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流美容院之蜜和鞭】(11、12)

第十一章:险被强暴
 四月的第一个星期日唐佳琳非常后悔接替李雨馨成为田俊这个问题职员的指
导者,当天便被他在车里粗暴地指奸了,而且还是在参加欢迎他的聚会后、
送他回家的路途中。第二天上班,她非常担心田俊利用昨天的事要挟,强迫自己
和他发生不道德的肉体关系,结果,白担心了一天,什么都没有发生。
第二天也是什么都没发生,第三天、第四天俱是如此,直到经过了六天,唐
佳琳终于放下心来,觉得不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至于那天田俊的行为、威胁的
话,她理解为那是年轻人的酒后乱性、酒后胡言,待到酒醒后,知道事情的严重
性,自然不会去做了。
这个讨厌的家伙,又迟到,都这个时间了还不现身……唐佳琳看看挂在墙壁
上的钟表,不满地在心里说道。
田俊每天都迟到,迟到一两小时是常事,更有甚者,有时下午才来。像这种
有严重问题的职员,无论在哪个公司都会被立即解雇,可他是大土地主田野的外
甥。出于顾及田野颜面的考虑,每天瞪大眼睛、监督职员出勤情况的经理王韶天
就像没看到似的,对这类严重违反规章制度的行为采取默然姑息的态度。
不来才好呢!最好永远不来……田俊不在场对唐佳琳来说倒是好事,首先她
有她的工作,销售员卖房提成的奖金很高,成天指导这个问题职员,哪有时间与
客户交易!而且,看不到那张讨厌的脸,就不会想起那天令她倍感耻辱的事,这
样何乐而不为呢!
上午,一个客户都没有,直到过了十一点,才稀稀拉拉地来了几个咨询的客
人。李雨馨和其他的男性职员都在忙着接待,回答他们仿佛无穷无尽的问题,只
有唐佳琳的办公桌前空着。快到午休时间了,那边的咨询还在继续,就在她准备
收拾东西、去吃午餐时,公司的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位头戴棒球帽的年轻男子。
这个男子就是崔凯,为了不令对方心生疑惑、怀疑他买房子的诚意,他特意
找了一顶帽子戴着,以遮掩引人注目的金黄色头发,此外他还戴了一副窄镜框的
眼镜,使得看起来文雅一些。但是过度的紧张还是令脸上的肌肉紧绷,费了好大
的劲,他才使嘴角松弛下来,然后,深吸一口气,向唯一空着的唐佳琳的办公桌
走去。
「您好,欢迎光临,请坐。」事先站起来的唐佳琳微鞠一躬,娇艳的脸上挂
着发自内心的微笑,热情地请客人坐下。
崔凯一边从帽檐底下仔细地看唐佳琳的脸,一边坐在脚尖够不到地面的高脚
椅上。他在心头感叹田俊没有夸大其词,眼前的女人果真仪态万千、美艳无比,
有着成熟女人性感知性的气质。目光继续往下看,当落在挂在高耸的胸口上、写
着唐佳琳的带照片的胸卡上时,他终于确定这个女人就是他今天要捕获的猎物。
这女的就是田俊说的又骚又具有M 倾向的唐佳琳啊!哈哈……真是赚到了,
我就要拥有这么美的女人啦!哈哈……完全意想不到,这种好事会落在我身上,
看来运气来时,挡也挡不住啊……崔凯就差咧开嘴大笑了,心脏狂喜得「扑通扑
通」跳个不停。
「先生,您想购买什么样的住房?对使用面积、居住环境有什么要求吗?」
听到唐佳琳问他,崔凯才回过神来,忙将下流的想法暂时搁下,将全部心神
聚集在事务性的问题上,打算竭尽全力地演好购买住房的客户这一角色。
「嗯,那个,我打算迁居到这一带,因为是一个人生活,想购买一间一居室
的住房,我喜欢安静,所以偏僻点也没关系。」完全是按照田俊的主意,崔凯请
