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妈妈的这辈子】(36-38完)

Part36_苏珊
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我总算搞明白大致的事情了。
事情还得从最初说起。
一百多年前,我们的基地被攻陷,我和苏珊在逃跑中被一块巨大的横梁砸中,
我当场被压成了肉泥,而苏珊也被砸中了下半身。
以我当时的自愈能力,是不可能救活自己的,而苏珊失去了下半身,也是必
死无疑。
在我的记忆中,我只记得当时眼前一黑,然后便什么都记不得了。之后我好
似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重新活了过来,而且
已经以新身份生活了十几年了。
我一直以为这是我隐藏的转生能力,但和苏珊交流之后,我才明白真相。
在安全室,当巨大的横梁砸下来之时,苏珊本能地和我建立了灵魂连接,她
想要借助我的力量来保护身体。只是当看到自己的下半身和我都被横梁碾碎的时
候,苏珊也知道自己没救了。她感到自己的意识正在快速地变得模糊,这种出血
量哪怕我打了THK 也救不了她。
虽然我被横梁完全压碎了,但是苏珊还能感受到我的灵魂,这是因为我们被
碾碎的肉体交融在了一起。在生命的最后关头,苏珊做了个决定。她趁着意识还
在,将自己的意识——或者说是灵魂依附在了我身上。
当时苏珊并不能确定我还能不能从横梁下爬出去自愈,更不知道自己的意识
能不能成功转移,因为她压根就没做过这种事情,然而危急关头,她也只能是孤
注一掷了。
之后,事情的发展出乎了我们的预料。
我没预料到我还能「转生」,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而苏珊呢,她说她睡了很久很久,在我的灵魂深处。
当苏珊第一次苏醒时,她发现自己成功了,她的确将自己的灵魂依附在了我
身上,而且发现我也的确活着。
一开始她很开心,想和我交流,可是却发现自己的能力几乎消失了。她只能
待在我灵魂深处,等待着能力慢慢恢复,然而我的死亡让她又陷入了沉睡。
自从我知晓自己的「转生」能力后,我对自己的生命便不太珍惜了,然而我
不知道的是,我这转生的能力,很有可能不是我的,而是苏珊的能力。
虽然我们现在还不能百分百确定,但根据我们的分析,这能力应该是苏珊带
来的。她因为将灵魂依附到了我的身上,导致我也拥有了这个能力。当然还有一
种可能,就是这个能力是因为我们的共同作用而产生的,但显然现在我们不可能
去验证了。
我频繁的转生,让苏珊不得不长时间陷入沉睡。在相互的了解中,我们也明
白了这个能力也是有代价的,那就是我们原本的能力。我们猜测这种转生的能力
可能会消耗某种能量,这种能量可能就是我们身上异能的来源,因此在转生后,
无论是我还是苏珊,都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恢复自己的能力。
在我过去的近一百年的人生中,苏珊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中,偶尔苏醒后也
是在等待能力恢复中煎熬,而这些我完全不知道。
我转生的频率太频繁了,有时候不到二十年就转生一次,我不知道我每一次
转生,苏珊就得沉睡十几年。
她实在太渴望恢复自由了。
我这一次的「转生」,让苏珊终于看到了机会。一方面我为了让妈妈恢复青
春,不断地锻炼着自己的能力,让苏珊也早早地苏醒了。在我恢复能力的同时,
苏珊也在恢复着自己的力量。只是不知是什么原因,苏珊恢复了能力后,发现没
办法和我取得交流。
苏珊说可能是我转生次数太多了,她的灵魂好似树叶沉到了水底,而我又不
是精神系的能力者,压根就没察觉到苏珊的存在。
苏珊很急,因为根据我以往的经历,我可能又要转生了。只是她着急归着急,
在我压根不知道她存在的情况下,她也没有任何办法。
直到我回到了曾经的基地,和她原本的身体接触,又带回了她曾经的项链。
这让她看到了一丝希望。
