发作不得,这可不是她家旗下的酒店,她
能拿到房卡混进来已经欠了别人大人情了,真闹起来被人投诉,对朋友可没法交
代。
「赵大爷有钱啊,住一千块的房间睡三千块的妞!」
「萧韵怡我特么跟你有仇是吧?」赵建元也有些恼火了,「你犯得上这么盯
着我不放吗?我……我花自己的钱,凭自己的本事泡妞怎么了?你看不惯就别跟
我凑合呀,你自己又不让我睡,还特么不让我跟别人睡?我……我是上辈子欠你
的?」
「你就这么想干这事儿啊?」
「昂!」
萧韵怡死死的瞪着他,半晌,突然咬牙切齿地说道:「那好,你来!今天你
要是能把我伺候爽了,以后想怎么着都随你……要是连我你都搞不赢,那从明天
起,就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背三从四德吧!」
说罢,萧韵怡竟然真的解起了制服扣子。
赵建元目瞪口呆,这女人……还真是彪悍!
应该说,萧韵怡不愧是高学历高颜值的「双高精英人士」,就连脱掉衣服之
后,显露出来的身材也非常非常的棒!
赵建元被她骑在身下,刚刚还因为受惊吓有些萎靡不振的二弟,在她手中撸
了几下后,又重新焕发了青春,翘起了高昂的头。
萧韵怡扶着肉棒对正了她腿间那道缝隙,慢慢沉身坐了下去,已经变的足够
坚硬的龟头挤开了粉嫩的肉唇,一点点地被吞进去。
好爽!一直以来求之不得的东西,竟然如此容易就到了手,赵建元顿时感觉
自己跟做梦似的,他伸出双手,一手一个握住了萧韵怡的乳房,滑滑的、软软的,
手感极佳。
萧韵怡咬着嘴唇,她突然感觉心里有点慌,下面那硬硬的棒子捅进去,也揭
开了她心底层层缠绕的伤口,那个本以为自己早已忘却的噩梦,又血淋淋地暴露
在眼前。
两年前,她刚到斯坦福读研时,在一个暴雨的夜晚,两位持枪的黑人歹徒闯
进了她租住的公寓,抢劫并强暴了她。
歹徒们把枪顶在她头上,一个人抓着她脖子,把肮脏的鸡巴塞进她嘴里胡乱
抽动,另一个则撩起她的裙子,分开她双腿,用一根比胳膊还粗的肉棒插进她处
女的蜜穴,碾碎她保存了二十三年的纯洁凭证,带给她撕裂般的痛苦……
萧韵怡经历了人生最可怕的一个夜晚,一直到天亮以后,两歹徒才放开她,
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
记忆霎时间涌上心头,她感觉自己全身都痉挛了起来,强忍着下体的不适,
快速地在赵建元身上起伏着。
谁赢谁输其实无所谓,此刻的她只想着得到赵建元的帮助,来帮自己战胜那
种无尽的恐惧。
…………
赵建元本以为自己在孙好好嘴里已经放过一炮了,这第二发应该可以持久一
点。
但是萧韵怡这种疯狂的动作让他暗道不好,这疯女人,一点战术也没有,就
骑在上面疯摇,完全是两败俱伤的兑子式打法,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了。
最后赵建元还是输了,他丰富的经验和自诩的技术根本没用上,只觉得肉棒
在一个湿滑紧凑的腔道里不停地被挤压、摩擦,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吸力在不停地
吮吸着,令他毫无辗转缓息的余地。
极度的舒爽与兴奋渐渐累积起来,一点点地把他推向了高潮,终于在一刹那
突破了极限,深入在那个温暖的空间里喷射了出来。
「完了!」赵建元眼前似乎一黑,沦入了彻底的贤者状态……
萧韵怡有些失望地擦掉眼角的泪滴,她几乎就快要成功了,尤其是在赵建元
精液喷出来的瞬间,子宫口被滚烫的热精一浇,差点就达到了高潮。
但最终她还是失败了,快感迅速退去,留在脑海里依然只剩下那个狞笑着的
黑人,挺着一根尺寸惊人的巨大肉棒,压在她身上开动着一波波狂暴无情的冲击……
过了良久,萧韵怡才渐渐平息下来,慢慢趴下来伏在赵建元身上,停了片刻,
然后向旁边翻了个身,滚到了一旁。
肉棒从洞口被拔出来,发出「啵」的一声,白白的浓精溢出来,拉着根液丝
连在赵建元的鸡巴上。
萧韵怡扯过几张湿巾捂住了自己的下体,掩饰住内心的失望,她故意睥睨着
赵建元软趴趴的肉棒,伸出小脚丫挑了挑,笑道:「怎么,银样镴枪头吧?」
赵建元低头看了眼,那只美脚上白嫩的脚趾和涂成鲜红的指甲,显得格外好
看,不禁有些意动。
但老二已经实在是无能为力了,一夜三次他倒也不是没尝试过,但是第二三
次中间需要休息好一段时间才能再次雄起。
「你先别得意,再等我十……二十分钟,我让你跪下来求饶……」
「切,用不用再给你一年的时间,那样咱们可能连孩子都能生出来了!嘁,
输了就是输了,以后乖乖听话就是了,懂不懂……小弟弟?」
萧韵怡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砰!」赵建元狠狠地一拳捶在床板上。
竟然被这婆娘笑话了!