唐佳琳为他推荐住房,只要能和她一起去看房子,就能实现在空屋里享受人妻的
设想了。
唐佳琳开始用电脑查询符合条件的住房,有了检索结果便按照编号,取出相
应的房屋介绍画册,请唐凯观看,然后温柔地说道:「先生,这几件都符合您的
要求,请仔细看看那件比较满意,我去为您倒茶,暂时失陪一会儿。」
「好的。」崔凯将画册扔在一旁,目光追随着去茶水间准备沏茶的唐佳琳的
背影,一边直勾勾地盯着将修身的职业套裙绷得紧紧的臀部,一边下流地想道,
她的屁股好翘啊!真想用力地捏一把,田俊这家伙没少把脸埋在里面吧!今天终
于轮到我舔了,嘿嘿……那里会是什么味儿呢?肯定是又骚又香,散发着M 的味
道吧……
一点也没察觉出异样的唐佳琳端着茶盘,热情地给一心想侵犯她的男人送上
茶水,然后开始进行房屋的介绍说明。
「这间就行,感觉挺适合我的。」崔凯随便选一间,指着一个窗户很小、没
有阳台的房屋说道。
「可是没有阳台啊!而且阳光很难照进来,先生,您确定选这间吗?」唐佳
琳疑惑地抬起眼帘,确认地问道。
「没事,没事,毕竟便宜吗?最重要的是从外面看不到里面,就这间了。」
崔凯用他不算聪明的脑袋绞尽脑汁地想到了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连忙答道。
「那好吧!先生。」
唐佳琳刚拿起笔,准备标记,崔凯就等不及地站起来,说道:「现在我们就
去看房子吧!」
从未见过这么性急的购房客户,她不觉有些惊讶,但没有多想,便也站起来
说道:「好的,先生,请随我来吧。」
唐佳琳引领崔凯来到公司的停车场,找到专门带客户看房子的车辆后,拉开
副驾驶侧的车门,礼貌地说道:「先生,您请。」
「嗯。」马上就要达成心愿了,崔凯抑制不住兴奋,哑着嗓子应了一声,然
后急切地跳进车子。
唐佳琳驾驶车子向稍微偏僻一些的街区驶去,在即将到达目的地时,她才想
起走得匆忙没有登记,还不知道客户的名字,于是,开口问道:「先生,请问您
怎么称呼啊?」
「哦,我叫崔凯。」话出口后,崔凯暗叫不好,忖道,糟糕,一不小心把真
名说出去了,后来转念一想,又坦然了,算了,真名就真名吧!反正她是田俊众
多女人中的一员,一个骚货而已,我把她推倒霸王硬上弓之后,再跟她说田俊玩
腻了,不要她了,已将她转赠给我,见识了我的床上功夫,满足得一塌糊涂的她
肯定会服服帖帖、死心塌地做我的炮友,不会去告发我的……
这就是冲动的年轻人,愚人节那天在酒吧,醉醺醺的崔凯对田俊恶搞唐佳琳
的谎话信以为真,没过几天就轻率地采取了行动,自信心爆棚地认为自己完全可
以取代田俊,成为有M 倾向唐佳琳的新主人。
车子开进一个冷清清的街区,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栋五层小楼。唐佳琳带
崔凯爬上二楼,然后掏出钥匙,将201 室的房门打开。
「崔先生,请进,这就是您看中的房屋。」
门轴缺油的房门一边开启,一边发出「吱吱」的声音,崔凯的心顿时被提起
来,除了紧张和一点点恐惧,他感到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血管里流动的仿佛不
是血液而是灼热的气体,超过常人尺寸的肉棒一下子就勃起了,鼓胀胀地顶在裤
裆里好不难受。
崔凯一脚探进门去,长期不换气的房间充斥着令人窒息的霉味,不知什么原
因,电表也停转了,一室一厅的套间昏暗无光,就像受到了太阳的冷遇,连正午
的阳光都不肯照进来。
