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浪也是浪】(84)

第八十四章:好吃不过嫂子
大旗唱片,彭向明进门后直奔自己的休息室。
当初双方正式签订最新一份发行合约的时候,合同里就规定了,在发行合约
存续期间,大旗唱片要提供彭向明指定的一间录音室,给他长期免费使用。
当然,这并不是公司最好的那一间,他也不可能霸占那间。
但即便如此,有了这样一间录音室的完全使用权之后,等于是他可以借大旗
唱片的地,来种自己的瓜了。
所以,合约签订完成后,除非有活动要出门,否则蒋纤纤就算是扎根在这里
了。
同样的,彭向明还拿到了一间专属休息室,里面装修豪华,也足够宽敞,关
键是隔音效果也非常棒。
因此,不但蒋纤纤在录歌之余也可以过来休息,甚至若是彭向明来了,俩人
关起门来在里面啪啪啪都完全没问题。
彭向明推开休息室的门,却没看到蒋纤纤,只看见她那个小助理正坐在沙发
上玩手机——据说这是个自己的小迷妹,还有就是做饭挺好吃的。
一问才知道,陈凯杰来了,正坐镇录音室里制作伴奏呢,蒋纤纤自然也在那
边,于是彭向明冲女孩笑了笑,说了声「谢谢」,转身直奔录音室。
果然,那边正在录制伴奏。
彭向明现在的时间已经打得很紧,不可能再像此前那样,每首自己写的歌都
从头到尾一个人包办了,于是就采用老办法,把陈凯杰拉过来替自己干活。
陈凯杰也乐得有点事情忙活。
总比他整天闲着没事儿,除了吃饭喝酒就是打麻将要强一些吧?
反正彭向明写的歌,一向是词、曲、编曲,全都已经做好了,完全不需要什
么讨论,也向来不采纳任何人的建议,他来帮忙其实也就负责替彭向明坐镇,严
格按照他的要求,完成一些简单的把关工作而已。
根本不用费劲儿,就能爽爽地拿一份不低的工资,还有后续的销售分成。
一首爆红的《追梦人》,他仅仅只是监制了一下而已,拿的1.5%分成,11月
底,彭向明音乐工作室跟他第一次结算,一把就结给了他222万!
他作为歌手,就算是兼了自己新专辑的制作人,就算上线之后成功卖出个两
百万张,一张专辑也就赚个一千来万,可那是什么级别的劳动!
辛辛苦苦地邀歌、筛选、编曲、练歌、录制,一点点地磨,一张专辑至少要
忙半年,全搞定感觉都脱层皮!
而现在呢,给彭向明打零工,虽然现在给蒋纤纤做专辑,他一个监制也分不
了太多钱,但大家交情处到这个份儿上了,等彭向明要做第一张专辑,肯定还会
全程让自己监制,那个钱可就大了!
业界公论,彭向明如果出专辑,只要质量不是太差,过千万张是稳稳的,两
千万张都未必不能期待!
一张大卖两千万张的专辑是什么概念?
一张专辑就能卖出10个亿来!
到那个时候,1.5%还是小钱吗?
那就是大钱了!
虽说给别人做歌是没可能翻红的,不翻红也就赚不到作为歌手收入最大头的
商演,但还是那句话,你要是红不起来呢?耗费了巨大的精力,投入了好多的成
本,辛辛苦苦忙活半年,要是最终唱片卖不出去,赔了呢?
还不如跟彭向明处好关系,等自己跟老东家的年头合约一到期,主动签过来,
他还能好意思不给自己两首足以打榜的好歌?
这个路子其实才是最稳当的,也是最有可能翻红的!
他倒是从来没想过利用跟彭向明之间那种不可描述的关系,在他看来,即便
老婆给彭向明生了儿子,那也是他们俩人之间的事儿,而他作为一个大老爷们儿,
再怎么说也不至于利用这种关系占便宜,将来儿子管他叫爸,已经足以令他满意
了。
不过彭向明可没忘了这茬,实际上他还指望着陈凯杰认真给他干活呢!
彭向明自己的专辑,打算等拍完了电影再做,但蒋纤纤现在已经是工作室旗
下的签约歌手了,而且她开头打下的基础特别好,既然《隐形的翅膀》已经红了,
那当然要趁热打铁,马上给她做新专辑,让她继续帮自己挣钱!