那条红宝石项链里,蕴含着她保存着的一缕灵魂,这本是她的无意之举,但
此刻却给了她重获自由的希望。
我把项链送给了妈妈,而苏珊也通过她的红宝石项链,感受到了妈妈的身体。
事实上,这也是我和妈妈建立灵魂连接的原因,当时我以为是我的能力变强
了,现在才知道这是苏珊的原因。
于是,苏珊便在我和妈妈「亲密」接触的时候,将自己的灵魂一点一点地渗
入妈妈的身体,然后再转移到红宝石项链中。
这个过程很漫长,而且非常累,苏珊说看到我毫不知情地活的那般自在,等
她自由后一定要让我天天做噩梦来折磨我。
苏珊计划等自己的灵魂转移成功之后,通过妈妈的生育来获得新的身体,只
是我这个杀千刀的——这是她的原话,她就像是我们生活中的幽灵,只是我们从
来不知道而已,她也了解了我和妈妈的生活和文化。
「你这个杀千刀的,娶你妈妈也就算了,结了婚就他妈的不能生个孩子吗,
每次都把你妈搞怀孕,然后又不让孩子长起来,就为了喝你妈的奶是吗,我操你
妈的……」当我听着苏珊心怀怨气喷着我的时候,我实在庆幸没让妈妈掺和进来。
苏珊迟迟等不到机会,于是她只能强上了。
那一次妈妈的怀孕,我压根就没放在心上,而苏珊却已经准备充分了。她先
是做了几次尝试,确定可以「保护」胚胎之后,就开始等待合适的肉身进行转生。
因为我和妈妈是近亲,所以苏珊也很谨慎,筛选了几次后,她觉得时机合适
了,给妈妈的精神下了暗示,让妈妈把孩子生下来。
只是我不同意,这下苏珊真的急了,她等待这次重生的机会已经等了一个世
纪,当知道我要让妈妈流产的时候,苏珊既害怕又愤怒。
苏珊猜测当自己的意识转移到胎儿中时,她应该会陷入沉睡,而如果这时候
流产,那自己说不定就真的完了。
于是她对妈妈下了狠心,她给妈妈制造了强烈的幻象和暗示,让妈妈躲了起
来。随后她给妈妈编造了一段虚假的记忆,可以保证让妈妈生下肚子里的孩子。
结果如她所想,她沉睡了很长时间,只是她没想到,这个很长是近十三年,
而她以为只有七八个月。
她以为只要自己降生后不久,就可以联系我,然后告诉我一切了。但就像我
第一次转生那样,苏珊第一次的转生,也没想到转生后竟然会沉睡那么久。
我知道那种感觉,就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醒后,发现自己在一具新
的躯体中苏醒了。
一年多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我早早地醒来了。
看着身边熟睡的妻子,我习惯地想伸手去抱她,只是我马上便止住手了。我
要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妈妈的归来。
帮苏珊恢复了能力后,我和苏珊在昨晚一起帮妈妈解开了被掩盖的记忆。为
了不伤害到妈妈,我和苏珊考虑再三后,决定用我们苏醒的那种「做梦」方式来
帮妈妈恢复记忆。
妈妈会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她这些年的现实经历,会在梦中融入她
原本的记忆,就像我和苏珊一样。
太阳渐渐高过了窗沿,妈妈还没有醒,她平稳地呼吸着,恬静而又美丽。
忽然间,妈妈的眼角渗出了亮晶晶地泪滴,我伸手贴着妈妈的眼角,轻轻地
为她拭去泪痕。
「儿子……」妈妈睁开了眼睛,紧紧握住了我的手。
「妈妈,欢迎回来!」下一秒后,我们紧紧抱在了一起。
Part37_爸爸
重获自由后,苏珊迫不及待地要我帮她「长大」,我完全可以理解她的心情,
只是她长大的欲望实在太迫切了些。
「爸爸,我要啦……」苏珊骑在我的身上,使劲地用她的下身摩擦着我的裤
裆。
「别闹啦苏珊,你这——」苏珊的生理年龄是越来越大了,只是她的心理年
龄好像是越来越小,苏醒后,她不仅不怎么叫我的名字,反倒是整天爸爸、爸爸
地叫着我。叫我爸爸也就算了,毕竟怎么说我也是她生理上的父亲,只是……
「爸爸,你和妈妈整天啊呀啊的,就不考虑我的感受啊~ 」
「你要是真想那个,你可以找男朋友的嘛。」一开始,我和苏珊进行身体接
触纯粹是为了让她加速成长,只是随着她生理年龄的越来越大,她的生理需求也
逐渐体现的出来。