只有他们两人的不足三十米的房间即将成为野兽和猎物的猎场,不过崔凯并
没有露出獠牙,他就像在远处潜伏、准备随时暴起狙击似的,正在等待狩猎的最
佳时机。
「稍微有些脏,但打扫一下就又焕然一新了,崔先生,您觉得怎么样?有什
么要求可以跟我提的,我会尽量地满足您。」落后崔凯一步的唐佳琳问道,极力
推销着这套怎么也卖不出去的房屋。
「我看还行,不管脏不脏都得重新装修。」在房间里绕了一圈的崔凯一边随
口答道,一边回到门口,轻轻关上虚掩的门,然后握紧水平的门把手,先向上一
提,再快速地下压,将房门反锁。
随着「咔哒」一声,充斥着霉味的201 室成为封闭的空间,开始变成野兽的
狩猎场。而站在崔凯身后的唐佳琳只顾着推销房屋,没注意到他的动作,也没听
见微弱的的闭锁声。
「我可以介绍口碑好的施工队伍给您,价钱绝对公道,如果……唔唔……唔
唔……」
唐佳琳正卖力地说着,崔凯看准时机,一个箭步绕到她身后,一把捂住她的
嘴,同时从背后攥住她的手腕,拖着她向摆放在小厅中间的桌子走去。
崔凯将她脸朝下地压在桌子上面,书籍、杂志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小东西一
股脑地掉落在地上。他一手紧紧地捂住唐佳琳的嘴巴,另一手将她倒剪的双臂抬
起,不让她乱动,然后把嘴凑到她耳边,气喘如牛地说道:「给我乖乖地听话,
你这个渴望受虐的变态,是不是我越粗暴你就越兴奋?小屄湿了吧?里面是不是
痒得难受?现在特想我插进来、操死你吧?」
「唔唔……唔唔……」
耳边源源不断地灌进一波又一波的下流话,唐佳琳更加惊慌了,不顾手臂的
疼痛,拼命扭动身体,想要逃跑,还大声地喊救命,可是声音都被紧捂嘴巴的手
掌堵住了,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几个音节。
「还敢乱动!再动我就要把你绑起来了,所以给我老实点!哦,我忘了,你
是个M,最喜欢的就是捆绑吧!」
崔凯恼怒地叫道,更为用力地捂着她的嘴,下伏的上半身猛地向下压,利用
体重牢牢地将她压在桌子上动弹不得。同时,他伸出右腿,插进唐佳琳的两脚之
间后,使她无法合上双腿,然后放开她的手腕,用左手揪住贴在大腿上的短裙裙
角,粗暴地向上掀去,一口气掀到腰间。
由于压着唐佳琳,崔凯看不到暴露在空气中的长筒丝袜、三角短裤,不知是
不是心理作用,他闻到一股散发着牝犬味道的淡淡的淫香。
「唔唔……唔唔……啊啊……唔唔……救……命……」感到再不反抗就要被
侵犯的唐佳琳再次暴起,用力地抠住桌沿,拼命扭动身体,想摆脱崔凯的控制,
同时,剧烈地摆动被捂住嘴巴的头部,竭尽全力地大声喊叫,终于发出了一些能
辨别出来的音节。
如果真如田俊说的那样,身具M 倾向的唐佳琳应该不会反抗了,可她现在却
挣扎得越来越厉害,崔凯一点也没有察觉出事情有所出入,年轻男子的雄性荷尔
蒙狂飙着,使兽性的本能盖过了理性。
对时刻不停止抵抗的唐佳琳,狩猎依然持续着。当崔凯看到被他掀起的裙子
下面,浑圆丰腴的臀部令他鼻血欲喷地翘起着,上面还包裹着一条根本遮不住什
么的淡蓝色三角内裤时,不由被刺激得兽性大发。
他把头部从唐佳琳的肩头探出去,用泛起血丝的通红的眼睛盯着那双布满惊
恐之色的双眸,兴奋地说道:「骚货,竟然穿这么色情的内裤上班,是不是时刻
等着被男人干啊?你为什么不穿下流的丁字裤?我最喜欢女人挨操时穿黑色的丁
字裤了,不过这样也好,那我就现场制做一条丁字裤给你。」
崔凯将肉色的连裤丝袜从她的臀部上剥下来,挂在大腿根部,然后左手手背