所以,2017年的上半年,必须要把她的新专辑做出来。
歌单彭向明都已经选好了——
《小情歌》
《纸短情长》
《遇见》
《眼泪成诗》
《诗、水蛇、山神庙》
《再见卡门》
《欧若拉》
《梦里花》
《爱情三十六计》
《波斯猫》
甚至就连专辑名彭向明都已经想好了,就叫《遇见小情歌》。
这张专辑,彭向明当然是词、曲、编曲又全部包办了,另外还兼任制作人,
最终的录制是否达到了要求,他一言而决。
但他还要忙着拍电影,不可能老是钉在录音室里,所以,拉陈凯杰这个内行
过来做监制,专门负责录制配乐之类的细活,替自己忙活一些比较琐碎的事情,
就再合适不过了。
就算再磨,磨出水平来,练习个两三天,进了录音室之后,花一天的时间也
足够把伴奏录出来了。
然后,就是加入一些特殊的变调,这个需要电脑合成进去了,当然,在一切
都已经准备好、且不需反复尝试直接加进去的情况下,这件事变得再容易不过。
于是,趁着这段时间左右有点小空闲,彭向明亲自坐镇录音室,很快就带着
蒋纤纤把《小情歌》给录出来了。
一旦熟悉了音乐的制作流程之后,他录起歌来,就是那么快。
歌本提前给你,你就练,歌基本熟了,唱一遍,我一听,这里这里那里,按
照我说的去找感觉。对不起,不需要讨论,我说的就是对的!
所以,你就听话的练歌就行了!
等到进了录音室,简单一扒拉,把蒋纤纤的状态给调整出来,卡卡卡的录几
遍,妥了——就要现在这个感觉,一定是最受欢迎的!
不犹豫!不纠结!
霸道!
当然,他霸道也就霸道了,作为监制的陈凯杰非但不会反驳,反而很认真地
观摩和学习——他觉得这里头就藏着彭向明对音乐的高深理解呢。
蒋纤纤更是对彭向明言听计从、俯首帖耳。
专辑里每一首歌她都是那么的喜爱,都是那么好听、那么完美,能写出这样
完美歌曲的人,在她眼里就是神。
所以当她看着彭向明在身边指导,忙这忙那,她已经满心欢喜了,根本不会
产生任何忤逆的念头。
好想让他把自己搂在怀里,狠狠地宠爱一番啊……
对,就是宠爱!
蒋纤纤脸上一红,现在的自己是不是太过卑微了?
但那可是彭向明啊,那么帅,还那么有才华!
……
收工后,彭向明跟着陈凯杰一起回了家,他已经好一阵子没看见曾柔了,每
天只是打电话简单地问候几句,还有些担心通话久了电磁波辐射对孕妇有影响。
曾柔在家里早早就接到陈凯杰的电话了,满心欢喜地等着两个男人回家。
怀孕其实挺无聊的,尤其是前一阵子要保胎,几乎哪儿也不敢去,陈凯杰虽
然很宝贝她,但总感觉差着一层,于是她格外思念彭向明。
家里请的保姆是钟点工,晚上并不管住,做好晚饭人就走了。
陈凯杰回到家换好鞋,假装有事先上了二楼,他知道老婆一直盼望着彭向明
过来,所以就不在这里碍眼了。
彭向明上前给了曾柔一个拥抱,当然他很小心地避开碰到她的肚子,接着是
一个长吻。
「嫂子,辛苦你了!」彭向明有些动情地说。
曾柔嗔怪道:「这么多天都不来看我,是不是把嫂子给忘了?」
彭向明小心翼翼地扶她坐下,认真地说道:「怎么会?你可一直是我的牵挂,
现在肚子里又装了我另外的一个牵挂,我有两个牵挂都在这里,你说我怎么可能
会忘记?」
曾柔这才转嗔为喜:「这还差不多,其实也没那么辛苦的,现在才四个月,
肚子还不怎么显呢!」
的确,从侧面看,她的小腹也只是微微隆起,只不过穿上那种肥大的专用吊
带装,让人一看就知道她是孕妇。
「我听听……」彭向明以前看到那些准爸爸把耳朵贴在老婆肚皮上听,感觉
好傻,但轮到他自己时,他不知道除了这样做,还能怎样来表达出自己内心的喜
悦。
「才四个月,还没胎动呢!」曾柔推了他一把。
又是热辣辣的长吻……
……
吃过晚饭,陈凯杰抢先收拾起了餐具,一边对曾柔说:「霍老头刚才打电话,
约我过去打麻将,说是已经三缺一就差我了,我过去玩一会,怎么也得赚几个月
的奶粉钱回来,你在家……照顾好向明。」
曾柔点点头,却俏皮地说:「那你可得晚点回来啊!」
陈凯杰哈哈大笑,转对彭向明说:「向明,那你嫂子就交给你了,她现在身
体金贵呢,你动作小心点儿,多担待担待!」
曾柔闻言娇嗔:「胡说什么呢,哪有你这么当老公的,把老婆丢给外人,自
