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无界】(12)

第16节 尴尬的偶遇(下)
做业务轻松是轻松,做的好提成是工资的几倍,缺点就是老是要东奔西跑。
接下来我南上北下的不停给交通部门做贡献,直到一个月以后才有时间再去找小
姑,我先打电话约周老板出来吃饭,这次我抢着把单给买了,虽说是他有求于我,
但毕竟他帮我给小姑拉客人估计也花了些钱。饭后不用说直奔老地方,他找他的
28号,我找我的小姑。
「小四,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来?小姑以为我上回和你说了那事以事你嫌弃小
姑了,这么久都不来看我。」,小姑说话间语气有些幽怨。「不是,小姑你想多
了,我就是太忙经理老安排我出差,这个把月我都跑了好几个省,腿都溜细了。」
我赶紧解释道。「哦,这么辛苦啊?来,小姑好好给你按按。」
按摩的经过基本一样,就不细表了。小姑按着按着忽然流下了两行清泪,我
忙问道:「小姑,好好的怎么哭了?」,小姑边抹泪边抽咽着说道:「你姑父怀
疑我找了情人和我吵架!我前几天不是寄了一万块钱回去吗?他就老是问我怎么
那么多钱?」,我想了想说道:「嗯,这样,下回你还怀疑你,你就说『你要是
不相信我,我就回老家去,你自己一个人打工还债』,他以后就不敢问了。」,
小姑听了点头道:「嗯,还是小四你这办法好。唉呀!我不是故意的。」,原来
小姑正在帮我捏腿,说话时不小心手就碰到了我的老二。「没事我求之不得呢!」
「对不起,对不起,小姑,我开玩笑的!」,我装作说错话,实则是故意的试
探小姑的底线。「你这孩子,没大没小的,我可是你姑!」,小姑话说的不轻,
但语气却很柔和,应该没生气。「唉,活的好累啊!」,小姑停止了工作,上床
来双腿交叉靠在我身边,我一看也不好意思躺着,只好也靠在她旁边。「姑姑的
苦谁也不能说,这里钱是赚的多,但碰到那些难缠的客人时,有时我真的恨不得
马上离开广州,但一想到孩子们我也只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我也就能和小四
你说说了」,姑姑说着很自然的把头埋在了我的胸前,我也『很自然』的伸臂搂
住了她的腰。「家里小的天天伸手要钱,老的不光要钱,拿了钱还要问你钱从哪
来的?店里为了赚点钱要服侍那些臭男人,那些小姑娘呢看我生意好(被周老板
硬捧的,点的人多了就出了名,说她技术好),背后都在编排我,呜呜呜……我
活着咋就这么累啊!」,小姑委屈的在我身上抽泣着,我顺其自然的摸着她香香
的头发:「做这行难免的,看在钱的份上你就忍忍吧,等小表哥结了婚,让他们
小两口都出来打工还债,凭什么要你一个女人扛着,你最多在这干两年就别干了」
「嗯,还是小四对我好!」,小姑的脸和我的脸膛贴的更紧了,左手无意的在
我身上一划,正好划在我的奶头上,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这么舒服?」,小
姑调皮的仰头看着我问道。我装作处子般害羞的说道:「对不起,小姑,我不是
故意的,我那里太敏感了。」,「是吗?那小姑让你更舒服些吧,我可是学过的」
小姑半真半假的说道。「别,小姑,你知道我这个年纪,我就怕、就怕……」,
我继续装着。小姑像大多数女人一样,心情如同天气般变化无常,她幽怨的看着
天花板喃喃道:「小四啊,你小姑已经不是以前的小姑了,我已经不干净了!这
要是换作以前,我就是这样和你躺着都不可能!可是现在,我已经无所谓了,就
怕你嫌小姑脏!」,「小姑,你别说这样的话,你这是生活所迫,没办法才干这