贴着滑润坚实的臀肉滑进三角内裤,分开的食指中指向上一勾,从两个裤口探出
来,再猛地向上一扯,顿时,比丁字裤略宽的底档深深地陷进唐佳琳的股间。
「唔唔……唔唔……」
唐佳琳挣扎得更厉害了,不断扭动臀部,想挣脱开。她的这一动作只是对于
股间被袭的本能反应,但落在兽血沸腾的崔凯眼里,意味完全变了,身下的他人
娇妻就像对他的挑逗起了反应,正在淫荡地扭腰摆臀,霎那间,他更加兴奋了,
左手用力地上下扯动,每次都把三角内裤的底档深陷在两瓣丰满白皙的臀肉间,
剧烈摩擦娇嫩的小穴。
「我做的蓝色丁字裤怎么样啊?嘿嘿……真是让人看了受不了的东西啊。」
短小的三角内裤几乎被他扯成了一条细绳,与没穿内裤没什么分别,浑圆的
臀部几乎全部暴露在外面,唐凯一边淫笑着说道,一边用屈起的指节在光滑的臀
肉上滑动,刺激着她。
「唔唔……啊啊……不要,啊啊……救命啊……」
捂住嘴巴的右手稍微松动了些,唐佳琳拼命求救的声音清晰了几分,可是崔
凯不知是没在意还是没有听清,兴奋地将左手翻了个,向释放出牝犬味道的小穴
摸去。
四只手指并拢在一起,灵活地屈曲着,在紧紧地贴在小穴上面的三角内裤的
底档上摸了一把,崔凯感受到超高的体温,便捉挟地叫道:「哇啊!这么热。」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快放开我,不要摸那里……」唐佳琳拼命
地摇摆头部,想要开口说话,但嘴巴又被捂得紧紧的了,只能发出一阵无意义的
「唔唔」声。
股间一松,三角内裤回到了原位,粗暴的左手终于离开了,唐佳琳稍稍有些
安心,以为是自己的挣扎起了效果,殊不知那只是崔凯更换了淫乐的地方而已。
手掌顺着纤细的腰肢滑到了前面,沿着平坦的小腹向下游走,探进了腰线扎
着小小的蝴蝶结缎带的三角内裤,崔凯一边细细地抚摸茂密的阴毛,尽情地猥亵
着,一边说道:「修剪过了啊!边缘一根多余的耻毛也没有,嘿嘿……佳琳姐,
想得真是周到啊!是不是俊哥告诉你今天我会来,事先准备好了啊?或者俊哥又
帮你修剪了,一根根地用手拔掉的。」
唐佳琳顿时坠入了冰窖中,浑身僵硬,停止了挣扎,崔凯的话使她脊背一个
劲地发凉,不由惊恐地想道,俊哥会不会就是田俊?为什么田俊的名字会从这个
禽兽的嘴里发出来?难道他认识田俊?或者,这件事就是田俊安排的,他让他的
朋友来强暴我……
「怎么不反抗了?看来我早该提俊哥的名字。」崔凯讥讽地说道,手指灵活
地蠕动,来回抚摸着覆盖小穴的阴毛,然后来到小阴唇交汇的地方,将隐藏在包
皮里的阴蒂挟在食指和拇指之间。
「唔唔……啊啊……」敏感的阴蒂被两根坚硬的手指捻动着,一点思想准备
都没有的唐佳琳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愉悦的叫声。
「佳琳姐,你给我听好了,你的事我全知道,你不仅是俊哥的炮友,而且还
是一个性变态,是具有严重M 倾向的受虐狂,你在郊外的艾森特丽卡SM俱乐部做
的事,俊哥都告诉我了,他玩腻了,把你转赠给我,你要是不想自己的丑事被满
天下的人都知道的话,就乖乖做我的女人吧!而且我也不比他差,同样能令你爽
得欲仙欲死、美上天。」
崔凯认为自己这把摊牌玩得很高明,时机掌握得恰恰好,断定唐佳琳只能投
入到他的怀抱,便自信满满地松开了捂着她嘴巴的右手。
「唔唔……你说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谁是你那个俊哥的炮友啦?你给我
说清楚,凭什么说我是M ?」一能说话,唐佳琳马上连珠炮似的问道。