「我才不要那些小白脸呢,我要和爸爸做。」一开始,我以为苏珊只是调戏
下我,让我觉得难堪,只是后来我发现她是动真格的。
「苏珊,那你能别老是叫我爸爸爸爸的,你这让我……」老实说,我还没办
法反驳她,毕竟我和妈妈不也那样。
「你都操了你妈了,操你女儿又会怎么样啊。」果然,她又拿我开涮了。
「呵呵呵呵……」看着我一脸僵硬的样子,苏珊抱着我大笑了起来。
「唉,别!」苏珊又开始脱我裤子了。
「你还要不要我帮你成长啦。」我反驳道。
苏珊一手伸进了我的裤裆,捏了捏我软软的大鞭鞭说:「你不是都一边和你
妈妈做一边给她做保养吗,为什么我不可以。」
我没说话,我知道只要我一开口,她立马就说我偏心。
我叹了口气,对她说:「你要是真想要,那就再等等吧,你现在的身体还太
小了,我怕你受不了。」
听了我的话,苏珊总算放开了我,她笑了笑:「说的也是,我现在还太小了。」
苏珊总算安静下来了,和我一起进行灵魂链接。在我们的意识交流中,苏珊对我
说着话。
「T,当初我都暗示过你几次了,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忽然间,我
和苏珊回到了基地,在我们的小基地里,我和苏珊并排坐在柜子上,一起望着透
气孔中的星星。
苏珊用我们的记忆编织了一个幻境,体验着此情此境,我也感慨万千。我伸
手抱过身边的苏珊,对她说:「其实我都知道,只是我一直都想把你当做我的姐
姐,可能是我太渴望亲情了吧。」
「哼,我说你怎么一面老是和我保持着亲近,一面又拒绝和我更进一步。」
苏珊有些生气,她意念一动,我们又来到了我的房间。
曾经在我房间的床边上,苏珊甚至已经明示了我下,可我还是拒绝了她,导
致她一连生气了好几天。
显然这次我们重温记忆,苏珊打算不给我拒绝的机会了,她向我扑了过来,
将我压到了床上。
旧梦新做?还真有趣啊。
怀抱着手中的美人,我再无顾忌,和她浓浓地吻了起来。
我可以感觉到苏珊和我吻的很生涩,面对我舌头的挑逗,她似乎并不知道该
怎么配合。
「要我教你吗,我每天和妈妈做的那个。」
「谁要你教啊,再说,你这是赖皮,那时候的你有个屁经验啊?」
我笑了笑,对苏珊说:「诀窍就是把自己的舌头想象成绳子。」
「绳子?」苏珊问。
「没错,想象把你的绳子,和我的绳子系上。」我说。
我说着伸出了我的舌头,展示在苏珊的面前挑逗着她。
苏珊刚开始有些皱眉,但是看我一脸「你肯定不敢」的表情,她眼睛一闭,
伸出舌头和我交缠了起来。
「唔……嗯……」显然,苏珊开始上瘾了。
说来也奇怪,在苏珊制造记忆幻象里,这舌吻的感觉竟然也如此的真实……
「怎么样,这感觉无法形容是吗?」和苏珊的舌头分开后,我笑着对她说。
苏珊喘着气,她显然不晓得这种舌头的交缠会带给她那么大的刺激,她的脸
红扑扑地,看着可爱极了。
苏珊扭捏着不敢看我,完全没有了刚才那副主动「投怀献抱」的锐气,我心
里笑了笑,心想苏珊看来把男女之事想的太简单了啊,这可不是能力比拼,而是
看谁经验丰富,坚持更久……
我没有迟疑,在床上一把抱住了苏珊,然后开始剥她的衣服。
我的好姐姐,她显然没想到自己的弟弟忽然间这么主动,恍惚间她愣了愣神,
似乎有些抗拒。但是很快她也意识到了,明明是她一开始掌握主动的,怎么现在
变成她被动了。
好胜心起的苏珊也立即伸出手来脱我的衣服,为了体现她的主动,她把我压
在床下,然后把我脱了个干净。
而我则笑笑,任由她把我脱个精光后,我用手摩了摩我翘挺的肉棒棒,对苏
珊说:「怎么样,想要吗?」
苏珊脸颊一红,她意识到自己又被我压过一头后,生气地咬了咬嘴唇。她深
吸了口气,然后忽然张开嘴,把我的肉棒一口含了下去。
苏珊拼命地舔弄着我的肉棒,她大概是想像妈妈那样,想要用致命的快感让
我向她求饶。但是她的口技怎么能和妈妈相比,见我压根没反应之后,还一直哈
哈大笑之后,苏珊着实有些绷不住了,她将我的肉棒使劲一甩,大喊一声「讨厌!」。
看到苏珊的脸都羞成了红苹果,我笑了笑,伸出手把她抱在怀里。
「好了好了,我们也别争了,这时刻不应该是美好的吗?」我温柔地重新吻
上了苏珊,将她身上最后的衣裳褪去,然后用我的手掌,包住了她雄伟的山峰…
…???