行的。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和以前一样,是我最好的小姑。」,我充满感情的
安慰道。「小四,好孩子!小姑心里的苦只有你知道啊!」小姑边说边动情的用
脸在我脸膛摩挲着,美人如怀,发香、体香、香水味混在一起冲击着我薄弱的抵
抗力,「小姑,你起来,我、我受不了啦!」
小姑抬起头望着我,神情变得无法琢磨,看不出是喜是悲,良久她认真的看
着我说道:「小四,姑反正不是好女人了,你对小姑这么好,干脆今天我就好好
服侍你一回,就这一回,今天你想怎么舒服小姑都答应你,就当姑报答你的我的
好。但就这一次,以后我们之间还是和从前一样,你也不准再和我乱开玩笑。不
要说话,逼上眼睛。」,我张嘴刚欲开口就被小姑堵了回去,按照小姑的吩咐逼
上了眼睛。
忽然间,一股热气袭上了我的脸,接着我的额头、脸上变的湿湿的,那是小
姑在亲我。我忍不住伸手去搂她的腰,却被挡了回来。「你躺着就行,别动也别
说话。我说了,今天我服侍你。」,说完小姑吐出香舌贴在我的乳头上转了几圈,
接着用嫩嫩的舌尖儿点了几下我的小乳豆,再用双唇轻轻的亲了几下我的胸,然
后又用那销魂的舌头反复戏弄我的乳头,我的肾上腺素一再升高,鸡巴硬的仿佛
要断了……小姑竟然抬起我的胳膊,在我毛茸茸的腋窝处舔了起来,一种从未体
验过的奇妙感觉直冲神经,痒痒的、麻麻的、酥酥的,我心想:这些玩意小姑以
前肯定不会,肯定是会所传授的高级秘法。小姑一路向下,香软的舌头不放过我
的任何一寸肌肤,从肚皮、肚脐、小腹处一路向下,只有掀开我的浴袍时停顿了
几秒种,我心里暗暗得意:肯定是被我的尺寸吓着了。
我早已硬的像铁的鸡巴被小姑的手轻轻握住,接着轻轻套弄了几下,虽然只
是这简单的动作,但我一想到这是小姑在玩我的鸡巴,心里就觉得刺激无比。接
着我的马眼处一阵麻酥感传来,小姑的技术非常纯熟,舔几下又快速的吃进去吞
吐几下,越来越快了,虽然由于长度所限,小姑不能整根吃完,但她也竭力吃到
了能达到的最深,速度越来越快了,小姑的喉间也不停发出美妙的嗯嗯声。
「天哪,四啊,你的鸡巴长的不是一般的大!以后不知有多少女人要死在你
手上!长的帅会说话会做人,鸡巴还这么大!」,小姑趁着『休息』的功夫,边
用手套弄我的鸡巴边和我打趣。撸我鸡巴的毕竟是亲小姑,许多戏弄的话都只能
放在心里,我苦笑着翻了翻白眼。小姑说完话又趴了下来,双手托起我的大腿,
一嘴就把我生产子孙根的东西吞了下去,吞吐了几下后又用她那滑腻的舌头在我
卵袋上四处游走,我不知羞耻的呻吟着,脑子里却在想:小姑会不会玩那最刺激
的呢?但这个太过分,我不敢主动提出来。说时迟那时快,小姑放开我的卵袋深
吸了一口气,好像在做一个重大决定似的,接着用手将我的大腿举的比刚才更刚,
我心里大喜:来了!来了!
『啊!』我闷哼一声,享受着菊花被肉舌钻探的快感,小姑见我快活了,脸
贴在更紧了,舌头在我屁眼里或刺或转撩拔着我。「姑,我忍不住了!」,我忍
无可忍便想着无需再忍,爬起来就要提枪上马深入洞穴。小姑轻轻把我推倒说道
「小四,我用嘴帮你弄出来吧!你是我哥的孩子,我们是一家人啊!我一个做长
辈和你做那事要被人唾沫星子淹死的!虽说我们这样也是不该,但只要你没放进
来我总还能骗骗自己!我知道你年轻人憋的难受,姑用嘴好好帮你出火好不好?」
姑姑说的这么语重心长我也只能服从安排了。「好吧,姑,不过、不过你能把上
面脱光吗?」我大着胆子说道。
「小流氓,就知道你没这么老实,从第一回你就老往我这看,好吧,反正就
这一次,姑答应你!」,姑姑娇嗔的用手指戳了一下我的额头。蓝色的短袖水手
服滑落了,黑色的胸罩也除去了,哇!我惊讶的发现姑姑的双乳虽说不是特别大,
但却依然很挺,在她这个年纪可算是少见,难怪她的『业务』这么蒸蒸日上!