「俊哥告诉我你是他的炮友,佳琳姐,别装了,三月三十日那天晚上,我看
你和俊哥在车里接吻了,我还看到他把你的下半身剥光,开始时你还挣扎几下,
后来根本不反抗了,看来被他用手指弄得很爽,还有,你在SM俱乐部玩嗨了,连
他的尿都喝,普通女人能做出这种事来吗?还敢说自己不是M ?」崔凯认为唐佳
琳在虚张声势,还在企图伪装,便面露不屑地答道。
「你在乱讲什么?那么恶心的事谁做得出来,我看你是AV看多了。至于那天
在车里的事,是他酒后凭着蛮力耍酒疯,我只是无力抗拒而已,我再说一遍,我
不是他的炮友,绝对不是。」唐佳琳羞恼无比地说道,气得浑身发抖。
她的话不似作伪,崔凯有些搞不清状况了,开始怀疑田俊在胡说八道,搓捻
包皮里的阴蒂的手指不由停下来了,同时,身体变得僵硬,畏缩地离开了被他压
得一动不能动的唐佳琳。
左手仍然留在她的三角内裤里,手指还放在散发着热气的小穴上,崔凯似乎
忘了缩回手,以一个怪异的前倾上半身的姿势,呆呆地站在那里。恢复行动自由
的唐佳琳忙捉住他的手腕,用力地向上拽,将他猥亵自己的手狠狠地甩出去。
「管好你的脏手,你的行为令我恶心。」唐佳琳转过身,气愤无比地说道,
使出全身力气,照崔凯的脸狠狠地扇了一记耳光。
「啪……」清脆而响亮的破裂声在狭小昏暗的房间里响起,嘴唇流血的崔凯
用左手捂着被打红了的脸颊,向后退了一步,仿佛喝醉似的,摇晃了几下方才站
稳。
唐佳琳把被褪到大腿根部的连裤袜重新套上去,再把凌乱的紧身裙整理好,
然后柳眉倒竖、杏眼圆瞪地瞧向崔凯,冷言问道:「你说的俊哥是田俊对不对?
老实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来想报警的,但脑中忽然灵光一现,唐佳琳发现这是赶走田俊的好机会,
便打算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再加以利用。
「是的,前几天我们在酒吧喝酒,田俊向我胡乱吹嘘,说你是他的炮友,还
说你很烦,他腻歪透了,打算把你送给我,于是让我以购房为由,将你骗到无人
的房间里实施强暴。我想反正你是个M,打一炮也没什么,把你干爽了说不定还
会得到个免费炮友,就这样做了。」垂头丧气地看着脚底的崔凯已经彻底相信他
被田俊骗了,生怕唐佳琳报警抓他,吓得只好实话实说。
「畜生,你们真是一群畜生,为了变态的需求,拿强暴女人当儿戏,你们还
有没有点良知啊!你们简直不是人!」唐佳琳气得银牙直咬,怒冲冲地从手提包
里取出手机,不是报警,而是打算给王韶天打电话。
「佳琳姐,我错了,千万别报警啊!我是被田俊骗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就
饶了我吧!只要你饶了我这回,你让我做什么都行。」见唐佳琳掏出手机,崔凯
顿时慌了,下意识地跪在地上,抱着她的大腿,哭天抹泪地求道。
「现在知道害怕了,当初干什么去了?哼!骂我骚货,骂我是M,还想强暴
我,你这个人渣,给我滚开!」唐佳琳越说越气,接连踹了他几脚,然后,拨通
王韶天的手机,说道:「经理,我是佳琳,出大事了,你快过来吧!我险些被看
房子的那个男人强奸,他根本不是客户,而是田俊的狐朋狗友,田俊教唆他把我
骗到这里……我没事,我现在在编号为1389的住宅……好的,我等你。」
挂完电话后,唐佳琳不解恨地又踢了崔凯一脚,说道:「别在这里跪着,要
跪上墙角抱头跪着去!」
见他服从命令,老老实实地在墙角抱头跪下,余恨未消的唐佳琳这才感觉舒