苏珊的胸部,怎么可能这么大。
我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苏珊那堪比妈妈的大D 奶,问她:「你的胸
这是……」
苏珊见我惊讶的样子,不屑地说:「怎么,你都可以调整你妈妈的胸部,我
就不可以吗?」
好吧,这是你制造的幻境,你说了算。
我也不再迟疑,将苏珊推倒在床上,揉捏着她的大奶子干上了她。
……
「啊……啊……啊……」苏珊喘着重重地气息,疲惫地趴在了我的身上,她
显然没有想到,做爱竟然会这么累。
而我更是没有想到,我竟然真的把苏珊操了。
回到现实后,我发现苏珊正胯坐在我的身上,而我的鸡巴正插在苏珊的逼逼
里,马上就要——「别——啊——OMG ——!OMG ——!OMG ——!」在剧烈地
震惊中,我的鸡巴抽搐个不停,无论任凭我怎么竭力挽留,我无数的子孙还是义
无反顾地离开了我,冲进了苏珊的身体里面。
我们不是在幻觉里……这是……我被苏珊耍了?
看着我悔恨难忍的样子,苏珊满脸得意,她一把抱紧了我,故意娇滴滴的对
我说:「你要对我负责哦,爸爸。」
Part38_最后的时光
时隔多年之后,我再一次做起了环球旅行,只不过这一次我是和妈妈还有苏
珊一起。
我们先去了欧洲,去苏珊的家乡,帮她寻找曾经的记忆。几年后我们南下,
去非洲领略自然的风景。
时间一年年地流淌,我们却保持着青春靓丽,世界变的越来越混乱,我们也
一点不关心。
我们打算就这样幸福地生活下去,去游历世界的每一处角落,去体现每一段
别样的人生……
几十年过去了,我和苏珊依然年轻、强健,而妈妈也在我的滋养下青春永驻
着,她是我的妈妈,我的妻子,也是我的秘书,我的情妇,我的性奴……她满足
了我对女性的所有愿望和幻想,和她在一起,我永远都不觉得厌倦和疲惫。
只是这一切,似乎无法继续持续下去了。
最开始,我发现妈妈的头上出现了几根白头发,我自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
认为多为妈妈保养一下就好。
然而,当妈妈开始几十根,几十根的掉头发的时候,我开始意识到,妈妈的
身体出现了些我没有察觉的问题。
我和苏珊一起为妈妈做了检查,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分析后,我和苏珊认为,
妈妈的灵魂正在衰老。
一开始我们都惊讶这个结果,但是我们随即想到,既然肉体会老去,灵魂当
然也会衰老。我和苏珊都是正向变异的异人,无论是灵魂还是肉体的寿命都很久,
而妈妈只是个普通人,在我们不断帮她延续了肉体的青春后,她的灵魂终于走到
了常人的极限。
一方面,我和苏珊一起合作为妈妈加强身体的保养,另一方面,我们也尝试
着找方法帮妈妈恢复灵魂的年龄。
只是所有的尝试都失败了,妈妈的灵魂就像失去水分的沙雕,令我这个雕塑
家再努力也无济于事,我心急如焚,但也只能装作冷静地样子,对妈妈说会有办
法的。
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天,妈妈照常在梳妆镜前打扮,我走过去,发现妈妈正
在查看着自己额头的皱纹。
我扶着妈妈的肩膀,对她说:「没事的妈妈,今晚我就帮你把皱纹抹平。」
妈妈笑了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说:「这是隔了多少年了啊,我又开始变老
了,记得第一次发现自己有皱纹的时候,我是那么心惊,一连好几天都不开心。」
她抬头看着我,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颊:「可是现在,妈妈却一点也不担心
了,和儿子一起过了这么久的幸福日子,妈妈早就满足了。」