虽说我的男根长了点,但办法总比困难多,姑姑用手圈住我鸡巴的根巴温柔
撸动,嘴巴只吃进三分之一便退出,舌头则努力的在我尿眼和沟沟处戏耍。我边
享受着下体的一波波快感,边欣赏着小姑轻晃的双乳,姑姑也不示弱,吃鸡巴时
故意发出夸张的唔唔声,眼睛还死死的盯着我。姑姑头一上一下的动的飞快,喉
咙发出的唔唔声和吸鸡巴带出的水响混成一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快感直线
上升。「姑,快!快!……」,姑姑拼着老命尽量将鸡巴吃多一些入口,头起伏
的飞快,唔唔唔唔唔唔……!「啊!」我大叫一声,腰一挺一股热精便冲了出去,
姑姑腮帮子鼓的老高,硬是挺着没有吐出来,任由我继续快活的在她嘴里抽动…
第17节过命的交情
再去广州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月之后了,周老板说好的第一笔款子没有如期打
到厂财务部,打电话催就老是各种为难,经理严厉的跟我谈了一次话,这个客户
毕竟是我单线联系的,如果真的成了老赖,我也要跟着吃瓜落的。公交、出租一
顿奔波后,终于又见到了周老板,一见面我没有接他递过来的烟,黑着脸指着他
鼻子骂道:「周老板,我拿你当好朋友,你不能这么吭我啊?为你这事我被经理
骂好多次了,我告诉你啊,三天内,无论如何你要把钱打过去,不然不说我们厂
会告你,说不定小弟我都要被炒鱿鱼!」,周老板满脸堆笑的把烟屁股塞到我嘴
里再点上火,然后陪着笑说道:「平弟,平弟,你别生气嘛!我老周不是那样人,
不信你到这附近打听打听,我这回是真碰到难处了,我也不是不给,只是想让你
们厂多缓我几天!我有一批货转给我一个朋友,他也全部出手了,但是对方是个
骗子,你看,我这人呢又讲究个义气,看他为难我也不能逼的太狠,毕竟十几年
关系在那摆着!这几天我正在想办法凑,十天,最多十天!平弟,你和你们厂说
说,十天之内我一定把钱打过去,如果做不到你们可以到法院起诉我!」,我狠
吸了一口烟说道:「周哥,不是兄弟我不帮你,你要搞清楚,我只是个业务员,
我不是业务经理,我没那么大的权限。」,周老板陪着笑拍着我的肩膀道:「帮
帮忙嘛,我这不是没办法嘛,再说我又不是不给,只是缓我几天!小兄弟你的本
事我还是知道的,我听说你们经理最器重你,我相信只要你帮我说说好话他一定
会给你这个面子的。」,事到如今我也只好给这个面子了,毕竟上法院对谁都没
好处,特别是对我的前途会有很大的影响。我装作很为难的样子站起来说道:
「行,一会我打电话跟经理说说。周哥,这也就是你,换了别人我都不会跑这一
趟!」,说完我起身到外面给经理拔了个电话,经理还是很信任我的,很快就答
应我,但要我保证十天内周老板打款,时间一过马上就会起诉他。我回到周老板
店里把结果和他一说,周老板感动的连连拍我肩膀:「小赵,真够意思!以后我
们就是生死兄弟了,有什么事你说句话就行。」
说完正事后,我们又聊了会闲天,主题每次都差不多,无非就是女人和美食。
周老板挨近我笑道:「兄弟,想不到你长的这么帅又这么年轻,倒喜欢老女人!