己跑去打麻将……」
彭向明闻言则有些惊喜地望着曾柔:「嫂子,你现在……已经可以了吗?」
「嗯。」曾柔脸刷地红了起来,声如蚊蚋,「医生说过……等四个月的时侯,
其实就可以……那个了。」
陈凯杰走后,两人顿时感到轻松了许多,虽然他们其实不需要避讳,陈凯杰
对此一直表现的相当「大度」,但当着人家老公的面去和妻子偷情,总有几分别
扭,饶是脸皮厚如彭向明,也不能真个泰然处之。
于是俩人搂搂抱抱,卿卿我我,犹如夫妻日常。
曾柔也放下心来,跟彭向明一起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偎依着聊
天。
彭向明把她揽在怀里,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腹,嗅着她清爽的发香,心中一片
宁静。
如果哪一天他退休了,也能这样搂着齐元和柳米,舒舒服服地喝茶聊天、享
受齐人之福,该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老公。」曾柔突然开口说道。
「嗯……」彭向明迟疑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对方叫的是自己。的确,孩子都
要给他生了,称呼一声老公当然不是什么问题。
「听说……你第一部电影马上要开拍了?」
曾柔还惦记着这茬儿,本来里面已经定好有她一个角色的,可惜她这次怀孕
一下子把彭向明的计划打乱了。
「过完年就筹建剧组,计划在三四月份开拍。」彭向明很了解她心中的遗憾,
但到那时候曾柔的肚子肯定已经显怀了,就算他修改剧本,把里边那个角色改成
孕妇,也不可能真找个孕妇来演,首先演员协会那边审核就通不过。
「那你打算找谁来演那个角色?」曾柔问道。
尽管她无法出演,可还是希望能换个演技不比她差的演员来代替,那样也让
她心里感觉舒服点。
「嗯……你觉得孙晓燕怎么样?」早晚她都会知道这件事,彭向明索性主动
坦言了。
「哼!早就感觉你俩之间有猫腻了,果然我没有猜错!」曾柔先是美目一瞪,
但很快就绷不住吃吃笑了起来,压制不住心中的好奇,凑过来问,「你肯定跟她
睡过了……嗳,说来听听,你俩是怎么勾搭上的?」
「那怎么能叫勾搭啊……」彭向明叫屈。
「好好好,我换个问法,请问彭导演,你跟孙晓燕女士是怎么『情之所起,
一往而深』的?」曾柔飞快地打断了他,不许他岔开话题。
「嫂子讲话文绉绉的,用词真好,不过我听着里面似乎有点酸……」彭向明
笑着说。
「呸!」曾柔啐他,「我就是酸,怎么,不行吗?快回答我的问题,别净扯
些没用的。」
「其实吧,我是在齐元拍戏的时候去探班,然后才认识晓燕姐的,当时也没
深谈,只留了个联系方式,我约了她以后吃饭,其实也就客气客气,没想到她回
燕京还真找上门了,那天我们去吃牛排,还喝了点红酒,一不小心我俩都喝多了……

「不会吧,你俩喝了多少啊,这是……酒后乱性了?」曾柔有点不信。
「真没少喝,那天我俩起码喝了……」彭向明想了想,伸出四根手指,「四
瓶,四瓶红酒呢!」
「呸呸!那个凑表脸的,老公你真是笨死了!你是不知道孙晓燕的酒量,这
么跟你说吧,光她自己,干完四瓶红酒走路都不带晃的。你呀,肯定是被她套路
了!」
曾柔边说边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不会吧……」彭向明心知肚明,却又不好意思承认,「我有啥好套路的,
而且算起来我又不吃亏。」
「你这还叫不吃亏……孙晓燕可是赚大发了!」曾柔这话说的,语气里酸意
更明显了,「你知不知道,如果听说陪你睡一次就能当新Mv女主角,那你家门口
排的队起码能绕燕京城转三圈!」
「哪有这么夸张?」彭向明忍不住笑了,「作为一名导演,我对演员的选择
其实很严格的……难道你不觉得她演的挺好?」
「切,我还不知道你们这些当导演的,还不是靠着鸡把选鸟?有几个是特么
吃素的?」曾柔鄙夷。
彭向明诧异地瞅她一眼,嫂子这话信息量颇大,难不成也曾被导演潜规则过?