服了一些,稍稍缓和了一下冰冷的语气,说道:「你刚才做的事儿,绝对是坐牢
的大罪,但我看在你态度挺好的份上,就不追究了,所以没有报警,但挑唆你的
田俊太可恨了,一会儿,我的经理过来,你要把田俊的罪行向他交代清楚,听明
白了吗?」
「听明白了,听明白了。」田俊抱着头,连连点头,忙不迭地答应道。
「还有,交代归交代,你不能什么都讲,有些事绝对不能说出去。」想到崔
凯万一把对她做的那些事告诉王韶天,唐佳琳不由俏脸微红,不放心地嘱咐道。
「我一定好好认错、好好交代,可是我不知道什么事不能说出去,佳琳姐,
你教教我,我一定听你的。」崔凯歪着脑袋,偷偷看向唐佳琳,胆怯地问道。
「你好笨啊!怪不得被田俊骗,你摸我,摸我……摸我下身的事,绝对不能
说出去,这下明白了吧?」唐佳琳气得直跺脚,羞得脸上遍布红潮,气急败坏地
说道。
看到崔凯鸡叼米似的连连点头,脸上一副小心陪笑的表情,唐佳琳又有些不
不放心了,不知道这个没骨气的年轻人会不会临场变卦,因为担心得罪田俊而不
把他教唆的罪行讲出来;不知道被王韶天问急了,会不会大嘴巴地乱讲,把欺辱
自己的细节都讲出来。可是,这是撵走田俊最好的机会,她只能冒险,只好怀着
紧张不安的心,等待经理的到来。
第十二章:封口费
这个事件处理的始末是这样的。
在事件发生的房间里,王韶天皱着眉头倾听崔凯与事实稍有不同的供述,当
然,其中香艳的情节都被有意地略掉了。他听了后大发雷霆,当即挂电话将才来
上班的田俊叫过来,当着唐佳琳的面,诘问这两个不良年轻男子。最初,田俊拒
不承认,装蒜抵赖,但在听到王韶天予以报警的警告后,终于老实下来,一五一
十地交代了事情的经过。
如果立案定刑,崔凯应当是强奸未遂,而将田俊定位主谋,可能证据不足,
但教唆罪是逃不掉的。王韶天只想吓吓他,毕竟不是律师,只是粗晓法典,这些
都是胡诌的,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竟然懂得法律术语,田俊听到这些罪名,腿都
吓软了,态度来了个九十度的大转弯,哭丧着脸有问必答,再也不是方才的蛮不
在乎了。
搞清事实真相的王韶天狠狠地揍了崔凯一顿,连牛皮皮带都抽断了,其气势
之凶猛、手段之残忍令站在旁边观看的唐佳琳心惊胆寒、十分害怕。当她看到崔
凯被打得满地打滚、不成人形时,不由心生恻隐之情,连忙拉住处在暴怒状态的
王韶天,而一旁的田俊早已吓得瑟瑟发抖、萎缩成一团了。
王韶天将崔凯扔出屋外,然后将田俊押上车,向他舅舅的家中驶去。犯了这
么严重的罪行,解雇是必然的,但他毕竟是大土地主田野的外甥,王韶天打算登
门说明情况,亲手将他交给田野。
听了王韶天详尽的汇报,田野气得差点没背过气去,拿着手杖,满房间地追
打抱头鼠窜的侄儿。最终,挨了几记的田俊成功地逃走了,留下将他视为亲子的
舅舅独自坐在椅子上生闷气。
次日,经理办公室。
「韶天,昨天的事真是对不起,老哥今天,向你赔罪来了。」田野诚恳地说
道,郑重地向王韶天鞠了一躬,「田大哥,您这是干啥啊!您别这样,小弟我受
不起啊!而且事情已经解决了,您不必在意。」王韶天连忙扶住田野的肩头,让
他直起身来。
「不,这个礼,你完全受得起,正因为是你机智的斡旋,警察才没有参与进
来,否则我会非常被动,韶天,这个恩情我记下了,那栋旧楼值不了几个钱,这
样,我把地皮买下来,开发之后再委托你销售,你觉得如何?」田野摆摆手,斩
钉截铁地说道。
「您的心情我理解,但您不必如此的,如果报警,对我也不利,我们公司的