看来我们是落伍了,跟不上潮流了。不过好的货色还真不好找,主要是年龄不合
适,路边鸡倒是有很多年纪大的……」,我插话道:「那种太烂了,一天要挨几
十炮,公共厕所,没兴趣!」,周老板肯定想投其所好,但他熟悉的娱乐场所基
本都是28岁以内的女人,他抽着烟想了一会忽然好像恍然大悟般拿起电话拔了个
电话,他说的好像是客家话,我对广州话都只听的懂一点点,何况是更加拗口的
客家话,只能隐约猜到好像是叫他老婆买些什么菜。放下电话后,他站起身道:
「平弟,中午去我家吃饭吧,你看咱俩都像兄弟一样了,你还没去过我家也说不
过去,我刚叫你嫂子出去买点菜,中午就在我家随便吃点。」
「兄弟,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广东男人一般有点本事的都很少碰自己老婆,
特别是农村出来的。」,周老板边开车边说道,我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呢?」,
周老板笑道:「因为我们广东乡下特别传统,男孩子结婚都很早,很多双方都不
是自由恋爱的,要是没本事的,一辈子在乡下也就凑合过下去了。但一旦男的有
点本事,在城市里混出名堂了,就会找外地打工的年轻女孩做情人,那乡下老婆
又土又不会打扮,也就很少用了,真的,这在我们广东很普遍。我不瞒你,我就
有两个情人,一个是四川的,一个是贵州的,都是二十出头,我那乡下老婆我一
年碰不了她三回。」
周老板开始说的那些话我以为他只是随便聊聊天而已,谁知当车开到他住的
小区时,他把车倒进车库熄完火回头对我说道:「兄弟,今天我让你嫂子陪陪你,
你看如何?」,我听了吓了一跳,忙摆手道:「周哥,你别开玩笑了,俗话说
『朋友妻,不可欺』,何况我们像兄弟一样,我再色也不能做那事啊!」,周老
板摆摆手道:「哈哈,没你说的那么严重,我和你嫂子根本就没什么感情,结婚
几天我就出来打工了,平常一年回不了两次家,这还是五年前我在这买了房子才
把她接过来,我这是看她对我父母很孝顺的份上,不然我才不会让她过来呢!你
放心,她是个蠢女人,我一说她不敢不答应,你就别推辞了!我和她只是名义上
的夫妻,我有时把情人带回来睡觉她都不敢说话,只要我每个月给她点钱,让她
寄回娘家威风她就知足了。」,看来,我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是嫂子,其实从年纪来说可以叫婶子。嫂子是个典型的南方女人,这种女
人在广东、广西甚至越南都随处可见。皮肤黝黑、个不高、短发、瘦脸,穿的也
很土,稍稍有点不同的是,嫂子的脸庞还算俏丽。她外面穿着一件白色碎花衬衫,
里面是一件短袖的汗衫,底下一条黑色的长裙。我喝茶的时候,周老板进厨房和
他老婆说话,说着说着就听见周老板大声严厉的用客家话不知在说些什么,好像
还听见他老婆在轻声的哭,听的我有些不忍。周老板出来时,我忙说道:「哥,
要不算了吧,我刚听见嫂子哭了,她要不愿意你也别逼她,女人哪里没有!」,
周老板笑道:「没事,我们广东,特别是农村人都特别传统,哭一下是很正常的,
等她想通了高兴还来不及呢。你看,正好我没兴趣碰她,她其实也想要,只是不
好意思说,现在有个年轻的大帅哥来搞她,这多好的事啊!人家求还求不来呢!
没事,一会吃完饭我出去,你慢慢玩。不过就是有一点,她这人在床上像僵尸一
样,你喜欢怎么玩就怎么玩,但你不要指望她配合,哈哈哈哈……」!