「嫂子,我是新手,真没什么经验,哪儿懂那么多,要不……下次让我潜嫂
子一下,试试?」彭向明调笑道。
「行啊,不用下次,你现在就可以试,要不要我给你拿瓶红酒?」曾柔似笑
非笑。
「还是算了吧。」彭向明讪笑,「其实我还是挺有数的,就算是晓燕姐,如
果不符合角色的定位,我根本就不会给她机会喝醉。」
「看看,这才是真相吧?说了半天你俩都是在装着呢,老司机对飙演技?」
曾柔吃吃笑了起来,顿了一会又接着说,「不过话说回来……孙晓燕演古装戏确
实比我强,这可是她的老本行,但是演现代戏就不一定了。」
「对啊,一般人只要想起她,就是古装,比如赵飞燕、李师师……」
「要说起来其实人家现在并不缺戏演。嗳,你说她主动上门找你……不会是
想转型了吧?」
「哇!嫂子果然是内行,张口就猜对了,她的确有这方面的考虑,虽然她现
在挺红,可未雨绸缪,总不能等演不下去了再做打算吧?看样子你对她倒是挺了
解的,我还以为你会趁机贬她两句呢!」彭向明讶然道。
「怎么会?这么小瞧人,我们可是同班同学,相互之间了解很正常……」曾
柔见彭向明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不禁娇嗔起来,「你别听外面风言风语的,
我和她不存在任何矛盾,只不过一直都各自拍戏,平时很少接触罢了。」
「没有没有,我还以为你俩是闺蜜呢!」彭向明忍着笑意,一本正经地说道。
「哼,才怪!」曾柔白他一眼,推开彭向明站起来,撩了撩头发,向着卧室
走去——这流氓今天咋这么正经?自己腿都有些软了,他还能忍得住不扑上来?
彭向明看着她曼妙的款款身影,咽了口唾液,抬手关掉了电视,急冲冲跟她
走了进去。
……
「老公啊,你猜……咱们的宝宝是男的女的?」曾柔舒服地躺在彭向明的怀
里,腻声问道。
彭向明停下正在她身上四处揩油的魔爪,回答道:「我猜嫂子肚子里的是龙
凤胎。」
「你呀,人家现在管你叫老公,你却一直在喊人家嫂子……」曾柔目光迷离,
感觉身体有些发烫,恨不得把对方一口吞下,这个唐僧弟弟,咋这么磨人呢?