那个女职员名声也会受损,她是有家庭的,传到丈夫耳里的话,夫妻感情肯定会
受到影响。」王韶天摇摇头,婉拒道。
「不过,和我相比,她才真是机智,如果她第一时间报警的话,就不会出现
这样的结果了。」话锋一转,王韶天把话题扯到唐佳琳那里。
见田野赞同地点点头,王韶天做出沉痛的表情,说道:「受到损害的不是公
司,也不是我,而是那个叫唐佳琳的女职员,如果田大哥愿意的话,我想给她一
些适当的补偿也是可以的。」
「嗯,言之有理,韶天,你别跟我客气,我们来日方长,开发那块地皮的事
就这么说定了,那个受惊吓的女职员,我不方便见她,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帮
我转交给她吧!」田野从西服怀里掏出一个支票簿,撕下一张现金支票,金额足
有五十万元,可以购买一辆不错的新车了。
「韶天,拜托了。」田野将支票放在玻璃茶几上,手指按在上面推过去。
「这么多!太多了吧?」王韶天看了一眼金额,吃惊地问道。
「不多,不多,韶天,她值这些。」
两人对视着,一个眼里闪烁着莫测高深的光华,另一个随之浮现出心领神会
的表情。似乎含有某种因果,不约而同的,他们默契地开怀大笑,脸上洋溢着男
人间不言而喻的笑容。
事情办妥,田野在王韶天毕恭毕敬的陪送下,向外走去,在经过职员工作的
前厅时,他停下脚步,只对唐佳琳微微点头,很有风度地施了一礼。
「佳琳姐,好奇怪啊!为什么那个傲慢的老头,就是大土地主田野对我们正
眼都不看一下,唯独对你低下高贵的头呢?咯咯……我指的是行礼。」李雨馨见
王韶天送田野出去了,忙凑过来,疑惑地问道。
「你说为什么啊。」唐佳琳忙着做材料,眼睛紧盯电脑显示器,心不在焉地
答道。
「还有啊!你说田俊那家伙怎么突然被解雇了呢?经理也不说明,让人摸不
清头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啊。」李雨馨倚在唐佳琳的办公桌前,挠挠头,一副
冥思苦想的样子。
「解雇他不好吗?雨馨,你不是很讨厌他吗?」唐佳琳心神不定地说道,田
俊被解雇源自于她,但她无法告诉李雨馨实情。
「讨厌是不假,不过……怎么说呢!他是坏透了,对我风言风语的,可是不
是有很多女孩子被坏坏的男人吸引吗?俗话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他其实蛮讨
女人欢心的,就是嘴不好,一听他说话就没来由地生气。」李雨馨撇撇嘴,小声
地说道,脸上莫名地染上一丝潮红。
「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唐佳琳惊呆了,仰头看向声音转柔的李雨馨。
「喜欢他,怎么可能呢?我讨厌死他了,只是他突然被解雇,我有些不适应
而已。」李雨馨连忙辩解,脸颊更红了。
「雨馨,田俊可不是好人,既下流,又满嘴谎话,办事不着调,自律性差,
我没发现他有什么好的能吸引人的地方,你啊!太单纯了,不知道人心险恶,可
不要被他骗了啊。」唐佳琳暗叫不好,连忙劝道。
「不愧是佳琳姐啊!看人真准,分析得太对了。」李雨馨赞同地点点头,露
出了甜美的笑容。
「快点找个品质优秀的男孩儿拍拖吧!省得你天天摇摆不定的,我真怕你被
一些能说会道的坏人骗了。」唐佳琳担心地嘱咐道,在她心中,单纯的李雨馨就
像她的妹妹一样。
「找不到啊!现在的男人太现实,都想找可以节省几年奋斗时间的富婆,像
我这类灰姑娘是没指望了,不说这些了,对了佳琳姐,最近好像没看到张文卓来
公司啊!为什么啊?」