酒足饭饱后,周老板用客家话对他老婆叽哩咕噜的又说了一番话,说完后他
老婆就回卧室了,但房门没关。周老板抽着烟起身笑道:「兄弟,我这老婆虽说
土了点、矮了点,也没什么文化,但长相还可以吧?关键是比外面找的干净,我
起码三个月没干她了!哈哈,我走了,完事了打电话给我我来接你。」
我一个人闷坐在大厅里连着抽了三根烟,一咬牙我起身走进了周老板卧室,
嫂子正和衣躺在床上,那模样像个准备做手术的病人般,充满了紧张和不安。我
仗着酒劲飞快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爬上床说道:「嫂子,得罪了!」,我
解开她衬衫的第一个钮扣时,她身体猛的抖了一下,我劝道:「嫂子,想开点,
他在外面搞别的女人,你又何必替他守呢?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啊!」
「嫂子,麻烦抬抬胳膊!」
「嫂子,你坐起来一下,我不好脱」
从我进门到把她脱光,嫂子眼睛都没睁开过。我扔掉红色的廉价三角裤,坐
在她身边慢慢的欣赏了起来,嫂子的皮肤还算好,既不白也不黑,肚子上也没什
么赘肉,胸部和程老师一样娇小,乳头也是一样大大的。令我惊奇的是嫂子有着
浓郁的毛发,双臂虽然夹的很紧,但依然有一些黑色的毛丛露了出来,既长又浓,
不过也正常,农村生活了一辈子,也没在社会上工作过,哪里知道要修腋毛这些
事。微皱的平坦肚皮下是像我妈一样乌泱乌泱的阴毛,我掰开她的双腿,嫂子稍
稍抗拒了一下就随我了,她紧闭的阴道周围也是像我妈一样长了一圈黑毛。
我在嫂子脸上胡乱亲着,亲到她嘴巴时无论如何她都不肯松开牙齿,我只好
顺着脖子往下亲。我抬起她左边的胳膊,伸嘴要亲腋下时,嫂子羞的脸通红,既
怕熏着我又害羞的马上夹紧不让我动作。我强硬的将她胳膊举到头顶,脸深深的
埋进毛茸茸的腋窝深处,鼻子用力一嗅,说实话,这味道确实不怎么样,有点膻,
但我一想到这是个老实巴交的熟妇身上的味道,却一点厌恶不起来,反而觉得很
刺激。我不停的嗅着,舌头像刷子一样来回在她毛丛间舔玩……我用手点了一下
小奶上面硕大的奶头,嫂子不自觉的嗯了一声,我笑着伸出舌头在奶头上划了几
下,嫂子身体向上一挺,嘴里『哦』的叫了一声。我的脸继续向下移动,舌头在
嫂子白肚子上一阵划拉,嫂子预感到我要做坏事了,本能的用手遮住芳草萋萋的
下体,我拔开她的手赞道:「嫂子,你这逼毛真性感啊!我大哥太不懂得珍惜了」
嫂子被我说的羞燥不已,用广普说道:「你不要搞三搞四的啦,快滴弄完走啦!」
我爱不释手的揉搓着她的阴毛回道:「嫂子这么漂亮的毛不玩玩太可惜了!」
我的鼻子闻到一股腥气,紧接着在脑电波尚未发出命令的情况下,舌头已经
迫不及待的探了进去,刚刚转了一圈,嫂子就用手抓住我的头发开始呻吟:「啊!
不要啦!不要搞这些啦!」。酒精加多毛嫂子的双重刺激下,我的鸡巴已经硬的
不行,稍微舔了两分钟后,我就掏出巨物抵在了嫂子的阴道口,我想嫂子四十多
岁又生过孩子了,里面应该很松,鸡巴头进了一半便往里猛的一顶,只听得嫂子
一声惨叫:「啊呀!顶你个肺!痛死人咩?我不要做了,你走啦!」,我也吓了
一跳,而且鸡巴还有点疼,我是真真没想到,嫂子的逼这么紧,看来周大哥也是
本钱有限啊!「对不起,对不起!嫂子,我太鲁莽了,你放心,我慢慢来」。我
把鸡巴退得只剩下头子在里面,人趴在嫂子身上吮吸她的奶头,左右各舔了几口
后,嫂子又闭着眼睛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声,我也开始试探着慢慢耸动鸡巴。
「嫂子,舒服吗?」,我手撑在床上慢慢的操着,仍然进的很浅,大概只有
三分之一。嫂子没有理睬我,双目紧闭手搭在眼睛上任我动作,操了一百来下后,
我看她里面越来越湿了,便把鸡巴慢慢的一点点深入,动作也快了一些……
「嫂子,嫂子,嫂子……」,战斗已进入白热化,我趴在嫂子身上飞快的耸
动着,嫂子可能真是好久没做了,高潮来临前叫她的指甲都快掐进我肉里了,我
趁势封住她的嘴,舌头迅速的挤了进去,但可惜的是她虽然任我轻薄,却仍然没
有献上舌头让我玩。我坐起来挂住嫂子的腿弯处,腰部发疯似的进行着最后的冲
刺,看着嫂子晃的仿佛随时要甩出去的两只白奶子,我龟头一热,精液就冲了出
去,嫂子被我一烫阴门用力一夹:「啊!靓仔,被你玩死佐!」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