不过这女人……还真是个尤物啊!好想看到她跪地求饶的画面,要怎么办才
行呢?
赵建元摸出根香烟点上,深深吸了一口,再缓缓吐出烟雾……
他突然想起自己在彭向明工作室说过的话,当时他求彭向明「睡粉」,其实
更多是在开玩笑,但现在,他突然觉得有点心动了!
齐元说彭向明的那玩意很大,要是萧韵怡被彭向明搞了,以她的性格八成会
感觉羞愧,接着就会产生内疚,这样一来她大概就不好意思再这么管自己了吧?
好像有点亏,不过想开了也就那回事,虽然她是自己未婚妻,以后大概率可
能还会成为自己的妻子,但又怎样?
她又不是处女,在米国那种花花世界里这么多年,指不定已经给自己戴过多
少帽子呢,这回虽然是便宜了老彭,就算是自己白睡了齐元那么多次给他的补偿
吧!
门外,萧韵怡刚走出门就是一个趔趄,脸色刷地一变,不自觉夹紧了双腿。
糟糕!似乎……下面有东西流出来了。
好在她手里拿的门卡是这层楼的保洁人员专用的,可以打开所有的房间。
于是她跌撞着走到隔壁房间门前,划开门走了进去。
屋里比较暗,但还能勉强看清楚床的位置,萧韵怡来到床边坐下,脱掉了自
己的小内裤,中间那道窄窄的小布片已经完全湿了,入手一模黏黏的,全都是赵
建元留下的精液。
「这混蛋,射的还不少啊。」她一边嘟囔着,一边用内裤擦拭着下体,反正
这内裤也不能再穿了,待会怕是要光着下面开车回去了。
总算是勉强擦干净了。
黑暗里,萧韵怡倒在床上,陷入了沉思。
她查过资料,华夏男人阴茎勃起后的平均长度大约为13厘米,目测赵建元那
根有15厘米左右,其实已经不算小了,为什么还是不行?因为他不够持久吗?
想到赵建元,萧韵怡叹了口气,她既然选择了离开米国回到国内,肯定是要
被家里安排联姻的,赵建元跟她从小一起长大,虽然有点花心,但性格其实还算
不错,也没有豪门公子让人讨厌的臭毛病,所以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心动了,如
果刚才能让自己高潮,借此摆脱那个噩梦,那将是最好的结局。
可惜还是差一点,她知道这一点几乎就是道难以逾越的鸿沟,华夏有超过百
分之六十的女性一辈子也无法从性爱中得到高潮,难不成以后她也要在床上当一
名这样的「演员」?
刚才做爱的余韵还在缠绕着她,被点起来的欲火虽然不足以让她高潮,一时
半会儿却还无法平息。
「嗯……」她蜷缩着身体,小心翼翼地把两根手指插进了自己下体的蜜穴中,
仿佛这就是黑人那根巨大的阳具。
她张开嘴,似乎有根看不见的肉棒在里面一下下捅着,硬硬地戳着她的喉咙,
令她几乎难以呼吸。
颤抖中,她的动作越来越快。
一年多了,每次夜深人静的时候,在自慰时她都要回想着当日的情景才能达
到高潮,这已经成了她痛恨却又无法摆脱的梦魇。
赵建元没能带给她的高潮,在她脑海里旖旎的画面变幻中轻易地就控制了她
的肉体,令她在全身颤抖中得到了完全释放。
她知道,这一次自己又输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