冷不防从李雨馨嘴里听到银行家张文卓的名字,唐佳琳不由想起不久前和她
关于研讨会的一段对话。
「下周,我和宋沢去参加研讨会,在那里停留两个晚上一个白天,听说张文
卓也会去,好开心啊。」李雨馨一副去远足的雀跃的样子。
「雨馨,一提起张文卓,看把你兴奋的,你是去学习而不是跟他约会啊!对
了,听说我什么时候去吗?」唐佳琳苦笑着说道,向消息灵通的李雨馨打听。
「听说了,佳琳姐你会寂寞的,第二期只有你一个人去,要是你能和宋沢串
一下就好啦。」李雨馨遗憾地说道。
「可不是嘛!我们正好错车,雨馨你回来的那天,正好是我发出的时候,礼
拜六、礼拜天、礼拜一,唉!要在外面待三天呢。」唐佳琳不由担心起女儿,不
知道丈夫一个人能不能照顾好。
正和李雨馨轻松地聊天时,送走田野的王韶天回来了,把她叫进了经理室。
「佳琳,实在是对不起,因为我的欠考虑使你受到了伤害,昨晚,我一宿没
事,一直在反思,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任用像田俊这类的混账了。」王韶天诚恳
地看着唐佳琳,郑重其事地向她道歉。
「经理,已经结束了,不要再提那件事了。」坐在茶几前的唐佳琳低着头,
尴尬地说道。
「对啊,全部都过去了,今天叫你来是因为田野拜托我把这个给你。」王韶
天将现金支票递过去,补充地说道:「这是给你的慰问金。」
唐佳琳一看支票上面的金额,不由呆住了,结结巴巴地说道:「五……五十
万,太多了,我不能接受。」
「没关系的,收下吧,其实这也是封口费,那件事你千万别说出去。」王韶
天将支票强塞进唐佳琳手中,不放心地叮嘱道。
「我不会说出去的,经理,你也参与其中了,也有这个吗?」唐佳琳还是不
安心,紧紧攥着烫手的支票问道。
「支票倒是没有,不过他承诺买下那栋楼的地皮,重新开发后交给我销售,
这算是另一种形式的封口费吧!佳琳,不要疑神疑鬼的,叫你收下就收下,就当
做努力工作的奖金好了。」
见王韶天如此坚决,唐佳琳只好收下了,五十万终归是一笔巨款,现在的经
济这么不好,万一哪天丈夫失业了,用钱时不至于捉襟见肘。可是想到高士深,
她不知道如何解释巨款的来源,便为难地说道:「哪有发奖金发这么多钱的,我
怎么跟家里说啊?」
「就说做成了一笔大订单,放心吧!你丈夫要是起疑心,让他问我好啦。」
王韶天大手一挥,豪爽地说道。
「好吧!那我收下了。」唐佳琳收起支票,总觉得心神不安,五十万元可以
说是用被凌辱的身体换来的,越想越觉得羞耻和屈辱,但她又舍不得放弃这么大
的一笔巨款,处在矛盾中的心苦苦地煎熬着。
「还有佳琳,本来你参加研讨会的日期是下周,没成想发生了那样的事,我
想你的精神肯定受到了损伤,需要我为你请求延期吗?」王韶天关切地望着她,
体贴地问道。
损伤谈不上,至少精神收到了冲击,毕竟险些被强暴,唐佳琳想忘记昨天耻
辱的经历,心想出个为期三天的短差,转换下心情也蛮不错的,便摇摇头,干脆
地说道:「不用了经理,我已经没事了,还是按原定计划进行吧。」
「好吧!下周的六、日、一,你去参加研讨会。」王韶天叹了一口气,示意
她可以回去工作了。
如果唐佳琳延期参加研讨会,可能会躲开比昨天凄惨得多的悲剧,但是她没
有。或许命中该有这一劫难,她依然选择了和总裁相遇的日期,这使她放走了最
后脱逃的机会。可怜的女人,她还不知道沦为任贵宾们肆意玩弄的母狗奴隶、堕
向无尽凌辱的黑暗世界将是她必然的命运。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