「人们不是都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嘛,一喊你嫂子,我的感
觉立马就上来了。」
「坏蛋,你们这些男人啊,都不是好东西,这么喜欢玩别人的老婆……」曾
柔捶他一拳,吃吃地笑骂着,感觉自己下面又湿润了几分。
「嫂子难道不喜欢?女人结婚久了,哪个不渴望偷偷出一次轨,找一找当初
恋爱时的疯狂?」
「去你的吧,我跟你陈哥感情可很好,要不是因为车祸……」曾柔叹了口气,
当初她嫁给陈凯杰时,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变成现在这样子吧。
「咦!嫂子这对大熊,感觉比以前又大了一圈,又软又滑……」彭向明把手
伸进她睡衣里,抚摸着令人惊羡的两只美乳,感叹道。
曾柔的胸围本就是他所见最大号的,甚至比起米兰妮那个洋妞来也毫不逊色,
这次怀孕后再次上手,明显感觉无论在尺寸方面还是柔软程度,都又上了一个新
台阶。
「坏蛋……」曾柔眼波迷离,口中喃呢道。
「真的好大,也好软啊,我突然感觉有点羡慕咱们儿子了……」
「嘻嘻,那你就先吃呗,宝宝还没有出生,现在它们都是你的……」
睡衣一件件被脱下来,然后随便丢在了一边,赤裸裸的两个人搂在一起,曲
线玲珑的雪白色肉体被强壮健美的古铜色肌肉包围着,在灯光下充满了艺术的美
感。
彭向明半趴在她身上,小心地避开肚子,捧着那对绝品美乳亲吻着,乳头比
以前大了少许,颜色也稍稍变深了许多,含在嘴里还带着一种甜甜的奶香,让他
情不自禁用力吮吸起来。
曾柔呻吟起来,自从怀孕后,她的身体变得格外敏感,性欲似乎也增强了许
多,只是为了安全起见,她只能一直压抑着把彭向明召过来侍寝的欲望。
但是现在,已经藏了四个月的情火终于再次爆发,她感觉自己的全身都燃烧
了起来,一直紧夹着双腿却根本无济于事,她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两腿之间有
止不住的蜜液已经从洞口流了出来。
好丢脸啊!
「老婆,我想去看看咱们的孩子。」彭向明凑到她耳边轻声道,贴在她腹部
的一只大手悄悄下移,抚摸着乌黑茂密的芳草地,手指拨弄起了湿润的花瓣。
「才四个月……还不太显呢……」目光迷离的曾柔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嫂子,我给你讲个笑话吧……」彭向明抚摸着她的肚皮,悄悄地把她的双
腿打开,那溢满的琼浆已然无法抑止,在肥美的阴唇上涂了亮晶晶的一层。
「话说……有对双胞胎在妈妈的肚子里吵架,因为谁先出去就可以当哥哥……」
他把身体弓起来,炮管微微沉了下去。
「嗯……坏蛋……」曾柔闭上了美眸,这个笑话她在网上看过,可她并不打
算说穿。
「突然,两人都停了下来,其中一个悄悄对另一个说,嘘,别说话,爸爸进
来了……」
大炮就位后,并没在洞口停留,直接分开湿滑的门户挤了进去。
「讨厌死了……」曾柔适时睁开眼,羞赧地捶了他一拳,一种极其强烈的充
实感从腿间传出来,瞬间辐射到了全身。
她双颊顿时飞起了红潮,水汪汪的大眼睛目光迷离,红润的小嘴张开想喊,
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啊啊呀呀地哎哼了几声,嘴唇哆嗦半天才吐出几个字
来:「你呀……弄死我了……」
这话对男人来说,简直比什么春药都管用,刚把话儿推入一半的彭向明忍不
住身体一颤,没控制住节奏,巨炮直接就干到了底。
「啊……慢……慢点儿……」曾柔娇呼一声,颦起了好看的眉头。
「是是是……这样行不?嫂子,弄疼你了没?」彭向明急忙刹住车,小心翼
翼地保持着姿势问,把手垫在了两人的小腹之间。
「没……没事,我还撑得住……」
曾柔深吸一口气,伸手抓住了彭向明的胳膊,双腿则抬起来,向上圈住了他
的腰。
女人妊娠期是一段奇妙的时期,很多女人都是在这时期才感觉到平生第一次
性高潮的,曾柔当然不在这范围内,有了彭向明的存在可以保证她每一次做爱都
能轻易达到高潮。
但是这不妨碍她今天的情欲格外高涨,感受到的刺激也更加强烈,尤其是在
彭向明大鸡巴的冲击下,她像是一艘暴风雨中出海的小渔船,颠簸起伏在风浪之
巅。
「啪啪啪……」在强烈的抽插中,身体接触部位拍打声也越来越密集,彭向
明已经顾不得怜香惜玉了,只能勉强地小心避免压到她的肚子,然后每一次冲击
都会顶得她身体像弹簧一样来回抖动。
汁液四溅,曾柔也完全放开了,她不知道自己被操出来多少水,只感觉屁股
下面的床单都几乎全湿透了,这要是被那个绿帽子老公回家后看到,肯定会笑话
死她的……
可是……死就死吧,她此刻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我要……我还要……
彭向明这混蛋,非要插这么深干嘛……他的鸡巴肯定已经戳进子宫里了,那
会不会真碰到宝宝?