「不……妈妈不会老的……不会……」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哽咽着
扑到妈妈怀里,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傻孩子,我知道你和苏珊已经尽力了。」妈妈轻轻摸着我的头,「说到底,
妈妈只是个普通人,享受了这么久的非凡人生,早就没有遗憾了。」
「不,妈妈,我不想让你变老,我不想让你……」我泪眼横流,无助又无奈
地哭着。
「好了好了。」妈妈笑着拍了拍我:「妈妈总是要老去的,你以后也有一天
会变老,别为妈妈担心了,来抱着妈妈,给妈妈一个亲亲。」
我咽下喉咙里的泪水,抱着妈妈,和她深深地吻了起来。
「儿子,和你舌吻这事情,妈妈这辈子算戒不掉了,等妈妈变老之后,你还
愿意吻妈妈吗?」
「我怎么会不愿意,妈妈,我爱你,我要和你一起变老。」
「傻儿子~ 」
在妈妈老的走不动路之前,我们回到了那座西南小城,曾经住着几十万人口
的小城,现在只剩下几千人,我们曾经居住的别墅早就荒废了,别墅似乎易主过,
里面的东西也早就不是我们曾经的布置了。
好在我和妈妈离开之前就考虑到我们以后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我们将需要
保存的物品埋在了院子的地下,里面有一些黄金、首饰,纪念品,我和妈妈的结
婚照,以及曾经在我们的蜜月里,妈妈为我织的毛衣。
今天也是个艳阳天那,空气中混进了野草和鲜花的味道,吊椅微微晃悠着,
过去的时光就像波浪,在我的眼前起起伏伏。
我穿着那件棕色毛衣,怀抱着身边的妈妈,握着她皱巴巴的手,梳理着她白
花花的头发。
现在的我们,只是两个相依为命的耄耋老人,在昏黄夕阳路上,漫漫地相伴
前行。
「晓霞,再过几天,女儿就会回来看我们了。」
「苏珊啊,她现在都在做什么啊。」很多事情,妈妈已经记不清了,她现在
连走路都需要我来搀扶,就连我的能力,也追不上她衰老的速度……
我强咽下眼睛里的泪水,对妈妈说:「她在工作啊,她也很忙……」
「再忙也要回来看看我们啊,也不知道她找没找对象,她也不小了啊……」
曾经熟悉的话在我脑海里迸发,我鼻子一梗,泪水从眼眶中溢出。
「你怎么哭了啊,儿子……」
——???
「傻瓜,我没糊涂啊,我记得,我记得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那是五十多年
前了吧,我记得,那时候我们也有这样一幢房子……」
我苍老的脸上,已然泪水横流。
我记得很清楚。
八十多年前,我三十多岁,妈妈五十多岁,在那幢洁白的别墅里,我们举办
了没有宾客的婚礼。
别墅挑高的客厅里,布置满了鲜花,妈妈穿着华丽的婚纱,就站在前面的台
子上。
我穿着俊秀的西装,抹着帅气的头发,站在门口望着妈妈。
那时候,我们都二十多岁,青春年华在我们身上蓬勃焕发。
音乐响起,我迈着幸福步伐,走向了妈妈。
我拉着妈妈的手,问她:「李晓霞女士,你愿意嫁给刘晓明先生,和她共度
一生,朝夕相伴吗?」
「我愿意!」
妈妈幸福地问我:「刘晓明先生,你愿意取李晓霞女士为妻,照顾她,疼爱
她一辈子吗?」
「我愿意!」
互相为对方戴上闪闪的戒指,我们拥抱在一起,幸福地吻着……
擦干眼角的泪水,我将妈妈的戒指,戴在了我的右手之上。我双手合十,让
两枚戒指贴在了一起。
「走吧。」苏珊怕了拍我的肩膀,「我们也该选择行动了。」
新的组织新的基地,人类和异人的战争在愈演愈烈着,我和苏珊也无法置身
事外了。
在这片鲜花常开的静谧之地,我最后看了一眼妈妈。
「如果我们还活着,一定会再来看你的,妈妈!」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