万一……喷宝宝一身白浆……
这画面,不敢想了。
曾柔闭上眼,她现在只能喘息和呻吟,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能感受到
的也只有彭向明一下比一下更强烈的……冲击。
……
康明华这段时间日子过得倒是很惬意,在有了充足的资金后,他的贷款业务
在燕京迅速铺开了。
只不过魔都那边依旧没什么好消息,跳楼的女学生家死缠着学校、媒体和警
局不放,非要讨什么说法。
讨个毛啊,欠债还钱不是天经地义么,说到家那些钱也是你家姑娘自己花的
啊,还不上又想不开,非要跳楼也怨不得别人。
最亏的其实是自己,算算账还有一百多万在外面没来得及去收呢,倒是便宜
那些臭丫头了……不行,等风声过去一定要弄回来,别特么以为我康老二的钱好
赚!
「二哥,又来生意了……」门开了,小弟刀疤领着一位女学生走了进来,然
后又退了出去。
康老二抬头打量着进来的女孩,十七八岁的年纪,小模样长得挺周正,身上
衣服全套加起来能值个三四千,看样子家里条件应该还不错。
「坐吧。」他指指面前的沙发。
「谢谢。」钱思颖甜甜一笑,走到沙发前坐下。
她也是听别人介绍,说这边有家公司可以借钱给学生,不需要担保,只要拍
几张照片就能拿到钱。
正好她急需用钱,所以就来碰碰运气,不就是拍点裸照嘛,这其实也没啥,
大学里很多女生都在影楼拍过类似「青春纪念册」的写真,里面全是那种很清凉
暴露,甚至露点的照片。
「规矩都知道了吧?」
「嗯,刀哥刚才都给我讲过了。」钱思颖点点头,她差点就笑出声来,刀哥?
不就是狗嘛!
「那好,合同在这里,你看看,没问题就签字吧。」
合同很简单,借款两万,到手一万八,扣的两千块钱是利息,一个月内还清。
期限只有一个月是钱思颖主动提出来的,她也怕被利滚利套上,两万块钱的话她
这趟回家过年怎么也能从父母那抠出来。
有了这笔钱就可以去买看好的那件貂皮大衣了,等放假回去后在同学聚会时
一穿,羡慕死那些穷闺蜜!
签完字就到了拍照环节了,女孩没等康明华催促,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
件脱了下来,脱到只剩下内衣时,略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解开了胸罩的扣子。
雪白丰腻配嫣红,果然是非常鲜嫩的少女粉。
康明华舔了舔嘴唇,快速地按着相机快门。
「大叔……够了吧?」钱思颖此时突然有点害怕,这家伙在自己脱衣服后像
是变了个人,那副猥琐的猪哥模样,像是要把她吃了似的。
屋里现在可只有他们两个人。
「这怎么行,把那个……内裤,也要脱了。」
「嗯,好……好吧。」钱思颖扭扭捏捏地脱下了小内裤,却把手放在黑三角
地带挡着,好羞耻啊……这怎么跟想象中的剧情完全不一样啊!
咔嚓咔嚓!
「把手拿开……快点,别耽误时间,后面还有客户要来呢。」
这句话倒是让女孩安心了不少,她迟疑着把手拿开,垂在了身体两侧。
咔嚓咔嚓!
「把腿分开……再分开点……」
咔嚓咔嚓!
「用手握着奶子……奶头露出来……」
咔嚓咔嚓!
「把手放在腿间……不对,不是让你捂着……用那个手指……手指你不会?」
……
康明华毫不留情地践踏着女孩的尊严,一步步引导她摆出各种羞耻的姿势,
然后一一拍照。
不拍了?不可能的,你特么耽误我这么多时间,说不拍就不拍?想走那好你
走吧,拍完的照片就别想要回去了……
……
钱思颖心情沉重地走出来,钱算是到手了,现在就可以去商场买衣服,可她
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那些照片……
不行,过年得赶紧问家里要钱,先把贷款还上,把照片要回来删掉,否则万
一被人知道,就没脸见人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